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五章 貿易合作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五章 貿易合作

"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了."進入接待室之後,第一個站出來說話的並不是蘇西斯,而是一名長相相當奇葩的不知名種族生物.這個家伙的身體倒是和人類沒啥太大區別,唯一的問題是他的腦袋是倒三角型的,而且下巴尖細的好像個錐子,額頭卻寬大的不得了,兩只眼睛也不是長在面部的正中央,而是在額頭的兩個頂角之上.

這種奇葩的生物雖然造型是奇怪了一點,但是對方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中文,這個比較讓人意外.還有就是這個生物的服裝也挺有特色.他身上的衣服就是個袍子,這個沒啥特別的,但是肩膀部位卻有兩個剛性支撐豎在那里,然後再頭頂形成一個好像涼棚一樣的兜帽將腦袋整個遮擋在內部,而且在這個涼棚一樣的兜帽前面居然還有兩片紗簾,就好像床上的杖子一樣用兩個小鉤子掛在兜帽的兩側,只要松開鉤子,下落的紗簾就可以將其面部完全遮擋起來.

因為對方先說話了,我們當然要有點回應.作為這里的主導,我第一個站起來和對方握手並說道:"其實是我們來的太突然,而且還發生了一點小誤會,希望沒有給你們造成太大的麻煩才好."

對于這種客氣話對方似乎不是很適應,簡單的回應了兩句就開始往正題上跑,這倒是讓我很奇怪.雖然我其實也不喜歡這樣講話,但是因為對方是黑暗評議會的代表,我以為他會比較習慣這樣的方式,誰知道這個家伙居然比我還直接,完全沒有一點外交人員的特點.當然了,他能這樣說話我更高興,起碼能節約點時間.我可不希望和黑暗評議會的會晤搞得跟那些聯合國會議一樣,隨便一個議題都能談上個把星期.

簡單的寒暄之後當然是先要介紹人員,對方的五個人身份都不一般,不過說實話,剛介紹完我就已經有點記不住了,因為這五個家伙的名字發音都非常奇怪,更糟糕的是五個議員居然分別來自五個種族.你說這樣的混雜情況要怎麼記?

當然了,對方人員複雜,我們這邊也不簡單.雖然我和克利斯締娜都是玩家,但是按照系統設定,我選的可是天魔族,本來就是天使和惡魔的混血,之後又傳染了吸血鬼和狼人的基因,後來還沾染了部分龍血,所以這個種族就算是徹底亂套了.至于說克利斯締娜,她本來選擇的是人族,但是現在已經徹底轉化成了元素精靈,而泊爾塞福涅干脆就是個神族,這樣說來我們三個人也是三個種族,不比對方好多少.

兩邊大概都被對方的種族和名字搞得有點暈,最後不得不尷尬的又重新介紹了一遍,好在這次大家都盡量找了個好記的稱呼介紹.

那個最先和我們說話的有著三角腦袋的家伙竟然是個大有來頭的存在.這個家伙是黑暗評議會的元老之一.根據黑暗評議會的規則是這樣的.整個黑暗評議會在世界各地的地下世界都有自己的議會,但那是地區議會,然後每個地區議會需要選出一名議員參加中央議會.一般這個被選出來的中央議員就是地區議會的議長擔任的,畢竟中央議員是需要代表地區議會的集體利益的,所以只有地區議長前來才能達到這個效果.

這些地區議員在中央議會組成一個中央黑暗評議會,這就是黑暗評議會的主要決策機關了.這個決策機關大致相當于中國的人大會議或者是美國的最高議會.在這個黑暗評議會的中央議會之中,一共有四個階層.最普通的就是議員,這是黑暗評議會中央議會的最低級存在,也是人數最多的一個群體.在其上還有高級議員,蘇西斯就是其中之一.高級議員在中央議會之中一共只有二百多人,大約占到議會總人數的八分之一左右.再往上的一個階層叫做元老.元老的數量是一百零八人,這個是明文規定的數量,不像一般議員和高級議員的數量那樣會發生變動.元老在黑暗評議會之中的地位相當的高,而且這人會組成一個組織叫做元老院,功能類似國務院,專門負責具體處理各種事物.

除了以上三級人員之外,還有一個第四級人員,那就是首席元老,其實也就是元首.當然,元首只是元老院的一種工作職稱,而在黑暗評議會中,元首其實也會自動成為議長,也就是黑暗評議會中地位最高實力最大的那個人.

剛才和我打招呼的這位三角腦袋就是一名元老,雖然他這樣的存在在整個黑暗評議會之中一共有一百零八人,但是要知道黑暗評議會控制的總人口的話,這樣的存在其實已經是相當高端的存在了.

簡單的介紹完了之後,這位名字很複雜,但是可以簡稱為"勃勃賽爾斯"的家伙就開始招呼我們坐下,等大家都落座之後他才開始詢問道:"那麼,不知道這次幾位到我們黑暗評議會來究竟是為了什麼事情呢?剛剛我聽到的彙報並不全面,所以知道的也不是很詳細."

對于勃勃賽爾斯的問題,我早就有了想法,所以直接就回答道:"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複雜的事情,有個順帶的任務是幫助白精靈解決一個麻煩."我接著就將這次那個黑精靈家族挑起的事情簡單的介紹了一下,然後說了一下我們的目的.

勃勃賽爾斯聽完這個事情之後倒是沒有表示什麼,只是簡單的思考了一下之後就點頭道:"這個事情並沒有太大難度,我們可以輕易做到,但是我很想知道我們黑暗評議會為什麼要這麼做?"

盡管這個事情是這麼個事情,但是勃勃賽爾斯這麼直接的問出來還是讓我稍微愣了一下,不過想到之前他的反應,我倒是有點理解勃勃賽爾斯的特點了.這家伙根本就是個直脾氣,說話做事完全都沒有絲毫的掩飾.這樣的人雖然有點鋒芒畢露的嫌疑,但起碼不會背後陰人,相處起來反而比較容易.當然,和這樣的人說話養氣功夫需要比較好,否則很可能被氣出個好歹來.利益一致的時候還沒什麼,要是有利益沖突,他是絕對不會給你好臉色的.還好我們這次還沒有什麼利益沖突,所以勃勃賽爾斯的態度只是想要得到一些回報而已.

對于勃勃賽爾斯提出的問題,我也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開始回答道:"其實關于這個事情,我們也是有所考慮.幫助白精靈只是順便,而回報問題,我想可以用一個合作機會來完全覆蓋."

"合作?"勃勃賽爾斯顯然還不明白我的意圖.

我並沒有直接解釋,而是先讓泊爾塞福涅過來,然後讓勃勃賽爾斯注意她,接著就讓泊爾塞福涅開始放松對自己神力的控制.神族的神力如果不進行任何壓制是會自然擴散的,這一點和現實中的能量原理是一樣的.高能物體總是會以各種方式將能量向低能物體傳遞,最終使自己所處能級與周圍物體保持一致.這是宇宙法則,所有宏觀物體都必須遵守這一基本規則.在游戲內也照搬了這樣的設定,也就是說神族如果不加以控制,自身的神力是會自動流失的,而且即便是加以控制,如果不適用某些特殊方式來增加效果,依然會有很強的能量波動泄露,而這種波動是可以讓別人感知到你的實力高低的.

泊爾塞福涅在釋放了自己的神力之後,澎湃的神力立刻就充滿了整個房間,雖然泊爾塞福涅只是一名普通神族,而且即便是在普通神族之中她也算是比較一般的普通知識,其威壓什麼的遠遠無法和大地之母那樣的上位神相比,但至少對于勃勃賽爾斯來說,這種波動已經是相當驚人了.

盡管力量波動比等于絕對實力,有些力量波動很低的生物也能搞定一些力量波動很強的生物,比如說石巨人只是五百級生物,但是等閑六七百級的怪物都干不過它,所以說波動並不是絕對的.但是至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力量波動超強的生物,就算弱也絕對弱不到哪去,畢竟能量儲備太嚇人,即便不會用,隨便噴出去一點也能把敵人搞得狼狽不堪了.

"這是位神族?"勃勃賽爾斯雖然已經聽到了我們介紹泊爾塞福涅,但是我們當時只是介紹了一下我們是冰霜玫瑰盟的人,然後介紹泊爾塞福涅的時候也就是給勃勃賽爾斯介紹了一下泊爾塞福涅的名字,並沒有說她是干什麼的,所以勃勃賽爾斯就理所當然的認為泊爾塞福涅是我的跟班了.雖然這個理解也不算錯,但如果這樣去理解泊爾塞福涅的實力,那可就是錯的找不著譜了.

"我當然是神族,只是我不是地方性神族."

"不是地方性神族?"勃勃賽爾斯還是沒有完全理解.

我幫忙解釋道:"泊爾塞福涅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行會神族混亂與秩序神族中的一員,所以她說自己不是地方性神族."

"你們行會有自己的神族?"勃勃賽爾斯這下總算是反應過來了.

我點點頭道:"雖然聽起來很誇張,但是你也已經看到了,我們真的是擁有行會神族,畢竟除了這樣的情況,你能找到任何合理的解釋,一名神族為什麼會跟隨我這樣的人到處跑嗎?"

勃勃賽爾斯想了半天還真的就找不到任何解釋,最終只能相信泊爾塞福涅就是我們的行會神族,畢竟看泊爾塞福涅的樣子完全就是我的跟班,這要不是行會神族的話,一般神族怎麼可能對凡人有這種態度?反過來還差不多.

"我相信你的身份,但是這和我們的合作有什麼關系?"果然,勃勃賽爾斯這家伙就是個直接到讓人有些受不了的家伙.

"告訴你我們冰霜玫瑰盟擁有行會神族就是為了讓你們相信我們冰霜玫瑰盟是個很強大的行會,這樣我們的合作才能成為可能,否則的話,力量極度不對等,你們願意和我們合作嗎?"克利斯締娜直接說道:"根據我們行會的情報,你們黑暗評議會雖然組織並不是很嚴密,而且因為力量分散,所以戰斗力也不是很強,但是你們畢竟有著龐大的聯盟基礎,所以實力還是比較強大的.對于你們這樣的組織,一般的小行會找你們合作,你們會理睬嗎?"

勃勃賽爾斯雖然很想說不,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然後再次回到正題說道:"好吧.就算你們很強大,可是我們之間有什麼可以合作的嗎?你們是地面行會,我們是地下世界的組織,兩者沒有什麼交集吧?"

"關于這一點,我想不是您說的那樣吧?"我反問道:"難道黑暗評議會就沒有打算進入地面嗎?還是說,你們根本不需要來自地面的物資呢?如果你們想來到地面,並且需要地面上的東西,那就必然需要和地面上的組織產生交集.在這種請款下,選擇一個強大的組織成為合作伙伴難道不是件很不錯的事情嗎?"

"我們可以從中獲得什麼好處?"勃勃賽爾斯果然是再次直接切入重點.

"你們需要什麼?"我也不和對方繞彎子,這種人和他繞彎子純屬和自己過不去.

勃勃賽爾斯稍微想了想之後並沒有馬上回到我們,而是說道:"可以讓我們稍微離開一下嗎?"

我點點頭做了個請便的手勢,對方立刻招呼自己身邊的其他議員一起離開了接待室.我和克利斯締娜和泊爾塞福涅在房間里等待了足有二十幾分鍾勃勃賽爾斯才回來,而且這次的隨行人員居然發生了變動.除了勃勃賽爾斯之外,這次來的人員里面已經沒有了蘇西斯,她只是個高級議員,在別的黑暗評議會成員看來可能是個地位很高的存在,但是在勃勃賽爾斯他們看來這只是個外圍人員,所以這次的人員發生了變動,而且上次跟隨勃勃賽爾斯來的另外那四個家伙也都沒有出現,而是換了另外的六個人.

這次來的六個人加上勃勃賽爾斯就是七個人,其中勃勃賽爾斯是走在第二排的,但是與他並排的那個人卻是要稍稍領先他半個身位,而他們前面也還有一個人.從這樣的站位就可以確定,勃勃賽爾斯身邊的那個人和前面這位都是地位要高于他的存在.

勃勃賽爾斯已經是黑暗評議會的元老了,那麼這兩位是什麼人?首先這兩個人至少也應該是元老,而和他並列的那位應該是個地位很高的元老,或許這個人很有權勢,也可能他很有能力或者自身實力比較強,總之應該是個很厲害的家伙.至于最前面那位,這個反倒是比較好判斷.因為這個人地位比身為元老的勃勃賽爾斯還要高,而且連服裝都不一樣,所以我有九成把握可以確定這位就是黑暗評議會的議長了.

果然,勃勃賽爾斯剛一進來就開始介紹了起來."抱歉各位讓你們久等了.這位是我們黑暗評議會的議長大人."

"你們好各位."那位議長禮貌的站出來和我握手,然後說道:"我的名字比較長,聽說你們不是很習慣我們的名字,所以你們可以稱呼我的中間名'西斯’."

"您好西斯議長大人."我禮貌的和對方握手,然後自我介紹了一遍,當然後面的克利斯締娜和泊爾塞福涅都不能落下.

大概是勃勃賽爾斯報告過這邊的情況,所以西斯議長對泊爾塞福涅表現出了非一般的熱情.畢竟這是位神族,就算不是自己信仰的那個神族不需要跪拜,但如果是以外交禮節接待的話,再怎麼熱情也應該不算過分.

對于西斯議長的反應我們也都可以理解,泊爾塞福涅也禮貌的做出了回應.當然議長大人也是熱情的介紹了自己的手下給我們認識.兩邊寒暄完之後西斯議長就開始和我們說起了正事.

"聽說你們要和我們黑暗評議會進行合作,不知道大概是個什麼樣的合作方式呢?"西斯議長也沒耽擱時間,不知道是不是地下世界的生物都喜歡直來直去,反正至今為止遇到的黑暗評議會的高級人員貌似都挺直接的.

反正我們就是來談這個的,所以我也沒和對方兜圈子,而是直接說道:"關于這個事情,我的設想是這樣的.首先,我們冰霜玫瑰盟是個很強大的行會,但是我們並不想因為自己目前已經很強大了就停止發展的腳步,而且,我們雖然強大,卻不是完全沒有敵人.正相反,我們的敵人過去就非常多,現在也依然很多,相信將來也少不了,所以,我們的發展是不能停止的.基于這種想法,我們需要不斷的尋求新的發展,需要壯大自身,而壯大自身的最簡單方式就是找到一群能夠形成互補的盟友."

西斯議長點了點頭道:"這種理論非常正確,但是我們雙方具體需要怎麼合作法呢?"

"關于這一點我們目前還沒有辦法進行最終定論,目前我能想到的就是先了解一下黑暗評議會到底需要從我們這里得到什麼."

西斯議長略帶驚訝的問道:"你們都還沒確認我們到底要什麼就跑來和我們談合作?"

我沒有否認,而是點點頭回答道:"是的,我們並不太確定你們想要什麼,但我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黑暗評議會恰好有我們想要的東西."

西斯議長原本聽到我說我們不知道他們想要什麼的時候還有點擔心,以為我們只是莽撞行事,但是聽到我後面的話之後他就明白了我們不是莽撞的人.

"我想要先聽一聽您到底想要從我們這里得到什麼?"西斯議長詢問道.

我迅速的回答道:"作為盟友,情報和軍事上的互相支持是基本內容,但是談到具體的項目嗎……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東西就是你們黑暗評議會非常多的礦產資源.我想這個東西對你們來說基本上算是一種超級豐富得資源了吧?"

西斯議長並沒有否認,畢竟這個事情也沒法否認.地下世界的礦產多是出了名的,而且越是深的地方礦產就越是豐富,相比之地面上的礦產,他們地下世界的礦場不但礦物分布廣泛,而且儲量巨大,品質超高,有些礦石在地面需要好幾道工序進行選礦和冶煉,而在地下世界甚至會直接出現天然單質,相比之下我們這些地面勢力控制的礦產簡直就是悲劇啊!

"關于這個礦產的問題,我們確實產出量很大,但是如果拿來和你們合作,我們卻會面臨很大的問題."西斯議長解釋道:"我們的礦產雖然多到我們能夠遇見的未來之內都用不完的地步,但是礦產不會自己跑到我們的倉庫里去,還是需要人員去開采,這需要付出勞動也需要時間.而且,你應該也知道,我們地下世界因為環境的問題,食物產量一直非常低下,而且僅有的那些能夠種植植物的地下洞穴我們還不敢隨意開墾,畢竟我們還需要這些地方為我們提供氧氣,如果胡亂破壞,光靠有限的地下入口進行氣體交換是遠遠不夠的.所以說我們的糧食一直都不夠吃.我們黑暗評議會一直在組織人力開采礦石,但同時我們也需要這些礦石去交換糧食和生活必需品,如果我們將礦石開采出來交給你們用于合作,那我們的食物供應就會出現問題,而我們的礦物產能是一定的,在沒有辦法擴大產能的前提下我們就只能餓肚子,你覺得我們會這麼做嗎?"

"西斯議長的理解有點錯誤.我說了,我們需要知道你們需要什麼,然後才開始合作,並不是說用礦產來交換一個單純的合作虛名.合作包括軍事合作,政治合作,當然也能包括經濟合作.買賣關系本身就是一種合作.你們提供礦石,我們提供糧食,雙方交換形成買賣關系,這也是一種合作."

"如果只是將我們之前賣給別的勢力的礦石改為賣給你們,這對我們來說還是一樣的結果,請問我們為什麼要放棄已經合作了很久的貿易伙伴而冒著巨大的風險和你們合作呢?"

"您的這個問題很好的切中了要害.確實,你們之前就已經在這麼做了,但是你們都是在向外零散的出貨,這樣你們的收入其實是非常低的.你們難道就沒有想過要換個交易方式嗎?如果將你們的全部礦產產出,哦,不對,這個產量可能有點大,而且有些地區也沒有我們的勢力,所以用不上,但是如果我們將我們冰霜玫瑰盟能夠覆蓋的區域的產能全部買斷,那麼你們就可以拿到一個一次性的整體價格,這個價格決定了你們和我們都可以省略掉很多中間環節,從而提高雙方的交換數量.這是第一點好處."

"你說這是第一點好處,那麼就肯定還有第二點嘍?"西斯議長身邊那位比勃勃賽爾斯地位略高的元老問了一聲.根據之前的介紹,這位元老的名字似乎是叫做烏閃閃.老實說這個名字挺奇怪的,而且這是個簡略名,之前他也有介紹全名,雖然最後按照西斯議長和勃勃賽爾斯的樣子介紹了一個簡略稱呼給我們,但是之前的那個全名卻是讓我突然想到了一個種族——巨龍.這位烏閃閃的名字很像是龍族的名字,而且按照這個名稱,這位搞不好還是個史詩級的遠古巨龍,很可能是和我們行會的紅炎一個級數的存在.

我本來就是要繼續介紹的,所以對方問完我立刻就說道:"這個是理所當然的.這個第二個好處其實就是我們冰霜玫瑰盟對你們的巨大幫助.如果你們是和那些散客交易,那麼你們之間就只是單純的買賣關系,談不上什麼感情,但如果是這樣的大宗交易並且穩定下來,那我們雙方就能建立起一條穩定的利益紐帶,這是建立關系的基礎.而後,我們行會的特長就可以幫助黑暗評議會來獲得更大的利益."

"這個所謂的更大的利益是怎麼回事?"西斯議長問道.

我向克利斯締娜點了下頭,然後克利斯締娜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法杖,對面的幾位元老還以為克利斯締娜要動手,連忙上前圍住了西斯議長,不過西斯議長卻是把這些人都給推開了."慌什麼?人家是要掩飾東西給我們看.都退後."

克利斯締娜並未因為對方的行為而中斷自己的動作,只是將法杖往地面上一插,嚓得一聲法杖尾端的槍刺直接就插入了岩石地面,然後克利斯締娜在法杖尖端輕輕一點,法杖上的寶石立刻釋放出了一道光束,然後在空中投影出了一副立體畫面.

我對照著畫面給他們解釋道:"各位現在看到的是我們行會生產的大型機械.當然,現在各位眼前的這個東西只是一台動力設備,而它的功能就是利用特殊魔法陣提取魔晶石中的能量從而產生動能.我們管這種東西叫做魔動設備,而你們看到的就是魔動機,是魔法工業的基礎.魔動機消耗魔晶是產生動力,之後通過一定的傳動裝置,我們就可以驅動各種前置設備來達到我們需要的目的."

隨著我的描述,眼前的畫面突然一變,一艘巨大的戰艦在海面上航行著,然後畫面再變,一部八腳步行機器出現在畫面上高速移動,我隨著畫面的變化不斷的介紹著:"各位看到的這些東西都是我們行會的戰爭機器,他們都是以之前各位看到的魔動機為基礎運轉的.即便各位不了解這方面的信息,但是看到這些東西各位應該就可以想明白,我們既然可以制作出利用魔動機戰斗的機械,當然也可以弄出開采礦石的機械.這些東西不知疲倦,可以二十四小時不停班的工作,而且只要魔晶石足夠,這些東西可以力大無窮,開采速度是普通生物的幾十上百倍."

西斯議長畢竟是黑暗評議會的議長,聽我說到這里就已經理解了我們的意圖."你的意思是可以將這些東西提供給我們,然後以此來增加我們的礦石產能,這樣就可以交換更多的物資是嗎?"

我點點頭道:"您的判斷非常准確,而且這還只是我們其中的一項合作."

西斯議長想了想便轉頭和自己的幾個手下小聲的討論了一會,在此期間克利斯締娜並未關閉那個影像,而西斯議長他們也是時不時的對著那些東西指指點點,顯然是正在討論這個問題.

因為利益很明顯,而西斯議長和勃勃賽爾斯都是果斷的人,那個烏閃閃貌似也不像是個慢性子,因此討論很快就有了結果.

西斯議長轉向我們說道:"不得不承認你打動我們了.這個提議相當合理,而且也很有吸引力.只是細節方面需要詳細討論下.你之前也說了,你要的不是我們的全部產能,而是某些地區的產能,我想知道具體是哪些地區."

"其實我倒是覺得這個問題並不重要."

"為什麼?"西斯議長很疑惑我的回答.

我想了想說道:"我知道,黑暗評議會控制的區域一直就生活的不怎麼樣,因此也養成了謹慎小心的性格,畢竟你們的資源實在是輸不起.各位都是黑暗評議會的頂尖存在,見識非同一般,你們能夠看到長遠的利益,而普通人通常看不到這些.雖然你們現在決定了和我們合作,但是幾位應該還做不到獨自決定整個合作計劃,最後還是要黑暗評議會的集體決議,而如果劃定詳細礦產分布,就等于是泄露了你們的勢力范圍,我想這其中的安全隱患會讓很多議員投出反對票吧?"

之前是因為我的提議太有誘惑力,所以讓西斯議長他們一時之間忘記了這個事情,但是我這麼一說他們立刻就意識到了這確實是個問題.

地下世界的戰爭和地面不太一樣.如果用海洋上的戰爭機器來類比的話,地面戰爭就好像是戰列艦時代的海戰,大家比的是誰的裝甲更厚,誰的大炮更准,更狠.但是,地下世界的戰斗卻更像是潛艇之間的戰斗,他們比的不是誰攻擊力強,誰防禦力弱.地下世界的戰爭比的就是誰先找到誰.被發現就等于失敗,因為對方根本沒必要攻擊你們,只要把通往你們聚集地的地下通道全都給你炸塌了就行了,之後不用打,餓就把你們全都餓死了.

因為戰爭模式的不同,所以地下世界很注重生存地的保密,一般他們都會有後備生存基地,也會有很多秘密的逃生通道,但是相比之下,如果連主要生存基地都不被發現,那才是最好的.所以說,如果要泄露礦產分布,本身就是個安全隱患,因為要采礦,聚居區就不能離礦產太遠,這樣就決定了,找到礦區,其實也就快要找到聚居區了.

"對于這個問題不知道紫日會長是怎麼想的?"既然我提出了這個問題,西斯議長當然知道我們肯定是有准備的.

聽到對方提問我當然是立刻回答道:"關于這個問題我早就想過了.我們冰霜玫瑰盟需要的是礦產,我們並不想窺探你們的情報,所以不如就不要通知我們礦產區域,改由我們告知你們我們在什麼地方,需要多少數量的什麼礦產,然後你們告訴我們你們可以提供多少,以及在哪里接收貨物,然後我們就到約定地點交易就算完事了.雖然這樣就會泄露我們的建設項目所在地,但是這個對我們行會並沒有影響,反正我們的地面設施都是不怕偵查的,能打下來自然能打下來,打不下來就算被發現也一樣打不下來.至于說需要秘密建設的項目,我們自己也不會傻到直接讓你們把東西送到建設地點去,我們肯定是自己從附近調集物資,通過轉運來完成物資運送,所以你們和我們都不用擔心秘密泄露,這對大家都是好事."

西斯議長點點頭道:"如果是這樣,那確實是能讓大家都拋開顧慮,只是你們說的那些開采設備要怎麼交付我們呢?"

"這個當然是用相同的方式,你們自己找個覺得安全的地方通知我們,然後我們負責把東西送到這個地方,然後教會你們怎麼組裝與使用,之後你們需要自己把東西運送到采礦場.當然,我們的設備會盡量小型化,以便于你們運輸."

西斯議長點頭道:"除了運輸問題,那些礦石的交易價格,還有設備的費用要怎麼算?你不會好心的白送我們吧?還有,你們具體需要哪些礦石總要有個大概的目錄吧?"

我點點頭道:"這個是當然的.我們冰霜玫瑰盟一項是以嚴謹而著稱的,為了這次合作,我們可是准備的充分.關于需要的礦石種類,我們已經擬好了一份目錄."我說著就直接遞了一本薄薄的本子.要知道地下世界的礦產可是相當豐富的,一張紙是肯定寫不下的,所以我們最後列出的名單足足寫了十幾張紙,釘在一起就成一本小本子.

"種類這麼多啊?"西斯議長看到目錄也是嚇了一跳.

"我們是大型行會,消耗很恐怖的."

"這個名稱後面的數字是什麼意思?"勃勃賽爾斯問道.

"數字是數量.這個單子是我們每個星期需要的物資極限數量,你們的供應量達到這個數量之前,我們是有多少要多少."

"你們的消耗還真可怕!"西斯議長說完之後又問道:"那個,機器設備怎麼計算呢?"

"機器設備是這樣的.首先你們需要給我們提供一些你們需要開采的礦產的開采環境信息,比如說礦石被埋藏在什麼樣的岩層之中,這里的岩層硬度如何,環境溫度高低,是在氣體環境中開采還是在水下或者是熔岩中開采,還有就是會不會遇到怪物干擾開采之類的信息.我們會根據你們給出的信息設計設備的結構和功能,當然你們的信息越是全面,詳細,我們的設備到時候用起來肯定就越順手.你們對這些機器的要求也可以一並寫入記錄,這樣我們可以根據你們的使用習慣設計機器,這樣可以方便你們學習如何使用這些東西.當然,我們也會盡可能的降低操作難度."

"那我們拿出信息之後呢?"

"我們收到這些信息之後會用最快的速度給你們趕制一批樣品.樣品會先交給你們使用,用來測試是否能夠達到要求,要是有問題,你們就退回樣品並告訴我們哪里有問題,我們再修改.如果沒問題,那就徹底定型,然後你們退還樣品,我們開始正式生產設備.設備生產完成後會送到你們指定的位置,之後教授你們如何使用和安裝,同時會告訴你們設備的價格.你們可以先拿去用,等設備安裝到位,產量增加,你們就可以用多出來的產量支付設備的費用,等設備費用還清,多出來的產量就是你們白賺的了.當然,設備會損壞,因此有時候需要維修.這個維修費用我們只收零件的成本價格,畢竟你們產量增加對我們也是好事."

西斯議長明白的點點頭.剛才給他們的礦產目錄他們都看過,那上面的最大需求量比他們現在的產能至少躲出幾十倍去,也就是說他們根本滿足不了我們需求.因為知道這個事情,所以西斯議長對我剛剛說的他們產量增加對我們是好事並不懷疑.

"好了,這個合作項目的大概方式就這麼確定下來,以後有具體的問題我們再詳談如何?"我對西斯議長說道.

西斯議長也點點頭,現在能確定的也就是個大概而已,具體細節暫時根本無法確定下來,而且能談到這一步,基本上大致框架也就出來了,剩下的隨便找些具體辦事人員處理下也就完事了.

最後,我又說道:"因為之後的事情還需要善談,所以我想在外面建立一處聯絡站不知道西斯議長意下如何?"

這個所謂的聯絡站其實就相當于大使館,只不過我們和黑暗評議會都不是國家,所以不能叫大使館,但功能其實是一樣的.

對于這種要求西斯議長當然不會拒接,直接就點頭同意了.

在對方確認了同意之後我才再次問道:"那麼,既然我們雙方已經達成了這樣的戰略合作意向,之前我和勃勃賽爾斯元老所談到的那個事情,是不是可以作為一點小小的謝禮幫助我們完成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四章 糟糕的傳送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六章 又一個史詩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