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十一章 狡猾的家伙  
   
第二十一卷 第三十一章 狡猾的家伙

離開傳送陣之後我並沒有急著亂跑,而是召喚出了白浪開始追蹤冰拳的氣味,這家伙的氣味之前就已經被白浪記錄過,所以現在他根本躲不過白浪的氣味追蹤.當然,在白浪尋找氣味的時候我也沒閑著,而是在努力的觀察附近的環境.

傳送陣所在的這片森林感覺有點奇怪,雖然看起來和一般的森林區別不大,但是總覺得哪地方不太一樣,給人一種很不正常的感覺.傳送陣附近的這篇區域相當的開闊,不過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就是密密麻麻的密林了.由于附近的樹木都極為高大,所以根本看不到天空,抬頭往上除了伸展開來的枝杈就只能看到一絲絲淡紅色的光線而已了.

等一下,淡紅色的光線?

那一瞬間,我突然想到了哪里不對勁了.也不管身邊的那三個家伙,我直接一個縱身就跳上了旁邊的一棵大樹,然後在樹枝上借力上升,然後尋找下一個落腳點繼續往上跳,往複幾次之後很快頭頂的枝葉便變得異常的分散,已經可以透過頭頂的枝葉間隙看到一部分天空了.不過,我看到的不是藍天白云,而是一大片暗色調的東西.

腳下再次發力,最後一個猛竄,隨著身體升高,周圍的樹干分散的已經足夠開闊,我直接張開翅膀飛了起來.隨著我的身體超過了樹梢的高度,頭頂的天空便立刻呈現在了我的視野之中.

"果然如此啊!"當看到頭頂的情況後,我一下就明白了之前的不正常感覺是怎麼回事了.因為這里根本不是位于地表的森林,而是一片地下世界中的森林.我們頭頂不是天空,而是一片翻滾的火云,這火云並不明亮,溫度也不是很高,但是它可以持續的發光發熱,因而取代了陽光成為這片地下世界的光源.不過,這東西畢竟沒法和太陽相比,所以發出的光線顯得有些暗淡,而且顏色偏紅,而不是日光的白色.

在發現了自己身處地下世界後我就開始借助現在的高度觀察附近的情況,結果發現周圍全都是一眼望不到邊的森立.冰島這地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貌似地下世界非常多,而且一個賽著一個的大,照我現在看到的兩個的規模,起碼比中國那邊看到的地下世界要大出好幾十倍.不過,想想冰島這邊的地熱資源就能明白,這地方有如此之多的地下世界其實也屬正常情況,畢竟這邊的地殼活動比較頻繁,地下環境相對複雜一點也可以理解.

看清楚了周圍的情況後我也只能重新降落地面,畢竟周圍都是森林,實在是沒啥好看的.不過,下落到地面後,我卻驚訝的發現剛剛還一片甯靜的地面現在卻是一副劍拔弩張的狀態.

白浪和那三個管理者行會的玩家此時正背靠背聚攏成一個防禦圈,而在他們周圍的密林中,以及密林邊緣的地面上則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群怪物.

這是一種很有童話色彩的怪物,因為我記得某本童話故事中曾經出現過這種生物,好像它們的名字就叫做飛猴.當然,眼前的生物應該不是童話世界中的飛猴,因為這東西看起來不像猴子,倒是很像狒狒,不過這些家伙真的和飛猴一樣長了一對蝙蝠一樣的翅膀,只是它們的翅膀非常的短小,看起來不像是能飛的樣子.不過,如果這翅膀不是裝飾品的話,即便是不能飛,幫助這些家伙滑翔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眼前的這些生物雖然看起來像狒狒,但是體型並不想自然界的狒狒那麼小,反倒是長得好像減肥之後的大猩猩,可見其體積還是蠻大的,尤其是這些東西的數量著實多了些,附近的密林之中幾乎全都是這玩意,一眼掃過去就能看到無數雙紅色的眼睛在密林之中閃耀著嗜血的光芒.

"看起來你們遇到了一點麻煩."

聽到我的聲音,三個人中的其中一個立刻看向我求救道:"紫日會長快幫幫忙,這些東西看起來來者不善啊!"

"一群低級怪物而已,不用太擔心."我說著便已經從旁邊的枝干上跳了下來,隨後單手向前一揮,一圈肉眼不見的氣息迅速的順著地面蕩漾開來,而周圍的那些狒狒怪在接觸到這種氣息後立刻就是一陣尖叫,隨後就好像看到了天敵一般的轉身就跑,幾乎是眨眼之間周圍就變的一片安甯,再也看不到任何一個怪物的影子了."瞧,我說什麼來著.低級怪物,不用擔心."

其中一個玩家感歎道:"對您來說是低級怪物,對我們就未必了!"

"哈哈,不用在意,我們先去找找那個該死的冰拳再說,為了這家伙我們可是費了不少力氣."我說著就把目光轉向了旁邊的白浪問道:"找到那家伙的氣味了嗎?"

白浪直接點頭並開始帶路,我也立刻跟了上去.因為要防止對方再次轉移,我們的移動速度非常的快,幾乎就是在全速奔跑,只是為了照顧後面那三個拖油瓶稍微放慢了一點速度,不過以冰拳的速度應該沒我們快,所以這樣的速度已經足夠了.

從這里向前追了差不多有幾千米之後,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隆起的小土丘,但是在繞到土丘背後之後,白浪居然追蹤著氣味鑽進了土丘上的一個地洞里.雖然這個洞怎麼看都不像是給人用的,但既然白浪都鑽進去了,我也只好跟著鑽.好在這個洞雖然是小了一點,但也不是真的很狹窄,所以只要貓著腰也勉強可以直立前進,不需要四肢並用的順著地面爬行.

從洞口鑽入地洞後感覺內部的光線瞬間就變的非常昏暗,好在我和白浪都不想要光線,不過為了防止後面三位看不到路,我還是讓小純給我們加了個移動式照明術,而且還是長效型的.

順著通道一路向前,在深入地下足有三百米之後,通道突然開始變窄,本來還可以貓著腰往前跑,現在卻是真的不得不在地上爬了.不過,這種窘迫的狀況也沒有持續多久,僅僅是前進了不到五米通道就再次變寬,而且比前面的路段還要寬大,以我的身高甚至只要稍微低著點頭就能在其中行走了,要是注意躲避頭頂那些突出的岩石,即使不低頭其實也不會碰到東西.

這邊的這條稍微寬大一些的通道僅僅前進了不到十米就再次改變,不過這回的通道卻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垂直井.我們的位置並不是垂直井的頂部,而是在靠近頂部的位置.垂直井往上還有一截,但是並不多,而且沒有一直連接到地面,不然就應該能看到地下世界的天空,也就是那團火云才對.不過即便我們不是在垂直井的頂部,距離下方的落差也依然大的無法估算,因為我們根本連底下到底有多深都看不到.

"靠,這麼深我們要怎麼下去啊?"由于這個垂直井的開口位置又一小塊伸出來的岩石,所以我們幾個得以全部從狹窄的通道內爬了出來.其中一個管理者行會的玩家往下看了一眼之後忍不住抱怨了起來.

"未必就是要下到底."我直接指著對面說道:"說不定那個才是我們的目標."

就在我們所在的這個位置的對面,也就是垂直井的另外一側洞壁上,也存在一個小小的開口.那個開口很狹窄,頂多能讓一個人勉強通行,而且那個開口是豎著的,看起來像是道裂縫多過通道,所以很容易被忽略過去.不過我的視力是不會受到這點距離影響的,因此直接就發現了那道裂縫的存在.

看了看對面的裂縫,又看了看下面的洞底,我想了想還是對身邊的三位說道:"雖然我沒有權力趕你們走,但是你們也看到了,附近的地形開始越來越複雜了.你們這樣的玩家在這種地方行動太困難了.我雖然能帶你們過去,不過我覺得我不太需要戰斗上的輔助,所以帶你們過去貌似沒什麼意義."

我剛說到這里,那邊的其中一位立刻打斷我說道:"您不用和我們解釋什麼的.我們只是想跟來看看而已,既然現在地形不允許,您自己去就是了,不用顧及我們的."因為知道了我和冰霜玫瑰盟的實力,所以現在這邊的三位都是異常的好說話,我說什麼他們就是什麼,根本不跟我頂.

既然他們這麼明白事理,我也就不再和他們解釋,直接朝著對面的洞口飛了過去,至于白浪,他更牛,直接順著牆壁就跑過去了.白浪作為密道守衛,最擅長的事情就是在複雜環境中的移動,其中必備的一種技能就是表面行走,也就是說不管方向如何,只要又一個表面,白浪都可以在上面跑,哪怕是倒掛在天花板上也一樣.

到了對面的洞口之後我先讓白浪嗅了嗅里面的氣味,結果果然證明了這個不是冰拳走的路線,于是我們開始往下跑,而隨著高度下降,我們卻發現周圍的溫度似乎在逐漸上升,這說明我們已經越來越接近地殼深處了,因為地殼深處的部分接近地幔,而地幔整個都是熔岩構成的,所以越是靠近地幔溫度就越高.

"周圍的牆壁溫度越來越高了!"白浪一邊順著牆壁往下跑,一邊提醒我道.因為我是靠翅膀的作用滑翔降落洞底,所以不像白浪會接觸到洞壁,因此我對溫度的變化感應沒有白浪那麼明確.

聽到白浪的話我立刻就猛扇了幾下翅膀阻斷下落的過程,然後靠近牆壁伸手試了下溫度,結果入手的溫度非常之高,說明這個牆壁後面很可能都是熔岩.

"不對,我們肯定漏掉了什麼."感覺到這個牆壁的溫度,我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跑過頭了.這條垂直井周圍的牆壁溫度已經超過了一般玩家的承受上限,之前和冰拳打過一場,而且為了了解魔力棒棒糖的屬性,我還仔細閱讀過他的屬性.他的火抗絕對到不了這個位置就會被蒸熟,所以他不可能從這里下到通道的底部.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在上面的某個地方進入了別的通道.這樣看來,之前我們發現的那條裂縫一樣的通道並不是這里的唯一通道.

既然知道錯過了通道口,我們就只能從這里再往上一點點的搜索,雖然這個垂直井的直徑不是很大,但要保證不漏過任何一條縫隙,單靠我和白浪顯然不行,所以我直接召喚了大量的幽靈甲蟲附著在洞壁上排成了密密麻麻的幾十圈,然後這些幽靈蟲開始隨著我們一起向上移動.由于幽靈蟲數量太多,相互之間幾乎是一個挨著一個,所以只要這個井壁上有通道口存在,他們就一定不會錯過.

我的這種方法雖然保證不會漏掉通道口,但是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速度不夠快.幽靈甲蟲不是什麼速度型生物,爬行速度自然不會太快,所以要徹底搜索整個井壁還是挺花時間的.而且,我今天可能是比較倒黴,居然一路從底下找到了我們之前下來的那個入口都沒有發現任何的其他通道.不過,雖然一直從下面找回通道口我們都沒找到其他通道,但是那個冰拳離開的通道最終還是被我們發現了.

"該死,居然會在這種地方!"

最終的通道口還是幽靈甲蟲們發現的,只是當我得知通道口的位置時實在是郁悶的不行,因為那個通道口居然就在我們頭頂上.

我之前就注意到了我們之前進入這個垂直井的入口並不在垂直井的頂部,而只是靠近頂部而已.垂直井在我們所進入的位置向上起碼還有十幾米高的一截.不過,相對于垂直井的總長度,這十幾米的一段真的是可以忽略不計了.但是,偏偏那個該死的冰拳逃離的通道就是在這十幾米的范圍內,而且其入口居然就在我們進入垂直井的那個入口的正上方六米遠的地方.

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是警察,正在酒店追捕逃犯,對方被你逼進一間客房,你沖進去沒找到人,那麼下一刻你會想到什麼?正常人都會想到陽台,然後跑到陽台往下找,看對方是不是跳下去了什麼的,但是,很少有人會想到對方會順著陽台往上爬,這是個思維誤區,雖然不難,但真的到用的時候依然是大把大把的人想不到.

我們之前就是犯了這種錯誤,一出來就以為對方往下跳了,根本沒注意到頭頂上還有個洞口.要不是這次我帶著幽靈甲蟲進行拉網式的搜索,根本都不可能找到頭頂上的這個洞口.畢竟這個洞口的位置實在是太惡心了,本來入口就小,還有點內陷,外加下方有幾塊突出的岩石遮擋視線,這種地方確實很難被發現.

找到通道口之後就好辦了.直接讓白浪打頭,收回幽靈甲蟲後跟著白浪鑽入通道一路向前.

這條通道入口很窄,但是進入之後不到三米遠就是一個拐彎,拐過這個彎之後通道立刻就開始變寬加高,爬了不到兩米遠就能站起來貓著腰前行了,再向前走五六米就能徹底站直,而繼續前進了十米之後通道已經和一般樓道內的走廊差不多了,完全可以跑步前進.

因為之前在垂直井里耽誤了太多時間,所以這邊我也不敢浪費時間了,直接騎到白浪身上讓他全速放開了跑.要不是通道還不夠高,我甚至都打算騎著夜影跑了.雖然白浪也能馱動我,但他畢竟不是坐騎類的魔寵,背上帶個人速度肯定有所下降,而且白浪的身上騎起來也確實不是很舒服.食肉動物跑動中脊椎會不斷的伸展彎曲來回往複,因此騎在他們的背上基本上就跟玩騎野牛大賽一樣,沒有一定的功力你壓根連坐都坐不住,當然即便掉不下來,騎時間長了也還是很難受的,畢竟這可比任何的輪式交通工具都要顛簸多了.

"能感覺到對方的距離嗎?"我騎在白浪背上跑了一會之後問道.

白浪回答道:"不行,這里空氣不流通,氣味消散的速度不穩定,所以沒法確定距離,不過可以肯定我們正在逐漸接近目標,因為氣味越來越濃了."

"那就好."

白浪全力奔跑了差不多有半個多小時之後,當他突然一步跨出之後,我們瞬間就從通道中飛了出去,周圍一下就變成了開闊的空間,顯然是我們進入了另外一片地下空間.我趕緊收回白浪,自己張開翅膀滑翔落地,然後再次召喚白浪尋找氣味.白浪只是簡單聞了聞就找到了方向開始狂奔,我也召喚出夜影迅速騎了上去.

這個新的地穴中一片黑暗,沒有任何光源,自然也就沒有植物.堅硬的地面完全就是凝固的岩漿所組成,表面有很多的氣孔.周圍除了一些石筍之類的東西再沒有任何障礙物.這種空間可謂是正好適合我們爆發全部速度,要不是需要白浪追蹤氣味,我甚至都打算使用飛鳥直接追上去了.

雖然不能用飛鳥,但是白浪沒了負擔速度也不慢,全速狂奔之下很快就到了這個地下空間的另外一邊,在這邊的洞壁之上有個通道口,雖然離地有三米多高,但夜影和白浪都不會在乎這點高度,一步就竄了上去,然後繼續狂奔.這通道也和外面一樣光禿禿的,而且足夠的寬闊,不用擔心障礙物.我一看這個環境干脆把白浪一收,然後一夾夜影的肚子催促他全力爆發.夜影瞬間就飆到了極速,在通道內好像一陣風般刮了過去.

盡管之前在垂直井耽擱了不少時間,但是我們的速度還是比冰拳快了太多太多,所以,當我們用了十分鍾跑完這條通道後,立刻就發現了目標.

這條通道的盡頭依然是一個地下空間,但和之前的漆黑空間不同,這里的洞頂也有光源,只是顏色不是發紅,而是一種略帶黃色的白光,感覺已經相當接近日光了,只是亮度不太高而已.不過這片區域雖然有光,卻沒有水,而且溫度比之前的幾個區域都高很多,估計環境溫度已經達到了四十度以上,要是現實中,這種溫度已經足夠熱死人了.

如此高溫,外加沒有水,自然長不出植物,不過這樣的環境對我倒是好事.因為沒有植物遮擋視線,所以剛一進入這個地下空間我就一眼看到了遠在幾公里之外的目標,對方已經到了這個空間的對面位置了,還差一點就能進入前方的一條通道了.此時他走的並不快,估計不是在節約體力就是以為我們不會追上來.

之前看不到目標速度還爆發不出來,現在能直接目視目標我哪還怕他?不過我沒有急著追上去,而是飛下去找了個突出地面的大石塊藏了起來.

我的目的是找到魔力甜點師,不是要追殺冰拳.這個冰拳只是個狗屎運的腦殘兒童,殺不殺他都毫無意義.我要的是他藏起來的那個魔力甜點師,不是他本人,所以與其追上去,倒不如跟蹤他,讓他自己把我帶到魔力甜點師面前.從之前的這段路就能看的出來,魔力甜點師被藏的非常隱蔽,要是我抓住他,他肯定不會配合,而自己找估計會比較費勁,還是這樣最省事.

以我的實力要跟蹤冰拳這種等級的玩家實在是太簡單了,而且貌似那小子也沒啥反偵察經驗,就一普通人而已.

在到達那邊的通道口之後,冰拳總算是想起來回頭看了一眼,在確認沒有看到什麼追兵後才鑽進了身前的通道之中.我在他進入通道後立刻一伸手,飛鏢出現在我的掌心,然後直接飆射而出,眨眼之間就追到了那家伙身後.以飛鏢的速度,那家伙想跑是絕對沒可能的,畢竟飛鏢可是光速移動,他再快能比光速還快不成?毫不誇張的說,飛鏢的移動速度其實比傳送陣都要快,畢竟傳送陣啟動也是要時間的,而飛鏢的移動速度是光速,一秒鍾就能繞地球好幾圈,你就算從地球這邊傳送到地球對面也不過才等于是繞地球半圈,而整個傳送過程則可能需要十幾秒的時間,有這個時間飛鏢已經來回跑幾十趟了.當然,實際上飛鏢是做不到那種事情的,不是他的速度是假的,而是耐力和視線的問題.雖然飛鏢能光速移動,但是他的耐力值也就比一般生物稍微高一點,所以最多一次跑個七八百公里耐力就會見底,所以即便有那個速度,他也沒法一直保持這個速度.還有一個麻煩就是光線.因為飛鏢是光速移動,所以他在移動過程中光線無法傳達到他的眼睛里,也就是說飛鏢只要一跑起來就會啥也看不見,所以他通常都是在短距離內先確認好下一個目標點,然後直接跑過去,接著停下確認下一個位置再跑,這樣中間會出現一個個的間隔,所以實際上飛鏢的平均速度不可能真的達到光速.當然了,即便平均速度達不到光速,也不是一般人能躲得過去的,好歹人家真的是可以光速移動啊.

把飛鏢放出去我就更悠閑了,直接騎著夜影閑庭信步的跟了上去,只要保證不被甩太遠,我們完全不用使勁追.

就這樣跟了兩個多小時,冰拳又穿過了一系列複雜地形,說實話這一路過來連我都快崩潰了,之前真沒想到他會把那個魔力甜點師藏這麼深.我估計他們之前肯定有別的方法交易魔力甜點,而不是由冰拳親自過去取的,不然的話這個時間實在是對不上號.這一路走過來,以冰拳的速度起碼要半天時間,前面還不知道有多遠.要是他每次都要親自跑過來取魔力甜點師制作的魔力甜點,然後再返回去,那他每天啥都不用干就專門兩邊跑得了.但是,事實上冰拳的時間非常的多,所以說他不可能在這個路上耽誤太多時間.那麼,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魔力甜點不是靠冰拳去取的,而是又另外的運送通道,只是這次冰拳是親自去找魔力甜點師,所以才用了這麼長時間.

兩小時十分鍾之後,冰拳終于在穿過一條通道後進入到了一個不知道該叫地下通道還是地下空間的地方.這個地方看起來就好像放大的穿山隧道,要是灌上水,寬度絕對夠一個航母戰斗群保持戰斗隊形開過去.但是,雖然這樣的寬大,可這個通道更加的長,前方一直延伸到了我的視線都看不到頭的位置,而且這不是因為通道彎曲被障礙物遮擋的原因,而是因為通道真的太長了,前方都已經超出我的可視距離了.要知道我有星瞳輔助,視力比望遠鏡還好,這樣居然都看不到頭,可見這個空間有多長.

在冰拳進入這條通道後明顯就慢了下來,而且顯得非常的小心,明顯這里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存在,不然他不可能這樣小心翼翼.不過我現在可沒空管他的表現,因為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

"艾美尼斯,用幻象把我們之前走過的路線圖虛擬出來給我看."隨著我的命令,一副立體的地圖立刻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看著這個地圖皺眉思考了一會之後立刻道:"縮小路線圖,把北歐地圖覆蓋上去."

"主人我沒有完整的地圖,而且中間的部分……"

"只顯示你知道的部分,尤其是冰島這邊的入口和我們剛剛路過的區域坐標附近的地圖."

"好的."

地圖再次變化,很快一張殘缺的路線圖以及周邊地區的立體地圖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而此時我已經驚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該死,難怪之前一直找不到魔力甜點師的位置!這個冰拳……之前真是小看他了!"看著眼前的地圖,雖然不完整,但是,從已標記的方位坐標和周圍的坐標地圖拼接結果就可以看出來,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長長的通道空間,很可能就是一條跨海隧道,它的一端連接著冰島這邊的地下世界,而另外一端直指歐洲大陸,只是目前還不確定那邊的出口在哪而已.也就是說,我們苦苦尋找的魔力甜點師,他其實壓根不在冰島.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十章 追蹤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十二章 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