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四十章 僵持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四十章 僵持

就在哈迪斯他們這邊在討論者那邊的鬼手信長他們會不是集中在一起跑出來的時候,鬼手信長他們直接就用行動回答了這個問題.

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富士山頂噴發的熔岩居然突然斷掉了,然後過了幾秒,就見到還在冒煙的火山口突然好想放煙花似的突突突連續噴出了一大群拖著濃煙的黑點,這些黑點在離開火山口之後身上的煙塵逐漸被氣流吹散,而這個時候里面的人也逐漸露出了他們的本來面目.

"果然是一起出來了."仰望著天空上突然飛出來的鬼手信長和他的手下,克利斯締娜感歎道.

我不在現場,這里的指揮權實際上分成了好幾個部分,但是因為我之前留了話,戰斗指揮全都交給軍神,所以大家都沒有亂.看到這些人飛起來,軍神首先就把對方的人數給數了出來,然後對這邊的哈迪斯他們說道:"還算不錯,包括鬼手信長本人在內還剩八十七個目標."

"只有兩位數嗎?比預期的少很多呢."孔雀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

阿芙洛狄忒在旁邊說道:"數量少還不好嗎?我們這次是突襲,對方的轉化過程肯定沒結束就被我們打斷了,而且火山里面不可能一個神族都沒淹死,即便是神族也不是個個都能在熔岩里面呆著的.所以說能剩下這麼多就已經不少了."

"我們這邊來了二百多神族,但是能打的實際上也就三十幾個."哈迪斯說道:"一會戰斗的時候要記得會長的吩咐,保存自己是關鍵,別和敵人拼命.對面的那些家伙都是冒險者,死後可以複活的!我們要是拼死了可就不劃算了."

本來還挺高興的其他人聽到哈迪斯這麼說也都紛紛想起來了對面這些人的真實身份.這些人可都是玩家,他們都是可以複活的存在.這即便是殺死一次,讓他們掉級了,那之後複活回來,照樣很要命啊!

"那什麼,大家注意一下."玫瑰的聲音忽然在通訊水晶中傳出."大家都注意,一會開戰之後別把人打死了.利用人數和我們的輔助武器優勢將對方分割包圍,用優勢力量將目標打殘,然後俘獲目標."

"抓活的?"聽到這個命令眾人都是一陣驚訝.雖然大家都覺得這次我們的偷襲非常成功,現在打成這樣,對方只剩那麼八十七個人而已了,我們這邊強力神族來了三十多,輔助的有一百多,再算上那些恐怖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還有那麼多的空中戰艦,再把克利斯締娜他們這幫玩家之中的精銳算上,我們的實力其實已經遠超對方的實力了.

其實就算不算之前的戰斗損耗的對方的實力,就算是約好時間地點光明正大的群毆我們也不落下風.鬼手信長的那幫手下都是臨時強化起來的,這個實力顯然都是打折的,至少沒有想象中那麼厲害,碰上我們行會的這幫子牛人,絕對是輸多贏少.我們真正擔心的其實從來就不是鬼手信長,而是那個八歧大蛇.這家伙實力太強了,而且和天庭那樣的有歸屬的神族不一樣,八歧大蛇現在手里捏著神力核心卻沒有個正經神族,這就好像地球上的某個人手里有一枚能隨時發射的核彈,但是他自己沒有國家,所以很多限制核大國的條約,狀況,因素,對他全都沒用.也就是說,核大國的核武器只能躺在發射架上當威懾力量,而這個人的這枚核彈卻是可以隨時使用的.這才是這個人的可怕之處.

現在的八歧大蛇其實就和這個有核武器的人一樣,他手里有神力核心,可是又不用受到地方神族的那些限制,所以他可以到處興風作浪,想干什麼就干什麼,而不管是天庭還是高天原神族,論總實力其實都超越八歧大蛇百倍千倍,但是他們都拿八歧大蛇沒轍,就是因為他們身上的束縛太多,沒法和八歧大蛇一樣放開了打.

原本我們就不怕鬼手信長他們,現在八歧大蛇又被我拉入了咫尺天涯,一時半會顯然是出不來了.所以我們的人都不怎麼在乎鬼手信長那邊的那些神族玩家.不過,這個前提是僅僅是消滅對方.

是人都知道,活捉一個人比殺死他要苦難很多,而且隨著這個人的實力提升,以及雙方實力差距的減小,這活捉的難度就會越來越高.鬼手信長的這些神族手下雖然實力都不穩定,而且都是新晉神族,本身沒啥經驗,可那畢竟是神族不是?人家那又不是山寨出來的,就算技能不熟練,很多能力使不出來,那也是神族啊.這樣的神族,大家聯手干掉不難,可要是說活捉……這絕對是個很有挑戰意義的任務.

本來大家聽到這個問題都是一陣驚訝,但這里的人沒幾個腦袋笨的,所以第一聲驚訝之後很多人自己就反應過來了,尤其是和這個事情關系最大的哈迪斯直接問道:"你的意思是使用神魂提取器?"

玫瑰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哈迪斯能不能用,而周圍的人都是立刻就明白了.

神魂提取器就是哈迪斯從奧林匹斯那邊帶過來的一種東西,它其實是那個信仰之力收集器的附帶設備.那個信仰之力收集器不管是工作核心,還是最後的信仰之力運輸過程,這些核心部件其實都是用神魂作為核心的.正因為有這麼一個需要,所以當初我才會跑到美國那邊去偷摸的抓了幾個神族干掉弄到了幾個神魂帶回來.也正是因為我搞到的那些神魂,所以現在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才能不愁信仰之力.

說到這里大家就應該能想到了.既然我們當初能從美國將神魂給弄回來,那就說明我們肯定是有辦法將神魂剝離並束縛住的,而完成這一過程的設備就叫做神魂提取器.

事實上這是一個並不算很大的設備,至少它能單人攜帶.雖然沒法背著走,但是大部分的空間裝備都塞得下,而且一個人就能搬的動,組裝什麼的也很簡單.

使用這個東西不但可以殺死神族,而且可以將其體內的神魂給抽出來.對神族來說只要神魂不滅,就可以做到身軀不死.但是一旦神魂沒了,那這個神祗就算是徹底完蛋了.

雖然這樣的設備之前對那些神族使用效果一直很不錯,從未出過差錯,但是這次使用的對象不是那些NPC神族,而是玩家.這個玩家是可以複活的,所以我們也不知道這種神魂提取器抽離玩家的神魂之後到底是會讓玩家直接等級清零,還是讓其神族的能力消失,或者僅僅是讓對方死亡一次,不產生額外效果.這些我們都不確定,但是我們至少知道可以嘗試一下.

盡管知道捕捉不容易,但大家也都意識到了這是個好辦法,所以想明白之後也就沒人再說什麼了.

我們這邊定好了計劃,鬼手信長那邊也是剛剛完成了隊形整理,而且這些家伙還互相補血的補血回魔的回魔.

對于他們的行為,我們這邊倒是沒怎麼在意,反正人家消耗的是自己身上的藥品和自己的神力,就算我們現在去打斷他們,他們也是會找機會吃藥,而用神力治療,那其實屬于拆東牆補西牆,反正生命回升之後神力還是會下降,這就相當于讓士兵用子彈換止血繃帶,你說這算是劃算還是吃虧?多數情況是劃算的,但是在當下這種狀況,其實應該是等值的,也就是說不管鬼手信長的人治不治療都沒有意義.

而且,因為玫瑰的那個命令,其實他們治療自己對我們反而更有好處.

因為要活捉對手,所以對方的生命值多少其實已經完全沒有任何意義了.相反,如果對方的神力比較多,那麼我們這邊捉拿對方的時候,他就會進行反抗,而這個過程中必然會增加我們的捕捉難度.所以說,這種情況下鬼手信長的那些手下將自己的神力消耗在回血上對我們實際上還是有利的.

我們這邊制定完計劃,他們那邊也調整完了自己的狀態.雖然血啊魔啊的都補差不多了,但是他們身上的藥品也耗得差不多了.要知道能讓神族使用的藥品可不是糖豆子,那玩意可是非產難搞的.這就跟飛機飛得快,可是需要用航空煤油一樣,神族雖然戰斗力很強,但是消耗品也都是高級貨,不好找不說還死貴死貴的.

剛剛搞定了自己這邊的麻煩,鬼手信長現在看看自己這邊飄著的八十多人,感覺自己的底氣立刻就回來了.不過,再看看下面已經變成一片火海的富士山以及附近的幾具尸體,鬼手信長的火氣噌的一下就起來了.

"該死的冰霜玫瑰盟,該死的紫日,該死的中國人,你們都給我去死吧!"鬼手信長憤怒的咆哮完之後也懶得和我們放狠話之類的了,直接就向前一揮手讓自己的人沖了上來.

本來覺得自己這邊的人還挺強的,不過鬼手信長這個動作剛做完他就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一個強大的行會絕不能只有一群強大的玩家.

強大的玩家是行會強大的基礎,但不是全部.就在鬼手信長的人猛沖上來准備和我們這邊的人捉對厮殺的時候,我們這邊的所有人卻是集體一個閃身到了艦隊後面,然後就看到我們這邊艾辛格移動要塞和那些飛在天上的各種戰艦萬炮齊鳴.

本來只有那些戰艦的話還沒這麼大陣仗,關鍵是艾辛格移動要塞也在旁邊.雖然之前被八歧大蛇搞得翻了個跟頭,不過不得不說我們重建建造的艾辛格移動要塞相當的結實,把富士山都給撞塌了,外帶還在地上玩了個側傾,差點沒倒扣過去,但結果居然只有內部的部分建築有輕度損傷,大部分的功能和建築都沒有受到任何損害,幾乎可以說是皮外傷.

這麼彪悍的防禦力當然是因為使用了超級彪悍的材料,要知道當初建造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時候可是借助前任朱雀摧毀了之前的艾辛格的機會,然後我自己豁出臉皮不要,跟天庭那里坑蒙拐騙外帶胡攪蠻纏總算是弄出來一大批好東西,之後才有了今天的艾辛格移動要塞.當然,當初的付出都有了回報,今天這一下就很能說明問題了.要不是當初找天庭要了那麼多修天庭時使用的彩云石作為建築材料,之前八歧大蛇那一下艾辛格移動要塞絕對會四分五裂.

因為艾辛格移動要塞最終沒能四分五裂,而且居然沒有什麼損傷,所以現在的鬼手信長他們就倒黴了.那些飛空戰艦雖然也有幾艘體積蠻大的,火力也都很猛,但你活力再猛能跟要塞都市比嗎?一個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的火炮其實已經等于一般的系統城市上百倍的火炮數量了.這還不算,我們還在艾辛格移動要塞上加裝了N多種各色攻擊武器,這些東西雖然數量都不多,但是種類不少,而且各種偏門的攻擊方式可以說是防不勝防.這樣的一座要塞都市,那火力能弱的了嗎?

鬼手信長之前一是因為氣憤和後悔等感情因素導致理智被蒙蔽,二十因為他們現在實力不同以前,他感覺自己都成了神,所以不把我們的艾辛格移動要塞放在眼里了.結果現在就悲劇了.

那些家伙正飛的好好的,突然就看到前面黑壓壓的一大片炮彈砸了過來.這些神族剛開始還打算躲避來著,但是等看清楚之後就開始紛紛准備硬扛了,因為這些炮彈已經密集到偶爾自己就撞到一起爆炸了的地步,這中間的空隙不能說沒有,可那是真的不大,再考慮到炮彈飛行的速度,就算鬼手信長的那幫手下有那個速度,他們的神經反應也跟不上啊!

悲劇的眾人剛剛往前飛了沒多遠就被艾辛格移動要塞那邊打過來的炮彈雨給活生生的雜了回去,而且因為每個人都中了至少十發炮彈,所以這幫人剛剛恢複起來的血量和神力值立刻就又下去了一小截.

本來無端端的挨了一通炮彈雨就夠郁悶的了,但是他們很快又嘗到了先前掛掉的那些落單同伴的遭遇.炮彈之後是能量束的密集轟炸,而且因為光束武器不像炮彈落點不好控制,這些東西的精確度都是相當可怕的,于是這些人就集體遭殃了.他們全都被無數道光束命中,很多人都以為自己會被烤熟呢,結果最後雖然沒熟,但是也被熏了一臉黑.

被打的超級郁悶的這幫日本玩家現在都是對艾辛格移動要塞深惡痛絕,但是他們其實不知道,他們之中到現在都沒有再出現什麼傷亡,那不是因為他們夠強,而是因為我們擔心他們被殺之後複活後又以神族形態出現,所以打算抓活的.要是我們真的打算下死手的話,剛剛的光束攻擊之中肯定會多出兩道光束.

啥?你問為啥會多出來兩道?

忘記我們剛剛移植到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的那兩株防衛母樹了嗎?那東西可是讓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一群大神集體上陣都險些沒抗住的超級武器啊!你說我們要是當時抽冷子讓那兩棵防衛母樹混在那些光束之中也來這麼兩下……不說多,干掉兩個人總沒問題吧?

"氣死我了!"鬼手信長憤怒的咆哮著:"冰霜玫瑰盟的膽小鬼,你們難道就不敢堂堂正正的與我們大日本武士一戰嗎?"

雖然非常的氣氛,但是鬼手信長這家伙也並不是完全傻的.他沒有笨到頂著我們的火力往前沖的地步.雖然以他們的速度沖過來不需要多少時間,但是我們這邊的人也是可以沖的.如果兩邊一起往前沖,那麼最後的結果多半就是大家在艦隊前面展開混戰.

在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艾辛格移動要塞和艦隊前面混戰意味著什麼?當然意味著被抽冷子放冷槍了.雖然大部分火炮擔心誤傷不能開火,但是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絕對有不下一百種能夠精確鎖定目標開火的武器,而且最要命的是艾辛格移動要塞本身其實就是一種很麻煩的武器.不要忘記了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可是有個魔力吸收裝置的.因為這個東西的存在,所以只要艾辛格移動要塞在附近,那本行會的所有作戰單位就等于隨身帶了一個魔力補充器.和一群魔力用不完的家伙混戰,你能想象到結果是怎麼樣的?

正因為鬼手信長知道沖上連和我們這邊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混戰基本上是討不到便宜的,所以鬼手信長並沒有讓自己人繼續沖,之前是氣昏頭了,現在他冷靜下來了.不過,不沖歸不沖,氣勢上不能落下來,所以鬼手信長就急中生智喊出了之前那段話,意思無非就是在說"我們不是打不過你們,只是因為你們有個移動要塞在後面,所以我們吃虧."

"鬼手信長,你這個家伙真是越來越無恥了.之前偷襲我們的時候怎麼不說堂堂正正一戰了?現在從八歧大蛇那里弄到了神力,這會要堂堂正正的決戰了?"玫瑰的聲音突然通過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的廣播出現在大家周圍,音量之大震得對面的鬼手信長他們都有點頭暈.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分而殲之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快瘋掉的八歧大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