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被伏擊與蟲子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被伏擊與蟲子

互相了解完情況就可以開戰了,不過這個任務不是直接傳送進任務地點開始的,而是需要自己去任務地點完成.

"關于任務地點……"阿修福德有些遲疑的說道:"應該說是個很麻煩的地方.尤其是對我們來說."

"為什麼?"克利斯締娜有些不理解阿修福德的意思.

一旁的愛麗絲解釋道:"這個我來解釋一下吧.之所以這次的任務地點說是一個比較不好的地方,主要是因為那里是一片公共任務區."

公共任務區,一種游戲內的特殊地圖.你可以將其理解為副本任務,也就是獨立于主地圖之外的特殊空間.但是,一般的副本任務會分成好幾種情況.有的副本是唯一的,也就有當有個人或者團隊進入後,別的人或者團隊就無法再進入了.這種副本就叫做唯一副本.另外一種副本是最常見的副本,也就是可無限分裂的平行副本.這種副本對于進入副本的玩家或者玩家群體來說和第一種其實並沒有區別,因為對已經進入的人來說,不會再有人進來打攪你,你可以安心的完成副本任務.但是,如果有人在外面,想要進入副本,這個副本並不會拒絕他,而是會開啟一個平行副本,讓新的玩家進入.不管來多少人,這種副本都可以無限制的開任意多的平行副本,大家可以同時玩,而且互不干涉.

目前我們將要進入的這個所謂的公共任務區,也就是第三種副本——開放式副本.這種副本的和第一種一樣是唯一的,但是,他不會限制人員進出.也就是說,在你進入後,別人也可以隨時進入,而且你們在里面可以互相遇到,並產生互動.這種互動有時候是好事,因為可以互相進行情報,物品或者是人員方面的交流合作,但是,有些時候這種互動也會產生一些比較不好的情況.比如說,你在里面做任務,然後來了一群仇家,對方甚至有可能不做任務,專門就跟你搗亂,這就無形中增加了任務難度.所以說,這種任務其實也不一定就是壞事,但大部分情況下玩家們都不喜歡這種任務,因為被破壞的可能性很高,而且一旦遭到破壞會非常郁悶.畢竟這種被人破壞任務的情況完全就是別人的原因造成的失敗,換誰都不會開心的.

愛麗絲剛剛說了這是個公共任務區,也就是我們不喜歡的開放式副本,而且緊跟著阿修福德就說道:"本來公共副本也沒什麼,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的這個任務所在的這個公共副本是個面積很大的副本,里面往往在同時進行好幾百組相關或者不相關的任務,而最近,有兩群我非常不想見到的人也在這個副本區域活動,所以……"

"也就是說我們的任務過程是鐵定會被干擾的是嗎?"我出聲求證道.

阿修福德無奈的點點頭道:"我們剛進去的時候對方不知道消息可能還會稍微延遲一段時間,但是之後就沒准了.不過可以肯定,對方一定會知道我們進去了,而且一定會執行干擾."

"有辦法化解嗎?"克利斯締娜問道."你們之間的矛盾是怎麼產生的?問題不大的話,哪怕吃個虧道個歉,取得一個暫時和平協議也好啊."

阿修福德直接指了任務卷軸說道:"這東西就是他們那里搶來的."

"當我沒說."克利斯締娜無奈的放棄了.

"好了,不管怎麼說敵人是不可避免的了,但是我們也不用太悲觀."我鼓勵道:"就憑我們這里這麼多高手,對方即便是干擾又能把我們怎麼樣呢?"

事實上我是嚴重低估了對方的破壞力,因為兩個小時之後,我所謂的能把我們怎麼樣就變成了一句笑話.

阿修福德帶我們去那個副本入口的時候倒是沒什麼問題,剛進入之後我們也沒遇到什麼麻煩,但是,在走出一小片森林之後,麻煩就來了.

我們現在所在的區域是一片山谷,兩側都是傾斜的山坡,雖然不是懸崖峭壁,但坡度也高達七十度以上,手腳並用的話靈巧的人還能爬上去,不用手的話就算是專業登山運動員估計走起來也會非常吃力.不過,現在困擾我們的不是兩邊的山坡,因為我們的任務目標在山谷的對面,不是山頂上,所以我們不用去爬山.真正困擾我們的是山谷中的地面.這地方原本應該是堆滿了枯枝敗葉的谷地,但是現在,這里已經變成了一片沼澤.根據從幾個從前面過來的玩家那里打聽來的信息,這地方之前應該都還算比較好走的,而現在這個樣子則是在一小時之前突然變成這樣的,感覺就好像是有人對這里用了大范圍的泥沼術.

那些玩家因為不知道原因,所以只是瞎猜,但我們在知道了這個情況後立刻就看向了阿修福德.阿修福德也是直接就點頭表示確認.不用說,這個就是那兩個所謂的仇家干的好事了.我們進入這個任務副本一共才兩個小時,而這地方是在一小時前變成這樣的,也就是說對方只用了不到一小時就發現了我們進入副本並在這邊設置了陷阱.

"看起來我們這邊的情況可不怎麼好啊!"我看著前面的道路問阿修福德."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從兩側的山脊上過去?"

阿修福德也是抬頭望了望兩側的山脊,然後點頭道:"雖然任務上沒說這個,但是我覺得應該可以."

"那還等什麼?爬山吧."我說著就開始往山上爬.

這兩側的山體傾斜度雖然很大,但並不是光滑的平面.事實上山體也不可能真的是光滑的,尤其是這種岩石比較多的山坡,各中突出的岩石可以承載相當大的重量,因此只要手腳並用,往上爬還是沒問題的.而且,我們這邊壓根就不用往上爬.我直接帶著一條繩子將一頭丟給他們,然後自己拎著另外一頭就張開翅膀朝著山脊上方飛了過去.只要我在0上面降落,再把他們拉上來就行了.

其實這段路雖然難走,但真正限制了我們的還是這個副本本身.如果不是這個副本任務限制人員數量,那我們就可以攜帶坐騎進來了.夜影那樣的不說,就算是弄幾匹高級戰馬也不至于這麼費勁啊.

本來我以為帶著繩子上山頂應該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不過……看來為是把事情想簡單了.

就在我逐漸脫離大家飛到山脊的高度之上的瞬間,突然就看到一道金芒從山脊之後電射而來.我幾乎是本能的一側身,就感覺到臉上一麻,一個帶著大量電荷的東西擦著我的臉就飛了過去,然後一下落在了對面的山坡上,緊跟著就是轟的一聲巨響,對面上坡上直接被炸出了一個大坑,有一塊幾噸重的石頭都被掀起來六米多高,直接飛到了這邊山坡上.還好角度不對,沒有砸到我們的人.

確認到被襲擊之後我立刻就將想要召喚鳳龍在原地出現幫我抓下繩子,然後自己過去戰斗,但是還沒叫出來就突然想起來了這地方沒法召喚鳳龍的,無奈之下只好將繩子一扔就朝著山脊那邊飛了過去.

本來我的目的是飛到山脊那邊把偷襲我的家伙給干掉的,只是沒想到等我落在山脊之上的時候卻是直接傻眼了.山脊背後並沒有我想象中的偽裝中的狙擊箭手,而是整整齊齊的站著一個弓箭手方陣,人數起碼過千.

"我靠!"在我發現這麼大一群人的時候對方就已經將弓拉開了,然後不等我反應就突然聽到嘣的一聲弓弦震動聲,緊跟著就是漫天的飛矢如流星雨一般朝我這邊飛射而來."該死的阿修福德,你到底得罪什麼人啦?"我只來及感歎這麼一句就趕緊蹲身將自己盡量蜷縮成了一團,然後將龍魂盾頂在前面,跟這翅膀張開圍成一個倒扣在地面上的半圓將自己牢牢的護在了中間.

幾乎就在我完成防禦的瞬間,那飛蝗一般的漫天箭雨也同時落了下來.我只能聽到自己的翅膀和盾牌上傳來了一陣咚咚咚咚的撞擊聲,而且通過腳掌我能感覺到周圍的地面都在震動.

雖然我這邊被劍雨覆蓋了,但是,對面的弓箭手們也沒好過.就在我被第一枚箭矢命中的同時,對面的人群頭頂上突然就冒出了一大團黑云.這云團非常低,離地面的高度最多也就一百來米.墨黑色的云團翻滾著,仿佛一大團染過的黑色棉花,而不是正常的云團,因為它們實在是太濃密了.

就在這云團出現的同時,下面的弓箭手們就集體注意到了頭頂上的變化.現在雖然已經黃昏了,但天還沒黑,這一大團云飛這麼低,而且就剛好罩住他們,明顯來者不善,這要是還注意不到,那警覺性未免也太差了一些.

不過,雖然注意到了這個云團,但是那些家伙卻沒有注意到云團中正在醞釀的恐怖魔力.

叮.就在云團產生之後,一只箭矢命中了我的盾牌,緊跟著箭矢直接就被盾牌擋了下來,箭杆折斷掉落在地.但是,幾乎與此同步,那邊的云團之內突然一亮,緊跟著就有人發現云團之中有一圈光亮聚集到了云團的中央位置,隨後直接彙聚成一道蜿蜒的電蛇從天空直射地面.

轟.蜿蜒的雷蛇並沒有直接裝上地面,而是准確的落在了一名弓箭手的腦袋上,然人就好像整個變成了一枚大炮仗,轟的一身就炸成了漫天的血霧,一點東西都沒剩下.

這次雷擊仿佛只是個開始,隨著我的盾牌和翅刃上不斷被命中,對面的雷云也在以同樣的頻率向下發射著閃電,而且每次都會准確的命中一人,被命中之人通常都會直接爆成漫天的血霧,稍微次一點的就是變成碳烤活人,最牛的也不過是倒在地上一邊抽抽一邊吐泡沫,不過至少人家能活下來也算本事.

事實上這個連續轟擊對方的東西就是一種大家都很熟悉的魔法——雷云風暴.這種魔法分為攻擊型和防禦型兩個類型.攻擊型的雷云風暴是由法師主動釋放的,平時就會在法師頭頂形成一大片雷云,然後跟著法師一起移動.只要有敵對單位進入攻擊范圍,這個雷云就會自動攻擊,雖然每次只能釋放一道閃電,但是速度非常快,而且威力很大.只要沒有到達法術持續時間,或者敵人被消滅,這種攻擊就不會停止.當然,防禦性的雷云風暴就要稍微溫和一些了.

防禦性的雷云風暴也是會自動攻擊,但不是攻擊所有打擊范圍內的敵人,而是只攻擊對受術者進行攻擊的人員.這種防禦性的雷云風暴通常都是裝備附帶的被動技能,有些法師也能對別人施展雷云風暴.被使用了這種技能之後,這個頭上頂個大云團的人就會變成了刺猬,誰攻擊他,雷云就會飄到誰腦袋上去劈他.不過,和攻擊起來沒完沒了的攻擊型不同,防禦型的雷云風暴是不會一個勁的劈起來沒完的.防禦性的雷云風暴只會根據敵人的攻擊予以反擊,敵人打你一次,他就還擊一次,對方一停,他也會立刻停下.

我身上的這個雷云風暴就是防禦型的雷云風暴,而且是裝備帶的技能,所以不用我消耗魔力.另外,由于我身上的龍魂套裝本身就是神器中的頂尖存在,而且還經過這麼多次的強化,所以這個附帶的技能也變得有點誇張.人家的雷云風暴雖說威力也不小,但一個雷一條命的事情之前都沒發生過,我這邊卻是一口氣劈死了好幾十人,還有更多的人在滿地打滾的直抽抽.

對方設了埋伏就是要我們好看的,結果沒想到沒把我怎麼樣,倒是他們自己被搞慘了.好好的弓箭手方陣,一輪箭雨下來直接就變得稀稀落落的了,看起來減員至少有三四成的樣子.照這個效率,再來兩輪他們都懷疑這幫弓箭手之中還能有人活著不.

"這邊怎麼回事?"我這邊硬接了一輪箭雨之後就展開翅膀重新站了起來,而克利斯締娜也是剛好上來落在了我身邊.因為我剛剛丟下繩子飛了過來,所以克利斯締娜就只好接手了運送繩子的上山頂的工作.夜之子傳送倒是快,但如果他帶繩子的話,會連頭帶尾的一起給傳送到山頂上去的,而阿修福德他們那邊四個人全都是地面兵種.像我們行會這麼高得飛行比例在別的行會絕對是絕無僅有的,阿修福德他們這樣其實才是正常情況.

本來克利斯締娜只是上來送繩子,結果這一落地就看到下面的那幫弓箭手了.之前她在下面看到這邊的雷云並且聽到了連續的雷擊聲也就知道我這邊肯定是打起來了,不過現在她才搞清楚襲擊者居然是一個整編弓箭手方陣.盡管已經被我的雷云給劈的好像禿子的腦袋一樣缺了好幾塊,但這個方陣的大概樣子還是能看的出來的.克利斯締娜也是被敵人的這種大手筆給嚇了一跳.聽說過半路埋伏弓箭手陰人的,但是一次埋伏一個弓箭手方陣還真是沒聽說過,我們這也算是嘗鮮了.當然,這個鮮我甯可不嘗.

"這邊交給你了."看著有些愣神的克利斯締娜我直接出聲說道.

剛剛還有點遲鈍的克利斯締娜一聽我這個話立刻就反應過來了,然後趕緊點頭道:"沒問題,這個交給我吧."

就在我們說話這會功夫,下面沒有被雷劈到的弓箭手已經開始第二輪齊射了.看著飛蝗一般的箭雨再次升空,克利斯締娜卻是不緊不慢的一揮手.一道旋風從我們前方橫向吹了過去,接著就看到那批飛矢直接偏離了我們所在的方向朝著我們的右後方飛了過去.

下面的弓箭手都還沒來及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就看到一大片的各系魔法彈毫無章法的沖了過來.即便被雷云梳過一遍都還保持著完整隊形的弓箭手方陣在這個恐怖的魔法大潮中終于亂套了.弓箭手們開始四下亂竄,但是,飛過來的並不是一般的魔法彈,而是克利斯締娜的魔法彈.克利斯締娜的魔法彈和一般魔法師發射的雖然都是魔法彈,但是了解的人都知道,克利斯締娜的魔法彈才是真正的恐怖魔法,而一般魔法師的魔法彈,那只能叫做魔法戲法,因為克利斯締娜的魔法彈不但多,而且會跟蹤.

四散奔逃的弓箭手們並沒有給魔法彈的鎖定工作帶來什麼麻煩,那些魔法彈以極端詭異的速度紛紛轉向,然後盯著最近的目標直接撞了上去.接下來就是遍地開花,一片乒呤乓啷的爆炸聲就跟焰火晚會出事故了,所有煙花都在地上爆炸了一樣.紅的白的各種顏色花式的魔法彈競相綻放,然後對面的人群之中也是紅的白的,各中人體殘肢四處亂飛.

"OK,打完收工."掃了一眼下面的山坡,此時那邊已經變成了一篇屠宰場一般的地方.原本灰白色的岩石全都被染成了血肉的顏色,但是因為夕陽的光輝,這血肉之色又帶上了一點點金紅色,結果就變成了一副美麗而恐怖的抽象畫一般,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說不定看到就直接吐了.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啊?"阿修福德他們這會功夫終于全都上來了,結果一上來就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副畫面.因為被炸的實在是太碎了,所以現在他們只知道這邊死了很多人,但是具體啥情況反正是一點也看不出來了.

克利斯締娜無所謂的回答道:"你們的敵人在這邊埋伏了一整隊的弓箭手,不過已經被我全部解決了."

"你能突破限制使用大招?"艾爾相當驚訝的看著克利斯締娜問道.

克利斯締娜搖搖頭道:"不是大招,是我的魔法技巧,叫做元素爆發.使用這種技巧可以用很多種小型魔法拼接出一個大型魔法來,但實際上還是一堆小型魔法,所以發射速度很快,而且不受限制.不過我最自豪的是這個技巧可以大量節約魔力."

克利斯締娜之前就被稱為歐洲第一炮台,現在更是晉級為世界第一炮台.人家最多也就是人形自走跑,也就是一個人頂一門大炮,但是克利斯締娜卻是個炮台.炮台可不是只有一門炮的,一個炮台少說也是應該兩位數的火炮才能叫做炮台,不然大炮太少也沒啥意義不是?所以說,這個炮台至少也是一群火炮組成的集合體.

別人只能頂的上一門炮,而克利斯締娜卻是一個人頂一個炮兵陣地,原因就在于她的這個元素爆發技巧.她的這個技巧是她自己想出來的,而且得到了系統認可,已經被徹底屬性化了.因為這個技巧的存在,所以克利斯締娜可以用超低的代價釋放大范圍魔法.雖然克利斯締娜的魔力總量確實是比一般法師多得多,但是,這個多出來的量也是絕對不夠克利斯締娜這樣任意揮霍的.魔法洗地看著是很拉風,而且身臨其境的時候你甚至會有種喘不上氣的窒息感.那種震撼力絕對是每個法師都期望得到的能力,可以說那就是魔法師的終極夢想.但是,要完成這個夢想需要的是海量的魔力支持.一個魔法是沒法洗地的,所以,你不但要能夠同時釋放很多種魔法,更重要的是數量要夠多,不然那就是在澆花而不是洗地了.

克利斯締娜的技巧最大的特點就在于同時解決了這兩個問題.一方面,這種技巧可以讓克利斯締娜同時釋放所有系別的魔法,也就是說她只要一動魔力,出來的就是全系法術,而且所有魔法體系都各行其道,互不干擾.另外,在互不干擾的同時,這些魔法還在互相幫助互相滋生,最後產生出來的是一個類似五行學說中的相生原理的循環.每一種魔法都在幫助另外一種魔法增加能量級別,但是這個增加的魔力量並不是克利斯締娜提供的,而是它們互相滋生後增加的,是自然生長出來的魔力,不是克利斯締娜提供的魔力.

這個魔法滋生的過程中,克利斯締娜只起到了一個引導和啟動的效果,後續魔力都是它們自然填充的.用克利斯締娜最喜歡的,也是所有系別最簡單的入門級魔法魔法飛彈為例.如果是一般法師使用這個魔法飛彈,他首先需要輸入一種系別的魔力,然後凝集魔法飛彈.在這個過程中他需要提供全額的魔力,然後還要塑形,接著才能釋放,而魔法飛彈命中目標後,爆發出來的也就是那個法師聚集的那點魔力產生的能量.

但是,同樣的過程,克利斯締娜使用起來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首先同樣是輸入魔力產生魔法飛彈,但是別人需要選擇一個系別,而克利斯締娜則是直接輸入自己的魔力,不用選擇系別.假設別的法師使用魔法飛彈需要輸入的魔力是十個單位.克利斯締娜因為不用轉換屬性,所以節約了一定量的浪費,于是她只要輸入九個單位就夠了.

在魔法輸入後,別的法師會形成一個對應他輸入魔力系別的魔法飛彈,而克利斯締娜輸入更少的魔力後,產生出來的卻不是一個對應系別的魔法飛彈,而是一堆全系魔法飛彈.這其中包括所有系統設定中含有的魔法系別,而且是每系一個.也就是說,克利斯締娜用別人九成的魔力,產生了好十幾倍數量的魔法飛彈.

這還不算完.在魔法飛彈產生後,克利斯締娜的特殊技巧還會繼續產生作用.此時,這些已經產生的魔法飛彈會開始互相為自己輔助的那個系別魔法進行滋養,之後這些魔法飛彈全都會被充入更多的能量.這些能量全部來自魔法元素的互相滋潤,而不是克利斯締娜的補充,因此,在此過程中克利斯締娜沒有增加任何額外的負擔.但是,此時她的魔法飛彈已經變成了一種強化型的魔法飛彈,不但數量比別人多了十幾倍,而且連單個魔法飛彈的威力也增加了好幾倍.

這依然不是結束.魔法飛彈在增加了威力之後,滋養不會停止,但魔法飛彈本身卻有承載上限.你不可能讓一個魔法飛彈變成末日火球那種禁咒級的魔法,即便你有那麼多魔力你也塞不進去,不然魔法飛彈就會直接爆發,所以,魔法飛彈雖然可以強化,但是強化個幾倍的能量也就到頂了,再充就會爆.但是,這些魔法元素的互相滋養卻是一個循環,他們是不會停下的,所以,此時克利斯締娜有兩個選擇.

第一種選擇,克利斯締娜可以直接把魔法飛彈發射出去,只要魔法飛彈全部爆炸,或者說只要開始發射,不管有沒有命中,滋養過程也就結束了.這樣方式一般用在小威力的攻擊中,因為魔法飛彈的數量不是很多,所以殺傷力也不會太強.

第二種選擇就是不要發射,而是引導魔法飛彈進行複制.一個魔法飛彈承載的魔力有上限,那多一個不就可以多承載一倍的魔力了嗎?只要不斷增加魔法飛彈的數量,理論上魔力承載上限就可以無限制的擴大下去.

這第二種方法就是克利斯締娜這個技巧最恐怖的地方了.因為已經有一組魔法飛彈存在了,所以新的魔法飛彈不是由克利斯締娜去塑形的,而是直接複制出來的.也就是說不管制作多少個魔法飛彈,反正克利斯締娜是不用再分心去塑形的,因為這個過程已經發生過了,現在只是複制,不需要再人為操作.

除了塑形不用管,更嚇人的是,新產生的魔法飛彈連魔力都不用充填.因為這些多出來的魔法飛彈是用之前的那一組魔法飛彈互相滋養產生的多余的,吸收不掉的魔力產生的,所以克利斯締娜壓根不用為它們一共全部的魔力.她所需要做的就是輸入一個單位的魔力,然後產生一組全系魔法飛彈,之後第一組的全系魔法飛彈會將他們產生的魔力填充進來形成新的魔法飛彈,這個過程中克利斯締娜只需要消耗一個單位的魔力給新的魔法飛彈起個頭就行了.

新產生的魔法飛彈依然不是一個,而是一組,也就是所有魔法系別每系一個.第一組魔法飛彈可以互相滋養產生多余魔力,那麼第二組魔法飛彈當然也一樣.所以,當第二組魔法飛彈產生後,克利斯締娜的魔法飛彈並不是解決了多余魔力的問題,反而是多余的魔力更多了.但是,因為多了一組魔法飛彈分擔壓力,所以多余的魔力總量雖然增加了,但是魔法飛彈依然是穩定的,並不會因為超載而爆炸.但是,因為這兩組魔法飛彈都在進行不可停止與逆轉的滋養再生,所以魔力會不斷增加,之後還是會超標.

當新產生的魔力達到臨界點時,克利斯締娜就要重新面臨之前的選擇,要麼發射魔法飛彈,要麼繼續生成新的魔法飛彈.當然,因為現在是兩組魔法飛彈在蓄能,所以新魔法飛彈不能只生成一組,而是一次性就可以生成兩組,然後,這個循環會一直往複下去,新產生的兩組魔法飛彈和前兩組魔法飛彈會再次超載,然後需要再生成八組,下一步就是十六組,然後三十二組並不斷的這樣進行下去.

雖然說了很多,但實際上魔法飛彈的再填充速度是很誇張的.第一組和第二組魔法飛彈產生的時間間隔通常不會超過零點五秒,也就是半秒.因為這種循環會不斷進行下去,而且每次的間隔是一樣的,所以最後大家看到的情況就是克利斯締娜身邊的魔法飛彈會先出現一組,然後以每秒翻兩倍的速度不斷往上遞增,並且越來越多.理論上五秒之後魔法飛彈的總量就會過千,九秒之後過萬.

同樣是釋放魔法飛彈,別的法師用了一秒時間消耗十個單位的魔力釋放了一個威力正常的魔法飛彈.然而克利斯締娜卻可以用同樣的一秒時間消耗九點魔力釋放出十幾個每個擁有好幾倍威力的一組魔法飛彈.而且,只要克利斯締娜願意,她可以通過延長准備時間增加魔法飛彈的數量.她所需要付出的代價除了時間之外,就是每秒額外消耗兩個單位的魔力.如果可以堅持到第十秒,那麼克利斯締娜的魔法飛彈就會變成用十秒時間,消耗二十七個單位的魔力,產生一萬多個加強了好幾倍威力的魔法飛彈.

對比一下就不難看出克利斯締娜和一般法師的區別了.同樣的魔力,或者說更少的魔力輸出,克利斯締娜就可以產生更多更強的魔法.這樣的法師難道不算厲害嗎?

事實上克利斯締娜的魔法威力並不僅限于此.

我的魔寵之中同時具備光暗兩種屬性的魔寵,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凌和小純.因為分別是曾經的兩大神殿的女神,所以她們倆的光暗屬性都很純正.之後在我們一起做任務的過程中,逐漸研究出了連個人的複合魔法,也就是將光暗兩種屬性的魔法用精神力暫時壓制住,然後送到敵人身邊再讓其接觸.

就好像正物質與反物質接觸會發生泯滅反應,然後釋放巨大的能量一樣.光暗兩種屬性的魔法元素接觸後會爆發出難以想象的威力.

克利斯締娜的魔法釋放的其實就是個魔法環,這個環上按順序排列著全系魔法.這些魔法按照一生二二生三的方式可以逐漸滋養下一個魔法元素,然後產生魔力,但是,如果你在這個環之內畫出一條直徑線,此時,將直徑線兩端的魔法元素結合,產生的就不是滋養,而是魔法界的泯滅反應了.

光暗兩大系的魔法元素接觸後會產生泯滅反應,然後釋放出十倍于它們單獨爆炸所產生的殺傷力.但是,這只是最低級的泯滅反應.高級一點的泯滅反應其實是將魔法環上的所有對應系別同時接觸到一起,然後產生大泯滅反應.此時爆發出來的威力將等于原本這些魔法殺傷力之和的一千倍.這就是元素爆發.

克利斯締娜一次性產生如此之多的魔法元素.其實就已經產生了多個大泯滅聚合體.但是,根據需要,克利斯締娜會自己決定是讓魔法飛彈單獨攻擊某個人,爆發正常威力,還是兩兩配對攻擊,組成小泯滅攻擊,而如果碰上強力敵人,就可以聚集所有元素,直接大泯滅爆掉整個空間.

可以說,克利斯締娜單靠一個魔法飛彈就已經能玩出所有攻擊方式和攻擊威力組合了,這也是為什麼克利斯締娜選擇的輔助技能是魔法飛彈專精了,因為只要正常魔法飛彈的威力提升一點,她的魔法飛彈實際殺傷力就可以上升好幾千倍.這就是克利斯締娜的強大之路,依靠一個魔法,搞定一切敵人.

當然,一個魔法搞定一切敵人只是理論上.實際上不同的魔法還是有不同作用的.複合後得魔法飛彈群組雖然威力很大,消耗很低,但聚能需要時間,而且也不是適合任何場合.如果敵人的精神力很強,甚至可以直接在空中直接攔截摧毀這些魔法飛彈,這都是弊端.克利斯締娜知道這一點,所以她從不認為自己靠一個魔法就能戰勝所有敵人.因此她也學習別的魔法,只是用魔法飛彈作為主攻,同時盡可能多的學習各種類型的魔法,並盡量熟悉所有魔法的釋放原理,因為她覺得,即便是末日火球那樣的魔法也是可以像魔法飛彈這樣進行複制的.當然,現在她最多也就是用雷霆閃電這樣的魔法來個複數召喚,而且還很不熟練,但是如果哪天她可以像使用魔法飛彈這樣一次弄出幾萬個末日火球,那我估計她基本上就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了.隨便揮揮手整個國家就陸沉了,這種破壞力,人家還跟你打個屁啊?當然,那個目標超級遠大,至少克利斯締娜自己都不報太大希望,只是當成一種終極目標存在而已.

不知道是被克利斯締娜嚇到了,還是敵人的預備隊沒跟上,反正報銷了一整個弓箭手方陣之後,我們就再沒有遭到敵人的騷擾了.

順著山脊上的小路前行,雖然看似很危險,兩邊都是陡峭的山坡,但其實卻是非常的好走.現實中確實有可能發生失足墜崖的情況,可我們這是在游戲里,身為精英戰斗人員,要是走路都能失足,那不如買塊豆腐撞死算了.平地摔那種事情蘿莉做出來那叫萌,我們這幫人做出來只能說是白癡了.

在山脊上一路小跑到達山谷的另外一頭,我們也沒下到山谷下面,而是就順著兩側山脊邊緣的斜坡跑進了下面的一大片廣袤的森林之中.

其實進入這片森林才算是正式進入了副本區域,雖然這個副本沒有傳送門之類的東西,也找不到明顯的分界線,但是可以肯定這是個副本,因為你從別的方向過來不會看到這片森林,而是會走到我們剛才進入的那個山谷的谷口位置,而且我們行會的巴貝爾塔也根本看不到這片森林.在巴貝爾塔那來自太空的視角下,這片區域應該是一片山區而不是平坦的森林,顯然這森林是不在主地圖上的副本區域.

進入森林之後阿修福德讓我們先停了一下,然後他就從坦克身上背著的那個大包裹中拿出了一大堆白色的東西分發給了我們.

克利斯締娜皺著眉頭接過那串東西,然後一腦袋問號的看著阿修福德問道:"難道這片森林里有很多吸血鬼?"

"沒有."阿修福德回答的很干脆.

"那你給我們大蒜干什麼?"克利斯締娜舉著那串跟項鏈一樣的大蒜問道.

"這個是給你們驅蟲的."愛麗絲幫阿修福德解答了我們的疑問.

我很疑惑的問道:"驅蟲?這個森林里蟲子很多嗎?我們這一身的鎧甲蟲子什麼的應該咬不透吧?你干嘛給我們也發?"

"這個……不是咬不咬的透的問題.這里的蟲子其實挺好對付,關鍵是煩人.帶上這個就不用管它們了,可以專心趕路."

既然阿修福德這樣說了,我們也就沒辦法了.一人被分到了一串大蒜,然後跟項鏈似的的帶在脖子上,感覺自己好像一瞬間就變成了野蠻人的感覺.

發完大蒜之後阿修福德又從背包你弄了一瓶好像香水一樣的東西,然後對著我們每個人噴了一遍,那味道真的是讓人痛哭流涕,因為這東西明顯是洋蔥水.不過,因為有了之前的解釋,所以我們也就大概猜測到這個東西也是防蟲設置了.

完全處理完之後,大家重新上路.那種所謂的蟲子倒是沒有讓我們久等,剛進森林走了不到一百米就讓我們碰上一群.

這是一種不算大的蟲子.當然,這個是按照游戲內的標准.其實這些蟲子每個都有兩寸長,也就是差不多五厘米以上.在現實中能長到這個個頭的蟲子真心不多.不過還算好,這些蟲子的外形類似瓢蟲,外面有一層堅硬的甲殼,而且這個甲殼表面居然還是珠光色的.暗紅色的甲殼上仿佛能看到很多細小的紅色顆粒,感覺就和那種帶亮粉的紅色指甲油塗出來的效果差不多了.可以說這蟲子不但一旦不惡心,而且還挺漂亮的.

"是不是覺得這個蟲子很漂亮?"大概是知道我們這三個外援都不了解這些蟲子的可怕之處,所以愛麗絲就問了一句.

我們點頭承認了自己的觀點,然後夜之子問道:"這個難道有什麼危險嗎?"

阿修福德道:"危險倒也談不上,主要是特別煩人.這些蟲子有個特點,喜歡靠近會動的生物,然後爬到他們身上呆著.如果不是我給你們噴了那些刺激性的氣味,這些家伙現在肯定已經在你們身上掛滿一層了."

"就算被掛一身應該也沒什麼可怕吧?"我出聲問道.

阿修福德搖搖頭道:"當然可怕,因為這些家伙不光是掛在你們身上,他們還會叮人.不管你穿什麼防護衣都沒用,這些家伙嘴巴里的那個尖刺能穿透任何防具,好在他們吸血的速度比較慢,每分鍾只消耗一滴血.你就算身上掛上幾十幾百只,消耗也不算太誇張.但是,總這麼減血也挺煩人不是?而且他們咬完人之後你身上還會起大包,就跟毒蚊子叮過一樣,癢得要命,一撓還會出血不止.要不了命,但是能把你煩死."

"聽你這麼說確實是怪惡心的."

聽完阿修福德的介紹,大家都真正認識到了這種東西的可怕,不過我還是弄了一只過來研究了一下.說起來這蟲子似乎極端討厭大蒜和洋蔥的味道,我為了弄到這種蟲子還是讓克利斯締娜動用了法師之手這個魔法才搞定的,因為我們如果自己過去,這些家伙離著十幾米就會開始逃跑,它們根本受不了我們身上的味道.

這蟲子本身沒什麼特點,我真正關心的是阿修福德說的那個針.剛剛阿修福德說這玩意什麼鎧甲都能叮穿,這可不是簡單能力,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簡單磨合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章 尸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