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總算出來了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總算出來了

"這里守衛這麼多,要出去當然不簡單,不過這些守衛應該不會一直呆在這個地方吧?"我對艾維斯說道:"王庭的守衛數量就算再多也只能是分區篩查,應該還不至于到每寸土地上都站滿人的地步吧?"

艾維斯點頭道:"說的也是,王庭的守衛還沒多到那份上,他們肯定只是在搜查,等會找不到人就會換地方."

"所以我們只要在這里等著就好了."

艾維斯在我說完之後也就冷靜了下來,然後我們就利用我的魅影扶風開始在原地偽裝了起來.現在還是凌晨,又在下大雨,天上可以說是一絲光線也沒有,所有人都只能依靠防風魔法燈的光亮照明,但是在如此之大的暴雨之中,即便是魔法燈的光線也只能勉強照亮周圍半徑三米以內的空間,再遠就啥也看不見了.這樣的能見度,可想而知對我們的抓捕工作能達到什麼水平了.

我和艾維斯在原地耐心的等待了十多分鍾之後,搜索花園的那支隊伍就完成了對花園的搜索,然後他們開始沿著花園的外牆一點點的向王庭內部搜索而去.顯然精靈們采用的搜索方式是從最外圍開始的,這樣做的好處是能夠盡可能的保證把逃離的人員堵在王庭內部,而如果從內往外搜,則很可能讓人跑掉.

看著守衛們逐漸搜索了過來,我趕緊拉著艾維斯藏到了一座雕像的肩膀上.這尊雕塑並非特別高大,而且周圍也沒有其他障礙物,但正因為如此,所以這才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地方.因為這個雕塑幾乎是立在花園出口的道路中央的,所以周圍擁有很廣闊的視線范圍,反過來也就是說這里處于很多位置的監控范圍之下.正因為如此,所以守衛們反而會忽略掉這個雕塑,畢竟正常人肯定不會想要去藏在一個這麼明顯的地方.

雖然正產情況下不會有人考慮那個雕塑,但是我艾維斯卻是這麼做了.借助魅影披風的幫助我們迅速跑到雕塑的肩膀上坐了上去,如果此時能見度比較高,應該會有人注意到雕塑的肩膀上有兩個人形的水圈.其實這個水圈是雨水打在我們身上之後形成的水膜.雖然我們可以隱身,卻不能讓自己消失,所以這個水膜我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不過,雖然正常情況下這個東西非常顯眼,但因為現在是凌晨,周圍漆黑一片,加上雨水太大,所以我們這里卻是非常的安全.要知道不管是什麼生物,眼睛都是非常脆弱的地方.現在這個暴雨連砸在我們的身上都能感覺到明顯的壓力,你可以想象一下這雨點砸在眼球上是什麼感覺.

正因為這雨水砸在眼球上非常疼,所以現在這種情況下根本沒人會抬頭去看雕塑的頂部,而即便是抬頭去看,也肯定是眼神一掃而過,不可能有人盯著這里看,因為那樣基本等于在自虐,而倉促間的驚鴻一瞥是根本無法看到我們的身影的.

事情就像我想的一樣,從花園內一路搜索出來的守衛們在到達這邊的道路上之後只是遠遠的瞄了一下這個雕塑就開始分開進入道路兩邊的花叢中搜索了起來.不管怎麼說道路中間實在是太空曠了,除了這尊雕塑就啥也沒有了.而道路兩邊的花壇里卻種著一米多高的觀賞性植物,那明顯是比這光禿禿的路面更適合藏身的地方.正常人一看到這環境當然都是先去搜索花叢後面,誰也不會想到我們就在路中間.

因為我們其實在這雕塑上面,搜索隊當然是沒法在花叢里找到我們的,于是搜索無果的守衛們只好繼續向王庭內部搜索而去,在所有搜索隊重新彙聚到一起之前他們是無法確定我們是否已經穿過搜索范圍的,這就是從外向內搜索的缺點.當然,如果從內向外搜索,那缺點更多.現在這樣我們起碼還需要穿越一次搜索隊,而如果是從內行外搜,那我們只要動作快點就可以完全不和搜索隊接觸就離開王庭.

等著我們附近的搜索隊全部過去了,我和艾維斯立刻跳下了雕像,然後紛紛沖入了花園內部.准確的找到入口之後我和艾維斯便一起跳了下去,而我們才剛進去,下面的兩個守衛就是突然叫了起來.

"什麼人?"

之前從這里上去的時候我已經讓公主對這里的兩個守衛進行了誘惑控制,也就是說這里的守衛現在應該和之前我們遇上的那些守衛一樣對我們視而不見才對.我們進入王庭時,所有沒法繞過的崗哨我們都是用的這個方法,先用魅惑術控制守衛,然後對其進行催眠,讓他們在潛意識中將我們忽略掉.因為僅僅是下達了這樣的暗示,和精靈們正常的習慣和精神信仰都不沖突,所以這種催眠的效果相當好.

催眠術這東西其實也有很多弱點,即便是被催眠的人在深度沉睡狀態也是會保留一部分基礎思考能力的.比如說,如果你讓一個已經被催眠的人拿起一杯水喝掉,他會毫不猶豫的執行,因為這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不會引起任何思維抵抗,反之,你要是直接命令一個第一次被催眠的自殺,對方多半會立刻脫離催眠狀態醒過來,這就是人的抵抗意志在生效.

正因為抵抗意志的存在,所以我們對這些守衛使用的都是簡單的思維改寫,而不是改變他們本身的價值觀.公主僅僅是讓這些守衛在看到我們之後會在潛意識中屏蔽掉這部分信號,也就是說他們的眼睛雖然看到我們了,但是在他們的意識中我們依然是不存在的,這基本上就等于是讓我們在這些人的視線中隱形了,而且這還是無法被反偵察的隱形方式.

這種簡單的修改並不與那些守衛的固有意識沖突,所以遭到的抵抗很小,很簡單就可以完成催眠.而且,因為我們沒有動這些守衛的其他記憶,所以這些人的思維什麼的都是非常正常的,這樣一來別人也就不會發現他們的意識被修改了.

按說這些人既然已經被催眠了,那我們下來之後這里的守衛已經沒反應才對,可是,剛剛我們下來卻是聽到了非常清晰的質問聲.

這突然地一聲也把我們嚇了一跳,因為我們之前以為這里的守衛都看不見我們才對,誰知道他們居然還是發現我們了.

盡管被嚇了一跳,但我的反應速度依然是非常驚人的.就在那邊呵斥什麼人的同時我就已經從這個垂直井中沖了出去,而一離開這個通往上方的垂直井我就立刻發現了對面站著的居然不是之前的兩個守衛,而是五個人.

這五個人有四個精靈守衛,還有一個明顯服裝不一樣,看起來可能是精靈族的某種高級職業.這五個守衛此時就站在之前我們上來的時候那倆衛兵所站的位置,但是現在那倆守衛明顯都不在這里了,這五個都是我們沒見過的.

在看到這五個人的同時我就明白了,這里肯定是換防了.之前被我們催眠的守衛此時肯定是已經被調走了,而剩下的這些人都是新調來的,而且因為警報的原因,這里還加了雙崗,而且還增加了一名高級職業者作為高端戰力以防萬一.

不過,雖然精靈族的方位策略還算正確,但這個力量層次就明顯有點問題了.五個新調來的人員之中只有一個是高級職業,而且這個人只是一名精靈劍士,等級最多一千三,和我的等級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在沖上去的第一時間我就直接一把捏住了這名劍士的脖子然後一道藍色的光圈一閃,周圍的人身上瞬間就多了一層冰霜,連被我捏住的這個家伙也一起定在了原地.我迅速的用手指在他們每個人的脖子上點了一下,然後說道:"我是來參加賭局的,你們現在算陣亡了,一會冰化了可別亂跑,要在這里老老實實的扮尸體哦."

那些守衛雖然很想說點什麼,但現在都被冰封了,所以根本沒法張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帶著艾維斯穿過這里消失不見.

事實上就在我們離開後不到兩分鍾就有一大群人趕到了這里.

精靈族盛產魔法師,而且因為壽命夠長,所以對魔法的研究也很透徹.這種對魔法知識的了解,使得精靈族的魔法應用能力非常的強悍.在警報器啟動之後,精靈王都的魔法監測器立刻就啟動了.這個耗能巨大的設備雖然性價比不高,但是單論用途卻是非常完美的.這個東西可以准確的偵測到附近環境中是否有人使用魔法,而只要有人用,它就能知道法術發生的位置以及大概的魔力強度.

正因為精靈王庭有這麼變態的東西,所以我剛剛施展的那個霜凍新星立刻就招來了大批的守衛.這種級別的魔力爆發簡直就像是黑夜中的燈塔,別說精靈族有專門偵測魔法波動的設備,就算是沒有,那些高級一點的精靈法師也可以單靠自身感應發現有人使用魔法了,只是不會像那個設備定位那麼准確那麼迅速.

兩分鍾的時間並不長,守衛們可以說來的算是比較快的,但問題是我們也不慢.之前在王庭中多少還要躲著這點暗處的守衛,但是在這邊的生命古樹枝干中就沒這麼多問題了.即便是王庭的警鈴驚醒了很多人,這里現在也還是凌晨時間,大部分人都還沒起床,所以這個通道中還顯得非常空曠.更重要的是因為情報的不對等,所以精靈們一直以為我們還在王庭之內,因此這些通道里不但沒有增派人手,原本僅有的那些守衛還都被加強到各個地道出口區堵路去了.

也正因為精靈們的這種調動,所以我們在這些通道里簡直就是進入了無人區.對于這種環境我們怎麼能不好好利用,當然是開足馬力狂奔了.所以,盡管後面的大群追擊部隊很快就找到了那個地道入口,但我們卻是已經快要跑到通道中間的位置上了.

追到地道口的守衛之中當然有擅長勘察現場的專業人員,簡單的看了下現場之後他就站起來說道:"他們朝里面去了."

"追."帶隊的人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個字就沖了出去,至于那五位原本負責這里的守衛則是在被解救下來之後就暫時讓他們回去休息了.

現在追擊我們的精靈都已經知道了,這次追擊的不是真正的入侵者,而是來參加那個賭約的部族的成員.因為知道這個原因,所以隊伍里的緊張感並不是很強,而那些被"救下來"的人雖然實際上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按規則他們現在算是"死人",所以就只能讓他們回去休息了.而且,按照規矩,他們也不能去詢問這些和我們交過手的"死人"任何情報.

在精靈們追進通道之時,我卻是和艾維斯已經沖到了另外一邊的出口,然後兩個人一起沖出了那邊的地道出口.

實際上我們出來的那個地方和進入的不是一個地方.這個出口也是艾維斯早就計劃好的路線,這樣安排的原因是這個出口離之前的地道入口比較近,可以讓我們迅速脫離狹窄的生命古樹內部管道網.

之所以要迅速脫離生命古樹的管道網,主要原因就是生命古樹她是個活的生物,而不是單純的一棵樹.實際上生命古樹的某些特征更加類似樹人而不是樹,他們其實是能動的,只是反應比較慢.按照正常流程,在魔法警訊響起的瞬間,生命古樹就會被喚醒,但是生命古樹不會像人一樣一跳爬起來,而是會像個賴床的孩子一樣,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完全清醒過來.

像是我們現在跑過的這個生命古樹內的通道,其實都是在生命古樹的控制范圍內的.也就是說,一旦生命古樹完全蘇醒,他就可以通過收縮通道中某兩處的管道讓通道堵塞,這樣我們就沒法再跑了.

雖說我們只是來參加賭局,即便是被生命古樹抓到也不會有生命危險,但要想完成任務就不能被抓住,所以這個隨時可能變成牢房的通道時越早離開越好.

從這邊預先設計好的通道口跑出來的時候沖在前面的既不是我也不是艾維斯,而是我剛放出來的霜雪.這邊的這個通道口不是我們來的那個,它是一個使用中的通道口.即便現在是凌晨,這里也是有守衛的.好在外面正在下大暴雨,所以我直接就把霜雪放了出來.

剛一出來的霜雪立刻就是一個響指,根本沒有什麼先後瞬間,我們就感覺周圍突然就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站在門口的幾個守衛全都在瞬間被冰封在了冰塊中,以這些冰的厚度和溫度來看,即便是這里德氣溫,沒半個小時以上他們也別指望出來.霜雪雖然是我的魔寵,但她是專精冰凍系法術的,所以在寒冰系法術方面她明顯比我厲害多了.

凍住守衛雖然解決了出口問題,但同時也是再次暴露了我們的位置.那個魔法偵測器的感應范圍其實非常的光,不光是王城,就連外面那圈峽谷外側的很大一片區域其實都在這個設備的感應范圍內,也就是說我即便是跑出了城牆都沒用,更何況這里別說城牆,幾乎都能算的上是市中心了.

搞定了守衛,收回霜雪,我直接把夜影給召喚了出來,然後一把抓起艾維斯扔了上去,跟著自己也跳了上去.一邊催動夜影快跑,一邊通知小龍女加大降雨量干擾追兵.

之前在王庭那邊雖然也是露天的,但是頭頂上其實有生命古樹的樹冠遮擋著,下面的雨水都是漏下來的一點點,並不明顯,而現在出了這邊的通道我們才真實的感應到暴雨的感覺.雖然這里現在也還在生命古樹的樹冠下方,但畢竟是靠近邊緣了,加上樹冠太高,所以這下面其實也擋不掉多少雨.

夜影的速度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夢魘有個隱藏能力就是可以用生物波探測道路,也就是說即便把眼睛蒙上夜影也可以跑的飛快而不撞到任何東西.但是,正因為速度太快了,我們現在反而是感覺相當的糟糕.倒不是說我不希望跑快一點,而是因為前面的雨水打在身上實在是太痛苦了.即便是穿著鎧甲,那密集的雨點砸在鎧甲上依然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力.那種叮叮當當的聲音簡直不像是在下雨,倒像是我正在被人用散彈槍攻擊.

其實我這都算好的了.最倒黴的是艾維斯,他的腦袋上只有一個相當簡單的翼盔,這東西的防護面積可沒有為的頭盔面積大,所以現在他不但通道感覺到頭盔被震得發麻,更要命的是臉上被雨水砸的生疼.

因為之前我使用霜凍新星的時候就已經暴露了一次位置,所以等我們第二次使用法術的時候精靈們已經在往這邊集結了,結果就是我們前腳才走,他們後腳就到了.在看到被凍住的幾個守衛之後他們立刻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于是立刻又開始追擊.不過,和我們一樣,他們剛一出來就遭遇到了小龍女突然加強的暴雨攻擊.這個暴雨已經不能用秘籍來形容了,那簡直就好像精靈王庭上空出現了一個大瀑布一般,密集的雨水幾乎是練成一整塊往下砸得,別說雨點,連雨球都不足以行動現在的狀態了.

看著如此密集的暴雨,帶隊的精靈守衛也是眉頭一皺,但他們只能硬著頭皮帶隊繼續追.當然,即便是冒雨沖了出來,他們的速度也是下降的極為厲害.要知道之前來的時候可是連有夜視能力的我都差點准備弄個拐杖探路用了,更何況是這些精靈.看不見道路的他們根本就不敢放開步子跑,只能是根據大致的猜測摸索著前進.更要命的是因為王庭比周圍區域要高,所以之前王庭那邊還沒啥,可是到了這邊他們才發現地面上居然已經積起了齊膝深的雨水,現在他們感覺自己不是在城里的道路上,而是好像正在某條河流中趟水前進.

雖然精靈們因為這恐怖的大雨是寸步難行,但我們的速度卻是幾乎沒怎麼下降.夜影可是具有虛空行走的能力的,水再深對他也沒有影響,反正他現在就是在水面上在跑,阻力什麼的對他根本不存在.唯一影響到我們速度的就是現在識別方向有點困難,所以我們也不敢放開最高速度,再說現在這雨量,真的全速跑的話,我怕自己會被雨水從夜影背上沖下來.

"小龍女."

"主人."很快跑到之前和小龍女分開的那個位置,我直接用心靈接觸呼喚了一下,小龍女立刻就從旁邊的一間屋子里跑了出來.雖然地面上的雨水很深,但是精靈們的房子大多是樹屋,地面上的建築都是功能性建築,比如商店什麼的,住人的都是樹屋,所以小龍女藏身在整個泡水的房子里也沒有人注意到她.事實上一到夜里,這些人類建築里基本就空了,精靈們都回到樹屋睡覺去了.而外面的這些人類建築自然就空了.

看到小龍女回來,我立刻對她說道:"跟著我一起飛,我們離開這里.你控制著雨云跟著我們一起移動,我擔心後面的追兵追上來,讓雨云掩護我們一下吧."

"這個是小意思,只是你確定需要這麼大的降雨量?"小龍女問道.

"怎麼?你不能維持這麼大的雨量嗎?"

"那倒不是."小龍女解釋道:"雖然我能呼風喚雨,但雨云中的水量畢竟是固定的,多虧這地方的空氣濕度很大,我能從周圍的空氣中提取水分補充那團雨云,所以才能堅持用這麼大的雨量下這麼長時間.可是一旦我們動起來,我還要控制云團移動,要保證它們不被風給吹散了,所以提取水汽的工作就要暫停.要是這樣的話,那團云可能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抽干的."

"這個你不用擔心.只要能稍微掩護我們離開一段距離就可以了.只要離開王城幾公里我們就可以換飛鳥全速撤離,到時候精靈們是肯定追不上來的."

"那好,我們現在就走吧."

"好的."

同意了我的方案之後小龍女直接從原地騰空而起,然後跟在夜影身邊和我們一起向著空中飛了上去.之前因為小龍女和我們距離遠,所以照顧不到我們這里,但現在和小龍女在一起我們就可以享受到她的照顧了.雖然周圍的降雨量一點沒見小,但我們身邊五米之內卻是個空白區.倒不是說這小片區域不下雨,而是這里下的是綿綿細雨,和外面那個瀑布一般的降雨區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分界線.

得益于這個雨水稀薄區域的幫助,我們的移動速度立刻就快了起來,不過還沒等我們飛過王都外面那圈峽谷的上空,突然就感覺到王都中央位置爆發出了一陣極端強烈得魔法波動.

"啊……"小龍女突然驚叫一聲然後就開始翻著跟頭往下掉,嚇的我趕緊從夜影背上跳了下去一把抱住了小龍女.翅膀一張我們重新升了起來,但是小龍女卻是揉著腦袋一直喊疼,而我們頭頂的雨云竟然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瓦解著,周圍的暴雨眨眼之間就變成了稀稀落落的雨滴,而後不到一分鍾雨水就徹底停止了,天上的云彩也逐漸消散,連星星都出來了.

"小龍女,這怎麼回事?"

小龍女揉著自己的腦袋說道:"剛才有個很強的精神波動破壞了我的法術控制,天上的那團云因為下了一夜的雨早就沒剩多少水分了,現在沒有我的控制自然是立刻就消失了."

"知道是什麼人打斷了你的法術嗎?"

"不知道,就感覺很強,而且這個精神波動非常的醇厚,對方剛才那一下似乎還沒出全力,不然我搞不好都要受點內傷."

聽到小龍女這麼說我也是回頭看了眼王都方向,結果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我靠,快跑!"

因為雨完全停了,加上云也沒了,所以現在空中的視線非常的好,我一眼就看到了王城那邊的生命古樹上飛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黑點.雖然因為距離遠暫時還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但想也知道肯定是精靈族的空騎兵了.反正精靈族的飛行魔獸也就那幾種,這些不是基美拉就是角鷹或者是獅鷲,反正跑不出這三種.

艾維斯聽到我的喊話聲就有些擔心的問我看到什麼了.雖然這雨後的空氣能見度很好,可現在畢竟是凌晨最黑暗的那段時間,艾維斯又不是亡靈生物,他視力再好也不可能看到那麼遠的地方.

聽到艾維斯的問話我趕緊回答道:"後面飛出來一大群空騎兵.我說你們的賭約是怎麼說的?難道非要他們追丟目標才算我們盜竊成功還是怎麼著?"

艾維斯點點頭道:"就是這樣.我們需要甩掉追兵,而且要讓他們查不到我們是哪個部落的,這樣才算我們盜竊成功."

"靠,真是麻煩."我說著就對小龍女道:"你先回訓練空間修養一下."

小龍女聽話的返回了訓練空間,而我則是將艾維斯一把從夜影背上拎了起來,然後讓夜影也回到訓練空間,接著把飛鳥給丟了出來.之前是因為雨太大,不適合飛鳥這個噴氣式飛行單位,現在反正掩護作用的雨云都沒了,放著飛鳥不用豈不是浪費?

"飛鳥,全速.甩開後面那群飛行生物."

"你們抓緊.我要加速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一十七章 跑掉就是勝利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造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