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十章 任務的關鍵所在  
   
第二十一卷 第十章 任務的關鍵所在

僅余的兩艘戰艦都不大,即便是這艘稍微大一點的也不過是艘中型帆船而已,在永畯惚e這種體積的木制戰艦真的構不成多大阻礙效果,因此我的斬艦刀非常輕松的便將整艘戰艦一刀兩斷.因為沒有水密隔艙,所以帆船被切開後很快就冒著泡沉了下去,海面上只剩下個別還在掙紮的落水船員.

干掉這艘船之後我的目標就剩一個了,不過那艘船速度挺快,已經跑出一截了,只是再快的船也不可能和我們這種飛行單位相比的,所以很快就被我追了上去一刀橫斬削掉了全部桅杆和上層的駕駛台,整艘船的頂部都變成了一個平面,更靠上的部分都被掀飛了.

就像我之前猜測的那樣,這艘船貌似確實是有額外的動力設備,即便桅杆全部都被削斷它依然沒有要停下的意思,速度反倒是上升了一點點.

看著還在跑的戰艦,我直接超過它飛到了船頭方向,然後將永硠雂う滷椔奶M單手拖在身側,跟著繞了個彎變成正對船頭迎著它飛了過去.對方也看到了我的行為,所以猜到了我的意圖,只是即便他們知道我要干什麼,這種時候也是絕對躲不過去的.船在水里轉向怎麼可能和我這種飛行單位比?即便是單人快艇也不可能和海鳥比誰轉向快吧?

毫無懸念的,雖然對方做了規避,但是船身還沒來及真正轉向我的斬艦刀就從船首偏左位置一刀切入,跟著有如熱刀切牛油一般穿透整艘戰艦,從船尾輕松脫離,而戰艦則是在我身後緩慢的分成了兩片.其中一半直接向外側倒下,另外一半則是貼著內側滑了下去,最後整艘船都在翻滾的水花中逐漸開始下沉.

為了以防萬一我在海面上還兜了幾圈,見最後冒出來的幾名幸存者全部基殺之後才轉身返回了夢想家號的位置.

雖然我這邊沒怎麼耽誤時間,但是回來的時候卻發現魔寵們比我效率高多了,因為我居然是最後一個回來的.

夢想家號在這次海戰中被多次炮擊,但實際上只有一發炮彈擦到了船舷,而且因為只是擦過,所以沒有擊穿,只是帶飛了一塊裝飾板.對于這樣的勝利,按說已經是大獲全勝了,但奇怪的是當我們等了好長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居然還在海上飄著.

"這是什麼情況?"我驚訝的看著船長問道.

相比之我的反應,船上的那幫船員其實更加的驚訝.本來他們以為搶劫成功就算是完事了,但結果在我幫助他們成功完成搶劫之後卻啥依然無法擺脫這個循環.之後根據我的分析,認為這個事情很可能和這個艦隊有關,于是就有了這次的殲滅戰,但是現在,海戰已經結束很長時間了,別說船,就是幸存的海員也已經死光了.可是,我們依然還在這個時間片段中.循環並未結束,也就是說遺願沒有被完成.

聽到我的問題,那邊的船長也是一腦袋問號,全船的人都在那里抓耳撓腮的思考到底哪不對了,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依然是一無所獲.

"真是該死,你們之前到底都許了什麼願啊?"本來以為任務會很輕松的我現在都開始有些擔心了.難怪維基他們說這是個坑爹任務,連我這樣暴力破解,將敵人全部殲滅居然都還完不成任務,這任務確實夠坑爹的,而且不是一般的坑爹.

實在無奈之下我們只好把全船的人聚集到一起開始商量解決的辦法,結果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之下依然無法確定他們的遺願到底是什麼.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建議我們干脆再來一次吧?"我突然出聲說道."之前的戰斗中或許沒有將敵人全部擊斃,這次我們來個徹底的,看看到底是不是因為沒有殺死所有敵人的原因."

聽我這樣說船長也只好暫時同意了這個方案,畢竟除了這個我們已經找不到別的原因了.

無奈的自沉之後循環再次開始,搶劫過程可謂是標准的無以複加,畢竟這幫家伙已經搶了那艘船不知道多少次了,而且對方極為的配合,所以這個過程可謂是超級順利就完成了.之後對面的帝國艦隊出現,然後是包圍和開戰.這次為了確保沒有生還者,我也算是下狠心了.等對方靠近之後直接讓黑炎出手將對方的所有戰艦全都圈了起來,然後大型魔寵一擁而上,所有戰艦一律擊沉,最後所有能下水的魔寵下水去盯著,看到任何沒有死的人員全部上去補一下,至于扶在水面的人則是遭到了不會潛水的魔寵的屠殺,最後當戰斗結束後我們終于可以確定沒有任何一個生還者了.不過,貌似循環依然沒有結束.

看著灰心喪氣的船員們我只能鼓勵道:"別灰心,至少我們證明了殺光敵人不是你們的遺願."

"可我們還是不知道怎麼出去啊!"有個海盜感歎道.

"大家集中注意力回想一下當初自己到底都想了些什麼,總能找到問題所在的.你們也看到了,我的實力完全超乎你們的想象,你們的任何願望我都能滿足,所以現在我們不是完成不了任務,而是找不到你們的願望所在,只要你們能告訴我你們當時到底都想了些什麼,我就有辦法把你們弄出去."

聽到我的話海盜們總算是稍微鎮定了一點,畢竟我的話確實是有道理的.相比之以前,有我在這里,他們的脫離可能性至少提升了很大一截,畢竟連消滅敵人全部艦隊的事情我都能辦到,他們也不覺得我還有什麼辦不到的事情了,現在所欠缺的也就是沒有目標而已.

在稍微冷靜了一些之後,海盜們的大腦總算是開動了起來.很快就有人提出了一個可能性."你們說我們的遺願會不會是擊沉那艘我們搶劫的商船啊?"

"之前你們沒擊沉過它嗎?"我驚訝的問道.

海盜船長點頭道:"對方除了最初的那幾次之外,後來都變的非常配合,我們最初也只是擊斃了船上的一部分人員而已,根本沒想著要擊沉他們.您也知道,我們做海盜的也有自己的規矩,凡是不抵抗的船只我們是不會擊沉他們的,而且只要對方隨時的停止戰斗,我們就不會趕盡殺絕,這樣對我們以後的搶劫行為會有幫助的.那艘船除了一開始的有限反抗之後都是越來越配合,我們當然是按照規矩不去動他們了."

"這樣說來擊沉那艘商場也許可能有用是嗎?"

船長想了想道:"或許吧."顯然他也不是很確定.不過我倒是非常的興奮.

"管他是不是,反正你們可以無限循環,大不了就當是一次錯誤的測試而已,你們難道還能損失什麼不成?"

"對啊,反正可以無限混換的,大不了再自沉一次唄."

隨著海盜們的叫嚷聲,我們立刻自沉並開始了下一個循環.當場景再次重置完成後,海盜們第一時間就撤回了船上,然後開始對商船開炮.這麼近的距離,毫無抵抗能力的商船當然是很快就變成了一堆碎木片,但結果我們依然沒有從這個時間片段中脫離出去.

"好像沒用啊!"看著已經變成一堆海上浮木的商船,海盜們失望的說道.

我稍微想了想道:"或許這是個連帶條件,需要再擊沉後逃離或者擊沉敵人的艦隊."

"那就再試試."

因為有了我的存在,現在海盜們可以放心的測試他們的任何想法,因此現在的熱情還算相當高的狀態,于是我們就在很短的時間內連續自沉了好幾次,結果證明了不管是擊沉商船再逃跑成功還是擊沉商船之後再擊沉艦隊,或者擊沉艦隊之後再回來搶劫都沒用.至于從艦隊的視線范圍內脫離再回來搶劫,這個方法我們沒能試驗成功,因為這個實驗在進行的過程中我們突然就莫名其妙的開始重置了.

"見鬼,這麼多方法都試過了,居然沒有一個是正確的!"海盜們在度過了一開始的興奮期之後,明顯的失去了耐心,因為連續幾次的測試全部失敗,他們又有一種陷入絕望的趨勢.

實際上此時不光是海盜們,即便是我也開始擔心了起來.看來這個任務真的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坑爹任務果然名不虛傳.

再次陷入僵局的我們沉靜了一個多小時後,我忽然站了起來,對所有海盜道:"大家聽我說.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你們似乎已經完全不記得自己當初的遺願是什麼了,而我因為沒有經曆過當初的事情,所以沒法幫你們推敲,我們這樣瞎試顯然也不是辦法,所以我想我們來重現一次當初的景象如何?"

"什麼叫重現當初的景象?"一名海盜問道.

我認真的回答道:"就是我不幫你們,你們也不要改變戰術,就按照你們當初還活著的時候那次完全模擬當初的情況再來一次,讓我看看整個過程.我正有了解事情的經過才有希望幫助你們完成你們的遺願."

因為之前我的表現為我獲得了不少形象分,所以現在海盜們對我的話都有很高的支持度.既然我這麼說了,他們也就這麼干了.

再次自沉之後場景重置,然後我就直接飛了起來,依靠艾美尼斯的幻象讓自己隱身飛在天上,然後仔細的觀察整個過程.海盜們一如既往的開始搶劫,只是船員們並沒有抵抗,然後就是搶劫完成,不過奇怪的是完成搶劫後兩艘船並沒有分開,反倒是繼續在一起停靠了一會之後海盜們才突然脫離了商船開始跑路.

此時帝國艦隊已經距離非常的近了,海盜們完成轉向後立刻開始逃跑,艦隊威嚇性射擊,結果不中,接著艦隊中分出幾艘快速戰艦兩翼包抄圍住了海盜們的船.快速戰艦和夢想家號發生了炮戰,因為快速戰艦體積小火炮少,所以被擊沉了兩艘,而夢想家號只是被摧毀了一門火炮就安然穿過了封鎖線,只是因為之前的炮戰,船身速度有些下降,結果被後續的艦隊逐漸追上,最後兩邊的戰艦開始在超遠距離上互相炮擊.夢想家號率先命中對方一艘戰艦,但是傷害輕微,接著夢想家號遭到炮擊,船帆被擊中撕裂導致船速下降.陸續追上來的帝國艦隊對著夢想家號就是一輪炮擊,然後夢想家號就在不甘中無奈沉沒.

整個過程看起來都很正常,為了確認沒有遺漏什麼我還特地讓海盜們重新來了三遍,而且每次我都在不同位置觀察情況.最後一次我選擇了留在商船上看情況,而整個過程似乎也還是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商船上的一名帶著兜帽的人員老是偷偷看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雖然那名船員很奇怪,但我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觀察完整個戰局感覺情況都差不多,似乎完全陷入了死胡同,根本想不到問題所在.

就在我傷腦經的在那里敏思苦想到底哪里不對的時候,場景又再次進入了沉船階段,我被拉入海底和海盜們一起到了深海,然後船只變的破破爛爛,而船員們也變成了一個個的亡靈形象.

"紫日會長,是不是還要再看一遍?"海盜們反正已經重複了無數次這種輪回,也不在乎再多個幾次,所以一點都沒有不耐煩.

我搖搖頭道:"看起來似乎情況都差不多,我總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一點什麼,可就是想不起來."

一聽我說似乎抓住了點什麼,那些海盜們立刻就激動了起來,因為我在進入這里之後的表現中已經充分證明了我不僅在戰斗力,也在思維能力方面全面超越他們,所以他們都覺得我說發現了什麼那就一定是用的東西.

有急性子的海盜聽說我發現了什麼就趕緊湊了過來追問:"您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啊?是不是需要和那支艦隊進行白刃戰?難道擊沉船只不行嗎?"

我還沒回答,海盜船長就一把拉開了這個猴急的家伙教訓道:"不要打擾紫日會長思考問題,給我一邊呆著去."

"等等."我制止了船長的動作,然後好像說夢話一般的說道:"我好像有點靈感了.白刃戰……難道說問題不是船,而是人?可是你們把船擊沉之後人不是也死了嗎?不,不對,應該還是哪里出了問題.對了,你們重複這麼多次輪回,有發現什麼奇怪的現象嗎?"

"奇怪的現象?"船長疑惑的道:"好像最奇怪的就是之前你讓我們做實驗,先繞開艦隊再回來搶劫那次突然莫名其妙的直接開始輪回了,除此之外都沒發生過什麼奇怪的現象.哦對了,那些商船上的船員越來越配合我們的搶劫行動應該也算一個吧."

"越來越配合你們?"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你的意思是,他們也和你們一樣記得每一次輪回?"

之前是沒注意,聽我這麼一說船長也反應過來了."對啊!如果說他們越來越配合我們,只能說明他們記得每次輪回,所以知道這是個循環,抵抗毫無意義,所以才會這麼配合.要不然他們應該和那個艦隊一樣,每次都是一樣的模式,只要我們不改變戰術,他們甚至連每次炮擊的炮彈落點對會一模一樣."

得到了這個坑定之後我立刻皺眉道:"如果是你們是遺願的發布者,那麼你們自己記得這一切事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連對方的船員都記得,這個就不太正常了.難道說……"

"不會有遺願沒完成的不是我們而是商船上的船員吧?"海盜船長顯然也不是笨蛋,一下就想到了這個可能性.

"不出意外的話這個可能就是問題所在了."

"那我們還等什麼?"

無限循環的唯一好處就是可以放心大膽的測試任何可能性,因為除了浪費時間之外,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損失.

場景重置之後我們再次出現在了商船旁邊,但是這次海盜們沒有搶劫,而是把船上的船員全都集中到了甲板上.我和海盜船長就站在商船的指揮樓上看著下面的商船船員,然後由我出聲問道:"你們是不是和我們一樣可以記得這里的每一次循環?"

我的話剛一說完,下面的那些人就明顯愣了一下,我從他們的表現中可以看出這些人實際上並不記得時間循環的事情,否則的話他們不會這麼錯愕,因為他們的樣子分明就是不知道這個事情的表現.

但是,雖然大部分船員都是這樣,但是這里卻有幾個不同的反應.就在船員中間,有三個人的表現明顯和周圍的船員不一樣.這三個人分別是兩個年輕人和一名老者.

那個老者看起來年紀很大,但是卻一點也不覺得衰弱,反倒是神采奕奕的好像很強悍的樣子.不過,雖然精氣神都很不錯,但是對方的身材什麼的看起來不像是戰士類人物,倒是和法師很像,只是這家伙一沒拿法杖,二沒穿法師袍,所以我也不好確定.

除了老者之外,還有兩個年輕人的反應時一樣的.這兩個人都穿著白色長袍,頭上戴著兜帽,因為帽簷的原因所以看不到臉,但是我覺得這兩個人中的一個好像就是之前我在商船上觀察戰斗過程的時候盯著我看的那個人.

確認目標之後我直接對海盜船長小聲吩咐了幾句,對方立刻指揮人員將商船上的船員全都趕到了船上的貨倉,也就是他們之前關押這些船員的房間中重新鎖了起來.當然,那三個與眾不同的人被留了下來.

因為只剩三個人了,我也就沒必要站那麼高了,直接下到甲板上走到了他們三個的附近,然後看著他們再次問道:"你們是不是也知道這個世界一直在輪回?"

"知道又能如何?"跟在老者身邊的一個年輕人忽然說了這麼一句,同時他也抬起了腦袋並掀掉了自己的兜帽.被兜帽遮擋住的是一頭金色的波浪短發,棱角分明的面部線條加上一身白銀鎧甲,這家伙活脫脫就一個白馬王子的形象,唯一的問題是馬不知道哪去了.

我這邊還沒來及回答那名王子的話,旁邊的老者就首先開口了."你們這麼來回折騰是在尋找無法結束這個輪回的原因吧?"

對方一開口我就松了口氣,因為能這樣問說明對方知道這個輪回,而之前海盜們的表現很明顯的表明了他們其實是沒有遺願的,那麼,結束這個世界的唯一可能性就是滿足這邊的三個人的遺願,這才是這個世界的根本問題所在.玩家們接了任務進來之後一上來就在海盜船上,而且搶劫的目標就是這艘商船.誰能想到結束任務的關鍵人物居然會在這艘被搶的商船上呢?

之前一直無法完成任務的關鍵就是找不到任務目標,現在既然知道問題所在,那就好辦了.

"尊敬的老者,我們確實是在尋找結束這個無休止的循環的方法.既然您也記得這個循環,那麼您也應該知道這種無限循環的世界有多麼的痛苦,所以我相信你們也是希望結束這一切的.您說是嗎?"

老者身邊的年輕人似乎又想說什麼,但是剛動了一下就被老者給制止了."我確實很想結束這個輪回,但是我們卻不得不一再的重複這個輪回,因為我們根本無法結束它."

"為什麼?"

"因為那個."年輕人終于還是沖動的喊了出來,同時他的手指也指向了海上,我們順著他的手指方向看了過去,結果發現了龐大的帝國艦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海面上.

在看到艦隊之後我稍微愣了一下,隨後就反應了過來."難道說那支艦隊不是來解救你們,或者說只是正好經過這里嗎?"

年輕人再次喊道:"解救?順路?他們會解救我們?他們根本就是來追殺我們的!"

一聽這個話那邊的海盜船長卻是忍不住叫了起來."我說怎麼帝國艦隊會全體出動過來圍剿我們一個二流海盜團,搞了半天我們只是倒黴撞槍口上了嗎?"

"不然你以為呢?"青年冷哼道.

"抱歉,連累你們了."一直沒說話的那位終于開口了,當然她也掀掉了兜帽,而這個時候我們才發現這居然是位美麗的姑娘.如果說之前那位是白馬王子的話,那麼這位基本上就是白雪公主了.身材什麼的被長袍蓋住了完全看不出來,不過這張臉蛋真是精致的沒話說,不但比例勻稱,最重要的是白皙,簡直就和剝了殼的煮雞蛋一樣,看不到任何毛孔,而且白的好像快要透明了.就在我觀察對方的容貌之時,那位美麗的姑娘繼續道:"其實我和我的哥哥是帝國的三王子和小公主.這邊的這位是我的老師麥弗遜,也是帝國大法師."挺到她的話,那邊的海盜們嘩啦一下把武器全都亮了出來,顯然這個帝國大法師的身份相當的有威懾力.

看到這個狀況,公主趕緊解釋道:"你們不用這樣的.老師他其實已經受了重傷,現在已經根本沒有能力釋放任何法術了."

"這麼說來後面的那支艦隊就是來追殺你們的?"宮廷斗爭什麼的戲碼看了那麼多,突然發現一個公主和一個王子被他們本國的艦隊追殺,當然是直接就想到了王位爭奪戰什麼的了.

果然,公主說道:"是的.我們的二哥殺死了大哥和父親之後自己當了皇帝,然後還要殺死我們.老師他得到了父王的遺命將我們護送了出來,但是他自己也受傷失去了法力.不過可惜,我們到了這里被他們攔截並搶劫,因此耽誤了時間,最後被帝國艦隊追上,然後全部死在了這里並陷入了無限的循環之中."

聽完公主的話之後我直接點頭道:"現在我算是知道為什麼一艘普通商船上會有堆的跟小山一樣的金銀財寶了.搞了半天你們是王子和公主,有錢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這個不是我們的錢."公主解釋道:"這個其實是秘密國家的全部財寶,相當于現在外部國庫總價值的兩倍多.父王說二哥肯定是暴君,所以要我們帶走這些財寶,不能讓他得到,不然他肯定會用這些錢組建軍隊對外擴張,到時候必然又是一片生靈塗炭!"

"你們老爹還真是善良啊!"這話時海盜船長說的,不過聽那口氣嘲諷的意思居多.

王子想發火,但是被老頭按住了.公主顯然比他哥聰明冷靜,聽到這話一點反應也沒有,就好像沒聽到一樣.她繼續說道:"雖然你們現在找到了我們,並且也知道了這個世界無限循環的原因,但是你們應該也清楚,我們的願望是不可能完成的."

"為什麼?"海盜船長立刻說道:"紫日會長之前就帶著我們成功逃脫了追擊,你們不就是不用被抓住嗎?讓紫日會長帶著你們跑就是了.我們留下給你們斷後,保證你們安全脫離."反正已經死過無數次了,海盜船長這會只求能夠安息,斷後什麼的根本就不叫個事.

本來我和海盜船長的想法也差不多,沒想到海盜船長才剛把話說完,那邊的公主卻是說道:"不不不,我們當時在臨死前曾經許了三個願望."停頓了一下之後繼續道:"用我們三個的生命和靈魂."

"什麼?你們不會用了許願術吧?"聽到公主的解釋我直接就斯巴達了.我說怎麼幾個人的執念就能形成這樣強大的時間片段呢,搞了半天是許願術,難怪這麼坑爹!許願術那東西雖然威力無窮,號稱禁咒中的禁咒,但是這玩意的另外一個外號就是坑爹之王,絕對的牛頭不對馬嘴型法術.通常使用許願術的結果都會得到滿足,但是滿足你的方式絕對讓你哭笑不得,看起來好像是完成了,但是說沒有完成也行.反正就是很坑爹.

聽到我的驚叫那邊的法師似乎臉紅了一下,最後還是不好意思的說道:"當時被你們攔截,我們也是急怒交加,一時沖動就使用了寶藏中的一根許願術卷軸,據說那是神話時代的東西.不過結果你們也看到了,什麼都沒有改變,我們自己卻陷入了這樣的循環之中."

"不不不."我打斷了老法師,然後說道:"許願術雖然經常不靠譜,但是必然會生效,尤其是代價巨大的時候.你們付出了生命和靈魂的煎熬,那麼結果必然很強力.現在的這個空間循環就是結果之一.你們的願望肯定是實現了,只是你們沒有發現而已."

"真的嗎?"公主問道.

我點點頭:"反正目前為止我沒有聽說過許願術有成功後不產生效果的情況.現在你們說說你們到底都許了什麼願望?我來幫你們看看到底怎麼生效的,順便研究下如何結束這個該死的循環."

大概是覺得反正都已經這樣了,沒什麼可擔心的了,所以公主他們只是稍一猶豫就說出了他們的願望.

"我當時許願希望那些攔截我們的海盜承受世界上最痛苦的懲罰,讓他們死後也不得安甯."王子最先說出了自己的願望.

海盜船長無奈的歎氣道:"誰跟你說願望沒實現的啊?我們這還不叫懲罰?每次那個艦隊來了都會把我們擊沉,然後我們就要再次重溫一遍死亡的感覺.你知道這麼多年以來我們死了多少次嗎?一百二十六萬七千八百八十七次.這還不叫死後都不得安甯嗎?我們都死一百多萬次了,世界上有什麼懲罰比這個更嚴重的?你們王國之中就算有人犯了謀逆大罪也不用死一百多萬次吧?"

"咦?你們真的死了那麼多次?這樣說來我的願望還真是執行的滿徹底的!"王子的語氣已經明顯不像之前那麼沖了.不過在聽完公主的敘述後,我也就沒在意他的語氣,畢竟如果換做是我在逃命的時候因為被人攔住而被仇家殺死,我肯定也會恨死那個攔我的人.這種狀況下沒有直接沖上去掐死對方已經算是克制力不錯了,哪還管得了什麼語氣問題?不過,現在聽說對方死了一百多萬次,王子的氣顯然下去不少,畢竟這個懲罰確實是夠狠的.

聽完了王子的敘述,我又看向公主和法師問道:"你們的願望呢?是什麼?"

法師說道:"我的願望是這筆財寶不要落到帝國艦隊手中."

我點點頭道:"這個願望看來也執行的蠻不錯的.海盜們搶劫了你們的財寶,之後被擊沉了,他們確實一個金幣都沒得到.話說你們的那根卷軸難道不是許願術,而是更高級的東西?貌似我以前見到的許願術可沒有這麼靠譜過.前兩個願望幾乎是不折不扣的執行了啊?"

法師搖頭表示他不清楚,只是知道那根卷軸應該記錄的是許願術,其他信息他也不清楚,畢竟之前連他都不知道這筆財寶的存在,後來發現卷軸也是臨時注意到的,根本沒功夫探究卷軸的來曆.對此我只能表示這是個不解之謎了,反正卷軸已經用掉了,而且是在循環片段之前,我們現在根本就看不到它了.

在我們說完之後我又轉向公主問道:"你的願望是什麼啊?"

聽到我的話公主明顯開始不好意思了起來,能明顯看到她的臉蛋在向紅蘋果轉變.

"咦?我說了什麼不應該說的嗎?"

"不,不是."公主連忙解釋."那個……那個……其實是我的願望啦!"

"怎麼了?"

"我的願望是帝國艦隊在我的面前棄暗投明,然後跟著我反攻回去將二哥趕下王位."公主說完之後就羞的低下了頭,恨不得把腦袋塞到甲板里面當鴕鳥.

我們幾個在愣了好半天之後,那邊的海盜船長才突然冒出來一句:"還真是愛做夢的好姑娘啊!"

我很有同感的看了海盜船長一眼,然後忽然大聲道:"OK,既然你的願望如此,那就讓我們來完成它吧."

"誒?那個……我的願望可是……"

公主還沒說完我就直接打斷她說道:"我不知道你們當時拿出來的是根什麼樣的卷軸,但是我可以肯定,那東西絕對不是許願術,因為你們的願望都被徹徹底底的執行了,沒有發生任何的偏差.這不是許願術的風格.至于最後一個願望嗎……它不是沒有生效,而是因為能量不足而效果變的很弱.你們的那根卷軸無法直接用最後的能量完成公主的願望,所以它將你們也留在了這個循環的世界內,並且在外面發布了一個任務,以此來召集我這樣的冒險者幫助你們完成最後一個願望,而代價就是法師閣下不想要二王子得到的那批財寶."

聽到我的解釋,眾人立刻就是一陣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怪不然我們覺得卷軸沒有生效,原來問題出在這里."麥弗遜大法師第一個感歎道:"看來我們用掉的果然不是許願術卷軸,真正的許願術不會如此強大,居然可以分毫不差的完成主人的願望,而且在能量不足的情況下竟然還能主動尋找替代方案,這真是太強大了!即便是號稱禁咒中的禁咒的許願術也不可能完成如此複雜的事情."

"好了好了,我們現在不要去管那到底是個什麼卷軸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完成公主的願望.前面兩個願望都完成的非常不錯,只是這最後一個願望看來就要我來幫你們完成了!"

"別開玩笑了,你有辦法讓整個帝國艦隊叛變投靠我們?"王子很不屑的說道:"別說讓他們投靠了,即便是要擊敗他們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別說讓他們主動投靠了."

法師聽到這里也是點頭歎氣道:"是啊!要讓他們主動投靠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艦隊里的都是帝國最忠誠的海軍戰士,他們被二王子散步的假消息所蒙蔽,以為是我們害死了國王陛下,所以他們根本不會投靠我們,反而會不遺余力的追殺我們."

"不不不,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只要有合適的條件,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發生的.我們需要的僅僅是創造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王子追問.

"我正在想."

"哼,還不是空口說大話."

"不,我已經想到了."我說完突然抬頭對那邊的法師說道:"你們帝國有信仰的神祗嗎?"

"當然."法師顯然很意外我會問這樣的問題.

我點點頭道:"有就好,那麼告訴我,你們國家的神祗構成,我希望能知道你們這里的各種神祗在各種不同人群中的地位."

聽到我的要求,那邊的法師雖然很疑惑,但還是給我介紹了一下,至于中途趕過來搗亂的帝國艦隊,當然是讓我的魔寵們去打發了.不過,這次王子和公主他們都是震驚的合不攏嘴,連法師的講解都暫停了一小會.之前王子不信我能對付那邊的帝國艦隊其實是很正常的,因為正常人都不會相信,畢竟那可是一千多艘戰艦,我們只有一條海盜船,之前還被攆的跟兔子一樣四處亂竄,他們當然不會相信我們有能夠讓艦隊屈服的實力.至于說我之前消滅艦隊的那幾次,這個他們根本就沒看見,因為每次打劫的時候海盜們都會把他們鎖在船艙里.雖然海盜們按照規矩留下了工具,只要他們在海盜離開後稍微費點勁就能自己出來,但是因為王子他們三個知道這個世界是循環的,而且到了這個時間段很快就要開始重置了,所以他們根本就懶得去開門,直接就吩咐船上的人不要浪費精力了.這樣一來他們每次都是被鎖在船艙里等著環境重置,自動就能出來,根本就沒有人看到外面的海戰,自然也就不知道我的厲害.也正因為之前不知道,所以第一次看到我的魔寵們才會這麼大反應.

"OK,我想我明白要怎麼做了."

麥弗遜法師在被我的魔寵驚嚇過後很快就恢複了正常,然後信心滿滿地給我講解了本地神祗情況的情況.簡單點講這個地方的神祗貌似並不是主游戲地圖上的神祗,很可能是個獨立的神祗體系.因為冰島這塊地方雖然離歐洲大陸有點遠,但是總體來講應該依然在黑暗神殿的勢力范圍內.也就是說這地方的神祗按照位置劃分應該是黑暗神殿的迪坦斯才對,可是詢問過後我才發現這地方的神祗是個我沒聽過的家伙.難怪之前覺得這里的海盜們戰斗力弱的掉渣,搞了半天這是個獨立世界,而且似乎是低魔世界,大部分人員都不會魔法,會魔法的也是實力很一般.當然,除了那個奇怪的願望卷軸效果驚人的好.

把各種旁枝末節的信息全部收集完之後,我們依然是讓海盜船自沉,然後開始場景重置,畢竟我們需要一個漂亮的開場,這種打的亂七八糟的狀態可不適合我的勸降計劃.

當環境再次重置後,我們又再次回到了帝國艦隊沒有出現的狀態.對面商船上只有公主他們三個有記憶,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輪回的事情,在他們的記憶力,這就是第一次遇上海盜.不過就像之前海盜船長說的那樣,這些船員都很配合,因為公主他們有記憶,所以下令不要抵抗來著.船上的人都是王子和公主的死忠,屬于那種即便他們真的把老國王干掉了,也會跟著他們干的那種人,所以王子和公主的命令在這里特別好用.

讓船員都去下面呆著之後,我和王子以及公主重新聚集到了一起,當然少不了海盜船長,然後我就之前場景重置前的計劃再次和他們核對了一遍台詞,確認大家都沒問題之後才開始行動計劃.這次兩艘船沒有逃跑,而是主動迎著帝國艦隊的方向開了過去.既然要勸降,那就要有個姿態,起碼要表現的大義凌然.你一路被人家追著打,那還有什麼形象?所以說,這次我們要反其道而行之.

因為我們這次是主動迎著對方前進,所以提前了很多和帝國艦隊發生了遭遇,而對面的艦隊所有指揮人員都是愣了一下.不是因為他們覺得會面時間提前了,畢竟他們根本不知道這里一直在循環輪回,所以他們的記憶力這就是第一次追上王子和公主的船,並不知道會面時間.讓他們驚訝的是兩件事情.

第一,他們驚訝于王子和公主的船不但沒跑,居然還主動迎著他們沖了過來.第二則是對方的航行方式.之前就說過,帝國艦隊是順風航向,也就是說海盜船和旁邊的這艘商船現在是逆風而上.作為帆船時代的海軍,突然看到兩艘沒有升帆的帆船以比他們快了好幾倍的航速逆風前進,這個景象可是嚇到了不少人.有些舉著望遠鏡的船長和瞭望手甚至忍不住把望遠鏡放下來揉了揉眼睛,還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不過,當他們把望遠鏡重新放到眼前的時候,更驚人地一幕卻是出現在了他們的眼中.

"哦我的天哪!我看到了什麼?"這就是帝國艦隊所有拿著望遠鏡的人心中的想法.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九章 追擊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十一章 裝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