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 毛遂自薦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 毛遂自薦

生命母樹的入口確實是就在不遠處,只不過這個入口的位置比較隱蔽,一般不太容易注意到而已.

這處入口其實就位于一棵看起來很普通的大樹的樹干之上,入口寬度只夠兩個人並行.當然,以樹干來說,能在上面開出這麼大個洞還不影響植物的生長,這就已經算是很大了.

根據帶路的女精靈介紹,這個入口並不是主通道.真正的主通道是位于另外的地方,那是一個可以並排跑兩部火車頭的巨大通道,比這邊要寬敞的多.

雖說是個輔助通道,但畢竟是連接生命母樹的通道,所以這里還是有守衛的.我們才剛接近到這棵大樹的附近就有兩名精靈伸手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這里是通往生命母樹的湖底通道,不允許外族隨意出入,你們有什麼事情嗎?"

負責帶路的兩個精靈中的男性精靈迅速走上前解釋道:"我們是來自西部部落的精靈,奉我們族長的命令前來求見這里的族長,我們希望得到她的幫助.這是我們族長的信物."男精靈說著遞出了一片樹葉.

守衛中的一個精靈接過那片樹葉看都沒看,只是摸了一下就點頭道:"是我們這里生命母樹的葉子,你們可以過去了."

向兩名守衛表示感謝後我們便進入了樹洞.樹洞內部是一個盤旋向下的階梯,也不深,只有兩層樓高.下到底之後就是一段帶著坡度的長長通道.這個通道並非人類建築的通道,而是由生命母樹的樹根形成的空洞組成的通道,因為通道並非長方形,內部空間更接近于圓形,只是腳底下這個方向稍微平坦一些.

因為是樹根空洞,所以通道四壁全都是木頭,不過不像樹干的外皮那樣充滿褶皺,反而是相當的光滑.畢竟這是樹根內部的管道,不是樹皮.

在通道內快速前進,半路還遇上了一隊對面過來的精靈.因為我們這邊也有倆精靈帶路,所以對方也沒有產生什麼疑問,只是和我們點了個頭就匆匆而過,看起來好像有什麼急事的樣子.

和這隊精靈交錯而過之後我們很快就離開了這個相對比較小的通道進入到了一個非常寬大的通道中.根據帶路精靈的講解,這生命母樹下面的樹根並不是全都直通中央主島,而是先在外圍彙聚成一些比較粗大的主干,然後才連接到主島.我們現在差不多就是進入了其中一條主干,這里的來往人流量明顯大多了,而且我們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一隊全副武裝的精靈部隊跑步通過前面這段通道,光視線范圍內就有好幾百的精靈,前面和後面還有多少都不知道,整個通道內全都是他們整齊的腳步聲.

"這是怎麼回事啊?"看著跑過去的軍隊,克利斯締娜忍不住問旁邊的帶路的男精靈.

那個精靈也是疑惑的搖頭道:"不知道,看樣子是有什麼軍事行動,我們還是快點過去見族長為好,一旦戰斗發生族長肯定忙的不可開交,到時候就未必會見我們了."

"說的也是,那我們就快點過去吧."我說著就催促大家快點跑.

雖然這邊的主管道里有很多的精靈部隊,不過他們只是占據了通道的中央部分,並沒有擠滿整個通道,所以兩側開始能走人的,唯一的麻煩就是要到對面的岔道可能會有點麻煩,不過我們只是要去主島,所以不用穿越那支正在行軍的軍隊.

其實進入主管道,我們距離中央島的距離就不遠了,往前跑了沒多遠就到了出口.本來這邊出口位置是應該有人檢查的,但是因為現在有大批的精靈軍隊在往外跑,所以場面稍微有點混亂,守衛為了防止發生擁堵,也不再進行檢查,只是在一邊看著來往行人稍微注意下有沒有行為舉止不正常的存在.

我們從地下通道出來之後守衛只是多看了我們兩眼也沒說什麼,不過給我們帶路的那個女精靈還是主動跑過去詢問了一下族長的位置.守衛無奈的說現在他們也不知道族長在哪里,只能確定還沒離開生命母樹.

沒有確切目標我們只好先去精靈族的對外接待區,這個地方專門用來接待一些來訪的客人.當然,這個來訪指的是專門來找精靈族首領的來訪,如果只是進入精靈都市是不需要到這里來的.

給我們帶路的兩個精靈之前肯定是來過這里,所以路線很熟,一下就找到了位于生命母樹根部的一處蘑菇房.這個蘑菇房雖然是建立在一個巨大的蘑菇里面的,但是這個蘑菇和我們平時吃的蘑菇可是一點也不一樣.這個蘑菇的顏色不但五彩斑斕的,而且還非常巨大,從下面看過去能發現這個蘑菇的頂部至少有十五六米高,也就是說這顆蘑菇至少也有四層樓以上的高度.即便其頂部是活體組織沒法進入,下面能住人的空間也足夠分隔成三層建築來了.

雖然空間很大,但是精靈們顯然並不是很缺房間,所以這個蘑菇內部只被分隔成了上下兩層,不過層高都很高,一層就有四米左右,感覺就和大商場內部的房頂高度差不多.

接待室的外面沒有守衛,進入內部之後首先是個不算很大的房間,在房間的左側有個類似于酒店前台一樣的櫃台,那後面坐著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的美貌精靈.當然,精靈的外貌通常都是很不靠譜的,六七百歲的精靈大媽看起來跟未婚少女似的大有人在,所以在精靈族絕對不能用人類的外貌特征去判斷年齡.

給我們帶路的兩個精靈一進來就走到前台前將那片給守衛摸過的樹葉遞了過去,然後說道:"你好,我們想要求見族長."

那個負責接待的精靈接過樹葉摸了一下,然後又遞還回來並同時說道:"你們過來的時候應該也看到了,我們這里現在出了點事情,所以族長未必有空見你們.如果你們有什麼請求之類的可以直接和我說,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具體處理這些事情的人,當然你們要是一定要見族長也可以,只是時間上就沒法確定了."

給我們帶路的兩名精靈回頭看向我這邊征求意見,畢竟是我們辦事,他們只是來幫忙而已.我稍微想了想就拉著泊爾塞福涅一起走到了櫃台前,先是在下面示意泊爾塞福涅稍微釋放一點生命氣息,等那邊的接待精靈注意到之後才開始說道:"我們是想要建立一座精靈都市,所以想要來求取一枚生命母樹的種子,不知道這種事情如果不直接見族長是不是可以找其他精靈辦理?"

對方在我說話的時候一直在盯著泊爾塞福涅看,直到我說完之後才撞過來對我說道:"有關生命母樹的事情都是必須要族長的命令才能執行,所以這個事情恐怕沒法繞過族長.本來現在這個狀態族長不大可能見外人,不過你身邊這位身上的生命氣息如此濃郁,我覺得族長可能會見你們也說不定.你們可以先在這里等一下,我去通傳一聲,看看族長是否有空."

"好的,麻煩你了."

雖說是通報一下,但是接待我們的那個精靈並未離開接待處,她先是從里面叫出了兩名精靈招呼我們到里面的房間等待一下,然後她自己就轉身進入了接待台後面的一個房間,估計里面大概有魔法通訊設施.

我們跟著那兩個負責招呼我們的精靈往里走,但是還沒來及進入接待室就聽到外面咚的一聲響,接待處的大門被人猛地從外面給推開了.剛進入小房間的那個接待員精靈也是開門出來看了一眼,然後她就直接跑了出來.

推門進來的是一名女性精靈,一頭及腰的淺金色長發,至少一米七五以上的身高,修長而勻稱的體型,穿了一身銀白色的全金屬戰甲,兩胯外側各掛著一柄華麗的長劍.這造型箭支就是標准的精靈族雙手劍士造型,就和系統模板里面的宣傳畫差不多.不過眼前的這位精靈按照人類的相貌來看大概有三十歲左右,也就是說算是成熟型的.不過以精靈族的壽命來說,長成這樣其實就差不多應該是位七百歲以上的精靈了.

"西莉亞,西莉亞.快點,跟我走.薩斯維爾去西西里礦山還沒回來,他的摩爾軍團沒人帶隊,你臨時監管一下吧."

"可我是法師啊!你讓我帶劍士團,我不知道怎麼指揮啊!"

"就算不擅長你多少總懂一點,好過沒人指揮吧?行了,別耽擱了,快點跟我走."

接待我們的那個精靈被沖進來的精靈抓著手腕就要往外托,這個接待精靈連忙拉住對方說道:"等一下.這邊有幾位來找你的客人."

"都是什麼時候了,我哪有空見外人.讓他們先等等."剛沖進來的劍士立刻拉住這個接待精靈就要往外拖.

我們在劍士精靈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這邊了,現在聽了他們的對話哪還能不明白這位就是族長.我趕緊帶著其他人一起跑了過來,同時完全展開了自己的魔力場.對面的精靈族長正拉著接待精靈要出去,突然就感覺到一股強大而血腥的魔力波動撲面而來,不過緊接著她又感覺到了一股更加純正的生命氣息.這兩股氣息讓她稍微愣了一下.

借著這一愣神的時間我已經到了她們面前,然後主動說道:"您好,聽剛才你們的對話,您應該就是這個精靈都市的精靈族長了吧?我們是一群外來者,來此的目的是想要求一枚生命母樹的種子用于建立一座新的精靈都市.我們知道生命母樹產生種子對母樹來說負擔很大,正好你們這里似乎遇到了什麼麻煩.說實話,戰斗方面我們還是比較擅長的,所以,如果您不反對的話,可以讓我們參加你們的行動來抵償一部分報酬可以嗎?"

對方因為之前愣了一下,所以我已經將話說完了,等她反應過來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稍微思考了兩秒之後這位族長立刻就做了決定."雖然我暫時不知道你們的戰斗力具體如何,但是我能感覺的出來你們的實力很強.你們既然能到達這里,應該是有人引介,那麼只要付出代價,給你們一枚種子也是可以的.你的提議我覺得不錯,但是具體你們的行動能夠抵償多少報酬要等這次的事情結束我才會根據你們在行動中所起到的作用做出評估,不管我的評估如何,你們不可以提出異議.當然,我不會故意抹掉你們的功勞,作為精靈,我覺得我的信譽應該還是值得相信的."

我點點頭道:"說謊的精靈就和不說謊的人類一樣罕見,所以我相信您的信譽.那麼,請給我們指派任務吧."

"那好,你們先跟我來,我們邊走邊走."

因為解決了我們的問題,負責接待的那位也沒有再耽擱,而是跟著族長一起走了出去.到了外面我們才發現這外面還站著十幾個全副武裝的精靈劍士,而且這些劍士每個人的背後都斜插著一根長長的戰斗法杖,說明這些精靈全都是魔武雙修的高級人員.

離開接待所之後我們一邊向一處出島的主管道走去那個族長一邊問道:"你們可以先介紹下自己的能力和特長嗎?我大概了解一下才好給你們安排任務啊."

因為我們現在就等于是開始做任務了,給我們帶路的兩名精靈都沒跟來.讓我們見到族長他們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因此現在只有我們三個在跟隨這位精靈族長.我首先示意了一下克利斯締娜,然後說道:"這位是克利斯締娜,元素法師,塑能專精.她在我們那里別人都叫她移動炮台,特別擅長大規模魔法壓制和禁咒級的魔法引導,算是注重攻擊力的法師."

精靈族長聽完之後轉向克利斯締娜問道:"請問可以讓我感應一下你的魔法強度嗎?"

克利斯締娜點點頭伸出了一只手,然後也沒見她做什麼就見她的手心之上突然亮起了一枚白色的光球.這個光球剛出現的時候就只有玻璃彈子那麼大,但是出現之後光球立刻便開始高速旋轉了起來,並且隨著自身旋轉,其體積也在極速增大,只用了兩秒多就從一個玻璃彈子擴張成了一個籃球那麼大.在這個亮白色的光球出現後,其周圍突然又出現了青,紅,淡藍,深藍,綠,棕,紫,金,黑,白十個光球,而且這些光球全都圍繞著中央的大光球組成了一個圈,然後一起圍著大光球開始進行看起來雜亂,但其實很有規則的環繞運動,從外面看這就好像是原子的放大模型一樣,中央的那個大光球就是質子,外面高速旋轉的那些則是電子.

不懂行的人看到這個東西頂多覺得挺漂亮的,但懂行的人就能看出這玩意的可怕之處了.

中央那個光球是單純的沒有屬性的元素集合,其產生的速度就是克利斯締娜在展示其魔力聚集的速度,而那個光球雖然看起來只有籃球大小,但其內部的能量卻是高度壓縮過的,其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簡直是驚心動魄.只要對魔法感應稍微銘感一點的人就能從中判斷出克利斯締娜的魔法實力到底有多強.至于大光球外面的那些小光球,這是克利斯締娜在展示她逆天的全系魔法控制能力.她不但可以控制多種元素,而且可以讓其同時出現,這就是說法師們最頭疼的元素干擾現象對她來說沒有意義.另外,那些小光球圍著中央的大光球高速旋轉而互不干擾,這就是一種魔法控制力的展現.這些光球運行的路線各不相同,速度也不完全一樣,而它們這樣高速運轉卻不會撞在一起,這就需要法師具備超強的元素控制力.或者說,這其實已經不能叫控制了,而是一種本能.就好像蜈蚣長了那麼多條腿,卻不會出現左腳絆右腳的情況,這就是一種本能一般的控制,要是讓一個人類去控制蜈蚣的身體,不管你多認真的去操作,最後總是難免自己踩自己.

克利斯締娜能這樣如臂指使的控制那些光球就說名額了她對元素的控制已經進入本能狀態了.這樣的法師在戰斗中根本不需要去回憶魔法咒語,元素排列什麼的,幾乎是想到什麼魔法,魔法就已經成型了.這才是真正強大的法師,因為她可以像移動手指一般隨心所欲的使用魔法.

精靈族長看到這里已經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之前我和泊爾塞福涅都釋放了自己的力量波動,所以精靈族長知道我們很強,但是克利斯締娜並沒有進入元素精靈狀態,現在還保持著基本形態,所以她身上的魔力波動並不很誇張,這讓精靈族長誤判了她的實力.

"你居然是這樣強大的法師?看來我們這次的事情要簡單很多了!"精靈族長說完又看向我問道:"你們兩位的實力也是一樣的嗎?"

我搖頭道:"泊爾塞福涅是一名神族,這一點你應該已經注意到了.雖然不是你們這里的神族,也不是你們信仰的月之女神,但她卻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春之女神,所以,她的能力比較接近你們精靈族的植物系法師,可以操縱和催生植物戰斗.不過我覺得讓她去戰斗比較浪費.泊爾塞福涅最適合的位置應該是治療,有她在,你們的傷亡至少可以下降80%."

"你果然是神族.之前真是失禮了."精靈族長停了下來向泊爾塞福涅道歉,雖然泊爾塞福涅不是他們信仰的神族,但人家畢竟是正牌神族,對這個身份還是需要保有一定的敬畏之心的.再說泊爾塞福涅是春之女神,這個神位和精靈族可以說是非常對路,因此泊爾塞福涅很容易得到精靈的好感.

介紹完他們之後精靈族長又看向我問道:"看起來您是他們的首領.我很好奇,能成為一名神族以及一名如此強大的法師的首領,您該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呢?"

"我的存在可能會和你們精靈族的屬性有點不太合拍,我之前一直都是被當成魔王來著!"

精靈族長點頭說道:"我從你的力量之中感應到了強大的殺伐之氣和濃烈的黑暗氣息,甚至于我還聞到了亡靈的味道.但是很奇怪.一般來說這樣的存在在我們這里就是絕對不受歡迎的存在,可是你身上卻有種讓我們覺得平和的氣息,甚至是帶有一點讓人想要親近的感覺.這種反差相當奇怪!之前我們從未遇到過這樣的存在."

"我說了,我之前都是被稱為魔王的.我的屬性是完全偏向黑暗系的,而且我和大多數黑暗生物的關系都還過的去.之所以你感覺到我的親和力,那是因為我是雙位一體的存在.我有一個獨立的靈魂和兩個屬性完全相反的身體,現在你看到的是黑暗系的存在.如果這樣,你可能就沒什麼疑惑了."我說著直接切換了身體形象.

雖然我現在的兩個賬號的屬性已經完全結合在了一起,但是我其實還是可以切換外貌的,而且在不同形態下的能力也會存在一定的偏向性.當我切換到銀月形態時,對面的精靈族長立刻就驚呼道:"你這是水,光雙系?"

我點點頭道:"其實還帶一些火系和生命系,不過總體來說還是水系和光系為主.不過一旦進入攻擊模式,就會完全轉換為火系."

"難怪我覺得有這麼強的親和力,你身上的所有屬性對我們精靈來說都是最有親和力的屬性,而且最難得的是你身上的四系屬性居然是一個平衡的循環系統,這簡直就是最完美的存在.真是太讓人興奮了!"

精靈族自身的屬性其實應該算是木系和生命系的複合屬性,而我身上的水系和光系全都有滋養,撫慰的效果,對木系和生命系都可謂是最需要的屬性.而生命系能量就更別說了,直接就是精靈系的基礎能量之一.唯獨這個火系對精靈來說用處不是很大,但這卻是一個不可缺少的系統,因為木系如果一直生長將無法形成資源循環,因此火系對木系來說有毀滅和重生的意思存在,而且火系是維持溫度的基礎,不管是木系還是生命系歸根結底還是需要溫度的,所以火系多了雖然會傷害精靈,但少了又不行,而我體內的火系元素和其他三系剛好處于平衡狀態,所以既不會產生副作用,又可以維持其他三系的循環,這樣就形成了一個穩定的循環,可以說是生生不息了.

精靈族長說完之後我就問道:"那個,不知道你們這次是有什麼麻煩?我的兩個身體屬性方面有些偏差,所以要根據情況決定采用哪個身體參加任務."

"其實這次的事情是這樣的……"

精靈族長介紹的內容很多,而且她把這個事情的前因後果都給我們介紹了一下,等她說完之後我們都已經到達了城市外圍的軍隊拒接點了.

根據精靈族長的介紹,我大概知道了這次的事情是個什麼情況.這事情雖然說起來複雜,但那都是內部的隱情什麼的比較複雜,表面事件反倒很簡單.針對我們的這次任務,簡單點形容就是精靈族中的一群年輕精靈被抓走了,而我們的任務就是找到他們並解救出來.

這個任務聽起來好像是個搜索任務,但其實卻是個戰斗任務,因為對方不是派出小型隊伍來抓人的,而是一支相當龐大的軍隊.至于說對方的身份嗎……其實也是精靈.

我們這邊的這群是自然精靈中的森林精靈,而對面的敵人則是地下世界出來的黑精靈.

自然精靈的一個俗稱就是白精靈,而黑精靈和白精靈剛好就是兩個相對的存在.不過與大多數人的猜測可能有些出入.白精靈和黑精靈實際上並不是死敵.兩者之間的關系應該說是有限合作,如果要是給他們之間的關系做個定量的話,實際上應該算是中立偏向友善的狀態.也就是說兩者非但不是敵人,可能還比較親近.

之前我說這次的任務的內部隱情比較複雜,就是因為白精靈和黑精靈之間的關系其實並不算是敵對.但是因為兩族內部的某些個體之間產生了矛盾,于是導致了此次事件的發生.但是比較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被抓的白精靈之中有兩個特殊存在.其中之一是我們身邊這位精靈族長的兒子,而且很可能將成為下一任族長.另外一位更要命.她是南美洲這邊精靈帝國的公主.

我們這次來的這個只是精靈都市,不是精靈王都.精靈們在國家管理上使用的是城邦制,城市里的最高首領叫做族長,但其實就是城主,大公或者叫國王也可以.精靈王都對這些精靈都市有統治權,但是不能直接控制.那位被抓的公主就是這個精靈都市的上級王都那邊的精靈女王的女兒,而且那位也是很可能成為下一任女王的存在.

這樣的兩個存在被黑精靈抓走了,這個事情立馬就從個人沖突升級成了外交事件,而且現在兩邊已經搞成了劍拔弩張的狀態.實際上有一點精靈族長沒和我們說清楚,那就是兩邊其實還沒有真正的開戰.之所以拉出那麼多軍隊,就是因為兩邊都不想打.大家都是在拼命的往上堆人,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壓倒對方另對方服軟,可惜這樣的對峙最終反而是搞得兩邊的氣氛更加緊張,而且原本的小沖突現在反而有演變成全面戰爭的可能性了.

"原來是這樣的事情啊?"聽完精靈族長的解釋我就已經變回了紫日形態,這次的任務八成需要尖端戰斗力,所以銀月形象沒用.那個銀月形態最適合干的事情只有三件:刷好感度,治療以及大屠殺,現在顯然這三個都不太用的上.

克利斯締娜問道:"現在兩邊都不想打,但是卻搞成了這樣的狀況,我們這樣的高端武力壓上去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要是對方精神崩潰,戰斗豈不是直接就爆發了?"

精靈族長也是有些猶豫的說道:"我也知道這樣不太對,可是現在已經這樣了,不繼續堆積下去,一旦平衡打破,我們最後還是要爆發戰爭的."

泊爾塞福涅忽然問道:"有沒有可能先使用特殊手段將人救出來再說呢?"

"這個我們也有想過,只是實現起來不太現實."

"為什麼?"克利斯締娜疑惑的問道.

精靈族長無奈的說道:"這個也怪我們.因為我們之前其實已經這麼干了一次了,所以對方已經將人質全都帶到了地下世界並且藏了起來.我們現在完全不知道對方把人藏在了哪里.悄悄行動的話很難找到他們,可是大舉進攻又不是我們所希望的事情.這個真是非常的為難!"

"其實我覺得我們挺適合干這個的."克利斯締娜忽然說道.

精靈族長詫異的看著我們問道:"你們擅長找人?"

我點點頭道:"追蹤和滲透都是我們的特長,而且我們還有一些小手段可以在不傷人的前提下搞定那些守衛.這樣之後再外交上應該會比較好處理一些.不過在此之前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告訴我們一下具體他們為什麼要抓你們的人?"

"這個說起來只是私人恩怨.當初恩怨怎麼產生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黑精靈那邊有個家族和我們這邊的一個家族之間有些矛盾,然後我們這邊的一個家族的孩子在最近不知道怎麼的就知道了對面的那個家族承接了一個重要任務,要從外面運輸一些東西回到黑精靈的王都.我們這邊的這個家族的孩子知道這個之後就叫上了我的兒子和一些他們的玩伴打算去破壞這次運輸,然後讓對方家族蒙羞並接受懲罰."

"然後他們就被抓了?"克利斯締娜問道.

精靈族長搖頭道:"他們成功了,但沒想到的是那些物資並不是什麼簡單東西,其中有一些非常重要的戰略物資,是關系到黑精靈一族生死存亡的關鍵所在."

"所以這次他們算是把黑精靈給得罪慘了."我接口道.

精靈族長點了點頭繼續道:"確實,就因為這個原因,對方的黑精靈家族遭到了嚴懲,而他們家族的人因此就打算報複當初參與襲擊的那些人,只是沒想到他們發動襲擊的過程中我們的公主正好來本城游玩,當時我兒子陪同她以及一些同齡的玩伴一起在外面游玩,結果就被對方一起劫走了.之後因為公主被搶,事情就變得嚴重了起來."

泊爾塞福涅疑惑的問到:"對方一開始也沒想劫持公主來著,如果你們當時發出外交申請,按說他們應該會釋放公主的吧?"

"本來是這樣的,但比較不幸的是,我們這邊的那個家族就是負責外交的,他們家族的人和對方不對眼已經很久了,所以發過去的通知文書就有點語氣不善.你也知道,外交方面態度很重要,對方看到這樣的文書當然不能丟了面子,于是就不肯交還公主,還要我們這邊道歉,結果事情就搞大了."

"還真是個烏龍事件啊!"我感歎著.然後說道:"事情我們大概是清楚了,如果族長您不介意的話,我覺得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參加你們的正面行動,我們打算繞過對方軍隊去試試解救公主和被抓的其他人."

"可是我們現在的關系已經很緊張了,要是你們再被發現的話……"

"即便我們被發現了又如何呢?"克利斯締娜笑著反問對方:"難道黑精靈能因為有一群人類襲擊了他們而因此對白精靈發動戰爭嗎?"

精靈族長聽得一愣,然後才想明白."對啊.你們又不是精靈,只要你們自己不說,誰知道你們是干什麼的啊?我真是急糊塗了."

在得到精靈族長的同意後,之後我們就決定開始營救計劃.當然計劃開始前還要做點准備.首先就是必須要有一份地圖.黑精靈們可是住在地下世界的,那地方就是天然迷宮,沒有地圖我們的任務時間至少要延長一倍.還好,兩族之前的關系還湊合,所以地圖什麼的這邊都有,而且還挺詳細.

地圖搞定之後我們又從這邊弄到了一些被擄走的人員的貼身物品,這些東西當然就是作為氣味依據來使用了.我說能找到對方主要還是依靠白浪的鼻子,所以必須先知道對方的氣味,然後才能追蹤.

一切准備就緒之後我們果斷的脫離了精靈隊伍,現在開始我們要和白精靈撇清關系,不然行動會變得更加困難,搞不好還會引發戰爭.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 生命之樹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