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坑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坑

"既然懷疑是鬼手信長,那就去調查,我們的行蹤為什麼會暴露."

松本正賀聽到我的要求立刻就為難了起來."這個恐怕不是很好調查啊!這麼隱蔽的事情都會暴露,對方的信息渠道肯定不同尋常,如果可以輕易調查出來,那就不正常了."

"所以我才說要把事情鬧大啊."我趁機說道.

松本正賀愣了一下,然後問道:"可是這個和對方的情報來源有什麼關系?"

我估計松本正賀也猜不到我的想法,所以就直接說道:"既然現在對方主動襲擊了你的車隊,那就說明他們即便是不知道你和我們是一伙的,那也是已經開始懷疑你了.因此,這個事情你不能遮掩,因為遮掩就說明你心里有鬼,就等于是證明了對方的猜測."

"可我如果把事情腦袋,讓人發現我是冰霜玫瑰盟的人,那可怎麼辦啊?"

"這你就不懂了."我說道:"你既然不能遮掩,當然就要大肆宣揚,而這其中,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必須把你自己摘乾淨.當然,我們費那麼大勁,可不能白干.你不是被襲擊了嗎?那就坑對方一把."

"這個……要怎麼坑啊?"

"這你都不懂嗎?對方雖然藏在暗處,可我們也不在明處啊!既然他們下黑手,那我們也出黑招.我會從行會里給你調一件頂級裝備,然後你就說那是你們秘密從冰霜玫瑰盟搶過去的,然後我們這邊會從中國這邊的渠道放出消息,證明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而這個時候,你就可以大肆宣揚,就說那支被襲擊的車隊就是運輸這個東西的.這樣,襲擊你們車隊的人就等于被扣上了一口黑鍋.對方參與行動的人雖然不少,但你也是行會首領,應該知道,像這種任務,執行者其實未必就知道事情的整個內幕.只要你在道義上站住腳,這樣對方的行動人員就會開始懷疑,開始疑惑.不管他們最終信不信你的話,反正他們將不再堅定,而在這個過程中,就會出現很多暴露的機會.只要對方流露出任何的蛛絲馬跡,我們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到是誰對我們下手."

松本正賀聽到這里立刻興奮的說道:"我明白了,我們不但可以用這招刺激對方,給對方抹黑,還能把他們從暗處逼到明處來.最重要的是,你們就可以有一個光明正大的出現在日本的理由了.而且,你們也不用再隱藏自己,反而是越高調越安全."

聽到這里我微笑著說道:"你總算是明白了."

"那麼,這個計劃就這麼定了.不過那件用來作為引子的裝備怎麼辦?行會里有值得你們這樣動手的裝備嗎?太低級的東西拿出來,恐怕沒法取信于人吧?"

"用我的四方尊吧."我說道.

"四方尊?"

"是中國國器的一個部件.因為我現在是神族承認的中國地區玩家首領,所以我的裝備晉級成了國器套裝.神兵四方尊本來是獨立國器,不過因為我後來升級過裝備,所以四方尊的屬性和我的裝備融合了.但是這個四方尊的主體部分沒有消失,還在那里,而且依然可以拆開來單獨使用,只是不影響我這邊的裝備屬性了."

"別人不知道這個屬性是嗎?"松本正賀問道.

"對.這又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我又不會沒事找人說這個,再說這個屬性從戰斗過程中是看不出來的.所以,對于外人來說,那四方尊就是中國國器,只要我們宣揚那個就是國器,就不會有人質疑,即便是有人質疑,也不可能發現其中的問題,因為那東西本來就是國器,只是他們不知道即便沒了四方尊我也一樣能使用上面的能力而已."

"哈哈,一件可有可無的裝備,價值卻這麼高,果然是最適合這次事件的東西.那玩意你帶在身上了嗎?"

"當然,玫瑰她們可都說我是破爛王來著,不管什麼東西,只要用的著,我向來都會隨身攜帶的."

"那麼,還有個問題."松本正賀問道:"現在我們的車隊被襲擊了,你說要我宣揚車隊就是運輸四方尊的.那麼,現在我是說四方尊被襲擊了,但是沒搶走,還是說四方尊被襲擊者搶走了呢?"

"當然不能說被襲擊者搶走了,因為他們根本沒看到這個東西,你這樣宣揚的話,參與襲擊的玩家上當的可能性就很低了."

"那我怎麼說?"

"你就說因為被日本國內的不明勢力襲擊,導致你們費勁千辛萬苦從我們這里偷出來的中國國器又被我們搶了回去."

松本正賀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便無奈的笑道:"我現在算是徹底服了.當初敗在會長你手里真是一點不冤啊!"松本正賀感歎著說道:"你這簡直是一舉三得啊!一是抬高了我們的形象;二是給那支神秘勢力扣了個大黑鍋;三還省得我們再交接那個四方尊了,反正現在東西等于是被你搶回去了,在你那里正好啊."

"所以說坑人也是一種藝術,多學著點吧."我開玩笑的說著,然後道:"既然如此,這段時間你就高調宣揚一下這個事情吧.另外,給你支個招.這次的事情你可以表現的強硬一點,順便連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一起諷刺一番."

"啊?老大你沒毛病吧?我沒事招惹他們干什麼啊?"

"不,就是要去招惹他們."我說道:"現在因為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的神戰,導致全日本的玩家都瘋狂了起來,他們現在實際上既不是你在領導,也不是鬼手信長在領導,而是在被這兩支神族在領導者.可是,不管怎麼說,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的戰爭都可以理解為日本內戰,而你現在就可以借助這個事情來抨擊一下他們.一方面宣揚你們在大家忙著打內戰的時候,依然在堅持對外,另一方面說明,因為他們的內戰,導致日本國內的可用戰力減少,最終導致了辛苦得來的成果被輕易搶奪.只要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還想要信仰之力,他們在你說出這些話之後,不管是表面上接受還是真心接受,都必須停戰,而且日本玩家也會清醒過來,並重新回到你的領導之下.如果我的推測不出問題,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甚至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向你示好,可以接受你一定范圍內的調動,我想這應該是一個不錯的結果.至于那個襲擊我們的神秘組織……"

松本正賀打斷我說道:"這個我知道,抹黑他們,搞臭他們,讓他們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這個我明白."

"孺子可教也.好了,目前就是這些事情,你趕緊去辦."

"那你們怎麼辦?"

"我們搶到了東西當然要趕緊跑路了."

松本正賀恍然大悟的說道:"哦,我把這茬給忘了!你們已經不用隱藏了."

"就是說啊.哦對了,鬼手信長那邊多派人,盯緊著點.這次的事情既然我們都懷疑是他的人干的,那就盯住他,能早點知道敵人是誰,我們的計劃就能更有針對性一些."

"會長你真是太狠了,跟你作對真的是一點活路都沒有啊!"

"知道就趕緊干活去."

"收到."

切斷通訊之後我立刻對身邊的潘多拉他們道:"好了,現在我們不用躲躲藏藏的了,先去那邊被襲擊的車隊那里看看情況,然後就能跑路了."

"為什麼要去看那支車隊?"克利斯締娜問道.

"因為我們要往敵人腦袋上扣屎盆子啊."

克利斯締娜搖搖頭表示不理解,但我也沒解釋,而是叫上大家離開了山里沿著連接兩座城市的那條路往車隊應該出現的方向找了過去.

雖然我們這一路上速度很快,也沒怎麼耽誤時間,但是日本玩家的反應也不慢.就在我們找到那邊被襲擊的車隊的同時,道路的另外一端居然也出現了一隊日本玩家的馬隊轟隆隆的跑了過來.

"有敵人,要消滅嗎?"孔雀扭頭看向我這邊問道.

我搖了搖頭道:"不用管他們,你們就站在那里擋著別讓他們沖到這些馬車這邊就行了."

被襲擊的這對只是人被殺了而已,馬車什麼的基本都是完好的,只有其中一輛車被炸成了兩截.周圍的地面上散落著一些鋼錠,這些顯然就是所謂的貨物.我故意在那些鋼錠之間翻檢查找了一番,直到對方的人沖到跟前被克利斯締娜他們擋住之後我才裝作發現了什麼似的拾起了一塊鋼錠,然後兩只手里各拿著一塊鋼錠掂量了一下重量,接著突然將右手中的鋼錠扔了出去,然後拿出了一個金屬網做的背包將鋼錠塞了進去接著掛到了自己的鎧甲背後.

在《零》中有一些裝備或者物品是不可以放進空間裝備中的,一般這類物品都是有特殊意義的東西.國器基本上也算是比較特殊的一類裝備,也確實是有些部件不能塞進空間裝備之中,所以我這樣的行為就正好讓對面的人產生了懷疑.

如果我剛剛收起來的那個是普通鋼錠,那麼我完全可以放到鳳龍空間中去.鳳龍作為冰霜玫瑰盟的行會福利,每個玩家都有一只,早不是什麼秘密了.再說,如果那只是普通鋼錠,我為什麼要將其收起來呢?難道冰霜玫瑰盟就缺少這一塊鋼錠不成?即便是真的缺,為什麼這滿地的鋼錠我都不要,偏偏就拿這一塊呢?

我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立刻就收到了效果,對面只要是看到這一幕的玩家都立刻想到了鋼錠很可能是偽裝.金屬都是可以鑄造的,如果某樣東西不怕高溫,那在其表面澆上一層鋼水做成鋼錠混在一般的鋼錠之中,那簡直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也許讓一般人想到這種方法來藏東西並不容易,但是看到這個結果再逆推出這個方法卻很簡單,所以幾乎對面的玩家都在一瞬間認定了我從地上撿走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雖然不知道我拿走的到底是什麼,但日本玩家都知道,凡是我想要的,對他們來說最好的情況就是被讓我得到.所以,他們立刻就開始了沖鋒,仿佛不要命似的沖擊克利斯締娜他們組成的防線,試圖沖過來搶奪這個東西.當然,一切都是徒勞的.拉達曼提斯,阿芙洛狄忒和潘多拉站成一排擋住了整條道路,然後也不用技能,就拿著自己的武器使用普通攻擊,就仿佛是砍瓜切菜一般,凡是靠近他們攻擊范圍的玩家都是一擊斃命,根本沒人有機會出招.

對方只是普通玩家,這邊站了仨大神,這種情況才是最正常的.

我從容的收好那塊鋼錠之後便不急不慢的走到三人身後,然後打了個響指.飛鳥出現,我直接跳了上去,然後招呼了一聲.克利斯締娜直接一個大招轟在地面上將沖上來的玩家全部吹飛,跟這潘多拉回身跳上了我的飛鳥,拉達曼提斯和阿芙洛狄忒一人借用了一只我的守護長槍,克利斯締娜自己有守護長槍,至于孔雀,她已經變回了原形先飛起來了.

我們這邊升空之後,下面的玩家才紛紛爬起來,只是看著逐漸消失在天際的我們卻只能干著急.守護長槍的飛行速度拿可是遠近馳名,沒有哪個日本玩家會白癡的一位自己隨便召喚個會飛的東西騎上去就能追上我們.

"好了,局已經布下了,現在就看日本玩家的反應如何了."我在起飛後又通知了一下松本正賀,而松本正賀則是表示他會盡力完成我的計劃.

事實上這個事情遠比我想象中的要順利很多.松本正賀這邊的消息剛剛放出去,還不到三個小時就有消息傳出說襲擊者是鬼手信長的人.這個答案並不意外,只是來的太快了一點而已.

泄露消息的就是一個當時參與了襲擊車隊,並在複活後又趕上我們在車隊里拿走了一塊鋼錠的一個玩家.這個玩家聯系前因後果,再加上松本正賀放出的消息,立刻就意識到了是他們的行為導致了一件好不容易得來的中國國器又被搶了回去.因為內疚,所以他泄露了自己的行為,並暴露了鬼手信長的整個計劃.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擺脫尾巴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阿修福德的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