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八章 大動作  
   
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八章 大動作

"也就是說鬼手信長的倉庫里其實還有別的什麼東西是我們不知道的,而這種東西也被皇天後土碑判定為有可能影響到冰霜玫瑰盟未來發展的重大干涉條件?"

松本正賀的猜測和我的想法一樣,這也是我忙完實驗就急急忙忙往這邊趕的原因.

在看到我點頭之後松本正賀就開始沉思了起來,然後問道:"如果說鬼手信長的倉庫里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東西,那我們就必須去搞清楚這種東西到底是什麼.哪怕這是一種比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威力要小很多的東西,但因為我們不知道這個東西的存在,所以危害反而可能更大."

八月熏看著我和松本正賀說道:"可是你們之前已經闖過一次那個倉庫,現在再來一次的話,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吧?"

"這也是我頭疼的問題."我環視了一圈屋內的幾人道:"日本這邊的事情你們比我清楚,幫我想想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安然的進入鬼手信長的那個倉庫把里面的東西全都搞清楚的?"

我這邊話一說完屋子里就陷入了沉寂,不過不是大家想不到辦法在那里發呆,而是每個人都在低頭沉思.

大約過了幾分鍾之後,櫻雨神雛忽然開口問道:"如果我們強攻進去會怎麼樣?"

"不行."松本正賀想也不想就拒絕了這個建議."之前我們已經強攻過一次了,當時是打著追擊紫日會長的名號才發動的襲擊,那其實已經算是相當無禮的行為了,要不是因為後來發現鬼手信長跟俄羅斯人有勾結,所以鬼手信長不敢再在這個事情上做文章,估計這件事情根本無法善了.再來一次的話,就算鬼手信長是好好先生也絕對會爆發,更何況他壓根就不是一個習慣吃虧的人."

"不不不,我說的不是我們去強攻."櫻雨神雛連忙解釋道:"我說的是讓會長他們去強攻."

"會長他們還不是我們……"松本正賀話說到一半突然反應過來了,于是停下來問道:"你的意思是由冰霜玫瑰盟那邊直接從中國本土出兵強攻鬼手信長的倉庫城?"

"做不到嗎?"櫻雨神雛追問.

松本正賀看了我一眼,意識是這個問題他不知道怎麼回答,我低頭沉思了一下才開口說道:"應該可以做到,問題是如果真這麼干了,行會那邊就要做出一些犧牲了."

"犧牲?"櫻雨神雛顯然不明白我指的是什麼.

我直接解釋道:"如果是以前,我們在日本占領了很多城市,而且在日本擁有大量駐軍,所以這個事情壓根就不算個事情.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因為你們的存在,冰霜玫瑰盟現在在明面上的勢力都已經退出了日本,唯一剩下的也就是個支點城而已了.如果我們要對倉庫城展開突襲,光靠支點城是不行的,我們的人根本沒法直接出現在鬼手信長的倉庫城外面,而如果我們大張旗鼓的在日本領土上行軍,作為明面上的日本玩家領袖,你們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所以,如果我們從支點城出兵,一路向鬼手信長的倉庫城前進,你們就必須在半路上攔截我們,不然就會影響你們的聲譽和地位,而如果攔截的話,攔不住也會影響你們的聲譽,攔住的話更要命,我們的計劃直接就作廢了.而且這種完全沒好處的自己人打自己人,明擺著就是腦袋進水的行為."

"所以呢?"

"所以我們要進攻鬼手信長的倉庫城就只能用蛙跳戰術."

"蛙跳戰術?"櫻雨神雛畢竟是女孩子,什麼戰爭啊,軍師啊什麼的都不是很感興趣.雖然她也是戰斗類玩家,但游戲里的魔法戰斗風格比較唯美,所以很受女孩子歡迎,可是現實中飛機加大炮的,男孩子們可以認為那是鋼鐵的藝術,可女孩子就沒幾個對那種東西感興趣了.所以說蛙跳戰術這種東西稍微注意過一點軍事信息的男孩子都知道,可是櫻雨神雛卻是完全沒聽過.

松本正賀知道不光櫻雨神雛,大概八月熏和熾火龍姬也是一樣,所以干脆幫忙解釋道:"簡單點講,所謂的蛙跳戰術就是利用飛機進行空降作戰.這種戰術改變了傳統的地面推進戰術,而是直接在敵人的占領區內部開花,因為戰斗節奏快並且可以任意選擇攻擊目標,從而避開了對方實力最強的防禦正面,所以這種戰術往往可以起到超乎想象的戰術效果."

八月熏她們只是不懂軍事,不是腦子笨,所以松本正賀這麼一解釋立刻就反應過來了.

櫻雨神雛說道:"游戲里沒有飛機,但我們冰霜玫瑰盟是全員配備空優魔寵的.如果是我們行會出面,在游戲里玩蛙跳戰術倒是確實可行.只是,這人員好辦,重裝備怎麼辦?"

"這就是我說的犧牲所在.我們需要重武器,才能夠快速的沖入鬼手信長的倉庫城."

"為什麼一定要快速?"熾火龍姬問道.

八月熏幫我回答道:"因為這次和上次不一樣了.鬼手信長上次被打過一次,這次戒備肯定更森嚴,而且上次是松本君帶著日本玩家往里沖,鬼手信長找不到人幫忙,可如果是紫日會長帶著冰霜玫瑰盟那邊的人往里沖,鬼手信長隨便找什麼人,只要對方是日本玩家就肯定會幫忙,所以這樣下去的話,時間拖得越久鬼手信長的增援就越多.想進入倉庫城,最好的方法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在鬼手信長他們反應過來之前一口去沖進去."

"可是如此說來的話,就要有重武器配合了.紫日會長你們能帶多少重武器過去?"

"使用空間裝備和我的大地之門倒是可以攜帶一些,只是感覺並不太夠用,而我也想過了,如果要用蛙跳戰術強攻的話,活力必須要夠強才行,所以我就想到了這次稍微做出一點犧牲."

"可是你到底要犧牲什麼啊?"櫻雨神雛問道.

我一臉肉疼的樣子說道:"還能是犧牲什麼,當然是犧牲鈔票了!"

"啊?"現場除了我之外的另外四位聽到我的回答一瞬間全都驚訝的差點沒把下巴弄脫臼.

"合轍搞了半天就是要花錢啊?"松本正賀驚訝的看著我問道.

我揮揮手道:"別把我想的那麼財迷,我的意思不是花小錢,而是要花很多錢,而且讓我覺得很肉疼.要是小錢的話我肯定不在乎."

"可是你們有錢難道就能快速攻入倉庫城內部?會長你不是打算用錢把鬼手信長的手下都收買過來吧?你要是這樣計劃的,我建議你還是放棄算了."八月熏驚詫的說道.

我無奈的搖搖腦袋說道:"我怎麼可能花錢去收買鬼手信長的人,他身邊那幫子家伙都是鬼手信長的死忠,那種人是收買不了的.再說我在日本的形象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去收買日本玩家,十個人就有十個會跟我拼命,根本不可能收買成功的."

"可我們不是投靠你們了嗎?"八月熏問道.

"你們以為自己能占到日本玩家總數的多少?你們就是個別現象,不能列入考慮."

熾火龍姬追問都:"可是你說犧牲點錢就能快速的攻進去,到底是怎麼個犧牲法啊?你不會是打算花很多錢買魔晶石然後制作成液化魔晶蒸汽導彈一路轟進去吧?"

"我沒那麼蠢.鬼手信長手里肯定有魔晶能力抑制器,我就算舍得花錢用液化魔晶蒸汽導彈飽和攻擊,對鬼手信長的倉庫也肯定沒用."

"那你是要怎麼用啊?"

"具體怎麼用保密,反正等我用出來你們就知道了."我說著道:"我來就是想讓你們幫忙給意見的,如果你們覺得這個強攻的方法可行,我就照這個辦法執行了?"

松本正賀想了想道:"只要你能保證快速的攻進去,我局的完全沒問題."

八月熏和熾火龍姬也是一起點頭表示方案可行.

最終得到了全部通過的方案就這麼定下來了,而我則是很認真的繼續說道:"剛才那個是我這次來這邊的第一個事情,那麼還有第二個事情."

"我們聽著呢,你說吧."

"這個事情就是我希望你們可以喝俄羅斯人也搭上線."我平靜的說出了這個驚人的決定.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她們倒是沒有驚叫什麼的,但是看他們的樣子明顯都是受刺激不輕."喂喂喂,你們一個兩個的別擺出這幅表情啊?說說看你們能辦到不?"

"那什麼……不是我說……老大你怎麼會想到這種事情的啊?"松本正賀過了好半天才恢複正常說道.

我滿不在意的說道:"我只是想要利益最大化而已.你們想啊!冰霜玫瑰盟花了那麼大的力氣才把你們送上了日本玩家首領的神壇,如果只用你們來控制整個日本,這樣好處雖然很大,但畢竟只能是獲得日本這邊的好處,所以我想開發一下你們的剩余價值."

"靠,老大,你就算是想壓榨我們的剩余價值,起碼也要找個好的方向來壓榨吧?你這樣算是怎麼回事啊?"松本正賀一副我很受傷的樣子說道.

八月熏倒是沒有和松本正賀一起叫苦,而是略微沉思了一會才突然道:"對啊!現在和俄羅斯人搭上線倒的確是個好時機."

"誒?"松本正賀沒想到八月熏會這麼說,立刻非常驚訝的看著她問道:"你們沒毛病吧?這種事情你們也想的出來?"

我伸手示意松本正賀先冷靜,然後才開始說道:"其實這個事情很好理解.俄羅斯人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都送給了鬼手信長,你們說這意味著什麼?"

松本正賀沉吟了一會也沒想起來這到底意味著什麼,最後還是八月熏說道:"這意味著俄羅斯人現在急需尋找一個盟友,他們頂不住中國那邊的壓力了."

松本正賀作為我們安插在日本的最強間諜,本身保密級別就非常高,所以行會那邊的事情他知道的都很清楚.俄羅斯人自從那個上次我們扶植松本正賀上位那次趁機攻入過中國內部之後就一直沒有忘記過再次打進來.上次好不容易沖進來又被趕出去,這讓俄羅斯人非常的不甘心,他們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在邊境地區集結部隊,而且與我們國家的玩家發生過多次的邊境摩擦.這種種行為都表明了俄羅斯人一直在找機會重新攻進來,可是他們的進攻卻是一拖再拖,又一次甚至已經開始了全面進攻,結果在打了一輪火炮之後突然又撤退了.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俄羅斯人想要入侵中國,按時又拿不定主意.

俄羅斯玩家拿不定主意的原因很明顯——忌憚我們的實力.所以,要進攻就要削弱,至少也是暫時分散我們的實力,而要完成這一工作,沒有比日本更合適的存在了.因為日本和我們國家之間有著先天性的民族仇恨,所以兩個國家互掐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俄羅斯玩家只要給日本玩家提供合適的武器,那麼日本玩家就可以成為他們的天然盟友,然後和我們展開激戰,從而分散我們的實力,這樣俄羅斯人就有希望再次入侵我國了.

但是,計劃雖然好,進行起來卻不是那麼順利.一方面,俄羅斯玩家選擇的盟友鬼手信長有點不爭取,自從被俄羅斯玩家選為和日本溝通的代表之後,鬼手信長這家伙的勢力就一直在走下坡路,控制力越來越弱,地位也是越來越低,現在更是直接從日本玩家首領變成了偏遠地區的一個中型行會的首領,實力可謂是縮水非常嚴重了.

這樣的鬼手信長顯然不是個良好的合作伙伴,而且,在時間上俄羅斯玩家也不是很寬裕.大兵壓境對我們的壓力固然很大,可是俄羅斯人自己難道就沒影響嗎?把那麼多部隊放在邊境線上,這都是要花錢的,而且是每多呆一天,所以付出的代價都是天文數字般的.即便這個投入時俄羅斯玩家集體承擔的,但分到每個人頭上也不算小數目了.所以,如果不能盡快搞定這個事情,繼續這麼大規模的對峙下去,最後不用打仗,俄羅斯玩家自己就把自己給耗死了.

一方面盟友很差勁,另一方面又趕時間,正因為這兩個原因逼的俄羅斯玩家走投無路了,所以他們才會下這麼大力氣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直接就運到了鬼手信長的手里,這絕對是被逼出來的結果.

那麼,換個方向想一下.俄羅斯人既然都已經急到不得不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來提升盟友戰力了,那麼他們會不會願意一勞永逸的干脆換個更有潛力的盟友呢?

八月熏雖然沒有把她想到的這些都說出來,但是松本正賀他們也不是笨蛋,只要提點一下,他們立刻就想到了其中的道理.

"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現在去主動和俄羅斯人聯系,他們多半會拋下鬼手信長和我們合作吧?"松本正賀說道.

我開口說道:"這是其一."

"還有別的?"八月熏只想到了其一,根本沒想到還有別的東西.

我直接道:"其實我也就是有了一個意向."

"意向?"

"一個一舉三得的意向."我非常興奮的說道:"首先,你們和俄羅斯人主動聯系,等于就是給了俄羅斯人一個最好的盟友,這樣做的好處有兩個,其一是鬼手信長會從此失去俄羅斯玩家的支持,最差也能削弱他所得到的扶植力度.其二,這可以增強你們的實力,然後從俄羅斯那里獲得各種好處,這樣我們行會那邊對你們的投入就不用這麼大了,至少能幫我們節省一筆開支."

"那麼其三呢?"

"其三就是你們的加入會讓俄羅斯人獲得行動的膽量.你們不要以為俄羅斯人在兩國邊境布置那麼多部隊只是拖垮了他們自己,我們這邊的付出也不少.這段時間在邊境那塊幾乎是每天都有大大小小幾十次各種規模的摩擦,這些還好說,畢竟就算練級也會有消耗,這個還可以接受,只是,俄羅斯人在邊境大量布兵,我們就得跟著大量駐軍,這樣兩邊對抗下來的結果就是俄羅斯被消耗的很慘,我們也白白搭進去不少錢.現在我們不怕俄羅斯人入侵,可是我們反入侵又沒有好處可拿,他們又不主動進攻,老這麼耗著也不是個事,所以如果你們能給他們信心,讓他們發動入侵戰爭,那我們就可以從這種讓人發瘋的冷消耗之中擺脫出來.這就是第三得."

松本正賀想了一下皺眉問道:"可是如果我們和俄羅斯人掛上鉤了,他們進攻中國大陸的時候要我們也協同作戰怎麼辦?"

聽到這里我卻是微微一笑,然後說道:"那你們就跟著一起打唄."

"啊?"我的話再次讓眾人吃驚不已.

熾火龍姬試探性的問道:"會長你腦袋沒出毛病吧?讓我們真打?這自己人揍自己人不是腦袋出問題了嗎?之前你和松本君對戰還有你們假裝戰敗撤出日本本土,這些雖然也是戰斗,但我們都控制好了分寸,其實消耗都不大,至于日本占領區的丟失,反正是丟給我們了.這個對冰霜玫瑰盟來說也就是左手交右手的事情,倒騰一圈還在自己人手里捏著.可是你讓我們和你們真打,這拼的都是人力,消耗掉就是真的消耗掉了,這能有什麼好處?"

八月熏和松本正賀他們雖然沒有問,但是一個個都直愣愣的看著我,很明顯就是在等待我的回答.我看他們的樣子那麼緊張,只好先安撫他們放松,然後才說道:"你們不要按照字面意思理解啊!"

"不按字面意思,那能是什麼意思?"松本正賀問道.

"你們剛剛也說了,如果俄羅斯人從你們這里得到信心對中國領土展開入侵,那麼就會要求你們協同作戰.我想問一下,這個協同作戰是和誰作戰?難道就是和冰霜玫瑰盟作戰嗎?"

八月熏迅速接道:"俄羅斯人的意思大概是讓我們和中國玩家作戰,應該不是特指冰霜玫瑰盟,不過現在國內的防禦力量除了冰霜玫瑰盟也就只剩下北方聯盟和熱血盟之類的一些行會了.說實話,他們在國內雖然算是一線行會,可是和冰霜玫瑰盟比起來也就是空有個規模而已,戰斗力什麼的真的不能同日而語.這個會長你自己應該清楚.我們如果真的加入作戰,即便是不和冰霜玫瑰盟直接作戰也會重創這些行會,到時候冰霜玫瑰盟面對俄羅斯人獨木難支,還不是一樣的情況?再說你們現在和這些行會的關系都不錯,真把這些行會打殘了,對我們有好處嗎?"

我笑著說道:"誰讓你們去打北方聯盟和熱血盟啦?"

"可是中國除了我們冰霜玫瑰盟和他們兩家還有經得住整個日本玩家一起攻擊的行會嗎?"櫻雨神雛問道.

"我又沒說要一定頂的住."我直接跟他們解釋道:"你們先不要著急,讓我把話說完.俄羅斯人入侵中國之後,我會用冰霜玫瑰盟的影響力調集所有我們能調動的行會,然後一起抵抗俄羅斯人的入侵.這樣做一方面是對抗俄羅斯人的需要,徹底擋住俄羅斯人的入侵,並且集中力量一勞永逸的將俄羅斯人的實力徹底打慘,至少也要讓他們短時間內沒有能力再威脅到我們.這只是第一個要素.第二個要素就是,當我們冰霜玫瑰盟發出號召令之後,就能對我們國家內的行會做出一次大規模的甄選.凡是前來增援的行會,那就是和我們一條心的行會,至少人家表面上肯聽我們號令.但是,這其中必然有不聽我們的,和我們唱反調的行會存在.這種行會不會響應我們的號召,他們會躲在後面,然後讓我們這樣的行會頂在保家衛國的第一線."

"啊,我明白了."八月熏突然想明白了大叫道:"我們的任務就是對付這些行會.到時候為了抵抗俄羅斯人,各行會的精銳力量勢必都會北上,而南方剩下的就是這些反抗者.我們這個時候來個大迂回,然後專門攻擊這些行會,不用留手,直接將他們打殘,還可以順便搶劫.獲得的資源就可以用來壯大我們自己,而這個其實就等于是冰霜玫瑰盟在給我們投資.這個拿別人的錢來投資,感覺肯定很爽."

"誒,不對啊!"櫻雨神雛忽然說道:"我們確實可以兜個大圈子從南方入侵中國本土,可是那些增援你們的行會去的只是人,他們的城市又帶不走,我們上岸之後如果不攻擊這些空城,反而去找那些沒有北上參加抗戰的行會的麻煩,這痕跡是不是太明顯了一點?"

"是哦,這個問題要怎麼解決?"熾火龍姬也問到.

"這個問題其實很好解決."我直接說道:"等你們上岸之後,可以先悄悄靠近一些比較有價值的城市,然後發動突襲,這個時候你們就會暴露,然後我會在前線發布通告,告訴那些前來參加抗戰的行會,他們既然響應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號召前來抗戰了,我們冰霜玫瑰盟就不會看著他們的老家被人給端了,所以我們會派出一支精銳力量回去阻擊你們,從而將你們從那些倒向我們的行會的城市周邊趕跑.之後就是我們雙方唱雙簧的時候了.我們追,你們跑,沿途一不小心就漏掉幾個城市沒有保護好,而這些城市,很不湊巧的就是那些沒有來參加抗戰的家伙們的城市.你們說,這個計劃如何?"

"可是這樣的話,事後發現被襲擊的都是沒有去參加抗戰的行會,會不會被發現一點什麼?"八月熏有些擔心的問道.

松本正賀卻是道:"我倒是覺得沒什麼.這種事情大家都能看出來.冰霜玫瑰盟號召大家抗擊俄羅斯入侵者,這些人不配合,冰霜玫瑰盟必然有氣,在阻攔我們的過程中故意放我們摧毀這些城市也算情有可原.到時候這種事情就會變成眾人皆知的秘密,大家都知道是這麼個情況,但誰也不會挑明了說,而且支持冰霜玫瑰盟的行會肯定都能理解,至于那些反對者……他們的老窩都沒了,拿什麼反對?"

聽松本正賀這麼一解釋,八月熏她們也都覺得很對.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完全的聖人,何況冰霜玫瑰盟是個組織,是利益集團,既然是利益集團自然以利益為第一優先.有人公然反抗我們,我們報複一下也不算什麼,只要這種事情不是我們親自動手干的,別人就不會說我們什麼,這應該也算是一種社會公德,是大家公認的潛規則.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覺得計劃可行."八月熏說道.

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也是一起舉手道:"贊成."

松本正賀也跟著道:"我也贊成,只是這事情要誰去辦啊?我肯定是不合適的."

櫻雨神雛說道:"要不然我們三個去辦如何?"

我伸手制止了她們繼續說下去."我覺得這個事情你們不用去辦.讓松本正賀找個真正的日本玩家去辦,要不知道我們之間關系的人,而且要夠分量."

"這種人選我這里倒是多得是,只是為什麼不讓八月熏她們去?"松本正賀問道.

"因為八月熏她們三個的地位比較超然.誠然,她們沒有你的實權大,但是她們的身份更接近于偶像一樣的存在.她們必須是聖潔的,不能有汙點.而你作為首領,只要不在大方向上犯錯誤,是可以背負一些汙點的,甚至于,你身上沾上一些鮮血之類的汙點反而會增加你的個人魅力,讓日本玩家更加的依賴和信任你."

"原來我們的地位這個特殊啊?"熾火龍姬還是第一次聽說自己的身份定位,感覺好像自己平白無故就變得高貴了不少一樣.

我笑著說道:"不要把你們的身份想的太簡單了.你們的身份定位是行會里學過心理學的玩家專門幫你們定義的特殊身份,你們是日本玩家的偶像,所以一定要學會掌握別人的心理.還有,像是這次協助松本正賀亞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樣的事情,你們以後最好還是少干.這次是迫于無奈,但是以後要盡量避免.你們應該和松本正賀保持一定的距離,不要把自己想象成松本正賀的部下,而是想象成他的強力外援.你們的地位越是超然,日本玩家就會越崇拜你們,這一點和松本正賀正好相反."

松本正賀聽著我的話喃喃自語似的說道:"我現在有點明白了.我就是那地上的君王,應該殺伐果斷,可以殘暴,可以邪惡,但不能昏庸,只要方向正確,我的手段並不重要.她們就好像是那天上的女神,不用什麼事情都管,偶爾顯個靈什麼的滿足一下大家的願望就可以得到大家的崇拜,反而是出現的太多反倒是會適得其反讓大家不再重視她們的顯靈."

"不錯,想的挺透徹的嗎."我笑著說道:"你們的身份定位就是這樣的.松本正賀是君主,你們是女神.他的地位是實打實的,你們則是虛無縹緲的.他做的事情越多,越實際越好.你們的行蹤越神秘越好."

熾火龍姬聽了我的話立刻笑著說道:"原來我是注定要成為傳說的女人啊!"

"哈哈哈哈……"大家都被熾火龍姬的一句話給逗樂了.

笑過之後我們又回到正題開始進行分工,主要就是把大家的事情那排一下.

入侵鬼手信長的倉庫城這個事情不用松本正賀他們管,我只是來征求下意見而已.不過俄羅斯人那邊的事情就必須他們幾個負責了,或者說主要就是松本正賀負責.這種事情我們是真的一點都不能插手,不然越搞越麻煩.

結束了討論之後我便先行返回了艾辛格,皇天後土碑顯示的東西還是讓我們覺得不放心,必須盡快搞定.至于松本正賀他們則是在自己那邊忙活了起來,至于怎麼和俄羅斯人搭上線,這個倒是不用我操心,畢竟日本人也有自己的情報網,這種事情都搞不定松本正賀不如直接找塊豆腐一頭撞死算了.

不用管松本正賀那邊的事情,我當然就需要專心解決我自己的工作了.要突破鬼手信長的倉庫區就需要超強的戰斗力,而超強的戰斗力必然不能只靠我一個人來實現,因此幫手是必須的.至于說重武器的話……其實那玩意是可以用人來替代的,千萬不要忘記我們行會還有一座人形自走炮呢.

"克利斯締娜,現在在哪?"

"會長啊?我在中俄邊境呢.剛剛這邊又爆發小規模沖突了.最近俄羅斯人是越來越不安分了!"

"搞定你手頭的事趕緊回來,我有任務,需要你來幫忙."

"OK,等我一分鍾."克利斯締娜切斷通訊之後直接看了一眼前方那幾百名俄羅斯玩家和後面跟著的幾千名NPC,然後自言自語般的說道:"抱歉了,我有急事,今天沒工夫陪你們玩了."說完之後就見可力斯締娜身上的服裝突然燃燒了起來,然後一套夢幻般的彩色薄紗服裝從她身上展開,同時周圍清晰可見的元素光粒也開始閃現.眨眼之間克利斯締娜就從普通模式進入到了元素精靈模式,而就在轉換完成之後,她立刻就將雙手向天空神展開來做出了擁抱天空一般的姿勢,只是,她沒有抱住天空,卻是在她的雙手之間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光粒,接著周圍的光粒開始向這個光粒飛速聚集,而隨著這個光粒越變越大,周圍的人卻是發現連天空似乎都變黑了很多,仿佛光線都被克利斯締娜手里的那個已經脹大到排球那麼大的光球給吸收掉了一樣.

"快,別讓她聚能了,她這是要放大招!"戰斗這麼久,克利斯締娜的戰斗方式對面的俄羅斯玩家當然很清楚,只是,他們阻斷克利斯締娜的意圖完全沒有任何實現的可能,因為克利斯締娜身邊多了層防護罩,而且這東西就跟無敵模式似的,任憑這些人怎麼攻擊都沒反應.

經過了十幾秒的聚能之後,克利斯締娜終于將光粒變成了一個直徑一米多的光球,然後就見她將光球向天空一拋,光球立刻飛上了幾十米高的半空,接著毫無聲響的突然爆炸,化作萬點光矢將周圍半徑五百米之內的地面全都給覆蓋了進去.而在這個區域內的敵人嗎……現在基本都成蜂窩煤了!

"呼,搞定,趕緊回去見老大."克利斯締娜看了看眼前的一片焦土,確認沒有活人之後直接一個轉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七章 重大問題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七十九章 集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