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就是欺負你一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就是欺負你一個

"你不會以為我們費了這麼大勁就為了把你嚇跑吧?"看著被決斗空間的保護罩彈回來的宙斯,我出聲嘲笑道.

宙斯雖然被眼前的東西下了一跳,但主神級的實力讓他並沒有慌亂,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就轉了過來面對我說道:"很好,這是你們逼我的.既然你們不讓我活,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對于宙斯的話我直接嘲諷道:"你是想說你要利用體內的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來對付我們是嗎?那東西我們早知道了.不然你以為我們為什麼用這麼多人圍堵你一個?你該不會以為就憑你那點實力就值得我們動用這麼多人一起對付你吧?"

我這話絕對比之前的任何一句對宙斯的打擊都要大.之前他之所以有恃無恐就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肚子里藏著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自以為可以靠這個神力核心來反敗為勝,沒想到我們居然早知道這個東西的存在,而且明顯已經對此作了一些戰術上的調整.也就是說現在我們是算好了有把握干掉他才會下手的,不管我們的計算是否准確,起碼在心理上給宙斯造成了相當大的壓力.

宙斯一副很吃驚的表情看著我們愣了一會,隨後突然反應過來好像發瘋一般的對著我們怒吼道:"就算你們知道又如何?神力核心的強大是你們可以明白的嗎?告訴你們,你們太小看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了."

"是我們小看了那枚神力核心,還是你高估了那枚神力核心,你我說了都不算,想知道到底誰對誰錯,打過就清楚了."我說著就直接朝旁邊一揮手道:"戰斗陣型,大家一起上,讓這個白癡知道知道我們冰霜玫瑰盟不是好惹的."

不知道我的這個動作怎麼又刺激到宙斯了,總之那家伙在我喊出戰斗陣型之後突然就放棄了防禦朝我沖了過來.我覺得他要麼是眾叛親離之下看到我手下這麼多人心里不平衡,要麼就是他打算擒賊先擒王.只是,我有那麼好擒的嗎?

即將沖到我面前的宙斯抬手一道雷霆閃電甩了過來,我直接單手一揮,就跟趕蒼蠅一樣啪的一聲將雷霆拍飛了出去,跟著右手永琱@甩,液化的永睎間展開變成了一杆一丈多長的重型鉤鐮槍,接著橫向一抖手腕,鉤鐮槍呼嘯著就橫掃而過,逼的宙斯不得不趕緊一個急刹車抽身後退.不過,他退我可沒打算退,直接抓著鉤鐮槍就沖了上去,但是隨著我的靠近,鉤鐮槍卻是在我的手上迅速融化冰重新凝固成了鞭劍形態.

宙斯早就知道我的永甯O可以變形的,所以對于我的武器來回變化並沒有太大反應,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我在把永硠雃釆C之後並沒有拿著劍攻擊他,而是突然把手里的鞭劍當成飛刀扔了出去.

看著飛來的永睄C以及那恐怖的破空聲,宙斯知道此事這柄武器上必然攜帶著巨大的動能,所以他直接一偏頭就閃了過去,但是下一秒他就臉色一變,因為剛剛在那柄劍飛過他的耳邊之時他突然感覺到劍上傳來了不一樣的魔力波動.不過很可惜,他的反應稍微慢了一點,就在宙斯轉頭的時候剛剛飛過他身邊的那柄劍卻是突然在空中一閃變成了我的樣子,跟著直接就是一個回旋踢正中宙斯的後背將其踹的向前踉蹌了兩步,差點沒一下撲到地上去.

剛剛穩定身形的宙斯第一時間就回身企圖攻擊我,只是他這邊才剛轉身就感覺到背後有人靠近,無奈之下只能再轉回去格擋攻擊,結果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個攻擊他的居然還是我.

兩個一模一樣的分身,不管是魔力波動,氣味,外貌,甚至是靈魂都沒有任何區別.宙斯根本搞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而且現在搞清楚這一點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兩個我明顯都有攻擊力,而且攻擊力應該都是一樣的.

雖然不知道我用了什麼能力,但是宙斯並沒打算就此被擊敗,他直接抬手按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後好像嘔吐一樣一口吐出了一團金色的光團,跟著他就把這個光團猛地超地面一砸.

沒有任何聲響出現,光團命中地面之後立刻就好像煙花一樣爆開,但卻沒有任何的爆炸聲,甚至連魔力波動都沒有.不過,隨著這圈東西的爆開,我們卻發現宙斯身上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宙斯現在的形象大約是個四十歲左右,看起來肌肉發達的中年壯漢形象,而且他還留著絡腮胡,並且這胡子和頭發一樣都是雪白的.當然,這種白不是那種花白,而是非常純的白色,看起來顯得很有精神,並不覺得老.不過,隨著剛剛那團煙花的爆開,場中的宙斯身上卻是突然發生了變化.一大團由無數金色光點組成的光球突然出現在了宙斯的身邊,然後開始圍著宙斯緩慢的旋轉了起來,而隨著這個光球的旋轉,宙斯的相貌卻是正在不斷的變化.

原本宙斯那一頭的白發正在逐漸變黃,最後開始變金,他的胡子也是完全違反了自然生長的特征開始往回收縮,最後竟然完全消失了.另外,原本宙斯身上的肌肉就已經相當恐怖了,而此時那肌肉塊就好像活了過來一般紛紛快速的抖動著,同時隨著肌肉的抖動,宙斯的體表也逐漸出現了一層淡淡的油光,看起來好像全身都摸了橄欖油一樣.當然,比起這些,變化最大的還是宙斯的臉.雖然原本的宙斯看起來很健壯,但是臉上年齡的痕跡卻是無法抹去的,盡管乍看起來覺得他似乎並不老,但是仔細看還是能發現他的相貌大概已經有四十歲了.只是現在宙斯臉上的皮肉卻是正在逐漸恢複緊致,一眼看過去就好像是人的成長曆程在倒著發展一樣.一個四十多歲的老男人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著二十歲的年輕小伙子方向發展.

雖然整個變化過程並不是瞬間完成的,但是前後一共也只用了十秒左右.我們不是沒有想過趁他變化不完全的時候干掉他,但是維娜阻止了我們,因為她能感覺的出來,圍繞在宙斯身邊的那一圈金色的光芒其實就是神力核心的一部分,那東西在消耗完之前幾乎是無敵的,與其浪費力量攻擊那種東西,不如趁機休息一下.

十秒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等到那層金光消失後,場中的宙斯已經徹底變成了二十歲的小伙子,雖然還能看出來宙斯的面部輪廓,但是前後的差距真的是非常的大,原本的過期大叔眨眼之間變成了陽光大帥哥,這變化還這是夠大的.

"呦,變這麼年輕你是打算出賣色相還是要干什麼啊?"我看著宙斯故意嘲諷道.現在這種時候最好的就是要讓宙斯瘋狂,最好能把他氣瘋,這樣我們才方便下手.一個失去理智的敵人相比之冷靜的敵人,當然是失去理智的更好對付一些.

雖然我已經在試圖激怒他了,但是宙斯變年輕了之後似乎是連自信心都一起找回來了.他得意的看著我們說道:"有本事你們就一起上,今天我雖然不敢說能全身而退,讓你們這里傷亡過半絕對不是問題.怎麼樣?你們誰想第一個死啊?"

啪啪啪啪……一陣掌聲響了起來.克利斯締娜忽然笑著說道:"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傻了吧唧的宙斯居然學會玩弄人心了.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嚇唬我們嗎?沒錯.我們這里確實有很多只有一次生命的神族存在,但是……你知道剛剛擋住你的結界是什麼東西嗎?"

事實上一開始宙斯是真的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但是他起碼知道這個結界檔次很高,所以聽到克利斯締娜這麼說他立刻就開始擔心了起來,不過他的擔心並不強烈,畢竟已經開始吸收調用神力核心的宙斯有了自信的資本,所以對于我們的任何手段他都並不是非常擔心.

我們當然都知道宙斯現在正處于自信心爆棚的狀態,所以才要打壓他的自信心.自信的人是很難被擊敗的,而一個處處小心的敵人必然無法發揮自身的全部戰力,因此要想之後的戰斗變輕松一些,打擊宙斯的自信心就很重要了.

克利斯締娜在我的眼神示意下繼續說道:"好吧,看你那個傻樣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那我就告訴你,這個是角斗場系統,只是被我們稍微改造了一下,可以用在野外了."

宙斯是奧林匹斯神族也就是NPC,而NPC勢力是沒有決斗場這種東西的.當然,不是說不能決斗,而是他們之間的決斗不能像玩家這樣設置傷亡無效之淚的東西.不過,雖然自己沒有,但是宙斯卻知道這種東西的存在.奧林匹斯神族下轄的玩家城市中幾乎都有這種決斗系統,畢竟這玩意對玩家來說屬于常用建築,幾乎稍微上點規模的城市都必然會配套建設角斗場,所以宙斯也是聽過這個東西的.但是,雖然知道決斗系統,可是宙斯卻不明白我們得意個什麼勁.沒錯,用在野外的決斗系統確實是封閉了他的逃跑路線,但我們也一樣出不去,所以說宙斯覺得自己之前說的讓我們減員一半的話並不算誇張.

不過,宙斯正在那疑惑,克利斯締娜卻是已經開始解釋了起來."我知道你肯定覺得即便我們能把決斗系統弄到野外也只是封住了你的逃跑機會而已,對于我們自身沒有任何幫助.但你的推測是因為你不了解決斗系統.我們使用的這個決斗系統有個漏洞,那就是可以把沒有參加決斗的人員也圈進決斗區域內,而你就是被我們圈進來的.但是,我們可不是被圈進來的,而是使用了系統功能申請了決斗之後才進入這里的."

宙斯顯然還是沒有明白克利斯締娜的意思,所以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克利斯締娜一看這狀況便只好更徹底的解釋道:"簡單點講我們這里的這些人才是決斗人員,而我們互相之間並不是一組,而是多個敵對方,並且我們申請的決斗模式就是友好切磋模式,傷亡無效,不管被打成什麼樣,離開這里就會恢複到戰斗前的狀態."

之前宙斯還沒轉過彎來,可是聽到這里他總算是反應過來了.我們這幫人雖然在立場上是一伙的,但我們在角斗場系統的判定下卻是分成了幾個敵對的組.但是這種敵對實際上只是系統認定的敵對,也就是說我們之間存在攻擊判定,可我們畢竟是自己人,進來是為了對付宙斯的,所以我們根本不會互相攻擊,只要注意別誤傷就行了.但是,因為我們申請了無損切磋,所以我們在這里不管把自己人打成什麼樣,甚至直接殺掉,都不會造成任何後果.在這里被我們自己人殺死之後,對方不會真的死亡,而是會在這個角斗場外面以戰斗開始前的狀態複活.當然,這種功能對宙斯無效,因為他是我們利用漏洞圈進來的,不是決斗系統認可的參戰人員,所以如果他在決斗空間內殺死我們的人,那我們的人就會真的死亡,不會在外面複活.但是我們這里有這麼多人,宙斯只要無法做到一擊必殺,那我們就可以互相救援,而且宙斯也注意到了我們背後有專門的醫療輔助類的人員,這就決定了我們的人很難死.而且,即便是某個人倒黴被宙斯逼到死角使其他人無法救援,我們和他自己也可以采取另外一種救援方法,那就是——殺.

這里是無傷切磋空間,所以只要是系統認定的參戰人員弄出來的傷害在人員死亡後都會全部取消,然後讓人員在空間區域外複活.所以,萬一出現極端狀況來不及救人,我們就可以放大招,搶在宙斯之前干掉那個自己人,這樣對方就會在決斗區域內死亡,然後被強行踢出決斗區,但是他本身不會有任何損傷.甚至于,我們來不及下手,那個被堵住的人自己出手自殺也行.反正只要不是被宙斯親手干掉,我們死在這里就等于沒死,只不過會被踢出角斗場失去繼續戰斗的機會而已.

一想到上面這些情況,宙斯原本的好心情立刻就晴轉多云並且開始有向雷暴天氣轉化的趨勢.按照克利斯締娜給他說的這個情況,他就算變強了很多倍,想要干掉我們的人也會非常困難,不是他打不過我們,而是沒機會下殺手.要是我們的配合再流暢一些,中間不要出現失誤,他甚至會被我們拖入車輪戰活活耗死.

事實上宙斯想到的這些就是我們的計劃,而且他不知道的是,為了保證互相之前的配合默契,我們還讓軍神現場指揮戰斗來著.因為缺少有關軍神的情報,所以宙斯在想了一會之後隨按還是很沮喪,卻稍微緩和了一些,因為他突然想到我們這些人來源有些亂,互相之間大概都沒配合過,所以他斷定我們的配合必然會存在很大問題.盡管克利斯締娜說的那個救援和以殺代救的方法都確實很牛叉,但是那一切都是建立在配合相對比較默契的情況下的,而在宙斯看來我們恰恰做不到這一點.

"哼,說的好聽.你們以為自己這些人可以完美的配合起來嗎?"宙斯指著赫拉說道:"你們問問她她到底打過幾次仗?"說著他又指向波塞冬:"你的人和哈迪斯的人配合過嘛?還有那個紫日,你的手下和哈迪斯他們都有一起參戰過嗎?這恐怕才是你們第一次在一起作戰吧?就靠這樣的隊伍你們還指望完美配合,做夢去吧."

"是誰在做夢那得看結果才能知道."我看宙斯已經開始有些情緒不穩了就知道心理戰術用的差不多了.盡管存在心理缺陷,但宙斯畢竟是一方神族的主神,見多識廣那是基本素養.對于這樣的存在想要給他下絆子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事實上這也就是奧林匹斯神族的文化底蘊如此外加宙斯本身有心理缺陷我們才敢這麼干,除了他之外,我覺得全世界那些數得上號的神族中也就是北歐神族的奧丁可能能讓我們再玩一次這種攻心戰術了,一般的主神對這種招數都應該是絕對免疫的才對.

隨著我的話音落下,宙斯和我們的人都知道該是動手的時候了,軍神的指揮也正式開始了.之前的戰斗中軍神一直沒有發布直接命令,而是在觀察.就像宙斯說的,我們這些人幾乎都是第一次在一起作戰,大家互相之間根本沒有配合過,所以互相之間都不知根不知底,就連軍神都不知道要怎麼指揮.這就好像指揮現代戰爭你起碼得搞清楚每一種武器和兵種有什麼能力才行啊.不然讓個古代名將過來指揮現代軍代,或許他智謀什麼的都很牛,可搞不懂兵種能力,他要是把坦克當成後勤車輛放在後面,然後指揮一幫步兵沖人家的坦克集群,那不是找死嗎?

軍神的指揮能力肯定不比那些古代名將差,當初武將軍搞來的那幫正規軍的參謀也不知道和軍神玩過多少次軍棋推演了,結果每一次都是輸的一塌糊塗,所以說軍神的指揮能力是肯定沒問題的,關鍵就是需要熟悉我們這些人的戰斗方式和能力,雖然之前有給過他一些書面資料,但不親眼看一看,光看那種描述類的東西是永遠也無法徹底了解他們的.

僅為本身是部超級電腦,所以軍神的一大優勢就是反應速度快.剛剛那一會雖然大家都沒怎麼動手,但是軍神已經從其中看出一些東西來了,所以他現在就開始了試探性的指揮.

我看著那邊再次沖過來的宙斯本來想沖上去試試對方的實力來著,沒想到耳機里卻突然響起了軍神的指揮命令讓我不要和宙斯接觸.因為計劃是我定的,這幫神族又都是心高氣傲的主,所以我必須做好表率,一聽到命令我也不管軍神要干什麼,直接就往後退了開來,結果宙斯一看我要跑,立刻就加速往上沖,但是讓他意外的是,我雖然跑了,周圍卻沒有人過來攔截他,好像大家都害怕他一樣.事實上看到我後退,周圍的幾個神族都想要過來幫忙攔截來著,但是他們和我一樣都接到了提示,所以只是稍微遲疑了一下之後也都紛紛退了開來,結果就是宙斯身邊突然變成了真空地帶.

原本宙斯還挺高興,以為嚇住我們了,但是他的好心情也就保持了一秒多就徹底完蛋了.

正朝著我全速重來的宙斯根本沒想到我們會在這種戰斗中使用這種不該出現的武器,所以,他很悲劇的——踩雷了.

轟.突然的爆炸把我們自己都給嚇了一跳,因為我們也不知道那地方居然有地雷,而且看宙斯直接被炸上天,然後吧唧一下貼在隔離屏障的頂部,接著又落回地面的狼狽樣,這枚地雷八成就是液化魔晶蒸汽做的了,而且看這威力體積還不小的樣子.

當然,雖然爆炸威力很大,但宙斯本來就是主神,有使用了神力核心的力量強行催動自身力量,當然不會被一次爆炸就給搞定.不過,宙斯的悲劇時間這下算是徹底開始了.

剛剛的爆炸目的不在于傷害宙斯,而是在于給我們信心.那些神族並沒有接受過軍神這樣的指揮,所以他們並不理解這種指揮的好處,而且這些神祗平時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要是不讓他們看到一些切實的東西,他們是不會真正的去聽話的.但是,這種指揮需要的就是被指揮人員的配合,將軍的命令再正確,士兵不按命令行動那也是白搭.軍神就是要先給我們這幫高級士兵看看他的指揮確實有效,然後這些人才能徹底聽話.

果然,有了這次爆炸,軍神接下來的命令執行效率立馬就高多了.

就在宙斯摔在地上還有點暈乎的時候,孔雀突然第一個沖了上去.她當然不是擅自行動,而是得到了軍神的指揮,只是讓孔雀意外的是她剛沖出去就看到周圍還有幾個人影居然和她一起沖了上來.

一般來說混戰中即便是多對一的戰斗,實際上也只是比較迅速的切換攻擊人員而已,同一時間內並不會出現很多人都在出招攻擊一個人的情況.畢竟一個人身邊就這麼點位置,有時候還要擔心誤傷,所以不能全力出招,最好就是幾個人形成連綿不絕的連續攻擊,雖然單位時間內只有一到兩個人真正的在輸出傷害,但是因為別人有了提前准備的時間,所以每個人的出招都提高了命中率,且威力也上升了不少.但是,不管怎麼說,這種配合依然無法完全發揮多個人的戰斗力.我們假設一個人的戰斗力是十,當三個人圍攻一個人的時候,實際上真正的戰斗力對比應該是二十比十,而不是三十比十,因為那三個人根本無法發揮全部戰斗力.事實上三個人能發揮出二十的戰斗力都已經是配合比較默契了,大部分情況下這個數字甚至只有十五,乃至十二,十三.

軍神的指揮效果之所以強,就在于他的瞬間指令下達能力可以讓幾個人同時攻擊一個目標,這就好像現代戰爭中的集火攻擊一樣,可以瞬間提高傷害輸出的速度.

孔雀在接到指令沖向宙斯之時以外的發現自己的右邊是金牛座的星神,而左邊則是波塞冬,等于是三個人一起在沖鋒.如果是平時,三個人配合,發現同伴開始沖鋒,剩下兩個人應該做的是等一下,一方面積蓄力量准備接手攻擊,另一方面也是防止同伴出問題了上去救援.但是此時三個人卻是誰也沒停,因為軍神在反複告誡他們別管另外兩個同伴,就當對方不存在.

雖然覺得這樣的命令很奇怪,但是三個人還是依言同時沖了上去,而對面的宙斯則是有點傻眼了,因為他也不習慣這種三個人一起上前接戰的情況.而且比孔雀他們更加難受的是他沒人指揮,所以心里更加沒底.

神族的速度都很快,三個人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到了宙斯面前,但是他們卻在最後得到了不一樣的命令,于是呼三個人也做了不同的行動.沖刺中的孔雀突然一個急停,然後開始准備大招.說實話她當時真的很驚訝,因為以前攻擊敵人時要准備大招都是躲得遠遠地,畢竟大招的攻擊范圍都很大,通常不用靠太近,而且大招准備時間長,魔力波動明顯,非常容易被打斷,躲遠一點可以安全的釋放,靠近了的話敵人只要不傻肯定會先攻擊准備大招的人以組織對方的攻擊完成.但是,現在軍神的命令偏偏反其道而行,直接讓孔雀沖到宙斯面前准備大招,而孔雀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明白過來了.

孔雀也不傻,一聽軍神的命令立刻就明白了為什麼自己三個人會同時往前沖,顯然波塞冬和金牛的任務就是掩護她放大招,而且靠這麼近,宙斯只要被纏住,這個大招他就必然要全額承受,畢竟大招雖然射程都不近,但這種大炮上刺刀一般的抵近攻擊卻絕對能打出幾倍的傷害來.要在平時打死她孔雀可不敢玩這種極限攻擊法,不過軍神就擅長干這個.

看著沖上來的三個人宙斯完全亂了方寸,不知道要攔截哪個好.按平常概念敵人根本不敢這樣玩,因為必然會誤傷,可是現在對方卻玩出來了,他還必須去應對.最後時刻,宙斯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反擊,只能放棄了攻擊咬牙後退半步並舉起手中的權杖准備格擋攻擊.但是,下一秒他就發現一個巨大的黑影朝自己罩了過來.抬頭一看原來是金牛,這貨居然整個跳了起來,兩米多的身高,加上那門板一般寬闊的身體,宙斯一瞬間就感覺有頭狗熊朝自己飛了過來,然後下一秒他就被金牛一把握住了權杖,然後兩個人的腦袋又緊跟著撞在一起,只聽當的一聲響宙斯就覺得自己滿眼的金星,可是還沒等他回過神來腰上又是一痛,很明顯的感覺到受傷了.

疼痛讓宙斯瞬間從眩暈中清醒了過來,先是抬腿一腳踢向正准備把三叉戟從他身上拔出去的波塞冬,但是對方卻突然松手了.海皇三叉戟對波塞冬意義非凡,平時不用也就算了,一旦她把海皇三叉戟拿在手中,正常來說她不到危難時刻就絕不會放棄三叉戟.可是,今天波塞冬卻是一反常態,竟然只為了躲這一腳就松手了.

雖然不知道波塞冬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但現在也沒空管那麼多了.宙斯一腳踏空立刻就去抓將自己撞翻的金牛,結果剛把注意力轉過來還沒抬手,突然就感覺到手上一股大力傳來,金牛竟然被一根鎖鏈套住了手腕,然後再十幾名星神的合力拉扯下輕松的被拽了出去,順便還把他的權杖一起搶跑了.

打了一輩子,宙斯這是第一次碰上這種無賴打法.金牛沖過來不和他過招,上來就一個肥牛在天把他撲倒,然後波塞冬偷襲插了他一三叉戟,接著十一個星神一起把金牛拉走,順便還搶了他的權杖,這到底是一幫神族在戰斗還是一群流氓在打架啊?

事實上不光是宙斯,波塞冬和十二星神包括沒參戰的那幫神族也都有這種想法,不過相比之宙斯,他們都是既得利益者.原本不可一世的宙斯一個照面就被捅了三個窟窿,武器也沒了,這種戰果讓那幫神族選擇性的無視了戰術比較流氓這一事實.反正這邊都是自己人,唯一的一個敵人宙斯還是注定要死掉的,所以也不怕被人知道.這幫神族維持自己的形象只是為了更好的欺騙信眾撈信仰之力外加方便樹立威信控制手下,所以在不擔心泄露這些秘密的情況下這幫家伙其實比流氓還流氓.

就在宙斯郁悶的發現權杖被搶走了之後,突然就感覺到了一陣危險的氣息,于是他便將注意力轉回正面,結果一下就看到了正拖著一個巨大彩色光球的孔雀正看著他微笑.宙斯瞬間就感覺到了那個光球之中蘊含的可怕威力.要是平時的宙斯,挨上這一發估計就算不死也要失去戰斗力了,即便是現在有神力核心直接提供信仰之力支持,這一招對他來說也絕對不是好玩的.

和宙斯的心情相反,孔雀現在非常高興.這種大招即便是她也要兩秒多才能准備好.向她這種級別的高級神族對戰,兩秒多夠死十回都不止了,可是因為波塞冬和金牛搗亂,宙斯愣是沒空阻止她,結果讓她站在離宙斯不到兩米的地方聚集出了一個這麼大的神光球.托著光球的孔雀看到宙斯的注意力轉了過來,立刻毫不猶疑的就把光球照著他的臉丟了過去.

這種大招按說應該跟核武器一樣,照著一個大概范圍扔下去,然後依靠范圍打擊捕捉並傷害目標.結果今天這種大招居然被孔雀直接扔宙斯臉上了,這就跟核武器不是落在目標的附近,而是直接砸到目標腦袋上一樣,這破壞力能一樣嗎?反正宙斯當時就被光球直接撞飛了,然後整個人和光球一起好像瞬移一樣瞬間出現在隔離區的邊緣,然後被光球頂在了防護屏障上並發生了大爆炸.閃光和巨響即便隔著幾百米都讓好幾個神族狼狽的支撐起了防護魔法,由此可見沒光球直接扣臉上的宙斯該有多悲劇了.

"不會這一招就給干掉了吧?"金牛拿著那根搶下來的權杖傻傻的問道.

其他神族可沒他那麼粗神經,紛紛擺出了戰斗姿態戒備了起來.白羊看金牛還在那傻站著,立刻提醒他:"小心點,宙斯再出來你絕對是優先攻擊目標之一."

白羊分析的很正確,因為要不是金牛那一下飛撲把他撞倒,宙斯根本不可能中招,但就算再來一次宙斯估計也依然躲不過去.論別的能力金牛可能有缺陷,但是正面沖撞他完全碾壓大多數神族,即便依靠燃燒神力核心獲得暫時強化的宙斯在這一點上也還是吃了虧.不過,即便被撲倒了,宙斯的實力依然不可否認,因為在這種金牛助跑之後的正面沖撞之下,宙斯只是被撲倒而沒有飛出去,這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要是一般人被金牛這一撲就散不飛出去也應該向後滑出老遠才對,怎麼可能只是倒下去而已?

不管怎麼說宙斯這次反正是吃大虧了,連續三下,金牛幾乎沒造成傷害,波塞冬那一下傷血一般,最後這一下卻著實不輕,畢竟孔雀可是能生吞如來的猛人,這蓄力一擊沒干掉他就已經算是賺到了.

就在我們這邊眾人小心戒備只那邊的宙斯突然沖出來的時候,爆炸產生的火焰也逐漸黯淡了下去,而被爆炸淹沒的宙斯的身影也終于再次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中.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二章 掉坑里的宙斯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四章 狂毆宙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