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五章 倒黴的阿修福德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五章 倒黴的阿修福德

一旦我們確定要快速推進,後面的那些鷹身女妖就完全成了擺設.就像阿修福德之前說的一樣,這些鷹身女妖的等級很低,連克利斯締娜使用的最初級的魔法飛彈用在她們身上都有點浪費的感覺,搞得後來克利斯締娜干脆直接使用了自己的特殊施法技巧,讓初級魔法飛彈變成魔法散彈.這種技巧可以在釋放單個魔法飛彈時打出一片十幾個更小的魔法彈,雖然總的施法量會略有上升,而且小魔法彈的威力也不如單個魔法彈,但這種方法可以一次打出十多個小飛彈,而且這些小飛彈的威力僅僅比一枚初級魔法飛彈略低一點點而已.

克利斯締娜的魔法飛彈本身就是進階法術,和大部分魔法師發射的魔法飛彈不同,克利斯締娜的魔法飛彈不是一個一個發射的,而是成片成片的發射,而且這種發射方式是不存在間隔的.基本上只要克利斯締娜決定發射魔法飛彈,那麼除非她被敵人攻擊導致魔法被打斷,或者她主動結束輸出,亦或是她的魔力告罄,否則這種魔法飛彈就不會停下來.

本來在這種名為彩虹噴射的魔法飛彈發射技巧之下,克利斯締娜的攻擊就已經夠可怕的了,現在還要加上每個單獨發射出去的魔法飛彈都會在發射後迅速爆裂變成十幾個小飛彈,這結果就是一時之間克利斯締娜簡直化身成了幾百門聚集在一起的近防禦炮,而且打出去的不是子彈而是魔法飛彈,這些弱化版的魔法飛彈雖然單個威力並不怎麼樣,但起碼也頂的上半顆手榴彈了.現在她這樣跟金屬風暴似的一秒噴出去幾百個魔法飛彈,對面就算是一群導彈也全給打下來了,何況來的只是鷹身女妖呢?

"我就知道帶克利斯締娜來是正確的選擇."看著懸崖外面仿佛下雨一般往下掉的鷹身女妖群,阿修福德感覺非常的開心.之前他們也曾有一兩次到過這個位置,結果每次都是被眾多的鷹身女妖搞得灰頭土臉.鷹身女妖這東西雖然單個戰斗力不咋地,但是在這種特殊地形之下,大部分玩家都沒法發揮自己的全部戰力,更重要的是鷹身女妖不會跟你講什麼規矩.要是她們排著隊過來一個個的找玩家單挑,那就是來上幾十億也肯定沒用,可是她們完全就是不講規矩的一湧而上,玩家們就好像是一個武林高手碰上一大群流氓,一個人被一群人壓在下面,技術再好也施展不開了.

因為彩虹魔法彈畢竟是初級技能,所以克利斯締娜在維持魔法彈的同時還有閑心回頭跟我們講話.

"阿修福德,這地方的鷹身女妖數量怎麼這麼多啊?你們之前有看到過她們的巢穴在哪嗎?"

"要是能看到巢穴我們早就把那玩意打下來了.可惜就是沒看見過."

我轉頭問阿修福德:"你們之前的任務有進行到這地方以後的嗎?"

阿修福德搖頭道:"之前我們任務完成的最順利的一次就是到這一關的下面一點點位置,然後就全部死光了."

"那這一關還要走多遠?"

"不太遠了,繼續往前二百米,然後轉過一個彎就能看到一處山洞,鑽進去之後就不用擔心鷹身女妖了,她們不敢進去."

"那下一關是什麼東西啊?"

"不知道."阿修福德回答的很干脆.

"你不是之前玩到過下一關的嗎?"克利斯締娜問道.

我也是疑惑的看著阿修福德等待他的解釋,而阿修福德則是比較郁悶的說道:"這地方過去之後進入山洞,然後我們就會進入到一片比較開闊的地底世界之中.不過當時就剩下了我和坦克兩個人,結果恍惚中好像是看到一個黑影一閃,然後我就掛掉了.坦克比我多堅持了一會,不過也就幾分鍾,而且他也是到最後都沒看清楚是什麼東西襲擊他的,只知道那東西體型很大,而且速度非常快."

"高速型的巨型生物?那還真是奇怪的生物呢."

因為我們這邊的人屬性都很高,加上克利斯締娜完全隔絕了外面鷹身女妖的干擾,所以我們在山體上行動速度非常快,這邊話都還沒聊完就聽到阿修福德喊道:"看,關口到了.過了那邊就出了鷹身女妖的領地范圍了."

"大家加速,趕緊過去."看到那個山洞之後我也沒遲疑,直接帶著大家迅速爬了過去.

這段依附在懸崖上的狹窄山道對一般人來說絕對是條死亡通道,不過我們這邊都是怪物級的,很輕松就走完了全程.對面的山洞入口並不是很大,最後我和阿修福德先鑽了進去,然後克利斯締娜雙手在面前一拍,嗡的一聲,一道淡藍色的光圈瞬間從她的手掌中間爆發開來,只用了一秒就擴散開來,瞬間將半徑二百米內的所有鷹身女妖全部擊落.趁著後續的鷹身女妖還沒來及補上這個缺口的時候,夜月就抱著克利斯締娜直接鑽進了洞里.米拉最後變身人形跟著鑽了進來,鷹身女妖追到洞口之後只在外面盤旋,卻是死活都不敢進來,可見你個終結了阿修福德他們的怪物搞不好是連鷹身女妖也不放過的.

後面沒了追兵,我們自然可以放慢腳步小心的踏入山洞內部.這邊的山洞只有一段很短的通道,然後突然就進入了一片極為廣闊的地下世界.當然,這個地下世界並不是《地心游記》中描述的那種有大量生物聚集,看著好像世外桃源一樣的地下世界.這地方就是個很正常的地下溶洞,要說有什麼特別的,可能也就是稍微大了一點.誒……或許不止是大了一點.

就在我們踏入這地方的瞬間,我都還沒來及看一眼周圍的情況,突然就感覺到面前勁風撲面.我的反應非產快,在感覺到氣流變化的瞬間就將永琠鴾F起來,刃口沖外,快速格擋.

叮.一聲金鐵交擊之聲,黑暗中能明顯看到金屬撞擊產生的火星一閃而過.我幾乎是本能的在擋下攻擊的同時就反手揮出了一道劍芒,緊跟著三米之外的地方傳來一根難聽的尖叫,應該是命中了.

"剛剛什麼東西?"阿修福德雖然不像我擁有黑暗視覺,但是他早知道這地方在地面下,黑暗肯定是正常情況,所以他特地帶了很多的特殊藥劑,就是專門針對這個情況用的.拜這些特殊藥劑所賜,他和克利斯締娜也暫時擁有了黑暗視覺,只是視力沒我這麼好而已.剛剛他雖然看到我成功擋下了攻擊,但是卻沒有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襲擊了我們.

我搖搖頭表示沒有看清楚對方的樣子,然後目光轉向夜月,夜月沒有看我,而是在四下張望.雖然夜月平時都是閉著眼睛的,而且她的眼睛前面還帶著一條特殊的水晶護目鏡,但她的視力其實非常的好,而且夜月有著響尾蛇一樣的紅外成像能力,也就是說,對于擁有體溫的生物來說,你就算躲在牆後面也沒用,紅外輻射會暴露你的位置,牆壁根本無法完全阻擋紅外線的散射.

四處張望了幾下之後夜月忽然指了指我們頭頂上不遠處的一根鍾乳石,意識很明顯就是告訴我對方在那東西後面.

我得到提示後直接回頭對米拉使了個眼色,米拉迅速變身成巨龍形態.之前的通道太窄她過不來,這邊的洞穴里可是寬敞的很,足夠她施展了.

變身本身不會發出任何聲音,所以對面的目標並未有所反應,而且那家伙躲在鍾乳石後面還以為我們看不到他呢.

完成了變身的米拉四肢撐開,然後緩慢的張開嘴,我們能看到她的嘴里開始發紅,周圍的空間中也開始出現星星點點的紅色光粒向她的口腔之中聚集.這個過程僅僅用了不到兩秒,期間僅發出了微弱的電流聲.不過,當兩秒之後,紅光突然就變成了一道射線直射而出,瞬間便擊穿了那根鍾乳石.躲在後面的生物完全沒想到會遭到突然襲擊,而且毀滅射線的威力也太大了,瞬間就將他和鍾乳石一起擊穿了一個大洞.那家伙只來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和半截鍾乳石一起從幾十米高的洞頂栽了下來.

"過去看看."阿修福德邊跑邊喊道.

夜月的大尾巴一把卷住阿修福德阻止了他過去,而我也是跟著說道:"這個不是剛剛襲擊我們的那一只,那一只比這個大."

"還有?"阿修福德聽到我說附近還有別的怪物,立刻就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夜月繼續轉動腦袋看了一會之後忽然頂住了一個方向,然後用心靈接觸通知我:"在那塊很大的石頭後面."

紅外線雖然是可以穿透牆壁的,但那也是有限制的.這里的地面並不像那些開放旅游的溶洞地面那樣平整,地面上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碎石.夜月指向的就是一塊幾百噸重,看起來跟一座小房子差不多的巨石.剛剛那家伙就是躲在這個後面,所以才躲過了夜月的窺探.

發現目標後我就用心靈接觸問米拉能不能擊穿那麼大的石頭,畢竟這個石頭的體積確實有些太大了.

米拉對于這麼大的目標也是相當不確定,只回答我她盡量試試,不過對面的生物顯然是具備相當高的智商的.之前米拉在發射射線前曾經過了短暫聚能,而且當時有微弱的聲音發出,結果這次米拉剛剛開始聚能對面的那個東西立刻就從石頭後面躥了出來.

發現目標移動,米拉也不再聚能了.之前聚能是為了保證一擊必殺,所以才進行了聚能.其實米拉的毀滅射線發射速度非常快,幾乎感覺不到間隔.現在發現目標移動,米拉立刻放棄聚能直接開始攻擊.我們只見黑暗中一道紅色的亮線瞬間射出,然後追著那個黑影的移動軌跡橫向掃過,沿途被那家伙作為遮擋物的石筍就仿佛是被鋒利的裁紙刀滑過的豆腐塊一樣齊刷刷的矮了半截,而那個生物的移動速度終于也還是沒快過米拉轉頭的速度.

因為距離很遠,米拉這邊只要稍微轉動一度角度,射線實際上就會移動很大一段距離,因此對面的生物移動速度雖然快,卻也還是沒快過光束,只可惜命中它的時候光束已經接近結束了,僅僅是蹭到了它的一條腿就熄滅了.

這邊光束還沒結束的時候我和夜月就已經在往前沖了.光束剛一熄滅,一枚魔法彈就率先從我和夜月之間超了過去,然後在那只怪物頭頂上方突然爆開.不過,這個魔法飛彈並沒有產生多大的威力,反倒是噴出了大量橘紅色的液體.這些液體就好像下雨一般嘩啦一下將附近一大片地方全給覆蓋了,下面那只怪物雖然反應很快,可也躲不開這麼大范圍的攻擊,一下就被澆了個通透,等它再從岩石後面跳出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巨大的紅色發光體.

克利斯締娜發射的那個魔法彈根本就是個偽裝,這玩意其實是一種追蹤魔法,可以再目標區域噴灑熒光劑,對方只要沾上,除非把那塊肉挖下來,或者等到熒光劑時效過去,否則就會一直發光.

如果是在地面,這種熒光劑可能還沒多大用,但這里是地下世界,周圍都是漆黑一片.那東西一身的熒光劑亮的就跟個燈泡似的,這下想躲都不行了,因為它就算躲在某個障礙物後面也會把附近全都照亮,這麼明顯的特征根本沒法藏.

被噴了一身熒光劑的怪物現在算是徹底顯性了,不過這玩意的身體特征卻是讓我們稍微疑惑了一下,因為這東西看起來貌似就是個人類.雖然看不到臉,但是這家伙的身材什麼的就是人類的特征,沒有任何尾巴之類人類沒有的零件,而且四肢什麼的比例也都很正常.除了稍微有些駝背,外加四足行走之外,這家伙和普通人類唯一的區別也就剩下稍顯消瘦而已了.甚至于它的這種消瘦也只是輕微的消瘦,比起那些非洲難民,這家伙其實還算比較精壯的.

那生物顯然是有視力的,從藏身處蹦出來之後居然還看了下自己的雙手,然後回頭瞄了我們一眼之後立刻手腳並用的朝前跑了出去.顯然這個東西並不喜歡正面戰斗,被發現後第一反應就是逃跑.

看到那家伙居然想跑,我直接一腳跨上一塊突出地面的岩石,然後一個縱躍長開翅膀就飛了起來.那家伙的速度主要是敏捷性的速度,也就是動作很快,但直線速度其實並不是非常誇張,盡管比起阿修福德他們速度快多了,可和我的翅膀比起來還是差遠了.

僅僅扇了兩下翅膀我就追到了那家伙背後,然後翅膀一收整個人直接從空中撲了下去,一下抱住了這家伙的脖子.背上突然多個人,那家伙再也無法維持身體平衡,雙手失誤沒抓住前面的岩石結果背著我一下就撲倒在地向前滾了出去.

因為我們的速度方向一致,而且速度都很快,所以這慣性也相當的大,我們倆就這麼順著地面一路滾出去五六米後撞上了一根伸出地面的石筍才算是停下來.

相比之我一身的鎧甲,那家伙身上明顯是光著的,這一下可是摔得不輕,那家伙支撐著爬了起來,只是好像喝醉酒一樣的搖搖晃晃.我不等它徹底站穩就直接一個膝撞磕在他的面門上,撞的這家伙身體後仰,一下站了起來,不過我沒等它反應就立刻一個回旋側踢將其送出去五六米遠.這次那家伙算是徹底安靜了,躺在一堆亂石之中沒了動靜.

我跳上一塊橫在面前的石頭打算過去檢查那家伙的情況,沒想到突然聽到夜月大喊:"主人小心."

聽到呼喊聲我就立刻一側身,一個身影從我面前飛了過去,剛才不是夜月提醒這下我就被撲到了.不過,即便是閃開了一次攻擊,後面卻還有更多.我一扭頭就看到附近的黑暗中有一大群灰色的身影在向我移動.

它們大概是以為我在黑暗中看不見,所以速度很慢,盡量不發出聲音打算偷襲.不過正因為它們速度慢,我反倒是看清楚了這些生物的樣子.不得不說這些家伙真的是和人類很像,我甚至都懷疑這就是人類.它們的身體構造和人類幾乎沒有區別,而且有男有女,身體上的特征都很明顯.它們的面部和人類稍微有點區別,但差別不大.它們的鼻子比人類要略小一些,向內塌陷,感覺有點像是某些品種的惡魔.它們的顴骨有些高,不過可能是因為面部比較瘦,所以顯得顴骨高.還有就是它們的眼睛.這對眼睛是唯一和人類區別特別明顯的東西,它們的眼睛比人類至少大了兩倍以上.這麼大的眼睛,很可能是為了適應地下微光環境而進化出來的.

除了這些小特征之外,這些家伙幾乎和人類就沒啥區別了.身體消瘦這個不能算是種族區別,畢竟人類中比這些家伙還瘦的大有人在.此外,這些家伙似乎都有或多或少的駝背,可能和它們四肢著地的姿勢有一定關系.還有,這些家伙的指甲和人類稍微有些區別,因為它們的指甲並不像人類的指甲那樣扁平而沒有殺傷力,而是類似于動物的爪子,非常的鋒利.至于說這些家伙的牙齒,這個因為沒有看到,所以不好判斷.

這些好像惡鬼一般的類人生物一邊在悄悄接近我,一邊移動著位置隨時准備下手,而我則是對著後面大喊道:"克利斯締娜,強光彈,其他人閉眼."

克利斯締娜的反應超快,我這邊喊話的回音都還沒消失強光彈就已經飛了出來.這個魔法基本上算是零階魔法,沒有任何殺傷力,但是和閃光彈一樣可以短時間致盲,具體時間長短還看施法者的水平和被攻擊的都是些什麼人了.

克利斯締娜的水平自然不必說了,而眼前這些生物的眼睛這麼大,擺明了就是接收光線的能力超強.強光彈的亮度連我們這些習慣了日光的人都受不了,何況是它們.幾乎就在強光彈出現的瞬間,周圍就響起了一片慘叫聲,那些東西果然是全部中招.

這個強光彈在爆發的瞬間,靠的近的人甚至連皮膚都會感覺到灼燒感,眼睛這麼脆弱的東西怎麼承受的住這樣的傷害?如果你面對強光彈爆發的位置,距離一千米之內,就算閉著眼睛也照樣會出現短暫失明,除非你用手遮擋眼睛,光靠眼皮根本擋不住這種強光.零級魔法也是魔法,而且這東西本來就是專門用來傷人的.

強光彈爆發的時間為五秒,我閉著眼睛背對克利斯締娜的方向,強光彈爆發的瞬間我就看到了眼前亮了起來,但因為是背對著光源,加上我的頭盔護目鏡有自動防炫目功能,所以根本不會影響視力.感覺到眼前的光芒突然熄滅,我立刻睜開眼睛並跳了起來.人在空中我便已經看到了周圍的情況,永痝Q我直接扔了出去,在空中分解成十二柄雙頭劍,然後高速旋轉了起來變成十二支旋轉的劍輪向著四面八方的怪物席卷而去.

那些被閃到眼睛的怪物根本就看不見東西,沒有絲毫防備之下瞬間就被干掉了一大片,剩余的一些沒有死亡的也是短時間內無法恢複視力,只能跌跌撞撞的摸著石頭向遠處跑,似乎是打算撤離了.

對于這些逃跑的我並沒有打算放過,不過我沒自己動手而是全部交給了克利斯締娜,她的遠程技能剛好適合干這個.

阿修福德舉著個照明魔法棒看著一地的尸體感歎道:"果然這種地方還是你們最合適,上次我們連什麼東西襲擊我們都不知道就被殺光了,你們居然砍瓜切菜一樣的就把這些東西殺光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現在可不是感歎這個的時候.我們現在要怎麼走?"因為不用追擊逃跑的怪物,我就詢問了阿修福德接下來的路線.

阿修福德指了下怪物逃跑的方向說道:"任務卷軸上說的就是從這里往下走,然後應該會有一條地下河,我們從那里可以走到下一關卡,不過從這里開始後面我都沒去過,根本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

"再難應該也不會比那個蜘蛛窩更麻煩了."清理完怪物的克利斯締娜走了過來,看看我們問道:"現在我們繼續往前吧?"

我點點頭然後招呼大家往前,不過這次沒有在地上走.我和克利斯締娜直接升空飛了起來,夜月和阿修福德則是被米拉一爪一個握在手里,然後往前飛了出去.

這個洞穴比較寬廣,地面上又不平整,我們要是走過去,起碼需要幾個小時,反正這里現在也沒怪物了,還不如飛過去來的快一點.

只用了十分鍾就飛到了洞穴的對面位置,重新落地之後我們就鑽進了一個位于地面上的小洞.這地方米拉不得不又變回了人形,因為洞口太小了,以龍的體積來說是無論如何也鑽不進去的.

這個地面上的洞口是傾斜向下的,而且坡度很大,好在有台階,而且並不長.走了不到十米就聽到前面隱約傳來轟鳴聲,而且周圍的溫度也是逐漸升高.繼續往前一段距離後道路變成了水平方向,而且寬闊了很多.我們一路小跑的到達同到盡頭,然後直接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鎮住了.

這邊的通道盡頭是個巨大的垂直井,上面還有多高不知道,因為看不到頂,但是下面距離我們並不很遠.就在我們所在的這個洞口的正下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就是一片紅彤彤的熔岩填滿了整個垂直井的底部,下面還有多深就不清楚了.不過,單純的一個底部充滿熔岩的垂直井並不驚人,驚人的是在我們對面,比我們這個洞口略高一點的位置還有個洞口.那個洞口中此時正有奔湧的水流傾瀉而下形成一條巨大的瀑布並直接砸落下面的熔岩中.

水流注入熔岩中,其結果可想而知,所以我們下面的熔岩之中不斷的有爆炸一般的巨響傳來,而且整個洞穴中霧氣蒸騰,雖然不怎麼影響視線,但也算是云山霧罩了.

"這地方還真壯觀!"克利斯締娜伸頭看了眼下面的熔岩湖之後說道.

我看了看對面的那個瀑布口,然後問阿修福德:"那不會就是你說的那條河吧?"

阿修福德也是一臉驚訝的說道:"我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河啊!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來!"

"沒辦法了,既然任務這麼安排,我們也只能過去了."我看了下下面的情況之後轉身對米拉道:"這個還是麻煩你先下去試試溫度,我可不想一會出去變成清蒸活人!"

水雖然到了100度就會沸騰,但是水蒸氣卻不一定是一百度的.平常我們家里的燃氣灶能產生的水蒸氣就足以燙傷人體或者把什麼東西蒸熟了,這熔岩湖蒸發的水蒸氣,那溫度就算達到上千度我也一點不會奇怪.所以,貿貿然的鑽進這個垂直井純屬傻帽行為,最安全的方法還是讓米拉去試下溫度.一般的巨龍都可以在熔岩里面洗澡,米拉是物質龍,耐高溫能力比巨龍可是好多了,就算外面全是高溫水蒸氣,對她來說頂多也就是蒸個桑拿而已.

米拉也明白我們這邊的人都不耐熱,于是便直接走到前面並化身巨龍跳到了外面的垂直井中.

剛一進入垂直井米拉就張開翅膀滑翔到了對面的洞壁上,為的就是從熔岩湖的正上方過一下試試溫度,等到成功降落對面之後米拉立刻又爬了回來,然後用爪子將自己固定在洞口,把腦袋伸進來對我們說道:"不行,外面起碼有一千多度,出了這個洞口一米之外溫度就超過阿修福德的承受上限了."

"什麼叫我的承受上限?"阿修福德問道.

克利斯締娜解釋道:"紫日老大的鎧甲能耐高溫到一萬度,在熔岩里面呆幾個小時也沒問題.我可以將自己元素化,只要變成火元素,這種對方對我來說就相當于是治療室了,更不可能傷到我,所以現在唯一麻煩的就是你了."

"夜月不也怕高溫嗎?"阿修福德說道.

夜月搖頭道:"我是女媧後裔,對環境耐受度很高的.這種溫度只要停留時間不長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那我怎麼辦?"

"我不是正在想辦法嗎?"我說著就忽然對克利斯締娜問道:"你的冰封術怎麼樣?"

"啊?"阿修福德打斷我們道:"你們不會是想把我凍起來帶過去吧?"

"確實有這個打算,就是不知道冰凍效果在這種溫度下能堅持多長時間!"

米拉道:"能堅持十幾秒就夠了.我可以帶著他飛過去,然後直接把他塞進對面的通道里,只要我飛過去的這十幾秒別化掉就行."

"不對,紫日你不是有個水晶泡泡可以暫時封印一個目標嗎?"克利斯締娜提醒道:"先把阿修福德封進去不就行了?"

"不行不行."我否決道:"水晶泡泡體積太大了,進不了這個洞.我要把阿修福德裝進去還要先把他弄出去,然後再封印,可是他一出去就會被蒸熟的!"

"我看還是冰封吧."克利斯締娜道:"就算外面有幾千度,也不至于十幾秒就把冰層完全融掉,大不了我們凍厚點就是了."

"有別的辦法嗎?"阿修福德哭喪著臉問道.

"本來是有的,不過我擔心用出來會讓我的魔寵召喚能力再次失去,你要是不怕因為這個導致任務失敗,我可以讓你舒舒服服的過去."

聽到我這麼說阿修福德直接就妥協了.比起被凍起來,任務失敗才是大事,所以他只能妥協.

凍結阿修福德沒用多長時間,畢竟他只要不掙紮,冰層凝結還是挺快的.克利斯締娜一口氣給他身上刷了四層冰殼,確認凍的挺結實了之後就把他放在了洞口.

按照計劃,我和夜月要先過去,不然一會阿修福德過來沒人接應也不好.那邊可是有著奔騰的河水,阿修福德被凍起來了,到了那邊沒人管搞不好又會被沖下去.

我有龍魂套裝,放下面罩之後就不怕熔岩了,這點蒸汽更是不在話下.夜月是貼在米拉背上被送過去的,有米拉在下面擋著一點,她也只是感覺到有一點點燙人,堅持個十幾秒就過去了.

我們倆過去之後就輪到阿修福德了,這段時間克利斯締娜一直在不斷的幫他加固冰層,就怕萬一半道化掉了就麻煩了.米拉在這邊的洞口准備好,數著一二三,克利斯締娜突然終止冰凍輸出,然後米拉一爪子抓住阿修福德這個大冰坨子猛地一蹬牆壁轉身朝我們這邊飛速沖來.

不得不說這一千多度的溫度對冰來說確實是太高了,阿修福德身上的冰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融化,才剛飛了一半路程冰塊就明顯小了一圈,好在米拉速度夠快,在最後一層冰完全化開的瞬間終于一下將阿修福德塞進了我們這邊的洞口中.

我一把敲掉阿修福德身上最後那層薄冰,然後把他拉了過來,不過此時的阿修福德卻是滿臉青紫,不是摔的,而是凍的.雖然冰層在最後一面化開了,但是冰里面的溫度可是一直保持在零度以下的.阿修福德的鎧甲抗寒能力可不怎麼樣,這一路過來可是被凍慘了.不過還算他走運,這邊的這條地下河本身就是熱的,畢竟下面有熔岩湖,附近的溫度也不低,河水本身就是溫泉,所以阿修福德在里面泡了一會就恢複了過來.

將濕漉漉的阿修福德拉上來,我們開始計劃下面的路程.按照任務卷軸,順著這條地下河往前走一公里就能進入一處地下宮殿,而那個地方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

"這河水流速很高,想要逆流而上估計比較費勁,我看我們開始順著洞壁爬過去靠譜一點."我說著自己的意見.

克利斯締娜和阿修福德都覺得我說的方法比較可行,于是我們開始倒掛在通道頂上往前爬,不過這個計劃很快就被我自己放棄了,因為通道越往前越寬,而這個河道變寬的結果就是水的流速變慢了.既然河水不再湍急,我們也不用跟蝙蝠似的倒掛著爬行了,那種動作即便體力好,爬起來也是很費勁的.

因為這邊的河床變寬,河水不但流速下降,連深度也變淺了很多,最後我們干脆全都爬到了米拉背上讓她帶著我們涉水前進.以米拉的身高完全可以站在河床上行走,河水才剛到她腹部下面.

這段地下河走的很安全,我們沒有遇到任何阻力,很快河道側面就出現了一片亂石灘,而在亂石灘的後方則是一面鑲嵌在岩壁上的石門.看到這個東西我們就知道終于到地方了.

"好了,到這里你的任務基本上就算完成了吧?"我對阿修福德道.

阿修福德也是興奮的點頭道:"嗯,只要進去拿到那個獎勵就可以了."

阿修福德這邊才剛說完,忽然就見前面的大門自己開了,然後我們就看到一群玩家正有說有笑的走出來.阿修福德看著這群人突然一愣,然後驚叫道:"我靠,我的任務獎勵在他們手里!"

"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 女妖大隊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聯合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