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黴星高照的十二星神  
   
第二十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黴星高照的十二星神

在奧丁神族按查下這麼一根釘子真的只是我的臨時起意,不過這種事情還是越早做越好,畢竟生活信息雖然收集起來比較容易,安全度也高很多,但是時間上卻往往要慢很多,因此必須提前做准備才能在需要的時候搜集到足夠的信息.

之所以會突然想要在奧丁神族安插一個這樣的釘子,主要還是因為這次奧林匹斯神族事件的影響.從我們行會最近的戰爭模式,以及對以後的戰爭模式的推演就可以大概看出來,最劃算的戰斗方式並不是正面擊潰一個勢力並收集一些戰爭後遺留下的剩余物資,那種行為簡直就是在浪費.最經濟,也是利益最大化的戰斗方式就應該像我們這樣.先在戰斗前拉攏一部分可以拉攏的敵人轉化為自己人,這樣就可以強大自身,然後再戰爭中擊潰那些頑固派,之後在頑固派被打倒之後收集剩下的物質資源並扶植剩余人員建立一個親我方的新勢力,這樣不但可以最大限度的獲得各種不同類型的資源,而且可以讓被我們攻擊過的勢力變成我們的飼養場,從此以後源源不斷的為我們提供各種各樣的好處.

相比之直接摧毀一個勢力,我們這種方法投入更少,回報更多,而且可以持續循環利用,不存在竭澤而漁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這種方法可以在戰斗過程中不斷的壯大我們自身,而不是越打人越少,這樣的可持續性發展道路才是正確的選擇.

正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所以奧丁神族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進入我們的獵物名單,而為了防止到時候抓瞎,我就在現在提前打了一個釘子進去,只要我們什麼時候想要對奧丁神族下手了,這根釘子就能最快的幫我們找到敵人的弱點,然後直接對准要害下手,一次就能把對手搞殘.

簽好了協議,剩下的工作就是處理一下這家伙的兩名同伴了.為了保證這位間諜的安全,所以這兩個人絕對不能活著回去,不然他們一報告說遭到了襲擊,我們的間諜卻完好無損的跑了回去,這就說不通了.所以我就直接把這倆倒黴蛋給石化了打算帶回艾辛格移動要塞關起來,或許這兩個人還有些別的用處也說不定.至于我們的間諜,當然要給他准備一個好一點的逃亡故事了,這種事情我最擅長了.

簡單的安排了一個逃亡故事給我們的間諜後我就讓他給我指出了地下城的入口位置,然後便讓他先行離開了.反正有上位神擔保的契約存在,他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背叛的.

和我們的間諜分開之後我便直接順著那家伙指的路找到了那個地下城入口.這個入口看起來相當的巨大,而且造型也很個性,遠遠的看過去就好像是一坨能夠滋養鮮花的那什麼一樣,當然,這個入口上並沒有插上鮮花,反倒是寸草不生,而且洞口周圍半徑二百米內幾乎都是光禿禿的一片.

騎著夜影到達洞口後我忽然聞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氣味,用力吸了吸鼻子後我立刻向夜影求證道:"聞到什麼了嗎?"

"家的味道."夜影直接回答道.

"那就是說我的鼻子沒問題了.看來這個入口連接的還不是一般的地下城呢!"

之所以我會說這里連接的不是一般的地下城,主要是因為我聞到了硫磺的味道.

地下城入口只是一種進入地下世界的入口而已,不是說下面一定就是座城市.有的時候地下城入口下面會是一些天然的像迷宮一樣的隧道,而有的就是一個巨大的山洞,但是更多的都是連著一些地下世界.這種地底世界往往都很龐大,小的能有一個省那麼大,大的甚至有總面積超過一個大陸的存在.

一般來說地下城入口中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異味,畢竟這地方是地下世界,空氣流動性比地表差很多,所以空氣中有些奇怪的味道也很正常.但是,一般來說這種氣味多是一種腐爛的味道.雖然大部分地下城都有自己的光源,但是更多的地方都是陰暗的區域,所以很容易就會出現各種腐爛的物質,然後散發出來的氣體無法擴散開來,只能順著通道一點點的通過地下城入口派出,這就決定了地下城入口大部分都充斥著一種腐敗的氣息.但是,眼前這個地下城入口卻沒有任何腐敗的氣息,反倒是有濃重的硫磺味,就好像春節過後剛剛放完鞭炮的樓道一樣,你甚至都能感覺到鼻腔粘膜有刺痛感.

這種帶有硫磺味的地下城入口雖然不多見,但也不是很少見.有這種味道的地方一般都是有兩種可能,一是這個地下城連著地下熔岩非常活躍的區域,這樣的環境多半會有大量的硫化氣體排出,所以氣味比較糟糕,而且多半帶有一定毒性.另外一種情況雖然沒有毒性氣體,但是比有毒氣體更糟,那就是這個地下城連接著深淵通道.

游戲里的深淵不能用現實中的實際意義去解讀,在《零》中,深淵代表的是一個地方,而不是一種地形.這個地方有點類似于冥界,但是又不一樣.

《零》中的冥界或者說地府,其實就是一個和地球一模一樣的世界,只是那里整個都是一個負能量世界,而地球上的生物死亡後,靈魂就會到達冥界.可以說兩個地方基本上就是兩個不同的空間,他們之間沒有直接關系,但是卻又緊密相連.至于深淵,那是一個夾在冥界和人間之間的半位面,這個地方的法則很混亂,而且不完整.

因為《零》中到目前為止觸發過的有關深淵的任務加一塊也不到一百個,所以目前所有玩家對深淵的了解都非常的淺薄.我們冰霜玫瑰盟在這方面已經算是知道的比較多的了,但信息依然非常的少,而且很多都不確定正確與否.

根據我們現在掌握的信息可以確定的是,深淵中盛產惡魔,而且是各種各樣的惡魔,數量龐大且種族複雜.至于深淵之中除了惡魔之外是否還有別的種族,這個目前為止我們還是一無所知,已知情報只能說是從沒有人看到過來自深淵的其他種族生物,但不能排除深淵中還有別的種族的可能.

按照凌的說法,她聽說的惡魔曆史里好像是說以前曾經發生過一場惡魔之間的混戰,然後失敗的一方最後逃到了深淵,並且發展成了現在的深淵惡魔.也就是說,凌這邊的曆史現實深淵惡魔其實就是我們這里的本土惡魔移民過去的.但是,根據少數幾次有限的深淵任務獲得的信息顯示,深淵惡魔們似乎是認定深淵才是惡魔的發源地,而現在留在人間的惡魔都是從深淵被流放出來的.

基于現代社會中各個國家之間都經常這樣互相說對方來源于自己,我們大概可以認定,兩種惡魔肯定是有聯系的,但是具體誰正確,肯定不能聽雙方自己說,否則你就永遠都別指望得到答案了.

不管深淵惡魔和我們本土的惡魔到底是從哪邊來的,反正深淵里出惡魔這個是肯定的,而且似乎兩個地方的惡魔進化方向發生了一些差別.以凌為參考,你就會發現,本土惡魔的魔法攻擊力都很強,雖然凌套上鎧甲也不比正牌戰士攻擊力弱多少,但總體來說地球這邊的惡魔似乎都更傾向于成為一名法師,只有魔法派不上用處的特殊情況下才會考慮肉搏.

說起來這一點倒是和龍族有點類似,只是兩族的想法完全相反.龍族剛好和惡魔一樣也是肉體強的一塌糊塗,而且也擅長魔法,但是和惡魔們希望自己成為法師完全不同的是龍族一般都喜歡直接甩膀子肉搏,只有發現打不過人家了才會考慮用魔法.

其實地球這邊的惡魔們除了不喜歡肉搏喜歡用魔法之外,他們的身材長相什麼的也是越來越向人類靠攏,尤其是實力強悍的像凌這樣的高端惡魔,那基本上除了有一對翅膀之外幾乎就和人類沒啥區別了.

但是,與地球這邊的惡魔完全不同的是,深淵惡魔們最喜歡的就是肉搏,雖然他們也會用魔法,但是深淵惡魔的魔法卻基本都是輔助系的,而且僅有的幾個攻擊魔法的威力也都不是很大.但是,相對于魔法能力的退化,深淵惡魔的肉體卻是得到了補償.這些家伙不但普遍比地球上的同胞們壯碩很多,而且體型也明顯有巨大化傾向,特別是一些高端的深淵惡魔,體型往往都跟小山似的,還有一些似乎是發生了進化方向的轉變,開始從類人形態向著野獸形態轉變了.因為這個變化,深淵惡魔中還經常會出現一些看起來就好像魔獸一樣的惡魔.這些惡魔不但長的完全看不出人類的形態,而且智力低下,基本上只保有野獸一般的思維方式,反正這些家伙已經和動物沒什麼區別了.

兩種惡魔的進化方向發生了如此巨大的偏差,我估計可能是和兩邊的環境有一定關系.地球的環境大概比較適合人形生物,而且魔力充沛,適合魔力成長.深淵那邊有可能是貧魔位面,而且環境惡劣,促使肉體不斷進化.

雖然兩種不同發展方向的惡魔也說不清哪種更厲害,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我甯可這地下城里住著一群地球的本土惡魔,也不想碰上一個深淵惡魔.不是說深淵惡魔多厲害,而是這幫家伙就和奧丁神族一個德行,完全沒法交流,見面就會打起來,而且不死不休.以前聽一個做過深淵任務的玩家描述過深淵惡魔,我覺得非常貼切.他說,深淵惡魔就好像是一群得了狂犬病的大惡魔.如果是一般的大惡魔,雖然厲害,但他知道害怕,權衡一下得失之後不會輕易招惹我這樣的人,但是深淵惡魔根本不會管這個,他們那種甯可死也要在你身上咬塊肉下來的精神絕對能嚇到不少人,我即便不害怕也絕對不想碰上這些家伙.不過現在貌似沒得選了,因為十二星神已經下去了,我不進去就只能看著他們死了.當然,前提是下面真的有深淵惡魔而不是僅僅一個熔岩湖.

順著那座"牛糞山"上的入口進入地下通道,然後在那好像回旋梯一樣的通道中一圈圈的往下走,最後一口氣深入了能有七八公里才算是恢複水平方向.本來我還以為下來之後需要尋找一下才能確定星神殿眾人的位置,沒想到這才剛到底就發現了他們.不過,現在這邊的狀況看起來似乎非常的糟糕,因為我到的時候周圍已經躺了一地的尸體了,而且還有不少傷員在地上哀嚎.

"我靠,這幫家伙怎麼這麼黴啊?還真讓他們碰上了呢!"在跨過幾具尸體之後我立刻就看到了一具明顯和周圍不同的尸體.

這是個深淵惡魔,這一點基本上不用看就能確認了.雖然他此時是趴在地上的,看不到面孔,但是這個家伙的身上卻又大大小小最少兩百道傷痕.戰斗如此緊張,不會有人有空鞭尸,所以只能說這個是他活著的時候造成的.能頂著二百多道傷口還拼掉了這麼多敵人,除了深淵惡魔我實在想不到別的生物了.

這具深淵惡魔的尸體下面分明還壓著一個星神殿的聖斗士,當然這家伙已經死透了,周圍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圈倒下的聖斗士,從位置上看應該都是這家伙的成果.從這一點上就能看得出來深淵惡魔有多可怕了,尤其是受傷的深淵惡魔,那簡直就是惡魔中的惡魔.不過,因為深淵惡魔不像本土惡魔那樣身體勻稱,所以這些家伙非常難死,因此想殺掉深淵惡魔幾乎必然要經曆深淵惡魔受傷的過程,然後必須頂住對方的攻擊,經曆過一輪爆發後才能干掉這些家伙.如果己方實力不能達到壓倒性優勢的話,那傷亡幾乎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越過這具深淵惡魔的尸體,再往前就是成批成批的尸體,有深淵惡魔的也有聖斗士的,甚至還有一些星神殿的低級神族,不過還好沒有看到十二星神的尸體.反正星神殿在我看來最重要的就是他們十二星神了,只要他們不死,其他人死光了我也不心疼.

順著滿地的尸體路標向前追,在穿過一處相對狹窄的通道後很快就進入了一個非常大的地下空間.這個空間只有唯一的一個物理入口,就是我剛進來那個,但是在入口旁邊不遠的地方卻又這一道黑色的空間裂縫在那里翻滾著,時不時的就能看到一個深淵惡魔從里面沖出來加入戰團,而外面則是星神殿剩余的人員正在和一大群的深淵惡魔混戰.

說是混戰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因為這邊跟本就不是星神殿眾人在和深淵惡魔進行一對一戰斗,而是徹徹底底的混戰.在我的右前方,有三個星神殿的聖斗士正在聯手對付一個星神殿的低級神族,而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就是兩只深淵惡魔正抱在一起打的頭破血流,更離譜的是我的左前方,居然有倆聖斗士和一只深淵惡魔聯手在攻擊另外一個聖斗士和三只深淵惡魔的組合.

看到這場面我霎那間就凌亂了.這都打成一鍋粥了,我到底幫誰啊?話說深淵惡魔都跟狂犬病患者一樣,他們之間出現內斗我可以理解,畢竟野獸之間也經常為了爭地盤什麼的互相攻擊,這很正常.但問題是,星神殿的人也自己攻擊自己,這算是個什麼情況啊?

"凌."看到現場亂成這樣,我當然不會認為是這些人在開玩笑.能搞出這種局面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現場有個大范圍的群體法術影響到了這里所有生物的思維或者是感官,令他們弄錯了自己的目標,然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有了這種猜測,再聯想到深淵惡魔的特性,不難猜到這里原因.別忘了,深淵惡魔的攻擊魔法雖然不強,但他們的輔助魔法卻是很厲害的,而且好多深淵惡魔的輔助法術都變成了一種近似于種族天賦的能力.這種變成種族天賦的魔法有個優勢,那就是不耗魔或者耗魔很低,反正就是幾乎能從上場開到下場,而且這種天賦的覆蓋范圍一般都會很大,影響這整個山洞內的生物應該是不足為奇的.

凌作為我的魔寵中知識最淵博的存在,這種時候多少應該能幫點忙,畢竟她自己就是個大惡魔,理論上講深淵惡魔的魔法她應該也會,起碼應該知道.

果然,凌一出現就立刻皺起了眉頭,然後不等我發問就直接說道:"這里有一只狂魔."

"一只?別說那些深淵惡魔,我看那些星神殿的聖斗士都快變成狂魔了!"

"不,我說的是一種惡魔分支.這個分支就叫做狂魔,和魅魔,影魔一樣的一種稱呼."

"狂魔?難道說是先天附帶喪心病狂領域的惡魔?"

"雖然不是,但也差不多了."凌解釋道:"狂魔是惡魔分支中較為罕見的一支,他們其實原本應該是噬心魔的一種變種.狂魔的魔法能力幾乎為零,但是他們先天附帶一種天賦型魔法——混亂光環,凡是進入光環范圍內的生物都會受到光環影響,如果無法抵抗住這種魔法的侵蝕,就會失去自我,攻擊身邊的一切生物,不管對方是不是敵人,都會毫不猶豫的撲上去,而且是不死不休."

"這樣的話狂魔自己不也危險了?"

"這就是他們需要的."凌解釋道:"狂魔的魔法能力幾乎都是廢的,除了這個光環幾乎等于不會魔法,但是他們的身體卻極端的強壯,雖然不會飛,但是戰斗力驚人.以前魔族中就傳說,狂魔是除了煉魔之外最強的肉搏系惡魔,可以說只要不碰上煉魔,這些家伙在肉搏戰中就是單挑無敵."

"靠,這麼說來他這個能力倒是真的很適合他."我說完又瞄了眼戰場,然後問道:"那個狂魔長什麼樣?快告訴我,我去干掉他.哦對了,要對抗這種光環需要什麼能力?我不會也被影響吧?"

凌白了我一眼道:"現在才想起來啊?你從進入這個山洞開始就已經在光環范圍內了."

"那我……"

"明顯沒起作用."凌說道:"應該是和幻影有一定關系."

我平時都是讓幻影以第二靈魂的形式附著在我身上的,這樣如果我造到靈魂或者精神類攻擊,第一個中招的就是幻影,如果幻影扛不住了才會輪到我中招.按照凌的說法就是我一進來就受到了影響,但是幻影本身就是精神體,所以對這種迷惑心智類的法術抵抗力很高,因此雖然受到了一點影響,卻沒有失去理智,而我的身體是我自己在操縱,幻影即便是收到了一些影響,也不影響我的行動,這才導致我沒發現自己已經中招了.

既然知道我對這東西的能力免疫,那就好辦多了.直接飛過去找到那個狂魔干掉他就行了,到時候大家就會立刻恢複正常.當然我得先搞清楚到底哪一只才是狂魔.

在我再次詢問凌之後,很不幸的凌提供了一個不好的答案.她根本不知道深淵惡魔中的狂魔長啥樣.她知道狂魔的存在是在典籍上看到過,但是她本人沒有見過狂魔,畢竟這是個突變分支,而且作為突變母體的噬心魔也不是什麼大種族,本來噬心魔就少,突變率又低,這個狂魔自然就成了稀有動物.當然,即便是稀有動物也沒有辦法成為保護動物,相反,狂魔據說是各系惡魔普遍希望干掉的存在.想想就能明白,會搞得自己六親不認的存在,誰喜歡?即便是惡魔也要有幾個盟友或者手下什麼的吧?被狂魔這麼一搞,哪個惡魔受得了?所以說,即便是惡魔,看到狂魔之後也會第一時間把他干掉.

"你看到的那本典籍中難道就沒有關于狂魔外貌的描述嗎?"

凌想了想忽然道:"對了,我在另外一本書里看到過有關于狂魔外貿的一些片段,好像是說狂魔的背後沿著脊椎有一排骨刺."

我聽到這個話直接就拍著翅膀升到了半空中,然後掃了一眼戰場之後用電子腦截取了一張靜態圖片,接著一下就找到了背後帶有骨刺的深淵惡魔個體."還有別的描述嗎?這里起碼有五分之一的深淵惡魔背上都有骨刺!"

"你再讓我想想!"凌低頭拼命回憶了一會之後突然又說道:"對了,狂魔的外形應該有點像狼人,但是比狼人粗壯很多倍,不注意看就像個人形的大狗熊."

"符合你的描述的還有八個目標,沒有更詳細的了嗎?"

"狂魔身上有少量體毛,應該是紅色和棕色的居多."

"OK,目標確認."

還算幸運,凌記住的東西剛好用上了.剛剛最後發下的八個目標中有七個都長的一身毛,看起來真的是和狗熊差不多,但是凌說狂魔身上有稀疏的體毛,那七個顯然不是,那麼符合要求的就只剩一個了.盡管這個家伙身上的體毛是銀白色的,但不管怎麼說起碼大部分外觀符合要求了.再說不管時不時,過去砍一刀就知道了.

收回凌之後我直接從人群頭頂上飛了過去,萬幸下面混戰的人群都打瘋了,跟本沒注意上面還有個人.

那只疑似狂魔此時正在和另外一只深淵惡魔對啃,你從我身上撕塊肉,我從你身上拽塊皮的,打的那叫一個血肉橫飛.雖然這倆都是惡魔,但是我並沒有奇怪狂魔為什麼攻擊深淵惡魔,畢竟凌說了,狂魔在魔族中也是過街老鼠一般的存在,反過來想,狂魔和別的惡魔關系肯定也不會好,所以對狂魔來說,除了自己以外都是敵人,攻擊哪一個都一樣.

因為下面這倆惡魔正在互啃,我干脆從後面直接甩了把飛刀過去,結果就在即將命中的瞬間,那只疑似狂魔居然猛的一拉和他戰斗的那只深淵惡魔用對方的後背擋下了我的飛刀.盡管那家伙躲過了我的攻擊,沒讓我讀取到他的屬性數據,但我現在已經確定了這家伙就是那只狂魔,因為在他的光環范圍內,所有生物都會失去理智,他既然能在戰斗中分心注意到周圍的攻擊,那就說明他根本沒受影響.但是在這個范圍內,能夠不受影響的除了狂魔自己就只有那些精神抵抗力超高的存在了,但是真有深淵惡魔抵抗住了混亂光環的話對方應該知道這里有一只狂魔才對,而以凌的說法,如果有惡魔知道這里有狂魔的話,肯定會先攻擊狂魔,但是那家伙卻在攻擊另外一只深淵惡魔,而那只深淵惡魔被我的飛刀命中後讀出的數據顯示他不是狂魔,那麼這只攻擊他的就不是一般的深淵惡魔,而只能是狂魔.

既然確認了目標,那就好辦了."嘿嘿,肉搏無敵又怎麼樣?大不了我不碰你就是了."我邪笑著將複仇者舉了起來,並且直接掀開龍首形態的蓋板換了一只晶瑩剔透的短箭到發射位置上,之後又迅速合上了蓋板重新瞄准那只狂魔."拜拜了混亂制造者."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安插間諜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