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客串怪物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客串怪物

剛從我這里得到一枚幸運球的真紅還有點疑惑,她不明白我干嘛要給把幸運球給她扔,不過聽到我的話之後,她立刻就明白了.

在我們這里的人中,真紅的力量是最大的,而因為這個力量,她可以扔出速度最快的幸運球.任何東西,即便是水,只要速度達到一定標准,照樣可以分金斷玉.幸運球雖然比較脆,但畢竟比水要來的堅固很多了,所以,當真紅扔出幸運球的時候,其為幸運球所附加的動能絕對是驚人的.

"好嘞."反應過來的真紅絲毫也沒猶豫,直接抓著幸運球撤步做出了一個投擲動作,然後照著距離我們最近的那座雕像猛然發力.幸運球就仿佛一道激光一般一閃而逝,而那尊雕塑的胸口直接被擊穿了一個大洞,剩余的幸運球依然速度不減的撞上牆壁,跟著毫無征兆的一穿而過也不知道飛到哪去了.

被擊穿的那尊雕塑驚訝的低頭看了下自己胸口,結果發現自己居然背穿了個洞,不過這家伙是個魔法雕塑,類似于魔像一類的存在,即便被擊穿了一個窟窿也沒有影響到他的安全,只是生命值下降了一截,但是和致命還差得遠.

本來那個雕塑還在那發呆,可是沒想到第二個幸運球卻是緊跟著又到了.之前因為他一直在動,真紅怕自己打不准,所以才選擇了面積最大也最容易擊中的胸口位置.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家伙因為驚訝而停了下來.大移動靶心里沒底,可是固定靶真紅就不擔心了.蓄足力量的幸運球這次直接沖對方的腦袋飛了過去,然後毫無征兆的,突然就是轟的一聲將整個雕像的腦袋給爆掉了.

魔像按說是不存在要害的,不管是缺胳膊少腿還是腦袋沒了,都不影響魔像的戰斗.只要他們的魔法回路還能工作,那魔像就是不死的.不過眼前的這些雕塑貌似和魔像還是有點區別,腦袋剛被擊毀,下面的身體和基座也跟著一起爆裂開來變成了滿地的碎石塊.

看到一個同伴掛掉了,其他的雕塑並沒有絲毫停頓,而是更加快速的開始攻擊,不過我們這邊也沒閑著,除了繼續躲避攻擊之外還在不斷的去接那些角度合適的幸運球並交給真紅進行反擊.真紅投出的幸運球勢大力沉,幾乎只要擦著一點就能造成巨大傷害,要是直接命中頭部,更是一發就能結束戰斗.短短兩分鍾之內現場的師尊雕塑已經只剩了五具,一半都被干掉了.

干掉其他的那些雕塑對我們來說意義非凡,獎勵什麼的還是次要的,主要還是減少了我們的負擔.原本是十個雕塑在那里發射幸運球,我們只能是勉強躲閃,偶爾還要中個一兩下,但是現在發射幸運球的雕像少了一半,我們所要應對的幸運球數量自然也就少了一半.已經適應了之前那種情況的我們在現在這個狀況下感覺就好像周圍突然變得寬松了很多,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輕松閃避那些飛來的幸運球.

因為不用將全部精力都集中到幸運球的閃避上,我們就有了更多的精力去注意攔截那些可能被擊碎的幸運球.這一變化的直接結果就是我們擊碎幸運球的效率直線上升,而且現在除了我能接到幸運球之外,連金幣和真紅偶爾也能接住幸運球了.

"看你往哪跑."拼著被打中兩次,真紅用剛到手的一枚幸運球直接將一顆轉到自己面前的雕塑直接摧毀,這一下場上就只剩了四個雕塑在扔幸運球.徹底騰出手來的我們幾乎是三下五除二就連續擊破了一堆幸運球並接住了好幾個.因為真紅手里已經有一堆幸運球了,所以我們也沒再給她幸運球,而是自己也加入了投擲的行列.

四個雕塑在我,晶晶,金幣和真紅的連續打幾下很快就碎掉了三座,而僅剩的那一座現在已經基本上變成我們欺負的對象了.他每次只要扔出幸運球,立刻就會被飛鏢打偏,然後被我或者是金幣接住,然後真紅就會用我們接住的幸運球反擊,而那個雕像除了疲于奔命的來回躲閃,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的機會.

"還剩多長時間?"我出聲問道.

金幣看了一下說道:"十四秒,十三,十二,"

"那就不等了,摧毀它."

"好嘞."真紅直接一個幸運球扔出去,啪的一聲擊碎了那個雕像的腦袋,然後不等雕像徹底崩潰,第二個幸運球又將它的腰部徹底截斷,之後雕像才徹底崩潰成了滿地的碎片.

幾乎就在那最後一個雕像粉碎的同時,之前消失的兩名戰士便出現在了房間中.那個那個劍,盾的家伙驚訝的說道:"你們還真是讓人意外.本來以為你們會被干掉幾個,最多也就是堅持到五分鍾時間結束而已,沒想到時間沒結束你們反倒是先把雕塑全給干光了.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我們這樣在時間結束前就干掉所有的雕像,應該有額外獎勵吧?"做任務這麼久了,我們三個對游戲內的任務大概也有些了解了.一般任務中對于某些環節會有一定的戰斗結果評價,如果你能打出評價以上,甚至超出預設范圍的結果,系統必然就會給予特殊獎勵.

像是剛才這種跟丟沙包類似的游戲,看起來似乎和小朋友做游戲一樣,但實際上完成難度卻是相當的驚人.如果不是我們的戰斗力非常之強,換幾個人來的話肯定直接就被干掉了,根本不可能堅持到最後,更不存在說在時限內將雕像全部干掉了.正因為我們的戰斗結果比較出人意料,所以我們這樣是應該得到特殊獎勵才對的.

在我問完特殊獎勵的事情之後,那邊的那個拿槍的戰士果然說道:"這個是當然的.你們完成的非常出色,所以按照規矩,你們可以得到一些特殊的獎勵."

"那我們的獎勵內容是神麼啊?"

"獎勵內容就是你們可以提前為自己解決掉一部分敵人."

"提前解決敵人?"我疑惑的問道:"怎麼提前解決?"

"解決方法非常簡單."那個劍盾戰士接口說道:"因為這個任務的啟動卷軸是你們三位啟動的,所以你們是主隊,默認組隊模式.後來進來的那些人是陪你們進行任務給你們制造障礙的副隊,而且他們不是默認組隊模式,需要自己協調是否組隊.一會你們離開這個別墅,就將進入下一關卡,而在那個關卡之中,你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和本關卡通關的玩家作戰."

"他們都是我們的敵人?"我驚訝的問道.

戰士點頭道:"沒錯,他們都是你們的敵人,只是他們自己暫時還不知道而已,所以他們才會出現內部的分裂和不團結.不過等到下一關卡,他們就會明白你們和他們之間的關系,到時候你們就沒這麼清閑了."

"那我們得獎勵……?"

"你們的獎勵就是提前解決隱患."長槍戰士說道:"你們每人可以有三次機會,變成這里的怪物攔截那些家伙.只要不讓他們通過這一關,你們下一關的威脅就會下降很多,因為下一關,他們將會反過來負責操縱怪物攔截你們,所以你們能趁現在多干掉幾個,對你們自己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那個……請問一下我們操縱怪物的時候,戰斗力怎麼算?"

"你們的屬性將全部按照怪物的屬性來計算.我們不會改變怪物的身體屬性和外形,你們就相當于鬼上身一樣附身到那些怪物身上,然後操縱他們戰斗,屬性還是怪物,只是由你們控制.我們不會告訴那些被襲擊的人怪物是你們控制的,所以你們稍微利用一下這種狀態來偷襲,畢竟你們比那些怪物聰明多了,要是偽裝一下,陰到幾個人應該不成問題吧?"

我點點頭又繼續問道:"還有一個問題.你剛剛說我們有三次機會,請問一下這個三次機會是怎麼定義的?"

"定義方式是這樣的."那個劍盾戰士說道:"當你們確定使用獎勵後,下一個被打開的房間中的怪物將有一只由你們三個中的一人接替控制,另外兩個人需要等到下一個打開的房間才行,你們三個不會被傳送到一個房間.如果你們在房間中被對方殺死,這就算損失了一次機會,而如果你們沒有被殺死,那麼只要對方離開房間或者全部被你們干掉,那你們就可以接著傳送到下一個打開的房間中接替一只怪物,這樣不算一次機會,而是依然沿用上一個機會."

金幣激動的問道:"那是不是說只要我們一直不死,理論上是可以把這些家伙全部殺光的是吧?"

"差不多應該就是這樣的意思.不過你們可別有太大期望.按照這個關卡的設定,房間里的守衛主要其實並不是用來殺死你們這些人的,而是用來拖延你們的時間的.所以,相比之你們的實際戰斗力,這些守衛都是比較弱的,即便換了你們來指揮,大概也不太可能依靠那樣的身體戰爭那些人的."

"這個我們有心理准備."我說完就對那兩個戰士問道:"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

"只要你們准備好了,隨時可以."

"那就現在吧."

"不確定一下你們的進入順序嗎?"守衛問道.

"我先來.真紅第二,金幣你最後."我說完直接對守衛道:"開始吧."

守衛點點頭道:"准備好了,有人正准備開門,注意意識轉換."

這邊守衛的話剛一說完,我就感覺自己身體一輕,險些栽倒在面前的大床上.

這里明顯已經不是我剛剛所在的獎勵房間了,而是一間臥室.我的面前就是一張又長又寬的超級大床,床的兩側各有一個古董床頭櫃,另外,房間的另外三面牆邊還放著很多諸如衣櫥,書架,梳妝台之類的東西.很明顯這就是個起居室,而我應該是接替了這里的守衛暫時出現在了這個房間中.

一眼掃過房間之後我立刻就開始確認自己的身體狀況,或者說是確認一下被我附身的守衛的狀況.因為自己低頭看自己不方便,所以我使用了更簡單的方法,也就是去看身邊的守衛.

這房間里可不止我一個守衛,除了我之外還有三個,加上我就是四個守衛了.另外三位的造型幾乎是一模一樣,全都是長著棕色毛發的狼人形態,區別僅僅是強壯度上略有差距.低頭看看自己毛茸茸的雙腿,不用說,我現在肯定也是狼人造型了.

因為紫日這個大號是可以進行狼人變身的,所以我對于操縱狼人這個和人類結構略有不同的生物種類並沒有多少障礙,或者說我應該算是玩的很溜才對.

因為身體結構的關系,狼人的身體偏向敏捷系,同時力量也不小,而且這些家伙有著一項很實用的屬性,那就是極端恐怖的咬合力.狼人的牙齒極端鋒利,配合超高的咬合力,可以產生極端恐怖的傷害輸出.可以說除了血量偏低之外,低級狼人在所有低級物種中都算是比較平衡的生物了.

幾乎就在我確認了自己的身體特征的同時,位于我側面的房間大門就已經被猛然撞開了.一個穿著一件火紅色鎧甲,舉著巨劍,但是下半身只有條褲衩的玩家一個翻滾沖進了房間中央,跟著猛然跳起對著我就是一劍自下而上挑了過來.

如果是一般狼人,這種攻擊多半是閃不開了,不過我的神經反射速度基本上是變態級的,就在那家伙的劍挑起的時候,我便配合著他的動作方向一邊後退一邊仰頭並側轉腦袋.那柄大劍以毫厘之差帶著一陣令人皮膚緊張的涼風刮過我的小腹,前胸,咽喉以及側臉,但是雖然連續擦過四個要害,結果卻是完全沒構成任何傷害,全都是擦過,沒有真正碰到.

這樣的一擊都能被閃掉,眼前的戰士也是大驚失色,原本他憑借著這一招每次都能在沖入房間的第一時間干掉一個守衛,可謂是無往不利的技術了.沒想到從未失手的技術居然會失敗,而且更糟糕的是他為了抵消滾進屋子里的前沖力和增加殺傷力,起跳的時候整個人就開始原地旋轉了起來,一擊不中之後他便越過了正面角度變成了背對我的方向並且直接撞進了我的懷中.

送上門的笨蛋不干掉真是對不起自己,既然他都沖到我懷里來了,我又怎麼能不發揚一下色狼的偉大精神給他個狼吻呢.當然,我不是背背山上下來的同志,所以我的狼吻是沖他脖子去的,而且是後勁.

之前就說了,狼人的嘴巴輸出的殺傷力非常之高,那家伙本來屬性就不完全,裝備也不齊,這一口下去直接就聽到了骨骼斷裂的聲音,但是我也沒放松,而是雙爪抱住他的肩膀用力一扭一撕,那家伙的身體立刻和腦袋分了家.

"該死!"緊跟著那個戰士沖來的第二個玩家也是戰士,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一進來就看到當先沖進來的戰士被撕碎的一幕.盡管我現在忙著撕人沒空搭理他,但是別忘了,我現在是守衛不是玩家.

怪物NPC的優勢就是人多欺負人少,那家伙在發呆,我則是沒空動手,但是房間里除了我可是還有三個狼人啊.就在那家伙發呆的一瞬間,旁邊一只狼人便沖了上去.

那家伙戰斗經驗還湊合,總算是在最後一刻發現不妙,側身擋住了那只狼人,可惜總歸是慢了半拍,雖然沒被一擊干掉,但人卻是被撞翻了.他這邊還沒爬起來,另外的兩只狼人也跟著撲到了,三只狼一人一口,直接就將那家伙撕成了三份,比我這邊還要血腥.

前兩個進屋的家伙被瞬間秒掉,後面的人再傻也不可能還往里沖了,直接就轉身跑了,不過這里的怪物是不受房門限制的,所以那三只狼人立刻就扔掉了手中的尸體追了出去.

看到這個情況我當然也是跟著追了上去,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就在我沖到門邊上的時候,突然一道黃色光膜出現在了門上,結果我一頭撞上光膜將其拉出一米多長之後又被它給彈了回來.這光膜雖然非常柔軟,但是卻一點也不脆弱,我根本就出不去.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之前那倆戰士的聲音忽然又出現了."之前忘記和你說了.你附身的狀態下你操縱的守衛是沒法離開房間的,你要是放棄,我就把你傳送到下個房間,然後你控制的守衛可以繼續出去追."

有我在我控制的這個狼人就沒法參展,因為他出不了房間,所以我留下也沒啥用,干脆就宣布放棄了.

我這邊一放棄,剛剛被我控制著的那個狼人立刻就是突然一頓,接著疑惑的左右看了看之後忽然聽到外面傳來同伴的嘶吼聲,這才放棄思考追了出去.

那只狼人先不管,我再放棄這個控制權之後立刻就回到了獎勵房間,只是真紅和金幣都不在了.據兩個戰士說,他們現在都在進行攔截其他玩家的戰斗,而我出現在這里是因為暫時沒有第四個正在交戰的房間出現.

我這邊的等待時間不長,忽然就看到真紅出現在了房間里.

真紅一看到我立刻就走了過來問道:"老大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干掉兩個,其他跑出屋子了,我沒法追上去,所以不知道情況.你呢?"

"殺了一個,然後自己被干掉了.對方屬性比我高很多,而且這次我控制的守衛居然是一面固定式的魔法鏡,跟我以前的戰斗風格完全不搭調,簡直把我郁悶死了!"

"不知道金幣那邊怎麼樣了."我聽完之後感歎道.

真紅還沒來及接話,戰士忽然對我道:"好了,准備下一個房間."

我還沒來及回應就感覺周圍環境一變,然後立刻就到了一個新房間,只是這個而房間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好像是儲藏室,到處都是陳舊的家具和各種雜物,雖然房間不大,但是東西奇多無比.

用了不到一秒確定完環境之後,我立刻開始檢查自己.之前的看同伴法這次肯定沒法用了,因為房間里根本看不到別的像是守衛的存在,因此我只能低頭看自己的手腳和身體.

上一次變成狼人好歹還算能控制的范圍內,但是這次卻是相當郁悶了,因為我突然發現自己控制的居然是只狗.我現在算是知道了.這個獎勵絕對是坑爹獎勵.這也就是我,因為在基地內有可能會替換成巨型化生物的身體出去作戰,所以提前適應過,要是一般人,你突然把他的腦子塞到一只狗的身體里,你確定他能正常走路嗎?

雖然很郁悶這次的守衛竟然是條狗,但是既然已經這樣了,我也沒其他辦法了,只好將就一下吧.反正我也可以熟練使用四足生物的活動方式,倒是不影響戰斗.只是讓我很郁悶的是,這次為啥就我一個守衛啊?本來這樣就夠憋屈的了,居然還是一個人,這樣沒有幫手不明擺著要被虐嗎?

盡管心里覺得挺不爽的,但現在也沒法申訴,因為大門已經開了.

如果咱們這邊人多,我當然會第一時間沖上去予以打擊,趁著對方進門的瞬間切換場景的思維延遲進行偷襲,這絕對是個好辦法.但是現在我就一個人,所以沒敢第一時間沖上去,相反還往後退了退,直接躲到一堆木頭架子後面去了.反正這個房間東西多,對方也看不到我.

就這麼一耽擱的時間,外面的人已經全部走了進來.之所以說全部,是因為房們已經關上了.如果後面有人,對方是不會關門的.

這個隊伍只有三個人,成員是兩女一男,那個男的長相一般,還算有點樣子,但是也不能說是帥.另外那倆女性的相貌就比較高質量了,至少在我看來可以歸類到頂尖美女的范疇中了.

三個人的裝備出乎意料的都很多,其中有個女戰士幾乎已經是一身全都齊了,這個效率真的讓我很意外.剩下兩個人雖然裝備不齊,但是也差不多了.這樣的隊伍明顯戰斗力不會太弱,而這里就我一個守衛,這不擺明了吃虧嗎?

雖然很郁悶,但也不能放棄戰斗啊.想了想我還是小心的向前挪了過去准備發動突襲,不過就在我打算攻擊前的一瞬間,在我右側離門不遠的地方卻是突然傳來了一聲撞擊聲.聲音不大,感覺好像什們東西被絆了一下的樣子.這一聲立刻吸引了三個人的注意力,但是就在三個人同時將腦袋轉過去的瞬間,兩條黑影卻是突然無聲無息的從他們背後的那堆雜物之中躥了出來向其中兩個人撲了上去.

突然地變故別說那三個玩家了,連我都嚇了一跳.搞了半天不是只有我一個守衛,而是其他守衛都藏起來了.畢竟這個房間相比之前的那些空曠的大房間來說算是比較狹窄的,而且這里的東西明顯偏多,又堆的亂七八糟.這麼複雜的環境不搞偷襲確實是浪費了.

剛剛撲出來的兩條黑影最終成功落在了後面的一男和一女身上,靠近門的那個女人因為位置問題沒有被選中.兩個黑影一下就掛在那倆玩家身上開始又抓又咬,而對方顯然也是被這樣的攻擊給搞懵了,只知道傻呼呼的用手護住腦袋拼命想把那倆東西弄下來,卻是完全忘記了自己的技能和武器.

雖然這倆人嚇懵了,但是旁邊那位沒有受到攻擊的卻沒懵,立刻就舉著武器想要上去幫忙,只是她才剛一轉身,之前發出聲音的位置立刻又有一個新的黑影撲了出來.

我本以為那女人也會中招,誰知道人家根本就是故意的.在後面的黑影撲出來的瞬間立刻就是一個轉身抬手一劍砍在黑影的身上.那個黑影瞬間就化為一大片黑色的沙塵爆了開來,地面上甚至還出現了嘩的一聲沙塵落地的聲音,不過,那女人還沒來及得意就突然感覺到勁風襲面.慌亂中她很倒黴的還被剛剛爆掉的那個身影噴出來的黑沙迷了眼睛,這一下更加被動.

盡管先天不利,但是女人沒有慌亂,閉著一只眼睛轉身正面迎敵,然後放棄長劍抽出了一柄匕首反握在手,在看到一個和之前類似的黑影沖上來的時候立刻就是一個轉身想用一只胳膊抱住對方,然後用另一只手上的匕首結束戰斗.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撲過來的黑影根本不是守衛NPC,而是我這個玩家.

沒有像她預料中的樣子被她一把夾住,我直接略微一仰腦袋,前爪抬起一下勾住了那女人的胳膊,然後身體借助前沖力和對方的胳膊這個支撐點一躍而上沖到了她的面前,跟著一口咬向她的面部.

女孩子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相貌,即便是游戲里也沒幾個想要破相的,所以她立刻本能的就抬手偏頭想要避免這一結果發生,但她的動作卻正好讓我找到機會,身體稍微扭轉一點角度便一下咬住了原本被她的雙臂封鎖的咽喉部位,要是她不躲,我是絕對沒機會命中這個位置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章 獎勵關卡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繼續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