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時光回朔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三章 時光回朔

"不行了,克利斯締娜,准備單體突破,不能保留實力了!"我無奈的喊道.

"我哪有空給你突破啊!"克利斯締娜的回應讓我愣了一下,抽口看了一眼才發現克利斯締娜一個人就在被六只小蜘蛛圍著打,而且她還要抽空照顧身邊的其他人,根本就沒有余力了.

"我靠,你先堅持一下,我這就來幫忙."我說著便向側面一個翻滾並縱身撲了出去,閃開母蜘蛛的攻擊正面,然後從一只跳起來的小蜘蛛身下滑了過去,但是沒等我接近到克利斯締娜他們身邊就被另外一只小蜘蛛給攔了下來.

這里的小蜘蛛實在是太多了,我們為了保證大蜘蛛先死掉,又不敢放開手腳攻擊,這樣下來搞的我們非常被動.要是敵人實力一般還好說,可偏偏就連那些小蜘蛛現在都已經三千多級了,我們這邊還不能出全力,這要是還能打贏真的是見鬼了!

"不行啊紫日,我們這樣下去遲早是要完蛋的!"阿修福德一邊吃力的抵抗一只小蜘蛛的攻擊一邊大喊道.

"我也知道不行,可是我們能怎麼辦?"

夜之子行蹤飄忽的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地方的說著:"或許我們應該先解決小蜘蛛,雖然最後的大家伙不好對付,起碼我們可以集中火力布置戰術,好過這樣被各個擊破吧?"

我橫過永盚_鐮槍架住了一只企圖將我撲倒的小蜘蛛,稍微猶豫了一秒之後無奈的說道:"那就改變戰術,先清小怪!"說完抓著永盚_鐮槍的雙手猛然反向轉動,輕輕一擰,伴隨著咔嚓一聲,永盚_鐮槍直接從中間斷開變成了兩個部分,跟這我直接收腰抬腿,雙腳蹬住那只小蜘蛛的腹部猛然發力,一下就將其踢飛了起來.整個人借助上蹬的力量一個鯉魚打挺重新站起,左手永盚_鐮槍的槍頭被我直接一把扔了出去.旋轉的鉤鐮在空中變形成了一個中間帶十字的環狀結構,然後高速旋轉著飛向那只還在空中的小蜘蛛,並瞬間追上了它從它身體中央穿過,一下就將其切成了兩斷.

看到我這邊已經放開手腳,克利斯締娜也不再猶豫,抬手一掌按在一只小蜘蛛的腦袋上,不等對方的毒牙咬合,就見克利斯締娜的手掌前方微微一閃,然後那只小蜘蛛直接就慘叫著翻到在地八條腿無意識的亂蹬,顯然是遭到了什麼很強力的攻擊.

眨眼之間就干掉了兩只小蜘蛛,但是我們的壓力並未就此消失,因為周圍還有十七只小蜘蛛外加一只超級大蜘蛛.眼看著我們被小蜘蛛糾纏住了,那只超級大蜘蛛居然不過來參加戰斗,而是腹部蠕動了起來居然又要下蛋.

"我靠!"一看這情況我哪還敢離開大蜘蛛身邊?這里三千多級的小蜘蛛並不是現實中的那種小蜘蛛,還不至于到隨手就能碾死的地步.我們這邊殺,它那邊生,我們殺的都沒它生的快,這樣下去遲早會被耗死.我無奈的丟下了身邊的小蜘蛛朝大蜘蛛沖了過去,不過大蜘蛛還是在我到達前產下了一枚卵.

一看到那枚卵落地,我立刻就想趁里面的小蜘蛛還沒出來,趕緊先把它干掉.只是大蜘蛛卻是一點也不笨,看到我過來立刻就張牙舞爪的撲了上來.我知道一旦被這個大家伙纏住,就肯定沒法干掉那只小的了,所以我在千鈞一發之際,直接脫手將手中的永盚_鐮槍扔了出去.重新組合完成的永盚_鐮槍如閃電般從大蜘蛛的腹部下方飛了過去,大蜘蛛急忙降低身體想要阻擋,可惜還是慢了一步.永盚_鐮槍帶著一道紅光電射而至,直接將那枚未出世的卵炸成了一地碎片.

又一個孩子被干掉的母蜘蛛徹底暴怒,嘶吼著就朝我沖了上來.我單手一按地面,一個黑洞立刻出現在地面上.永盚_鐮槍的槍尾從黑洞中升了起來,我一把握住,然後猛地一抽將永盚_鐮槍整個抽了出來.對面的母蜘蛛剛好沖到面前,我則是順手抓住永盚_鐮槍向下砸了下去.永盚_鐮槍上的鉤鐮對准母蜘蛛的腦袋猛地一下貫穿而入,盡管母蜘蛛腦袋上的殼很硬,但永琩拑M毫無阻礙的切了進去.

吃疼的母蜘蛛這次沒有躲閃,而是繼續奮力前沖,我沒想到這家伙居然能忍著疼往前沖,單手明顯撐不住這麼大的力量,我只好兩手一起握住槍神拼命頂住母蜘蛛的沖鋒,整個人硬是被母蜘蛛推著在地上向後滑行,雙腳更是在堅硬的卵石河床上拉出了兩條大溝.

"他爺爺的,你吃興奮劑了嗎?"看著眼前瘋狂的母蜘蛛,我突然握住永盚_鐮槍的尾端猛地一扭,拆下來一截永,然後將槍身向下一壓一腳將其踩入河床之中.槍尾頂在河床上之後照樣產生很大阻力,阻止母蜘蛛快速推進,而我則是借著剛才一腳將永盚_鐮槍的槍尾踩入河床的力量直接踩著永盚_鐮槍的槍杆向上跑了上去,一路沖向母蜘蛛的腦袋.

母蜘蛛意識到我的意圖,不再拼命往前頂,突然抽身後退企圖擺脫我的攻擊,但是它的腦子還是不夠聰明.永盚_鐮槍的鉤鐮並不是一般的槍刺,這玩意是帶倒鉤的,插進去就不是那麼容易拉出來了.所以它雖然後退卻沒能將槍身甩下來,我直接一路跑上它的腦袋,然後縱身一躍,手中之前擰下來的槍尾對著母蜘蛛的其中一只眼睛就插了下去.

感覺就好像刺穿了一個裝滿水的厚皮橡膠球,大量綠色的液體噴濺而出,不過還好沒啥腐蝕性.疼痛中的母蜘蛛徹底瘋狂了起來,仰頭一通劇烈的亂甩,不但將我甩了出去,連永盚_鐮槍都沒能掛住,也被一起丟了出去.

雖然人被扔了出去,但我可沒打算摔落地面,即便下面有河水緩沖也不行.我直接在空中翻身張開翅膀稍微滑行了一段,然後一下砸在了一只小蜘蛛的身上,手中永盚_鐮槍槍尾對著小蜘蛛的腦袋就是一下直接將其貫穿,不過這東西的生命力非常頑強,被刺穿之後依然在掙紮不斷,我只得抽出槍尾又快速的進進出出將這家伙的腦袋前面都給捅爛了才讓這家伙徹底安靜下來.

"紫日,這樣還是不行啊!我們快頂不住了!"我這邊才剛剛好一點,阿修福德那邊就出了狀況,先是克利斯締娜被一只小蜘蛛撲倒在地,雖然幾乎是瞬間就掙脫了,但因為她被撲倒了一下,所以沒能照顧到後面的其他人,結果艾爾一下就被一只竄過去的小蜘蛛一下割傷了大腿.坦克看到老婆受傷就想過去幫忙,誰知道半路上突然被一群蜘蛛按倒,等克利斯締娜反應過來將其救下來的時候這家伙身上已經被啃了不知道多少口,要不是他防禦高這回已經掛掉了.不過即便還活著,現在的坦克也已經基本失去戰斗力了.

我這邊雖然聽到了阿修福德的喊話,但我也實在是分不開神去處理那邊的事情.我這邊不但要拖著這個大家伙,還要對付好幾只小家伙,雖然他們那邊要對付的數量比我這多,可實際上壓力最大的還是我這邊.

阿修福德喊完之後沒聽到我的回答,正想再說話,冷不防的就看到一枚尖刺朝他飛了過去,他連忙一個鐵板橋向後仰倒閃開了那支尖刺,可是剛扇開他就郁悶了,因為他聽到了愛麗絲的驚叫聲.

阿修福德一回頭就看到愛麗絲大腿上插著一根尖刺正倒在水里用一只手握劍阻擋小蜘蛛靠近,而她腿上的那根尖刺則是已經貫穿了她的大腿,尖頭都從大腿的另外一側冒了出來.

看到這個情況阿修福德就想要過去幫忙,可惜人還沒來及動起來就突然聽到我在後面喊:"阿修福德小心!"

幾乎是本能反應,在聽到我提醒的瞬間阿修福德就勢一個前滾翻,然後就感覺到有東西擦著自己的背飛了過去,可是剛反應過來他就後悔了,因為他前面就是愛麗絲.慌亂之中的阿修福德趕緊抬起頭沒想到卻是看到愛麗絲已經倒在了水中,血水順著地下河的水流飄出去一大片,而愛麗絲的脖子上則是橫向穿著一支尖刺,大半都已經貫穿而過,差點就整個穿過去了.

進任務到現在,第一次有人掛掉,而且還是愛麗絲,阿修福德多少有點接受不了,但這是游戲,死亡只是掉一級,不是真的掛掉,所以阿修福德只是稍微難過了一下就立刻反身准備戰斗,可惜就是這片刻的遲鈍就讓他付出了代價.慌忙爬起來的阿修福德還沒來及搞清楚周圍的情況就感覺到有一個黑影朝自己罩了下來,可惜他的反應還是慢了點,不過就在他以為自己要完蛋的時候,一直躲在遠處的奧蕾西婭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沖了過來猛地一下跳起來在空中將那只小蜘蛛撞了開來.

其實奧蕾西婭和希爾老爹一開始就和我們一樣下到了這個空間中,也就是說這里的戰斗人員其實並不止我們這些人.但是,奧蕾西婭和希爾老爹的戰斗力都存在缺陷,如果那些蜘蛛怪以他們作為目標,這兩個人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就被干掉.想想,連阿修福德他們這樣在全世界范圍都數得上號的強人在這種地方都只能勉強自保而已,他們兩個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又怎麼可能擋得住?

不過,有一點比較幸運,那就是奧蕾西婭和希爾老爹都不是任務編制內的人員,而根據系統設定,阿修福德他們的這個任務最大的難度不是怪物,而是別的玩家的搗亂造成的阻力,也就是說系統默認除任務人員以外的人員都是和系統一伙的.正因為這個設定,所以在我們這些人死光之前,系統怪物是不會主動攻擊希爾老爹和奧蕾西婭的.但是,這個優待僅限于不主動攻擊,並不是說不會反擊.

原本因為實力不濟而一直躲在一邊的奧蕾西婭看到阿修福德也要掛了,趕緊就沖上去幫忙,不過結果卻只能是一命換一命而已.剛剛將那只小蜘蛛撞飛出去之後奧蕾西婭就遭到了另外一只小蜘蛛的攻擊,盡管克利斯締娜和艾爾都想救援來著,可惜都慢了一步,奧蕾西婭的等級太低,裝備也太爛,根本沒來及做任何抵抗就被干掉了.

雖然奧蕾西婭掛掉了,但阿修福德至少活下來了.從任務的角度來說,這個交換並不吃虧.奧蕾西婭本來就是編外人員,她不是任務指定的七人范圍之內的存在,也就是說對團隊來說她的損失不算損失.而且,即便奧蕾西婭是隊伍里的人員,用她換阿修福德也是值得的,畢竟兩個人的戰斗力不成比例,保住阿修福德顯然比奧蕾西婭有意義.當然,奧蕾西婭的犧牲也不會白白浪費的,事後阿修福德這家伙肯定要包個紅包給人家,畢竟是幫他做任務,還是為了救他才掛掉的,而且這個幫主又這麼關鍵,不給點獎勵可是說不過去.

看著奧蕾西婭掛掉了,我們這邊還沒來及組織反擊,沒想到希爾老爹又緊跟著被干掉了.貌似系統認定希爾老爹和奧蕾西婭是一個團隊,然後因為奧蕾西婭主動對怪物發動襲擊,所以系統將希爾老爹也默認成了敵對狀態,結果就是還以為自己是中立方的希爾老爹毫無防備的就被干掉了.

編外人員死光了,團隊人員也掛掉了一個,這還真是個大問題,偏偏我們我們現在全都陷入苦戰,怪物也是越來越厲害,真的是舉步維艱.

"啊……"在希爾老爹掛掉之後不到兩分鍾,坦克那邊又是醫生悶哼,緊跟著我們就看到坦克身上光芒一閃,人已經掛掉了.希爾因為救援坦克,錯過了對付身邊怪物的機會,結果也跟著坦克之後被干掉,我們這邊這下就只剩四個人了,而那邊的小蜘蛛還剩八只,大蜘蛛也還健在,更要命的是我們這邊的八個人里貌似只有我和克利斯締娜還算沒啥大問題,阿修福德已經掛彩,只是傷的不重,夜之子雖然沒有受傷,但他的能力在這邊貌似發揮不了太大作用,只能到處給我刷狀態外加偶爾干擾下小蜘蛛的攻擊.

"紫日,看來我們得任務要失敗了!"趁著一個短暫的對拼,我和阿修福德各自又干掉一只小蜘蛛,然後我們剩余的四個人終于再次聚集到了一起,只是對面的一大六小七個蜘蛛怪卻也是聚集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簡單的陣型.

我看了看身邊的阿修福德,這家伙現在的樣子看起來要多淒慘有多淒慘,一只眼睛被蜘蛛腿戳瞎,搞得滿臉都是血,腰側和大腿上各有一道深深地切口,血水順著鎧甲表面不斷的流進河水里,另外這家伙的左手姿勢也很奇怪,貌似是骨頭斷掉了.

看完阿修福德的淒慘造型,我也只能是無力的歎息道:"這鬼地方對我們限制太大,而且對面的怪物等級也太高了,不想點辦法,這樣下去鐵定是要失敗的!"

阿修福德聽到我的話也只能無奈的搖頭道:"看來我們只能努力拼一下了,不行的話這個任務我們也只能放棄了.做了這麼多次,每次都出這樣的問題,我真懷疑這個任務是不是一開始就沒打算讓人完成."

我搖搖頭說道:"別擔心,這次完不成的話,下次我來幫你安排任務,保證能完成.這次是因為我不熟悉任務流程,下次我把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獵人團隊全都帶過來,把這個任務區全給他站滿,別的行會連根針都插不進來,這樣我們很快就做到這個環節.這次實在是因為之前耽誤了太多時間,結果搞得這里怪物等級這麼高,下次速度快點,只要能保證你們行會上次的時間記錄我們都能輕松通過."

"唉……但願如此吧."

阿修福德那邊剛感歎完,夜之子卻是忽然叫道:"咦?裝備空間怎麼突然能用啦?"

"啊?"我一聽夜之子的話立刻就召喚了鳳龍空間,沒想到身邊果然張開了一個黑洞."我靠,真的能用了!哈哈,看來我們有救了!"我說著就直接伸手從鳳龍空間里摸出了水晶泡泡,然後朝著對面的母蜘蛛扔了過去.

因為事出突然,所以前面的小蜘蛛都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水晶泡泡就已經飛過去了,然後直接命中母蜘蛛.

母蜘蛛並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但它知道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它立刻就想跑.可惜即便是它被我切斷的兩條前腿已經再生完成了,它也沒能跑掉.那水晶泡泡在接觸到母蜘蛛的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水晶泡泡,一下就把母蜘蛛給包裹了進去.

被封入泡泡中的母蜘蛛立刻就開始拼命掙紮,周圍的小蜘蛛也是奮力的攻擊水晶泡泡打算救下母蜘蛛,但結果卻發現這個好像肥皂泡一樣的水晶泡泡雖然軟軟的一戳一個坑,卻是韌性驚人,不管怎麼攻擊,它就是不破,里面的母蜘蛛根本出不來.

扔完水晶泡泡我也沒閑著,水晶泡泡雖然可以暫時封印一個目標,但是這玩意有承載上限的,只能堅持一小段時間,過一會母蜘蛛還會出來,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抓緊這個難得的機會趕緊把小蜘蛛清理乾淨,不然一會我們又要陷入怪物的包圍圈中了.

我們這邊雖然僅剩四個人了,但是那邊的小蜘蛛也不過只有六只而已,所以我們每個人一下就纏住了一只,最後看了眼剩余的兩只沒人管的小蜘蛛,我靈機一動,試著召喚了一下魔寵,結果只聽嘩的一聲,夜月突然就出現在了我的身邊,猛的一下砸進了水中.

"哈哈,居然連魔寵也能用了!"

夜月剛一出現眼睛前面的水晶目鏡就是一閃,下一秒其中一只小蜘蛛的四條腿直接就變成了石頭,而且石化還在向它的身上蔓延,可惜僅僅蔓延到了三分之一就停止了.

隨著數量下降,這些小蜘蛛的等級一直在上升,現在這僅剩的六只小蜘蛛都是三千八百級的怪物,實在是等級太高了,即便夜月的石化之瞳已經算是法則力量了,可是面對這樣高等級的生物也還是無法達到正常威力.

雖然沒能一下搞定,但是因為身體的三分之一都石化了,外加一側的四條腿都變成石頭不能動,這只小蜘蛛也算是基本上失去了行動能力,而夜月自己則是迅速沖到了最後一只小蜘蛛面前和其戰斗在了一起.

阿修福德一看這情況立刻興奮的喊道:"紫日,快,把你的魔寵都放出來,干掉這些家伙.克利斯締娜,你應該也有魔寵吧?都放出來幫忙!"

"等一下!"趁著克利斯締娜還沒來及召喚,我趕緊喊停.

"怎麼啦?"克利斯締娜一邊和面前的蜘蛛戰斗一邊問道.

"我懷疑這個空間暫時開放是有限制的!"

"啊?限制?"阿修福德驚訝的問道.

我一邊戰斗一邊抽空回答:"空間開放可能是和隊員陣亡有關,我們掛掉了三個人,也許系統允許我們補充三個魔寵,或者是三件東西.我之前拿出了一個水晶泡泡,又召喚了夜月,說不定只剩一個機會了."

夜之子突然在旁邊說道:"肯定不是的.我之前發現空間能用了的時候就是因為拿了幾個藥品出來,數量早就不止三個了."

克利斯締娜這個時候卻是道:"那也不能亂召喚,老大說的有道理,可能限制不針對物品,只針對生物.我看還是讓老大先召喚,確認沒有限制的話我們再來.老大,你也別亂召喚,先從最有用的開始,召喚可能隨時都會被再次封閉."

我點點頭也覺得克利斯締娜的解釋比較靠譜,因此我決定還是慎重一點為好.心中想法一動,空間之門再次張開,然後就看到一個火紅的身影從空間門內竄了出來.

這次召喚的是米拉,她的攻擊和防禦屬性都很強,而且可以隨意切換人形和龍形狀態,可以適應任何戰斗環境,這是非常重要的能力.

事實證明我的選擇無比正確,米拉的戰斗力果然是超強,剛一出場就閃電般的沖向了那只半邊身體都不能動的小蜘蛛,然後手中雙劍閃電般在那只小蜘蛛身上一口氣開了一百多個窟窿眼,那只小蜘蛛幾乎沒啥反應就被干掉了.

用了不到一秒解決掉這只被石化的小蜘蛛,米拉周身立刻閃現出一圈紅色的閃電,跟著整個人開始變大,眨眼之間就變成了一條美麗的寶石龍.變身完成的米拉直接對夜月那邊喊了一聲:"夜月,扔過來!"

夜月聽到喊聲,立刻就是六柄蛇劍一通亂舞,即便那只小蜘蛛有八只眼睛也被晃得一陣眼花,緊跟著這個陷入混亂的小蜘蛛的眼角余光就注意到有個黑影到了自己身前,可惜因為之前的劍光擋住了視線,等發現已經來不及了.乒的一聲小蜘蛛直接被夜月的大尾巴抽飛了起來,在空中翻著跟頭朝米拉飛了過去.

米拉看著飛過來的小蜘蛛張嘴就是一口咬住那只小蜘蛛,用力嚼了兩下之後一甩頭轟的一聲將其砸在了洞壁上,跟這她自己猛地一低頭對著那嵌進牆壁中的小蜘蛛就沖了過去.伴隨著轟的一聲地動山搖的巨響,那只小蜘蛛就像被鐵錘砸扁的雞蛋一樣,瞬間爆出一圈綠色的汁液,等米拉退開的時候那家伙已經只剩一層皮了.

眨眼之間清掉兩只蜘蛛,兩個魔寵再次更換目標.米拉直接扭頭沖克利斯締娜那邊過去了,趁著那只小蜘蛛正全力躲避克利斯締娜的攻擊,抬起她的爪子就是一巴掌直接把那只小蜘蛛拍到了牆上,然後張嘴就是一道毀滅射線,轟的一聲在牆壁上炸出了一個直徑兩米多,深達一米的大洞.這邊煙塵還沒散開,克利斯締娜對著那個大洞又是一連串的魔法飛彈射了進去,直接將那個大洞轟成了一條隧道,至于里面的小蜘蛛當然是連渣都不剩了.

在米拉配合克利斯締娜搞定她那邊的那只小蜘蛛的同時夜月也沖到了我身邊,趁著那小蜘蛛被我逼到絕境的機會一個石化之眼石化了這家伙的兩條腿.因為都是一側的腿遭到襲擊,身體突然就慢了下來.我趁著對方這一遲鈍的機會一個跳斬,直接將那只小蜘蛛切成了兩片.

四只小蜘蛛掛掉,只剩下阿修福德和夜之子面前還有蜘蛛,但是我們這邊騰出手來的人員立刻就圍了上去.那倆小蜘蛛此時雖然已經升到了五千級,但因為缺乏同伴配合,只能被我們這邊群毆.等級高了不等于戰斗力就能完全發揮出來,這種被多人群毆的狀態,即便是五千級的怪物也沒辦法抵抗,除了對堅持了一分鍾之外,表現甚至還不如他們三千級的時候.

解決掉這兩只小蜘蛛,現場就只剩下了最後一個目標,就是水晶泡泡里封印的那只母蜘蛛了.因為吸收了所有死去小蜘蛛的力量,所以此時的母蜘蛛已經變成了進化體,等級一路升到了六千五百級.這種恐怖級別的實力,別說我現在魔寵不全,就算沒有任何限制我也不敢說一定就能搞的定,何況現在我們的實力都不全,更是不可能戰勝這樣的怪物了.

水晶泡泡眼看就要到達極限,很快就會破裂,阿修福德焦急的問我:"這東西現在多少級了?"

"六千五百級."

"這麼多?那我們怎麼打得贏啊?"

克利斯締娜感歎道:"要是這里不限制魔力輸出,讓我准備一個大招,先轟它一炮,之後會長應該能搞定,可惜你們這個該死的任務限制魔力輸出,光靠小技能我根本啃不動這種級別的怪物!"

他們在那邊七嘴八舌的議論,我卻是得意的伸出了一根手指說道:"忘記我之前說的話了嗎?最後那只交給我就行了."

"啊?"阿修福德疑惑的看著我問道:"你能搞定這只六千五百級的怪物?"

我搖頭道:"全盛時期或許可以,但現在肯定不行."

"那你還說你能搞定?"

"對,我確實搞不定六千五百級的怪物,但是我能搞定三千五百級的."

"三千五百級?可是這家伙……"

阿修福德話剛說到一半我就突然將剛才伸出的手指對准了那只怪物,然後瞬間徹底了水晶泡泡並同時發射出了一枚閃亮的光點.這光點非常的明亮,就好像是電焊機點焊時發出的那種強光,但是其體積卻很小,只有指甲蓋的三分之一大小,可能還要小.這光點不但亮和小,而且快.幾乎是在出現的瞬間就射入了對面的那只母蜘蛛的體內,只是之後啥表現也沒有出現,只有我知道眼前的怪物已經變成了三千五百級的狀態.

事實上剛才我用的就是新得到的那個法則技能——時光回朔.這只母蜘蛛剛出現的時候就是三千五百級的怪物,而它從出現到現在一共也不到一個小時.時光回朔可以不但可以對自己用,也能對敵人用,所以我直接就把那只母蜘蛛給回朔到了一小時前的狀態,也就是三千五百級的狀態.它吸收小蜘蛛的力量變強那都是在此之後的事情,被我這麼一搞它吸收的能量就等于是全部白吸收了,一下就變回了三千五百級的狀態.雖然這個等級的怪物也已經很厲害了,但我還是可以搞的定的,何況這里還有克利斯締娜這個幫手在呢.

"這就完了?"阿修福德並不知道母蜘蛛已經變回了三千五百級,畢竟外觀上沒有看出啥變化.

我沒回答阿修福德,而是笑著對克利斯締娜說道:"轟它一下試試."

克利斯締娜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但還是依言發射了一枚強擊爆彈,結果正中那只因為實力突然消失了一半而傻愣在那里的母蜘蛛,而效果也非常驚人.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母蜘蛛直接被掀飛了出去,而且還被炸斷了一條腿,身前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克利斯締娜驚訝的看著自己造成的結果完全沒明白怎麼回事,之後居然還傻傻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還以為自己出什麼問題了呢.不過,克利斯締娜雖然沒反應過來,阿修福德卻是反應過來了."這東西變弱了?你怎麼做到的?"

"這個你就別管了,大家一起上,干掉這只怪物這關就算過去了."

三千五百級的母蜘蛛雖然也不算弱,但我們這邊都是強人,又是群毆,加上這家伙剛剛已經被克利斯締娜傷到了,這諸多不利之下幾乎就沒怎麼還手就被干掉了.

本來我以為這個是任務怪物,死掉也就死掉了,誰知道這東西死掉之後居然還來了個大爆,不是爆裝備,而是爆炸了.因為之前沒有對付過這麼高級的母蜘蛛,所以阿修福德並不知道這個東西會爆炸,結果就是大家都沒防備.我因為防禦強,所以沒啥事.米拉和夜月都不是那種容易掛的類型,所以也還好.克利斯締娜雖然是法師,但是防禦類的裝備屬性太好,成功擋下了爆炸.阿修福德自己就是近戰型,那一身板甲又不是為了好看的.

唯一一個倒黴的就是夜之子,這里就屬他等級低,外加是法師,防禦力也不行,毫無准備之下一下就被干掉了.算上夜之子這個意外,我們這一戰可謂是損失過半,七人隊變成了三人隊,還好現在召喚了一些魔寵,至少把人數補上來一點.

"好了,這東西解決了,我們下一步任務是什麼啊?"

"跟我來就是了."

阿修福德帶著我們順著河道向前,然後在那個有藤球雕塑的岔道處找到了一塊水晶將其放到了那個藤球雕塑的中央.之前在錯誤的時間點上我還奇怪這個東西立在那里為什麼沒有用來著,現在看到不是沒用,而是那東西不是給我用的.

隨著那枚水晶杯放入藤球雕塑中央的位置,這個藤球雕塑下面的地面忽然就震動了起來,然後阿修福德拉著我們退開了一截,而那個雕塑則是連帶著周圍的一圈地面開始上升,最後變成了一個高出地面三米多的石柱.阿修福德拉著我們繞到石柱後面才發現這玩意背後有個門,從這里進去就會發現石柱是空心的,而且里面有一圈向下的台階,雖然很狹窄,但是行走並不困難.

順著這條通道下到下面之後就是一條橫向的隧道,不過這個隧道只有三米多長,順著隧道走出去之後就發現眼前豁然開朗.

這隧道外面居然是一條地底峽谷.我們所處的位置是其中一側懸崖的中間某處,因為上下都看不到底,所以也不知道這個位置到底有多高,只是知道下面很深,上面也很遠.

我們這邊這一側的崖壁幾乎就是垂直的,只在我們所在的這個位置沿著崖壁有一條勉強能算是路的突起.其實這個部分也不是真正的道路,只是這里的崖壁上有一條大約一尺多寬的斷層,雖然這個斷層本身也是斷斷續續的,但是勉強還能站得住人.

地底峽谷對面的懸崖距離我們這里大約有一千米以上,即便是我有完美的黑暗視覺,也只能看到個大概而已,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那邊的懸崖比這邊還要糟糕,因為那邊的懸崖是倒傾的,也就是上部比下面還要突出,別說站人了,就算是蜘蛛人在那邊掛著也會很費勁,因為真的只能倒掛著而已,沒有任何地方給你站.

因為這邊基本沒有什麼路可言,只有我們所在這里的橫向通道勉強能走,所以我就直接問阿修福德:"我們向左還是向右?"

阿修福德直接指了下右邊說道:"向右,但是怎麼走需要計劃一下."

"這個又什麼問題嗎?"克利斯締娜問道.

阿修福德點頭道:"本來是有很大問題的,不過因為有你在,所以問題就不大了."克利斯締娜疑惑的看著阿修福德,而阿修福德也立刻解釋道:"這條路你也看到了,貼著山壁,最寬的地方也就半米左右,窄的的地方只夠放下一只腳,有些地方還需要跳過去.不過以我們的身手,這個都不是問題."

"那什麼是問題?"

"問題都在對面."阿修福德說道:"對面的懸崖上全都是鷹身女妖,數量有多少不知道,反正密密麻麻好像無窮無盡一樣.我們順著山壁過去,她們就會襲擊我們.雖然鷹身女妖的戰斗力並不強,但她們會飛,而且我們沒地方躲避,戰斗中很容易被她們拉下懸崖."

克利斯締娜指了下自己背後道:"我們有翅膀,掉下去也沒什麼吧?就算你不會飛,不是還有米拉嗎?她的力量帶個人還不是小意思?"

阿修福德道:"所以我說因為有你們這都不是問題了.我們之前都沒幾個人會飛的,在這里可是吃了不少虧.不過你們即便會飛,我還是建議大家貼著山壁爬過去.這峽谷里有一種很奇怪的氣流,總是會胡亂的吹,我們之間帶的弓箭手射出去的箭總是被吹飛,根本射不中目標,但是那些鷹身女妖就好像不受影響,所以我估計這可能是一種變相的限制條件,就是不讓我們飛行的.不過就算是爬過去也很簡單.克利斯締娜你的魔法攻擊速度快,這些鷹身女妖就是數量多,實力都很爛,你只要用你最低級的魔法彈攻擊,保證一發一個.只要有你這個自動防空炮在,我們根本不用費勁,只要專心爬過去就行了."

"你這樣說到確實是簡單的很."我說著就安排道:"那這樣吧.米拉你和夜月先回訓練空間,需要時再叫你們.克利斯締娜你到我背上來,我背著你走.你只管幫我們擋住那些鷹身女妖就行了.阿修福德你自己爬過去應該沒問題吧?"

"沒問題."

"那就這麼辦吧."

我剛說完就打算行動,誰知道米拉卻是突然咦了一聲."主人,我們好像被限制了空間坐標,訓練空間回不去啊!"

"回不去?"我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大概."看來之前的猜測沒錯,我們依然受到隊員數量的限制,只要魔寵召喚出來就無法收回,現在我還能召喚估計是因為隊員數量沒有補齊."

阿修福德問道:"那如果召喚數量滿了,又有人或者你的魔寵掛掉,不是又可以召喚了?"

我搖搖頭道:"我們死了應該可以,米拉她們這些魔寵要是掛掉了,我估計不一定回重新空出名額."

阿修福德想了想也沒有反駁,因為系統不可能讓我們這麼輕松的無線補充人員,給一次補充機會大概也就差不多了,而且這個事情也沒法測試,只能是先盡量不要召喚魔寵,有需要再根據情況召喚,即便是真的無法再召喚別的魔寵了,起碼能多解決一個麻煩.

因為米拉她們回不去了,所以只能跟著我們一起爬.當然,懸崖上那點空間米拉這個體型是肯定站不住的.至于夜月到是不用擔心,她那個大尾巴比我們的四肢加一塊都好用,爬個山什麼的速度快的一塌糊塗,說她是飛簷走壁如履平地是一點不假.

米拉雖然可以人形化,但她便成人形之後就成了近戰單位,所以我們最後決定讓她以本體狀態通過懸崖.有些人說西方巨龍長得像壁虎,雖然《零》中設定的巨龍和壁虎看不出任何相似之處,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米拉真的可以像壁虎一樣在垂直牆壁上攀爬.當然,壁虎爬牆靠的是它腳上的分子級吸附材料,而米拉就完全是靠暴力在爬牆了.作為物質龍,米拉的力量比巨龍還要強大,身體更是堅硬無比,尤其是四只利爪,那真的是削鐵如泥.之前我還看到過米拉無聊的時候用自己的指甲雕石雕來著,看著她跟切豆腐一樣在石頭上往下刮石粉,你就可以想到,她完全可以輕松的把自己的爪子插進懸崖之中,再配合她的力量,把自己掛在懸崖上根本不是問題.

米拉被安排在我們下方爬行,而夜月也沒有自己攀爬,雖然她爬懸崖的本事比我們還強,但我有別的任務給她.

我讓夜月用自己的長尾巴將自己固定在了米拉的腰上,然後用她的六只手臂從背後抱住克利斯締娜,這樣克利斯締娜就可以正面對著懸崖外側,比掛在我背上攻擊那些鷹身女妖要方便多了.而且,這個安排還有個好處,那就是騰出手來的我也可以偶爾支援一下克利斯締娜,畢竟我也是會魔法的,只是不常用而已.另外,米拉在我們下面還可以起到保險的作用.要是我和阿修福德掉下去了,她就可以接住我們,而且,米拉的脖子和尾巴都很長,有鷹身女妖突破克利斯締娜的防線時她完全可以把頭轉過來用毀滅射線攻擊鷹身女妖,補上漏洞.以她的攻擊力來說那絕對是一掃一大片.甚至于必要的情況下米拉還可以短暫離開懸崖一段時間,反正她是龍,就算這里有亂流,相信她也能飛回來,只要別一直呆在空中,接觸到崖避之後想爬回來對她來說應該很簡單.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 難纏的蜘蛛們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 女妖大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