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四章 真急眼了  
   
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四章 真急眼了

在我的提醒下紅月他們紛紛開始拉高,而下方的那個怪物隨著下落的泥土全部落地,也終于顯出了他的真身.

就像我們之前看到的那個輪廓一樣,眼前的生物確實有著九個腦袋.之前一口咬掉了半截飛船的那個就是其中之一,而另外八個頭和之前的那一個基本上都是一模一樣的.

這怪物的腦袋看起來有點像鳥頭,但是沒有鳥的喙,而是長著類似爬行類的嘴唇和鋒利的牙齒,但是整體形狀接近鳥類,比較尖銳,而且有著明顯的流線形結構.

怪物的腦袋後面就是他的脖子.這家伙的脖子也和鳥類差不多,相當的長,不看身體的話感覺就好像蛇頸龍一樣.不過,這個生物的脖子和腦袋上都沒有鱗片,也沒有羽毛,而是一種非常粗糙的,生滿肉瘤的惡心皮膚,看起來就好像被燒傷過一樣猙獰而恐怖.

這怪物的九個腦袋下面鏈接的是一個鳥類的身軀,當然體積很大,和他的腦袋以及脖子配合起來倒是並不走形,只是這個身軀的形狀真的是和鳥類非常的接近,不但有著鳥類特有的身體結構,體表還覆蓋著羽毛.

怪物的鳥類身去的兩側就是他的翅膀.這東西雖然暫時是收在身體兩側的,但是可以明顯看得出來那就是一對翅膀,不過因為目前是折疊狀態,所以看不出來到底有多大,也無法判斷這個家伙是不是能飛,畢竟游戲里的生物比較多樣化,有翅膀的未必就一定能飛,沒有翅膀的也未必就飛不起來.

在怪物的身軀下面是一對和一般鳥類類似的長腿,大腿部分肌肉很強壯,看起來圓滾滾的,小腿部分則是只有一層皮包骨頭,這個和一般的鳥類沒啥區別,不過因為這家伙的爪子都被掉下來的土給埋住了,所以看不到爪子的樣子.不過根據這家伙露出來的部分來看,這東西的爪子多半應該是很有攻擊性的那種類型才對.

"這應該不是九頭蛇吧?"紅月看著眼前的生物不確定的說道.

真紅在旁邊道:"感覺好像是九頭鳥!"

"不可能."我直接否定道:"九頭鳥早就被天庭砍掉了一個腦袋流放到日本……"我的話說到一半突然就卡住了,因為我突然想起來這不就是日本嗎?可問題是,九頭鳥或者叫鬼方,火車,不管叫什麼,反正他是被砍掉了一個腦袋,然後到了日本藏了起來,之後日本人就將之供奉為日本的神獸,取名八歧大蛇.其實八歧大蛇根本就不是蛇,而是鳥,之所以叫八歧大蛇是因為他的身體始終躲藏在地下沒有露出地面,而顯露出來的部分則是僅剩的八個頭,又因為這八個頭長的更接近蛇頭,所以才被誤認為八頭蛇,然後就有了八歧大蛇這樣的稱呼.

雖然八歧大蛇確實是在日本,可問題是眼前的生物和八歧大蛇明顯對不上號.

首先一點就是八歧大蛇只有八個頭,而眼前這個生物的九個腦袋是一個都不少,這明顯和傳說不符.

其次,八歧大蛇我們並不是沒見過.當初松本正賀還不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還帶領著日本玩家和我們作對的時候,也就是我們行會第一次在日本建立支點城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松本正賀就曾請動過八歧大蛇幫助他們來推平我們得支點城.在那次戰役中我有幸見到過一次八歧大蛇,但是當時八歧大蛇被天庭偷偷支援給我們的神仙給打敗了,不但又被切掉了倆腦袋,而且法力受損,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複蘇.最重要的是,當時我看到的八歧大蛇根本沒有眼前這個生物這麼大.當時的八歧大蛇雖然也算是巨獸一級的存在,但是我的那些大型魔寵和他在一起頂多就好像是普通人和籃球運動員的身材差別.可現在,眼前這東西光一個腦袋就和幸運他們整個身體差不多大了.這體積差距也位面太大了點吧?

除了以上三點之外,我不認為眼前的這個生物就是八歧大蛇還有個原因,那就是八歧大蛇的性格並不是這樣的.

當初的八歧大蛇是在中國大陸,也就是那時候的中土之地被切掉了一個腦袋的,而且被打的很慘,所以養成了他膽小怕事的性格.如果是按照人類的性理學來說,這種反應其實應該算是創傷恐懼症,屬于一種心理疾病.當然八歧大蛇是找不到心理醫生的,所以他的這個毛病也算是挺根深蒂固的.也正因為八歧大蛇有這樣的毛病,所以他才會被誤認為八歧大蛇.你想啊.要是當初的九頭鳥也就是火車跑到日本之後不是因為創傷恐懼症而一直把自己埋在地下,只趕露出八個腦袋的話,日本人怎麼可能把一只會飛的九頭鳥誤認為是一種長了八個腦袋的大蛇?所以說,八歧大蛇的這種行為時非常明顯的,而且相當嚴重,以至于在日本混了那麼多年一次都沒露出過身體.可是,眼前這只生物卻是整個都從地面下冒了出來,這哪里是八歧大蛇的性格?以它的性格就應該偷偷摸摸的出來搞偷襲,怎麼可能大張旗鼓的整個從地下鑽出來?

綜合以上三點,我認為眼前的生物壓根就不是八歧大蛇,不過如果說這個東西真不是八歧大蛇的話,貌似有些地方又對不上號.

日本就這麼屁大點地方.對人類來說擠一擠住個幾億人確實不是問題,可眼前這東西那是人類能比的嗎?這種比凶獸還猛的東西怎麼可能蝸居在一個狹窄的區域內?你有見過一個小洞里住著一窩兔子,但是你有看到過哪座山上住著幾十只老虎的嗎?當然,動物園不算.

眼前的生物分明就是超級生物,這種東西一個地區只能有那麼幾只,沒看到中國那麼大地方,各種超級神獸加一塊也才剛過十只而已嗎?日本這種地方能支撐三四只超級神獸也就頂天了,怎麼可能還有未被發現的超級生物存在?

如果說眼前這只生物不是八歧大蛇的話,這就和之前的論斷有沖突,因為眼前這個東西完全就是不知名的.一只從未暴露在大家眼中的不明超級生物出現在日本,這絕對不是正常情況.所以說,這個東西要說不是八歧大蛇也有點說不過去,再說從外觀上來判斷,這個東西也確實有八歧大蛇的很多特征.

首先,八歧大蛇本來應該是九頭鳥,那麼眼前這個生物難道不應該叫做九頭鳥?他有九個頭,還有一個明顯的鳥類的身軀,貌似非常符合九頭鳥的特征.另外,傳說中九頭鳥的名字叫做火車.這個名字的來源是傳說九頭鳥和鳳凰一樣,身體周圍是帶著火焰的.眼前這只生物雖然沒有燃燒起火焰來,但是他的羽毛卻是暗紅色的,而且身上的皮膚也都是紅的.這個顏色如果配合一定的光線,說他身上有火焰也是可以理解的.

雖然感覺有些地方像,可又有些地方感覺不太對,一時之間還真的不是很好判斷,不過不管這是什麼,起碼這玩意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稍微想了想我先接通了通訊器連接了軍神那邊,然後通過軍神中轉連接到皇天後土碑那邊的玩家那里."我是紫日,通報你們那邊的情況,皇天後土碑有新顯示畫面嗎?"

"有一些."那邊的玩家立刻回答道:"換天後土碑的顯示畫面拉成了遠景,我在里面看到了你們."

"啊?我們也在畫面中?"

"是的,畫面被拉得很大,好像我們的目標應該是個體積很大的東西."

"什麼叫應該?你們沒看到東西嗎?"

"不行,畫面中間就好像被打了馬賽克一樣,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輪廓,感覺好像是指雞,而且不止一個頭."

聽到對面那家伙的形容我差點沒一頭從飛鳥身上栽下去,居然說九頭鳥是雞,九頭雞這個名字還真有喜感.

"行了,我知道你們說的是什麼了."切斷通訊之後我直接對玫瑰和紅月他們喊道:"這個就是皇天後土碑顯示的目標,我們的偵查任務已經完成了,你們說我們需不需要先閃啊?"

紅月搖搖頭道:"不管怎麼說也要先試下這東西的戰斗力啊?"

玫瑰也贊同道:"對,先去試下這東西的實力再說.體積大未必就很強,游戲里的東西向來是不能光靠眼睛看的."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就先去試一下這東西的戰斗力."我說著就直接接通了軍神的通訊."軍神,巴貝爾塔現在狀態如何?"

"狀態全滿,隨時可以發射."

"有看到我眼前的目標嗎?"

"那麼大個東西我得多瞎才能看不見啊?"

"OK,就用那玩意做目標,幫我試一發."

"全功率?"

"嗯,全功率."

"好的,坐標上傳中,等待聚能,所有人注意避讓攻擊范圍."

不用我提醒,在通訊器里聽到軍神的話之後眾人趕緊就開始往後撤.巴貝爾塔雖然攻擊威力相對比較集中,但是我們不確定眼前的生物是不是有什麼特殊技.要知道游戲有有很多技能是可以反射傷害的,所以我們擔心被自己人誤傷,盡量提前拉開距離才是最好的選擇.

下面的那只怪物在我們拉開距離的同時已經徹底站了起來,而且他還抖落了身上的泥土,現在已經徹底站在了我們的面前.不過,還沒等他展開自己的攻擊,巴貝爾塔的攻擊就到了.

一束很細的紅線突然從天而降,穿透云層直接照射在了那只疑似八歧大蛇的生物的身體之上.因為紅線很細,所以那只生物根本沒有發現這道紅線,不過,下一秒他就注意到了,因為一個巨大的紅色光球突然順著紅線滑落了下來.可惜光球速度太快,那生物雖然發現了,卻沒來及閃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光球撞上自己的身軀,緊跟著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一朵可愛的火焰蘑菇就這樣升了起來.與蘑菇云同時出現的還有那只生物的慘叫聲,同時我們明顯看到了那家伙向側面一歪,踉蹌了兩步差點就摔倒在地上了.不過很可惜,他雖然歪了一下卻沒有真的倒掉,最後還是站了起來.

第一次攻擊不是用我們身邊的人員去攻擊,並不是因為我覺得我們的攻擊力不夠,而是因為擔心這個生物有什麼比較特殊的能力,所以先用遠程攻擊打一發試一下,至少也要確認這個東西的大概屬性范圍.如果他扛住了巴貝爾塔的攻擊,那就說明這個東西的戰斗力非常強,需要小心謹慎,而如果他被直接干翻了,那就啥也不用管了,說明這東西也就是體積大而已.

測試結果可以說相當的讓我們揪心,因為火焰蘑菇云升騰而起之後,當那只怪物重新顯露出真身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他的背上出現了一片明顯燒焦的痕跡,而且那一塊的羽毛都不見了.不過,傷害貌似也僅此而已了.怪物那塊沒有羽毛的皮膚被燒的焦黑,有些地方甚至發生了龜裂,但不管怎麼說皮膚還算完整,沒有被炸出一個大洞什麼的,這種防禦力已經不能用強來形容了.雖然巴貝爾塔不是對城市用超級武器,但起碼也是戰略級武器,威力是非常大的,而且其攻擊模式確定了他的攻擊威力比較集中.這樣的攻擊之下居然都沒把這家伙的身體皮膚擊穿,這絕對是非常恐怖的防禦力了.

"該死,我們的敵人似乎有些不好對付啊!"紅月感歎道.

我無奈的說道:"肯定不好對付,因為這東西就是八歧大蛇!"

"啊?真是啊?"金幣在旁邊驚訝的問道.

克利斯締娜也是吃驚的看向我問道:"你怎麼知道者是八歧大蛇的?"

玫瑰在旁邊幫我解釋道:"紫日是會長,剛剛動用戰略武器攻擊了目標,作為會長必然會收到系統通知.肯定是顯示信息里有敵人名稱的標注."

玫瑰不愧是智力型人員,雖然沒看到提示,但是卻猜到了結果.我點點頭道:"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八歧大蛇長出了第九個腦袋,但是眼前這個東西確實就是八歧大蛇,所以我覺得我們有大麻煩了."

"沒道理啊!八歧大蛇的身體當初我也見到過一次,沒這麼大啊!"克利斯締娜說道.

金幣和真紅也是跟著點頭表示贊同克利斯締娜的說法.當初保衛支點城的戰斗可謂是行會里的重要戰役,作為本行會主要戰斗力的克利斯締娜他們自然都有參加那次的戰役,所以八歧大蛇得樣子他們不少人都見過.只是,眼前這個東西和八歧大蛇比起來實在是大的有些離譜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紅月問道:"如果眼前這個東西就是八歧大蛇,那就是和四聖獸一個級別的東西,我們能搞的定嗎?"

"可是我為什麼感覺這個東西比四聖獸還要生猛啊?"金幣問道.

我也點了點頭道:"這東西給我的感覺確實是比四聖獸還要生猛,之前這個東西的氣勢好像沒有完全展開,現在已經徹底顯露出來了.感覺氣息好強,不是一般的強,是強的離譜那種!"

"喂喂,我們現在到底打還是不打啊?"掠冰在一旁問道.

我稍微想了想道:"打.管他三七二十一先上去輪一遍再說,測試一下這個八歧大蛇的攻擊和防禦,起碼也要知道他的大概攻擊手段."

"了解."周圍的同伴們接到命令之後還沒來及驅動坐騎往下沖,沒想到下面的八歧大蛇卻是先有反應了.只見這家伙突然將身體向下俯低了一些,跟著猛的向上一躥,同時翅膀張開用力一拍.地面上就好像發生了沙塵暴一般瞬間就變的飛沙走石,而八歧大蛇則是借助這一拍翅膀的力量整個竄上了空中,同時他的翅膀已經完全展開並使勁的扇動著,帶動那巨大的身軀迅速向著天上的我們追了上來.

"我靠,他居然主動沖上來了!"

"所有人閃避.自由攻擊!"這種戰斗暫時不好指揮,我也只能下令讓大家先分散開再說,畢竟這種大型生物的普通攻擊的范圍也很大,聚在一起一不小心就會被他一鍋端了,還不如分開的好.

在接到我的命令後大家立刻就開始四散分開,而八歧大蛇則好像是沖入了羊群的大灰狼一般攆的我們四處亂飛.

玫瑰和諾琳已經被我安排飛到了高空暫時離開戰場,我自己則是在眾人散開之後驅動飛鳥主動迎著八歧大蛇飛了過去.

下面的八歧大蛇不知道是不是認出我來了,居然死盯著我迎了上來.隨著距離拉近,八歧大蛇的腦袋幾乎全都朝我這邊聚集了過來,其中中間那個最長的腦袋最先到達,老遠就張開大嘴一口朝我咬了過來.我一拍飛鳥的翅膀,飛鳥立刻一個急加速從八歧大蛇的嘴巴中間穿了過去,而我的背後則是傳來轟的一聲牙齒撞擊的聲音.

一口沒咬到八歧大蛇也沒放棄,其他的腦袋繼續向這邊靠攏阻擋我前進,中間的腦袋則是轉了個彎也向後繞了回來准備繼續咬我,只是飛鳥的速度太快,猛地一個激烈橫滾就閃開了迎面掃過來的兩個腦袋,從兩只腦袋之間的縫隙中鑽了過去.不過,雖然一擊不中,九頭鳥也沒有放棄,其他的頭還在追擊,而掃過頭的腦袋則是轉了個彎繼續追擊,完全沒有給我一點逃跑的可能性.

趁著我這邊吸引力了八歧大蛇的注意力,克利斯締娜已經飛到了八歧大蛇的肚子下面,然後伸手向著八歧大蛇一指,嗖的一聲一道彩色的緞帶便飛了出來.那條長達幾公里的緞帶速度奇快,眨眼之間就沖到了八歧大蛇的身邊,然後圍著他的翅膀和身體就是一通繞,一下就將八歧大蛇的翅膀給固定了起來.沒有了翅膀支撐的八歧大蛇開始往地面墜落,但是僅僅是剛剛開始下落,八歧大蛇便突然發出了一種之前聽過的那種慘叫聲,同時他身上的所有緞帶便一下子全都崩碎成樂漫天的彩色光粒.

"我靠,這什麼情況?"伴隨著八歧大蛇的叫聲,正在躲避攻擊的我明顯感覺到飛鳥的速度慢了下來,更要命的是我一看屬性居然發現所有屬性都下降了一小半,現在我的各項屬性都只剩正常值的百分之七十五而已了,也就是說四分之一的力量都不見了.

我這邊還沒來及問別人,金幣那邊倒是先問了起來."老大,我的屬性好像出問題了!"

"全都別慌,八歧大蛇的叫聲應該是附帶詛咒效果的,你們先等等,我來解決."我說著便向前一指道:"維多利亞,看你的了."

剛剛被召喚出來的維多利亞也沒廢話,一出來就直接單手向天一指."命運的裁決——天命."

隨著維多利亞的呼喊,天空之中突然毫無征兆的落下了數道金色的光柱,每一道關注都鎖定了我們其中一人.因為現在是凌晨,太陽還沒出來,所以特別的黑,這些光柱從天空中射下來閃的人眼睛都有點快要睜不開的感覺.好在光柱的閃現速度非常的快,幾乎只用了一秒就消失了,而在光柱消失之後我們立刻就發現身上的所有負面狀態都被清除了,各種屬性都恢複到了正常水平.

"還好老大你有個超級寶寶!"金幣的聲音從通訊頻道里傳了出來.

"別貧了,先對付八歧大蛇!"

"知道了!"

金幣那邊回答完我又對克利斯締娜道:"你先拉開距離,然後上最強技能,先轟他個生活不能自理再說.其他人幫忙牽制住八歧大蛇別讓他去追克利斯締娜."

"了解."頻道內一片回應聲,然後就見大家各自向著八歧大蛇飛了過去,開始圍著他四處發動小型攻擊,雖然威力很低,對八歧大蛇來說有點不疼不癢的感覺,但至少是暫時牽制住了八歧大蛇的攻擊.

平常我不召喚魔寵是因為攻擊力夠用,不需要,現在這情況我可沒打算節約,直接向前一揮手道:"能飛的一起上!幫忙啊!"

呼啦啦的我身邊就出現了一大片的魔寵,就連不會飛的黑炎都從空間里竄了出來,而且超級牛叉的一下子就蹦到了八歧大蛇的身上.

相比起八歧大蛇這個偽蛇來說,黑炎才是正牌的蛇,一上來就將八歧大蛇的三個腦袋和一邊翅膀給全都纏了起來,然後用力收緊身體.失去了一邊翅膀的八歧大蛇再也無法維持平衡,盡管另外一邊的翅膀拍的飛快,也不能阻止他的墜落.黑炎本來就夠大,加上八歧大蛇,這倆巨獸一起墜落地面,那動靜箭支就跟地震似的.只聽到轟的一聲,周圍一大片地區都騰起了一層煙塵,明顯是震動造成的.

兩只巨獸墜地之後幸運他們立刻也跟著撲上去想要幫忙,但還沒等他們追上去就突然聽到一聲不正常的慘叫聲,緊跟著就看到八歧大蛇的其中三個腦袋咬住了黑炎的身體然後夢的一撕.自打跟著我就從未受傷過的黑炎第一次被咬傷了.八歧大蛇咬過的地方黑色的鮮血狂噴不止,眨眼間就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條小溪,而且那黑色的血水就好像硫酸一樣,流過的地方無不是白煙滾滾,甚至還能聽到哧哧的聲音.

一看到黑炎被咬傷,幸運他們立刻便加速上前增援,但是沖的最快的幸運卻是被其中一個腦袋一下撞在了他的胸口上,盡管幸運閃避及時卻還是被撞飛了.瘟疫看到幸運的教訓,提前就用龍炎開路,結果八歧大蛇居然頂著龍炎完全不管不顧的一口咬向了瘟疫.從未想到過龍炎也有人敢硬擋的瘟疫毫無防備的就被八歧大蛇一口咬住了半拉身子,瞬間就看到血水順著瘟疫的身體流了出來,跟著那些血水就突然燃燒了起來,轟的一下在八歧大蛇的嘴里發生了爆炸,轟的八歧大蛇不得不張開了嘴巴,不過脫離控制的瘟疫並沒有再飛起來,而是軟趴趴的向著地面摔了下去,明顯是昏迷了.好在水井發現情況不對改變目標順手撈起了瘟疫飛到了一邊.

小三緊跟著瘟疫的後面沖向八歧大蛇,結果也和一個蛇頭糾纏在了一起.對面的蛇頭一口咬過來卻被小三一口龍炎噴進了嘴里,跟著小三的另外兩個腦袋對著那個蛇頭的兩只眼睛各來了一口龍炎.不管再怎麼進化,眼睛畢竟是弱點,八歧大蛇的這個頭立刻就被燒的慘叫了起來,防禦動作也失去了方寸,讓小三一下沖了過去,然後對著那三個咬著黑炎的腦袋就是各來了一口龍炎.知道不能硬扛的八歧大蛇總算是松了嘴,黑炎也挺機靈,瞅准時機一個扭身就從八歧大蛇的身上翻了下來.

"趕傷我的魔寵,我要你付出代價."踩著飛鳥直沖而下的我看著前面靠過來的兩個蛇頭大喊著:"凌,小純,幫我開路!"

隨著我的話,我的兩側立刻飛出去一黑一白兩道彎月形的攻擊波,然後兩只蛇頭都被這攻擊波打得一個僵直,緊跟著就是一大片密集的能量光球在那兩個腦袋上四面開花,炸的兩只腦袋根本沒法反擊,而我則是踩在飛鳥背上,單手倒提著變成了十米長的大刀的永痡q其中一個腦袋邊上一沖而過,永硠雂う漯齯M從那個腦袋下方一切而過,八歧大蛇立刻就發出了一聲響亮的慘叫聲,同時那個被我切中的腦袋也是向側面歪了一下,不過離斷掉還有很大距離.

八歧大蛇的腦袋實在是太大了,連著腦袋後面的脖子直徑左右七八十米,我的永睋鷁M是可以變長變短任意改變形狀,但是長刀切割畢竟會增加阻力.如果是一般東西,以永琲瑣W利程度,也增加不了太多的阻力,但關鍵是我砍的是八歧大蛇,不是一般東西,他的防禦剛剛已經試驗過了,不是一般的強悍.對于防禦這麼高的東西,如果我把永硠雃角@百米長切過去,別說斬斷他的脖子,搞不好永琱浀虓|被卡在他的身體里面.事實上剛剛我選擇的十米長度已經相當冒險了,而事實也證明了這個長度其實已經有點超出極限了,剛才那一下表面看起來我好像是一切而過,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當時我的手差點就滑脫了,而飛鳥也險些因為突然增加的阻力而和我分離,要不是因為我的雙腳被飛鳥背上的卡槽緊緊地固定著,剛才這一下我絕對會被撞下來.

雖然挺冒險的,不過這一下至少給予了八歧大蛇一定程度的傷害,只可惜這個傷害對八歧大蛇來說還是太小了.盡管疼痛了一下,但是並不致命.

受傷的八歧大蛇憤怒的突然扭轉身體,因為黑炎已經離開,所以重獲自由的翅膀突然猛的朝我扇了過來.飛鳥的機動力確實不錯,可惜八歧大蛇的翅膀實在是面積太大了,壓根就是一座山罩了下來,完全都沒有縫隙的,想躲根本就沒可能.結果就是我毫無意外的被一巴掌扇飛了.為了減少傷害,在撞擊之前我將飛鳥收了起來,所有只有我被扇了出去,這樣一會飛鳥還能繼續給我當坐騎,畢竟飛鳥的機動力很重要,而且防禦偏弱,所以還是我來承受傷害比較劃算.

盡管已經估算到八歧大蛇的攻擊力不會太低,但我還是低估了八歧大蛇的力量,這一下直接就將我扇飛出去好幾公里遠,而且傷害力居然讓我的血量下降了很明顯的一截.我都有多長時間沒有正兒八經的受過傷了?居然被一翅膀扇掉這麼多血,這多虧還不是專用的攻擊器官,不然傷害值只會更高.

"紫日你沒事吧?"玫瑰的聲音迅速的出現在通訊中詢問我的情況.

我立刻回答道:"沒事,應該問題不大."

"哦,那我就不過去了.這邊戰斗傷害很大,剛剛大鍋飯被八歧大蛇咬了一口,斷了一條胳膊."

"你先治療大鍋飯,我馬上回來."

從地上一躍而去,召喚出飛鳥一腳踩上去,轟的一聲我們便重新飛了起來,只是剛飛起來就聽到了玫瑰在通訊頻道里再次喊道:"小心,他沖你過去了!"

雖然玫瑰喊得挺快,可惜八歧大蛇的速度更快,我才剛飛起來就看到一個大嘴巴朝我咬了過來.飛鳥的速度還沒提起來,現在機動力很弱,就算閃避也來不及了.我也算急中生智,突然將飛鳥一收,然後立刻重新放出來,只是方向換了一下,接著飛鳥直接開啟超音速突擊,猛地向前一下就躥了出去,背後八歧大蛇的巨嘴卡崩一聲在我們背後合攏,只差一點點就咬到我們了.我甚至都能感覺到八歧大蛇嘴巴里呼出的熱氣了.

"他爺爺的!這東西怎麼這麼變態啊!"八歧大蛇畢竟沒法跟飛鳥拼速度,重新拉開距離之後我再回頭就看到八歧大蛇已經放棄了對我的攻擊,轉而專心攻擊起了剛才想要牽制他,阻止他攻擊我的其他人.

一看到這個情況我立刻讓飛鳥又沖了回去,只是還沒等我靠近就看到掠冰被八歧大蛇的其中一個腦袋一口咬住了他的守護長槍的一邊翅膀,雖然他本人及時跳了出去,但他的守護長槍卻是掛掉了.沒了守護長槍的掠冰立刻召喚出了自己的雙足飛龍,雖然速度不如長槍,但雙足飛龍的機動型還算不錯,迅速的一口黏液噴在八歧大蛇的腦袋上之後那只雙足飛龍立刻就一拍翅膀向側面滑了過去,只是還沒等他廢除多遠,八歧大蛇的那只腦袋就突然從黏液的腐蝕帶來的劇痛中反應了過來猛的朝他們掃了過去.

金幣發現了掠冰有危險,迅速指揮著一大群飛劍過來攔截那個腦袋,只是旁邊一只腦袋卻是突然從後方偷襲金幣,因為要躲避攻擊,金幣一下子沒法控制飛劍,被那個腦袋一下子就把飛劍全部砸飛,然後繼續往掠冰身上撞去.掠冰的雙足飛龍一看這情況干脆回頭一口咬住背上的掠冰向上一扔將掠冰給扔了出去,但是雙足飛龍自己卻被八歧大蛇一口吞了進去咔吧一聲,黑綠色的血水從八歧大蛇的嘴巴里四散噴出,不過八歧大蛇也沒好過,這一口咬完立刻就忙著把血肉模糊的尸體吐了出來.

雙足飛龍又叫沼澤毒龍,唾液具有腐蝕性,還有劇毒,身體內的血液也是具有劇毒,而且味道極其詭異,即便是胃口再好的生物也受不了雙足飛龍的血液味道,據說之前曾有高級魔獸因為咬了一口雙足飛龍粘到了雙足飛龍的血液,結果一直吃不下東西把自己活活餓死的事情發生.由此可想而知,雙足飛龍的血液有多恐怖,只要沾上一點,毒不死你也惡心死你.

八歧大蛇忙著吐口水,掠冰卻是紅了眼,一下跳到了那個蛇頭上,然後拿起自己手中的長槍照著八歧大蛇的一只眼睛就插了過去.因為被惡心到了沒注意周圍變化,八歧大蛇的這個蛇頭一下就被掠冰插爆了一只眼睛,劇痛之下的八歧大蛇總算是反應了過來,猛的一甩頭將掠冰甩上天,然後抬頭一口就將掠冰整個吞了進去咔嚓一聲和他的飛龍一樣變成了血水和肉末.

"開什麼玩笑?"看到掠冰陣亡我們這邊是真的嚇了一跳.這里幾乎已經集中了本行會最強的戰斗力,可居然只開戰五分鍾就有一人陣亡,這八歧大蛇的戰斗力未免也太誇張了些吧?

看到這個情況我們這邊也終于明白八歧大蛇的恐怖了,至今為止八歧大蛇可謂是只受了些小傷,最嚴重的就是被掠冰捅瞎了一只眼睛,可為此付出的代價卻是掠冰直接陣亡了.八歧大蛇有九個腦袋,一共十八只眼睛,按照這個比例,我們就算全死光也頂多把他弄瞎而已,這個代價絕對不劃算.

玫瑰也是看出來八歧大蛇太厲害,直接在通訊器里開戰場頻道喊道:"紫日,別玩了,戰斗力全開!"

事實上不用玫瑰喊我也知道不能留手了.掠冰的陣亡證明了眼前不是保留實力的時候,而是要拼命的時候了.

整個人向後和八歧大蛇拉開距離我直接啟動和神域合體,一瞬間所有魔寵都被吸回我身邊,然後和我融為一體,接著我便已神化完全體形態出現在了八歧大蛇的面前.

因為玫瑰開的是戰場頻道,所以其他人也聽見了.金幣直接將脖子上的一條項鏈一把扯了下來,隨後她身上立刻就閃耀出一片紫色的雷電,跟著天空也是風云變色,而她手里那柄天尊劍上則是亮起了金色的光芒.原本圍著金幣旋轉的劍陣突然仿佛歸巢的蜜蜂一般全部向著天尊劍飛了過去,然後就好像是鑽入了黑洞一般,所有的飛劍全都飛入了天尊劍之中,而天尊劍也是變成了一並長達一米六的巨劍,同時劍刃兩面的劍脊之上多出了兩列金光閃閃的文字,但我們是一個也不認識,只知道應該是文字.

發現我們這邊巨大變化的八歧大蛇並沒有選擇全力對付我們,而是突然朝著紫月沖了過去.紫月迅速只會自己的坐騎幾個穿插躲開了襲向自己的大腦袋,但是八歧大蛇得其中一個腦袋卻是突然噴出了一大片的火焰.這火焰非常奇怪,就好像煙霧一般在空中燃燒著向紫月聚積而去,盡管紫月拼命閃避,可還是被追上了.結果那火焰就仿佛是天火一般,沾上就著,而且根本滅不掉,一下就把紫月整個吞噬了進去.伴隨著紫月的慘叫聲,我們只看到一具黑乎乎的人形向著地面墜落而去,而八歧大蛇還不肯放過她,其中一個腦袋猛地一下抽在紫月身上,就好像是命中了燃燒的木炭一般,瞬間將紫月擊碎變成了漫天星火四散紛飛,可謂是尸骨無存了.

我這邊看的是雙目赤紅,雖然明知道是游戲里,可是看到自己親人被燒成焦炭還被打成了碎片,這種刺激不是你知道是游戲就能忍住的.這就好像在現實中有人罵你父母怎麼怎麼的,你雖然知道他是在罵你,不是說事實,但你就能忍住了?所以說我現在幾乎是進入了狂化狀態.不再管什麼保留實力不保留實力,我直接從身上摸出了青龍逆鱗完全召喚了青龍的力量,接著以合體狀態下的超級模式啟用青龍神力,這個模式下我的戰斗力輸出實際上已經比真正的青龍還要高了,不過這樣的我其實還是打不過青龍,因為青龍的實力是可以長時間維持的,而我只是爆發一下,不能支撐太長時間.

不管怎麼說說我已經是徹底啟動了超級模式,整個人瞬間就化為一道藍色的電光出現在八歧大蛇的一個腦袋上面,然後抬手一拳照著八歧大蛇的那個腦袋就猛的砸了下去.

嗷……伴隨著一聲慘叫,八歧大蛇的那個腦袋被我直接砸的向下一沉,頭蓋骨的位置明顯凹下去一大片,而且那只腦袋的嘴里和眼角都滲出了大量的血水.

一擊得手我本打算趁勝追擊,誰知道八歧大蛇的另外一個卻是甩了過來.我感覺到氣流變化猛然轉身雙手撐在身前,一下接住了這個腦袋的甩擊,然後背後來自飛鳥的推進器展開並噴射出帶著青色電弧的藍白色離子火焰,整個人居然就這樣在空中硬生生的將八歧大蛇的那個腦袋給逼停了.

徹底擋住這個腦袋之後我立刻一個加速前沖,膝蓋照著這個腦袋側面就撞了上去,八歧大蛇再次慘叫,那個腦袋被直接撞的向後甩去,但是我背後第三個腦袋卻是突然砸了過來,猝不及防之下我被直接撞飛了出去,好在傷害不大,一個急轉身我就刹住了身形,抽出永琤艅銴浀V沖了回去.

趁著我纏住幾個腦袋,金幣也是突然迎著八歧大蛇沖了上去.八歧大蛇腦袋多,基本沒有視覺死角,所以也注意到了金幣的行為,他立刻就伸出兩個腦袋過來攔截,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金幣居然生猛的有些超出他的預料,看著迎面飛來的蛇頭,金幣直接將天尊劍高舉過頭,然後對著那個蛇頭虛空一劍斬下.一柄半透明的純由光組成的長達百米的巨型天尊劍突然出現在金幣手中的天尊劍外面,感覺就好像真的天尊劍外面包裹了一層光劍,只是這光劍大的離譜.

隨著金幣的一劍斬下,那巨大地光之天尊劍也是跟著一劍斬下.八歧大蛇發現不好趕緊扭頭躲避,結果還是被擦了一下,幾乎沒有起到任何組該就被一劍切掉了一大塊皮,接著天尊劍威勢不減的砸入地面,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大地被整個劈開,一道深不見底,長度超過二十公里的深淵就這麼出現在了地面上.

趁著八歧大蛇被天尊劍的威力嚇到,我也是將永畬漲b手里高舉過頭,然後猛然一劍斜斬,同樣的巨大光刃一閃而逝,嚇得剛吃過虧得八歧大蛇趕緊閃避,只是我的攻擊比金幣快很多,他完全沒能躲掉.其中一個腦袋連接的脖子從三分之一處被一劍削斷,另外一個腦袋閃避及時被切出一道深達十米的切口,但是總算沒有斷掉.造成如此創傷的光劍余勢不減繼續向前,然後斜斜的切入十幾公里之外的一座山峰,幾秒之後就聽到轟的一聲,上半截山體開始整體滑坡,然後從下半截山體上滑了下來,最後倒在了旁邊的山谷之中.

"我靠,這都什麼人啊?我說老大你們好讓不讓我們活啦?"大鍋飯看著遠處恐怖的攻擊威力吐糟著.

冰凌拍了他一巴掌道:"白癡,老大這是在掩護我們撤出來,還不趕緊閃等死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三章 山一樣的BOSS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八十五章 狡猾的八歧大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