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三十章 求援以及應對策略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三十章 求援以及應對策略

了解了天草十兵衛為什麼會知道松本正賀的身份之後,接下來就是詢問一下他的來意了.

對于我們的問題,天草十兵衛當然是回答的爽快,因為這本來就是他的任務.

"那是說,你是來這里搬救兵的?"在天草十兵衛簡單那的介紹之後我們總算弄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根據這個天草十兵衛的介紹,他是本地的一個城守的部下,而他來這里原本的目的是想要取得松本正賀的幫助.至于說尋求幫助的原因則是他們城市里不斷失蹤的人員.

是的,是失蹤人員.據說他們的城市在最近一個星期之內損失了整整三十多個人.本來以《零》中的世界殘酷程度來說,一個城市別說一星期損失三十個人,就算是一天損失三十人也不算什麼大事情.之所以損失這麼三十幾個人就讓城主慌忙派人出來尋找幫助,原因就在于這個損失的不是一般人,而是僧人.

之所以僧人的損失能讓城主這麼驚慌,主要還是因為日本這里的環境.游戲內對于各地的勢力安排大致是這樣的.首先最低級的是自由NPC,他們就好像現實中的老百姓,屬于最底層的存在.往上一層就是地方勢力,也就是政治團體.不過因為有神族存在,所以游戲內的政治團體並未形成明顯的國家概念,只有一種不太穩定的城邦制度.一般都是一座座的城市各自為政,或者是一座大城市控制周邊幾個小城市,一般不會有太大的管理跨度.

在政治團體之上就是神族勢力,不過這個指的不是神族本身.比如說佛門的神族勢力指的的和尚,天庭那些神仙在人間的勢力就是道士,還有光暗兩大神殿其實也是類似的存在,畢竟兩大神殿中更多的還是人類,天使或者惡魔這樣的神族存在只是兩個神殿勢力的高層是,而且他們不會在外面亂跑,下面的那些具體辦事的都是從自由NPC中招募起來的人員培訓後轉職而成的.

在這些神族在人間的代行者之上才是真正的神族勢力,像是佛門,天庭,光暗兩大神殿的總部之類的.當然,他們也不是頂級存在,因為上面還有上位神壓著.至于說玩家……這個群體其實是獨立的.要全面來說玩家其實才是最重要的群體,畢竟游戲就是為玩家而存在的,以上那些勢力沒了哪個都可以,就是不能沒有玩家.但是,實際上玩家在游戲內的地位卻是高的高低的低,分布很亂.

零散的玩家實際上也就是和地方政治團體齊平的一種存在,比自由NPC高等,但是受神族機構的制約,畢竟轉職之類的很多業務都要仰仗他們這些神族機構提供.至于說地方政治團體,這個和零散玩家基本持平,玩家們不怕他們,但也不能輕易得罪他們.

零散玩家雖然地位不高,但是有團體的玩家地位就會高出一些.即便是在一個小行會之中,那也就可以比地方政治勢力高出半頭,但比起神殿組織還是要略低.當然,隨著個人所在行會的實力高低,這個地位也是不穩定的.你要是一個只有三五十人的小行會的會員,而且行會里連個高手都沒有,那加入這種行會其實和沒行會也差不多.根本沒人理你.但是,如果是一個數千人的中型行會,行會里能再有一些能撐得住場面的二三流高手,那地位就會明顯不一樣,至少比起地方政治團體要高級很多,見到神殿的人也不用太小心,只要別過分,人家也都會忍你.

要是行會勢力進一步擴大,像是一些比較知名的行會,規模在萬人以上,行會里有一大群一二線的高手,再有幾個戰力榜里都排的上號的頂級玩家,那這種行會的人基本上就不用在乎地方神族的辦事機構了.只要別去得罪那些真正的神族勢力就行.

至于說到了頂級行會,也就是我們冰霜玫瑰盟這樣級別的,那基本上只要你別太得瑟,一般勢力是真的不用太在意了.畢竟說出去就連真正的神族勢力我們都滅了不是一個兩個了,除了天庭這樣實力太龐大的還需要陪著小心,一般的神族看到我們行會的人那都要客客氣氣的,不管心里怎麼想,起碼表面上大家都要點個頭裝作一團和氣.畢竟敢跟我們齜牙的基本都挺尸了,剩下的只要腦袋沒問題基本都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當然,說來說去玩家的地位其實還是看實力,你有本事屠神,那就連身都不用怕了,你誰也打不過,那就只能乖乖夾著尾巴做人,這倒是和現實中沒太大區別,只是現實中逼得不是個人戰斗力,而游戲里卻基本上都是用武器和魔法說話的.

因為游戲內有著這樣的實力等級劃分,所以一級管著一級,等級還是挺森嚴的.這個印度的佛門已經被我們冰霜玫瑰盟和天庭聯手給打殘了,現在的殘余勢力不是被印度的各家勢力吞並就是在苟延殘喘.中國地區的佛門勢力已經全部並入了天庭或者妖魔一方,當然我們冰霜玫瑰盟也撈了不少拉近了混亂與秩序神族.不過,佛門主脈雖然已經被打斷了,但是佛門這個神族團體的勢力范圍可不只是這麼一點.日本其實也是個受佛教影響很嚴重的國家,在這里自然也有佛門勢力,只是因為主脈被斷,所以現在日本地區的佛門勢力相較于之前要弱勢了很多.

不過,雖說佛門勢力現在又所衰弱,但問題是日本的其他神族過的也不怎麼地.

日本的神族勢力基本上和中國很像.首先作為基礎架構的光暗兩大神殿在日本也是存在的,只是這倆神殿屬于引導階層的神族機構,除了在歐洲實力強大之外,在其他地區都不是主要的神族勢力.日本地區的光暗兩大神殿從游戲一開始就發展的不怎麼樣,競爭力比不上日本自己的本土神教,所以一直就是很弱的存在.

除了這兩大神殿,日本還有三個半神族勢力.這其中的三個神族勢力分別是佛門,高天原神族以及妖魔一族.這三個勢力和中國地區的神族勢力差不多,像是佛門和妖魔一族在中國也有,只是高天原神族和天庭有所區別.不過有一點比較亂,那就是日本的高天原神族和妖魔的關系並不像我們國家的天庭和妖魔勢同水火.

現在天庭和妖魔的關系有所緩和是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出現之後才稍微緩和了一些,因為當初在我的穿針引線之下,天庭妖魔一起合力搞定了佛門,所以兩族有了一定的共同利益,這個矛盾也就不顯得那麼激烈了.

但是日本這邊的高天原神族和妖魔的關系就比較不一樣了.他們的這兩個神族勢力從一開始關系就有點亂,有些妖魔本身就是高天原神族的一員,而高天原神族之中也有不少是大陸這邊流放過去的神仙什麼的,反正高天原神族的成分很雜,而且其中還分成了好幾個大的派別,其中有個派別基本上全都是妖魔組成的.這樣一來高天原神族和妖魔之間的關系就變得比較混亂了起來,兩個勢力說是一個勢力也行,說是兩個勢力也行,反正就是很亂.

除了這三個神族勢力,日本還有一個不算神族勢力的神族勢力,也就是我說的那個半個神族勢力.這個神族勢力叫做日本神道教,其宗教之中吸收了中國的佛道兩家文化,還柔和了日本自己的妖魔文化進去,反正就是個大雜燴,而且最要命的是日本其實根本就沒有一個神族團體對應這個神道教.神道教所信奉的神族之中有些是日本佛門甚至是中國或者印度佛門里的神族,還有一些是天庭的神仙,以及高天原神族的一部分神祗,甚至還有一大堆的妖魔鬼怪,總之他們信奉的神祗分別屬于多個神族勢力,根本就不是一個集體.

按說這種沒有神族上層結構的勢力並不能算是神族勢力,但是因為神道教有一大幫子高級戰斗力,所以在不挑戰其他神族的前提下,他們依然可以穩壓地方政治團體一頭,于是就搞出了這麼一個半真不假的神族勢力.

數完了日本的神族勢力就可以發現,日本現在的神族勢力是真的出現了一定的真空狀態.一個佛門,主脈被干掉了,剩下的就是日本這邊的分支.一個高天原神族,之前讓我帶著行會里的精銳禍害了一番,現在還有點萎靡不振的意思,就連天照那個高天原神族的首領都被打成重傷,現在實力都沒完全恢複.兩大神殿就不說了,在日本一直就處于打醬油的位置上,壓根沒啥發展.妖魔勢力就更不靠譜了.完全就是一盤散沙,基本沒有組織性可言.神道教更狠,連神族都沒有就創立了一個宗教派系,而且還有模有樣的弄出了好多道場進行各種神族才可以執行的系統職權.

把這些神族勢力都數一遍就可以發現,日本這邊的神族勢力其實都很有問題.本來高天原神族和妖魔勢力都還算挺強的.可惜高天原神族讓我們給折騰慘了,妖魔又不團結,所以這一下日本神族勢力就顯得相當的萎靡.也多虧後來出了個松本正賀導致我們行會的日本戰略發生轉移,從占領日本變成了控制日本,所以才保留下了這些神族勢力,要不然的話依照我們行會的戰術習慣,肯定是要動手清理日本神族的.

正因為這個日本神族勢力現在都是各有各的問題,全都跟病秧子似的,所以這日本的佛門勢力即便是沒有了主脈,卻依然還能保持著之前的地位.不過,也正因為佛門現在依然地位不減,所以那個天草十兵衛的主子才會這麼著急的派出天草十兵衛出來找人幫忙.

作為地方政治團體,他們也就比自由NPC地位高點,對神族下屬機構是絕對要低一等的.所幸神族和地方政治團體的所求不一樣,所以兩者之間基本沒啥沖突,一個是要物質上的好處,另一個則是主要以信仰之力為目標,所以大家也沒啥沖突.

但是,沒沖突不等于會顧忌.之前大家各司其職也就算了.現在佛門主脈被殲,這個日本分支正急于吸收信仰之力壯大自身,結果這麼關鍵的時候作為采集信仰之力的最直接單位的和尚卻是突然一下少了三十幾個,而且全都集中在一個城市,你說這日本佛門的高層會不派個人過來看看情況嗎?

本來看情況也沒啥,問題就在于那個來查看到底什麼原因導致損失了三十幾個和尚的低級神族居然在到來之後也失蹤了.

這神族勢力和城主的關系,基本上就和皇帝與地方官的關系差不太多,雖然不是直屬關系,但卻是真的是人家發句話就可以決定這邊的城主的生死存亡.本來這邊損失了三十幾個和尚這事就還沒了,結果人家上面派下來個欽差大臣居然又出事了.這佛門要是再無動于衷,那是顯然不可能的.不管這個事情最後能不能查出個結果,以及責任在不在城主,反正看這樣子,城主鐵定是沒好果子吃.被換掉都是走運的,掉腦袋也不算奇怪.

偏巧天草十兵衛的這個主人正好是個喜歡主動出擊的主,不喜歡坐以待斃.本來不知道也算了,如今他都預見到自己的悲慘未來了,你說他怎麼能不動點心思找找活路?

他這邊一動心思,那就立刻想到了要找人來幫忙.這個找人幫忙也有講究,神族勢力肯定不行.都說了地方政權和神族的關系就好像皇帝和地方官,這邊欽差大臣在你這地方官的管轄范圍出事了,你不去解釋,結果跑去找個外國官員來你這里撐場面,這是啥意思?不管之前的事情是大是小,是對是錯.能干出這種事情,那上面的就絕不可能饒了你.這不是是非對錯的問題而是原則問題,所以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余地.

正因為神族勢力之間的這種派系分明,所以城主知道決不能找其他的神族勢力來幫忙,再說人家也未必會把他們當回事,如果要找別的神族來對抗佛門的檢查,那基本上就等于是在自殺,更糟糕的是還未必請得來.

不能找神族勢力,那剩下的勢力就剩下一個可選項了,那就是玩家勢力.

雖然大部分玩家勢力其實不能對抗神族勢力,但偏巧城主他們知道有個勢力可以對抗神族,那就是松本正賀他們.

正因為知道松本正賀他們有能力對抗神族,至少是可以保下他們,所以這個城主才會派出天草十兵衛來這邊找松本正賀聯系幫助,只是沒想到之後居然意外碰上這個誤會,被天草十兵衛發現了我們和松本正賀的關系.

松本正賀當初知道天草十兵衛發現了自己的秘籍就想著要殺人滅口來著,不過天草十兵衛請求給他一個說話的機會,而松本正賀也同意了.之後天草十兵衛就將這個事情的全部內容告訴了松本正賀,松本正賀聽完之後也覺得這個事情也許確實值得伸把手,所以也就沒有直接殺掉天草十兵衛,而是讓我來決定怎麼處理.

天草十兵衛在解釋完全部的事情經過後就開口說道:"好了紫日會長,我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了.你們的秘密只有我一個人看到,我還沒有返回城主那里,所以知道你們秘密的只有我.如果你們不想插手這件事情,只要殺掉我就可以保證消息絕不會泄露出來.當然我並不想死,所以如果您有可能因為某些原因不殺我,我也將會保證絕對將這個消息爛在肚子里,即便是城主大人也決不去說.請相信我不是一個只長肌肉的傻子,這種消息知道了遠不如不知道,我告訴城主就等于讓他陷入危險之中,所以即便你們放了我,我也絕對不會和城主說.至于其他人,我自然更不會說."

天草十兵衛的保證我還是比較相信的,畢竟他說的確實是正確的道路.天草十兵衛知道我們和松本正賀的關系就相當于是了解了一個天大秘聞,這種事情當然不能輕易亂說,不然消息泄露的話我們固然是要蒙受損失,他自己也絕技跑不出我們的報複,而且在這個事情徹底傳開之前,他告訴誰,就等于讓這個人進入了我們的獵殺名單,這種事情他只要有點腦子都肯定不會去做.本身他和我們就無冤無仇的,根本沒那個必要拼著自己命不要了來坑我們.真那麼干了不是明擺著腦袋有問題嗎?

"好吧.關于我們的秘密問題,我是不會因此就殺掉你的,但這麼大的事情,要我完全放任你不管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會對你做出一些防范措施.不過你放心,只要你不泄露消息,這個防范措施對你不會有任何影響.至于說幫助你們的事情……我想知道你們的城主是怎麼打算的?他不會認為求到這里開,我們這邊就一定會出手幫忙吧?"

天草十兵衛聽到這個立刻跪了下來,先是磕了個響頭,然後才說道:"感謝您的不殺之恩,同時感謝您肯出手幫助我們."

"等等,我還沒說要幫忙呢."

"您詢問我們的代價問題就是說您動心了,至少您已經有了出手的意思.我們的城主當然不會讓您白白出手得罪佛門的那幫家伙.他的意思是使用一些特殊的報酬用來支付您的酬勞."

"特殊報酬?他能給出什麼特殊報酬啊?"

天草十兵衛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才說道:"我們的城主大人為您准備了很多上等姿色的美女,只要……"

"打住!"聽到天草十兵衛這個話我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你把我當什麼人了?美女?你們城主還真有想法.可別告訴我你們只准備了這個,要是真這樣的話我可是立刻就讓人講你轟出去了."

天草十兵衛一聽我的話連忙搖手道:"不急不急,除了這個我們還有別的東西."

"說."

天草十兵衛稍微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們城主大人手里還有一件不知道價值如何的東西,我們估計可能是很貴重的,但是暫時不知道具體價值,所以也就沒法確定您是否滿意."

"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是個圓圓的東西,表面雕刻有很多看不懂的紋路,材質似乎是玉的,有蘋果那麼大."

我皺著眉頭道:"除了這個沒有別的特征嗎?光憑你說的這點信息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啊!"

"我們也是不知道這個到底是什麼,所以也沒法給您說清楚,不過想來一定是好東西,因為這個東西就是那名後來來檢查的佛門神族留下的東西."

"那個神族留下的?"

天草十兵衛點頭道:"是的.當時那名神族前來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那個失蹤了三十多名和尚的廟宇之中檢查,然後他在寺廟之中一個老和尚的房間里找出來了一個暗格,這東西就是被放在那里面的.當時他似乎是知道這個暗格的位置,根本就是直接沖著這東西去的.而且在看到這個東西之後他立刻就表現的非常安心的樣子,之後的調查工作也就不那麼著急了.可是第二天他就失蹤了,我們在整理他的遺物時發現了這個東西,所以也不確定這個是不是有什麼價值,只是知道應該是個好東西."

"聽你們說的確實是個好東西.那麼這樣吧.這個事情我會去幫你們看看,但是如果那東西沒什麼價值,我不會再管你們的事情."

"多謝大人."

"好了,你先退下,我們這邊還有點事情,之後我會過去找你."

"是大人."

天草十兵衛被松本正賀派出兩名手下帶到了一除偏房休息,而實際上就是暫時軟禁,在沒有設置安全防范措施之前是不能讓他離開的.

在天草十兵衛被帶走之後我又看向松本正賀問道:"好了,現在說說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的事情吧.他們倆是什麼時候失蹤的?"

"我們是今天一早才知道這個消息的,但是根據我們的人員得到的情報顯示,他們其實在昨天晚些時候就已經失蹤了."

"這兩個人看不住還情有可原,可是鬼手信長的手下那麼多人,你們一個也沒找到?"

"抱歉會長,我們的人確實是完全不知道他們是到底怎麼消失的.之前還好好的,可是突然一下所有人就集體失蹤了."松本正賀無奈的說道.

我想了一下說道:"你能確定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是在一起的嗎?"

松本正賀稍微遲疑了一下之後還是點點頭:"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確定他們在一起,這個又很多證據可以間接證明,但是我們沒有直接證據."

我稍微想了一下,然後問身邊的玫瑰和素美:"你們有什麼想法?"

玫瑰皺眉說道:"他們一起失蹤,肯定是在計劃什麼,而且顯然忽略掉了松本君這邊的人員.如果說鬼手信長這麼干,那還情有可原,但是八歧大蛇也這麼做,這就有點不合常理了."

素美跟著道:"我覺得他們這次應該不是沖我們來的."

"你為什麼認為他們不是沖我們來的呢?"我出聲問道.

素美回答道:"你們想啊.如果要攻擊我們冰霜玫瑰盟,那基本上就等于是在全面入侵我國,這種大規模的行動必然不能小打小鬧,傾全國之力尚且不太放心,有怎麼會留下一部分人員不去動用呢?"

玫瑰點頭道:"說的有道理.八歧大蛇要是想對我們動手,沒道理不叫上松本正賀他們吧?"

"是啊,現在全日本大部分的人員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下,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肯定沒法繞過我們執行計劃.他們現在不通知我們就說明用不上這些玩家,而如果是入侵計劃就必然需要我們這些人手.那麼由此推斷,不管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在計劃什麼,應該都是和冰霜玫瑰盟那邊沒什麼關系才對."松本正賀說道.

"可萬一他們就這樣使用少數人員打過去了要怎麼辦?"櫻雨神雛問道."艾辛格那邊一旦被襲擊,我們的代價會不會太大?"

"其實我到不擔心他們偷襲艾辛格."玫瑰說道:"艾辛格的防禦力非常之強,就算他們真的來也未必就能在短時間內拿下我們的城市,而且現在這個事情已經在天庭那邊備案了,一旦八歧大蛇出現在艾辛格,天庭那邊的增援幾分鍾就能趕到,到時候戰斗必然會變成持久戰,而這個恐怕不是八歧大蛇願意看到的結果.當然也不排除八歧大蛇受到鬼手信長股東干傻事的嫌疑,只是那個可能性非常之低而已."

素美打斷我們說道:"我看不如這樣.我們先在艾辛格啟動三級防衛預案,這樣起碼可以起到一定的安全警戒作用.另外……我建議馬上啟動霧島上的空間傳送攔截系統,跨國傳送陣使用跳時連接的方式進行規避,這樣就可以杜絕八歧大蛇他們直接傳送到艾辛格這邊來發動突襲的可能性.然後我們只需要封鎖中日之間的海域,基本上就能起到預警作用了."

玫瑰點點頭道:"這個方法可行,但是日本那邊也不能放松.我建議馬上加派人手去日本那邊調查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他們的行蹤."說到這里玫瑰又看向我說道:"正好,紫日你不是要去幫那個天草十兵衛看下他們那邊的情況嗎?順便就去調查下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的信息,這樣不是正好一舉兩得嗎?"

我點點頭道:"沒問題,這個我親自跑一趟,不過南美洲那邊怎麼辦?"

玫瑰道:"生命之樹都已經種下去了,剩下的事情就不要你操心了.後勤有我管你就放心吧.去處理好八歧大蛇別再出什麼幺蛾子就行了!"

"沒問題,這個交給我吧."

簡單的商量完之後我們立刻開始分頭行動.玫瑰要去南美洲盯著那個新城市的建設問題,畢竟她是後勤大總管,我現在沒法管那邊的事情,她就要全面接手了.素美當然也閑不下來,她要去參謀團商量制定本土防禦計劃,這個計劃要在原來的計劃上做點修改,一方面要啟動防禦,另一方面又不能讓有心人看出點什麼來,這可不是個簡單工作.

她倆各有各的忙,我自然更閑不下來了.出了艾辛格先到迷霧島這邊監督他們啟動了傳送隔離屏障,這個東西是一種非常高端的遠程空間攔截設備,可以阻斷兩個地區之間的空間通道使傳送陣失靈,而且即便是不依賴傳送陣的空間傳送也會被干擾而無法使用.

八歧大蛇要到中國來,除非自己飛過來,要麼就只能坐船,或者使用傳送陣,而且鬼手信長的那幫手下也是和他們一樣,肯定要用三種方法的其中之一.只要這個傳送干擾設備一啟動,他們能選的方法就只有兩個了.要麼飛過來,要麼走水路坐船.

剛剛已經說了,我們要啟動海岸線封鎖,所以他們坐船來的話肯定會被發現,而且一定會被半路擊沉,所以他們不可能靠船只到達艾辛格,而且必然會暴露.那麼,剩下的就只有空中了.當然,這個其實更是個大坑.

我們冰霜玫瑰盟什麼最強?當然是空軍了.那麼多的長槍和巨龍,你以為是養著好玩的嗎?別的戰斗我們不敢打包票,空戰的話我們冰霜玫瑰盟還沒怕過誰.以前只有一個天馬群的時候我們就是空戰第一了,現在又是長槍編隊,又是巨龍群,還有空戰型機動天使和空中戰艦,最重要的是還有艾辛格移動要塞這個空中堡壘,我們行會的空戰能力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即便是八歧大蛇飛過來我們也能敲他一頭包.

當然,這個空間隔離屏障一旦啟動,我們自己的跨國傳送陣也將受到限制,不過我們打算依靠類似跳頻電台的工作原理進行傳送.說簡單點就是在隔離屏障上留下一個洞讓我們自己人使用,而且這個洞不是固定的,而是每時每刻都在變.但是,因為有軍神這個通訊中心存在,所以我們可以用通訊器協調兩邊的頻率,這樣我們的傳送陣和隔離屏障使用同一頻率進行跳頻傳送,別人找不出我們的傳送規律就根本沒法傳送,而我們因為使用的是即時通訊協調頻率,根本就不存在什麼規律,所以這種方法是根本沒法破解的.當然了,要是有人切入我們的通訊頻道倒是有可能跟著一起跳頻進行偷偷傳送,但問題是我們這邊的通訊是以軍神為基礎的,因此有人切入頻道他會第一時間發現,之後只要停止跳頻完全封鎖全部空間通道就好了,敵人照樣過不來.

處理完了這邊的事情之後我又從霧島離開,然後到達支點城.沒有從城門這邊離開,我直接從海上繞了個大圈,然後又從很遠地方的一個無人區登陸,接著繞行一圈到達了松本正賀他們所在的臨時總部.

看到我到來,松本正賀他們立刻將我引到了秘密會議室,這邊才是這里的核心區,只有真正了解松本正賀他們身份的人才能到達這里,一般日本玩家連這里的外圍區域都進不來.

我在這邊和松本正賀他們又面對面的了解了一下八歧大蛇他們的情況,然後就被松本正賀他們帶去了天草十兵衛的房間.

盡管之前在通信器里見過一面,但是現場看到這個天草十兵衛我還是挺驚訝的.這家伙的長相在日本人中算是相當另類的,以為他的外貌並不太像日本人,或者說不像亞洲人.事實上這個天草十兵衛看起來很像是西方的白種人,只能隱約看出一點亞洲血統.

雖然挺好奇這家伙的長相,但我也沒多問,畢竟我不是來查戶口的.簡單的和這個天草十兵衛寒暄了幾句我就開始之切入正題."你們的城市在什麼位置,叫什麼名字?"

"回大人.我們的城市叫做元邦,是一座大型城市,周圍還管理著幾座小山村和一片農場.因為城市比較大,所以這里就被佛門設置了一座大型寺廟,而且其中駐紮著很多很厲害的和尚.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樣還會有人失蹤."

"失蹤人員都是和尚?"

天草十兵衛想了想搖頭道:"也不全是,其中還有一個是路過那里的一個小行會的工作人員."

天草十兵衛所謂的這個小行會的工作人員應該指的是行會里的MPC,因為如果是玩家,他會直接說是冒險者.用工作人員來稱呼必然是NPC.

我稍微想了一下又問道:"那些失蹤人員都有什麼特征你們調查過沒有?"

連續性的同性質案件,第一反應當然是要找共同點以便于確認凶手的行為特征.我和天草十兵衛雖然都不是偵探,但是基本常識大家都能想到一些.事實也不出預料,天草十兵衛果然點頭說道:"這個我們確實有研究過,事實上之前來查案的那位神族也是想從這里下手,只是還沒有查出眉目就失蹤了.經過我們事後總結,這些失蹤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那就是……"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二十九章 內部漏洞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三十一章 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