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三十二章 居然是他們?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三十二章 居然是他們?

"這地方就是失蹤現場?"在魔寵們的引導下我和天草十兵衛很快就在寺院附近的一處看起來很普通的山林之中停了下來.

天草十兵衛也是有些驚訝的問道:"這里看起來與附近的環境毫無差異,這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不在地面上,而是在下面."負責引導的凌指著一棵大樹說道:"這棵樹曾經被整體移動過,玫瑰藤剛剛從這下面經過的時候發現這棵樹的大多數根系都是斷的,說明這棵樹肯定是被移動過,所以才會導致根系全部被蠻力扯斷,附近的植被也大多有被人動過的痕跡,顯然都是在被破壞後刻意恢複成現在的樣子的.不仔細搜查的話幾乎發現不了什麼特別之處,但是仔細看就能發現很多問題."凌說著就從地上捧起了一捧土道:"雖然看著就是泥土,但你們去別的地方挖點土對比一下就會發現這里的土明顯和附近其它地方的土不一樣."

"哦?"聽到這個話我和天草十兵衛都是趕緊走開十幾米抓了把泥土,然後回來和這邊的土一對比,果然是發現土質有區別.

凌解釋道:"這里的這種土叫做陰土,是被埋在地面下一定深度很長時間的土.這種土里其實基本長不出東西來.一般種地的農民遇到這種土都會先將土壤敲碎成小塊,然後讓太陽暴曬一到兩個星期,在此期間要是有降雨,那就更好一些,最好是反複的被雨水浸泡然後曬干,重複幾次之後就和地表土沒什麼區別了.這地方的這些土既然還是陰土,那就說明它們被翻上來時間不長,否則只要一到兩個星期就會自然變成和周圍的土壤一樣的正常土壤.但是看這里土壤的結構,應該是最近三天之內才被翻上來的,不然不可能差別這麼明顯."

天草十兵衛聽完凌的解釋立刻佩服的贊道:"真是太厲害了,你們到底是怎麼發現土壤不一樣的啊?"

凌笑著說道:"本來我們也沒人注意到土壤不一樣,可是開拓者在地下發現了一個地道網,然後他就多注意了一下周圍的土壤結構,結果就發現了有幾處位置的土壤明顯是地下的泥土被翻上來的."

"按照這個推論,那就是說有人在地下襲擊了那些失蹤者?"

"不是人,而是神族."凌直接說道:"在發現地道之後我就檢查過了,地道內留有微弱的神力,雖然已經快要散光了,但畢竟還有殘留,所以地道內絕對有神族經過."

"一名神族為什麼要襲擊這些有才華的和尚?"天草十兵衛疑惑的問到.

"關鍵問題不是和尚,而是才華."我出聲說道:"對方劫掠的目標中存在不是佛門成員的人員,因此作案動機為特定和尚這個特定身份並不成立.但是,被劫持的人員無一例外都是才華橫溢的人,所以對方的動機應該是大量抓捕有才華的人,之所以選擇寺廟作為目標,可能是因為此地才華橫溢的人比較集中而已."

游戲內的佛門和現實中的佛教可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要知道佛教只能靠那些教義什麼的去勸導人們信佛和拜佛,可是游戲里是真的有佛祖這樣的存在的.所以說游戲內的寺廟和現實中的完全不是一回事.這些日本的佛門寺廟比現實中的寺廟要強大很多,並不是說什麼人他們都原因收的.不要以為現代當和尚還要大學文憑這一點就很誇張了,游戲內的寺廟篩選制度絕對比這個變態一百倍.也正因為這種嚴格的篩選制度,所以最後能被佛門看中並留下來的絕對不會是廢柴.況且這元邦城是一座大型城市,因此這座寺廟也是比較受佛門重視的寺廟.這一受重視,內部人員配置什麼自然就會比較高端.如果是我想要抓一批才華橫溢的人才又懶得自己去自由NPC中挑選,那到佛門的寺廟里去找絕對是最省勁的方法.當然,要這麼干得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你有本事不讓佛門知道,或者即便對方知道了你也有恃無恐,否則最好還是不要去招惹佛門為好.

天草十兵衛有些想不明白的說道:"可是,身為神族,想要一些才華橫溢的人才應該不需要用這種手段吧?先不說這些人被抓去之後肯定會反抗,就算這些人都不在乎自己是怎麼被弄過去的,可對方又為什麼要用這種麻煩又危險的方法呢?以神族的地位,想要人才的話,隨便發個招人的通知,應該就會有很多人排著隊去應征吧?"

中國有句話叫"學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這句話在游戲里也是挺合適的.像是神族的那些執行機構,比如說神殿,道觀,寺廟之類的如果想要找人,他們的信徒之中自然會有大把大把的人願意加入.有這麼好的主動加入的人不要,去別人家的組織內部綁架,這不明擺著多此一舉嗎?忠誠度啥的先不說,就算那些人綁回來立刻就是納頭便拜認其為主,可得罪別的神族就那麼無所謂嗎?即便是天庭那麼強大的神族,以前斬妖除魔的時候好歹還要弄個替天行道的幌子才敢動手呢,這次是什麼人這麼牛?啥也不說就敢從佛門身上往下撕肉吃?這可比從人家嘴里搶肉惡劣多了!

聽完天草十兵衛的話我突然感覺腦袋里有點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但是一時之間又似乎想不起來了.天草十兵衛本欲繼續說話,結果被我伸手制止了,凌和其他魔寵也是老實呆在一邊沒再說話,顯然也是知道我想到了什麼關鍵點.

果然,僅僅過了幾秒之後,我突然就想到了剛才一閃而過的靈光到底是什麼了.

"哈哈,我想到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您想到什麼啦?"天草十兵衛疑惑的看著我問道.

我興奮的說道:"我知道這次是誰下的手了.至于說佛門那邊的怪罪,這個事情你們不用操心了.只要知道是誰下的手,那就直接說出來,讓佛門去找那個家伙的麻煩去,誰輸誰贏都和你們沒關系了."

"可是這襲擊那些人的到底是什麼人啊?"天草十兵衛一腦袋問號的問道:"我們到現在其實也就剛剛發現一個地道網和一絲神力殘留而已,您到底是怎麼猜到是誰下的手啊?"

我笑嘻嘻的說道:"想不到那就是千難萬難,一旦想明白了其實很簡單."

"請紫日會長教我."天草十兵衛很鄭重的行禮問道.

想到了原因,此時心情大好的我立刻解釋道:"其實現在的證據已經足夠了.首先,地下發現的地道網和其中殘留的神力就說明這不是簡單的失蹤而是綁架,而且下手的是神族,這個你沒疑問吧?"

天草十兵衛點點頭表示這個他明白.

看他明白我便繼續說道:"剛剛我們也分析過了.被抓的都是天才,而對方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搶人才.但是,這種綁架的方法弊端很多,可以說是相當腦殘的一種方式.正常的神族只要發個通告就能搞定的事,這下手之人卻非要弄的這麼麻煩.正常人顯然都不會放棄簡單的方法而非要用複雜的手段,那麼解釋只有兩個.要麼是對手真的腦子不正常,要麼就是對方有什麼苦衷無法發放此類通知公開招人.這里你能理解嗎?"

天草十兵衛再次點頭道:"這個我也可以理解,只是這樣就能確定下手的是誰了嗎?"

我微笑著點頭道:"是的.因為神族的強悍體質根本不可能瘋,所以腦子有問題那個解釋純屬戲言.真正的解釋必然是對方有什麼原因無法進行公開招人,所以只能下手搶.既然都已經想到這了,那對方是誰還不簡單嗎?日本的神族勢力就那些,他們目前都可以光明正大的招人,完全沒必要用這種方法來收集人才.所以,這個下手之人並非日本的這些已知神族勢力,而是一個新興的神族勢力."

你要說新興行會,那每個國家每天都會出現一兩個甚至更多的新興行會.可這新興神族並不是新興行會,當然不可能今天冒一個明天冒兩個的.日本地區最近這段時間一共也就出過一個新興神族,甚至連新興神族可能都算不上.而這個新興神族就是八歧大蛇那家伙.

雖然這個新興神族的規模小到幾乎只有八歧大蛇這麼一個光杆司令,但不管怎麼說八歧大蛇手里有神力核心是真的,而只要有神力核心,那實際上就已經等于是建立了一支神族勢力了.

想想我們之前下的結論.對方是因為沒有辦法公開招人,所以才會使用這種最笨,最沒效率,也是副作用最大的方法來招人.再反過來想想八歧大蛇.是不是發現他完全符合以上全部特征?

八歧大蛇手里有一個沖能完全的神力核心,也就是說能量龐大,但是他手下沒有人.八歧大蛇原本的名字叫做鬼車,他的本體是九頭鳥.之前是被天庭斬去一頭之後並驅逐到日本去的.因為受傷嚴重,所以八歧大蛇不敢再在地面行動,因此只能終年躲藏在地下,平時即便出現也最多是露出他僅剩的那八個腦袋.也正因為這樣八歧大蛇才會有現在的這個名字.

那麼,既然八歧大蛇曾經與天庭這邊有過接觸,而且戰斗過,那麼作為敵人的他自然對天庭了解的不少.和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日本本土妖怪不一樣,八歧大蛇深刻的理解天庭是個怎麼樣的組織,他也知道他們有多強,因為他用自己的一個腦袋去試過這里面的水深了.

正因為了解,所以八歧大蛇知道自己即便有了神力核心也不可能真的把天庭怎麼樣,之前他對外叫囂的東西其實不過是一種虛張聲勢的行為,說白了就是做給別人看的.實際上他這次的目的有幾個.一是攻擊一次中國本土,算是對天庭的一次小小的報複,二是他打算趁這個機會偷偷撈點實際好處.他知道天庭那邊現在受到系通規則限制沒法全力而出的對付他,所以他打算以自己作為誘餌吸引注意力,同時派出一部分神族手下去各地搞點實際好處回來.

這個計劃不但可行,而且比較腳踏實地,比之前八歧大蛇一直叫囂的那個計劃實際上更加靠譜,可操作性非常強.但是,這個計劃雖好,其中卻存在著一個巨大的漏洞,那就是八歧大蛇手下沒人.

沒錯,八歧大蛇這段時間確實是從高天原神族挖了一批人過去,但這個數量還是太少太少了.所以總體來說八歧大蛇現在是無兵可用的狀態.也正因為沒有足夠的人手,所以他才需要人才.可惜他為了暫時不和高天原神族全面決裂,所以暫時還沒打出自己的旗號.盡管現在已經是半遮半掩,但實際上八歧大蛇並沒有真的確立自己的身份地位.也正因為這個尷尬的處境,所以導致了八歧大蛇完全沒法進行公開的招收人才行動.

出于這種特殊情況的限制,所以八歧大蛇才只有用綁架這招進行下手了.而且,這些人也未必全都是綁架走的.可能有些人是八歧大蛇他們事先聯系好的,然後最後以綁架的形式讓這些人從佛門這邊"失蹤",接著就出現在八歧大蛇那邊成為他們的人.

只要想明白了這一點,之前的很多疑點就全都對上號了.八歧大蛇的身份和特殊境況完美的解釋了為什麼這些人失蹤的這麼莫名其妙,而且,現在比較讓我感興趣的是,正好松本正賀他們說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集體失蹤了,而這邊居然發現綁架人員的是八歧大蛇,這就等于是兩邊的事情合並成一件事情了,而且我們手里還多了好多的線索,這樣我說不定還能比松本正賀他們先發現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他們的行蹤也說不定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三十一章 調查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三十三章 正中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