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六章 被蹂躪的武者  
   
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六章 被蹂躪的武者

"你用鉤鐮槍?"白羽守鶴驚訝的看著我問出了這麼一句.

"怎麼?很奇怪嗎?"

"看來我可能對你期望過高了."白羽守鶴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搞得我都有點莫名其妙的感覺.

雖然覺得很奇怪,但我也沒打算在這個事情上和他糾纏,直接將永盚_鐮槍端了起來舞出一個槍花直指白羽守鶴的面門大喝道:"來吧,讓我了解一下真正的忍者到底有多厲害."

"如你所願."白羽守鶴說完這句的同時人就已經不見了,不過不是瞬間移動,只是速度比較快而已.在周圍人的目光中能夠看到一道殘影,而我的目光中對方的身形卻是非常的清晰,畢竟我的動態視力不是人類可比的.

繞了一個弧線從我的側面沖過來的白羽守鶴一個閃身就到了我的身邊,手中長刀立刻一個上挑,但是之前一直站這沒動的我卻是在最後時刻突然猛地一扭槍身將永盚_鐮槍轉了過來,槍杆猛地迎著白羽守鶴的長刀砸了下去.

當.伴隨著一聲金屬撞擊聲,我和白羽守鶴同時感覺到了手上傳來一股巨力,但是相比之下我所承受的力量是要遠低于白羽守鶴的,畢竟我用的是長兵器,而且永盚_鐮槍也不能算是輕便武器,雖然也不能算重型兵器,但也絕對不輕.相比之下白羽守鶴的長刀明顯就要輕多了,而且他時自下而上的挑斬,我則是從上往下砸,自然是我占便宜.

巨大的力量從手臂上傳來,但是我們兩方都沒讓勁,各自咬牙加了把力氣,結果永盚_鐮槍和長刀接觸的位置發生了側滑,白羽守鶴順勢一扭手腕刀刃傾斜順著槍杆就朝我的手削了過來.一般人在這種情況下不想丟掉手指就只能松手,但我不是一般人.就在他的刀順著槍杆劃過來的時候,我直接一抬槍頭,槍尾下沉,跟著當槍身完全立起之後猛的一腳踢在槍尾之上,永盚_鐮槍的槍尾立刻彈起朝著白羽守鶴的肚子就飛了過去.

永盚_鐮槍並不是一般的標准型號鉤鐮槍,和大多數正版鉤鐮槍不太一樣的是它是兩端開刃的,除了前面的槍頭,在槍尾的部分也有一個類似于三棱錐一樣的稍微短一些的尖刺.如果此時白羽守鶴不改變招數,而是繼續向上切,那麼在他切到我的手指之前,我的永盚_鐮槍的槍尾必將先一步擊中他的胸口.我的手到時候還在不在不知道,他的肋骨肯定是保不住了.相比之下他的傷明顯比我的嚴重,所以稍微一權衡利弊白羽守鶴立刻就向旁邊一個側滾翻閃開了我的攻擊,當然他的刀也不得不收了回去.

第一次接觸毫無收獲的白羽守鶴稍微和我拉開了一點距離,重新打量了我一下之後他忽然說道:"看來是我低估你了.小心了,我現在要出全力了."

"沒關系,我就算能變身我也照樣不會輸."

"很有信心嗎.不過,和我過招光有信心可是不行的."

就在白羽守鶴說完這句之後,他立刻又再次沖了上來,不過這次在沖鋒的過程中他卻是突然甩手扔出了幾只十字標,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我比他還狠,就在他出手扔出十字標的同時我卻是突然將永盚_鐮槍輕輕上拋,然後換了個方向用單手托住了鉤鐮槍然後像射標槍一樣朝著他將整根永盚_鐮槍都給扔了過來.

永盚_鐮槍本來就有兩米多長,我們倆之前的距離也不是很遠,加上他之前的沖鋒,我們現在的距離可謂是非常的近.這一距離造成的直接結果就是我這邊的永盚_鐮槍剛一脫手,槍尖其實就已經快到他面前了.

如此近的距離閃是肯定閃不開的,所以白羽守鶴只能用武器格擋.他突然一個急停,然後單手持刀,另外一只手頂住刀背,用刀身側面成四十五度角擋在了永盚_鐮槍飛行的路線上.

只聽叮的一聲脆響,白羽守鶴只感覺雙手突然一沉,跟著就完全失去了知覺.他沒想到我這一下的力量這麼大,他用兩只手居然都被震的手臂短暫失去知覺.不過,雖然手臂失去了知覺,他的眼睛可沒問題.就在他架住了我的永盚_鐮槍的同時,他卻驚訝的發現我居然朝他沖了過來,並且在途中仿佛伸手摘樹葉一般隨手就從空中摘下了他發射的幾枚十字標,跟著沒給他任何反應時間我直接就把抓到手里的十字標反扔了回去.

剛剛被襠下的永盚_鐮槍此時因為慣性出現了短暫的滯空,還沒有落下,只是已經失去了力量.白羽守鶴瞬間判斷出飛鏢的路線趕緊一邊後退一邊收刀上下揮舞了三下,伴隨著清脆的撞擊聲,三枚飛鏢都被擊飛,但就在他揮刀擋飛鏢的時候我卻是已經沖到了他面前兩米多遠的地方一把抓住了永盚_鐮槍的槍柄末端,跟著手臂發力將整個槍柄旋轉起來轉了一圈橫向掃了過去.

長兵器的特點就是比較長,而根據圓周率,半徑越長圓形的邊長就越長,永盚_鐮槍這麼長的槍身,旋轉一周後槍頭走過的路徑其實已經相當不短了.有這麼長時間來積聚力量,此時的永盚_鐮槍不但速度飛快,而且力量奇大.白羽守鶴明明看到了我的動作,也知道我向干嘛,他更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去擋那支鉤鐮槍,但,知道歸知道,有的時候有些事情你是明知道不能做也只能這麼干的.

因為格擋自己發射出去被我接住又扔回來的那三枚飛鏢,白羽守鶴跟本沒時間離開我的攻擊半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旋轉了一圈給永盚_鐮槍聚能,而當他擋開飛鏢之後我聚集完力量的永盚_鐮槍已經帶著呼嘯的風聲到他面前了.這種時候不擋的話絕對會被這一槍切成兩段,最少也得給拍成重傷.無奈之下白羽守鶴只能將長刀豎在面前用另外一只手頂住刀背硬接了這一記重擊.

當.伴隨著一聲帶著明顯回音的顫音,我的永盚_鐮槍猛地撞在了白羽守鶴的刀刃上,跟著就見白羽守鶴仿佛被火車頭撞到了一樣真個人翻著跟頭就飛了出去,在地上連翻帶滾的滑出去足夠十多米,在撞倒了一大堆裝滿物資的箱子後才算是徹底停下來.

原本覺得我這次必輸的那幫日本玩家在我和白羽守鶴動起手來之後就在哪里樂呵呵的等著看我怎麼被揍了,但是等了半天看到的卻是他們以為可以碾壓我的白羽守鶴居然被我跟打棒球一樣一槍揮出了個本壘打,整個人直接就變皮球飛出去了.這反差未免也太巨大了一些,搞的那幫人一個個嘴巴張的老大都不知道到第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可能?"鬼手信長此時也是驚訝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原本計劃的非常好的.用現實中幾乎無敵的白羽守鶴來對付我這個在現實中可能只是普通人的游戲高手,而且為了讓白羽守鶴獲勝,還特地聯系俄羅斯夢游搞到了這種新型的魔網阻斷器,特意制造出了這種模擬現實環境的戰斗環境.然而,這一切居然完全沒起到任何作用.被寄予厚望的白羽守鶴竟然在開戰之後不到十秒就被擊飛了一次,雖然這一下肯定死不了人,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白羽守鶴的實力明顯並不足以碾壓我,甚至連我的實力都不如.

在鬼手信長目瞪口呆的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之時,那邊被打進雜物堆中的白羽守鶴也終于支撐著爬了起來.提著長刀走了兩步,他突然疑惑的牛頭看向了自己的手,結果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他手中的長刀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明顯的U形結構,這造型不用猜,看一下就知道是剛剛那一下砸出來的了.

"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再次惋惜的看了眼自己手里的武器,白羽守鶴直接將長刀往旁邊一扔,然後順手就從身上抽了兩柄稍微短一些的太刀出來.這種刀和大型東洋刀造型基本類似,不同的僅僅是長度要短一些,所以靈活性會稍微好一點.

雙持太刀就意味著白羽守鶴打算將自己的方式向速度方向轉化了,畢竟雙刀流講究的就是速度,如果慢了就沒有優勢可言了.

雖然換了武器,但是白羽守鶴嘴上卻沒有服軟,只是很不服氣的說道:"可惜武器太不爭氣了,不然不會吃這麼打虧."

對于白羽守鶴的借口我壓根沒有理睬的意思直接說道:"如果不是屬性被限制,剛才那一下你就已經和你的武器一起變成兩截了."

聽到我的話白羽守鶴原本的不服氣立刻就消失了.作為一名忍者,謀定而後動是非常關鍵的能力,因此在和我切磋之前他其實也是了解過我的戰斗力和各種特性的.就因為了解過我的能力和屬性,所以聽到我的話他才沒有辦法反駁了,因為事實就和我說的一樣,要是我的永睋棬鄎O持以前的屬性,那戰斗剛剛其實就已經結束了.別說什麼武器被砸彎了,剛才那一下恐怕連人也會被一刀兩斷的吧?

因為明白我不是在找借口,所以白羽守鶴也知禮的沒有在這個事情上繼續說什麼,他和鬼手信長畢竟不是同一類人,素養要好一些.

"剛才還是疏忽大意了."白羽守鶴雖然沒有再說武器的問題,但他的驕傲依然不允許他說自己不行,所以只能繼續找借口給自己挽回面子."現在我承認,你是值得我拿出保命技能拼命的對手.你就是那個我要找的真正的對手."

"抱歉,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我的回答讓對方明顯一愣,因為他剛剛的話雖然是自傲的意思,但也是變相的在抬舉我,可是我扭頭一腳就將他的面子給直接踩地上了,憋得白羽守鶴差點一口氣沒接上來背過氣去.

"你你你……"

"別指了,我又不是和你開玩笑的.你的實力真的不夠做我的對手.不過我知道,你現在肯定不會相信我說話,所以,我打算用實際行動讓你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我說的話很囂張,但這就是事實,可能這里面有點作弊的感覺,但那畢竟是我的實力,所以,我毫不猶豫的就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已經快要氣炸肺的白羽守鶴終于徹底憤怒了,不過他憤怒之後的反應非常特別,看起來整個人反倒是安靜了下來.

完全安靜下來的白羽守鶴整個人身上都爆發出了一種非常特別的氣質,感覺就好像這是一個披著人皮的野獸一般,一種狂暴和冷酷並存的感覺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讓我覺得這個人也不是真的一無是處.憑良心講,在人類之中,白羽守鶴絕對已經算是天才一級的了.勤能補拙,但最傑出的人才只能是既勤奮又有天賦的人,白羽守鶴就是這類人.聰明的人沒他勤奮,勤奮的人沒他聰明,所以,他就是人中之人,最牛的那種存在.如果不是因為我太特殊了,換個人來說不定今天就真交代在這了.

就在那帶著詭異氣場的白羽守鶴走過來的同時,我也啟動了自己的電子腦,然後將戰斗輔助模式打開,並且將自己的大腦從待機狀態調整到了正常狀態.對,就是從待機狀態調整到了正常狀態.

我們龍族的大腦以及大腦之外的輔助電子腦,這些東西的信息處理能力都太強了.平常正常人生活中需要處理的那些信息,對我們得大腦來說就跟智力正常的成年人用一只手抓東西吃需要的計算負荷差不多.大部分人都可以一邊看電視一邊嗑瓜子,就是因為嗑瓜子這種工作簡單到不用集中注意力也能輕松搞定.

對我們來說,生活中的這點事情就和嗑瓜子一樣,完全不需要動腦子去想,幾乎是下意識的行為就能足以完成這個部分的思考運算量還綽綽有余.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平時的大腦其實都是出于待機狀態,或者叫節能模式.這個狀態下我們的大腦功能區會被分成很多個部分,然後輪流啟動,我們龍族不用睡覺也是拜這個節能模式所賜,因為平時大腦就在輪休,壓根沒必要專門抽時間出來讓整個大腦一起放假,所以我們其實不是不用睡覺,而是我們一直都在睡覺,只是我們即使是在半夢半醒狀態,這個大腦的思維能力也比人類完全醒著還要厲害.

平常我們的大腦都在輪休,但這不意味著我們的大腦不能完全啟動,像是現在,我需要一些應變能力的時候,就可以適當的開啟一部分大腦的運算能力了.不過,白羽守鶴是個很不錯的武者,剛剛交手的情況我能看的出來,這個家伙和鬼手信長或者松本正賀都不一樣.松本正賀是個政客,禮儀隊他來說才是他追求的東西.雖然現在松本正賀已經投靠了我們,但那是因為他之前的慘敗搞得他心灰意冷而已,被日本玩家拋棄並徹底踐踏了他最後的那點愛國熱情,這種極端屈辱的狀態下松本正賀的心理發生了極端的扭曲,他的思想從一心為日本變成了完全顛倒過來的一心為自己,所以他現在投靠了能給他最大利益的我們,並且甘心在現實中跑到中國來把自己的身體放在我身邊給我們當人質,以求得到我們最大限度的信任.這就是松本正賀,他不是聖人,甚至不是好人,他只能說是個不太成熟的政客.

鬼手信長和松本正賀又不一樣,這家伙是個莽夫,就像黑澀會老大一樣.他注重自己的利益,而且對此不加任何掩飾.他的思維很單純,雖然會使用計策,但目的明顯,基本上不懂得繞太大彎子.

但是,白羽守鶴是和他們都不一樣的存在.這家伙怎麼說呢.可以說他是個以習武為生命的人,但他不是武癡.他最求最強力量的動機不是為了得到最強力量而想要得到最強力量,他的目標僅僅是被人崇拜,被人敬仰而已.說白了這家伙其實是個表現欲比較強的人,但是他沒有明顯的善惡觀念,對國家的觀念也很單薄,這點和松本正賀以及鬼手信長有很大區別.

正因為這家伙的國家觀念淡薄的很,所以我現在突然覺得這其實是個很不錯的招攬對象.我們不怕別人有追求,我們就怕別人沒有追求.只要一個人有所求,我們就能用他所求的東西控制他引導他,所謂壁立千仞無欲則剛,就是說沒有欲求的人最剛強,因為他幾乎沒有弱點.

白羽守鶴想要別人的崇拜,但是他自己並不完全清楚這種需求.就好像現實中很多人為了賺錢而賺錢,到最後連賺錢為了什麼都忘記了一樣.錢的最終用途是滿足物質和精神需求,而滿足物質和精神需求的最根本目標其實是為了讓自己過的更好.有些人單純的為了賺錢而賺錢,完全忘記了賺錢的初衷,最終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總是生活的那麼辛苦.

白羽守鶴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他需求的是別人的精神崇拜,根據我被灌輸的心理學方面的知識,他應該就是這樣一個人.但是,他自己並不知道這些,或者說他有些感覺,但並不明確.他唯一明確的就是希望在自己擅長的方面表現特別的突出,這種表現突出其實就是為了炫耀,但是他以為表現突出這個狀態就是他希望得到的.

既然白羽守鶴是這樣的人,那麼,我完全可以想辦法把他弄到松本正賀那里去.給他一些技術指導,給他裝備,給他屬性,反正就是一點點的強化他.在這個過程中他會覺得自己越來越強,而我這個強大的敵人就將成為那個吊在驢子眼前的胡蘿蔔,他會為了這根胡蘿蔔而不停的前進,殊不知隨著他的前進,胡蘿蔔也在前進,他永遠也吃不到那根胡蘿蔔.

用戰勝我這個條件作為那個胡蘿蔔,用松本正賀或者說我們經由松本正賀的手提供的資源作為物質條件,不斷的吸引他,最終讓他成為松本正賀的手下,將來甚至可以代替松本正賀和我一起在日本玩家面前交手,從而將他樹立為日本的第二個國民偶像.

當他成為那第二個國民偶像之後,我們即便是告訴他事實真相,他也不會再反抗我們,因為他此時就會像那些吸0毒上癮的家伙一樣,即使明知道這是條不歸路也會一條道走到黑,何況幫助我們並不是不歸路,反而是前途大大的光明,再加上白羽守鶴本身就是個國家觀念淡薄的人,著諸多因素決定了我的想法絕對有可操作性.

不過,白羽守鶴畢竟是鬼手信長找來的.人都是有先入為主的觀念的.一部小說改編成兩部電影,即便電影本身的水平一模一樣,觀眾也會對先看的那一部評價更高,只要後面那部的拍攝效果不是超越前一步很多,那就注定會被人認為是不如前面那部,這就是先入為主.

白羽守鶴已經和鬼手信長有過一定交流,先入為主的思想已經產生,所以要想讓他從鬼手信長這里跳槽到松本正賀那邊,並不是簡單的招攬就可以的.更重要的一點是我現在的身份還沒法招攬他,而且即便是松本正賀也不能現在出面招攬他,因為他已經先入為主的認可了鬼手信長,松本正賀這個時候招攬他根本毫無勝算.

要讓白羽守鶴轉投到松本正賀那里,就必須先讓他主動離開鬼手信長,不然我們就不好下手,而那個讓他主動離開的方法,我也已經想到了.

這個放白羽守鶴離開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我現在,在這里,徹徹底底的擊敗他.不是一般的擊敗,而是徹底的碾壓.說白了就是碾壓,打到他服氣,打到他沒脾氣,打到他覺得這輩子都沒希望戰勝我了.現在對武道的追求就是他的精神支柱,而我就是要將他的精神支柱徹底摧毀,然後讓他精神崩潰.

只要白羽守鶴的信念崩潰了,他的思想也就會徹底混亂掉,這個時候鬼手信長的先入為主效果就會消失,起碼也能削弱到一個極低的程度.在這個時候,當白羽守鶴逐漸失去希望,沉落在失落之中的時候,松本正賀就可以出現了.就像當初我誘拐松本正賀那樣,給他一絲曙光,讓他看到希望,並且明白這是唯一的機會,那麼,原本沉淪的白羽守鶴就會被激發出最強的求生意志,然後不顧一切的投身到松本正賀的麾下,此後想怎麼調教,那就全看我們興趣了.

計劃想好了,因此現在需要的就是完成第一步——徹底摧毀白羽守鶴的精神支柱,讓他崩潰,讓他絕望.要做到這一點,單純的依靠我的戰斗技巧是不夠的,因此我需要更高的反應速度和思維能力,所以,我這次沒有單純的回複幾個腦區的活動,而是將整個大腦完全啟動了.

我們龍族的大腦除了平常使用的休眠或者說省電模式之外,還有三個模式——標准模式,加速模式以及極限模式.

標准模式就是將整個大腦完全啟動,但依然是按照普通人的執行方式來運轉大腦.這個模式有和普通人平常做事的時候差不多,大腦參與了思考,但其實並沒怎麼動腦子.現在的大部分工作其實只需要人類的大腦運轉在這個模式下就足以勝任了.當然,我們龍族的標准模式可要比人類可怕多了,至少我們此時會獲得十六倍于正常人的思維速度,而且我們可以自己調節時間感覺,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讓自己感覺身邊的時間流逝速度變成正常狀態的十六分之一.

知道十六分之一的時間流逝速度是什麼感覺嗎?說簡單點,假如有個人朝你扔出一塊磚頭,你會感覺:"怎麼那塊磚頭還沒飛過來啊?快點啊!我都等急了!"差不多就是這麼個狀態.

如果在現實中一個人類能啟動十六分之一的時間流逝感覺,而且他有足夠的體力支撐自己在這個流失速度下做出正常速度的動作,那麼他就可以輕松躲過飛行的子彈,可以用手指彈飛身邊飛過的蒼蠅,可以隨便撫摸一頭獅子而絕不會被咬到,因為以上這些東西對你來說速度都跟九十多歲的老太太似的,不說等的你心焦,起碼你的神經反應速度絕對跟得上.

事實上標准模式只是我們應對一些比較複雜的情況下使用的大腦模式,這個還不是極限.再往後的加速模式才是我們真正認真起來的模式.在這個模式下我們的生物腦部分和電子腦會進入混合運算模式,之前的標准模式下,不管什麼信息,我們的電子腦和生物腦都會同時完成各自的計算,之後比對數據,然後由生物腦裁定最終判斷.但是,在加速模式下我們的大腦不會進行獨立運算,而是會將生物腦和電子腦整個聯合起來進行並行運算.各種數據會根據兩個腦系統的運算特征被分開,生物腦擅長的部分會交給生物腦處理,電子腦擅長的就給電子腦運算.而且,在此模式下,我們的大腦會啟動細胞活性化機制,在這個狀態下我們的腦電波會加強大約兩倍的樣子.在這種狀態下,我們的思維速度可以在標准模式的基礎上再增加7倍的速度,也就是說,我們在加速模式下,可以讓周圍的時間流逝速度感覺變成一百二十八分之一速.

一百二十八分之一速是個啥概念?基本上就是一秒被拉長到兩分鍾還多一點的感覺.別人對著你開一槍,子彈原本需要經過零點五秒才能命中你的身體,現在這個時間對你來說會變成整整一分多鍾那麼長.只要身體強度跟的上,你覺得正常人會連一分鍾後才會撞到自己的東西都躲不開嗎?

雖然一百二十八倍的大腦運算速度已經很誇張了,但這還不是我們的極限.我們的極限在于那個極限模式.這個模式沒有固定提升倍數,而是要看裝備情況和環境等因素.

因為在這個模式下我們的大腦會大量消耗能量,同時產生大量熱能,所以我們需要輔助冷卻設備.我們現在在現實中配備的那些鎧甲其實就配備有頭部冷卻系統,在這個東西的幫助下我們可以啟動一千零二十四倍速的反射神經,這個狀態下基本上移動就會跟瞬移差不多,就連我們的身體都不能長時間負荷這種狀態下的運動.好在這個狀態下我們其實已經可以在數十挺多管速射武器的掃射下隨意的散步了,所以一般來說也不需要更快的速度了.當然,如果是進行大量的信息處理的話,可能也需要更快的速度,但那種事情必須要在固定式的大型冷卻設備下才能進行,否則我們就會自己把自己的腦子煮熟.

對付白羽守鶴當然不用一千零二十四倍速,再說我現在在現實中也沒穿鎧甲,沒有帶冷卻設備.雖然我在游戲里,可思考用的大腦還是現實中那個,為了不把腦子燒壞,我現在最多也就是進入加速模式.這個模式下已經可以支持六十四倍速的運算了.不過我現在覺得這個速度也有點太誇張了.白羽守鶴雖然是忍者,可畢竟還是人,比正常人反應快一點是正常的,但也快的有限了,能有普通人三四倍的速度就算是極限了.畢竟訓練只是激發身體潛能,而人類的身體也是有極限的.再牛的司機也不可能讓拖拉機跑出F1的速度來,再強的武術家也不可能把自己練成超人,一個打一千可能發生,但一發子彈照樣撂倒.人類畢竟還是人類啊.

普通人的反應速度訓練最多也就增加到一般人的三倍,就算白羽守鶴是天才,他們家族還有秘法什麼的,那我就對放他一點,就算他能達到六倍速頂天了.那麼,我用六十四倍速會不會急死?他隨便揮出一拳我就得等半天,這樣豈不是很累?

想了想我還是啟動了標准模式,也就是大腦全部啟動,但是不開聯合運算,不加強腦波活動,這樣的話就是十六倍速,比白羽守鶴的反應速度至少快兩倍以上,白羽守鶴想打到我根本就是做夢,可惜他現在根本不知道這點.

被我的話激怒的白羽守鶴帶著一身特殊的氣場向我走來,我卻是在他進入到我身邊三米半徑內之後突然就啟動了標准模式,然後……世界變慢了.

我能看到面前的白羽守鶴的表情從完全冰冷一點一點的向猙獰轉變,他在張嘴怒吼,但是動作很慢,感覺用了三四秒才完全張開嘴巴吼出聲音,而同時他的收臂也逐漸抬了起來,應該是想要用那兩柄太刀進行攻擊,只可惜動作很慢,抬個手在我的感覺中都有三秒多的時間.當然,這個速度其實一點也不慢,要知道我現在可是處于十六倍速的模式中.在我感覺中白羽守鶴用了三秒抬起手,實際上就應該是只用了十六分之三秒,連零點二秒都不到,普通人完成這個動作起碼需要零點五到零點六秒.

盡管已經比普通人快了三倍多,但在我看來還是慢的可以.緩慢的抬起手,然後一只手向我的脖子揮過來,另外一只手卻反握著太刀藏在背後,隨時准備突然發出致命一擊.如此緩慢的動作除非我站著不動,否則根本不會被砍到.

輕松的抬起永盚_鐮槍,此時的狀態下能明顯感覺到永盚_鐮槍變得有些重了,但是在我的力量下還能正常揮舞.當然,這個主要是因為屬性被壓制的原因,要是沒有那台機器搗亂,永睎雩茯O沒有重量的,而且也不會有慣性,可以做出任何違背物理定律的詭異轉向,這是永琲瑭蘌藥搣,我也是用了很久才發現的,可惜現在被封印沒法用.還好我的力量不低,雖然重了點,好歹還能玩得動.

雖然我只是用自己感覺很正常的速度抬起了永盚_鐮槍,但這是我十六倍速之後的正常,在白羽守鶴看來我的永盚_鐮槍幾乎就是突然出現在了他的手腕附近,然後他就想用刀架住我的永盚_鐮槍,然後蹲身從槍尖下面鑽過去,畢竟永盚_鐮槍是長兵器,刃都在頭上,主要鑽過槍尖的攻擊范圍,鉤鐮槍其實也就是根棍子而已.

不過,很可惜,這招對普通人有用,對這種模式下的我完全沒用.他的刀雖然轉動了過來,可惜完全跟不上速度,我只是輕輕調整了一下角度,槍尖就准確的點中了他所握住的刀柄.我刻意沒去刺他的手,而是敲了一下刀柄,當的一聲那柄太刀直接就脫手飛了出去,跟著我借助反震力反向扭動槍身,又是當得一聲,槍頭穿過它的腋下用槍杆撥開他的收臂逼著他拔出了另外一把太刀並猛的一抖槍身,槍尖跟著一顫,叮的一聲就把另外一把太刀也給挑飛了.

"不服的話可以再來."將速度感恢複正常,我看著目瞪口呆的白羽守鶴說出了這麼一句,而對方已經完全傻掉了.沖鋒之中被對方眨眼之間挑飛兩柄武器,這已經不是實力有差距的問題了,這根本就是大人在帶小孩玩的感覺,尤其是挑飛他背後那柄太刀的時候我居然還能有意避開他的身體不傷到他,這簡直就不是武術而是魔術了!

"怎麼可能?"過了好半天白羽守鶴才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雙手喊出了這麼一句.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五章 輕裝上陣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七章 耍無賴的鬼手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