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十四章 閻王門前小鬼多  
   
第二十一卷 第十四章 閻王門前小鬼多

隨著警報聲響起,正在檢查通道上的那個人型生物突然一把就掀掉了自己身上披掛的鎧甲,然後露出了一大片串聯在一起的球形物體.如果不是已經知道了這個家伙是恐怖份子,而且知道他們就是經常搞自殺襲擊的家伙,我可能會以為那家伙身上穿了一張漁網,因為那些球形炸彈看起來實在是太像漁網上的那種浮漂了.

掀掉了鎧甲的那名恐怖份子並沒有立刻引爆炸彈,而是抓著一個好像起爆器一樣的東西捏在手里舉著威脅眾人,而周圍的那些守衛顯然也是投鼠忌器,只敢拿著那些好像法杖一樣的東西遠遠的和他對峙,根本不敢靠近.

"那家伙手里的是什麼東西?"我出聲問道.

站在我身邊的向導一邊把我拉到牆邊蹲下一邊說道:"哪個是起爆器,我之前也沒見過,不過聽說過,看樣子和描述中一樣.據說那東西和電子引爆器一樣,捏下去之後就不能松開,只要一松手立刻就會爆炸."

"知道那東西是通過什麼原理引爆炸彈的嗎?我沒看到起爆器和炸彈之間有連接線啊?"

向導搖頭道:"我又不是恐怖份子,哪知道那些東西?再說那東西既然是無線引爆,為了保證信號不被干擾,肯定是非常秘密的方式,估計連那個恐怖份子自己都未必知道吧!"

我想了想也表示明白,然後又問道:"可以和那邊的守衛說一下讓我們來幫忙嗎?我覺得我應該能搞定那家伙不讓他引爆炸彈."

"你確定有辦法?"向導問道.

我點點頭道:"理論上應該是可行的."

向導想了想便點點頭,然後沖離我們最近的一個拿著法杖對著我們的守衛招了招手.因為突然地恐怖襲擊,守衛們現在是草木皆兵,我們這些人雖然都主動的靠牆蹲好了,可外面還是有七八個守衛拿著法杖一樣的武器指著我們以防萬一,而且那邊正在排水的水密艙里的人也停止了動作,看樣子是打算等這邊解決完了再進來以減少誤會.

那邊的守衛看到向導招手立刻就將注意力移了過來,不過他們轉移注意力的方式就是把武器也給轉了過來.看到這麼多武器指著自己,向導連忙舉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然後說道:"我們只是想說一下,我們有辦法解決那個恐怖份子,你們是不是需要我們出手?"

守衛聽到這個話先是回頭看了眼那個恐怖份子,然後才猶豫著說道:"你能確定不會引爆炸彈?"雖然這里只是相當于入口的專用安檢區,但畢竟面積不小,而且這里還有這麼多人,要是真被炸了,損失自然也不會少,所以守衛們當然是希望炸彈能不爆炸最好.

向導聽到守衛們的話立刻指著我說道:"不是我,是我的同伴有辦法解決那個家伙."

守衛一聽立刻將注意力轉到了我身上,而我也是站了起來說道:"我有能力轉化物質結構,雖然我不知道那個炸彈是什麼原理,但是我可以把任何東西都變成石頭,所以……"

"請問下這個過程有多快?"守衛一聽我的話立刻就明白了方法很可能有效,畢竟石頭是肯定不會爆炸的,所以如果我真的能在對方引爆之前將炸彈變成石頭,那還就真的可以解決問題.當然,他還是需要確認一下,畢竟轉化過程如果太顯眼,或者速度太慢,那都是無法接受的,畢竟恐怖份子也不是白癡,要是發現炸彈正在變化,對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第一時間引爆炸彈.

對于守衛的疑問我當然也明白,于是便解釋道:"轉化過程大概只要幾秒而已,這是我的魔寵的能力,只要讓她能直視目標就行,不會產生聲光效果."

"那你稍微等一下,我彙報一下."守衛終于點頭,然後迅速的跑到旁邊的一個守衛身邊說了些什麼,那個守衛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就迅速跑了過來.

"請問你說的方法是不是真的沒有聲光效果?"對方因為知道我可能能幫助他們,所以態度非常的恭敬.

我點點頭道:"是的,我的魔寵可以使用石化之瞳,這個技能你們應該聽說過吧?"

"你說的是美杜莎那樣的石化之瞳?"守衛們顯然都知道美杜莎的大名.

我點點頭."就是那種技能,但是不光能把活著的生物變成石頭,連死物也可以.變化速度根據目標的大小和能量強度而不同,那個炸彈看起來體積不是很大,能量感應也不是很強,所以應該可以瞬間石化."

"那就麻煩請你的魔寵出來幫下忙吧?"

"那是當然的."我說完直接一個響指將夜月召喚了出來,然後指了下那邊的目標.

夜月只是掃了一眼那個目標就立刻從人群後方游了出來向著對方游了過去,而那個恐怖份子也是立刻注意到了這邊的變化.他看到夜月扭動著水蛇腰向他游去,立刻就緊張的開始後退,同時伸出一只手抓著那個炸彈起爆器威脅的大叫著什麼,只是那語言我們完全聽不懂,但是我大概能猜到他的意思,無非就是你再過來我就引爆之類的話吧.

聽到他的話這邊的守衛倒是緊張的要死,但是夜月卻是絲毫不停,然後那個恐怖份子便叫的更加的急促,最後眼看著夜月已經接近到了他三米之內的距離,這家伙終于忍不住一把松開了那個起爆器,接著脖子一縮准備閉目等死,不過,但他等了幾秒之後卻發現預期的爆炸並沒有發生,而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一雙勾魂攝魄的美麗雙瞳,再然後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輕輕拍了拍那個一臉驚愕表情的石雕,夜月轉身向我游了過來,同時對周圍的守衛說著:"交給你們了."

此時守衛們才從震驚中恢複過來,然後蜂擁為上將那個恐怖份子團團圍住,不過在最前面的那個守衛上去敲了兩下之後就明白了過來現在圍不圍其實已經毫無意義了,因為石像是根本不會動的.

"好犀利的能力!"給我帶路的向導忍不住感歎道.

我微笑著搖了搖頭,然後道:"這只是她的能力的一小部分,要不是不知道炸彈的原理怕出意外,我起碼有十種以上的方法搞定那個炸彈,不過現在我只想早點進入城市完成我的任務."

聽我這麼說向導也是說道:"是啊!都耽誤好久了,我還等著趕緊練級呢.這地方的怪物不比外面難對付多少,經驗值卻是別的地方的一點五倍以上,這麼好的練級寶地可不能浪費了."

事實上因為我們幫助擒獲了恐怖份子,所以之後就得到了特別優待,守衛們優先給我們做了一下安全檢查後就把我們先放了進去,至于其他人,估計還要耽擱不少時間.

從安檢區離開經過一條管道進入另外一個隔離區,這邊雖然已經有人居住,但依然不是主城區.實際上這個地方比較類似于那種環繞在大城市周邊的衛星城或者是集鎮之類的地方,要到城市中心必須從這里再穿過一個通道才行.

按照協議,從我進入嘟嚕度范圍內的那一刻開始向導的任務就算結束了,把我送到城里已經算是多走了一段路了,所以向導把我送到這里就先行離開了,我們的雇傭協議到此就算是完成了.

我的任務是找到這里的執政官,而執政官肯定不會在周圍的城區,所以我還是要往核心區走.

城市范圍內的道路還算比較好走,所以我很快就進入了中心城區.不過嘟嚕度並沒有絕對中心,這里的中心區實際上是五片獨立的隔離區,它們因為體積最大,而且位于城市群的中央位置,所以叫做核心區.

因為不知道執政官具體在哪個核心區,我只好一路上邊打聽邊找.依仗我超高的魅力和威壓,NPC們都很配合的給我指路,所以很快我就見到了執政官的辦公地點,不過比較讓人郁悶的是我居然進不去.

我一開始以為嘟嚕度的執政官就相當于是市長一類的人物,但是到了這里簡單的了解過之後才知道,執政官在這里其實不是相當于市長而是總統.嘟嚕度是商業都市,本身實行的是議會制,但是只有大事情上才會集中申報議會處理,平時的小問題或者緊急問題都是執政官一手包辦,所以說執政官在這里的地位遠比市長誇張太多了.

這樣的一個大人物,自然不是誰說要見人家就必須接見的,所以不讓見也很正常,只是我現在的任務就是要見到這位執政官,所以門衛不讓進,我就只好走別的路了.

執政官的辦公場所只是一座很普通的建築,雖然看起來很大氣,但是外牆不過是一種鈣化結構,感覺比較像珊瑚,雖然也挺硬的,但那是相對人的手感而已,即便是和真正的岩石比起來這東西都算是比較脆的,所以我很容易的就在一個背街的位置挖了個洞鑽了進去.

本來要是殺進去會非常容易,但是從任務介紹上看我的任務中執政官可能屬于己方或者是任務發布方,所以現在不能得罪他,因此我即便是進來了也不能隨便傷人,這就決定了我的尋找難度增加了很多.

雖然找到執政官比較麻煩,但是我畢竟是世界戰力榜第一,身上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召喚物可不是擺著好看的.幾萬只幽靈甲蟲分散出來很快就幫我找到了目標,不過發現這個家伙之後我卻開始後悔了,因為這家伙正打算出門,早知道不進來了,在門口直接等一會就好了!

發現執政官要出門,我趕緊收回幽靈蟲從牆上的破洞跑了出去,然後繞了個圈回到大路上.這個時候執政官的隊伍剛從大門里出來,我趕緊就跑了過去,只是距離隊伍還有十幾步遠的時候,兩個守衛卻是突然將手里法杖一樣的武器一橫,然後對我呵斥道:"不得靠近執政官出行隊伍,退後."

"我找執政官有非常重要的事."我大聲喊道.雖然我可以輕松的干掉這里的所有人,甚至掃平這座城市也不是問題,但對方手里捏著任務,所以我只能表現的盡量禮貌,否則萬一和對方交惡,最後拿不到任務可就慘了!因小失大的事情我可不干.

雖然我故意把聲音喊的很大聲,希望執政官能聽到,但是對方卻根本沒有反應,反倒是隊伍前面的兩個守衛走了過來.其中一個家伙老遠的就指著我呵斥道:"讓你離開就離開,不許喧嘩,再鬧事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你已經很不客氣了.我只是找執政官有事,你們不要太過分啊."

對方作為執政官的衛隊長,氣焰比城市外圍的守衛可要囂張多了.想想也是,總統的保鏢頭子和邊防哨卡的小隊長,雖然工作性質類似,但身份地位什麼的肯定是差了十萬八千里.不過,雖然我能理解這個家伙為什麼這麼囂張,可不代表我會忍他.

我的回答雖然不算多難聽,但是頂撞的意思卻是相當明顯,那個眼睛長在腦袋頂上的家伙立刻就憤怒了起來,然後直接沖過來就用手里的法杖朝我敲了下來.

看著砸下來的法杖,我動作迅速的一把捏住了杖身,不管對方再怎麼使勁都無法撼動分毫.

"說話就好好說話,看在執政官的面子上這次我不計較了,再對我動手可別怪我不客氣."盡管需要執政官提供任務,我也沒打算真的低聲下去的當奴才.

盡管我的警告很明顯,但是對方的身份決定了他根本不會把我的話當真,所以他不但沒有停止攻擊,反而變本加厲的直接激活了法杖.瞬間我就感覺到了法杖上出現了能量反應,然後一道能量流順著法杖的杖身從底部直沖杖頂的那枚藍色晶石,而且在能量流上行的過程中似乎能量強度也在迅速增大.最後,當能量流進入杖頂的那枚晶石之中後,杖頂的晶石立刻就是一亮,然後一道藍色的射線激射而出正中我的眉心.不過,原本以為志在必得的一擊,結果卻完全出乎了這些人的意料.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十三章 倒黴催的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十五章 不太平的嘟嚕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