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一章 定計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一章 定計

"你既然已經知道我是黑暗評議會的議員,居然還敢將我強行帶到這里,你們難道就不擔心黑暗評議會對你們的報複嗎?"剛剛還一副柔弱小女子形態的黑暗議員小姐從地上站起來之後就離開換了一副姿態.雖然人還是那個人,但是從里到外的氣質什麼的都發生了巨大變化.現在眼前的這位盡管看起來還是一樣的美麗,但之前的柔弱氣質已經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一種高傲的猶如女王一般的強大氣場.

雖然對方的氣勢相當驚人,但很可惜,在場真正受到影響的也就是那些被救回來的年輕精靈而已,真正能左右大家態度的人其實都沒受到任何影響.精靈都市的族長大人本身就是身居高位的存在,跟著她的幾個精靈也都是精靈都市內的高級人員,氣場什麼的人家也有,即便比不過她也不會受其影響.

現場除了精靈都市的高層之外,剩下的就是那幫被救的年輕精靈,他們倒是受到了一些影響,可惜他們本來就是相當于法庭上的證人一樣的存在,其是否受到影響對最終決定無關緊要.

除了這幫精靈,剩下的就是我們三個了.泊爾塞福涅就不用說了.女王氣場又如何?跟女神比起來,女王根本啥也不是.克利斯締娜到不是女神,但她和我一樣可是參加過對神族戰爭的.女神我們都干掉過好幾個,你個女王難道還能嚇住我們不成?

"看起來你還沒有搞清楚情況."我直接一揚手,一個邊緣閃耀著藍光的空間裂縫展開,然後就看到碧姬絲從裂縫中飄了出來.

對面的黑暗議員小姐在看到碧姬絲之後略微後退了半步,臉上的表情也有點維持不住了.她表情古怪的看了眼我的表情,然後問道:"你這是要干什麼?"

"沒什麼,只是幫助你理解一下現在的狀況."隨著我的話音落下,碧姬絲忽然直接向黑暗議員小姐飄了過去,然後雙手突然同時伸出,一下抓住了黑暗議員小姐的雙臂,再然後就是一陣相當響亮的點擊聲,同時伴隨著一陣高亢到連世界級女高音歌唱家都會感覺羞愧的超高音,甚至于我覺得可能這個聲音都快變成超聲波了.

尖叫僅僅持續了一兩秒,而黑暗議員小姐的奇怪舞蹈則是聯系表演了七八秒,直到碧姬絲放開雙手退回我的身邊,她才全身冒著白色的水蒸氣向後倒了下去.

"克利斯締娜."

隨著我的提醒,克利斯締娜直接凝結了一個還帶著冰渣子的水球丟在了對方的臉上,結果就是高傲的黑暗議員小姐猛地一下從地面上彈了起來,不過她很快就又坐回了地面上,而且即便是黑精靈,臉色依然透出了明顯的紅暈,至于原因嗎……聞一下空氣中那淡淡的異味就知道了.

人體對自身肌腱的控制都是通過電信號來傳遞的,而游戲內的生物基本上也都是使用的這種原理.正因為生物體的控制信號是以電信號為基礎的,所以人在觸電後會出現肌肉緊繃無法控制的情況.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在被點擊後感覺好像粘在了電線上下不來一樣,其實最初就是因為電流導致肌肉痙攣,所以松不開,當然被高壓電電擊一段時間之後依然出現粘連現象,那就不是肌肉痙攣了,而是因為肌肉和皮膚組織出現碳化並與電線發生融合產生的真正粘連.

黑暗議員小姐當然沒有道被電擊溶解的地步,我的目的只是給她個警告,而碧姬絲的電壓控制的很精確,所以她沒有受到致命傷,但是不管怎麼說剛才的電壓還是比較高的,所以黑暗議員小姐得肌肉也發生了失控的狀況.而且很不巧,她失控的肌肉中也包括泄殖通道的括約肌,所以我們的黑暗議員小姐剛剛發生了一些很不雅的狀況,這個結果直接導致她現在有種羞憤欲死的想法.

"尊敬的黑暗議員小姐,如果您明白了自己現在的處境,那麼就請暫時離開去稍微整理一下吧.當然,你也可以拒絕我們的好意繼續留在這里讓我來幫你說明現在的狀況."

這種時候黑暗議員小姐當然明白就算不明白也絕不能留下來了,所以她最終還是低著頭以非常快速的小碎步沖出了房間.精靈族長對門口的一名守衛揮了下手,那位女性精靈守衛立刻就轉身跟了出去.

等那位黑暗議員小姐離開之後我才轉向精靈族長說道:"我想事情進行的還算比較順利.一會等黑暗議員小姐回來,我們就可以通過她讓黑暗評議會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屆時黑暗評議會就會對黑精靈帝國施壓,而我們則可以趁機向黑精靈提出和解."

"黑精靈難道會因為黑暗評議會的壓力而同意和解?"一名被救的年輕精靈插嘴道.

"黑暗評議會的壓力只是為了給黑精靈帝國一點點動力而已,我們需要的其實是通過黑暗評議會的口來告訴黑暗精靈,這次的事情是因為這兩個家族造成的,我們雙方都是受害者.而黑暗評議會的壓力不但會讓黑精靈們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同時也會讓他們意識到了不能和地面世界的白精靈進入敵對狀態,否則他們在黑暗評議會的壓力下根本就是獨木難支.我們只要在這個時候提出和解,給黑精靈帝國一個台階,相信對方只要不是腦袋進水了,肯定都會順勢同意和解的."

精靈族長聽完我的話之後點頭道:"說的很有道理.白精靈與黑精靈的互補性比沖突更多,而且沒有了黑精靈我們只是生活質量略微下降,而沒有了白精靈,黑精靈帝國連獨立性都無法保證,所以他們比我們更需要和解.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心里有氣,黑精靈帝國的高層也只能暫時壓下心中火氣同意和解.再說只要他們知道了我們雙方都是被人算計了,那麼他們的仇恨應該也不會集中在我們身上.現任的黑精靈女王是個非常能干的家伙,我相信她這點胸襟還是有的."

確認了這個事情的處理方法之後,精靈族長就開始安排人手清理門戶.這次的事件涉及的可不只是黑精靈家族,在白精靈家族中也有個敗類家族,所以這是一定要清理的.當然,因為保密措施很到位,所以那個家族暫時還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已經敗露了.

雖說這個精靈家族並不算小,但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突襲,這個家族也絕對會瞬間完蛋的.當然,對付這個家族的計劃可以現在就搞出來,但是行動不能馬上開始,而是需要等待,等待黑精靈帝國那邊同步動手.

在對方討論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就給出了建議,因為如果我們這邊先動手了,那麼黑精靈帝國那邊的家族必然就會知道自己的行為敗露了.到時候再想對付那個家族可能就會有些麻煩,而且未必能抓住他們的全部人員.這樣的家族可以說是直接造成黑精靈帝國,白精靈都市以及黑暗評議會三方巨大損失的罪魁禍首.對這樣的存在,相信誰也不會想要看他們逍遙自在的.

因為我的這個提醒,白精靈們也答應對此事暫時不作出處理,一方面先對這個白精靈家族進行監控,另一方面等待黑精靈那邊獲悉情報後同時動手.

關于黑精靈那邊的行動,我最終還是決定和克利斯締娜她們一起跟隨那位議員小姐返回黑暗評議會.這個行動明面上的借口是確認黑暗評議會那邊了解詳情,並且在之後通過黑暗評議會的渠道去往黑精靈帝國聯系上黑精靈們,並且參與制定對付那個黑精靈家族的事情.最後等兩邊都制定好行動計劃後,就可以同時下手,確保萬無一失.

當然,以上都是明面上的目的.暗地里,我其實還有個目的,那就是接觸一下黑暗評議會和黑精靈帝國.

黑暗評議會和黑精靈帝國可以說是地下世界的主要勢力.當然,黑精靈帝國並不止這里這一個,其實地下世界有很多個黑精靈帝國,不過考慮到我們要在南美建城,所以和本地的地下世界搞好關系也是必要的.至于說黑暗評議會,這個組織就需要稍微慎重一點了.

黑暗評議會並非一個地方性組織,它實際上是個世界范圍的組織,就和地面上的光暗兩大神殿一樣.但是這個組織的能力特點又和光暗兩大神殿不太一樣.首先,論具體實力,黑暗評議會是肯定比不上光暗兩大神殿的,畢竟地下世界是個資源分布極端不均衡的世界,其中的礦產資源可以說比地面上多出N多倍,但問題是食物之類的東西一直是地下世界急缺的物資.

正因為地下世界缺物資,所以地下世界的生物數量是沒法和地面比的.當然,考慮到游戲內地面上的生物實際數量,地下世界的生物的絕對數量也並不少,只是沒有地面那麼多而已.

除了食物限制人口,地下世界的面積也是沒法和地上世界比的.游戲內的地下世界大多是一個個的地下空洞,然後由一些地下管道連接.這些面積其實並不是很大,雖然它們是立體存在的,但是總面積依然沒有地面上那麼大.而且,這些地下世界的區域之間並非完全連接在一起,有些地下世界之間是並不想通的,兩邊來往有時候還要借道地面才行.

這種結構促使了地下世界的人就總量以及財富程度都遠低于地面世界,而作為地下世界的上層勢力,黑暗評議會的能力自然就會弱于光暗兩大神殿.

但是,黑暗評議會雖然在自然環境方面沒有兩大神殿那麼好運,但也可能是因為地下世界惡劣的生存環境所致.黑暗評議會的團結性要遠高于光暗兩大神殿.盡管黑暗評議會內部也存在勢力割據和勾心斗角,但這種情況遠較于地面上的兩大神殿要緩和很多.從地面上的光暗兩大神殿除了歐洲區是統一的之外,在世界各的神殿都發生獨立就可以看得出來兩大神殿的內部斗爭到了什麼程度,而黑暗評議會不管再怎麼勾心斗角,起碼他們還是一個整體,是真正的世界性組織.

正因為相對團結,所以黑暗評議會得實際能力具體是比兩大神殿強還是比兩大神殿弱,這個我們暫時也沒法定論.畢竟雙方各有優勢.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黑暗評議會是個很牛的組織,所以我想和其建立一定的聯系,而且最好能在此基礎上展開某些合作.

要知道黑暗評議會可是地下世界的老大,而地下世界和地上世界剛好是兩個互補性很強的世界.他們盛產各類礦石,稀缺食物,而地面世界食物豐富卻缺少礦石,這兩者一結合,絕對是大有好處的.

正因為黑暗評議會對我們來說可能是個潛在合作伙伴,所以我才會在之前對那位議員小姐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可能會有人奇怪,既然要搞好關系,那不是應該討好對方才對的嗎?

其實討好對方只能說是一般方法,很常用,適用范圍也很廣,但是效果未必就是最好的.老師們要學會應材施教,做奸商也要學會看人下刀,說白了就是要有針對性.

那位評議會的議員小姐明顯就是個自認為自己很聰明的傲嬌女,這種女人的行為簡單點說就是因為害羞而反過來用高傲來武裝自己,結果表現出來的行為感覺就好像是死要面子.她之前被我們所救,這本來是個恩情.但是她是傲嬌性格,所以會覺得害羞,本來感謝我們一下就可以了,但是她這種性格是絕對說不出"謝謝"這倆字的.而且,因為這種性格,她還會故意不表示感謝,甚至于,因為要避免流出感謝的意圖,反而會反過來坑我們,拿我們當仇人對待,這樣就沒有感謝的成分在里面了.

雖然這種行為聽起來像神經病,但不得不說,這種人是真實存在的.那位議員小姐明顯就是這種性格,之前凌在讀取她的記憶時就注意到了這點,因此才會特意提醒我注意一下.

對于這種性格的人,你絕對不能做出讓對方感激你,否則就和讓普通人仇恨你是一個效果,所以,我打算在讓她回到黑暗評議會之前對她做一個小范圍的調教,至少也要保證她不會壞我們的事.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章 來晚了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二章 春天的生命之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