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改變的任務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改變的任務

眼看著即將被對方的另一只手擊中,我現在也不敢托大了.直接啟動技能,一道白色的光圈從身上猛然爆開,對面的女人還沒來及一拳揮實便被光圈直接撞飛了出去,整個人在空中翻了不知道多少個跟頭,最後落地之後還在地上連續滾了好幾圈才算停住.

雖然被一下擊飛,但是對方的反應明顯超出我的預料,落地之後她竟然沒有任何的停頓,直接一個翻身就爬了起來.顯然剛才被擊飛是真的被擊飛了,但是她在空中調整好了自己的姿態,所以落地的時候非常的輕巧,別看滾的遠,其實沖擊力都被卸掉了,實際上人並沒有受到多大傷害.

很明顯,對方有著良好的體術,而且非常的擅長控制身體的平衡,這一方面女性是天生比男性要強一些的,不過這個女人並不是單純的因為她的性別,很明顯可以看出她受到過專門的訓練,而且已經將這種戰斗技巧變成本能一樣的反應了.

重新從地上爬起來的那個女人絲毫不停,直接一蹬地面就猛然發力朝我再次沖了上來,而且一邊跑她一邊還對著我甩了兩下手.

看到她的動作我立刻就想著要格擋,雖然不一定每次都擋的住,但至少能保證擋住一部分,所以我還是做了防禦動作,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就在那個女人揮手發出攻擊之後,離我們很近的地方,兩只正在交戰的怪物中的其中一只卻是突然慘叫了一聲,同時身上也迸射出了大量的鮮血.

這兩只怪物之前就離我們不遠,不過因為我和那女人的戰斗只有聲音,沒有流多少血,所以沒有氣味刺激,因此那兩只怪物都專注于自己的戰斗,根本沒關注我們這邊.也正因為它們都沒關注我們這邊,所以我們也沒去管那兩只怪物.只是,怪物畢竟是怪物,為了怕他們突然轉移目標,所以在戰斗中我多少還在注意著一點那兩只怪物的情況.只是,在那個女人發出攻擊後,本來應該作為目標的我沒有遭到襲擊,反倒是那只怪物身上突然飆血,這個就有點奇怪了.

之前我一直沒搞清楚那女人的攻擊到底是怎麼回事,先開始以為是冰片,可之後又變成了來自背後或者側面的攻擊,顯然這個女人使用的攻擊方式並不是那麼簡單的.可是,在看到那只怪物受傷之後,我突然就感覺似乎發現了什麼.

從常理上來說,那女人現在正在和我戰斗,因該是不會去關注那只怪物才對的,可是她的攻擊卻是命中了那只怪物,那麼這肯定不是故意的,而是意外.如果說這是意外的話,那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本應該攻擊我的攻擊卻打中了側面不遠處的怪物,如果說是射偏了,那這一下也位面偏得有些太離譜了.使用遠程武器,即便是新手也頂多就是打不中靶子而已,能偏出四十五度角以上的,那不叫失誤,那叫故意搗亂.顯然這個女兒不是故意打偏的,她肯定是有原因才會導致打偏到了那只怪物身上.那麼,再結合我多次被從背後命中的實際情況,最終我就得到了一個答案,那就是——她使用的是弧線攻擊.

如果說這個女人使用的攻擊不是直線前進的,而是一條弧線,那麼,如果控制好啟動速度和角度,達到從正面發出攻擊,但是從背後命中的效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麼,要如何才能做到發出弧線攻擊呢?

那一瞬間,我想到了一種武器——回旋鏢.

回旋鏢又叫回力鏢,飛去來器,意思就是飛出去還會自己回來的鏢.這種東西最初是用來打獵的一種武器,不過在現代已經發展成了兒童玩具和健身器材,而且根據使用者的年齡和需求還有很多不同的形狀和結構,反正樣式很多.其中比較常見的回旋鏢有兩種,一種是人字形的,這是最古老的形態,原始人用來打獵的就是這種回旋鏢.另外一種是圓形之上帶有幾跟葉片,有點像飛機螺旋槳的外圈加了個環.這第二種回旋鏢主要是玩具,因為這種結構的回旋鏢飛行速度慢,滯空時間長,所以很適合休閑娛樂.

之前我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女人每次攻擊時發出的攻擊可能是使用一種冰片來實現的.不過,經過我的觀察,這種冰片顯然不是從她的手里發出的,而是從她手腕上方,那個吸附在她的前臂外側的機構中發射出來的.

這種外掛在前臂外側的裝置在游戲里很常見,像是我的複仇者狙擊弩,還有刃爪,其實使用的都是這樣一種結構.不同的是我的刃爪和狙擊弩都是整合在前臂裝甲里的,並不是獨立部件,而她這個則好像是獨立出來的.

當然,除了我身上有,別的玩家也有不少人又這種綁在前臂上的裝置,一般都是袖箭,暗器發射器甚至魔法武器,反正種類很多,也很常見.

這女人使用的這個在外觀上看起來沒有什麼特殊之處,感覺就好像是兩個流線形的裝置貼在了胳膊上,看起來挺漂亮,而且表面有一層魔力波動,應該是魔法裝置.另外,這個東西的前部,有一條很扁的類似吸入式CD機光盤插入口的裂縫,我估計之前發射出來的冰片就是從則條細縫里飛出來的.

不過,雖然這個縫很扁,但是卻依然不是沒有厚度的.它的實際厚度差不度應該在五毫米左右.這個厚度雖然並**,但在這個空間范圍其實還是能做不少改變的.

假設這個女人手上的那個東西可以在其內部凝結空氣中的水蒸氣,然後形成超薄的冰片,接著將其發射出去,那就可以達到之前我攔截住的那種正面攻擊的效果.然後,如果這個機器再複雜點,可以讓冰片上出現一些特殊結構的起伏,或者是鏤空,那就可以通過這些氣動外形,凝結出一只由冰組成的回旋鏢.

這個假設理論上是可行的,而如果這個假設是真的,那麼那個女人的攻擊就可以解釋了.她可以隨意控制自己的武器,因而發射出去的冰片有時候是直線飛行的,有時候卻會拐彎,而且如果她能精確的控制回旋鏢的氣動結構發生細微改變,她甚至可以控制發射出去的冰片的回旋角度和速度以及所走的弧線具體是橢圓還是正圓,甚至連橢圓形弧線的曲率都可以隨便控制.

一想到這個結果我就更加確定這個就是她的能力了.不然的話實在是沒法解釋她的攻擊方式為什麼會這麼詭異,而且,如果這個假設成立了,那我格擋她的攻擊也就變的簡單了很多.

剛剛的攻擊被旁邊的怪物意外攔截了,那女人除了眉頭微微一皺也就沒哈特殊反應了,她很是迅速的繼續沖向我這邊,然後在一邊接近一邊不斷的甩動雙手,明顯是在不斷的發出攻擊.但是,我並沒有坐以待斃,而是突然將手中的永盚_鐮槍收回往地上一頓,跟著背後的戒律之環突然脫落了下來.中央的戒律核心飛到我的頭頂懸停了下來,而分離出來的兩片月刃則是直接飛到我的身邊圍著我旋轉了起來,而且在旋轉的過程中月刃突然發出了叮當一陣亂想,然後一片變三片,兩片月刃一下就變成了六片月刃,然後圍著我的身邊開始上下翻飛.

說起來慢,做起事其實是非常快的.戒律之環幾乎是眨眼之間就變成了護身旋風刀陣,緊跟著就是一陣叮當亂想,那女人射出的冰片全部被我身邊周圍的半月給攔截了下來.

那女人也沒想到我居然還有這樣的防禦方式,沖擊動作突然一聽,然後雙手再次向下猛地一甩.隨著這個動作,兩兩根尖銳的光錐再次彈出,然後那女人立刻又再次朝我這邊沖了過來.

看到那女人再次沖上來,我立刻將之前杵在地上的永盚_鐮槍提了起來,舞動一圈之後直接帶著呼嘯的風聲猛的向前揮下將整個永盚_鐮槍指向了前方並且也發動了沖鋒,主動迎著那個女人就沖了上去.

本來我是站在那里沒動的,但現在卻突然主動迎著她沖了上來,她立刻也變得有些猶豫了起來.不過只是稍微遲鈍了一下之後,她又恢複了正常,再次加速沖了上來.只是,她並沒有能如願沖到我的面前.

那女人使用的武器是光錐,雖然長度接近有接近三十公分,但依然屬于中短距攻擊武器,說白了這東西甚至都不如劍的攻擊范圍大.可是,我手里拿著的可不是劍,而是永盚_鐮槍.

鉤鐮槍本身就是長兵器,我的永盚_鐮槍又是根據我的使用習慣擬定的長度,光槍頭就有六十公分長了,後面的槍柄則是根據我的需要隨時可以變長變短.馬戰之時我一般習慣將其變成三米多長的狀態,這樣可以擁有較大的攻擊范圍,而步戰之時則是喜歡將其變成連頭部的槍刃部分一共兩米六左右的長度.這個長度不但超過了劍這種中距離武器,甚至于比某些短槍之類的長兵器都要長了.即便是在長矛,大刀之中,兩米六也絕對不算短了.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並且長了自然是有優勢的.如果我技術不行讓她沖到跟前那就另當別論,但問題是我的技術非常好,所以那女人直接就悲催了.沖得好好的她直接就看到一個槍頭朝她咽喉的位置遞了上來.她偏頭蹲身想要從下面滑過去,可是槍頭卻跟著她的動作開始向下壓,她要是跟著動就鐵定會被一槍砍中肩膀位置.如果我拿的是柄大刀什麼的,那拼著受傷倒是也可以換取一個近身的機會,可問題是我用的是鉤鐮槍,這玩意不但有一個豎著的槍頭,還有一根橫著的鉤鐮刃呢.被這東西勾到本來就已經是相當恐怖的傷害了,何況我手里的武器是永,這東西的鋒利程度可不是什麼玩意都能擋一下的.

意識到這樣根本靠不上去,那女人只能慌忙止住身形用手上的光錐去格擋我的永,結果只聽到叮的一聲響,光錐個永盚_鐮槍的槍刃撞在了一起,然後隨著我的手向後拖動,槍頭回收,鉤鐮下滑鎖住了她的光錐,而此時光錐和永盚_鐮槍接觸的位置卻是火星四濺,看起來不像兩柄武器撞在了一起,倒好像是電焊條頂在了金屬表面在做焊接一樣.

這種四散亂飛的火星並不是正常兵器碰撞一瞬間噴發出來的那種火星,而是在兩柄武器接觸後就一直在那噴,而且我還能不斷的聽到那種好像漏電了一樣的電流滋滋聲,時不時的還伴隨著啪啪的火星爆裂聲.

"武器不錯嘛."因為我們倆的武器互相架在了一起,所以我也借機開了句玩笑,目的當然就是要分散一下對方的注意力,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趁我說話的時候猛地一把將武器抽了回去,然後直接一個上挑企圖架開我的永盚_鐮槍然後再次發動攻擊.

打了這麼久,說實話我已經對這個女人產生興趣了.當然不是男人對女人的那種興趣,而是對人才的興趣.她的攻擊方式可以說非常的獨特,而且戰斗意識和反應都很不錯.就連我一開始因為不熟悉都吃了幾次虧.不過,她的缺點也很明顯.首先一個硬傷就是等級太低,其次就是屬性很一般,沒有太高的基礎屬性點,而且身上的裝備似乎也很爛.雖然之前憑借著詭異的攻擊方式,確實命中了我幾次,而且我一點防禦的辦法也沒有.但是因為攻擊力太低,所以她的攻擊沒能將我的陣腳大亂,自身反倒是因為無法對我造成強力殺傷而變得急躁了起來.可以說她現在的攻擊已經不是她的最佳表現了.她的優勢在于那詭異的弧線攻擊,而不是近戰,這種近戰方式只能是輔助,即便她的光錐確實算是很不錯的武器了,但是這依然不能改變什麼.她的攻擊方式真的非常不適合我們現在這種攻擊模式,所以我現在對于攔截她的攻擊反倒是越來越輕松了.

一下架開我的永盚_鐮槍,那女人便猛然發力向前沖來,一邊用左手上的光錐架著我的永盚_鐮槍不讓它砸下來,另外一只右手則是揮舞著光錐朝我的胸口戳了過來.

眼看著完全沒有反應的我,那女人此時的心里已經開始興奮了起來,因為她感覺自己這下就要得手了.要害攻擊,加上這光錐本身就比之前的冰片攻擊威力大很多,所以她已經可以預見到這一下即將造成的效果了.想著即將獲得的勝利,她已經露出了一絲笑容,就等著勝利的的到來了.只是很可惜,她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一些.

就在右手光錐即將命中的瞬間,她突然感覺到眼前有什麼東西一閃,緊跟著就是身上突然一疼,然後她整個人就伴隨著一陣騰云駕霧一般的感覺飛了出去.

沒有之前的靈動,這次是結結實實的撞在了岩壁上,然後摔落地面,那女人在地上撐了兩下想要爬起來,可努力了半天卻依然沒能成功.退而求其次的翻了個身,感覺到身前的疼痛,她努力抬起腦袋看了下自己胸前,結果發現一條巨大的傷口竟然從右側胯部側面一直延伸到了自己的左側肩膀處,這巨大的創傷幾乎要將她的整個肚子都切開了.

確認到自己的傷口過于巨大,已經沒有反抗或者逃跑的可能之後,那女人終于放棄了努力.不過她還是將腦袋轉向了我這邊,不是想要威脅或者做點什麼,而是想要看看剛剛到底是什麼東西傷了她.她很明確的肯定剛才襲擊她的不是我的雙手.當時我的右手抓著永盚_鐮槍被她架開了,左手當時為了保持身體平衡就在身體側面,到她被襲擊的時候為止都沒移動過,而當時那個角度,我也不大可能用腳踢她,再說腳也不可能造成這樣的切割傷,所以她很疑惑,自己到底是被什麼東西攻擊了.

帶著求證的目光,她將腦袋轉向了我這邊,然後就看到了令她驚訝的一幕.只見我的身體左側,一片展開的翅膀正在緩緩的收回背後,很顯然剛才的攻擊就來自于那里.

其實我背後的翅膀她早就看到過,之前我就是飛進來的,她當然知道我有翅膀,不過,她從來沒想過我的翅膀居然還能用來攻擊.

游戲里有翅膀的玩家很多,因為很多種族天生就有翅膀.當然,這種翅膀都是裝飾,其實並不能依靠這種翅膀飛行.有翅膀的種族只有達到一定等級後,做一種種族任務,然後翅膀才能啟動,可以飛行.而沒有翅膀的種族,則需要通過飛行道具或者其它東西去飛行.相比之下有翅膀確實是一種優勢,只是因為這種優勢本身會被系統從別的方面平衡掉,所以也不是所有玩家都會選擇有翅膀的種族.

正因為有翅膀的人那麼多,所以我有翅膀也並不奇怪,至于我的翅膀能飛,這個當然也不奇怪,畢竟別的玩家也有不少能用自己的翅膀飛行的.不過,真正讓她驚訝的卻是我能用翅膀發動攻擊.玩家的翅膀雖然說也有真能飛的,但其實這種飛行就和人身上綁了一個機械滑翔翼差不多.盡管游戲可以為你虛擬出一雙翅膀,但因為現實中的人本身是沒有翅膀的,所以我們的大腦里面壓根就沒有控制翅膀的神經線路.在游戲里,系統實際上一直在輔助玩家控制自己的翅膀,當你飛行時,實際上翅膀只是在按照飛行姿態什麼的在煽動,並不需要你去刻意的控制每一次拍擊和收起,因此,玩家的翅膀即便能飛,其實也是很不靈活的.在飛行控制方面有系統輔助當然並不會造成什麼動作遲緩之類的問題,但是要用翅膀干別的就不太可能了.

其實,即便大家的翅膀真的能像手腳一樣的靈活使用,那也是沒用的.因為翅膀本身就是一種比較脆弱的東西,所以一般來說是不可能造成什麼傷害的.我的翅膀這麼靈活這麼強大,一是因為我不是人類,本身就具備控制翅膀的神經回路.別忘了在現實中的龍緣基地,我們這些龍族可都是有一套備用的生化翅膀可以安裝的.沒有對應的神經回路,我們要怎麼使用那些翅膀啊?所以說我本身就有靈活控制翅膀的能力.至于說攻擊力方面,這個完全是因為裝備的問題.

我的套裝里可是包括了翅刃這樣的部件.這個翅刃聽名字就知道是可以當武器用的了,畢竟是有刃的,所以切割什麼的自然是不在話下了.

正因為有著兩種不同于一般玩家的能力,所以我的翅膀才能當成第二對手來使用,雖然不如手臂那麼靈活,但是勝在力量比手臂大,而且速度快,精細活做不了,力量輸出卻是絕對夠大.

"紫日果然是紫日,殺了我吧.我承認不是你的對手."看到我倒提著永盚_鐮槍走到她面前,那女人一偏頭這樣說道.

在那女人說完之後我並沒有動手,而是就這樣好奇的看著她,然後忽然將永盚_鐮槍提了起來,接著永痟N開始自動收縮,最後變回了球形被我放回了手背上的凹槽中.收起永琱妨嵺痟N在那女人驚訝的目光中蹲了下來,然後看了看她的傷口,接著說道:"我想知道一些事情."

"你想問什麼?即便你戰勝了我,有些東西我也不會說的."

我點點頭開口問道:"你之前的攻擊,發射的是很薄的冰片吧?"

對方只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後就點頭承認了,隨後又立即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我戰斗了這麼長時間,能自己發現我的攻擊是一種冰片的,你是第一個."

"你的攻擊速度很快,不但很難攔截,而且因為冰片透明,所以確實是不容易發現.不過我的反應速度更快,而且我格擋了幾次攻擊,當時我感覺到了明顯的沖擊力,所以判斷應該是實體攻擊,而且在冰片碎裂的瞬間有一些冰晶落在了我的臉上,當時只感覺到一陣冰涼,隨後才想明白那其實是冰."

"你這個世界第一果然不是白來的,起碼觀察力無敵."

"不,我的觀察力也不是無敵的,不然也不會被你擊中了.說實話,你的攻擊就是占了攻擊方式詭異的優勢,其實實力很一般,如果我知道你的攻擊方式,你根本一下也碰不到我."

那女人無奈的點點頭表示確實如此,畢竟她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在她承認後我又接著問道:"我現在就想知道你到底是如何做到從背後襲擊我的?我猜測你手背上的那個東西可能能夠形成不同結構的冰片,你應該是利用那個東西制造出了類似于回旋鏢一樣結構的冰片,所以才會繞了一圈從背後襲擊我."

"這你也能猜到?"之前那女人只是贊歎我的觀察力,這次卻是真的驚訝了.要知道這可是她的秘密,一般人到死都猜不到原因的.

看她這反應就算她不回答我也知道自己猜對了,于是點頭道:"既然如此,我的疑問也就全都解答了."

"那麼你現在是要殺掉我嗎?"

我直接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就不和你繞彎子直接說了.我覺得你的攻擊方式和個人戰斗能力都很不錯,培養一下將來就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強力戰斗人員."

"所以你想招攬我?"那女人驚訝的問道.

我點點頭看向她問道:"你願意接受招攬嗎?"

聽到這里那女人忙不迭的點頭如啄米."當然.聽說冰霜玫瑰盟的待遇是最好的,我早就像成為冰霜玫瑰盟那樣的行會的會員了,只可惜我的等級太低,好多行會都不要我!"

"不要你?"

"嗯."那女人點頭道:"我以前都不怎麼玩游戲的,所以近入游戲有點晚.我剛進游戲那會好多玩家都已經八百多級了,我才是個新手,又不認識什麼人,沒人帶我.剛開始練級什麼的還好說,畢竟大家等級都高了,低級練級區沒人去.可是後來隨著我的等級提升,逐漸可以進入那些常規玩家中級別較低的人員的練級區了.可是這個時候開始我的練級速度就被卡住了.那些玩家總是排擠我.他們大多之前都有朋友,拉幫結派的,有時候把我趕到一些怪物很少的地方,有時候干脆不讓我在附近練級,甚至于還殺我想要爆裝備."

對于這女人的話我當然是知道的.其實她說的這個並不是個例,反而是普遍現象.之所以大家都喜歡在游戲剛開服的時候搶先進入練級,其實就是怕遇到這種情況.首先是玩家全都擠在一個等級區段,然後互相搶怪干擾升級,其次是拉幫結派的互相傾紮,各種玩家之前的摩擦導致戰斗不斷,這樣進一步干擾了升級的速度.我當初升級速度能那麼快,除了撿到幸運這個意外之外,更主要的原因其實還是因為我誤入了迷失之城那個紅名區.雖然說紅名區不是什麼好地方,但最主要的還是避開了人流.一邊是一個人獨占一大片資源發展,另外一邊是一大群人搶一片資源發展,哪個更快自然不用說了.

這個女人的情況就是最普通的後進玩家的升級之路,只是她可能是因為以前不玩游戲的原因,在游戲里沒什麼朋友幫忙,這才導致她現在的等級上不去,老是被人壓著.不過,我覺得以她的這個戰斗方式來說,其實她超過大多數玩家的等級也就是個時間問題,只要突破過了這道坎,她的優點就是表現出來.可以說她現在其實就是那埋在淤泥中的荷花,別看現在一片黑暗,但只要從淤泥中伸出腦袋,很快就能開出美麗的花朵了.

既然知道她是朵美麗的荷花,那麼我當然不會介意在她還沒長出淤泥之前幫她一把,反正這個對我也不算什麼事情,將來還能有很大的收益.培養人才也算是一種投資,而且收益可能遠比一些死物的投資要高得多.

"既然你同意了,那就先跟我走吧.加入之前還要幫你做些測試,合格才能收你入會,我們行會畢竟不是就我一個人,不能因為我是會長就亂收人,必要的考核還是要的.不過我覺得你應該都能輕松過關."

"我可以嗎?"

"考試規則都是我定的,我覺得你能過,當然就沒多大問題,只要你別自己跟自己過不去,正常發揮肯定是沒問題的.哦對了,說了半天都還沒問你叫什麼呢."

"我叫奧蕾西婭."

"奧蕾西婭?法國人?"

"不是,我父親是愛爾蘭人,不過我媽媽是德國人,我現在住在法國,在這邊上學."

"你都還沒畢業的嗎?"

"嗯.我是博士生."

我點點頭,然後很隨意的問了句:"什麼專業啊?"

奧蕾西婭稍微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說道:"量子力學專業."

"量子力學?"我驚訝的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位美女.

在同意加入我們行會後我就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而且幫她治好了身上的傷,她也將戰斗是佩戴的面具拆了下來.之前雖然從聲音中聽出來這是個女人,但是在看到她的臉蛋之後才意識到這是位美女,而且是很罕見的那種比較精細類型的美女.要知道在西方,這種女人可是不多見的.白種人大多骨架粗大,長的比較粗獷,很少有精致型的美女,但是眼前這位卻是有著一些東方人的特質.不過從她的自我介紹中可以知道她其實是純白人,沒有東方血統.

在我驚呼之後奧蕾西婭也是有些得意的說道:"我這個專業連我在內只有三個女生,算是比較少見的了."

我點點頭道:"確實很少見.我第一次聽說有學這個的女生,不過不管了,我們行會又不是搞科研的,這些都沒關系.你現在先跟我上去見見同伴吧.我們還有個任務沒做完."

"這個沒問題.不過這些生物怎麼辦?"

"它們打得正熱鬧,不用管他們了.不過回去的路你知道嗎?"

奧蕾西婭用力點了點頭表示知道,我看她這樣也就放心的跟著她去找路去了.還別說,這地方的牆壁上各中通道看起來沒有八百也有一千了,沒想到奧蕾西婭居然可以很准確的在其中找到能回到我們之前戰斗位置的那條通道,而且這個通道中哪里有什麼怪物她都能如數家珍的提前告訴我.

一路上我和奧蕾西婭是邊走邊聊,總算是明白了一些她的事情.實際上剛剛和我們發生沖突的那幫人和奧蕾西婭並不是一伙的,其實奧蕾西婭當時在那里是打著占便宜的心思去的.

她看到了兩幫人在那邊混戰,然後就想到了可能會有便宜可占,于是就潛伏在了一邊靜靜的等待,最後還別說,還真的讓她等到了.最終當阿修福德過去准備結束戰斗的時候奧蕾西婭突然殺了出來,先是偷襲了阿修福德,然後搶了地上的幾件裝備,只可惜她正准備跑的時候就發現我到了,後面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至于認出我來,並不是一開始,而是在後續的追擊過程中,當我進入這個洞穴後並展開翅膀之後她才想起來是我,因為當時我的這個造型和她在論壇上看到的一張我的戰斗截圖很像,結果一下就被她認了出來.

不得不說這丫頭膽子很大,即便是發現了是我最終還能沖上來和我戰斗.不過,當我說她膽子大之後她立刻就辯解道:"誰說的啊?當時認出是你我就想要跑來著,誰知道你這麼厲害,那麼黑的環境,我還事先藏了起來你居然都能找上來,害得我只能逃跑.可惜最後沒跑掉被你擋住了,所以才不得不戰斗的."

"搞了半天還成我的錯了?"我說完之後突然想到一個事情,然後問道:"你是不是經常在這里啊?"

奧蕾西婭點點頭道:"之前我不是說了嗎?我再練級點經常被人欺負,後來我就發現了這個地方.你也看到了,這里的各種通道四通八達,而且彎道轉角很多,非常適合我的職業和戰斗特點,所以我就專門在這里練級了.時間一長把附近的地形都摸透了,戰斗起來就更方便了.遇到搞不定的怪物就跑,實在甩不掉我就把怪物往那些玩家那邊引,怪物和玩家碰面之後就會打起來,我就可以跑了."

"原來你也是個害人精啊!"

"我又不是故意害人的,只是跑不掉了才會引怪過去.再說我每次都盡量把怪物帶到那種隊伍很龐大的玩家群里面,他們白得到一個落單的怪應該感激我才對."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來找你算賬的,你不用跟我解釋."

"那你問我這個干什麼?"

"是這樣的."我出聲說道:"你知道我是和朋友來這里做任務的,你既然對這里的地形環境這麼熟悉,那正好可以幫幫我們的忙."

"帶路是吧?"奧蕾西婭立刻興奮地說道:"這個我擅長."

"你這麼開心干什麼?"看著明顯興奮過度的奧蕾西婭我有些疑惑的問道.

奧蕾西婭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啊,習慣了.這地方什麼都好,就是一點不好,就是這里的怪物不出錢,我在這里練級經常是一個銅板也搞不到,沒辦法只好偶爾幫那些不認識路的玩家帶個路什麼的收點向導費."

"原來這才是你主業啊?"

"這個是副業."奧蕾西婭笑著說道:"其實我的主業是撿尸體.有些隊伍在這邊全軍覆沒之後這邊會剩下好多裝備,我就把這些東西全都撿走賣掉,這個才是最來錢的."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你簡直就是這里的土著!"

我這邊剛說完奧蕾西婭就指著前面說道:"這個洞口出去就是我們剛剛戰斗的位置了,不過最好你先出去和他們說一聲,免得我一出去又打起來了."

我點點頭就先從這個洞口鑽了出去.這個洞口其實不在地上,而是在洞壁的頂端,下面距離地面還有三米多高,而且開口也不大,還有點向上傾斜,在下面不注意還真的很難注意到.

我出來之後就看到這邊滿坑滿谷的亡靈在那排隊,不遠處有一片空出來的區域,阿修福德他們就聚集在那邊,唯一比較奇怪的就是克利斯締娜居然受傷了,而且那個艾爾身上也有傷.

"這是怎麼回事啊?"

之前發生戰斗的時候克利斯締娜他們都被堵在了後面,參戰的只有我召喚的那些亡靈和阿修福德加上我自己而已,其他人都沒過來.可是現在看來,克利斯締娜和艾爾他們明顯是發生了戰斗,不然也不會受傷了.可問題是,他們在隊伍後面是怎麼受傷的呢?他們又沒參戰.難道說碰上別的敵人了?可是這也不應該啊!就算是遇到別的玩家隊伍,人家也不大可能攻擊他們吧?要知道我之前可是把那些亡靈中的高級兵種都留在後面了.也就是說克利斯締娜他們身邊全都是一幫子大巫妖,幽靈龍和黑暗聖堂武士之類的高級貨.這樣的陣容還能被襲擊,對方得強大到什麼程度才敢往上沖啊?

"紫日你回來啦?"看到我出現阿修福德立刻跑了過來,然後抓著我問道:"你追的那個人呢?"

我抬頭朝後面看去,奧蕾西婭正在洞口伸個腦袋張望.我朝她招了招手,她立刻跳了下來.阿修福德詫異的看著我問道:"這個是……?"

"我們行會的預備役會員,我剛招的."

"靠,這種時候你都能發展會員啊?教堂的牧師都沒你敬業!"阿修福德忍不住吐糟道.

"行了,別抱怨了.奧蕾西婭的戰斗技巧很不錯,就是因為缺乏資源所以實力上不去,好好培養一下說不定就是下個克利斯締娜."

"她也是法師?"克利斯締娜受的傷不重,而且已經治療的差不多了,聽說我新招的人將來會成為她一樣的存在,她當然要過來看看.

我這邊還沒來及解釋,奧蕾西婭就已經尖叫著蹦到了克利斯締娜身邊,然後喊著:"你就是那個號稱歐洲第一炮台的克利斯締娜?我是你的粉絲,可以給我簽個名嗎?"

克利斯締娜本來是被嚇了一跳,不過知道只是粉絲也就放心了.真的給奧蕾西婭簽了個名之後就把她帶過去和其他幾個女人聊了起來,顯然相處的不錯.女兒的友誼建立起來比男人快多了,而且男人是無法理解那種女性之間的友誼的.趁她們在那邊玩鬧,我就重新拉著阿修福德問了下詳細情況.

雖然有兩個人受傷,但是因為沒有死亡,所以我一開始以為事情不算嚴重,但是聽阿修福德一說才知道問題相當嚴重.

其實克利斯締娜他們是在來到這邊之後被襲擊的,而襲擊他們的也不是我想象中的怪物或者玩家,而是——NPC.對,就是NPC,而且就是之前我們救下來的那個NPC的同伴,甚至被我們救下來的那個也在其中.

因為克利斯締娜他們以為這些NPC都是中立的,所以完全沒防備,而我臨走前給那些亡靈下的命令是"保護那種生物".因此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說到這里需要提一下那種NPC.這種NPC是一種人形生物,身高比正常人要矮小一些,大概只有一米高.但是這些並不是矮人,他們並不壯實,也沒有大胡子什麼的.長相方面這些家伙和正常人類基本一致,只是整個身體都縮小了比例,變成一米左右高度的一種縮小版的人類.

這些東西雖然並不是很強壯,也沒有啥戰斗力,但是這些家伙卻是有著和矮人差不多的建造技術,可以制作各種複雜的戰爭機器,算是一幫技術人員.

正因為這些家伙和一般人不一樣,所以我離開時丟下的話是讓亡靈們保護那種生物,結果後來這家伙的同伴都被亡靈們認定是保護范圍內的生物,而那些家伙之後攻擊了阿修福德他們.阿修福德雖然也是亡靈保護的目標,但是因為我要他們也保護那些生物,所以亡靈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被保護生物之間發生戰斗要幫誰,只能在一邊干看著.結果就是阿修福德他們被偷襲之後因為還要那些NPC幫忙,又不敢報複還擊,只能看著他們離開.好在對方戰斗力不怎麼樣,只是因為突然襲擊傷到了克利斯締娜和艾爾,沒有造成更大傷亡.

"原來是這樣啊!看來你的任務真的是變麻煩了!"我聽完阿修福德的敘述後感歎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危險的女人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 需要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