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追擊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追擊

"那具體需要多少投入?"

"如果只是想要達成行會守護獸的最低標准,那就是需要至少一千只刀鋒女王,這樣計算的話……大約需要投入十七億到二十億之間."

"你說的是韓元?"

"不,是奧林匹斯金幣."

"奧林匹斯金幣?"

"哦,抱歉,我忘記了,現在我們不是奧林匹斯神族了,應該用自己行會的貨幣制度.奧林匹斯金幣是我們那邊使用的一種特殊金幣,一枚奧林匹斯金幣等于兩枚普通金幣的價值."

"你的意思是一千只刀鋒女王需要投入三點四億水晶幣?"

"不,三點四是最低投入,實際投入應該在三點四億到四億水晶幣之間."

"一千只刀鋒女王需要三點四億到四億水晶幣?平均下來一只刀鋒女王就要接近四十萬水晶幣?"

拉達曼提斯非常認真的說道:"我之前就說過,刀鋒女王的價格非常的誇張.事實上我們投入的這些不過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成本價,也就是我們需要花出去的錢.在此期間我們還要做很多事情,這些人工費,以及我們自己擁有的部分礦產雖然不用花錢買,但其實也算是投入成本,這些我都沒算.而且,這些沒計算在內的部分,恰恰是大頭.如果將所有成本全部換算下來的話,實際上一只刀鋒女王的價格應該在一百萬水晶幣左右,一千只的總投入至少是十億水晶幣."

"一千只需要十億水晶幣?"我聽玩這個價格之後直接搖頭道:"這刀鋒女王好是好,不過這價格還真是讓人想說:愛你不容易啊!"

"那麼你打算使用刀鋒女王作為行會守護獸之一嗎?"拉達曼提斯問道:"據我所知行會守護也不是無限收取的,需要一定的行會等級才能開啟更多的行會守護獸.我們行會的行會守護獸已經有五種了,讓刀鋒女王占用一個位置,我們還有空位嗎?"

"這個倒是不用擔心."我稍微放松了一些說道:"連雪球那種主要以賣萌為主,幾乎都沒什麼戰斗力的生物我都能將其收為行會守護,你就可以想到我們行會的守護獸名額其實並不緊張了.目前我們雖然已經有五種守護獸,算是守護獸最多的行會,但實際上我們行會的守護獸名額已經到十個了.也就是剛用一半,剩下的位置還很多.恐怕以後我們也不大可能把這個位置填滿,所以守護獸空位完全可以不用擔心.關鍵就是資金問題了."

拉達曼提斯說道:"這個你可要想好了.一旦決定下來我就盡快收集那些物資開始培育,當然資金要立刻到位,然後就是要給我一群人幫忙,除了收購的資源還要自己去尋找一部分,此外還有很多別的資源需要從行會的各處礦場基地運過來.所以,你一定要先給我確切的培育數量."

我稍微想了想還是讓拉達曼提斯先等等,然後直接用愛之環聯系上了玫瑰.

"老婆,現在有空不?"

"沒什麼急事.怎麼了?需要我做什麼嗎?"玫瑰問道.

"是這樣的.我剛剛發現了一種很不錯的生物可以作為行會守護獸使用,這個東西的戰斗力極端強悍,屬于那種頂尖的存在.不過這個東西的投入有點大,平均下來每一只就要一百萬水晶幣的投入,作為行會守護,至少需要一千只系統才會確認行會守護契約,所以我就想問一下,我們行會現在支撐的起這樣的消耗嗎?要是能支撐的起我就開始准備了,當然,要是資金充裕的話,多弄一點就更好了,畢竟一千只的話,就只能給行會里的精英玩家配備一些了,大部分玩家都用不上了!"

玫瑰那邊沒有馬上回答我而是讓我先等著,過了大概一分多鍾玫瑰才回答道:"我剛剛查過帳了,基礎數量一千只得資金夠了,不過你說的這東西實在是太貴了,不可能讓你給全行會每個人都配一只,你大概希望配備多少告訴我一下,我看看能不能給你擠出一點資金來.最近行會的收入很多,但是支出也不少!主要是機動天使大換裝,這一個項目就占用了一百八十多億水晶幣,還好淘汰下來的機動天使我們賣了三百多億,總算小賺了一比."

"我……當初花十三億造的那些機動天使你給賣了三十億,居然還跟我說這是小賺一比?"

"不是不是."玫瑰解釋道:"你說的花了十三億的那個是第四代機動天使,我說的賣了三十億的是第三代.四代機現在還在使用中,五代機正在建造,而且因為三代機賣了三十億,所以五代機的建造費用就已經不用擔心了,因此很快你就能看到我們行會批量裝備五代機動天使了.等我們得五代機換裝完成,我就再把四代機賣掉十分之一,這樣六代機的研發和建造費用就有了."

"雖然我自己就是老板,不過你這個銷售方式真的是夠奸商的.我現在很想知道你到底能給我擠出多少資金來."

"這要看你覺得你這個守護獸計劃的價值如何了.要是關乎行會生死存亡的話,我現在立馬就能給你抽五十到六十億水晶幣出來.不過那樣我們行會的很多產業都必須暫時封停,之後行會的收入會出現短期下滑,還有可能造成部分產業出現一些不可逆的損失."

"沒那麼誇張.不過這個守護獸確實很牛,可以大幅度強化行會人員的戰斗力,因此當然是多多益善了."

"如果只是這個原因的話,我可以給你二十億,這樣你就可以獲得兩千個那種守護生物了."

"不不不,二十億可以弄出五千多只了.我之前和你說的十個億一千只是全部投入,連人工費什麼的都算上了.實際上我們需要花錢出去的項目只要四億就夠了."

玫瑰稍微想了一下說道:"這樣說的話,我其實覺得你完全可以變通一下."

"變通一下?怎麼變通啊?"

"給行會中高層管理者每個人配備一只這種行會守護,同時扣除每人一定量的行會貢獻度.對于行會主力精英戰斗人員也是一樣的辦法.這兩個部分大概需要消耗掉一千只守護獸就差不多了,畢竟中高級管理人員和精銳戰斗人員有很大一部分是重疊的,所以一千只應該就綽綽有余了.剩余的會員我們根據行會級別來制定兩種標准.會員們可以通過行會貢獻度和金錢換取這種守護獸,畢竟你說這是一種非常強大的生物.既然連你這種級別都認為這是一種強力生物了,那肯定是非常強的生物.這等于是給會員們找到了一只不占魔寵名額的魔寵,而且行會守護比魔寵的投入少多了.雖然不能利用飼養等方式來強化,比魔寵的發展潛力低很多,但畢竟是個強力戰斗生物,所以會員得到的實際好處非常的大.既然他們有這麼大的好處收入,那為什麼不能讓他們付出一定的資金來購買這種好處呢?反正即便是付錢,他們也是大賺特賺的."

我點點頭道:"你這個想法我覺得可行.這種生物叫做刀鋒女王,如果按照四十萬一只的價格的話,我覺得就算自己出全額買下都有大群玩家搶著買.畢竟外面同價值的魔寵蛋比這個刀鋒女王戰斗力整整低了兩三個層級.當然如果讓會員全額支付的話,確實只有部分人能買的起.四十萬水晶幣就是四百萬人民幣,我們是不在乎,可對普通玩家來說這也算是一比巨款了."

玫瑰點頭道:"所以我們可以允許玩家支付一部分的行會貢獻點代替資金.而且會員的實力提升了,最後還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獲得實際好處,這樣等于又反過來幫助了行會發展,所以我們可以從這個出發點,當做是對本行會的基礎建設投資,直接補貼一部分,剩余部分讓玩家用自己的錢和貢獻點去支付."

"那麼這個比例怎麼分啊?"

"我現在初步計劃是將會員分成三種不同的層次.最低的一層是預備役會員.這些人因為還是行會考察人員,沒有正式編制,所以要支付的東西多一點.我們將貢獻度換算成錢,讓他們用自己的金錢和貢獻度自己斟酌具體怎麼支付,但是限制,支付方式中貢獻度的比例最多不得超過總支付金額的一半.比這些人高級一些的是正式會員.這些會員也是一樣可以用金錢和貢獻度支付,但是他們需要支付的總額度可以定義為預備役會員的八成.另外,這些正式會員的支付金額中允許其最高使用貢獻度支付總金額的百分之七十五.最後一級是屬于精英會員,但又不是行會主要精銳戰斗力,也不是中高層管理層的這些會員.對這些會員,可以讓他們的支付總金額限定在預備役會員的一半,然後他們不限定交易比例,可以全額使用貢獻度支付,也可以使用金錢,隨他們自己選擇.你看這樣安排可行嗎?"

我稍微想了一下就點頭道:"很不錯,但是具體比例可能需要再詳細斟酌一下,你可以讓參謀團負責這個事情."

玫瑰跟著說道:"按照這個標准,我看你完全可以給本行會八成以上的玩家配備你說的那種刀鋒女王,我估計除了那些真的沒錢的人,大部分會員都會想辦法買一只的."

"其實我覺得就算給行會里每個人配備一只也應該夠用了."我說道:"我覺得我們行會的玩家應該都還是蠻有錢的."

我這個推測可不是胡亂猜的,而是我自己推理的結果.要知道現在《零》這個游戲已經入侵到了全世界的幾乎所有地方,而且至少有兩成的玩家已經將游戲內的世界當成了自己的主世界,而現實中的世界反而成了可有可無的輔助世界.這種現象當然主要是各國政府聯合推動之下產生的,畢竟地球資源現在都被集中去建造移民船了,各國都無法支撐大量的人民像以前一樣消耗各種資源了.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人全都送進游戲.一個玩家在進入《零》的世界時只需要一張舒適的床以及消耗少量電能就可以了.但是如果這個人在現實中活動,他的消耗起碼是游戲內的幾十乃至上百,上千,上萬倍.

正因為《零》的這種能力,所以各國政府都在積極推動全民游戲化進程,把人都送進游戲,這樣他們才好集中力量建造移民船.畢竟要建造的是太空移民船,而且數量又這麼龐大,其消耗是非常恐怖的.地球上的資源就那麼一點,要是大家不在游戲里呆著,肯定會立刻就發現社會資源出現異常,然後就是各種通貨膨脹,經濟衰退之類的事情相繼發生,當然再往後就必然會出現失業率居高不下,社會局勢動蕩等一系列問題.這些問題最後必然的會演變成**和游行示威,而一旦國家陷入混亂,移民船的消息泄露就成了必然的時候,再然後大家就會知道世界末日已經進入了倒計時階段,然後就是全世界失去希望開始徹底混亂,最後別說拯救大部分人,能飛起來幾艘移民船都是個問題.

這一系列的後果都是可以預見的,所以各國政要都非常明白這是各國政府乃至全人類都無法承擔的後果.因此他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當初《零》這個游戲被提出來的時候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閃電般覆蓋了全球網絡,而且各國政府才會強行要求各國銀行為《零》這個游戲的貨幣體質進行擔保.沒有末日危機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的威懾存在,各國銀行會傻了吧唧讓你用游戲幣兌換現實中的貨幣?就算有某個銀行家腦袋進水真這麼干了,沒有現實中各國政府使用強力手段把普通民眾往游戲里引導,估計要不了兩天這個銀行就會破產,而且連帶著游戲內的貨幣體系也會跟著出問題.

正因為現在的大環境就是很多玩家把《零》的世界當成了主世界來看,所以這些人幾乎把自己的全部財產都轉移進了游戲世界,他們現實中可能只有一套蝸居,平時只吃一些能維持生存的食物,而在游戲里卻是住著超級豪宅,成天享受那些現實中吃不到的美味.雖然游戲里吃的東西都是假的,但因為這些美味的信息是直接傳入大腦的,所以只要不退出游戲,人類本身根本感覺不出絲毫假的感覺,甚至于游戲時間長了,很多人反而會認為現實世界是一個虛假的世界.

對于這種把游戲和現實弄顛倒的現象,其實是一種很常見的心理問題.當一個人以兩種身份生活時,他就會把比較好的那個生活逐漸認定是真實的.比如說一個極端貧窮,孤苦無依的人,突然某一天被人請去扮演一個即將去世的大富翁失散多年的兒子.這個人因為這段時間要扮演這個有錢公子,突然一下生活富足,周圍的人都對他熱情,恭敬,逐漸的他就會忘記自己只是個可憐蟲,並且認為自己就是那個有錢大少.這是人類的一種心理逃避,屬于每個人都有的正常反應.不同的僅僅是部分人可以用理智壓制這種情況,而還有一部分人會逐漸忘記真實的自己把自己扮演的角色當成了真正的自己.

現在《零》的世界中那兩成把游戲世界當成主世界的基本都是這類人.如果是以前,政府當然會出面制止這種深度游戲沉迷行為.但《零》的特殊意義就在于它能讓人全都被套入其中無法自拔,政府不但不會強制這些人戒除游戲癮,甚至巴不得更多的人全都陷進去才好.

因為有這麼一大批拿游戲當現實的玩家存在,所以其他玩家即便還能認清游戲就是游戲,但已經不像對一般游戲那樣覺得往游戲里扔錢很傻了.而且,因為大家都在往游戲里扔錢,所以如果誰想出來,自己在游戲里扔的錢很容易就能換回現實中的貨幣.這一情況不但不會造成大家把游戲里的東西兌換成現實中的錢,反而會讓更多的人把更大量的錢全都扔進游戲,這其實是一種社會效應,就和現實中那些炒房,炒黃金之類的情況是一樣的行為,因為有人買,所有更多的人跟著買,接著剩下的人發現大家都在買,于是也拼了命的去買,這就是人類這個群居物種的行為特征.表面看起來人類比動物高級多了,其實很多行為都是在依照本能而已.

如果是以前,你指望一件價值幾百萬人民幣的游戲裝備有人買,那實際上是相當困難的事情,除了某些超級有錢的大款錢多的沒處花了可能會買之外,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的玩家都只會當這是個笑話.但是隨著游戲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地位逐漸模糊,這種事情已經逐漸變得很平常了.

想想現實中你身邊那些停在住宅區的私家車,雖然大部分是幾萬十幾萬的經濟型轎車,但上百萬的豪車其實已經不算多稀罕的東西了,時不時的就能在某個地方看到幾輛.

在現實中買豪車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身份,面子?如果要說當成交通工具,幾百萬的豪車和幾萬塊的小面包真有那麼大區別嗎?除了安全性這方面豪車確實比低檔車強出一些,但其他方面真的就強出那麼多嗎?豪車確實坐的舒服,跑得更快,安全性更好,但車子一旦上二十萬,其實這些方面差距已經不是很大了.那些天價車,真正貴的不在于它有多牛的性能,而在于它夠貴.買什麼檔次的車,就顯示你是個什麼檔次的人.看看你的車就能大致知道你的收入水平.這才是豪車的真正意義.

那麼,當游戲與現實混淆之後呢?

雖然世界顛倒了,但人還是人.我們依然需要彰顯身份,需要攀比,需要撐面子.所以,游戲內的高級裝備,高級魔寵這些東西即便是非常貴,照樣是大把的人搶著買.能在現實中買得起車的人,在游戲里就能花個幾萬十幾萬的買把高級武器.這其實都是一樣的道理.

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玩家雖然因為篩選嚴格,整體素質都要高出普通玩家一截,但他們依然是人,攀比之下自然還是有的.而且因為我們行會福利太好,花錢的地方不多,反倒是掙錢的事情挺多,結果就是大家身上都有不少閑錢.這錢堆在那里就是一堆數字,花出去的才是錢,存起來的不過是紙而已.既然我們行會的玩家有錢,那就不用讓他們堆在那里發黴了,直接為行會做貢獻吧.還能順便讓他們在多個顯擺的東西.

拉達曼提斯對鷹身女妖系列的特殊愛好雖然不敢恭維,不過有一點是真的,那就是像刀鋒女王這樣長得特養眼還超級能打的高級生物,任何人帶在身邊都會像開著豪車出去兜風一樣,哪怕啥都不做,只要這麼出去晃蕩幾圈,享受一下別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就已經能讓人爽翻天了.

鑒于行會內可以預期的購買力,我最後還是轉身對拉達曼提斯道:"按我們行會人數的百分之六十定制吧.要是不夠的話我們就下一批再補充."

"百分之六十?"拉達曼提斯直接被我嚇了一跳."會長你確定沒搞錯?我們行會可是有接近二十五萬人啊?百分之六十就是十五萬啊!就算不計算無形成本,光能看到的投入就是就是六百億啊!你真的確定我們行會付得起那麼多錢?"

我本來是非常肯定的,但是突然聽到這個數字也是嚇了一跳,最後還是說道:"那還是先按照百分之五十好了."

"百分之五十?"拉達曼提斯道:"那也太多了啊!別說你還打算每個玩家貼補一點,就算全由玩家自己支付,但是你還收行會貢獻點.這樣的話支出就比較嚇人了.我們根本沒那麼多錢啊!"

"不多."我解釋道:"我計劃讓會員按照總消耗支付,而不是資金消耗.那些行會資源也不是大風刮來的,他們用掉了的話支付一定的資金也是合理的.所以他們需要支付的是每只刀鋒女王一百萬水晶幣.然後我們行會貼補一點,這樣就是每個刀鋒女王大約變成了八十萬水晶幣的樣子.就算按照最高比例讓會員支付百分之五十的貢獻點,他們起碼還要再付四十萬現金.這樣的話,我們的實際開銷其實並不大,就是行會資源可能消耗會比較誇張."

"我們行會的資源頂得住那麼多消耗嗎?"拉達曼提斯有些擔憂的問道.

我點頭道:"你們行會神族對我們行會的運轉情況不是很了解.其實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主要資金都在固定資產上,之前玫瑰說的是流動資金.按比例推斷,如果我們行會有五十億的流動資金,那可支配資源至少就應該有五千億."

"感覺還是好嚇人的樣子."拉達曼提斯搖搖頭道:"以前我以為奧林匹斯神族已經很有錢了,畢竟是神族,享受供奉,又不怎麼需要花錢.結果跟咱們行會一比,我突然覺得以前的奧林匹斯神族就一幫乞丐而已!"

"誰讓你們攤上了宙斯這麼個爛神,要是我老婆在你們那里管財政,奧林匹斯神族早發了.好了,現在說正事.這些刀鋒女王培養需要多長時間?要是一次性制作量跟不上,我看就先弄出一千只來,先把行會守護確定下來,然後剩余的部分我們再慢慢發放給會員購買.一次鋪開太多反而不值錢了,供不應求的話大家反而會更開心."

拉達曼提斯看了看我這邊的母巢說道:"這里的母巢和一般的喧鬧之巢一樣也有生命力不足無法孕育的,我剛剛檢查了一下,能用的只有四個."

"這麼少?"

"四個就不錯了."拉達曼提斯道:"母巢雖然自身分裂速度很慢,但是產生刀鋒女王的速度很快,限制它的就是資源消耗,要是你敞開供應,這些家伙產卵的速度不比某些蟲子慢."

"那一千的數量需要多久?"

"四個母巢一起開工,資源充足的情況下最多兩三天就差不多了."

"這麼快?"

"所以我說這東西產卵的速度不比蟲子慢.不過剛出生的刀鋒女王不能立刻投入投入使用.剛生出來的刀鋒女王都是小蘿莉來著,長成完全體需要大約一周的時間.不過剛生下來就已經可以直接當守護獸招募了,只是分到玩家手里沒法立刻發揮成年體的戰斗力."

"一周的生長時間也不算慢了."我點頭道:"那你就快點把需要用到的物資寫份單子給我,我好讓人去收集."

拉達曼提斯毫不停頓的直接從身上摸了本記事本出來遞給我道:"第一百六十二頁有詳細記錄,自己看吧."

"我靠,你居然還有研究筆記?"我打開這個本子才發現這玩意不是印刷體,而是手工抄寫的記錄.說實話,這玩意要不是拉達曼提斯遞給我,我再哪里撿到的話絕對會以為這是某個死靈法師的魔法筆記,因為這玩意上除了各種咒語之外還有大量的解剖圖和魔法陣結構解析,那上面的內容複雜的跟煉金筆記有一拼.

拉達曼提斯看我在翻那個筆記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一個智慧生物總的有點興趣愛好吧?你又不是那些低等生物,不會也以為我們神族都是無欲無求的存在吧?"

我點點頭道:"真要變成那種無欲無求的樣子,那就太可憐了.不過你這個愛好也夠另類的了."拉達曼提斯一聽我的話立刻就打算爆料某某某大神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愛好,結果剛張嘴就被我一下按住了."打住.我有點急事.這個東西我已經通知軍神派人過來拿了.有什麼需要就找軍神或者玫瑰,鷹,紅月都行."

急匆匆的打完招呼我也不等拉達曼提斯回應就直接下線了,因為現實中的呼叫鈴響了.現在這種時候呼叫鈴響只能代表一種情況,那就是我們盯著的目標有動靜了.

"有什麼情況?"我一恢複意識就詢問了起來,本意是希望指揮行動的女媧給我們最新情報來著,沒想到女媧的回答有點出乎意料.

"看窗外."這是女媧的回答.

"啊?"我疑惑的扭頭,然後就發現一紅毛青年正在拿著根細長的金屬制品在捅車門鎖.因為我們和女媧都是用無線信號聯系的,所以我們醒了之後並沒有開口說話,外面那個人自然也就不知道里面有人,因此他還在那里認真的捅著門鎖,完全不知道車里有人."我靠,就為這個事情你就把我們喊醒啊?難道我們龍緣的電子車鎖已經墮落到用鐵絲就能捅開的地步了嗎?"看到這個情況我忍不住抱怨了起來.

女媧相當無奈的說道:"鐵絲當然捅不開電子鎖,但是很不巧,你們的車上安裝的只有最基礎的機械鎖.你知道你們這輛車是特別改裝的,那原本就是輛軍用車,而且是從基地的實驗倉庫拉出來的.因為本來是別的實驗室做試驗用的靶子,後來臨時改裝給你們當座駕的,所以門鎖什麼的都沒來及裝,只弄了個機械鎖湊合了一下.我也沒想到這年頭會有人偷重型轎卡啊!"

所謂的重型轎卡就是一種介于SUV和卡車之間的玩意.這種東西一般用的卡車底盤,承載力和越野性能比普通越野車強悍很多,體型也比一般的民用越野要大不少,畢竟這玩意是卡車來著.雖然這種車型比較霸氣,但是因為體積太大不好駕馭,所以民間很少有人買.正因為太稀罕,所以反而沒什麼人偷,畢竟太紮眼了.都說要想藏一棵樹,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它藏到樹林里.可是這重型轎卡在汽車叢林中就好像是在一片楓樹林里面藏了一顆千年水杉,一眼看過去就比周圍的樹高兩倍以上,這還藏個屁啊?

因為不好銷贓,所以也就沒人偷,再說買這玩意的不是政府單位就是軍隊,即便是民用版也多半是某些特級保全公司的高級保鏢出任務才會用.簡單點講就是開這車的都不是好惹的,考慮到有命賺沒命花的可能性,一般連偷車賊都不考慮這種車型.

但是,人類這個物種實在是太複雜了.盡管女媧按照正常的邏輯推理,認為我們開這個車絕對不會被無關人員打擾,而且萬一發生公路追逐戰,這車是要速度有速度要份量有份量,而且還夠結實.可是,盡管女媧將一切邏輯因素都計算進去了,但你架不住有人不按邏輯來啊!

傳說中有種人叫做二貨,又稱2B青年.他們的行為特征就是不按常理出牌,有時候干出來的事情讓人都恨不得撬開他們的腦袋看看里面到底裝了什麼.眼前正忙活著撬鎖的這位顯然就是廣大二貨青年中的一員,居然連這幾乎算的上民用裝甲車的車也敢偷.你他爺爺的偷回去賣給誰啊?誰敢要啊?

我們這邊正在看那家伙撬鎖,突然就聽到女媧聲調一變,然後說道:"注意,目標有行動."

隨著這聲提示,我們的視線范圍內就突然打開了一個小的視頻窗口.視頻中可以模糊的看到有一群人從一棟民用住宅樓里面走了出來.畫面的位置很高,顯然我們看到的這個畫面應該是某個小區攝像頭的畫面.有女媧在,防火牆什麼的基本上等于不存在,我們看到的應該就是小區攝像頭拍攝到的實時畫面.

對方一共有十六個人,分別上了三輛車.最前面一輛大型SUV,中間是一輛普通版的家用轎車,最後跟著一輛商務車,都是民用車,雖然都是大牌子車,但並不紮眼,畢竟現在這種車市面上很多.

那些人上車之後三輛車立刻就急速啟動然後朝著小區門口開了過去,速度相當快.一看這情況我也不能等了,直接按下一鍵啟動,油門一踩到底,整輛車轟鳴著突然就躥了出去.

我們得車剛一開上路面就立刻一個急轉彎順著公路往前飛奔而去,現在是凌晨,天剛蒙蒙亮,路上除了晨練的人之外幾乎看不到什麼車.不過我才剛沖出去就感覺到背後有人在敲我脖子.我抽空回頭看了眼後面的夜月,然後問道:"干嘛?"

"看窗外."

我疑惑的扭頭,然後愣了一下."我靠!"只見剛剛開鎖那位這會正掛在車門外面直哆嗦,那小臉都嚇白了.

重型轎卡和一般SUV不太一樣,門外面有很寬的踏板,上面站個人一點事情都沒有,你要是不嫌髒,躺上面睡覺都勉強夠了.而且,這車因為高度比較誇張,所以門邊上有一根豎著的粗鋼管,這玩意是給人上車的時候借力用的,但是現在這位卻是手腳並用的死死抱住這根鋼管站在踏板上死活不松手,顯然是已經嚇傻了.

"要把這家伙推下去嗎?"夜月在後面問我.

我本來想說要來著,可惜正好這個時候看到前面的小區門口沖出三輛車,而且速度非常快.由于小區大門和外面的公路是直角方向的,所以三輛車幾乎是用漂移的方式從小區里滑出來的.這麼快的速度不可能是正常行駛,對方明顯是在逃命.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們肯定是暴露了,不然對方沒可能這麼玩命的跑.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就不用太小心了.我直接加速沖了上去.

別看咱這車看著像SUV形狀的卡車,但其實速度非常誇張.那些超級跑車肯定追不上,但是一般民用車基本上沒有跑得過我們的.

隨著我將油門踩到底,車速猛然提了起來,前面三輛車一發現我們立刻就開始加速,在前面一個十字路口再次甩尾向左側轉了過去,我當然是迅速跟上,而且我們比他們多一種優勢,就是可以用電磁控制力場穩定車身.本來像我們這麼大的車,轉彎的時候是要吃虧的,但是因為我們有作弊一般的能力,所以反而比對方更快的過了彎道.

對方發現居然沒拉開距離,立刻又是一個急轉彎拐入旁邊的一條單行道.

這條單行道很窄,對行車線路的要求很嚴格,稍微滑出一點點就會發生碰撞.我一看對方的情況就知道這幫人肯定是打算甩開我們,所以我直接加速從馬車這邊直接斜著拐上了人行道,在撞斷了兩條欄杆之後斜著滑進了那條單行道並且變成了和其中一輛商務車並排前進的狀況.

對方也沒想到我能這麼開,看著比他們高出一米多的巨大車輛和他們齊頭並進,車里的人幾乎要嚇死了,而事實上他們就算不嚇死也活不長了.

在成功和最後這輛車並排之後我故意向對方那一側打方向,車輛立刻開始擠壓對方.

那幫家伙開的只是商務車,自重撐死了一噸多一點,我們這輛改裝貨空車就八噸半了,後座上還坐著依佛里特和碧姬絲這倆半噸重的家伙,然後再算上我們,整車質量直接超過十噸大關.

十噸重的車和一噸重的車互相搶道,誰吃虧一目了然.我只是輕輕一打方向,就聽轟的一聲,旁邊那輛車直接就飛出了馬路,然後在撞斷了一根電線杆之後一頭插進了路邊的樓房之中,估計里面的人不死也差不多了.

因為女媧一直在用城市里的監控跟蹤我們的情況,所以善後的問題就不用我們管了.後面自然有人會處理,我在占據了車道後開始加速追擊前面的車輛.

在撞飛了一輛車之後前面兩輛車已經出了單行道,然後拐上了一條大路.我當然是全速跟上,只可惜從巷道里出來之前女媧提醒我對方向有車經過.女媧現在掌握著附近的交通監控以及附近車輛的車載定位信息,所以可以提前幫我確定車流情況.意外撞車是不大可能了,但是我卻必須減速.

經過這麼一耽擱,對方直接閃進主干道,而我們則是因為躲避車輛慢了一步,還在沒有拉開多大距離.我一腳油門,車輛立刻怒吼著追了上去.

說實話,這種大家伙其實開起來挺爽的.因為馬力大,所以油門響應非常迅速,輕輕一踩,車速上面立刻就反應出來了.整輛車就好像一頭咆哮的公牛在路上飛奔,很快就追到了前面兩輛車後面.

估計重要零件在中間那輛私家車里,前面的SUV不是加速逃跑,反而是讓到一邊讓後面的私家車先過去了,然後當我追上來的時候,這輛SUV立刻又插入我們兩之間擋住了我們得去路.對方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阻攔我們,不讓我們追上前面的車.

"真是不知死活!"我直接一腳油門,車身猛地一抖,然後轟的一聲裝上了前面那SUV的車屁股.那輛SUV瞬間就向前飛出去一小截,落地後前輪開始跑偏,但我沒有任何減速意圖,反而加速撞了上去.轟的一聲,前面那輛SUV直接被我們撞得原地轉了三百六十度然後從我們身邊擦身而過.臨過去的時候我還故意打方向用車尾巴掃了它一下,直接將其轟出路面砸進了路邊一家還沒開門的雜貨店中.

干掉倆礙事的,現在就剩前面那輛私家車了.

雖然對方是日光公司的間諜,但這部私家車卻不是日本車,估計他們也知道自己執行的是特殊任務,所以磕磕碰碰在所難免.就日本車那層薄鋁皮,這小命是鐵定保不住的,所以對方選擇了一輛德系車,而且這車一看外觀就屬于比較結實的那種.

可惜,我們這輛是裝甲車.他們那車雖然皮實,但那是相對私家車而言,碰上裝甲車,私家車基本上都只能算是紙糊的.

看到我加速沖上來,前面那輛車終于是害怕了.有了兩個前車之鑒,他們可不認為自己能扛得住我的沖撞.畢竟前面那倆倒黴蛋都比它大多了,他們都沒抗住,他這種小身板就更別提了.

對方不敢硬碰,干脆一打方向拐入路邊的一條岔道,我也只好扭頭跟上.對方看甩不掉我們,立刻又開始加速,但我們加速更快,距離眼看著就在縮短.

可能真的是逼急了.對方的車頭突然再次一扭,拐入了路邊的一處居民區.這地方已經接近城郊了,居民區還是老式結構的,結構很複雜,最重要的是攝像頭很少.我估計對方就是像利用這點.不過,無論如何我是不會讓他們跑掉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 刀鋒女王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逼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