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五十七章 禍水東引與附帶計劃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五十七章 禍水東引與附帶計劃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玫瑰解釋道:"日本玩家剛剛吃了虧,民族情緒受到傷害,然後又被八歧大蛇這個內部人員傷害了一次,于是呼現在日本玩家的情緒就變得非常的不穩定.這個時候他們需要一個發泄的通道,而八歧大蛇等于是自己撞槍口上了.不過,我們現在不希望日本內戰,否則的話對我們的利益將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因此,我們實際上只要給日本玩家找一個突破口,阻止日本內戰的爆發,這對我們自己來說其實就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收益了."

"可是僅憑這一點,我們就把韓國和朝鮮兩個國家一起扔了,這是不是付出的太多了?"紅月問道.

玫瑰點頭承認道:"僅憑這點確實是付出大于回報,但是我還沒有說完.這個事情並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的."玫瑰繼續道:"現在的韓國是個什麼情況你們都清楚,一方面他們叫囂著要抗日,另一方面又不斷的在中日之間來回搖擺,這其中你們都看不出什麼來嗎?"

"牆頭草而已,能看出什麼?"紅月問道.

"能看出來的就是韓國一方面討厭日本,另一方面又害怕我們,他們骨子里還是希望維持現狀,因此他們才會變化無常,舉棋不定."我說道.

玫瑰笑著說道:"沒錯,所以我們如果想要一個合格的打手,那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韓國人推到懸崖邊上去.退一步就是萬丈深淵,那他們就只能跟著我們往前沖了."

"所以你打算讓日本玩家完全占領韓國全境?"

"不是全境,而是朝鮮半島的全部大陸部分,但是保留個別的海島留給韓國人.讓他們處于亡國的邊緣,但是又不會徹底滅亡."

"我好像有點明白了."紅月說道:"等日本人占領了朝鮮半島,韓國人全都被趕到了島上,日本玩家肯定是希望趁勝追擊,所以就會不斷的壓迫韓國人,而韓國人這個時候被壓縮在小島上就只能據島而守,而海島防衛,我們行會的戰艦就成了決定性力量.因此韓國人必須仰仗我們的幫助,只要我們的艦隊袖手旁觀,他們必然就會被滅國,因此在滅國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的威脅下,韓國人就只能放棄之前的那種搖擺態度,要麼甘願去給日本人當狗,要麼就老老實實跟我們干."

"你有一點說錯了."玫瑰笑著說道:"他們是只能跟著我們干,日本人那邊他們根本沒希望."

松本正賀也在通訊器那邊笑著道:"是啊是啊,別忘了我在這邊呢.韓國人被占領之後要投降,多半也是找我們投降吧?鬼手信長現在可代表不了日本玩家.所以只要我說滅掉韓國不接受他們投降,他們就連投降的機會都不會有."

紅月這個時候也笑了起來."對哦,我怎麼把你們給忘記了.這個事情確實是你們決定的,韓國人要麼跟我們干,要麼被趕下海,除了這兩個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那麼朝鮮呢?"松本正賀忽然問道:"韓國好辦,朝鮮怎麼搞?"

"朝鮮我看沒必要太在意."素美說道:"朝鮮的國情和別的國家不太一樣,他們國家的游戲在線人數很低,連世界平均值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非洲和南美森林里玩游戲的都比他們人多.所以朝鮮的游戲區幾乎都是無人區,零散玩家沒必要去管."

櫻雨神雛忽然問道:"朝鮮人可是自尊心非常強的,萬一他們在游戲里的土地被我們入侵了,他們在現實中跑去中國抗議怎麼辦啊?"

"他們抗議什麼?抗議游戲里的國土被別人入侵了?游戲本來就是給大家打著玩的地方,不讓入侵還玩什麼?他們真去抗議,我估計中國這邊根本不會搭理他們."

"說的也是哦."櫻雨神雛點頭道.

紅月道:"這個你們根本不用擔心,反正是你們入侵又不是我們入侵.朝鮮人真的來抗議,外交部直接跟他們說日本不歸中國管不就行了."

櫻雨神雛聽到這個立刻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我把這個給忘記了.我們是日本人嗎……他們要抗議也是找我們日本抗議嗎."

大家笑完之後我又對玫瑰說道:"你們的計劃應該還有別的目的,都說出來大家聽聽,我們好做決斷."

玫瑰點點頭繼續道:"其實占領朝鮮半島的好處很明顯.一來給日本玩家找了個發泄的通道,這樣日本內戰就打不起來了,而由此引起的一系列麻煩都可以繞過去的.此外,日本玩家的入侵可以讓韓國玩家徹底鑒定的站到我們這邊來,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三心二意了.這第三個好處,占領朝鮮半島後功勞肯定要記在松本君的身上.我們以前幫松本君刷威望,那畢竟都是些虛的,日本玩家沒有得到任何實際好處,光靠那點虛榮心是撐不了多久的.所以這次我們就給他們一點實際好處,讓他們嘗到甜頭,真正的確立松本君在日本不可動搖的地位."

松本正賀聽到這里也是興奮地說道:"是啊是啊,要是我能帶著他們占領朝鮮半島,那所有日本玩家肯定都會狂熱的支持我的,畢竟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拓疆開土了,肯定會讓我們的民族情緒空前高漲的."

"可是這樣打完之後我們日本和中國就等于是直接接壤了,這以後的戰斗肯定是停不下來啊?這個要怎麼處理?"八月熏問道.

"關于這個問題,其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可怕."玫瑰解釋道:"首先,當日本真的占領朝鮮半島之後,我們和松本君那邊都可以用官方身份要求國內壓制情緒,不要貿然觸發戰爭."

"這個通告好發,可是用什麼借口呢?再說我們發通告人家就聽了嗎?"紅月問道.

"我們不用每個人都聽,只要大部分人去聽就可以了."玫瑰說道:"中國這邊,我們可以自己接管原先的中朝邊境,就用守衛國家的名義,這個絕對是名正言順,畢竟我們是國內最強行會,又是執政行會,所以我們接管防務是理所當然的.然後,在我們接管了防務之後可以用勸說的方式通知國內玩家,我們行會的戰斗序列都是成編制的,如果有外來人員出現在戰場上,不但幫不到我們的忙,還可能擾亂我們的行動,這對我們的邊境防衛是非常不利的事情.我們這樣勸說之後,正常行會和個人玩家就不會再往對面沖了.至于偶爾跑過去的那些非要去戰斗的……讓他們去打好了.單個玩家之間的戰斗能造成多大損失呢?而且,他們這樣打下去,投入太大,戰斗一段時間之後還要去練級,打錢修裝備,這些投入足夠他們折騰的,所以實際沖突不會太頻繁,對我們的大局沒有什麼影響,還可以發泄雙方的國民情緒."

"那我們這邊怎麼宣傳?"松本正賀問道.

玫瑰想了想道:"日本那邊你們就說現在的冰霜玫瑰盟太強大了,和我們打沒有什麼好處,然後你們可以分兩路放消息."

"什麼叫分兩路放消息?"八月熏疑惑的問道.

玫瑰解釋道:"分兩路就是分成明面上的消息和暗地里的消息,也就是小道消息.首先,你們可以在明面上公開放消息,就說是我們冰霜玫瑰盟不好惹,所以想要等俄羅斯人和你們一起行動,這樣雙方合擊我們,這樣才有勝算.否則貿然出擊,不但撈不到好處,還可能被反推回去.日本玩家好不容易才占領了朝鮮半島,我想沒人希望在被趕回去吧?"

松本正賀點點頭道:"這個倒是真的.不過那個暗地里的消息怎麼放呢?"

"小道消息和大道理不一樣,不需要那麼光明堂皇,只要聽起來夠逼真就行了.你們可以悄悄的放出消息,就說你們其實是在等俄羅斯人先和我們動手,然後你們看情況再下手,必要的時候也可以先入侵俄羅斯,暫時不動中國."

"先入侵俄羅斯?"這次幾乎是松本正賀和八月熏他們四個一起叫了起來.

"你們叫那麼大聲干什麼?"玫瑰說道:"別把游戲里的俄羅斯和現實中的想到一起去.他們在游戲里已經沒有神族了,你們日本的神族勢力雖然也是傷筋動骨,可好歹架子總還在吧?這是優勢一.這優勢二就是俄羅斯地廣人稀,不像中國地廣人也不少,所以俄羅斯的本土防衛力量沒有我國這麼變態.此外,還有個道義上的優勢就是可以利用這次的八歧大蛇事件."

"怎麼又說回來了?"

"對啊.本來就是為了解決這次的八歧大蛇事件所以才計劃入侵朝鮮半島的嗎."玫瑰說:"那個,你們可以悄悄的放消息說,這次八歧大蛇的話其實是俄羅斯人故意弄出來的."

"他們吃飽了撐的啊?"熾火龍姬問道.

"不,這個是有實際好處的啊."玫瑰解釋道:"你們想啊.那個畫面是八歧大蛇發牢騷的時候說出來的話,被弄出來之後雖然很氣人,但只有有人給他們解釋,我覺得日本玩家還是能理解的.畢竟牢騷什麼的大家都會有,有時候我們自己的牢騷也都是很過分的話,真要拿這個說事,早就世界大亂了.八歧大蛇唯一的不幸就是這個事情被拍下來了.你們就可以用這個做宣傳,就說這是俄羅斯人干的,他們是故意用這個牢騷來挑動日本內戰."

"我們內戰他們就有好處?"

"你們內戰他們當然沒有直接好處,但是可以拿到間接好處.你們想.你們這邊內戰,國內勢力必然混亂,即便不考慮戰斗力下降的問題,光是一個失去統一調度就已經夠讓你們變得孱弱不堪了.這個時候我們中國的玩家必然是要插手的,到時候我們肯定是攔也攔不住,而且因為沒有正當理由,我們行會必然也得跟著往日本跑.難道日本現在遭災了,我們要是不出手,國內必然有人說我們閑話.這樣一來,日本內戰就會演變成中日開戰,而且把我們的力量全都給調到日本去了."

玫瑰說道這里松本正賀突然反應過來了."我明白了.這個時候中國國內兵力空虛,俄羅斯人就可以再複制一次上回的大入侵了."

"沒錯.所以,俄羅斯人挑動你們國內內戰,對他們其實是有好處的."

八月熏也反應過來接著說道:"我們只要將這個內幕分析給日本玩家聽,這樣他們就會對俄羅斯產生不滿情緒,之後我們只要稍加引導,之前那個小道消息也就變得更加可信了.而且為了完成我們的計劃,聽到這個小道消息的日本玩家肯定不會再跟我們搗亂了,反而還會不斷的去幫助我們來完成這個先打俄羅斯的計劃."

"所以說啊,只要你們把這兩個消息一放出來,之後就完全可以等著跟俄羅斯人開戰了."

紅月也在這邊說道:"對啊.這樣就變成我們中日聯手入侵俄羅斯了.哈哈,也該讓俄羅斯嘗嘗兩面夾擊的滋味了."

我在旁邊也是邊想邊說:"到時候我們可以從蒙古這邊入侵俄羅斯,不和你們走一條路,雙方都可以互相牽制住一部分俄羅斯玩家,然後一邊往里打一邊拼命嘩啦領土.因為俄羅斯已經沒有地方神族了,所以不用擔心地方神族介入,只要擊敗俄羅斯玩家,那就等于是占領成功了.到時候一旦我們雙方的領土再次擴大,那麼不管是中國玩家還是日本玩家就都不會有意見了."

"其實我覺得可以帶上韓國人一起玩."素美在旁邊說道:"反正他們已經快沒有國土了,我們就告訴他們入侵俄羅斯是順便幫他們搶領土就行了.這樣韓國玩家為了獲得一個新的安全的國土,必然會奮力戰斗,這也能進一步降低我們的戰斗強度."

"唉,可惜阿修福德他們不是當年的邪惡軸心了."紅月在一邊感歎著.

"啥意思啊?"松本正賀驚訝的問道:"你不是想把德國也拉進來搞個世界大戰吧?"

"現在不行了,中間還隔著倆國家呢."我說道:"那些東西有點遠,大家別跑偏了.我們還是想想這個計劃.只要我們可以正確引導,不但可以解決這次的八歧大蛇問題,還可以順便讓日本玩家的注意力從我國身上移開,然後我們就可以真正的讓日本走上幫我們打仗的道路."

"辦法是好辦法,但是感覺計劃好龐大,我很擔心我們玩不轉啊!"八月熏擔心的說道.

"計劃確實是大了一點,不過這個不需要擔心,只要盯死了那幾個不安定因素就好了."

"不安定因素?你們說的是八歧大蛇?"櫻雨神雛問道.

"除了他還有美國人."我說道:"美國那邊的行會最近一直都好安靜,我總覺得這個和他們的習慣不太搭調,所以我估計他們肯定也在計劃什麼事情.不過這個只是猜測,沒有啥直接證據,暫時可以不用管.另外一個當然就是八歧大蛇,這家伙確實需要好好注意.他的行為實在是不好預測."

其實八歧大蛇這家伙的性格算是比較糟糕的.我們可以將八歧大蛇想象成一個老混混,就是那種年輕時候是小混混,但是現在已經變成老頭子那樣的狀態.一方面因為年紀大了,資曆高了,所以各方面多少有些能力.但是另一方面,他畢竟是個混混,沒文化沒底蘊,啥都不懂,所以這個行為處事方式有時候並不像一個成熟的老人,反倒是很像年輕人.做事沖動,不考慮後果,出了事情也不知道怎麼善後,完全就是個愣頭青.

當年在中國的時候八歧大蛇要是能稍微有點素質,不要求多麼高雅,他只要能維持基本的待人接物,他也不至于被趕到日本來.說白了八歧大蛇這家伙就是個落魄的神族,雖然看起來地位很高實力很強,其實他啥都不是.只要是神族幾乎就沒幾個能正眼看他的.

"八歧大蛇這邊我們可以盯住他,但是美國那邊我們就無能為力了."八月熏說道.

我點點頭道:"美國那邊不用你們管,正好我們在南美的超級精靈都市已經完工了,這樣我們就在美洲有大型據點了.以後對美國的滲透和偵察都會簡單很多."

"老大,還有個事情需要注意一下."松本正賀說道:"八歧大蛇雖然我們可以盯住,但也只能限于跟蹤監視而已了.他要真打算做什麼,我們怕是攔不住他吧?"

"這個事情你們也不用管,如果八歧大蛇有什麼不正常行為你們主要還是先通知我們,要是事態嚴重,你們可以用大勢壓他,用日本玩家的集體利益去壓制他.我覺得八歧大蛇還不至于真的跟全日本玩家對著干."

"我們知道,可是就怕萬一他發神經我們控制不住他啊.會長你那個專門針對八歧大蛇的道具也壞掉了,現在他的武力根本就沒有人來壓制,我很擔心萬一……"

"這個事情暫且不說,現在八歧大蛇搞出這麼個事情,我覺得有腦子的話他至少知道要先安靜一段時間.至于說八歧大蛇的壓制,我們分兩步."

"怎麼個分法?"

聽到松本正賀的問題我忽然一笑:"你們現在已經是神族了吧?"

松本正賀點點頭疑惑的問到:"這個有什麼關系嗎?"

"當然有關系了."玫瑰說道:"神族玩家的實力提升和一般玩家不一樣,除了可以升級之外,還能通過吸收信仰之力直接轉化成屬性點.我們行會現在信仰之力已經多到沒法消化的地步了,你們能得到多少屬性完全取決于你們消化信仰之力的速度,你們……明白?"

松本正賀他們聽到這里也是紛紛笑了起來.畢竟能得到這樣一個方便的提升實力的方式是人都會興奮的,何況這個神族提升實力的速度還非常恐怖,至少比普通玩家快多了.

"信仰之力我們會盡快給你們送過去,要是八歧大蛇再發狂,你們多少總能稍微攔著點.至于說我的那個裝備,等會我回去天庭問問看能不能修好."

"但願能吧."松本正賀有些不放心的說道:"說到信仰之力,我們有八歧大蛇也有,我們比吸收速度未必是他對手,所以我們這邊頂多也就是暫時壓制一下,想要靠我們徹底限制住八歧大蛇是不現實的."

"這個我知道,本來也沒指望你們可以完全壓制住八歧大蛇."我說到這里忽然道:"對了,松本正賀,八月熏,櫻雨神雛,熾火龍姬,你們四個身上的神力大概是什麼樣子的啊?"

"什麼叫什麼樣子的啊?"

"就是屬性啊……感覺啊……反正就是盡可能多的描述一下."

"沒啥感覺,就是一種能量而已,有點像狂戰士的狂化感覺,只是不會失去理智而已.怎麼了?難道會長你打算批量制造神族單位?"

"暫時沒那本事,我就是問問看."我說著就打斷他們道:"好了,計劃暫時就這麼定了,你們先搞定日本玩家那邊的事情,有其他事情回頭再說.我還要去天庭找他們算賬呢."

"了解.老大這次多瓜點地皮下來啊!"松本正賀他們開玩笑的說著然後關閉了通訊.

其實松本正賀他們說的也沒錯.我這次還就真的是打算去找天庭算賬的.

當初太上老君和玉帝說的天花亂墜的,跟我說這個咫尺天涯可以困住八歧大蛇,可結果呢?我們的一切計劃都是圍繞著這個咫尺天涯制定的,結果到最後這玩意居然崩潰了.虧的我們行會的其他方面戰斗力比較給力,外加最初的那個突擊打得不錯,不然要是咫尺天涯崩潰的時候外面的戰斗還沒有確定下來,那之後再加上八歧大蛇這個強大的戰斗力,那之後的戰役到底勝利屬于誰都還不確定呢.

天庭的這個咫尺天涯讓我們冒了這麼大風險,不去要點賠償怎麼行?天庭也要有質保才行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五十六章 紛亂的戰後與日本內亂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五十八章 找上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