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坑死你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坑死你

本來這麼難得的機會,我和那邊的哈迪斯他們都暫時性的失去了反抗能力,宙斯本應該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突襲反擊才對,然而,宙斯卻是放棄了這麼好的機會,那麼,他到底在想什麼呢?

當我抬頭尋找宙斯的身影並最終發現他的所在之時我卻是突然一下愣住了,因為我雖然明白了宙斯為什麼沒有攻擊我們,卻又多了一個新的問題——"那個該死的隔離屏障不是全封閉的嗎?"

現場根本沒人能回答我的問題,因為大家都不知道這個事情,不過現在我們都知道了.當然,出現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太罕見了.

一般來說像這種角斗場之類的環境,一旦系統開啟隔離屏障,那麼這個屏障大部分情況下都會是一個全部封的結構,其中比較常見的封閉方式就是由能量力場形成一個球形結構,這個結構的一部分,通常是一半,都位于地面以上,而剩下的一半則是在地面下合攏,形成一個完全封閉的獨立空間.當然,因為某些地方的地形不能展開這種球形封閉區域,所以某些時候也會出現饅頭形狀的封閉結構,也就是頂上是圓的,下面是平的.事實上我還見過不規則結構的封閉空間,你甚至都沒法用語言描述其外形,總之結構很亂,但依然是全封閉的.

正因為隔離屏障通常都是全封閉的,所以我們這邊的人根本沒想到會出現別的情況,而宙斯之前顯然也沒想到我們的屏障是不封閉的,直到剛才.

剛剛的爆炸破壞了地面結構,將地面上的泥土整個都給削掉了一層,然後……然後我們的隔離屏障與被削下去的地面之間就多了一道間隙.盡管這個額間隙不是很大,但這卻等于是明擺著告訴宙斯隔離屏障是不封閉的.

之前宙斯和我們拼命,甚至不惜點燃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宙斯退無可退才這樣的.我們的這個有BUG的戶外角斗場系統直接將宙斯圈了進來,所以他跑不掉,只能和我們戰斗下去.這才逼的他連奧林匹斯神族的未來都不管了,竟然點燃神力核心企圖和我們拼命.但是,那畢竟是被逼無奈之下的選擇,現在發現原來還有第二條路走,試問哪個白癡會留下來繼續拼命?所以,宙斯連偷襲的機會都不管了,直接就一個飛撲沖到了屏障的邊緣處,然後不顧形象的好像野狗打洞一樣的一通亂刨,硬是在地上挖出了一個可以讓他擠過去的通道,然後就一頭鑽了進去開始往外爬.

盡管宙斯不是什麼擅長打洞的生物,也不會什麼遁地術,但他畢竟基本屬性在那擺著.你要是也能和現在的宙斯一樣單臂出力能達到幾百噸,身體比鈦合金還要堅固,相信打起洞來絕對不會比挖土機慢的.所以,雖然閃光持續時間不長,但等我發現了宙斯的身影時,他不但已經把洞給挖好了,甚至于整個人都已經鑽過去一半了.

在發現宙斯即將脫離這個區域的瞬間我直接就嚇跳了起來,然後幾乎是瞬間移動一般在零點幾秒之內閃到了屏障邊緣,然後飛身而上一把抱住了宙斯最後留在屏障內德一條腿.

正在從那個狗洞一般的窟窿里往外爬的宙斯沒想到自己的腿突然被人抱住了,于是他就和大多數人的正常反應一樣開始拼命往後蹬,想要把我踢開.不過,雖然宙斯力氣不小,可我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所以他蹬了半天就是踢不開我,只是我也沒力氣把他拽出去,只能和他這麼僵持著.但是,如果一直這麼耗下去,先不說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有可能被宙斯徹底燒光,更重要的是我可能堅持不了那麼久.

雖然我們現在是僵持狀態,但我是用雙臂和身體抱著宙斯的腿,所以宙斯往後蹬的時候就相當于在踢我.盡管因為角度問題使不上全力,但我依然在掉血,只是傷害不太高而已.可是,這種狀態如果一直持續下去,遲早我是要完蛋的,因此這種僵持肯定是無法一直持續下去的.

宙斯大概也知道這樣蹬可以對我造成傷害,因此他雖然著急出去,卻也不是真的多緊張.畢竟上半身都出去了,而且外面也沒什麼危險,在他看來逃脫也就是個時間問題而已.

宙斯這樣的掙紮個沒完,我也知道不能總這麼耗著,干脆一咬牙對克利斯締娜她們幾個道:"克利斯締娜,你和真紅,金幣繞到外面去攻擊.反正他現在卡在這里也沒法躲."

隔離屏障本來就不隔音,何況現在下面還有個洞,宙斯當然也聽到了我的話,于是他也急眼了.現在被我抱住根本沒法閃避,而且我再隔離屏障里面,不會被外部攻擊傷害到,因此克利斯締娜他們完全可以肆無忌憚的對著宙斯露在屏障外面的上半身進行攻擊.即便宙斯現在的屬性什麼的都已經逆天了,但被動挨打這種事情終歸不是好事,再強的防禦也是會被扣血的,而再多的血也有耗干的時候,所以宙斯不想被我們活活耗死就不能讓我們慢慢攻擊他.

急眼了的宙斯現在也爆發了,一邊拼命的抽動雙腿想要把我踢開,一邊努力的用雙手撐著隔離屏障要把自己拽出去,只是我們的力量似乎差距並不明顯,就算他發瘋似得拼命拽也不過是讓身體來回晃動而已,根本就出不去.

相比之宙斯,克利斯締娜他們想要離開屏障就簡單多了.我們這些人都不是被圈進來的,而是使用了系統對戰模式進入的,也就是我們被這個決斗空間默認為參賽人員.當我們想要出去的時候只要主動認輸,或者被別人殺死就可以了.反正這個空間申請的是無損切磋模式,被設定中的切磋對手殺死之後不會掉級,也沒有任何懲罰,只會滿狀態被傳送到屏障區域之外而已.

盡管主動找死也挺快,但克利斯締娜他們都是實力很強的人員,而旁邊的神族現在都沒什麼力量了,想被殺也沒法一招秒掉,還不如認輸來的快.

在選擇了投降之後克利斯締娜和真紅,金幣立刻就出現在了屏障外面,只不過位置是隨機的.真紅的位置比較倒黴,剛好在屏障對面,要過來需要繞過整個隔離區,畢竟投降之後就沒法再進來了,而因為決斗空間內還有人沒出去,所以空間屏障本身還是存在的.

真紅那邊一出現就四下看了下,發現自己居然在對面之後就趕緊召喚出自己的守護長槍直接從屏障頂上飛了過來.不過她畢竟要繞過整個隔離屏障,距離有電遠,所以最先到的還是克利斯締娜,她出現的位置非常不錯,距離宙斯只有不到二十米,金幣的位置就在克利斯締娜身邊,也就比可力斯締娜遠了三米多而已.

這兩位一出現立刻就繞到了宙斯這邊對著他開始准備魔法,宙斯魔力感應那麼強,當然不可能感覺不到兩個人的技能發動引起的魔力波動.他非常迅速的翻個了身就打算釋放魔法搶先攻擊,畢竟他現在雖然被卡在那里前不前後不後的,但是釋放魔法只要上身還在就行了,不能動也無所謂.再說他現在處于點燃神力核心的狀態之下,這種模式下即便是隨手扔出去的小魔法也足以比的上平時有准備的大型法術了.所以宙斯滿以為一招下去就能解決問題,而實際上事情卻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隔離屏障又不是黑色的,這東西雖然有顏色,但是非常淡,幾乎就是透明的.我看到他的動作哪能不知道他時要攻擊克利斯締娜和金幣呢?所以,當宙斯扭轉身體抬手要攻擊的時候,我卻是猛然發力開始拼命往里拽,宙斯才把手抬起來就感覺自己在往里滑,嚇得他的趕緊把手放下來撐住了隔離屏障阻止我把他拉進去.

之前我們之所以會僵持住就是因為這個隔離屏障的存在.這玩意簡直就是個天然的著力點.宙斯只要用手撐住隔離屏障我就根本拉不動他,而相反的,我雙手抱著他的腿,自己的身體則是倒過來用雙腿頂在了隔離屏障上,因此他也拽不動我.剛剛宙斯為了攻擊而騰了一只手出來沒有去撐隔離屏障,我兩條腿對抗他一只胳膊,當然立刻就出現了力量差,所以宙斯立刻就開始往里滑,嚇得他不得不趕緊放棄了攻擊撐住隔離屏障保持這種僵持狀態.

沒辦法還擊的宙斯只能被動挨打,克利斯締娜和金幣可不管他是不是無法還擊,對著宙斯的腦袋就是一通狂轟濫炸,雖然這種級別的攻擊對現在的宙斯來說也就相當于普通人被釘子紮了一樣,但就好像普通人要是被一萬根釘子紮過也會死掉一樣,宙斯也頂不住一直這麼轟下去,只是……時間是個問題,而第二個問題就是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要怎麼辦.

歸根結底我們還是過來挖人的,不是來搞種族大屠殺的.干掉宙斯不是目的,而是過程,我們要的是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而現在神力核心被宙斯當成了能源在用,可以說我們攻擊宙斯實際上就等于是在攻擊神力核心,而按照神力核心燃燒後的工作原理,除非我們有能力使用超強攻擊一次性結果掉宙斯,否則我們打一點神力核心就補一點,最後神力核心肯定會先于宙斯被消耗掉,那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當然,讓宙斯帶著神力核心跑掉更不是我們想要看到的.

"會長,你們這樣不行啊,最後神力核心會先被燒光的."軍神作為指揮者,當然注意到了現在的情況.

"我也知道,可你有辦法嗎?"我一邊拼命拉著宙斯不讓他完全脫離出去,一邊對著軍神喊道.

其實我的話主要是發泄,意思是說你沒有辦法別沖我亂喊,但意外的是軍神竟然真的相當辦法了.他直接朝後上方指了指,然後我就愣住了,因為他指的反向貌似是艾辛格移動要塞.那一瞬間我就念頭通達了.

"居然把它給忘了!"暗自嘀咕了一句之後我連忙對那邊的赫拉喊道:"帶你的人快閃,我們要放大招了."

赫拉顯然沒明白怎麼回事,因為即便是大招,以她的實力也不可能說會被傷到,再說這地方有屏障保護,怕個什麼勁?不過,她雖然不理解,旁邊可是有能理解的人在,聽到我們剛才得對話,維娜她們自然就反應過來了,趕緊拉上還不明所以的波塞冬和赫拉他們就開始跑路.先主動投降離開這個屏障,然後直接往遠處跑.盡管不明白為什麼要跑,但是既然哈迪斯和孔雀這種級別的信誓旦旦的表示留下來鐵定完蛋,赫拉他們自然也就相信了.畢竟之前的戰斗中葉算是互相了解了一下對方的實力.孔雀的戰斗力剛剛大家都看到了.哈迪斯在奧林匹斯神族中也是一方大佬,實力眾所周知,既然這兩位都說威力很大,他們這些不知道的自然只能相信他們的判斷.

在場的都是高級人員,實力最爛的至少也是一線神族中比較能打的存在,跑起路來自然不慢.我們行會這邊出動的人員更不要說了,高機動能力一直以來就是我們行會的優點,不管是玩千里奔襲還是逃命,我們都是天下第一快.

這邊軍神他們剛閃人,天上好久沒動的艾辛格移動要塞卻是突然就動了起來.之前一路往奧林匹斯山飛行是為了進入攻擊距離方便攻擊奧林匹斯神族,但是現在艾辛格移動要塞已經進入到攻擊范圍類,現在基本上就是全火力投射都沒問題了,所以在我們和宙斯進入這個屏障前艾辛格移動要塞就已經停止前進了.

這邊艾辛格移動要塞一動,周圍的戰場也是立刻就亂了起來.原本正在城市外圍和我們的人糾纏的奧林匹斯神族突然發現自己的目標動了起來,立刻就開始試圖沖上去,因為他們錯誤的以為艾辛格移動要塞是要逃跑,卻不知道我們是另有目的.

之前就說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的移動速度並不慢,看著慢是因為它太大了,不是真的很慢.現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邊緣位置距離我們所在的這個隔離屏障實際上只有幾十公里遠,這麼點距離用不到十分鍾就移動了過來.

正在忍受克利斯締娜和真紅,金幣三個人圍毆的宙斯突然感覺到了一種不好的感覺,隨即就是一抬頭,然後就看到了那巨大的,遮天蔽日的飛行都市出現在了自己的斜上方,而且正在向他的頭頂上開過來.因為飛的很低,陽光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下方投射出了一大片陰影,感覺就好像是白晝之中的一小塊黑夜一般.那涇渭分明的光暗分界線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順著地面向宙斯推進,而宙斯的危機感也是越來越高.

像宙斯這種級別的神祗,雖然不說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起碼一些模糊的預感還是有的.他能感覺到頭頂這個東西對他來說是個巨大的威脅,但是他即便是知道了也沒辦法.好不容易才從屏障內鑽出來,讓他再回去是肯定不可能的.可是想出去貌似也不可能,雖然這麼一直踢啊踢的總能踢死我然後跑出去,但是宙斯自己都知道那個時間絕對要按星期來計算,他可不認為沒有他的存在奧林匹斯神族可以堅持幾個星期,再說他點燃了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現在所有奧林匹斯神族天神系的神祗幾乎都跟得了重感冒而且還在發高燒一樣,身體虛弱的要命,戰斗力連之前的三成都達不到,這樣的狀況,沒有他的馳援失敗也就是幾個小時的事情.

原本宙斯的計劃是暫時燃燒神力核心搞定我們這些強敵,然後回過頭來以他的絕對實力強度碾壓我們行會的二線人員.後來發現我們也能集中力量後,他的目的就變成了保命,現在雖然報命有了希望,可是一旦外面的奧林匹斯神族崩潰,他的死亡也就是時間問題.

很明顯,轉來轉去宙斯又回到了原點,他根本沒法脫離出去解救他的部下們,而卡在這里貌似也沒好下場.

正因為大致知道結果,而且看著結果的一步步靠近,自己卻無法反抗,這種絕望的感覺讓宙斯差點崩潰掉.不過,即便如此他也還是沒能想到解決辦法.

宙斯這邊驚慌,恐懼,絕望,我卻是已經估算著時間對外面的克利斯締娜她們喊道:"差不多了,快閃吧,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聽到我的話宙斯驚訝的低頭看了眼我這邊,結果正好和我的眼神對上了.我看著他笑了笑道:"沒什麼好驚訝的.一會你就知道我為什麼讓她們跑了."

宙斯顯然也猜到了我們要干嘛,畢竟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麼大個目標實在是不太容易被忽略,而且作為敵人,宙斯不可能對我們的信息一無所知,就算他不問,也會有人把情報呈現給他看,這就是當領導的好處,因為有很多人幫你查遺補漏,除非你故意,否則想犯錯都不一定有機會.

就在我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地面上的陰影終于經過了我們所在的位置將我們掩蓋在了黑暗之中,當然這畢竟不是晚上,只是相對周圍的地方要黑一些,也不至于伸手不見五指.宙斯看著已經召喚出長槍飛走的克利斯締娜她們,然後又看了眼頭頂上的艾辛格移動要塞,最後突然笑了起來.

看到他的笑容,我先是微微一愣,隨後就反應過來宙斯肯定又在自以為是了.盡管他還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做,但是我覺得他肯定想到了那個方法.其實這個方法很多人都會想到,那就是當那個超級武器啟動的時候,搶先對其進行攻擊.就像那部經典老電影中的一樣,外星人的飛船在啟動主武器的時候被擊中正在聚能的主武器,然後導致整艘飛船爆炸.

宙斯只是NPC,所以他肯定沒看過那部電影,但是這種事情就算沒看過,一般人也都會這麼想,畢竟大家有兩個基本認知是固定的.第一,不能讓那種大型武器攻擊到自己,所以必須搶先動手.第二,那種複雜的設備肯定很脆弱.

這個想法也許有一定道理,但問題是,大家都能想到,難道我們行會的人都是白癡一個也想不到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事實就是我們得超級武器壓根就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

位于艾辛格移動要塞底部的城市級輻射炮是一種很特殊的武器,它不是我們行會自己建造的,而且至今為止沒辦法仿制.這東西是系統給我們行會的一種獎勵,只能用,不能研究和拆卸.雖然限制條件眾多,而且使用代價高昂,但這東西畢竟是我們行會的最強攻擊武器,它的傷害輸出基本上已經是天文數字了.你想想一次輸出就能把一座大型城市夷為平地,這樣的武器傷害輸出得有多高?

因為是獎勵武器,而且沒法研究,所以我們對這個東西的屬性基本上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們起碼知道這玩意的一些基礎特性.其中一條比較重要的信息就是,這個武器在開始充能之後,也就是其尖端出現能量聚集現象之後,它基本上就進入無敵模式了.在開始聚能後,到最終發射前的這段時間內,能量炮本身就是無敵的,而且對它的任何攻擊行為,最終都會轉化為能源被其吸收,結果除了給它的傷害輸出增加幾個零頭之外毫無任何意義.

宙斯顯然不知道這種特性,所以我一猜他就是打算等我們的武器開始聚能後偷襲一下,只是他想的實在是太天真了.

對于宙斯的這個想法我並沒有點破的意思,反正他多攻擊幾次還能增加輻射炮的威力,反而可以增加他自己被干掉的機會,這也正是我希望看到的結果.

就在我們各懷心思,然後憋著壞心的時候,艾辛格移動要塞終于帶著隆隆巨響開始減速了.隨著速度逐漸降低,艾辛格移動要塞最終穩穩的懸停在了我們得正上方大約兩公里的高度.雖然距離地面還有兩千米高,但是因為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巨大體積,我們現在感覺就好像要被壓扁了一樣,那種巨大的壓迫感實在是相當的震懾人心.我知道這是人類本能在作怪,在人類的基因中,天然就存在對巨大物體的恐懼,這是生物基因中就包含的底層判斷,畢竟對大部分生物來說,比自己體積大很多的東西都是很危險的,所以保持這種對大型物體的恐懼是相當必要的.我雖然是龍族,但是這種基礎設定顯然和人類沒區別,因此我現在也感覺相當的壓抑,畢竟腦袋頂上懸著這麼個大家伙是個人都不會放心的.

當……咚……為艾辛格移動要塞巨大的體積所震懾的宙斯終于被頭頂傳來的巨大聲響所驚醒,隨著他的注意力恢複,立刻就發現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底部裝甲正在向四周分開,而且內部的幾層連續的保護裝甲板也在陸續向兩邊展開,隱隱的還能看到最深處的一個什麼東西正在往外伸.

宙斯帶著玩味的眼神故意瞄了我一眼,然後便開始在手上聚集魔力.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的戲耍宙斯的機會,在他手上的光球成型之後立刻裝作驚慌的樣子一邊叫喊著一邊拼命的拉扯他,而且還故意拿出匕首捅了他的腿幾刀.要是在剛才,我這樣松開一只手,宙斯肯定就跑出去了,但是宙斯現在卻甯可挨我幾刀都沒往外爬,因為他要用另外一只手去釋放魔法.即便我之後用力將他往里拽,他也只是用另外一條胳膊和這邊這條胳膊的肘部死命的勾住隔離屏障不讓我把他拉進去而已.

聽著我狀若瘋狂的喊叫,宙斯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就開始往上翹.從被我們圈進那個決斗空間開始宙斯就感覺自己一直在被人蹂躪,作為一個上位者,而且是獨裁式的上位者,宙斯哪里受過這種氣?所以,他對這種侮辱的承受能力非常之糟糕,因此他也比一般人更加氣憤.但是,現在他覺得一切都不是問題了,因為他看到了我的歇斯底里,並且從中得到了巨大的滿足感.

不過,宙斯的滿足感並沒有持續多久.幾秒之後宙斯終于堅持著完成了聚能,然後單手一松,那沒光球立刻垂直飛了上去,直沖著上面的艾辛格移動要塞底部的發射器飛了過去.

雖然宙斯的魔法可能威力很大,但單體輸出魔法通常都是對戰使用的,而兩個人對戰怎麼可能隔著好幾公里對扔魔法?那是現代戰爭才會發生的事情,畢竟大部分生物還是習慣用眼睛觀察環境,因此超視距攻擊不是大家的習慣.也正因為這個原因,速度對魔法攻擊的意義其實不是很大.畢竟大部分魔法都具備一定的跟蹤能力,在釋放後依然可以控制其轉向,所以攻擊魔法只要比玩家移動速度快就夠了,也不用像現代戰爭中的導彈一樣動不動就幾倍音速.

正因為魔法彈速度慢的很,所以那個飛上天的光彈此時感覺就好像是個正在往天上躥的螢火蟲一般.我們這里距離上面的艾辛格移動要塞底部還有兩公里元,宙斯的魔法但大概也就每秒五十幾米的速度,這個速度不管對玩家還是NPC來說其實都算蠻快的,畢竟兩個人交戰,距離通常都不會超過五十米,不到一秒就能命中目標的攻擊,怎麼也不算慢了.不過,這種速度在現在看來就慢的有點離譜了.

兩千米的距離,每秒五十多米每秒的速度,那枚光球足足要飛半分鍾以上才能撞上目標,這個時間雖然也不算很長,但在普遍節奏很快,一兩分鍾就能分出勝負的近戰狀態下,看著一次攻擊飛個三十多秒,那真是等的人有種想要打瞌睡的感覺.

不過,宙斯倒是很期待光球命中瞬間的效果,只是,讓他失望的是,就在光球冉冉上升了二十幾秒之後,艾辛格移動要塞底部那個發射器你的旁邊突然打開了一個小門,然後一個好像衛星天線一樣的東西伸了出來,緊跟著還沒等宙斯反應過來就看到一道紅線一閃而過,然後他的光球就凌空爆炸了.巨大的火球雖然擴散的范圍不小,可惜離上面的發射器還有點距離.

等爆炸的火焰消失宙斯才發現頭頂的發射器已經完全展開了.剛剛之所以攔截他的攻擊,就是因為發射器還沒展開,沒有開始正式聚能.在這個階段發射器確實是可以被破壞的,雖然其本身硬度也還算不錯,但宙斯的攻擊力太高,我們也不敢拿發射器給他做實驗,所以還是攔截了他的攻擊.

眼看著自己的攻擊被攔截,宙斯當然沒有放棄,再說不炸掉發射器他就要倒黴,也沒辦法放棄.

恨恨的瞪了我一眼之後宙斯立刻聚集了更多的光球,而我也配合的再次裝作歇斯底里的大叫並拿出通訊器叫喊道:"快,他又准備了好多魔法彈,快啟動攔截武器.……什麼?就剩一門了?其他的呢?……壞了?被奧林匹斯神族的人炸的?"

那邊宙斯雖然在聚能,但是聽到我的對話立刻就得意了起來,而我也是配合的松開了宙斯的雙腿,然後對著他大喊道:"我們和解,別打了,你快走吧,我不攔著你了."

宙斯看到自己的雙腿重獲自由當即就先把腿抽了出去,然後卻是沒有離開,反而一邊繼續增加魔法彈的數量一邊大笑著說道:"之前你們干什麼去了?現在要和解?晚了.看你這麼緊張,上面那東西不會是那個會飛的城市的要害部位吧?哈哈,我就要當著你的面把它轟下來,讓你知道和我們奧林匹斯神族為敵的後果."

聽到宙斯的話我立刻更加焦急的叫喊了起來."別,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別再攻擊了,我們和你簽署協議,從此退出奧林匹斯神族勢力范圍還不行嗎?"

"哼,休想."宙斯興奮的將之前的屈辱一下子全都發泄到了我的身上,在盡情的嘲弄了我一番之後當著我的面將剛剛聚集完成的幾百個光球一起朝天上放了出去.之前因為一只手施法,還要對抗我的拉力,所以沒法控制那麼多,現在自由了之後自然可以同時操縱很多個攻擊法術.神族畢竟對能量了解的比較透徹,所以複數施法什麼的對他們來說其實非常簡單.

本來正非常得意的看著光球飛上天的宙斯正想扭頭看一眼我的可憐表情,沒想到一扭頭卻愣住了,因為我之前那種歇斯底里以及驚懼的表情居然一瞬間全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玩味的笑容,那笑容之中帶著得意,以及更多的嘲諷.

就在宙斯不明所以得時候,我忽然開口了."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不繼續尖叫求饒了?"宙斯下意識的點了下頭,然後就反映了過來,可惜點都點了也收不回去了.好在我沒有就此嘲諷他,因為我有更加值得嘲諷的東西."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我之所以不再求饒,是因為之前都是演戲的.甚至于松開你的腿,讓你跑出去都是我故意的.別急,我知道你又想問我為什麼要故意放你出去.答案很簡單,因為我要讓自己的魔寵幫我挖個避難所,可是你的腿在屏障里面,我擔心你會發現我們的小動作.順便問一下,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挖避難所嗎?就是因為上面那東西.那玩意真的很厲害,我不騙你,反正我自己肯定擋不住.另外還有一點就是那個東西在啟動後其實是無敵的,而且會自動吸附周圍的能量,你對它仍魔法其實就是在給它充能,你仍的越多它一會的攻擊就越恐怖."

"你……"宙斯此時已經開始全身發抖了,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被我氣的,也可能兼而有之.

"別激動,反正你的人生也快結束了,不容用最後的時間回溯一些你的人生.當然你也可以試著逃跑,不過好心提醒你一句,那玩意的直接殺傷半徑是八公里,而且距離發射只有三秒了.那麼……再見,我要逃命去了."我說著就直接往後退了一步,而地面立刻就被我踩穿了一個窟窿,我整個人也瞬間就消失在了地面上.事實上在我放開宙斯的同時我就用那個合體狀態下可以召喚的魔寵名額把開拓者換了出來,然後讓他在我背後一步遠的地方挖了個向下的垂直井,地面上就只剩了一層土皮,一踩就穿.

之所以要往下挖實在是因為艾辛格移動要塞的主武器威力太大,本來我在隔離屏障里應該是沒問題的,可誰知道這玩意居然不密封,地面之下完全沒隔離開.連之前宙斯的技能都能把地面削下去一截露出屏障的邊緣,艾辛格移動要塞的主武器一開火這地方絕對要陷下去一百多米深,到時候只有一面的隔離屏障屁用都頂不上,所以不想死就要提前跑路.好在有開拓者這個打洞高手,只要挖出一百多米深的垂直井基本上就出了破壞范圍,剩下的那點震動和沖擊波,以我現在的狀態應該扛得住.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宙斯的歪腦筋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章 地圖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