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九章 暗精靈的小脾氣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九章 暗精靈的小脾氣

地面上的城市需要城牆是因為人們居住的地方基本都是比較平整的,在這四通八達的地方,如果有敵人或是野獸入侵,沒有城牆防禦就很難保護自己.當然,現代社會隨著武器進步以及人類在自然界中的地位變化,城牆這種東西已經失去了作用.但是,在原始狀態下,城牆還是非常有用的一種防禦設施.

但是,城牆的防禦作用雖然非常明顯,可那也僅僅限于有地面上的情況.這地下世界的居住點就是一個個的洞穴,這些洞穴本身就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只有一些地下通道相互連接,理論上說,只要封鎖住這些通道,防禦效果應怪是比城牆更好才對的.但是,這暗精靈都城卻是奇葩的居然在地下洞穴里修了個帶城牆的城市,這簡直就是多此一舉嗎.

蘇西斯聽到克利斯締娜的問題倒是沒有絲毫的驚訝,只是很隨意的解釋道:"你知道我們暗精靈之前是生活在哪里的嗎?"

克利斯締娜又不是笨蛋,而且她是法系職業,相對戰士,法系職業的玩家需要了解的游戲背景知識會更多一些.克利斯締娜僅僅是聽到蘇西斯的反問立刻就猜到了原因.

誠然,暗精靈在地下世界修建城牆確實有種多此一舉的感覺,但是,這種行為不合理卻是合情.暗精靈並非天生的地下世界的生物,他們和白精靈其實是同一種族,兩者有著共同的祖先,而且都是生活在地面上的.即便是現在,暗精靈中依然有不少是生活在地面上的,只是相比之下住在地下世界的暗精靈要稍微多一些而已.

正因為暗精靈本來就是地面生物,所以他們即便是搬到了地下,也依然還保持著地面上的很多習慣.比如說暗精靈依然有按照晝夜變化進行作息安排,這在純種地下生物身上是看不到的行為,畢竟地下世界是沒有白天和黑夜的區別的.對于地下世界的生物來說,白天和夜晚都是一樣的,所以他們不需要區分晝夜,而暗精靈只是因為將地面上的習慣帶到了地下,所以才會區分晝夜問題.

修築城牆這種事情也是暗精靈的一種習慣問題.和大多數白精靈的城市不太一樣,暗精靈的城市並不是以生命之樹為依托的植物城市,而是更接近人類的石質建築群,所以暗精靈是很喜歡修城牆的,以至于到到了地下也沒有放棄這種習慣.

事實上在地下世界修築城牆也不能說是完全沒用,只是有點不劃算而已.之前在蘇西斯帶領我們過來的路上我們就已經注意到了.暗精靈們其實已經在各處通道中都設置了關卡,也就是說暗精靈其實想到了要利用通道來進行扼守,而城牆更多的是作為暗精靈的一種心理安慰,而且萬一第一道關卡失手,有一道城牆好歹還能重新組成防禦陣線,總好過通道被突破後就全無防備的狀態.只是這種概率很低,所以總體來說修城牆還是心理和習慣的原因居多.

暗精靈在地下世界屬于一個比較強大的勢力,這里作為暗精靈的都城,自然是非常繁榮的.隨著我們逐漸接近城市邊緣,周圍的道路上各種族的生物也逐漸多了起來.

《零》是一款幻想游戲,除了人類之外各種智慧生物種類非常繁多,但是即便已經在地面城市見識過了各種族混雜的情況,我們依然還是被地下城市的情況給驚到了.相比之地面城市,這地下城市的生物不但種類更加繁多,而且長相大多非常的有個性.這大街之上用群魔亂舞來形容都不算過分,那些恐怖的地底種族大多沒有體毛,體表長著鱗片或者角質層的還好點,最惡心的是還有很多直接就是滿身褶皺和肉瘤,對于這種奇葩種族的生物,就連我有時候都有種不忍直視的感覺.

克利斯締娜雖然不屬于特嬌氣的那種女孩子,但也不屬于那種大大咧咧的類型,基本上她的審美觀還算是個比較正常的類型,所以眼前的這些地下種族讓她非常的不適應,尤其是在到達城門口附近之後.

之前在地下洞穴內雖說也不是一馬平川,但好歹有很多條路可以走,但是到了城門口這邊人流就開始逐漸彙聚.這暗精靈的都城只有一道半弧形的城牆,城市的主體部分都是縮在一處沒有任何對外通道的洞穴凹面之中的,因此外面的這道城牆實際上只包圍了城市不足二分之一的方向,剩下的部分都是天然洞穴組成的天然防護.

因為城牆本就不是很長,所以這城門自然就少.一共就開了三個城門,大家要進城就只能全都往這三個城門聚集,于是道路上就開始越來越擁擠.本來在外面還好點,隨著道路逐漸開始變得越來越擁擠,自然免不了就會出現摩肩接踵的現象.這要是在地面城市,擠一點也就算了,可這是地下城市,讓克利斯締娜和那些比癩蛤蟆都惡心的生物擠在一起,她自然是受不了的.最後沒辦法,她只好開著魔法盾走路.雖然魔法盾會消耗魔力,但以她的魔力恢複速度倒是勉強可以撐得住,至少這樣就不用接觸到那些生物了.

雖然我是男人,比克利斯締娜忍耐力要稍微高點,但是不得不說這邊的生物實在是太奇葩了,居然還有很多身上有黏液的生物在往城市里擠,對于這種情況我也有點受不了,可是我們這次非要進城不可,所以即便是難受也得忍著.

蘇西斯大概是知道我們不適應這種環境,故意笑著跟我們說話分散注意力."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們這里人太多了?其實平時也不是這樣的,主要是最近和白精靈發生戰爭,而且很可能還會繼續下去,所以帝國在囤積物資備戰,這些大多是外面來的商隊,所以人數這麼多.我們的城市雖然也還算繁華,但平時也不會人多到這種程度.當然,以地面生物的審美觀,這些地下生物中確實有些生物長得實在是太惡心了一些,不過反過來說,以他們的審美觀,其實我們也挺惡心的."

"我們惡心?"克利斯締娜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也就明白了.確實,每種生物都有自己的審美習慣,我們看某些生物惡心,對方當然也有可能覺得我們惡心.說不定你覺得肉瘤是種惡心的東西,對方卻覺得你身上光禿禿的是件很惡心的事情呢.

隨著蘇西斯的打岔,我們的注意力逐漸分散,因此倒是很快穿過了城門口的那段擁擠路段.進入城市內部之後隨著道路分散開來,人流自然就是越來越稀疏,我們的不適也就逐漸恢複了.

根據之前黑暗評議會的聯絡,現在暗精靈這邊已經知道了那個引導兩個種族戰斗的家族的情況,而且暗精靈帝國也很謹慎,為了防止這是黑暗評議會的陷害,他們還自己派人秘密調查了一遍,在確認了事情屬實之後才同意我和克利斯締娜的到來.

按照黑暗評議會幫助我們溝通的結果,我和克利斯締娜這次就相當于是白精靈方面的監督員,主要工作就是監督對那個暗精靈家族的剿滅行動.畢竟這個事情要平息下來,這個家族就必須被剿滅,而白精靈又不放心暗精靈獨立完成這個事情,可是現在白精靈要是派人來監督,必然會讓那個家族警覺,因此我們這得到了白精靈信任的第三方就成了最好的觀察員.

我們在蘇西斯的引導下很快就到達了城市的後方,這邊居然還有第二道城牆.根據蘇西斯的說法,這道城牆後面才是暗精靈的真正國都,外面的那些應該算是附屬種族以及地位低下的底層暗精靈居住的地方.

因為事先已經打過招呼,所以我們的到來並未遇到什麼麻煩.內城的門口已經有人在等待我們,我們這邊一出現立刻就被帶到了一處小廣場.我們剛一進入這處廣場我就嚇了一跳,因為廣場上居然已經站滿了人,一眼望過去怕不是上千了,而且這些全都是清一色的暗精靈戰斗人員,除了大量的劍客之外,中間還混雜著弩手和魔法師,這廣場之上分明就是一整只軍隊.

"這是……?"

"你不是要處理西斯比家族嗎?這些是負責執行的軍隊."蘇西斯說道.

聽到這個話我驚訝的看著蘇西斯問道:"不是吧?我都還沒跟你們國王見面呢,這就已經組織好軍隊了?"

"這種事情當然是越快越好,畢竟這麼大個事情,保密很難的.我們速度越快,泄密的可能性就越低."

聽到這個我也點了點頭,雖然這樣確實是有點太快了,但不得不說這個話很有道理.既然人家連軍隊都准備好了,那我自然是沒啥意見,直接通知可以執行了.

蘇西斯得到我的同意後就去找了這邊的負責人聯絡了一番,對方早就准備好了,其實也就是在等我這個觀察員到來而已.蘇西斯和對方只是簡單的交流了一下隊伍就開始行動了起來,而且這些人顯然都是專業的,行動迅速不說還沒有一點聲音.作為觀察員,我自然不用親自上前線,只要戰斗不出意外,我的任務也就是跟著看看而已.當然,要是萬一出了點啥意外,那我還是照樣要出手的.

那個作為目標的西斯比家族當然不可能全都集中在一起等著被人殺,事實上這個家族的人平時也很忙,所以族內人員都分散在很多不同的地方,不過暗精靈這邊為了行動的徹底有效已經提前將對方人員的位置和力量分布都摸清楚了,因此我們這邊的隊伍出了那個小廣場之後就開始分散行動了起來.

本來暗精靈行動效率這麼高,我還覺得對方挺給面子的,但是出了廣場一看對方居然兵分十幾路立馬就是眉頭一皺.這暗精靈明擺著是不服氣啊!這是在給我們使壞呢.

其實暗精靈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畢竟因為這個事情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仗,而且損失還那麼慘重,結果最後突然發現禍根竟然是在自己這邊,換了什麼人都會覺得心里難受.所以呢,暗精靈雖然按照理智,同意了剿滅這個家族,但是這口氣還是咽不下去,所以就想了這麼個不軟不硬的辦法坑我們一般算是小小的找回點面子.

盡管明白暗精靈的意圖,但我可不是甘願被坑的人,再說這次這個事情是為別人辦事.這要是我們自己的事情,退一步也就退一步了,反正又不吃什麼虧,給對方一點面子上的好處緩和下關系也不錯.可是現在我是在為白精靈辦事,而且之前大話都說出去了,這要是半路掉鏈子,那不是自己抽自己大嘴巴嗎?

既然不能讓人坑,那就得解決眼前的問題.看著突然分成了好幾隊的那些部隊我就開始打算召喚大地之門,不過沒想到對方的總指揮倒是先過來了.這家伙一走過來立刻就開始假惺惺的道歉:"真不好意思.我們獲得消息,西斯比家族的人現在分散在了很多個不同的地方,為了保證行動的完整性我,我們只能分兵同時行動.我知道你是觀察員,需要跟隨行動,但我們還是要以消滅西斯比家族為第一優先,所以就只能對不住你了.不過你可以選擇跟隨其中任意一隊隊伍去監督完成這個剿滅計劃."

雖然這家伙的話說的貌似挺不錯的,但是那口氣和表情分明就是一副故意坑人的樣子,而且這話仔細聽的話也能發現其中的奧妙.這家伙雖然讓我跟隨隊伍觀察,但是整個隊伍分散成了十幾隊人員往不同的方向跑,我們這邊卻只有我和克利斯締娜兩個人,也就是說即便我們分來也只能跟隨兩個隊伍.按照這個情況來說,假如對方真不是故意的,起碼應該告訴我們哪兩隊是負責主要任務的隊伍才對啊.就算那些分散的西斯比家族人員我不去管,突襲他們家族總不的那隊我總要跟著吧?可是現在對方不但沒有告訴我哪個隊伍是去對付西斯比家族老巢的,甚至于為了防止我根據隊伍的人員數量判斷出什麼,他們居然還將隊伍的人數給大致配備平均了.也就是分出去的是幾隊人的數量居然都是差不多的,這樣單靠人數根本無法猜測對方的目的地.

現在想來對方應該是早就已經計劃好了要這樣坑我,要不然也不會提前集結隊伍等著我們來了.他們故意這樣提前安排好行動,等我們一到就立刻發動襲擊,目的就是為了讓我沒有時間在城市里做提前調查,這樣我就沒法根據西斯比家族的具體位置決定去跟隨哪個隊伍行動了.

這幫暗精靈還真是夠壞的,而且這幫家伙是悶壞,一般人你還真注意不到.

那個行動總指揮肯定是這個小陰招的參與者,所以他在說完這個話之後是掉頭就走,為的就是防止我問他哪支隊伍是去什麼地方的,而且我估計他心里肯定已經計劃好了,就算我開口追問他也會裝沒聽見的趕緊跑.

雖然這家伙悶壞悶壞的,但我卻是一點也沒在意.這種小伎倆欺負欺負新人還湊合,對付我就差了點了.

我故意很大聲的在那里自言自語的說道:"我靠,怎麼又這麼多隊伍啊?這要我跟哪邊好啊?"聽到我到這里,前面那家伙忍不住就想笑,可惜他還沒笑出來,我卻是突然話鋒一轉繼續說道:"還好我手下人多,不然還真麻煩了.斯哥特,你讓鈴音騎士分開,每個人帶上兩百麒麟武士,去跟這那些隊伍後面行動.記住你們的任務是監督,只要前面的暗精靈朋友沒有失手,你們就不用參加戰斗."

"明白."前面那個暗精靈的總指揮聽到我後面的話之後就開始轉身,但是等他轉過來的時候卻是正好看到斯哥特回答我的那一幕,然後他就看到斯哥特身邊的大地之門內湧出大量的士兵跟隨著前面的鈴音騎士分散出去跟著那些隊伍分別跑了出去.

原本准備坑我的那家伙看到這個情況當時就傻眼了,更讓他郁悶的是我的麒麟武士居然全都是騎兵.雖然地下世界的道路大多都不適合馬匹的通行,但麒麟武士的坐騎都不是馬匹,而是他沒見過的一種四足猛獸.這樣的生物一看就是運動能力非常強悍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受到地形限制,所以他當即就傻眼了.

原本的小心思此刻已經完全失去了作用,他們又不能明目張膽的跟我們說不許跟著他們,只能依靠我們人手不足的問題給我們找麻煩,但是現在,我們不但人手很足,而且貌似有點多的嚇人的地步.

在那家伙驚愕的目光中鈴音騎士就帶著麒麟武士們紛紛沖了出去,然後跟著那些隊伍追蹤而去.

在分散開來的隊伍散開之後我卻是沒有動地方,而是將左手平伸了出去,跟著我的手腕上方突然出現了一團紅色的火焰,接著火焰開始翻滾,並且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當變成火球一般的火焰重新開始減速並最終停下的時候,小鳳那美麗的天堂鳥形態便出現在了我的手腕之上.

轉頭看向小鳳,我輕輕說道:"上去幫我盯著點."然後手腕向上一抖,小鳳立刻借著我的力量騰空而起,眨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大團遮擋住了整個城市上空的火云,搞的下面的城市內都是一陣騷動.

搞定這一切之後我才閑庭信步的追上還在發呆的那個指揮官,然後說道:"好了,我現在有監視全城的天眼了,你們趕緊行動吧,我會在這里看著你們執行任務的."

盡管氣得牙根癢癢,但現在這種事情就算打落牙齒也只能往肚子里吞,對方拿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咬牙切齒的哼了一聲然後轉身追著其中某支隊伍離開了現場.

蘇西斯當然看到了我的行動,雖然事先她也不知道這個事情,但她又沒瞎,腦子也不笨,自然是看出了對方的計劃.盡管本身是一名暗精靈,但蘇西斯卻對暗精靈帝國沒有絲毫的歸屬感,對于這次的事情她自然是以一個局外人的身份旁觀.直到現在,她才走過來開玩笑的調侃我道:"你還真是個不肯吃虧的主啊?"

"吃虧不吃虧要看情況,還吃的虧我也是會吃的."

"那你的意思是這次算是不該吃的?"

我點點頭道:"其中的關鍵和你說起來比較麻煩,反正這次是不可以吃虧的,所以我是絲毫不會退讓的.哦對了,現在我不用跟著他們去看執行過程了,你是不是有空帶我們在城里轉轉啊?"

一般來說游戲內的系統城市多多少少都會有點特產什麼的,所以到了一座城市當然就應該先去城市里的各中交易場所轉轉.而且,按照系統的一貫設定,好像越是那種玩家到不了的城市,那里的特產價值就越高,所以我現在也養成了習慣,只要是行會地圖上沒有標出來的新城市,到了之後肯定是要去看看交易市場的.

蘇西斯離開黑暗評議會的時候西斯議長給她的命令就是照顧好我們,一切聽我們吩咐,所以對這個簡單要求沒有絲毫的遲疑便立刻答應了下來.至于我的任務,反正有小鳳在城市上空盯著,還有鈴音騎士和那麼多的麒麟武士,什麼事情也逃不出我的眼睛.

確認了我要逛街之後,蘇西斯就開始帶著我離開了內城.這個內場雖然是暗精靈的老巢,但這里屬于統治階級居住的地方,這種地方可是沒有什麼商業活動的.真正的商業活動都是在外城內進行的,即便是高檔奢侈品也是絕對不可能在內城銷售的.畢竟按照統治者的觀點,高等的暗精靈精銳是不可能去經商的,而經商的那些伙計什麼的就只能是普通暗精靈或者是外來種族.將這樣的一個群體放在內城顯然應該算是一種安全隱患,所以還是將其放在外城之內比較放心.

雖說這個商業都是在內城之外的,但是按照一般商業規律,有錢人的消費能力顯然要高于窮人,因此這個商業區雖然無法在內城設立商店,卻全都緊緊貼著內城的城牆.于是呼我們剛一出內城立刻就看到了一溜排的商店,而且此時這里正是人聲鼎沸的狀態,顯然商業還挺發達.

"來吧,這里就是王都最大的商業街了.之前我們從東門進入的內城,所以沒看到這里,現在就讓我帶你們好好逛逛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八章 礦石開采事宜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一十章 一點小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