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五十一章 原來是自己人  
   
第二十一卷 第五十一章 原來是自己人

輕松甩掉追擊部隊之後我們很快就到了哈格洛斯他們的城堡,不過哈格洛斯他們顯然對這個事情還一無所知,看到我帶著露易絲突然跑回來還相當的驚訝,不過聽到我說有一支大部隊正在往這摸也是立刻就緊張了起來.

"我們在這里這麼久都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剛一和黑暗神殿取得聯系就有人來襲擊我們?"羅斯威爾侍衛長顯然是個懷疑心比較重的人,他這話雖然沒有明白說出來,但意思很明顯,就是懷疑這些人是迪坦斯的人,懷疑迪坦斯要對付他們.

哈格洛斯大魔王剛想解釋就被搶先打斷道:"應該不是迪坦斯.他是黑暗主神,你們的神魂印記都在黑暗神殿的神力核心里面,真要對付你們的話有的是辦法,完全沒必要派出這樣一支軍隊.再說對方過來的方向也不對."

"方向不對?"克莉迪亞侍從官突然問道:"是不是從西南方向過來的?"我一聽還挺驚訝克莉迪亞侍從官為什麼我還沒說她就知道敵人從哪邊過來的了,但是下一句話我就明白過來了."敵人肯定是光明神殿的人,黑暗神殿的人要過來我們這里需要通過國家屏障,雖然有辦法繞過去,但是很麻煩,不可能來太多人,就算迪坦斯主神真要對付我們也必然是少量精銳,不會像紫日會長看到的那麼多人."

"光明神殿?"雖然明白了克莉迪亞侍從官如此判斷的意思,但我卻是相當的驚訝,畢竟光明神殿現在和我們的關系就有點像是半個下屬機構,不,也不能算是下屬機構,應該說是掛靠單位.當初的光明神殿當然是比較牛的,也不需要掛靠在任何勢力的名下,但是自從兩位光明女神搞分裂把光明神殿搞成了新派和舊派之後,光明神殿的整體實力直接就被一刀切,打了個對折還不算,整個就是往下掉了一大截.

按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光明神殿就算實力下降應該也是地區內很牛的勢力,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卻不是這樣.光明神殿確實很牛,當初一直壓著黑暗神殿打,耶和華的教廷更是動都不敢動,但問題是現在他們分裂了,光明神殿實力削弱之後被黑暗神殿壓制的厲害,如果不掛靠到我的名下黑暗神殿肯定早吞了光明神殿.這還只是光明神殿非要找我們行會頂前面的原因之一,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內部壓力.

光明神殿的分崩離析可以說和我們行會有著直接關系,說是我們行會把光明神殿一拆兩半也不算過分.就像老美打過的地方總會扶植起一個親自己的勢力,這個是人都能想到其中的原因,我們行會費那麼大勁把光明神殿折騰散架了,難道我們就不知道扶植一個親我們的勢力?問題是兩邊的光明女神都知道現在自己落魄了,只有抱緊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大腿才有戰勝對方的希望,所以兩邊現在是分毫不讓紛紛沒命的跟我這示好,就為了得到的支援比對方多一點.

光明神殿說起來確實是分裂了,可這時間並不長,手下的人其實並沒有什麼明顯的隔閡,不過是兩邊的上層勢力不一樣,又不是和黑暗神殿那樣的信仰沖突.所以說,兩位光明女神都想著只要戰勝對方就行了,因為只要對方一倒台,對方剩下的人必然會重新回到自己這邊,然後光明神殿就等于是重新複活了.雖然重新整合後的光明神殿必然會比當初衰弱,但那個時候至少內部統一了,而且有了足夠的實力頂的住外部壓力,即便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眼色也可以不用再看.

正因為明白這其中的道理,所以兩邊現在對我們冰霜玫瑰盟都是言聽計從,就怕我們突然導向對方.

"如果對方真的是光明神殿的勢力,那倒是好辦了."雖然驚訝于對方可能是光明神殿的勢力,但這個事情要真是他們搞出來的倒是好辦了.唯一的問題就是這到底是菲林迪爾的人干的還是瑪麗蓮的人干的.

哈格洛斯大魔王他們聽到我的話都是相當驚訝的看著我,最後還是羅斯威爾侍衛長沒忍住問道:"難道你在光明神殿也有人?聽說光明神殿那邊已經分裂成兩個部分了,你到底是認識哪邊的人啊?"

"兩邊我都認識,不過現在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哪邊的人,還真有點不好辦了."

"為什麼?"露易絲比較單純,不明白其中緣由.

克莉迪亞侍從官幫著解釋道:"因為如果這是其中一方干的,那肯定是瞞著另外一方的,如果紫日會長問錯了人,就等于是把事情捅出去了,這樣的話對另外一方就是個傷害.要對方退兵的話就是去求人,這要求人之前先害了人家一下,你說還怎麼求人?"

露易絲一聽也明白過來了,然後有些焦急的問道:"可是我們這邊也不能不救啊!會長你一定要幫幫哈格洛斯姐姐啊!"

"這個你不說我也會幫的,不然我還回來干什麼?"

"可是現在不知道是哪邊的人要怎麼勸他們停下啊?"

我想了想道:"其實這事要說簡單也簡單."

"嗯?怎麼說?"哈格洛斯大魔王出聲問道.她現在是非常著急的,畢竟黑暗神殿那邊才剛剛認可他們的身份,這回來不到一天立馬就出事,你說迪坦斯那邊會怎麼想?

聽到哈格洛斯大魔王這樣問,我便說道:"光明神殿那邊的情況我肯定是沒法問的,不過我不問他們可以自己說嗎."

"啊?讓他們自己說?"

我點點頭道:"光明神殿那邊認識我的人又不是一個兩個,這種秘密行動不可能出來的都是小兵吧?肯定有高級人員在指揮,我想能指揮這種級別的行動,對方的等級絕對夠格知道我的情況,只要讓他看到我,對方一定不會主動攻擊的."

哈格洛斯大魔王和克莉迪亞侍從官他們聽了也都覺得這個方法不錯,不過這畢竟是重大事故,即便是我打包票說能搞定這個事情,他們也不可能真把這個事情都扔給我,這就好像要是某個國家對另外一個國家說:"只要有人進攻你們,我就幫你們干掉那個國家."可即便那個國家真有那個實力,難道這個小國家就真敢把自己的國防都交給人家一點努力也不做了?所以說,哈格洛斯大魔王他們雖然相信我應該是可以辦到的,但還是覺得有這個必要做好防禦.

他們磋商如何防禦的問題就和我沒啥關系了,直接和哈格洛斯大魔王他們打個招呼我就離開了這邊先行趕往那支部隊的方向.

大部隊行軍速度自然快不起來,何況這是森林,而且還是魔獸滿地跑的童話森林,那麼多人想繞都繞不開,只能一路殺過來,這個速度自然也就快不起來了.

我回去哈格洛斯大魔王他們那邊騎得的是飛鳥,一來一回也沒用多長時間,重新發現這支部隊的時候他們還在我們之前偶遇的位置不遠處.

之前追擊我的那些飛行生物在看到我們飛走之後就沒追了,天空中的情況比較簡單,飛鳥的速度一目了然,對方看到我們的速度就知道追也白追了,所以干脆直接返回了.這會等我回來天上已經一個飛行生物都看不到了.

"該死,天上那家伙又來了."我剛到這支部隊上空就被人發現了.飛鳥速度確實快,但他可不是隱形戰斗機,隱蔽性啥的就不用考慮了.下面的部隊這麼多人,又剛剛被來自天空的我發現過,這會正警惕著天空呢,當然是我一出現立刻就被發現了.

幾名空騎兵聽到觀察人員的喊話不等指揮官下命令就開始往坐騎身上爬,而那些長得好像始祖鳥的生物顯然也是急性子,騎士們還沒完全爬上去他們就已經開始抓著旁邊的樹干往樹梢爬了上去.

這些家伙之所以能從林間的地面上飛起來,靠的就是這一手爬樹的能力.游戲里的森林可不像現實中,這里的森林幾乎都是極為原始的森林,那些大樹什麼的動不動就能長到七八十米高,樹木之間一顆挨著一顆靠的非常近,樹與樹之間枝杈層疊嵌套,將整個森林的天空遮擋的密密實實,這樣的地方並不是說你會飛就能飛的起來的.像巨龍那樣跟空中坦克似的啥都不管直接硬撞出來當然沒問題,可問題是不是任何生物都有巨龍那麼恐怖的防禦和力量的.大部分飛行生物身體強度都是不如地面生物的,畢竟飛行需要的是輕量化,而輕量化的代價就是肌體強度下降,像巨龍那種變態畢竟是少數,所以一般生物落到森林的地面上就很難再飛起來了,除非身形小到可以再樹木的枝杈之間穿梭前進,可這些始祖鳥一般的生物一個個都是龐然大物,別說樹枝之間了,就是地面上的那些樹干之間的距離他們有時候都要適當的繞行一下.不過這些家伙也有自己的辦法,他們雖然沒巨龍那麼變態可以靠蠻力從樹枝之間硬撞出來,但是他們有自己的辦法,那就是爬樹.

樹枝並不是多堅硬的東西,大部分魔獸都能輕松弄斷它們,之所以飛行生物會被樹枝擋住是因為在枝杈之間沒法自如的揮動翅膀,所以才飛不起來,不是說他們弄不斷樹枝.但是爬樹就不一樣了.只要順著大樹向上,樹枝就會越來越稀疏,而且樹與樹之間的間隔拉開之後就會出現空白區域,只要看到足夠的空間,這些大家伙縱身一跳進入這個空白區再猛拍幾下翅膀也就飛起來了.

我正在天上想看看什麼地方方便我下去尋找一下他們的首領,結果就看到下面的樹木一陣晃動,緊跟著就是幾只那種始祖鳥一般的生物沖天而起朝著我追了過來.

"靠,我跟你們有仇啊?犯得著盯這麼緊嗎?"看著下面飛起來的始祖鳥,我並沒有逃跑,而是反其道而行,直接把飛鳥一收,然後就朝著下面的森林砸了下去.

下面那幫飛行騎士剛騎著坐騎飛起來就看到跟個炸彈似的掉進了森林中,郁悶的這幫家伙要發瘋.他們的坐騎體積太大,上下一次非常不容易,這好不容易才飛起來,沒想到居然又要下去,不郁悶才怪.

那邊幾個人正在那猶豫著要不要立刻下去,突然就聽到下面一陣雞飛狗跳的叫嚷和打斗聲,這下想不下去也不行了,只好重新指揮坐騎潛入林海之中.

就在上面的空騎兵准備返回的同時,我已經突破了密集的樹枝阻隔落到了下面的森林地面上,下面那幫人本來還等著看空騎兵這次能不能攔住我來著,沒想到突然上面就掉下來一個人,直接落在了隊伍中間.這一下這幫人就亂套了.他們是秘密任務,被發現一次已經算是很丟臉了,這會居然有人落到了隊伍中間,這要再讓人跑了,回頭絕對被女神派去鄉下神殿當門童.

我這邊剛一落地就看到周圍人愣了一下,接著就是一大排武器遞了過來,搞得我不得不趕緊往後退了一步考住一棵大樹,但是對方卻沒有絲毫停頓的意思,武器立刻再次前送,逼的我不得不縱身跳上了大樹,結果我腳下的樹干瞬間就被劍氣刀芒的切掉了一大半.

我是來找這里的負責人說服他們退兵的,當然不能上來就殺,這要是殺了他們的人,這說話可就不方便了.

既然不能傷人,跳上樹枝之後我也就干脆不下來了,反正林木之間枝杈縱橫交錯就跟羊腸小道一般,直接在樹枝之上來回奔跑比在下面方便多了.

下面的那幫人一看我上了樹,自然不能任由我在他們頭頂到處亂竄,可是這里的人雖然還算精銳,可他們大多是騎士之類的正統職業,上樹這種事情敏捷低了可不行,到時候不用敵人砍你,只要你自己一腳踩空就能把自己摔個半死.所以,雖然明知道不能放任我在他們頭頂亂竄,可是真追上來的還真沒幾個.

那些上樹的都不是一般人,要麼是屬性特別高,即便不是敏捷特長也足夠滿足在樹枝上戰斗行走的需要的那種牛人,要麼就是專職的刺客之類的高敏捷人員.這些人上了樹之後就全都朝我追了過來,一時之間就看到樹枝間上躥下跳的全是人,感覺就好像是一大群猴子在遷徙一般.

因為不能真的跟他們動手,所以我也沒停下來對付這些家伙就帶著他們在隊伍上空來回的竄,實際上就是在找他們的領隊.

其實出了這麼大事,領隊根本不可能不參與,所以,我很快就發現了對方.確切的說不是我發現他的,而是他發現了我.根據手下人的報告,這支隊伍的領隊很快就從隊伍前面跑了過來,然後聽說我上樹了,自然也就第一時間跟上,結果跑了很長時間終于算是找到我了.

"都住手!"

就像我猜的一樣,這種行動,帶隊的肯定不會是菜鳥,而且必然是高層人員.我在光明神殿的事情並不是所有光明神殿的人都知道的,畢竟光明神殿也是要臉的,沒有誰會把自己抱別人大腿的事情滿世界的抖摟,真這麼干的必然都是腦袋有問題的.不過,下面的蝦兵蟹將們不知道,神殿內的中高層必然是知道內幕的,而眼前這個帶隊的人剛好就是達到了中高層標准的人員.

聽到帶隊人員一聲吼,那邊追擊我的人立刻就全都停了下來.我看他們停了自然也停了下來.雖然我不認識那個家伙,但是他來了之後不是組織人員攔截我,而是喊停,那肯定就是認出我來了,不然他這會就應該沖在第一個才對.

"紫日會長,別動手,誤會……誤會啊!"那個家伙叫停了自己人之後立刻換上了一副抗日電影里漢奸一樣的表情朝著我一邊喊一邊跑了過來.

看到那家伙在樹枝上跌跌撞撞的往這邊跑,我直接指了下下面,然後就從樹杈上跳了下去,對方也是會意的緊跟著落地然後朝我走了過來.

"紫日會長,您怎麼在這啊?"這家伙顯然是個很會來事的主,一到我身邊就問了起來,那口氣搞得好像我們很熟一樣.

"你是誰的手下?"

對方被我的直接弄的一愣,但很快就反應過來趕緊解釋道:"我們是菲林迪爾女神的部下."

"菲林迪爾的人啊."我先是說了一句,然後又問道:"你們是不是去全面那處山谷清剿異教徒的?"那家伙剛想問你怎麼知道,可話到嘴邊又給憋了回去,然後疑惑的看著我,想了半天也沒開口.我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了,直接說道:"我去問菲林迪爾她照樣得說,你難道覺得她會隱瞞我?"

我這話絕對是個坑,不小心的人摔死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我問他覺得菲林迪爾會不會隱瞞我,他要是回答是,那就是認為菲林迪爾隱瞞了我一些東西.我現在是什麼人?我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而冰霜玫瑰盟又是光明神殿的靠山,現在菲林迪爾有事情瞞著我,這是什麼情況?要鬧獨立是怎麼著?而且,這家伙是菲林迪爾的手下,他在這個事情上說菲林迪爾企圖隱瞞我事實真相,那不等于是越級告上司的黑狀?這種事情換誰能忍你?如果說他能借著告倒菲林迪爾的機會爬上去獲得實際利益,那也還好說,可問題是他根本不可能得到那樣的機會.

光明神殿雖然掛靠在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名下,但是他們依然是獨立組織,我們對光明神殿的管理也是放任型的,只在特殊事情上給點方向性的意見,不會直接干涉他們的行動.也就是說,這家伙即便巴結我,對他自己也沒有任何好處,因為我不可能把他弄到我們冰霜玫瑰盟來,更不可能為此把菲林迪爾換下來讓他當主神.

由此你就可以看出來,他只要點頭說是,那基本上他的小命就算完蛋了.當然,搖頭的話直接就合我意了.我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他們來干什麼,他要是否認,認為菲林迪爾不會隱瞞我,那他自己就更不能隱瞞我了.連他的頂頭上司菲林迪爾都不打算隱瞞我,他那還敢隱瞞,那他也就只能告訴我他們的目的.

所以說,我這句話就是個坑,他不管點頭搖頭其實都會中招,只不過一個是被我騙到事情的真相,另外一個是自己把自己的前途扔坑里了.

還好,這家伙反應挺快,一下子就意識到了絕不能點頭,不然回去咋說都沒用了.想了想他也覺得告訴我也無所謂,反正我自己都猜到了,于是他便干脆說道:"紫日會長您說的沒錯,我們就是去那個山谷清剿異教徒的.不過,您突然出現在這里是有什麼事情嗎?難道您也要參加清剿工作?"

"清剿你個大頭鬼."對方確認了目的後我直接就開罵道:"你們哪來的情報?居然把主意打到我頭上來了?那些人都是我朋友,你們說清剿就清剿啊?"

"啊?這這這……我不知道這個事啊!"那家伙很無辜也很惶恐的說道:"女神就是吩咐我帶人來這里清剿一個異教徒聚集點,然後就給了一點敵人的大致信息,其他的東西我都不知道啊!"

"行了行了."看這家伙都快哭了,我趕緊打斷他說道:"這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事,你們這不是還沒開始清剿嗎.錯誤還沒發生,補救還來得及.馬上帶上你的人返回光明神殿,不許再動我朋友的地方."

"啊?"雖然知道我的人不能動,可是那家伙聽到我的話還是愣了一下,然後就非常為難的看著我.他的意思我明白.菲林迪爾讓他帶人來清剿異教徒,結果他跑出來溜達一圈啥也沒干又回去了,你說菲林迪爾會怎麼看他?雖然他回去把情況分析給菲林迪爾聽之後,菲林迪爾可能也會認為他做的對,但是俗話說伴君如伴虎,主神比君王可厲害多了,所以給主神當差絕對比陪著老虎過夜危險多了.盡管這個事情看起來是有原因的,但真說起來完全就看菲林迪爾的心情.要是菲林迪爾心情一不好,說你有罪就有罪,而且違反軍令,這種罪還賴不掉,到時候可就麻煩大了.

明白他的為難之處我也沒打算跟他過不去,直接說道:"那這樣.你下令讓你的人原地休整,然後你跟我一去回去見菲林迪爾,我讓菲林迪爾給你下命令撤兵,到時候你再回來把部隊帶回去,這樣總沒問題了吧?"

那家伙剛才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現在一聽我的安排立刻就點頭道:"行,我這就去安排."

看他跑去安排部隊去了,我也沒閑著,在附近的隊伍身邊轉了幾圈,確認了一下這些人的實力,然後又跑去特地看了下那些好像始祖鳥一樣的生物.

我之所以要觀察這些人,就是為了要搞清楚這支部隊的戰斗力水平.這支部隊能被派出來干著活,絕對是屬于菲林迪爾的隱秘力量,而能掌握菲林迪爾更多的信息,對我們將來對她的控制也將是有好處的.所以說,這些部隊的戰斗力等信息都是很有用的.

那家伙安排好隊伍休整的事情後我這邊也了解了部隊的大概情況,然後我們便一起離開森林從空中返回了光明神殿總部.

光明神殿總部這邊的守衛有部分是認識我的,當然也有不認識的,不過我身邊這位在這里是大人物,守衛都認識,我跟著他過來,守衛自然是沒有說話.

菲林迪爾在自己的神殿自然是有著完全的信息掌控權,我才剛穿過大廳就看到菲林迪爾主動迎了過來.她看到我之後先是向我行了個禮,然後就用眼神開始向旁邊那家伙示意,想要從他那里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跑回來了,而且還是跟我一起回來的.

那家伙也是人精,一看到菲林迪爾的眼神立刻就開始解釋道:"菲林迪爾主神,是這樣的.我們的行動隊伍在快要到達目標地點是遇上了紫日會長,之後我們從紫日會長那里得知,那處山谷里居住的其實是紫日會長的朋友.所以……"

菲林迪爾是什麼人?都說到這里了當然也就明白了.不過那家伙也是賊壞賊壞的.他不說是自己的隊伍被我發現了,而是說在接近目標後我主動找上門來的,這就推卸掉了他自己的責任.本來他們是秘密行動,半路暴露目標就是他的責任,而如果是到達目標地點被發現了,那就沒什麼責任了,畢竟你都到地方了,進攻前當然會被發現.只是將我們碰面的地點往前稍微移了移,這家伙就把自己給摘乾淨了.果然是個人才.

菲林迪爾明顯沒發現對方的小伎倆,因為她在考慮其他更重要的信息.手下的彙報內容很明確,就是她原本計劃對付的人是我的人,她不能動這些人.要想動他們就得跟我翻臉.一想到後果,菲林迪爾立刻就有了決斷.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五十章 逃跑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五十二章 平衡壓倒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