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搞定宙斯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搞定宙斯

"找到了嗎?"落地之後我連忙開始四下尋找宙斯的身影,同時詢問其他人的情況.

經過之前的戰斗我們並不確定現在的宙斯防禦到底能達到一個什麼程度,而且更重要的是艾辛格移動要塞下面的那門輻射炮的威力上限至今為止也是個謎.那東西的威力已經超過了我們行會所能認知的任何一種武器的攻擊范圍,也遠遠超過了我們能找到的所有東西的防禦范圍,所以完全沒法測試最大輸出傷害,因為目前為止用來測試的東西都被轟的渣渣都不剩了,我們只知道攻擊力絕對超過這些東西的承受上限,具體能有多大卻使一無所知.

因為我們這邊的傷害輸出和宙斯那邊的承受力都不清楚,所以我們現在也不知道宙斯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一種情況是神力核心比較牛,支撐著宙斯擋住了攻擊.但是我估計如果真發生這種情況,剩下的那幫子奧林匹斯神族起碼得倒下一大半,畢竟神力核心的能量也不是憑空變出來的,當它力量不足的時候就會從其他奧林匹斯神族那里抽,所以現在我們沒看到奧林匹斯神族大量暈倒,就說明神力核心很可能沒起作用,至少沒完全生效.

當然,第一個可能性比較低,概率較大的應該是第二個可能性,也就是宙斯被超級武器擊倒了.不過擊倒也分很多種情況,有脫力,輕傷,重傷,死亡,死無全尸,尸骨無存這麼幾種情況.

雖然上面這些情況對一般戰斗來說都差不多,但是我們現在不是一般戰斗,所以我們比較希望出現的是前面幾種情況,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最後那個尸骨無存,因為尸骨無存就等于是沒發現尸體,而發現不了尸體就沒法確認死亡,雖然能通過最後的經驗值結算大致猜測出宙斯是否被干掉了,但是這個推算也可能有誤差,沒有真正干掉宙斯之前鬼知道他到底值多少經驗?所以說,沒有尸體對我們來說是件非常不好的情況,而我們最希望的是看到活著的宙斯,因為那將意味著我們還有希望把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從他體內抽出來.

就在我們焦急的四下尋找的時候,前方正在擴展的火牆也終于到達了臨界點,然後並不是突然消失,而是緩慢的淡化,變矮以及變薄,但是依然往前推進了好幾公里才徹底消失.

超級武器的擴散威力最終並沒有將那些無助的奧林匹斯神族全部覆蓋,即便是沒有得到任何幫助的那幫子屬于宙斯的手下也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人被火焰覆蓋了而已,而且這些人最終是在殺傷半徑以外被追上的,所以傷到的不少,真掛掉的卻不多.這些真正掛掉的基本上都是之前的戰斗中已經受傷倒地並且還沒來及被身邊的敵人補刀的倒黴蛋,他們因為已經基本失去了移動能力,所以沒能跑出殺傷半徑,結果直接就被攻擊覆蓋了.

隨著超級武器的攻擊威力徹底消散,我們不遠處的地面上卻是突然轟的一聲爆開了一大片泥土,然後就看到一個狼狽無比的身影從地面下的土坑中爬了出來.

本來看到爆炸的泥土我們都被嚇了一跳,以為宙斯居然能硬扛這種攻擊而完全不受影響,結果等他出來才放心不少,畢竟宙斯要是真的能硬扛超級武器而不受影響就不至于把自己搞的跟泥猴子一樣了.

劫後余生的宙斯還沒來及享受一下地面的舒適環境,緊跟著就發現了頭頂的陰影,抬頭之後直接就看到了圍成一圈的我們.雙方就這麼一個坑上一個坑下的互相盯著看了一會,然後宙斯突然發力從坑里躥了起來想要逃跑,但比較可惜的是他選的方向不對,因為這家伙把目標選在了真紅身上,而問題是真紅的個人格斗術評級為S.剛剛躥起來的宙斯被真紅直接抓住雙肩一個漂亮的過肩摔摜在地上,隨後騎上去照著他的鼻子就是一拳,瞬間就打了宙斯一個滿臉開花.

被揍了的宙斯還想爬起來繼續反抗,可惜剛掙紮了一下兩邊肩膀就同時被人踩住壓回了地面上.哈迪斯和波塞冬一人一邊踩住宙斯的雙肩不讓他動彈,任憑他怎麼努力也掙脫不開,而在他掙紮的時候,星火和孔雀也趕了過來分別按住了他的兩條腿,而真紅則是干脆坐在了宙斯的胸口上一只手抓住他的頭發,另外一只手卡住他的脖子將他的腦袋死死地按在了地面上.

即便宙斯非常強大,即便他燃燒了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但他畢竟剛剛承受了一次超級武器襲擊,能活下來已經是奇跡了,即便是神力核心也出現了短暫的能量中斷情況,以至于現在的宙斯又恢複了正常的實力.

只有正常實力的宙斯被這麼多比他差不了太多的人一起壓著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他的力量還沒有達到可以忽視數量的地步,何況眼前這些也不是螞蟻,而是只比他弱一點的高級神族.

"哎呀呀,這是何等的狼狽啊!"赫拉故意用尖酸刻薄的語調拖著長音出現在宙斯身邊,看到這個奪了她王位的家伙被這麼多人按在地上,赫拉終于有了一種報複的快感,那一瞬間她覺得自己的付出終于得到了回報,同時身上也不由得輕快了起來,感覺就好像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

"你這個……"宙斯看到赫拉並聽到她的羞辱就想要反罵回去,可惜剛抬頭就被壓回了地面上.真紅一只手緊緊地抓著他的頭發拼命往下按,另外一只手松開了他的脖子對著他的鼻子又是一拳,然後不等他反應過來就再次掐住了他的脖子.

宙斯此時已經氣的快要爆炸了,但是他對此卻是無能為力.肚子里的神力核心剛剛為了幫他抵抗那個超級武器的攻擊似乎是出了什麼問題,現在已經幾乎不產生能量輸出了,而他自己的能力又無法同時反抗身上的五個人,所以他除了用眼神殺死赫拉之外真的是毫無辦法.

"你瞪我我就怕你了嗎?"看到真紅又錘了宙斯一拳,赫拉更加開心了.不過她只來及說了這麼一句就被我給撥拉到了一邊.

"麻煩讓讓,想要羞辱他等我們先把正事忙完,現在請到旁邊耐信的看著."我說的話雖然沒有問題,但說這話的原因卻是因為看不慣赫拉的行為.這個女人的素質其實未必就比宙斯高,戰場之上拼的是實力,輸贏都是自己的實力問題,但是侮辱已經戰敗的敵人就沒什麼意思了.所謂士可殺不可辱,既然已經搞定了對手,無意義的羞辱實在是有些不上台面,所以我就借機將赫拉趕到了一邊.當然,這樣做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讓赫拉盡快適應一下自己的新身份.雖然她即將接過奧林匹斯神族的大旗成為新奧林匹斯神族的神王,但可以說奧林匹斯神族就是我們打下來的,既然都已經打下來了,我們又怎麼可能把它還給別人?所以說,以後的奧林匹斯神族雖然是赫拉管理,但是它實際上也等于是我們的半個下屬機構.因此,赫拉必須對我們之間的關系有個基本認知,讓她提前明白這一點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

雖然我驅趕了赫拉讓宙斯不用再承受侮辱,但是以現在的立場來說宙斯實在是對我們沒法表示任何的感謝,何況我們也沒打算讓他感謝.

在趕開了赫拉之後我便讓出了位置,然後讓維娜走了過來.宙斯在看到維娜的時候倒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但是很快他就會認識到對他來說維娜實在是比赫拉更加危險.

走到宙斯身邊的維娜輕輕的蹲了下來,然後將一只收伸到了宙斯的腹部上方,保持這一尺高的間歇懸浮在那里,然後她便閉上了眼睛.隨著維娜閉上眼睛開始感應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宙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開始劇烈的掙紮了起來.騎在他胸口上的真紅冷不防一下被他掀了出去,而且因為真紅翻滾了出去,波塞冬本能的就去扶她,結果腳下沒注意被他給掙脫了出來.

一條手臂獲得自由的宙斯直接扭身用獲得自由的手臂去抓哈迪斯的腳腕,而他自己的雙腿也是猛烈抽動著想要掙脫束縛,星火和孔雀被他的力量帶的東倒西歪,但好歹是沒有脫手.

看到波塞冬離開位置,站在旁邊的金牛座星神立刻撲了上去拉住了宙斯那條掙脫的手臂將其拉住沒讓他抓到哈迪斯的腳腕,而兩部機動天使也是迅速跑了過來將兩個繩套套在了宙斯的手腕上分別拉開,這下終于重新將其拉平使其平躺在了地面上,而宙斯的腳那邊也是又撲上去了幾個神族幫忙將其雙腿徹底固定,雙魚座的星神也一個跨步騎到了宙斯的胸口上接替了真紅的位置,不過他沒抓宙斯的頭發,而是將一朵紅色的玫瑰花頂在了宙斯的口鼻之上,宙斯整個人的掙紮立刻就停頓了一秒,但是很快就恢複了正常,只是因為這一秒,周圍的人都跑了回來.現在也不管什麼形象不形象的了,我們一大群人幾乎能插得上手的全都爬上去了,要不是要給維娜讓個位置,我肯定也上去了.

原本五個人就把宙斯壓得動憚不得,現在一口氣上去十個人,宙斯除了能扭動一下之外基本就做不了什麼了.不過,就在宙斯的掙紮越來越弱,似乎要放棄的時候,維娜卻是突然睜開了眼睛,而宙斯則是再次爆發,就好像觸電了一半,力氣突然暴漲,猛地一下上挺將雙魚星神拋起來一米多高,好在有真紅的教訓,雙魚一直沒趕松手,所以被拋棄來之後又落回了原位,沒被甩出去.

在宙斯的手腳兩邊情況也差不多,隨著宙斯的劇烈扭動,孔雀和星火他們被宙斯帶的滿地打滾,星火幾次想要控制住他都被拽倒,根本穩定不下來.不過拖著這麼多人,宙斯雖然還能動,也就僅限于動而已了,根本沒法真正的坐起來,更別提站了.躺在地上亂扭也就是他的極限了.

"機動天使."看到這個情況我突然叫了一聲,所有的機動天使一起看向了我這邊,我迅速提示道:"用拖錨."

那幫機動天使一聽立刻就反應了過來,然後紛紛從背後的一個發射器里拽出了一根根手臂長,大約比手腕略細一點點的金屬槍頭.這個槍頭的前面明顯帶著狼牙倒鉤,而且不是一對或者兩對,而是整整七八排,算上四個面就是三十二個倒鉤.可以想象這種東西一旦打進什麼地方,再想弄出來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拿出這些金屬件之後機動天使們紛紛在周圍的地面上就地將那些東西往地面上一插,然後直接用手三兩下將其拍入地面,只留尾部的一個金屬環露在外面.釘好那些金屬槍頭之後兩部超重裝機動天使便迅速從身上取出了幾條粗大的金屬鎖鏈,然後扔給其他機動天使.其他機動天使接住鎖鏈後迅速將其中一頭掛在自己打入地面的金屬件的尾部圓環上,然後把另外一頭越過宙斯的上方拋給對面的機動天使.十幾條鎖鏈這麼一拉,然後拽緊之後直接就卡住了宙斯的身體.那些壓制著宙斯的神族一看這些鎖鏈也反應過來了,現將其和宙斯一起壓在身下方便機動天使固定鎖緊,然後等固定好之後他們自己再用身上帶的裝備繩索之累的東西以鎖鏈為依托進一步固定宙斯.有些神祗還貢獻出了自己的武器將其貼著宙斯的身體插入地面,以露出地面的部分阻擋宙斯的扭動掙紮,加上上面的鎖鏈和那些壓在上面的神祗,宙斯的掙紮很快就徹底被限制住了.

看著即便如此也還在努力反抗的宙斯居然還抬頭想要咬人,剛被摔出去的真紅直接上去一把抓住宙斯的頭發再次把他的腦袋拉回地面,然後抬起另外一只手照著他的眼眶就是兩圈,瞬間宙斯就升級成了國寶,兩個烏黑的大眼圈看起來頗為喜感.當然,宙斯自己出了委屈和憤恨之外可感覺不到任何的喜感.

"老大你那邊能不能快點,這家伙簡直像個瘋子!"孔雀抬頭看著維娜叫道.他們雖然控制住了宙斯,可是實在太費勁,這麼一會功夫就已經開始感覺有點累了.

維娜沒有回答孔雀的話而是對我招了招手."紫日,過來幫忙."

"要干嘛?"我從另外一邊蹲在了宙斯的腹部旁邊.

維娜伸手按住宙斯的上下腹肌兩端,然後道:"用你的永睎飢痗}個口子,從我按的位置開始,一直切到另外一只這邊."

"沒問題."我迅速將永畬酗F出來變成匕首形態,而宙斯聽到我們要切他的肚子自然掙紮的更厲害了,連旁邊的武器都被撞的一陣東倒西歪,可惜我們人太多,盡管還是讓他扭得跟個上岸的黑魚一樣,卻始終沒讓他掙脫出來.

維娜小心的按住他的肚子提醒我:"注意別切太深,你的永痡a有法則之力,深入過多會連神力核心一起切開的."

"是不是只要把肚皮切開就行?"我問道.

維娜點頭.我直接將永琣A次變了個樣子,現在的永硠雃角F一個好像電熨斗一樣的東西,但是熨斗的底部不是平的,而是伸出一截半寸長的刀尖.我笑著向維娜比了一下道:"這就沒問題了吧?"

維娜看了下也滿意道:"不錯,就這樣切下去."

得到維娜的同意後我立刻將那個熨斗一樣的永瓻鬖b了宙斯的肚子上.刀尖只是受到了輕微的排擠力量就被擋住了.宙斯的身體畢竟不是神器,永痝s那些神器級刀劍都能一刀兩斷,宙斯的皮膚實在不是問題.

輕松的推著這個變形的永琲u著身體中線一路向前,很快就在宙斯的肚子上開出了一道切口,血水瞬間就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本來如果是一般傷害,以宙斯的體質是不會流血的,可惜永琣蛘a傷害加深和阻止傷口愈合之類的技能,而且我本身有壓制神力的屬性,結果就是宙斯的肚皮被切開後就和普通人一樣開始鮮血直流.

"OK了,下面怎麼辦?"

"幫我把他的肚子扒開,然後撐住."

"我感覺像在上解剖課."我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插入宙斯腹部的傷口,然後往兩邊一拉,宙斯的身體明顯的一下劇烈的扭動,搞得周圍的人都跟著一陣亂晃,好在他就抖了一下就沒敢繼續掙紮了,因為肚子上的傷口讓他每動一下都會痛徹心扉.畢竟是在肚子上開了條近一尺長的口子,而且還被我用手給撕開了,最重要的是我們沒給他打麻藥,所以宙斯感覺很疼也是正常的.事實上我也知道他很疼,因為我能感覺到手里的肌肉正在快速的跳動,這是因為疼痛而出現的自然抽搐反應,只有疼到一定程度才會發生這種情況,裝是裝不出來的.

在我撕開了宙斯的肚子後維娜就直接伸頭看了一眼,我也和她一樣看了一下,不過宙斯肚子里面的結構明顯和正常人不太一樣.雖然體表沒有區別,切開腹腔也會流血,但是宙斯的肚子里確實沒有看到內髒.他的腹腔打開之後我看到的是一團星云,就好像那里面有個宇宙一樣.

維娜顯然比我懂得多,和我在看熱鬧不同,她明顯是在找東西,簡單的看了幾下之後她又指導著我往旁邊拉大了一些,然後似乎是終于找到了目標,維娜直接把手伸進了宙斯的肚子里,然後整條胳膊都伸了進去.看這個長度,要是宙斯的肚子和一般人一樣,這條胳膊早從他背後冒出來了.

將肩膀頂在宙斯的腹部傷口上,維娜把整條胳膊都伸進了他的肚子摸了半天才突然支起身子將手抽了出來,而她的手里則是多了一枚正在閃耀的星星.

這是一個金色的光團,但它不是簡單的球形,而是好像節日中小朋友拿在手里的那種焰火棒一樣噴出的焰火一樣正在不斷的向外噴灑著金色的光點.從魔力感應上我能感覺到這個東西正在向外輻射出大量的能量,不過此時這玩意似乎是有點問題,因為它的噴發好像很不穩定,那些光點也是時有時無的樣子.

"這就是宙斯吞下去的神力核心嗎?"我看著那個噴發的光團問道.

維娜點了點頭,然後小心的托著這個東西站了起來,接著說道:"看起來剛才的攻擊對神力核心的影響很大,這個神力核心已經處于過載的邊緣了.不過還好,現在看來它還算穩定."

"拿我們現在要怎麼做?"

"幫我拿一下."維娜轉身把金幣叫了過來,然後把神力核心放在了她的手心中,接著對其他人道:"可以放開他了.沒有這個東西,他現在又滿身傷,估計連我們這里最弱的都打不過了."

聽到維娜的話眾人也發現宙斯的掙紮似乎完全停止了,不是無法掙脫,而是徹底放棄了抵抗.確實,神力核心都被強行挖了出去,現在的宙斯已經沒了底牌.心灰意冷之下連抵抗意志都徹底喪失了,整個人就這麼躺在那里好像剛被一群大漢蹂躪過的可憐小姑娘一般.事實上也差不多,只不過他不是小姑娘,蹂躪他的也不是一群大漢,但你無可否認他確實被蹂躪了,只是另外一種蹂躪而已.

沒有再管地上失去抵抗意志的宙斯,維娜轉身讓金幣將神力核心放到合適的高度,然後她就將手從兩側貼在了那個還在燃燒的神力核心表面並轉頭對我們說道:"保護我,同步過程不能被打斷,否則前功盡棄都是輕的,萬一傷到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就麻煩了!"

我一聽趕緊道:"如果這麼危險,我建議你還是先進入艾辛格移動要塞,起碼比在地上安全些."

雖然周圍站了一幫子牛人,但是這種事情還是不能大意,維娜最終還是帶著神力核心先返回了艾辛格移動要塞,而且這次也不用金幣托著了,直接用一個支撐台托住神力核心就開始執行同步操作.

因為同步兩個神族的神力核心比較麻煩,而且因為是強行破解,所以先要解碼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防禦壁,當然我們也試過詢問宙斯,可惜這家伙現在就跟植物人一樣,人是沒死,但是啥反應都沒有,雙眼呆滯的看著前方沒有任何焦距,你就算踢他打他也毫無反應.實在沒辦法我們只好讓維娜慢慢破解,反正現在不趕時間了.

留下星火和孔雀他們幾個比較能打的保護維娜,我們其他人都散了出去開始帶著植物人一般的宙斯到處抓俘虜.那幫奧林匹斯神族在躲過超級武器之後本來就心神不定了,現在看到連他們老大都被我們拖死狗一樣拖了過來,最後那點抵抗意識突然一下就徹底崩潰了.雖然還有個別因為各種原因不肯投降的,但是這部分人也沒有全都選擇抵抗到底,一部分人雖然沒有投降但是卻逃跑了,還有一些死戰不退的人數太少,很快就被那些空閑出來的我方人員亂刀分尸.

神族之間的戰爭其實有點像部隊里那種寓教于樂的奪旗游戲,只不過這里的旗幟是神力核心而不是一面真實的旗子.只要能把對方的神力核心搶到手,基本上戰斗也就算結束了,畢竟神族和我們不一樣.我們這些普通生物就好像是太陽能汽車,雖然動力很弱,但是續航能力很強.神族就好像拖著一根無形電纜的電動坦克,馬力強勁續航力無限,但前提是電纜那頭的電站必須穩定.一旦電站被敵人打掉了,這些電動坦克就只剩三分鍾的緊急電力而已了,耗不了多長時間就得趴窩.

因為大部分奧林匹斯神族都在看到被俘的宙斯後失去了抵抗意志,所以剩下的工作就變得異常的簡單了.將負隅頑抗的部分奧林匹斯神族干掉,然後抓回了一些跑掉的奧林匹斯神族,畢竟奧林匹斯神族的移動力和我們沒法比,即便想跑也不是那兒容易跑得掉得.將其中大部分人抓回來關押,剩下的暫時也沒法管,而那些失去抵抗意志的則全部集中到一起成為了我們得俘虜,不過看押他們的不是我們的人,而是赫拉.這些人就是將來的新奧林匹斯神族成員,所以交給赫拉正好可以讓她提前做個演講啥的.不過,說真的,從我偷偷旁聽的內容來看,赫拉似乎並不是個好的領導者.

其實這種現象並不少見.曆史上很多國家都發生過有實力的人謀朝篡位,等自己上位之後卻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怎麼管理國家,這都是很正常的.不過雖然這樣的人不少,最後搞出事情的倒是不多,畢竟國家不是一個人控制的,即便是帝王也有一大幫臣子輔佐.赫拉雖然暫時看起來有點菜,但這都不是問題,畢竟有我們行會的影響力在,她想出問題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再說她不擅長掌握這麼大的神族對我們也有好處,至少她控制力不強就意味著需要依靠我們,而這就決定了她只要不腦殘一般就不會叛變.

我們這邊忙完一大堆得戰爭收尾工作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大家很快就都把事情交給了二線人員,而我們這些高層則是全都跑去了維娜那邊,現在就剩她這里的神力核心還沒破解完了,所以大家都在這里等著第一手消息.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章 地圖炮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破解神力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