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失去價值的鬼手信長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失去價值的鬼手信長

"松本正賀君大駕光臨寒舍有何貴干啊?"

松本正賀還沒走進鬼手信長的總部內部就聽到鬼手信長陰陽怪氣的話音傳了出來.對于鬼手信長的態度松本正賀根本沒去管,而是直接說道:"既然知道我輕易不會來你這里,你都不問問我是來干什麼的嗎?"

"你還能干什麼?羞辱我啊,嘲笑我啊,諸如此類吧!"

"鬼手信長,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意那點有的沒的,看來我們之前對你的評價還是太高看你了."櫻雨神雛忍不住插嘴道.

鬼手信長微怒的聲音呵斥道:"大人說話,你一個黃毛丫頭插什麼嘴?"

"鬼手信長,我要殺了你!"櫻雨神雛一邊說著就要往前沖,結果被八月熏和松本正賀給擋了下來.

鬼手信長從對面的房間里走了出來,然後看了看在場的四人,之後突然微微一笑說道:"開個玩笑,至于這麼激動嗎?有什麼事情趕緊說吧.不是說很急的嗎?"

"哼!"八月熏冷哼了一聲說道:"好,看在今天事情緊急的份上不跟你計較這些東西.鬼手信長,我問你,你知道八歧大蛇跑哪去了嗎?"

"大蛇神?"鬼手信長稍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應過來說道:"大蛇神是我們的守護神,又不是我的手下,他願意去哪難道我還能管的到他頭上嗎?你們要是找大蛇神有事也可以直接告訴我,等大蛇神回來我會幫你們轉告的."

"鬼手信長,我們不是找你的大蛇神,我們知道他在哪."松本正賀說道.

鬼手信長聽了心里一愣,但嘴上卻是不輸陣的說道:"知道你們還問我,閑的沒事拿我開涮是怎麼著?"

松本正賀也不在意,直接說道:"我們在冰霜玫瑰盟內部的諜報人員送來消息,冰霜玫瑰盟剛剛發現八歧大蛇潛伏在他們的支點城外面,附近還跟著隱藏了大量的妖魔.這個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鬼手信長聽得一愣,心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心思,但嘴上卻是裝作不關心的樣子說道:"大蛇神願意干什麼就干什麼,你們跑來告訴我這個干什麼?"

之前鬼手信長冷嘲熱諷之中一直沒動過怒的松本正賀突然怒吼了一聲:"鬼手信長!"這一聲音量非常之大,周圍原本聚集了不少鬼手盟的精英玩家,這個時候都被這一聲吼給嚇得一哆嗦.

鬼手信長和松本正賀他們這幫人原本就不對路,兩邊可以說是仇怨的.雖然之前為了刷信譽松本正賀故意賣了鬼手信長幾個人情,但這種利益上的根本沖突絕不是幾個人情酒可以改善的.也正因為這些沖突,所以鬼手信長和松本正賀可以說是死敵一般的存在,甚至有時候兩人之間的關系遠比我們和日本玩家明面上的沖突更加劇烈.在這種情況下,松本正賀突然帶著八月熏她們三個跑到了鬼手盟的總部來,鬼手盟的玩家又怎麼可能放任他們幾個和鬼手信長單獨相處?所以在鬼手信長和松本正賀他們對話的時候,周圍的地方早就聚滿了鬼手盟的精英玩家,就防止萬一發生沖突他們可以第一時間沖上去幫忙.

事實上松本正賀也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些玩家的存在,所以才一改之前的淡然突然暴怒了起來.他的這一身吼不但嚇了鬼手信長一跳,也讓周圍的人渾身一哆嗦.

鬼手信長被嚇得一蹦之後緩過氣來對著松本正賀怒吼道:"松本正賀,就你嗓門大啊?突然叫一聲想嚇死人是怎麼著?"

松本正賀冷冷的看了鬼手信長一眼,然後才出聲說道:"鬼手信長,你這堆扶不上牆的爛泥.你知道現在日本已經到了什麼地步了嗎?內憂外患,強敵環伺,這些東西你都看不到嗎?冰霜玫瑰盟對我們的威脅近在咫尺,俄羅斯人的黑手也在幕後游移不定,就連美國人也時不時的出現在我們的勢力范圍,你現在還在為了那點小心思和我們對著干,你知道這是什麼在干什麼嗎?你這是在葬送日本的前途啊!八歧大蛇那家伙和我們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你居然還死心塌地的跟著它混.之前我們已經和你分析過利弊,你全都當了耳旁風還是已經裝好了尾巴准備當狗了?你是玩家,是一個大活人.八歧大蛇是什麼?他不過是個NPC,是游戲里的一堆數據.你個大活人混到跟在個NPC後面給人當狗,你怎麼不去死啊?"

鬼手信長被松本正賀一串話說的完全傻掉了,不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聽到松本正賀又繼續道:"鬼手信長,今天的事情我就和你說到這里.本來還指望你好歹是一方領袖能夠以大局為重,但是現在看來我們看錯你了.你就是個不良少年而已,根本沒有當領袖的資格.我告訴你,八歧大蛇現在就在支點城外准備伏擊中國人的支點城,之前八歧大蛇諷刺我們日本玩家的那段視頻就是俄羅斯人搞出來的,他們就是希望我們和中國人全面開戰,然後好趁機入侵中國.我們日本已經落到如今這般田地了,再被人當槍使就真的完了.我們現在需要的是積蓄力量,現在攻擊中國人就等于是在自尋死路.你鬼手信長不在乎日本的未來,我松本正賀在乎,這個事情我自己解決,不用你操心了."說完這些松本正賀立刻就轉身往外走,同時喊道:"八月熏,我們走."

八月熏冷冷的瞪了鬼手信長一眼,隨後便也轉身跟了上去.後面的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看到八月熏和松本正賀都走了便也紛紛轉身,不過熾火龍姬想了想還是轉回來對著鬼手信長狠狠地說道:"鬼手信長,寄給我記住了,今天的事情是你最後一次拿日本的未來開玩笑,下次……你就是我們的敵人,和冰霜玫瑰盟一樣……不,比冰霜玫瑰盟更惡劣的敵人.冰霜玫瑰盟是惡犬,你們則是毒瘤,比起惡犬,毒瘤更加致命.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熾火龍姬說完自己的話也是迅速轉身追向前面的松本正賀,不過她剛走到大門口就聽到當啷一聲,一個玩家居然將手里的長矛一橫擋住了熾火龍姬並油里油氣的說道:"罵了我們老大一頓你說走就要走啊?你真當我們鬼手盟是菜市場了是……啊……!"

擋路的那個白癡話都沒說完就被熾火龍姬一劍從中間豎著劈成了兩半.提著還在滴血的巨劍冷冷的掃了一圈周圍的鬼手盟玩家,這些人立刻都被嚇退了一步,不過等他們想起來重新硬氣的往回走了一步的時候,熾火龍姬已經收起長劍跟著松本正賀他們走遠了.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八月熏跟在松本正賀身邊小聲問道.

松本正賀搖搖頭說道:"我本來的計劃……不對,應該是會長和我說的那個計劃不是這樣的,只是現在沒想到鬼手信長這個家伙居然能蠢到這種程度,完全按照一般人智力水平制定的計劃在他身上居然不起效果!"

我們的計劃本來是這樣的.首先松本正賀去通知鬼手信長,告訴他八歧大蛇正在准備攻擊支點城.因為之前分開的時候松本正賀他們才剛剛和鬼手信長分析過八歧大蛇和他們日本玩家其實不是一路人,所以按照正常理解,之後鬼手信長應該是會立刻明白八歧大蛇進攻支點城對他們來說只有害處而沒有好處.而且,在這個事情上越是聰明人就越是應該全力支持他們一起去攔下八歧大蛇.但是,最終的情況居然完全向另外一個方向發展了過去,鬼手信長這家伙居然為了一時意氣而沒有支持松本正賀他們的計劃,反倒是冷嘲熱諷把他們給逼了出來,這簡直就是出乎意料的結果.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啊?"櫻雨神雛問道.

松本正賀想了想道:"這個事情還是盡快通知一下會長他們,具體怎麼辦還是讓他們來決定吧!"

"也好,我這就通知."八月熏說著就啟動了通訊器邊走邊說了起來.

"什麼?鬼手信長沒跟你們一起去阻止八歧大蛇?"突然接到這樣的報告我可是真的愣了一下.這就好像一跳小路的中央有個大洞,而且洞口還有指示牌,正常人走過去的時候肯定都會繞開,結果鬼手信長卻是一腳踩了進去.你說這種意外讓人怎麼預測?八歧大蛇進攻支點城的利弊我們都跟鬼手信長分析過了,這就等于是告訴他路上有個坑,結果他還是跳進去了,碰上這樣的人你讓我們怎麼辦?

"老大,我們雖然也很驚訝這個事情,但是現在已經這樣了,我們要怎麼解決啊?"

"解決嗎……你們先回去等著,我盡快問下參謀們的意見."

這種事情我一時半會也想不到來要怎麼辦,只好再去找參謀團.當我和素美他們說了這個結果的時候我們行會的那幫子金點子也都是一個個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相比之松本正賀他們這幫人,智力超群的那幫智囊們反而更加無法理解鬼手信長的行為,因為他們都是聰明人,理解不了鬼手信長這個白癡的邏輯.

在愣了好一會之後素美終于反應了過來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的計劃就要改一改了.目前看來鬼手信長這個人大概是不能再留了."

素美的話其實一點也不奇怪.沒錯,鬼手信長能在日本混到現在,其實不完全是他自己的原因.當然,松本正賀剛下台那會確實是他自己憑本事和運氣上來的,但隨著我們對松本正賀的扶植,在松本正賀重新獲得日本玩家的認可之後,其實鬼手信長就已經沒有什麼存在的根基了.如果當時我們真的要除掉鬼手信長,他其實早就完蛋了.

但是,鬼手信長非但沒有完蛋,居然還能勉強維持一個行會的運轉,這不能不說有點奇怪.不過,如果知道這個事情有我們在暗中協調,那就不奇怪了.鬼手信長最大的敵人不是我們冰霜玫瑰盟而是松本正賀,而因為我們的授意,松本正賀他們其實一直在對鬼手信長使用寬容政策,當你最大的敵人並不是真的要消滅你之時,想要苟延殘喘其實也是不難的,畢竟人家本來就沒打算要你死.

之所以我們會讓松本正賀保留鬼手信長這個存在,其實也不是閑的沒事給自己找麻煩,而是出于多方面綜合考量的結果.

中國有句俗語叫做:"水至清則無魚",字面意思就是說這水一旦太過清澈,里面就沒有魚類的存在,其隱喻的意思則是過于純粹的東西其實反而不利于發展.

日本玩家對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看法是什麼這肯定不用說了,而松本正賀的存在價值就在于引導日本玩家的行為不讓他們和我們冰霜玫瑰盟作對,至少不能總是和我們作對.但是,日本玩家畢竟是憎恨著我們的,即便松本正賀不是暴力阻斷,而是引導著日本玩家的行動向有利于我們行會的方向發展,但這畢竟是干擾了日本玩家的情緒發泄.而且,松本正賀自己在我們那里培訓的時候也曾經冷靜的以旁觀者的心態去思考過當初自己和日本的走向為什麼會出問題.

松本正賀思索的結果就是日本表面上太統一了.沒錯,就是太統一了.

表面上看,一個統一的大國更能有效發揮自身力量,但很多人並不知道的是,人類就是一個戰斗種族,如果沒有外部壓力施加在人類的身上,他們就會自己給自己找一個敵人來戰斗,而沒有外部敵人就找內部的.

之前日本玩家和我們行會的沖突雖然看似激烈,但其實強度並不高,畢竟那會並未開放國戰,大家的戰斗提前行的小規模摩擦,沒有大面積的戰役發生.這種情況下,日本卻成立了黑龍會這樣一個覆蓋了全日本八成以上玩家的超級大行會,這種一家獨大的局面帶來的結果就是組織臃腫效率低下,而且內部勾心斗角不斷.這種組織上的先天問題導致了黑龍會的戰斗力遠沒有看起來那麼強大,各中莫名其妙的小問題不斷,最終彙總成了大戰局上的徹底爆發.

正因為當初的松本正賀犯過一次錯誤,也就是掉進了這個陷阱,所以他意識到了這個陷阱不能跳.現在等于是松本正賀第二次機會,所以他主動避開了曾經栽跟頭的那個陷阱,建議我們保留鬼手信長.因為有這樣一個不是敵人,而是競爭對手的存在,新黑龍會的玩家用自身去對比鬼手盟的玩家,在這種待遇和其他方面的全面優勝之下,新黑龍會的玩家就會產生一種自我意識上的滿足,而這種滿足可以有效制約和減少內部矛盾的產生.

美國有那麼多外來人口,而民族矛盾卻沒有想象中那麼激烈,雖然黑人什麼的也常和白人發生摩擦,但總的來說並未產生什麼特別嚴重的後果.這並不是說美國的民族政策多麼先進,也不是說美國人素質好,而是因為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他們的國民有最強國家的滿足感,所以內部矛盾就被淡化了.假如美國現在突然爆發某種天災人禍,然後出現糧食危機,經濟徹底崩潰,並且這個狀況維持一年以上,那麼,美國必然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出現大量的民族沖突.這就是失去大國滿足感之後的內部矛盾被激化的結果.

之前的黑龍會是日本唯一的大型行會,這導致了會員沒有參考目標,其他行會太小,形不成心理優勢,就好像人類無法因為自己比螞蟻過得好而感覺到驕傲一樣,你需要一個對等的,起碼也是一個量級的對手來對比,此後才能從對比結果中獲得滿足感或者失落感.如果不是一個量級就沒有參考價值.

新黑龍需要一個參考目標,因此鬼手信長的鬼手盟就被保留了下來.只要有這個鬼手盟的存在,新黑龍會的成員就會始終覺得自己做的是對的,覺得能呆在這樣一個集體中是值得珍惜的,于是他們就會盡量避免內部矛盾並為了整個行會的發展而努力.

不過,雖然基于以上原因松本正賀他們刻意保留了鬼手信長的鬼手盟,但是現在看來鬼手信長這家伙卻是不能再留了.留著鬼手盟是為了讓新黑龍會發展的更好更穩定,但現在鬼手信長的行為明顯是有些不受控制了.連續的決策失誤似乎是讓鬼手信長的判斷力發生了問題,現在鬼手信長心理上的不穩定情緒已經有向神經問題轉變的趨勢了,而神經病人的行為往往是無法預判的,這對我們來說可不是好事.

換掉鬼手信長其實對現在的我們來說並不是什麼大問題,現在的鬼手信長基本上已經是眾叛親離,跟著他的人倒不是說沒有,只是數量非常的少,而且這些人也多半都是有些問題的麻煩人員.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還跟著鬼手信長的人自然都不會是什麼好人.而當初留下鬼手信長,除了松本正賀他們的建議之外,我們自己也是想要把鬼手信長當成一個垃圾磁鐵來使用的.

如果全日本只有一個新黑龍會,那麼各種各樣的玩家勢必是要湧入新黑龍會的,而這種情況並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從我們冰霜玫瑰盟當初創建的時候收人的方式就能看的出來,我們非常強調組織的純粹性.新黑龍會說起來是日本行會,但畢竟松本正賀是我們的人,所以從實質上來說,新黑龍會其實應該算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下屬行會,當然,日本玩家其實都不知道這一點.不過,即便日本玩家不知道,但這畢竟是我們的行會,所以在招收人員的方針上也沿用了我們的習慣,那就是強調組織的純粹性,不希望把各種亂七八糟的人員都攪和進來.

不過,雖然我們有這樣的想法,但實際上這樣執行起來卻不是想象中那麼容易的.因為鬼手盟的存在,所以新黑龍會的崛起就需要大量拉攏人氣,而這就決定了新黑龍會並不適合對人員進行挑挑揀揀.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現在的新黑龍會采取了和我國的聯防體制一樣的策略,也就是新黑龍會只招收有限人員,然後讓大部分倒向己方的人員創建外圍行會,之後以行會聯盟的方式進行管理.

這種相對松散的管理方式有幾大好處.第一,新黑龍會自身的組織純粹性得以保存,松本正賀在行會內擁有說一不二的權利.第二,招收人員的范圍擴大化了.因為是行會聯盟,所以其中的行會可以各有偏向性,這樣的話一些本來在獨立行會中不能要的人也可以安排到某些特殊的行會中加以管理.第三,這種相對松散的聯盟其實才是最適合玩家的管理方式.因為玩家本身就不可能像上班一樣每天打卡上下班,所以行會對玩家的約束力和管理能力都要弱于現實中的公司體制,這就決定了一個相對松散的行會聯盟更能讓玩家接受.

當然,以上這種聯盟的方式有好處,可缺點也是存在的.這其中的缺點就是行會聯盟因為不是直接領導的,所以松本正賀並不能隨意干涉對方的人員組成問題.盡管松本正賀可以從各種方式上讓這些聯盟成員對自己收的人員進行一定侵向性的選擇,但這畢竟只是傾向性,不是一種標准,所以難免這些行會就會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員,而這個時候鬼手盟的作用就體現出來了.

松本正賀不需要的人正好就是鬼手信長需要的,因為兩個行會的宗旨和理念不同,雖然他們需要的人才具有交叉覆蓋的特點,但他們不需要的人卻剛好是對方需要的.基于這一點,鬼手盟的存在其實還是很有好處的.只是現在……看起來是有必要清理一下這個鬼手盟了.當然,在此之前還要確認下鬼手信長是不是真的無可救藥了.即便是我們可以在日本再培養起一個新的勢力來代替現在的鬼手信長,這個過程也是漫長的,而且中間很容易產生真空期,所以不是必要,我們是不會輕易放棄掉鬼手信長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章 調兵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二章 松本正賀的輿論引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