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零六章 比賽?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零六章 比賽?

"哇哦!"跟在我後面走出來的金幣看到眼前的建築一下就愣住了,因為這建築雖然殘破,但是看起來確有著一種別樣的美.綠色植被覆蓋下的建築雖然破舊,但是那生機盎然的顏色以及各種花朵的點綴都恰到好處,如果不是有些大樹或者蔓藤破壞了建築主體,甚至都會被當成人為栽種的結果.

"你們兩個看到什麼啦?"最後出來的真紅忽然發現先一步出來的我和金幣都在看著傳送點後面的方向發呆,于是也跟著回頭去看,結果當然是和我們一樣被震撼到了."這這這……這未免也太壯觀了點吧?"

"怎麼樣?被震撼到了嗎?"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我們三個都嚇了一跳.能作為世界戰力榜最前面的幾人,我和金幣以及真紅都不是那種容易被人輕易近身的存在,所以一個沒有被發現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們得身邊反而讓我們大吃一驚,因為之前我們從未被人如此輕易近身過.

盡管被突然地聲音嚇了一跳,但是我們三個都沒有立刻做出很誇張的動作,僅僅是身上一抖就恢複了正常.剛才那個聲音的主人顯然是沒有惡意的,否則的話直接攻擊就好了.這樣出聲只會暴露自己的存在,這反倒是讓對方失去了最大優勢.我並不覺得有什麼人能在正面戰場上勝過我和真紅,金幣三人的聯手.

"你是這里的主人?"

"是的尊貴的客人."聲音的主人非常禮貌的回應道,而在這個時候我們也在觀察著這個聲音的主人……或者說發出聲音的生物.

實際上這個剛剛和像個紳士一樣和我們說話的並不是真正的紳士,甚至于這家伙連人型生物都算不上.眼前的這個東西是一團漂浮在半空中的液體,至少看起來像是液體.那個類似于水球的東西直徑大概有七八十公分左右,內部基本上是透明的,但是略微帶有一點點藍色.球體並沒有接觸地面,也沒有任何翅膀之類的飛行部件,它就這麼飄在那里,高度剛好和我們的腦袋持平,並且隨著它的話語,水球的表面還會出現一圈圈的水波紋蕩漾開來.

在看到這個球體之後我和金幣她們總算是稍微放心了一下,因為我們總算是明白為啥之前沒注意到這個家伙了.它身上沒有任何的魔力波動,而且也沒有四肢,又不用煽動空氣,光靠這樣懸浮著移動,只要速度不快就不會發出任何聲音,我們的感知雖然很強,可再強的感知也要有寄托才行.不管是聲音,溫度,氣流,震動還是魔力波動,熱輻射,哪怕是精神波我們都能多少感覺到一些,可是這家伙居然不具備以上任何特征,所以除非正面看到,否則我們根本就無法察覺它的存在.

在回答完我們的問題後,這個水球並沒有就此停下,而是開始說道:"我知道各位對我的存在會有一絲絲疑惑,一會我會為大家解答,所以請先不要詢問.當然,在此之前需要做個自我介紹.我,這個存在,有著一個非常偉大的名字.當然,你們不需要知道那個名字,事實上即便是說了,你們也肯定記不住."

"你不說怎麼知道我們記不住?"真紅突然反問了一句.

因為沒有五官和身體,所以我們也不知道水球對真紅的話有什麼情緒,只是知道它略微停頓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它就突然開始回答道:"既然你們這麼有自信,那我也可以說出我的名字,但那不是現在,而是一會的介紹時間.現在,不管你們是否強大,弱小,高傲,謙卑,成熟,幼稚,那都無所謂.在我這里,你們都是平等的.所以,請先稱呼我裁判.這是我的職務,我喜歡這個稱呼."

"那麼好吧裁判……我該稱呼你為先生還是女士?或者說你有性別嗎?"我出聲問道.

"我不是你們通常理解范圍內的生物,我是一種存在,一種介乎有和無之間的存在.所以,性別對我沒有意義,當然因為我的聲音比較接近于男性發音,所以你們如果覺得不習慣,可以稱呼我裁判先生,當然我更希望你們直接稱呼我為裁判."

"好吧裁判.我們暫且這麼稱呼你."我舉起手中的卷軸說道:"我們接到了一個任務,說是你這里有我們想要的東西,所以為了得到那個東西,我們來到了這里.請告訴我們我們應該如何做才能得到那件東西."

"真是難得,居然還能讓我看到失落的卷軸.不得不說你們運氣很不錯."裁判在說話的同時突然從身體上分裂出了一條水帶伸到了我的面前像只手一樣卷了卷,我會意的將卷軸交給了他.那水組成的細帶卷住卷軸之後並沒有出現掉落的情況,就像真正的觸手一般,水袋將卷軸卷了回去,然後收縮到了球體內部.卷軸一進入到水球內部就開始劇烈的燃燒了起來.那現象很驚人,一根卷軸在一個懸浮在半空的水球中央燃燒,而且還發出了絢麗的彩色光焰,簡直就是個巨大的焰火球一樣.那火焰來的快去的也快,前後不過三五秒就徹底燒完,而卷軸上的布料早已經全部消失,連中間的軸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鏡子,或者說是個類似于鏡子的顯示器,因為那玩意中間有個好像星云一樣的東西在旋轉著.

在燒掉了卷軸之後裁判才繼續說道:"好了各位,現在任務我已經接收了,你們的游戲也可以開始了."

"我們應該怎麼做?"

"先跟我來,我會帶你們到達城堡的入口."裁判說著就帶著我們走到了整個城堡的大門口.這地方距離我們剛剛離開的傳送點並不遠,不過這個入口比較奇怪,居然是斜向下的.也就是說城堡的主體可能是地下建築.

裁判並未帶著我們鑽入地下,而是停在了入口處,然後對我們說道:"從我接收任務開始,我的力量就開始在全世界選取合適的對手報名參加這個比賽,如果你們希望得到最後的獎品,那就努力完成比賽並且得到冠軍吧.任務獎勵只會辦法給冠軍,如果你們失敗了,獎品也就不屬于你們了."

"不是說戰斗任務嗎?怎麼還要打比賽啊?"真紅小聲的問道.

我搖搖頭道:"不知道,可能是類似于格斗比賽之類的東西吧."

裁判的效率很高,讓我們在大門口等了五分鍾之後剛剛我們出現的傳送點中就突然連滾帶爬的摔出來一大群人.因為距離大門很近,所以我們都看到了那幫人的狼狽樣子.

這些摔出來的家伙一個個都是抱怨不斷,不過很快他們就安靜了下來,至于原因當然是和我們一樣看到了那座巨大的植物城堡.

"好了,人總算是到齊了."裁判突然用很大的聲音對著那邊喊道:"喂,通過初選的辛運兒們,趕緊過來.裁判的比賽可是你們一輩子也碰不上幾次的好事情,可別因為動作慢丟掉可能到手的獎勵."

那些人在被選擇過來的時候大概是已經知道了一些相關的信息,所以並沒有絲毫遲疑的爬起來就往這邊沖,不少人還互相攻擊拖延堆放的速度,反正就是一片混亂.

看著那幫亂糟糟跑過來的人群,金幣忍不住直皺眉頭.倒不是她覺得對手太強怕自己拿不到冠軍,而是因為對手人太多了.這一大群人保守估計至少也有兩百多人,這絕對不是個小數目了.

"是不是覺得人很多?"裁判居然發現了我們的表情代表的意思,而且還主動問了出來.

我很干脆的點頭承認道:"確實很多.但願你的比賽規則不是單人挑戰賽."

"當然不是."裁判很肯定的說道:"你放心吧.我的比賽在前幾局都是使用的百分之五十的淘汰制度,兩局之後最多也就剩五十幾個而已了."

"這樣的話倒是不錯的制度."我點點頭算是認可了這種制度,而裁判則是開始召集那幫人彙聚到了我們周圍.

本來之前那些人都還沒什麼太大反應,可是等到了這邊的城堡入口之後立馬就是一個急停,然後全都愣住了.這幫人來的時候只是突然聽到一個系統提示說他們的反應速度達到一定標准,詢問他們是否參加有獎競賽,而且還告訴了他們獲得冠軍的獎勵是什麼,並且說好了每過一關就有對應獎勵.那豐厚的獎勵和每一小關都有獨立獎勵的許諾立刻就讓一大群人加入了競賽,只是這些人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看到我和真紅她們倆.

我是世界戰力榜第一,金幣是戰力榜第二,真紅之前的戰力榜排名是第七,但是在得到靈魂套裝之後,真紅的戰力榜排名已經超越了松本正賀從第七上升到了第四,而松本正賀則被向後擠了一位,從第五變成了第六.當然,因為這個排名才剛剛發生變多,所以應該還沒多少人看到這個變化.不過即便是戰力榜第七,那也是絕對頂尖的存在了,何況這邊又不是只有一個第七,還有第一,第二在呢.

原本只是參加一個不知道什麼比賽混點好處,沒想到竟然會碰上我和真紅還有金幣這樣的變態級高手,這一下讓那邊的玩家覺得非常的失落,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要戰勝我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裁判並沒有管那邊那群人的思想變化,而是在他們到達之後直接就開始說道:"既然人到齊了,那我就開始正式介紹了.注意,這也是你們的第一個關卡.我現在會告訴你們我的名字,然後等我說完請在你們面前的魔力畫板上寫出我的名字,根據你們記住的長度排名,最後的一半人員將被踢出去,剩下的一半直接領取獎勵,然後進入下一關.不過……在比賽開始之前,讓我們先把裝備和屬性調整一下."隨著裁判的話語說完,我們突然就感覺身上有點不對勁,結果一低頭就看到身上的裝備竟然全都不見了,而且我們的個人屬性還有所有的其他東西都沒了.我們現在的等級顯示是二十級,也就是剛出新手村的級別,身上的裝備就是基礎短褲和基礎上衣,基本上等于是被扒光了.而我們的個人屬性……這個倒是沒啥太大變化,就是按照之前的屬性點下降到二十級時的比例.

雖然裁判的意思可能是要讓我們全部恢複到平等狀態,但是我發現貌似我和真紅,金幣還是占了大便宜.裝備和等級方面雖然大家都一樣,但是我們的屬性卻比別人高很多,因為我們得屬性點不是直接還原到二十級的狀態,而是按照我們之前的正常狀態等比例縮減到二十級的狀態.要知道我們之前的屬性點可不完全是按等級加上來的,盡管大部分玩家的屬性都是依靠升級加起來的,但還有一種屬性叫做額外屬性.像是某些任務或者特殊物品都可以永久性的增加某項屬性.這種屬性是升級之外的額外屬性.裁判雖然把我們的額外屬性和等級增加的屬性一樣進行了消減,但這些屬性在一般玩家二十級的時候其實應該都是沒有的,而那些普通玩家也確實都是這樣.可是我和金幣還有真紅卻有很多額外屬性,雖然被等比例壓縮到二十級的狀態後剩下的點數已經不多了,但是考慮到這個級別下大家的點數本來就很少,這多出來的點數所占比例就比較誇張了.

比如說像是最重要最基礎的力量屬性,目前大部分玩家的這個屬性平均都在一百六十左右.一級時大家設定的基礎力量一般都在八點左右,按照《零》的設定,人物屬性點等于基礎屬性乘以等級再加上額外屬性.八點基礎屬性升到二十級就是一百六,點了七點力量的就是一百四,九點,十點的就是一百八或者二百.但是,我現在的力量屬性竟然是372,真紅的是414,金幣308.這其中金幣的力量屬性最低,原因也很簡單.在基礎屬性方面除了我之外大家的差距都不大,但是因為後期職業分化不一樣,真紅和我都得到過很多額外的力量屬性,但是金幣是道士,追加的屬性以精神力為主,同時兼顧敏捷,力量不是道士的主要屬性,所以加的就少,這就造成了壓縮後金幣的力量比我們差了老大一截,但即便如此,也比一般玩家高得多了.

屬性和裝備變化完成之後那邊的不少玩家就開始歡呼了起來,之前因為我們太強力了,所以他們都擔心比賽拿不到獎勵,沒想到比賽一開始大家就被變成新生兒狀態了.這等于是把大家拉到了一個起跑線上,他們自然就不擔心了.當然,這個是他們的猜測,因為他們根本看不到我們三個的屬性,不知道還有額外屬性一說.至于他們的屬性,我們三個倒是看到不少,主要是剛剛那些人查看屬性的時候互相詢問了一下,結果有人為了給別人看就開了屬性可見模式,讓我們也一起看到了屬性.

裁判等我們查看完屬性才開始說道:"好了,請保持安靜,第一關是記憶力測試,所以屬性什麼的沒有任何意義,不要以為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線你們就占便宜了.即便是到戰斗關卡,你們也只是和對方面臨的情況接近而已,不是說你們就比對方優勢更多,所以不要太興奮."

裁判的話讓那幫玩家瞬間就安靜了不少,不過還是有不少人都表現的非常的興奮.裁判對此也沒有說什麼,而是提醒了一聲就開始介紹自己的名字.這家伙的名字出人意料的長,大概是為了考驗記憶力特地編寫的,整個名字居然念了足足有五分鍾才算完事.盡管大家聽到的都是用各自的母語說出來的名字,但是語言方面並不存在便宜可占,因為這個比賽是按照你記住的名字所達到的念誦時間來判斷的,所以語法簡潔的母語在這里其實幫不上什麼忙.

五分鍾的名字念完之後,在場的人基本上就沒哪個表情好看的,就連金幣的臉色都相當的難看.畢竟名字這東西都是無意義字符,要是別人念一段文章,你記憶力好還能複述出來,可這完全無意義的文字組合,而且還這麼長,這正常人肯定都記不住的.金幣雖然是戰力榜第二的高端玩家,但那是戰力榜又不是記憶力榜,能排到戰力榜第二並不等于記憶力也是世界第二.

雖然很糾結,但是名字還要寫.裁判給我們的答題時間只有十分鍾,理論上剛好夠寫完需要念五分鍾的名字,但實際上才過了十幾秒大部分就都停筆了.沒受過正規記憶力訓練的人誰記得住這麼長的名字啊?能記得開頭的幾個字符就算不錯了.

盡管大部分人都是沒用多長時間就停筆了,但是這里當然也有例外.那邊後來的二百多玩家中有四個人在大部分人停筆後還在寫,我們這邊三個人也是一個沒停,這讓對面的人都很驚訝,並且終于意識到了高手不是無緣無故出現的.

剩下的還在寫的算上我在內一共七個人.其中對方的一個家伙在堅持寫了三十幾秒後就停了.緊跟著金幣也停了下來.對方剩下的三個人只比金幣多堅持了五六秒就接二連三的停了下來,最長的一個人也只用了四十八秒而已.現在場上只剩下了我和真紅還在默寫名字,這個結果讓大家很驚訝.

我不是人類,因為頭腦里的電子芯片的存在,我的記憶力基本上和電腦差不多,所以別說是五分鍾,就算裁判一口氣念兩個月,只要我的記憶體存儲空間不超載,那我就能把他兩個月里念得東西全都默寫出來,而且一個字都不帶錯的.雖然這樣做有作弊嫌疑,但不管怎麼說我反正是全都記下來了.

真紅雖然是倒數第二格停筆的,但她畢竟是人類,最終用了一分三十秒之後她也停筆了.和金幣以及對面的那些普通玩家不一樣,真紅現實中的身份並不一般,她不是普通人,而是類似于間諜的特種人員,所以又接受過專門的記憶力培訓,這次倒是意外派上用場了.

在真紅停筆之後對面就有人讓我別寫了,反正已經是第一了.不過裁判卻讓我不要停,並且告訴我們,本關的關卡獎勵和我們默寫出來的名稱長度是一致的.本來我在看到真紅停筆後也打算停的,但是聽到這個說法只好一口氣將整個名字都默寫了出來.

最後打分的時候我那滿滿一板的文字看的對面的玩家眼皮直抽抽,還有不少人叫囂說肯定是亂寫的,但是很可惜的是裁判證明了我寫的全對.這個答案讓那邊的家伙震驚不已,不少人甚至在那議論我是不是變態,居然可以講這麼長的名字只聽一遍就一個字不差的完全默寫出來.

雖然我的成果有點嚇人,但是大家並沒來及震驚多久就被裁判給打斷了.經過審查後,裁判啥都沒說,現場突然就呼啦一下少了一半人.這些人消失的很突然,嚇了周圍的人一跳,不過在得知是倒數一半的人被踢出局了之後大家到是沒什麼太大反應.

等那群人消失後,裁判再次開始說道:"現在,失敗者已經離開,該是勝利者獲得獎勵的時候了.根據你們之前的表現,我將給你們每個人增加一定量的額外屬性,該屬性可以自由支配,在離開比賽後會發到各位手上.我為你們每人准備的額外屬性是一萬點……"

一聽到這個屬性點,那些剩下的玩家一下子就全都蹦了起來.不是他們不淡定,而是這個數字太大了.雖然這是人物屬性不是基礎屬性,但一萬點也絕不是小數.拿力量屬性來說,一個玩家基礎力量通常不超過十點,那我們就按照十點來計算,這已經是偏重很厲害的力量型玩家的加點方式了.十點基礎力量,升級到一千級也才一萬點,目前大部分玩家的等級都在一千二百級以下,超過一千二百級的都是各行會的精英,一千四百級以上的都是大型行會的台柱子或者是二線行會的會長,絕對是人上人那個范圍的存在了.即便是按照一千四百級計算,這個玩家的人物力量也才一萬四千點.算上裝備追加,職業追加,技能追加,能把屬行提升80%的是一般玩家,提升140%以上的是精銳,提升200%的那都是各大行會排的上號的尖端玩家.即便我們按照這個數字計算,那個一千四百級的玩家,當初加了十點力量,現在穿上裝備恢複全部屬性,實際力量點也才四萬兩千點.

四萬兩千點力量屬性,這已經是純力量型頂尖精銳玩家的極限數據了,現在突然得到一萬點額外加成,這啥概念?力量屬性突然多了四分之一,這是何等恐怖的提示?只是簡單的做了個記憶力測試就拿到這麼誇張的獎勵,換誰不激動?

不過……那種好事其實是不存在的,至少現在沒有出現.

就在大家歡呼雀躍不知道怎麼發泄之時,裁判突然發話了."你們鬼叫什麼?我話還沒說完呢.一萬點是給你們每個人准備的全部屬性,你們剛才記住我的名字在整個名字中所占比例,才是你們拿到的實際點數比例.當然,每個人最少會得到一點保底點數."

"啊?"

裁判的話讓那幫歡呼雀躍的家伙如同被人在大冬天里澆了盆冷水,瞬間就熄火了.

剛剛裁判的名字念了整整五分鍾,要達到百分之一的比例就要記憶至少三秒的名字.這百分之一大家都能記得,而且事實上能被留下的人,至少都記住了十秒的名字,也就是百分之三以上了.不過,即便是百分之四,也才四百點屬性,雖然不能說少,但說實話真心不算多.

這一盆冷水澆的大家是透心涼,不過也有興奮的.金幣得到了大約一千點屬性,真紅則是兩千多,而我更是拿到了全額.雖然因為我們的屬性超過正常玩家太多,所以這個數值對我們來說意義不像普通玩家那麼誇張,但畢竟也不算少了,所以大家都還挺高興的.

搞定了第一關,接下來就是第二關比賽.這位裁判似乎沒有讓我們耽擱時間的意思,直接將我們召集到一起,然後說道:"下面就要開始第二項比賽了.這個比賽的內容很簡單."裁判說著突然一閃,然後我們就發現自己手里多了兩大串鑰匙,一手一串,拎在手里沉甸甸的."你們手里的就是眼前城堡地下室的鑰匙,但是,地下室的大門很多,其中大部分都是假門,真的大門只有五十九扇,剛好等于你們人數的一半.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順著眼前的斜坡跑到地下室的入口大廳,然後用你們手里的鑰匙去打開那些大門走進去就算過關.注意,這些門其實都是傳送門,而且每道門只允許過一個人.有人進入後大門就會自動消失.另外,你們手里的鑰匙都是一模一樣的,而那些大門,不管真假,門鎖也都是一樣的.你們不管是開對還是開錯,只要打開一道門,鑰匙就會自動消失.在你們手里的全部鑰匙用完之後如果你還沒有找到正確的門,就算失敗.哦,對了.這個測試是有時間限制的,從我說開始之後,十分鍾內沒有找到正確大門的人,即便手里還有鑰匙,也算失敗.好了,請做好准備,等我信號."

裁判交代完規則就飛到了那個向下的坡道頂部懸停在了那里,然後身上突然再次一閃,就看到他的體內那個有星云閃耀的鏡子里突然出現了一個兩位數——六十.數字出現後裁判就說這是開始前的倒數計數,等數字變成零零時就可以開始跑了.

裁判數完之後那些玩家就跑到坡道門口開始搶位置.雖然那個坡道入口很寬闊,但是這里可是有一百多人,而那個入口最多只能讓二十人並排下去.這樣一來排在後面的人明顯就要吃虧一些.如果說可以戰斗,排後面的人還可以通過戰斗去擊殺前面擋路的人,可是裁判卻提前說了進入大廳前不允許任何攻擊行為,包括拉扯,推搡都是犯規,直接淘汰.面對這種規定,大家只好在倒計時結束前趕緊搶位置,畢竟現在推擠什麼的還不算犯規.

盡管那邊的玩家幾乎搶成一團,我卻沒有參加的意思,直接拉住了也想過去搶位置的金幣和真紅就往反方向跑.

真紅和金幣雖然不知道我什麼意思,但我是會長,她們相信我不會無緣無故的做這種奇怪的事情,所以也就沒掙紮,而是迅速轉身跟著我跑.雖然那邊也有玩家注意到了我們的舉動,但是卻並不明白我們要干什麼,所以都沒跟過來,而是繼續搶位置.

我帶著真紅和金幣跑出了那些人一段距離後才一邊跑一邊用只有他們倆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去摘那些蘑菇.一人一個就夠了."

盡管很疑惑,但是真紅和金幣都沒遲疑,迅速跟著我跑到那邊的森林邊上然後一人折斷了一個大蘑菇就開始跟著我一起往回跑.

這蘑菇可不是一般蘑菇,而是一種超級巨型化得蘑菇.蘑菇的頂部不是扁平的,而是好像個草莓,略微圓潤.因為蘑菇的菌柄和菌蓋之間連接不緊密,所以輕輕一折就能弄下來,然後我們就開始一人頂著一個蘑菇往回跑.

"挖洞."我一邊往回跑一邊對真紅和金幣喊道,現在反正也不怕其他人聽到了.

真紅和金幣看到我在蘑菇的菌柄連接處挖洞,立刻就開始跟著挖了起來,因為蘑菇很軟,所以等跑回去的時候已經挖出個半人深的大洞了.到了洞口的時候剛過去六十秒,那些玩家雖然很疑惑,或者有人猜到了什麼,卻顧不上那些,直接沖了下去.不過我卻是沒有跑進去,而是讓真紅和金幣繼續挖洞.用了十秒將那個大蘑菇的里面掏空出一個能容下一個人的空間後我立刻跳了進去,然後帶著慣性就沖入了洞內.真紅和金幣看到我的行為立刻明白了過來也跟著鑽進蘑菇跳了下來.

盡管蘑菇不是很圓,但起碼能滾.這個坡道有三十度傾角,可以說斜的很厲害,正常人在這上面根本沒法全速奔跑,因為地面又濕又滑,跑快了會摔跤,而倒下之後,人體的摩擦力並沒辦法讓他們順著坡道往下滑,只能爬起來繼續跑,所以速度肯定受影響.但是,我們這樣滾下來就不同了,完全不用減速,而且因為坡道越來斜度越大,所以我們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幾乎沒用三十秒就追上了那幫先跑的家伙並閃電般超了過去.

"我靠,不帶這樣的!"後面那幫人看到滾下去三個大蘑菇立刻就叫了起來,可惜這個時候已經沒時間後悔了.事實上他們的倒黴事到此還沒有完全結束,因為就在他們前面不遠處坡道突然開始加大傾斜度變成了六十度傾角.現在不光是我們,連他們都已經是在地上翻滾著往前滑了,畢竟這個角度已經完全沒法站人了.要知道這里的地面可是長滿青苔的石板,不是什麼防滑墊,這東西比起冰面也不遑多讓了,那里站的住人啊?

順著坡道一路下滑,眾人的速度是越來越快,然後,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七八十度的大彎.我和真紅,金幣都是猛然撞上斜面牆壁,然後蘑菇破裂,整個人連翻帶滾的完成了轉向從側面出口飛了出去,而後面卻緊跟著就是一陣嘁哩喀喳的骨骼斷裂聲.

這個急彎之後坡道就算徹底結束了,向前三米多就是大廳,只是我和真紅,金幣現在都被轉的暈頭轉向,走路都走不穩當了,只能跌跌撞撞的往前爬.不過,比起我們這些跟醉貓差不多的,後面那些家伙更倒黴一些.

以時速八十公里撞牆的滋味可不好受,我們有蘑菇擋了一下所以只是被震了一下,可他們卻是實打實的直接接觸牆壁,不少人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骨折,其中竟然還有幾個直接折斷了頸椎掛掉的.

在這邊死亡就是淘汰,所以那些人直接出局了.骨折的家伙們還能動,只是拖著傷,速度慢的還沒我們這三個醉貓速度快.

"老……老大,這麼多門怎麼找啊?"

進入大廳之後我們一下就傻眼了.這個大廳就好像是古羅馬斗獸場一樣,我們所在的位置是底部的比賽場地,周圍是一圈圈向上延伸的看台.只是現在看台上沒有觀眾,而是一圈圈的放滿了一道道的大門.看這里的規模,這個場地怕不是要有上萬道大門了.

我支撐著暈乎乎的腦袋勉強看了下環境,然後又低頭看了下腳底下,接著對真紅他們道:"跟著腳印走.這些門有人用過."

我的體型讓真紅和金幣突然就反應了過來,于是分開各自順著一道濕漉漉的腳印跑了出去.

因為我找到了正確的開門方法,所以我們三個都沒有出現任何意外,第一次就找對了門,然後等我們進入之後就發現自己進入到了一座非常華麗的古堡的大廳之中.

"咦?這是什麼情況?"進入大廳之後我們得頭暈立刻就好了,顯然是過了一個場景就恢複了之前的負面狀態.不過,眼前的宅子卻是讓人很意外.

我們所在的這個大廳明顯是經常有人打理的房間,家具,地毯什麼的都很新,而且大廳內一塵不染,看起來非常的乾淨.四下尋找了一會之後,我們沒有找到裁判,但是卻發現了背後的大門上貼著一大塊告示牌.

金幣走過去讀著告示:"注意,從進入這里開始,第三關任務已經啟動.你們的任務是在這座城堡內尋找你們失落的等級和裝備,這座古堡內有很多的房間,你們的裝備和等級被隨機的放在了這里的某些房間之中.請盡快的找齊它們然後進入到城堡地下室中,我在那里等著你們."

"我靠,原來我們得第二關的獎勵就是可以提前開始第三關!"我這下算是明白裁判為什麼沒在這里等著我們發獎品了.原來這就是獎勵.我們比其他人先到,所以我們可以先一步搜索,這就等于第三關我們搶先開始了,而別人還在完成第二關任務.

既然是搶時間,那當然要快,我直接掃了下這里的情況說道:"看樣子這個宅子很大,我們分開,真紅你走二樓,上去之後先探索右側的房間,金幣你負責一樓右側,我負責一樓左側,誰先搜索完自己的那部分就去二樓左側,大家加快進度,發現別人的部件就先一起帶上."

"要是每個人只能拿自己的東西怎麼辦?"金幣問道.

我皺了下眉頭道:"那麼之前的計劃取消,每個人都要搜索完真個房子的所有房間,能不能盡快完成就要看運氣了!"

交代完之後我們也不耽擱時間,大家立刻分開,至于其他玩家……他們還在第二關拖著斷腿,斷手在艱難的找門呢.

一樓大廳左側有兩道門,我只能選擇了靠近前門的那道先進了,反正從前往後找不回出錯.

一進入這個房間我就發現了一個很不好的事情,那就是我們忽略了這個任務的難度.原本以為只是找東西而已,結果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我剛一進入房間就發現房間里站著兩個全身包的跟鐵桶一樣的重甲劍士.這倆家伙本來是立在房間中央的桌子旁邊擺造型的,可是我剛一進來他們立刻就動了起來,直接朝我這邊沖了過來.

"我靠!"一看這狀況我嚇得趕緊就一個轉身又從剛進來的大門退了出去,但是我剛把身前的大門關上,就聽到咔嚓一聲,大門直接被砸了個洞,一柄長劍從門內伸了出來,差點就砍到我身上.

金幣和真紅這個時候都還沒跑遠,聽到聲音都回頭看了過來.我趕緊提醒了一聲:"計劃有變!你們先別跑,回來幫我!"

原本以為只是搜索任務,當然是分開來找速度快一些.可是這里有敵人,那就不能單純的比速度了.要戰斗的話當然是集中力量比較好一些,尤其是我們現在的屬性幾乎都沒搞光了,這短褲短衣赤手空拳的,碰上眼前這個鐵罐頭,你讓我怎麼打?難道用牙咬不成?

聽到我的聲音,真紅和金幣立刻就跑了回來,不過眼前的戰士速度更快.咔嚓一聲一只大腳就從門上冒了出來,然後對方直接就破門而出鑽了出來.

我反應很快,迅速後退,然後趁著對方出門的瞬間視線變換的機會一腳勾在對方的腳背上,那家伙一下子重心不穩就朝前撲倒在地,而我則是迅速的上去一下站到了那家伙的背上一腳又把想要爬起來的那家伙又給踩趴下去了.

真紅和金幣總算速度夠快,迅速跑過來幫忙一起按住了這個家伙,我迅速抓住那家伙的頭盔往上一提就把他的頭盔給拽了下來.

"我靠,亡靈武士?"

沒有了頭盔我們立刻就看到了眼前這個家伙的真面目.這是個干癟的灰色腦袋,頭上的頭發幾乎已經掉光,好像牛肉干一樣的干肉包在頭上,表面灰白一片,明顯不是活人.

發現對方是亡靈後我就放棄了用搶下來的劍刺他的意圖,因為根本不會奏效.可是正當我准備站起來砍他脖子的時候,背後另外一個武士卻是已經到了.無奈之下我只好一個翻身躲開了那家伙的攻擊,真紅和金幣也都是戰斗老手,立刻跟著松開了那家伙退了開來.

原本以為這下麻煩大了,誰知道那個後出來的家伙竟然直接一腳踩在前面的那個家伙背上將對方准備爬起來的身體又給踩了下去,然後他就越過同伴的身體向我追了過來,沒有一點要幫助地上同伴站起來的意思.

"哈哈,這幫家伙是弱者!"金幣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問題.這倆亡靈雖然穿著鎧甲,但絕對不是正統亡靈生物,更不是黑騎士,因為他們的智力明顯有缺陷,而且走路的時候速度很慢,雖然比正常人走路快一點,但是趕不上人類奔跑的速度,明顯是超級低級的亡靈生物.

"我就說嘛!我們現在這個樣子,裁判直接安排倆亡靈騎士,這不是死局嗎?看來是誤會了.我們現在這個狀態對方不可能安排太誇張的敵人."

"你倆分析完了快點過來幫忙好不好啊?"我一邊拿著搶來的劍和面前新來的戰士格斗一邊大喊道.眼前這個亡靈的動作不算快,而且有些僵硬,但是力量很大,保守估計力量在我的三倍以上,所以盡管速度更快,但我還是明顯吃虧."快點,你們再不來我要堅持不住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零五章 古怪的任務地點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零七章 順利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