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五章 新奧林匹斯神族歸位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五章 新奧林匹斯神族歸位

雖然任務獎勵很不錯,但是暫時還不是做任務的時候,我只是簡單的看了下等級之後就開始往神力核心那邊趕,維娜那里的核心同步讀取工作已經結束了,下面要進行的就是之後的奧林匹斯神族重建問題了.

歐洲現在的局勢對我們來說還是比較不錯的.幾大主要神族之中光暗兩大神殿一個是我們的傀儡神權,另外一個則是關系不錯的盟友,教廷雖然是我們的死敵,但是我們在他的勢力范圍內沒有產業,而且短期內沒有在這一范圍建立什麼新勢力的想法,所以教廷對我們可以說是毫無威脅.剩下的兩大神族一個是奧林匹斯神族一個是北歐神族.

北歐神族和我們應該不會成為盟友,但是敵對也算不上,這是一個還沒開化的神族,暫時和我們沒有太多交集.除掉北歐神族之後,最後剩下的就是這個奧林匹斯神族了,如果能將其變成比光明神殿更加徹底的傀儡神權,那麼我們就可以在歐洲大地上掌握或者說影響半數以上的神族勢力的思想傾向.這種巨大的影響力雖然不會直接給你印鈔票,但它卻可以讓你的其他產業收入猛增,而且還能開辟出一些之前無法涉足或者不適合涉足的產業.

我們需要這種影響力維持下去就必須保證歐洲神族的勢力分布保持現狀,或者按照我們希望的方向發展下去,而將奧林匹斯神族變成我們得傀儡神權就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步戰略布局.

我們行會知道這個事情的人不少,而且這種布局也不是一兩個人討論一下就能出結果的,因此當我到達的時候這邊已經站了不少人了.本行會的會議大廳中此時已經擠滿了人,不光是座位上,連周圍都站著兩圈人.之所以會這麼多,倒不是我們擴大了會議人員參加數量,而是因為會議的另外一方人員,奧林匹斯神族的成員也在現場.

本來這種類似談判一樣的會議是需要先分別討論一下整合自己的內部意見才能開始談的,不過我們現在的情況有點特殊.一是因為現在的奧林匹斯神族和我們並不是處于同一地位上,對方剛剛在我們的支持下打贏了反叛戰爭,而且我們才是主力,這就決定了赫拉手下的那幫奧林匹斯神族並不具備和我們對等的地位.另外,實力反面我們也是確確實實的超越對方很多,這就決定了對方不具備強硬談判的實力.最後,因為我們行會有內部通訊,所以我們完全可以邊開會邊討論統合意見.

會議廳內現在雙方已經分成了兩部分坐好,但是從位置上就看的出來,我們之間不是平等的.正常談判的時候雙方都是隔著桌子坐在左右兩側,而桌子的首尾兩端都是不坐人的.不過這次我們的位置卻是分上下的.作為會長,我在會議桌上的位置就位于會議桌的頂頭,而且這里有一張非常特別的王座,桌子邊上的其他所有座位都是一樣的,唯獨我這張是特別的,這就決定了這個位置代表著地位更高的存在.

現在會場里已經將我的位置空了出來,而維娜,玫瑰,紅月他們都在我的位置的左右兩側坐好了.本行會的一幫子有資格參加會議的人員和混亂與秩序神族中提供的人員也都在座位後面站著,算是次席.

赫拉的位置就在我對面,但是隔著整張桌子.要知道我們行會的會議廳長桌可不是一般的桌子,這玩意可是比過去的低級旅店里的大通鋪還要大,長度都快超過十米了.要不是有魔法裝置,隔這麼遠,說話都得大聲喊了.

赫拉的手下就在赫拉的位置兩側,但是和我們這邊人滿為患比起來,數量就顯得稀稀拉拉了.能來參加的都是赫拉的直屬人員,必然是心腹,而之前赫拉還是在宙斯的手底下被壓制著,她當然不可能有太多手下,心腹什麼的就更是挑不出幾個來了,因此她這邊的人員也就是剛剛把分給他們的幾個位置坐滿了而已,後面總共也就站了三個人.

"好了,既然人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吧."我剛一坐下紅月就發話了,搞了半天我還是最後到的.

對面的赫拉點了點頭道:"沒問題,那就開始吧."

既然赫拉都點頭了,我們這邊立刻便開始了議題.玫瑰首先拿出了十幾份資料遞給後面一名手下,那名玩家立刻把資料拿了過去發給了對面的赫拉和她的手下.在對方翻開資料後玫瑰才開始說道:"資料內容你們都看到,這就是我們剛剛從奧林匹斯神族中得到的物資清單,後面那一份是還剩下的物資清單,另外我們在表格的最後面列出了我們覺得對行會來說非常重要,而奧林匹斯神族這里出產量又很巨大的互補型物資.以後我們希望奧林匹斯神族可以為我們定期的提供這些物資.當然,我們也不是白拿的.我們冰霜玫瑰盟以及混亂與秩序神族將為你們提供國際關系以及實質上的庇護.同時我們還會想辦法提升你們的實力,使你們在未來的日子里能夠有足夠自保的能力."

"聽起來不錯."赫拉一邊翻著手里的資料一邊問道:"可是我們的人損失這麼大,短時間內如果耶和華或者奧丁的勢力入侵,我們應該怎麼辦?"

"關于這一點,你可以翻到第七十二頁."玫瑰說道:"我們會通過我們的關系讓光暗兩大神殿拖住教廷的勢力,所以你們大可不必擔心來自教廷這邊的威脅.關于奧丁神族的事情.我覺得這還是個未知數,奧丁神族未必就會對你們下手,而且即便是,也不一定一開始就進入全面總攻,他們總要有個試探的過程."

"那麼萬一他們進攻了呢?"赫拉的其中一個手下問道.

"我們會第一時間出現,然後像之前對付宙斯那樣把奧丁打的連他媽都認不出來."

"如果是這樣,我想我們可以接受."赫拉道:"但是關于自主權的問題……"

"我覺得這個其實不是需要討論的問題."我出聲制止了赫拉繼續說下去."你想要拿回屬于自己的奧林匹斯神族,我們幫你做到了.你要保存之前宙斯擁有的奧林匹斯神族的實力,我們也幫你留下來了.如果你還要求獨立自主權,那麼我很想知道,我們為什麼幫你打這場戰爭?就憑我們得到的那一點人力資源和物資?我們是在進行一場戰爭,不是一筆買賣.做生意的話有個20%以上的利潤就差不多了,戰爭收益達不到十倍以上,這種戰爭勝利和失敗有區別嗎?"

赫拉並沒有因為我的話而放棄,而是直接說道:"可是我們才是即將留下來為你們穩定這一地區的存在,我們之後的關系也應該維持在一種良性合作模式之下而不是一種奴役模式."

"我又說過要奴役你們嗎?你們依然有自己的人身自由,你們可以選擇留下或者離開.新奧林匹斯神族是我們打下來的,也是我們籌建的,我們理所當然的享有對它的所有權.但是我們因為看中你們這些神祗的工作能力,所以退了一步,我們把奧林匹斯神族的所有權讓給了你們,如果我們還不能掌握它的對外政策,那這個集團和我們又有什麼關系?"

"我……"

"好了,我不希望在這個事情上浪費時間."我直接打斷了赫拉的話,然後說道:"這是底線,不能超越.要麼你接受這個條件,要麼我們的談判就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了.奧林匹斯神族就在那里,你雖然掌握著一部分人員,而且擁有名正言順入主奧林匹斯神座的地位,但是不要忘記了,目前為止大部分剩余的奧林匹斯神族還是之前效忠宙斯的騎牆派,他們的留存與否全在我們一念之間.說句不好聽的話,我們想,你就是奧林匹斯神王,我們不想,你就不是.我想我的意思已經表達的非常明白了,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接受還是不接受,我不希望再聽到第三種回答."

赫拉陷入了沉默,她身邊的幾名神族明顯心中有氣,憤怒的瞪著我想要站起來發飆,但是想了想還是忍住沒動.他們確實是曾今高傲的奧林匹斯神族,但現在那一切就只是曾經而已了.在看到我們剛剛搞定了宙斯之後,這些家伙再狂妄也不敢對著我們齜牙,憤怒的瞪視我們只是表達一種情緒上的態度,不能算是挑釁,他們沒有膽量也沒有資格挑釁我們.

"都想好了嗎?"我再次出聲問道.玫瑰他們都對我的強硬有些意外,不過他們都是聰明人,這種時候是肯定不能拆我台的.我既然已經強硬的說出來了,在赫拉面前,他們即便不同意我的觀點也不能表現出來,不然讓赫拉發現我們內部意見都不統一,她肯定會以為這個底線是可以逾越的,到時候就真的不好談了.

在思考了很長時間之後赫拉最終還是沒敢和我們對著干,對此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而玫瑰他們倒是實打實的捏了把冷汗.不是因為我比他們聰明,而是因為他們不了解赫拉.之前的兩次接觸我已經把赫拉的脾性都摸差不多了.這個女人對于某些東西有著一定的堅持,所以不了解的人可能會感覺她是個女強人,是那種女王一般的存在.但是,實際上赫拉只是貌似女王,她真正的性格應該是任性的公主.在某些事情上她會表現的很強硬,但那不是她真的強勢,而是任性蠻橫,一旦你服軟,它就會變得更加傲慢,而你只要強硬到讓她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希望,她其實比很多普通人還要軟弱.

正因為我了解了赫拉的性格特征,所以對于赫拉的行為我是一點也不擔心.我知道她沒有勇氣拒絕我們,所以再強硬都無所謂,反倒是我們這邊一旦放松,她就會變得很強硬和不候溝通.

赫拉那邊一點頭,我們這邊立刻就開始著手起草相關協議.雖然我沒參與協議制定工作,但是我知道玫瑰她們肯定提前就准備好了一個協議大綱,加上有軍神這種存在,所以那邊赫拉剛確定下來我們這邊不到五分鍾就拿出了一份寫好的協議.相比之剛才的口頭承諾,這份協議的內容更加的詳細,而且很多細節還有專門的注解,內容非常的清晰.

赫拉看到協議之後也是認真的翻了起來,但是並沒有翻多久就合上了協議表示接受這份協議.這種情況雖然不是我意料中的事情,但也符合我對她的性格定義.赫拉的公主病顯然是已經被我們得強硬態度給打壓下去了,所以現在的赫拉變得有些逆來順受.協議是我們起草的,可是她想到了自己根本無法左右我們的決定,干脆就不再看了,反正即便是有不平等條約她也只能接受.

"既然你沒意見,那麼我們就簽字生效吧."玫瑰說完又補充道:"你可要想好了,這份是從上位神那里得到的法則契約,即便是我們也沒有辦法違約的,所以你一旦簽署這份協議,它就會確實保證協議內容的執行,再想反悔可就不行了."

赫拉雖然有點驚訝,但還是點頭並迅速打開協議尋找起了簽字的地方並寫上了自己的名字.在她簽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那本協議突然就變成了一個光點飛入了她的眉心,搞得她自己都是一愣神.

隨著協議簽署完成,我們雙方之間的關系就相對融洽了許多,畢竟協議都簽過了,現在也沒什麼好爭的了.所謂親兄弟明算賬,只有把利益關系先分清楚,生活中不用再考慮這些問題,關系才能維持下去,不然老是互相算計著利益關系,這人際關系能好才怪.

"既然現在協議已經完成了,那我們去看一下你們的神力核心吧."維娜忽然提議道.

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現在還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臨時存放處里和我們自己的神力核心堆在一起,現在需要的操作都已經結束,談判也已經完成,我們就沒必要再保留這枚神力核心了.

赫拉聽到神力核心的時候明顯的振奮了一下.多少年了,赫拉所希望的成為奧林匹斯神族的神王,其實際表現不就是掌管神力核心嗎?現在突然一下這個多年的願望就要實現了,赫拉又怎麼能不激動?不過相比之她的激動,我們可是淡定多了.雖說是要把神力核心給赫拉看一下,但這不是說馬上她就能接管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了,因為目前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可是還連接在宙斯身上呢.雖說現在宙斯已經是我們得階下囚了,但神力核心畢竟還是只認他這一個主神的,所以想要讓赫拉接管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我們還得在宙斯那里費點功夫.

就目前來說,干掉宙斯可能是最直接有效的辦法,不過宙斯畢竟是主神級的存在,他活著比死了更有價值,所以可能的話我們暫時還不想殺他.當然,如果他拒不合作非要抱著神力核心不放,我們還是會干掉他的,因為和我們的歐洲戰略比起來,他的小命根本無足輕重.

"這就是我們的神力核心?"當我們帶著赫拉再次到達神力核心存放處是,赫拉明顯有些驚訝,因為現在的神力核心和之前剛從宙斯體內提取出來的時候有了明顯的區別.

維娜給赫拉解釋道:"之前你看到的是燃燒形態,你們平時看到的那個是穩定性態,現在這個是可操作的開放形態.這種形態下的神力核心是無保護的,非常容易受到損害.當然損害的實質是損害你們這些與它關聯的神祗以及其中儲存的信仰之力,不是損壞神力核心本身.不過不管是損害神力核心還是你們自身,都應該避免,所以正常狀態下我建議你還是讓它保持在穩定形態比較好,除非要進行輸入輸出操作,否則就不要進入這種狀態."

"聽起來不難."

"不是不難,而是非常簡單."維娜說完又補充道:"當然前提是我們得先去搞定宙斯,畢竟控制權限還在他手里捏著."

"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拿回權限?"赫拉顯然很著急.

紅月這個時候插進來說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覺得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了."

"當然.他被關在哪里了?"赫拉看著我們問道.

鷹直接走到牆邊抓住一個伸出來的把手往下一拉,我們頭頂上忽然傳來當的一聲響,緊跟著就看到一個金屬平台從房頂上降了下來.這個平台也就是個直徑一米多的圓形,宙斯此時正被固定在這個平台之上.

現在宙斯的姿勢可以說是比較別扭的,因為他的腦袋和雙手都被一個橫向的枷鎖固定在了一條直線上,但是這兒枷鎖的高度比較郁悶,宙斯既不能伸直雙腿,也無法跪在地面上,因為那個東西的高度不夠矮,跪在地上脖子會被吊起來,而它又不是很高,站直的話時間長了腰會受不了.因為這個別扭的姿勢,所以宙斯不得不一會站直一會保持蹲馬步的姿勢.也就是他是神族,耐力比較好,要是一般人被搞成這種姿勢估計要不了多久就得累死.

原本還在架子上扭個沒完的宙斯在被降下來之後立刻就看到了我們,然後原本還算是比較安靜的宙斯突然一下就爆發了.他猛然直起了身體,並且想要沖上來,但是因為架子限制了他的行動,所以他根本沒法移動,只能徒勞的帶動整個固定架呼啦啦的晃動,可惜這個架子本身就是用了符文鋼制造的,硬度遠超想象,至少依靠蠻力是肯定弄不斷的.何況現在宙斯這個姿勢也用不上力氣.

看著還在掙紮的宙斯,我走到了架子旁邊的一個操作台上,然後抬手在其中一個按鈕上輕輕一壓.並沒有什麼光影效果,也沒有聲音發出,但是宙斯卻好像是突然被人用燒紅的烙鐵捅了一般淒厲的慘叫了起來,同時全身肌肉繃得緊緊地,連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看著扭曲掙紮的宙斯,我並沒有絲毫的憐憫,一直持續了能有十幾秒我才松手,而宙斯則是在我松手的瞬間就仿佛虛脫了一般的癱軟在地上,連脖子被固定器卡住吊在那里喘不上氣都管不了了.

看著奄奄一息的宙斯,我緩慢的繞到了他的正面,然後抬腳踢了他一下,宙斯連哼都沒哼,一副死人樣.看他沒反應,我以為他是虛脫了,于是就靠近用手敲了敲他的腦袋,誰知道這家伙竟然在我靠近之後突然暴起,然後狂暴的想要撲上來用腳踹我.他現在脖子和雙手都是固定的,沒法咬人也沒法出拳頭,唯一能動的就是腿了.

雖然他處心積慮的想要襲擊我,但是他燃燒神力核心的時候都沒能把我怎麼樣,現在被捆成這樣自然更碰不到我了.輕巧的抬手擋住因為角度到達極限而已經失去力量的一條腿,我直接繞回控制面板那邊,然後在宙斯驚恐的目光中拿出了一個錘子,然後看著宙斯說道:"既然你還有勁折騰,那我們先不急.這個留給你慢慢享受,我們先去吃個飯,回來再找你談話."我說著就直接將錘子放在了剛剛按下去的那個按鈕上.宙斯在看到我要放上錘子的時候就掙紮著想要出聲阻止來著,我也看到了他的動作並明白了他的意圖,但是我故意忽略了這個動作,還是將錘子放了上去,于是宙斯立刻又開始慘叫了起來,原本要出口的話語也被硬生生的打斷了.

看著慘叫不止的宙斯,我轉頭對赫拉道:"我看我們還是先去把奧林匹斯山的重建計劃商量一下吧?你們有什麼要求盡管提,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建築隊可是世界聞名的,速度快,質量好,而且這次我們免費幫你們施工.別人可是想求都求不到的哦."

赫拉雖然有些急,但是她不笨,所以知道現在表現的越著急宙斯越會以為捏住了我們的把柄,到時候就更不好辦了.所以我們直接放棄了與他談判,然後先去忙別的事情,反正神力核心這個事情真的不急,除了赫拉的心情上有點急之外,我們短期內根本用不到神力核心,再說只要不讓宙斯碰那個神力核心,我們也有一定的操作權限,有什麼問題自己就能搞定,唯一的麻煩就是兩個神力核心必須靠在一起才能工作,畢竟我們是通過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模擬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的波動才間接地控制它的,所以離開了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就無法控制了.好在我們一時半會還不用操作它.

放著尖叫慘嚎的宙斯,我們一大群人就真的離開了房間,然後出了門之後我就讓沃瑪和素美她們拿出了一堆大型圖紙,然後讓赫拉自己挑選喜歡什麼風格的建築類型,以及需要什麼特別指定的功能.

看到那堆圖紙,赫拉驚訝的看著我問道:"你剛才不是騙他的嗎?"

我故作驚訝的看著赫拉反問:"我為什麼要騙他?"

"可是真的那樣一直壓著,他會不會被疼死?"

赫拉當然不是心疼宙斯,她比我們更巴不得宙斯多受點苦呢.之所以這樣問就是怕我們不小心把宙斯給玩死了,之後就沒得報複了.

"這個東西你可能不是很清楚,讓我給你解釋一下吧."旁邊的沃瑪主動和赫拉說了一些理論方面的東西,不過我覺得赫拉和我們一樣是有聽沒有懂,當然她至少明白了一點,那就是這個東西的懲罰方式比較特殊,會讓人覺得痛不欲生,但是不會把人弄死,甚至都不會留下創傷,至少是不會留下肢體創傷,至于心靈創傷……那東西誰在乎?宙斯又不是我們家親戚,就算被玩壞了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明白了那東西的特性之後赫拉也就不再擔心宙斯的問題開始專心討論起了奧林匹斯山重建工作.因為現在艾辛格移動要塞就停在奧林匹斯山的正上方,所以跨國傳送陣可以直接把我們行會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物資和人員都集中過來幫助奧林匹斯神族重建神殿山.

有我們行會的人員幫忙,廢墟清理工作只用了一天就搞定了,而此時的日本那邊已經開始了論戰,鬼手信長正在和松本正賀比賽看誰的證據多,當然這個事情都是按照我們的計劃進行的,所以鬼手信長除了被當成騙子之外根本不做第二種想法.

我們在清理完了奧林匹斯山上的廢墟之後就把建築隊派了出去,這些建築隊將按照赫拉自己設計的圖紙開始重建奧林匹斯山.這份新圖紙說是赫拉設計的,其實還是我們的基礎套裝圖紙,只不過赫拉改動的地方比較多,所以看起來比較另類一些.

一直忙到半夜,我們行會的人員基本都下線休息去了,建築隊則是在三班倒得重建奧林匹斯山,而我這個不用睡覺的會長則是再次帶著幾個神族來到了神力核心存放處.

隨著厚達一米的防爆閘門在我們面前逐漸開啟,房間內的慘叫聲立刻就傳入了我們得耳朵,只是和下午離開的時候比起來,這個聲音已經小了很多,而且有種變調的感覺.聲嘶力竭的慘叫了一下午,就算是神族的嗓子也會出問題的.

進入房間後我並沒有先去拿錘子,而是先圍著宙斯饒了兩圈,確定他已經快崩潰了之後我才走到操作台前拿起了壓住按鈕的錘子.宙斯在我按鈕彈起的瞬間就突然暈了過去,但是我卻又用手點了下按鈕,當然這次只是一觸即放,但是宙斯卻很成功的被喚醒了.

"感覺如何?我的神王陛下?"我故意用充滿了嘲諷的語氣詢問著宙斯,同時手里還在翻來覆去的把玩著那個錘子,眼睛更是在錘子上仔細觀察著,好像我是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似的.當然,一柄錘子可沒什麼好欣賞的,即便這東西原本是個武器,表面有魔法符文,那也不是什麼值得欣賞半天的東西.我這一系列動作的根本目的還在于恐嚇,恐嚇宙斯,讓他知道我只要一個念頭,隨時可以讓他繼續痛苦下去.

因為這這柄很普通的錘子是造成宙斯被折磨了一下午的重要道具,所以宙斯現在已經在心靈深處對這柄錘子產生了恐懼心理.盡管他自己可能都沒注意到這一點,但他的心理其實已經在害怕這個錘子了.我這樣玩弄著錘子,等于就是一種心理暗示,這是在告訴他,錘子可以使他痛苦,而我的力量可以隨意操縱這個錘子,由此可以得出,我可以操作他的痛苦,我是凌駕于他之上的強大存在.

對于這種思想,你直接和宙斯說是肯定沒用的.作為一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神族,宙斯就像大多數成年人一樣,思維模式已經定型了,並且有著自己的完整的理論體系.在這種情況下,你和他說"我比你厲害",他根本就不會有任何反應,搞不好還會笑你白癡.這就和普通成年人的情況一樣,他有自己的認知,你說的東西和他原本的認知不同,他通常都會無視,或者表面相信,心里根本不在意.這就是成年人的思維定勢.但是,成年人的思維也不是無可更改的.通過心理暗示和心理傳遞,及可以講你希望的信息寫入對方的潛意識,這種暗示的方式比直接說話要複雜一點,但效果卻絕對比語言溝通要來的好很多.

如果把一個人的意識看成一個軍事基地,那麼語言就是連接到這個基地的主干道,雖然路況很好,但是有重重關卡,從這里無法將不同的意見輸入進去.而心理暗示就類似于連接到軍事基地的羊腸小道,守衛很少,甚至于完全不設防,只是找到這樣的道路很難,而且不一定能把信息送到.

不管怎麼說我的暗示反正是成功了,宙斯帶著畏懼的眼神一直盯著我手里翻轉的錘子,而之後他看我的眼神也開始逐漸帶上了畏懼的情緒,這就是暗示生效的標志.

"你要干什麼?"宙斯有些膽怯的看著我問道.雖然被折磨了一下午,但是他還能保持說話的體力.不管怎麼說也是神族,沒有人類那麼不經折騰.

聽到宙斯的回答,我微微一笑,然後將手里的短柄戰錘一上一下的拋接著,同時看著他先是玩味的笑了笑,等到宙斯開始出現但由他和恐懼的表情後才繼續說道:"我想你應該清楚我有什麼事情.還不是那個事情?你現在反正都這樣了,留著神力核心的控制權真的有用嗎?沒錯,它就在你面前不到五米遠的地方.但是,這五米對你來說就是天塹,是一生的距離.你永遠不可能再接觸到它,因為我們不會允許,所以你保留這個權限除了報複一下赫拉之外根本無足輕重.而且,你的這種報複其實非常的幼稚.你也看到了,我們已經可以通過自己的神力核心操縱你們的神力核心了,所以就算你不釋放權限,我們依然可以操作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只是有些事情會變的麻煩一些.只為了給我們造成一點小小的困擾,就把自己搞得生不如死,你不覺得很不劃算嗎?"

宙斯一直在聽著我的話,但是他並沒有任何的表示.我知道他意動了,但是不好表達出來,所以我又加了把勁繼續道:"我覺得你是聰明人.雖然阿芙洛狄忒和赫淮斯托斯他們都說你很殘暴,而且對手下過于苛刻,但我覺得那只是交際手段的問題,和你的智力並沒有什麼問題.那麼,作為一個聰明人,你不覺得用你那點小小的報複心理去交換一些更實在的東西比較好嗎?"

"比如什麼?"

宙斯突然冒出這麼一句來,搞得我都是一愣,不過很快我就反應了過來,然後說道:"比如說解除你的痛苦.當然,如果你配合的好,我們甚至可以給你有限的自由."

"你覺得我會信嗎?"

我突然將舉著錘子的手一伸,錘子再次懸在了那個按鈕上方,我同時反問道:"你覺得自己有的選擇嗎?"

僵持了十三秒之後宙斯突然無力的癱軟了下去,然後聳拉著腦袋說道:"叫你們的人來吧,我把核心控制符文給你們."

"聰明人的選擇."我迅速收回了錘子,然後說道:"順便通知你一下,我這個人或許很壞,但我絕對守信用.我說過的話就會執行."

宙斯詫異的抬頭看了我一眼,但很快有低下頭頭顱,而我則是迅速的把赫拉叫了過來,當然維娜也必須在場.

已經徹底放棄的宙斯真的沒有再抵抗,果斷的釋放了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控制符文,而赫拉則是在維娜的幫助下接受了這個符文.不過,這個符文在被注入赫拉體內之前,維娜借助我們的掩護偷偷做了點小手腳,她將其中的一小塊符文打進了自己體內,剩下的部分則是拼接了一部分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散發出的光點之後打入了赫拉體內.

赫拉因為聽維娜說接受符文時要全身心的放松,不能睜眼,不能動用任何力量,要完完全全的保持靜默狀態,所以她幾乎封閉了自己的所有感官,等于是完全看不見也聽不見周圍的變化,更加不知道維娜的小動作了.

和一無所知的赫拉不同,宙斯可是明明白白的看到了維娜的小動作,而事實上我們也沒有打算瞞著他,我甚至故意朝他擠了擠眼睛,而宙斯則是露出了一種奇怪的笑容.這種笑容中混合著很多很複雜的情緒,但主要還是一種變態的快感.因為赫拉奪取了他的神位,而現在赫拉被我們做了手腳,等于是也被我們控制了起來,這讓宙斯感覺到了一種報複的快感,雖然他沒有得到任何實質好處,而赫拉也未必就會有什麼不好的結果,但他就是覺得很爽.

事實上也就和我之前分析的差不多,赫拉根本不是那種知道分寸的人.之前被我們限制在條約之下還有所收斂,這會拿到神力核心之後明顯有點自信心爆棚,居然和我們要求把宙斯交給她處置.

"抱歉,關于這一點我們恐怕沒法同意."我一邊說著一邊推了一下牆壁上的開關,宙斯的拘束架立刻又升上了房頂重新嚴絲合縫的密閉了起來.之所以把宙斯送上去,就是為了不讓宙斯聽到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但是赫拉顯然誤會了以為這是我的拒絕方式,當然我確實是要拒絕她的.

"宙斯已經交出了神力核心,現在我才是奧林匹斯神族的神王,你們以後操縱奧林匹斯神族都要通過我來進行,你們現在還留著宙斯干什麼?不如叫給我,我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赫拉滿臉興奮的說道.

我依然堅定的搖了搖頭."不,宙斯對我們還有用.你也知道我們行會的研究能力很強,一名主神級的活體研究材料是多麼珍貴的東西你不會不知道吧?"

"可是……"赫拉還想勸說.

我直接打斷她道:"好了,注意點分寸.我們幫助你的前提是要讓奧林匹斯神族有足夠自保的實力,不是要犧牲我們的利益幫你滿足個人需求.這種事情我希望以後不用我們再提醒你,否則的話我們不介意再換一個奧林匹斯神王.回去好好看看你簽的協議,不要哪天自己跨國界了都不知道."

赫拉被我一頓訓不但沒有發飆,反而安靜了下來.她的公主病平時確實挺煩人,但是只要你掌握其特性,其實還是挺好對付的.

被我訓完的赫拉最終被送出了艾辛格移動要塞,按照計劃她應該在接下來的時間內接見那些被我們抓住的奧林匹斯神族俘虜.這些人不是赫拉的班底,但是他們既然投降了,也就說明他們不是宙斯的死忠,只能說明這些人比較沒主見,或者說是沒有膽量.他們之前跟隨宙斯反抗我們的原因不是擁戴宙斯,也不是討厭我們,而僅僅是擔心不聽話會被宙斯報複.至于會不會被我們報複,這個他們倒是不擔心.這些人膽子小,腦子卻不笨.至少從大多數人的情況來看,我們對待敵人或者壞人往往比對自己人和好人更加寬容.你會因為自己人沒有幫助自己而記恨他,但你不會因為一個敵人幫助了你的另外一個敵人而去記恨那個敵人.這事情聽起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但你想想就會發現,在這件事情上我們確實對自己人更加苛刻.

那幫膽小的奧林匹斯神族覺得只要聽宙斯的話,事後宙斯獲得勝利必然不會怪罪他們,而我們如果獲得勝利,他們只要投降就好了.他們都是神族,說白了就是高端人才,只要他們不是死硬派,願意棄暗投明,沒幾個人會真的腦袋進水被他們全干掉.

不得不說這些人的分析異常的准確,而我們現在就是要進行他們所希望的事情,將他們重新招攬到新奧林匹斯神族的旗幟之下.

赫拉被維娜她們帶著去見那些俘虜,我則是找了個借口先離開了一下,返回了神力核心存放處,然後將宙斯給放了下來.再次看到我的時候宙斯眼神很複雜,但是卻沒了憎恨,更多的似乎是忌憚.

將宙斯放下來之後我也沒說話,直接就上去把宙斯的枷鎖卸了下來.宙斯明顯愣了一下,然後一邊活動著酸澀的全身關節一邊看著我皺眉問道:"把我的枷鎖卸掉,你就不怕我把你干掉再逃跑?"

我一邊扳動機關將那個固定架升起來一邊無所謂的說道:"我能打敗你一次就能打敗你兩次,至于說逃跑嗎……"我故意回頭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然後挑釁一般的反問道:"你覺得就你那兩條小短腿能跑的過我們行會的空騎兵?沒事的時候別瞎想,對你有好處."

我說著就直接將一枚水晶通訊器拋了過去,宙斯本能的接住,然後不明所以得看向了我.

"這是……?"

"你的臨時身份."我說道:"我們這里可不像你們那座山寨那麼簡陋.艾辛格移動要塞有完整的城市控制系統,沒有身份識別標志你一道門也過不去.這個東西里面有識別標志,可以暫時給你提供臨時通行許可,而且它還可以定位你的位置,並且能起到通訊器的作用.你要是想跑,那就先想好怎麼在沒有它的情況下通過那些封鎖的大門,而你只要帶著它,我們就能隨時知道你的位置.明白了嗎?"

"原來我還是俘虜啊?"宙斯苦笑著說道.

"不然你以為自己是什麼?打了敗仗難不成還爬我頭上去了?"我說著就開始往外走,然後說道:"你自己去跨國傳送陣,然後傳送到艾辛格雙子城,到了那邊會有人接你.我現在要去陪你老婆接見一下你那幫不成器的手下,你自己過去吧."

看我居然真的往外走去,宙斯詫異的反問我:"你真不怕我跑了?"

"你可以試試看."遠遠的傳來這麼一句我的人已經消失在了外面的過道盡頭.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成長的煩惱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俘虜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