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破陣以及倒黴的阿修福德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破陣以及倒黴的阿修福德

隨著越來越多的骷髏兵被拋入防線之中,對方的防禦線開始出現了越來越劇烈的波動,最初的混亂還只是被砸到的那些戰士,但是隨著飛入陣營的骷髏兵開始攻擊周圍的玩家,戰斗不可避免的在房間內爆發了.而一旦防線內部發生戰斗,前面的防線自然也就無法再維持了.

"OK,看起來差不多了."看這對面已經開始出現小規模混亂的防線,我回頭瞄了眼陣線後方已經准備就緒的一小群亡靈騎士.這是我從隊伍後面特意調過來的一群突擊力量,現在正是使用的最佳時機."開始吧."

隨著我的聲音發出,前方的陣線突然就分出了一條通道,然後早就已經准備就緒的亡靈騎士開始驅動胯下的亡靈戰馬起動.由于沒有耐力限制,這幫亡靈戰馬根本不需要節約力量,一上來就是全力爆發,瞬間就將速度提升到了極限狀態,眨眼間就已經達到了最高速度.

對面正在和骷髏兵糾纏在一起的那幫玩家正打的昏天黑地,卻忽然聽到了馬蹄聲,抽空抬頭一看就發現了前方高處骷髏兵一大截的亡靈騎士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我們這邊的骷髏兵們雖然已經讓出了亡靈騎士沖鋒的通道,但這個通道並不是直達前方那幫戰士面前的.正在和那幫戰士交戰的一排骷髏兵並沒有分開,所以那些戰士還在被糾纏著.只是,當他們擊碎面前死纏爛打的骷髏兵之時才發現已經沖到了面前的亡靈騎士.可惜,此時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伴隨著一陣慘叫聲和骨肉撕裂的聲音,第一排的戰士和還沒有被擊碎的骷髏兵一起被亡靈戰馬撞倒在地,然後被踩在腳下,但是亡靈戰馬並未停下,它們依然在向前突擊.馬上的亡靈騎士手中舉著亡靈之劍左砍右劈,凡是沒有被撞到的人都會被補上一刀.要知道亡靈騎士可不是骷髏兵,這幫家伙的戰斗力還是相當不錯的,尤其是在正面戰場上.只要是有腦子的人都知道,當騎士開始沖鋒的時候,站在他前面絕對屬于找死行為,不管你面對的是什麼騎士.

雖然僅僅調用了不到二十名亡靈騎士,但是隊伍的突擊能力並沒有什麼問題,這支亡靈騎士編隊很容易的就在戰士們組成的防線上鑿穿了一條通道,而在此之後,就是大量的骷髏兵和僵尸湧入了這條通道,先是將還沒被亡靈騎士踩死的敵人干掉,接著開始強行向兩側擠壓防線,迫使防線上的漏洞擴大.

被分開的防線此時其實已經起不到防線的作用了,隨著越來越多的亡靈進入這條裂縫,防線開始逐漸被壓縮成了兩個半圓形的防衛圈,基本上那幫戰士就只是在自保而不是在防衛後面的人員了.

前面戰士們還在負隅頑抗,但是更多的亡靈通過防線上打開的漏洞進入到了後面的區域.對方的弓箭手和法師們迅速將火力向這個區域填充,企圖封鎖通道,但可惜的是我對此早有准備.兩只高階大巫妖齊著骨獸跑到了缺口附近,緊跟著就是大片的綠色毒霧開始充斥這片空間.這毒霧並不是用來殺傷的,而是起到了遮蔽視線以及消弱魔法威力的作用.

雖然霧是無形的,但是因為大巫妖使用的毒云是帶有魔法屬性的,所以本身就相當于是魔法實體,于是呼,對方的魔法命中毒霧後就會提前引爆,結果出了燒掉一部分毒霧之外對立面的亡靈卻是一點傷害也沒造成,而另外一邊,那些弓箭手的箭倒是還能起點作用,只是因為看不到被遮蔽的亡靈,所以准頭就完全談不上了.盡管這邊亡靈多,亂射也能命中,可是又瞄准和亂射總還是有區別的,殺傷效果可以說是立刻就下來了.

沒有了遠程打擊干擾,我們這邊的骷髏兵立刻就沖過了這段死亡通道,然後殺向了前方的弓箭手和法師群.

之前那名一邊和骨獸作戰一邊指揮戰斗的騎士此時沖了過來,似乎是打算依靠自己的力量封住這個通道,不過他並不知道的是我早就注意到他了.

亡靈會根據敵人的力量氣息決定攻擊強度,這家伙被那麼多骨獸圍攻,而且人家都在組陣列防線,就他一個人在戰線後面只會,這不明擺著就是指揮官嗎?你說這種人我不給他找點麻煩怎麼行?

就在那家伙剛剛沖到缺口前之時,這邊的缺口之內卻是突然飛出來一個巨大的黑色身影.那騎士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被一下從馬上掀了下去,隨後就聽一聲戰馬的嘶鳴,他的坐騎被一群骷髏兵瞬間撲倒幾乎被分尸.

沒了坐騎的騎士落地之後一個翻滾就卸掉了沖擊力重新站了起來,可是剛剛襲擊他的生物卻沒有放棄,而是繞了個圈又殺了回來.

之前他還以為襲擊自己的是個飛行單位,可是等看清楚了之後才驚訝的發現這居然是個亡靈獸.

亡靈獸和一般的骨獸不一樣,從結構上來說,他們更接近僵尸,也就是說,這些家伙就好像是動物或者魔獸變成的僵尸.不過,西方的僵尸特點是動作慢,防禦高可能還有毒.但是這個魔獸變成的僵尸卻是另外一種情況.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魔獸天生就比人類的肌體強度高很多,變成僵尸之後這些魔獸並不會像人類一樣變的動作遲緩,反倒是速度更快了.而且,這些家伙還繼承了僵尸家族的一貫特點——力量驚人.這些家伙的力量普遍都能達到生前的三到六倍,個別甚至能達到生前十幾倍的力量強度.

除了力量和速度的大幅度提升,亡靈獸的特征還包括:防禦強化,攜帶劇毒以及弱點消失和無視傷害.只要不發生肢體缺失,這些家伙就算被砍得渾身是傷也不會有絲毫影響,戰斗力可以從開戰時起一直穩定的維持到自己或者敵人戰死,根本不存在受傷後戰斗力下降的問題,也不需要休息或者補充什麼食物之類的東西.這些家伙根本就是一個個的戰場永動機,除非交戰雙方死掉一方,或者對方逃跑,否則戰斗就會一直持續下去.

那名騎士顯然知道亡靈獸這種東西,在看到眼前這個好像扒了皮的北極熊一樣的怪物之後立刻就變得眼神凝重了起來.但是他沒有辦法,現在他們是防禦一方,不是主動進攻方.除了投降或者逃跑,他們不存在主動結束戰斗的可能性,可那兩種方法都不是他希望的.

那只亡靈獸在落地之後一個轉折便再度朝著戰士沖了上去,只是對方並沒有任何的遲疑,舉劍一個橫掃砍在了那只亡靈獸的前臂側面,但是那只亡靈獸也沒有絲毫躲閃,拼著自己被砍掉一條腿硬是一口咬住了騎士的肩膀.

感覺到肩膀上傳來的劇痛,騎士忍著沒有慘叫,而是分離甩動想要將身上掛著的亡靈獸弄下來,但是讓他驚懼不已的是,那只亡靈獸還沒被弄下來,他的左後腿跟著又是一疼,然後還沒間隔一秒,腰部上跟著又是一下.

三只亡靈獸以無賴的方式死死地咬住騎士動也不動,任憑他怎麼攻擊捶打,那些亡靈獸就是死活不松口.而就這麼僵持了不打兩秒,真正的殺招終于到了.

正在扭動掙紮的騎士忽然感覺到一陣涼風,緊跟著一股從腦後發起的酥麻感覺一路延伸到尾椎骨,他感覺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來.這是一種感覺,一種對死亡和強大敵人的本能恐懼.在現實中,人類的這種感覺已經基本上快要消失了,除了那些經常上戰場的老兵可以通過戰斗重新獲得這種能力之外,正常人其實已經很難感覺到這種東西了.不過,游戲里這種東西卻是很常見的,因為系統設置中會給玩家制造這種感覺.在游戲內,第六感是真的存在的,像是對殺氣,死氣,靈氣以及魔力波動的感應,這些都可以說是第六感.系統會將這種虛無縹緲的感覺具現化,以一種被動技能的方式交給玩家,所以玩家基本上都有類似的感應能力,而且只要你實力高,系統就會加強這種感應效果的范圍和准確性,因此現在的玩家都可以很准確的依靠這種感應去戰斗.

"啊……"恐懼感使得這名騎士爆發出了被襲擊以來第一次的怒吼,但這也是最後一次了.

噗……乾淨利落的一聲之後怒吼聲戛然而止,一名全身黑色重型板甲的騎士動作緩慢而威嚴的正在將一柄造型很特別的劍類武器插回腰間的劍鞘內.這是一名高階的黑暗聖堂武士,漆黑的鎧甲看起來起碼有半噸重,鎧甲從頭密閉到腳,沒有任何身體部位露在外面.內里血紅,外側漆黑的寬大披風掛于兩肩,隨著他的走動,那披風會擺動起來,顯得非常有氣勢.一般人不要說抵抗,只要看著他朝自己走來就會有種想要轉身逃跑的感覺.

收劍入鞘的黑暗聖堂武士並沒有返回本陣,而是緩慢的側身單手向前一指,那三只正看著他的亡靈獸立刻轉身朝著前方他指向的法師團沖了過去.最前面的亡靈獸在半路被一名法師的爆裂火球轟飛了出去,緊跟著第二只亡靈獸遭到了一道寒冰之環的攻擊被凍結在了地面上,但是第三只亡靈獸已經借助前面兩名同伴的掩護沖到了法師群的面前.當這只亡靈獸飛身起跳的瞬間,一名法師總算是倉促的完成了一個大次元斬削掉了它的兩只前爪,但是這只亡靈獸還是摔進了法師群,並且成功咬住了一名法師的脖子死也不再松口.

那名法師很快就掛掉了,亡靈獸也跟著完蛋,但它造成了法師群的混亂.不需要抵抗對方魔法攻擊的大巫妖騰出手來直接就丟了一個惡臭炸彈進人群,接著正在念咒的法師就是一陣咳嗽,沒有完成的法術也被迫中斷.

沒有辦法組成火力網的法師群很快就變成了待宰的羔羊,那名黑暗聖堂沒有離開,在指派亡靈獸打先鋒之後自己也跟著沖了上去.這家伙的戰斗方式比較誇張.他根本就不拔劍,而是直接用雙手抓.

作為一名高階近戰系的戰士,這些法師在他面前就真的是脆弱的跟小雞仔差不多.也許給他們足夠的距離和時間,他們可以很輕松的干掉這名黑暗聖堂,但在被近身,又沒法施法的情況下,這些法師就真的是連普通人都不如了.那名黑暗神堂直接一手一個捏住兩名法師的脖子,然後微微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兩名法師的腦袋立刻就不正常的歪向一邊,然後仿佛兩個破麻袋一般的被他隨手丟棄一邊,接著他又繼續沖向附近的其他法師.

有這名黑暗聖堂在里面焦距,法師團算是徹底熄火了.本來狹窄的洞穴地形就限制了法師們與防線之間的距離,這麼會時間骷髏兵們早已經沖過了那段距離,現在他們終于和法師團接觸了.

有些法師強忍著惡臭使用了法術干掉了一些骷髏,但是和面前的骷髏海比起來真的是九牛一毛的感覺.後續的骷髏很快就填上了空缺,然後將前面的法師們全部淹沒在了骷髏海之中,至于弓箭手當然也沒撈到好,在法師們完蛋後也跟著被骷髏兵近身遭到了圍攻,當然,弓箭手和法師不一樣,他們也還有一定的近戰能力,所以還不至于像法師一樣一旦被近身就立刻好像砍瓜切菜一般的被殺光,他們至少還能抵擋一陣子.當然,這種情況應該也維持不了多久才對,畢竟連戰士們都沒擋住這幫骷髏,弓箭手就更不行了.

看著已經快要結束的戰斗,我直接和阿修福德他們向前移動了一點,當然為了便于指揮,以及害怕那個NPC突然從哪蹦出來不小心被干掉了,所以我一直沒放阿修福德下去,始終將他提在手里,以便于能在第一時間發現那個NPC並接管他附近的亡靈保護好那家伙.

事實上我的謹慎一點都不過分,因為就在十幾秒之後,交戰區域附近的一處誰也沒有注意到的洞壁上,一塊微微凸出的岩石突然向內陷了進去,然後,一個腦袋從那個洞口冒了出來.

"在那!"阿修福德這家伙一直在搜尋那名NPC的位置,所幸他的眼睛挺不錯,一下就看到了目標,不過,他雖然看到了那個目標,但是我們現在卻更加的緊張了.

我們緊張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這家伙的位置剛好就在兩邊交戰的中間點上.在他所在的洞壁下面一點點的地方就是那幫還沒死光的戰士,而不遠處還有一群被圍得弓箭手,我們的亡靈更是滿坑滿谷的到處都是.這多虧我們發現的早,這要是稍微再晚一點點,我估計那家伙絕對就沒命了.

在發現了那家伙的第一時間我就開始接管了附近的亡靈的指揮權,同時遙控那邊的黑暗聖堂回來幫忙,兩名正在清剿弓箭手的大巫妖也是立刻一個轉身就沖著這邊飛了過去.

本來已經岌岌可危的弓箭手軍團突然感覺壓力一輕,雖然不知道攻擊他們的三個強力亡靈生物為什麼突然離開,但他們還是迅速開始重振旗鼓想要反擊,其中一個可愛的精靈妹子居然還抽空對著我這邊放了一支導引箭.

我本來正在指揮亡靈,注意力完全不在那邊,所以根本沒有注意到.盡管身為龍族,我是可以一心多用的,但現在只是玩游戲,我的電子腦大部分都處于休眠狀態,所以沒有那麼高的處理速度,結果就是我完全沒有想到會被偷襲.

雖然我沒注意到自己成了目標,但是阿修福德卻注意到了.因為有我指揮亡靈保護那名NPC,所以他也就稍微放心了一些,因此有空四下看看,結果正好看到對方朝我們放箭,于是他立刻大叫了起來提醒我.

本來我正在專注的指揮亡靈們戰斗,突然被打斷之後聽到阿修福德喊小心弓箭,我立刻就本能的雙手移到面前保護自己,這屬于本能反應,再正常不過的防禦動作,可是,平時這樣也就算了.關鍵是現在我手里可不是空的,而是提著個人呢.

"嗷……"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嚇得我差點沒手一抖把阿修福德扔出去,這小子叫的實在是太滲人了.不過,在搞清楚狀況之後我也沒多說什麼,畢竟人家這樣叫也是應該的,而且,貌似還是我造成的.

之前阿修福德一直被我提在手里,剛剛抬手格擋,結果一不小心就把他給提了起來,于是呼阿修福德很不幸的就成了我的擋箭牌.

作為鐵十字軍的會長,德國最有勢力的玩家,阿修福德即便不是德國第一,一身的好裝備也是跑不掉的,再說行會有行會戰的經驗提成,所以等級不會太低,這樣一來,阿修福德的實力其實還是很不錯的.

對面那個妹子只是個普通的弓箭手類型的玩家,一支箭也不會造成多大傷害,即便是射中了阿修福德,理論上也沒多大事.關鍵是這次的箭,那個中的位置實在是巧妙了一點.那支要命的導引箭居然不偏不倚的正中了阿修福德的兩邊屁股蛋的中間位置,也就說傳說中的菊花.

被人一箭爆菊,阿修福德不慘叫才怪呢.事實上那一下連我都覺得疼了.當然,更多的還是想笑.這麼巧的事情估計幾百萬人里都未必能找到一個,沒想到阿修福德這麼倒黴,居然剛好中了那個地方.

"哎呀,抱歉抱歉!"看到插在阿修福德屁股上還在那抖動的箭羽,我忍著笑趕緊道歉.

阿修福德齜牙咧嘴的喊著:"紫日你這個混蛋,居然拿我擋箭!哎呦……"

"抱歉啦,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過快放我下來幫我處理下,不然我跟你沒完!"

"哦好的好的!"睡覺這是我的錯呢,現在只能對阿修福德盡量客氣點了,人家畢竟是傷員,而且傷得地方有點悲催.

本來我是打算就此放下阿修福德的,誰知道正要降落的時候阿修福德卻是突然指著那邊驚叫:"快,危險!"

我順著阿修福德的手指看過去就看到一支閃著紅光的羽箭正在朝著那邊的NPC飛過去,對方雖然已經發現了羽箭往洞里躲去,但是我並不覺得他會就此幸免,因為那支顯然是魔法箭,而且如果我的感應沒出問題的話,那應該是一支爆轟箭,基本上就和一枚RPG差不多,這要是讓它命中了,不管那個NPC死不死,反正牆上那個洞口肯定得被炸塌,所以無論如何我也不能讓它命中.

"該死!"這種緊急情況我哪還管得了阿修福德,直接一松手丟下他就直接啟動技能,身形猛然向前突進,仿佛瞬間移動一般,眨眼間就到了那邊的洞口前面.來不及拔劍,只能是一把捏住了箭杆,然後一下停了下來.

射箭的就是之前爆了阿修福德菊花的那位小妹,可以說這個小妹妹的眼力相當不錯.居然從我們的行動中看出來了我們的目標其實是那個NPC,所以改變了打擊目標.只可惜她的戰斗力太弱了,根本沒法和我們比,即便是她先射出了那支箭,但我依然還是趕上去將其攔截了.

我這邊心里才稍微放心一點,但是緊跟著不到一秒就聽到我剛才呆的地方又是一聲慘叫,這聲慘叫嚇得我手一哆嗦,那支爆轟箭的箭頭一不小心蹭到了我的肩膀,結果立刻就是轟的一聲,我整個人就好像炮彈一般飛了出去,然後轟的一聲砸在牆壁上的那個洞口旁邊,接著又從牆上摔下來直接掉進了下面的人群中.要知道這下面的戰士可是還沒死光,依然有一般人在頑抗.

"敵人!"

"快干掉他!"

"殺啊……"

"……"

自從我掉下來開始,各種叫喊就沒停過,還有些暈乎的我只感覺一瞬間身上就中了無數刀,而且還被人踩了好幾腳.不過……貌似沒啥傷害啊?

"我靠,不破防!"一個陌生的聲音喊道.

"這誰啊?"

"看著眼熟."

"日!紫日!"

"哪個紫日?"

"除了那個還有幾個紫日?"

"……"

周圍一瞬間就安靜了,而我也從地上爬了起來.那群人和我一起大眼瞪小眼,然後互相看了兩秒之後,那幫人中的一個家伙突然喊道:"傻站著干什麼?反正已經砍了,繼續打啊!難道你們還想和平解決嗎?"

這家伙的聲音提醒了其他人,于是人群再度動了起來,而那個喊話的家伙卻是舒了口氣小聲嘀咕著:"還好還好,這麼多人,紫日應該不知道剛才是我踩了他兩腳吧!"

看著再度沖上來的玩家,我也沒客氣.大家是敵對,本來就不用客氣.永睄C瞬間移動到手上,迎著劈頭蓋臉胡亂刺過來的各種武器,我用力一揮,緊跟著就是一陣叮當亂響,攻擊我的人又停了,因為他們發現自己的武器沒了.不,不是沒了,把手還在手里,只是前面的部分不見了.

"這啥情況啊?"一個玩家目瞪口呆的看著地面上的半截戰斧直發呆.要說自己拿的是把劍,被人家更好的武器削斷了也就削斷了,可問題是他那的可是雙刃戰斧.這東西兩邊刃口之間的距離可是足足有一尺多了,而且這玩意最厚的中間位置金屬厚度足有六厘米以上,這麼誇張的實心金屬,居然被切豆腐一般的一下削掉半截,這啥情況啊?

雖然這個玩家很迷糊,但是有人反應了過來了,想起了以前在論壇上看到的我的永琲瘧搣坒S征,只是沒等他喊出來,我就已經開始了屠殺.雖說攻擊手無寸鐵的人才叫屠殺,但現在這幫人手里也就真的只剩下一寸長的鐵了,所以,這個基本上也可以算是屠殺.

永畯惚e沒有鎧甲可以起到任何防禦作用,使用了一些小型技能之後,我在人群里的殺傷力可謂是絞肉機一般,瞬間就放倒了周圍一圈人.原本在外圍擋著骷髏兵的那些戰士被迫轉身回擊,只可惜他們轉身之後還沒來及和我交手就被外面的骷髏兵給撲倒,然後被圍殺了.

這邊的戰陣因為我的加入而徹底完蛋了,另外一邊的弓箭手群和另一個戰士群還在抵抗,但是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過去看下阿修福德.

"你沒事吧?"

"你說有沒有事?"阿修福德恨恨的盯著我,看得我身上直發毛.

我裝著膽子看著趴在地上的阿修福德問道:"那根箭呢?你拔出來了?"

阿修福德沒有回答,而是指了指自己的屁股,我仔細看了一下之後直接就愣住了,因為我看到了一個箭尾."我靠,那根箭不會整個進去了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玩家團隊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解救阿修福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