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二章 松本正賀的輿論引導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二章 松本正賀的輿論引導

鬼手信長的事情還想要再看看情況才能決定,可是八歧大蛇這邊卻是不能耽擱了.我在接到消息後和素美他們討論了不長時間就有個了大概結果,雖然這樣做不如之前的計劃好用,但現在臨時改變計劃,能做到這個地步就算是不錯的了.

"松本正賀,我們這邊已經有辦法了."計劃一出來我立刻就聯系了松本正賀.

松本正賀一接到我通訊立刻就問道:"是不是解決方案出來了?"

"是的,新計劃是這樣的……"在我的一番解釋之下,松本正賀很快就明白了計劃的內容.新計劃其實執行起來比原來的那個計劃要省事很多,畢竟這個計劃是倉促之間制定的,所以其中的環節自然不會太多,畢竟我們也沒時間多想了.不過,雖然這個計劃看起來簡單,執行起來卻是不如之前的計劃效果好,這畢竟是臨時想出來的辦法,能湊合著用就不錯了.

"好的,我明白了."聽完我的計劃之後松本正賀立刻就叫上了八月熏她們三個一起對新黑龍會及他們的聯盟行會同步發出了召集令,然後大量的日本玩家開始往松本正賀他們指定的地點彙聚.

事實上這個彙合點就在支點城附近,反正直線距離並不遠.之所以選擇這麼個地方就是為了等大家集中好了,一旦計劃成功,立刻就能帶著這些人去阻止八歧大蛇,而要是在新黑龍會的總部城市搞這些,等大家商量完,就算這些日本玩家願意去阻止八歧大蛇恐怕也來不及了.

"好了,現在的情況如何?"半小時之後,在約定好的彙合點,八月熏問了下負責清點人數的櫻雨神雛.

櫻雨神雛拿出了一份名單看了一下,然後說道:"通知的一百七十二個行會有一百五十三個已經派人到了,不過來的人數都不是很多.我們這麼倉促的催促他們前來,能調動的就只有行會里的少數管理層和一些剛好在行會的人員,大部分人員都暫時集中不起來."

"那這些行會加起來有多少人已經到了的?"

"大概有兩萬多人了吧."

"兩萬多?"旁邊的松本正賀點點頭道:"嗯,差不多應該夠了."

"那我們就提前開始吧?八歧大蛇那邊也不知道在等些什麼,就怕他突然發動襲擊,我們的准備可就全都來不及了."

"說的也是."松本正賀確認道:"那就開始吧."

兩萬多人聚集在一起,又不是什麼紀律嚴明的軍隊,自然不可能鴉雀無聲,而且因為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所以這些人聚集在一起之後就開始互相詢問,結果就是這個集合點簡直比養鴨場還要吵.兩萬多人在一起說話,原本可能都還是小聲交談,可是周圍這麼多人,你也說我也說,大家的聲音集中起來之後音量就開始變大,而有的人因為聽不清楚就會開始加大說話的音量,而有人加大之後噪音就跟著變大,于是逐漸的大家都變成了大喊大叫的在說話.

兩萬人聚集在一起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叫喊,那聲音能小的了才有鬼呢.

就在這兩萬多人在那里疑惑的互相討論著松本正賀這個時候到底是要說什麼的時候,只聽到一聲尖厲的嘯聲從眾人頭頂一閃而過,那聲音雖然不大,但卻特別的尖銳,所以所有人都不自覺的停下了說話注意到了那個發出聲音的東西.

事實上這個發音器就是個帶著特殊哨子的響箭而已,當然這東西是魔法驅動的,正常的弓箭即便是制作出響箭也不可能發出這麼大動靜.

趁著兩萬人都安靜了下來的機會,前面早就准備好的一塊大石頭頂端,松本正賀站在那里用魔法擴音器說道:"請大家稍微安靜一下,現在聽我說.我知道你們都很疑惑我為什麼在這個時候突然把你們全都叫過來,這很不正常.但是,我要說的是,我也是沒辦法了.如果不是真的關系重大,我絕對不會讓大家跑這麼一趟的."

"那到底是什麼事情這麼重要啊?"有大嗓門的在底下喊道.

松本正賀立刻說道:"這個事情就是我們在之前得到了一個消息.這個消息的來曆我不方便說,大家也別問了,反正只要你們知道這個消息確實是可信的就行了.根據這個消息的內容,我們現在可以確認,我們的大蛇神,也就是八歧大蛇,他現在正帶著一幫來曆不明的妖魔潛伏在支點城的城市外面,而且隨時可能發動進攻."

松本正賀這句話一出下面立刻就是嗡的一聲,原本還算安靜的地方一秒鍾就又變成了菜市場.

"靜一靜!靜一靜!……"松本正賀在上面喊了半天下面才總算是再次安靜了下來,而松本正賀一直等到下面的日本玩家的目光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之後才開口說道:"在具體說這個八歧大蛇的事情之前,我們先要和大家說一下另外兩件事情.第一就是關于剛剛爆出來的,八歧大蛇侮辱我們日本玩家的這個事情."

松本正賀這次的話再次引起了騷亂,不過還算不錯,這次的消息平靜的很快,畢竟這個比起前面一個信息的勁爆程度要低很多.

等大家再次安靜了下來之後松本正賀才再次開口說道:"我知道這個事情引起的反響很大,各位應該是都聽過了.說實話,剛聽說的時候我也很激動,畢竟八歧大蛇這樣的行為實在是太讓人心寒了.不過,當時激動了一下之後,我忽然又冷靜了下來.如果我們換個位置,將自己放到八歧大蛇的位置上去想一下,八歧大蛇當時的話其實不過也就是幾句氣話.這種一時賭氣說出來的氣話各位應該也都有過,實際上我們都知道,自己並不是真的那樣想的,以後也不會那樣做,氣話畢竟只是氣頭上發泄情緒的語言,所以這個口氣必然是重了一些.當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八歧大蛇肯定是有錯的,但這個錯誤其實非常的小,最多也就是讓八歧大蛇當眾給大家道個歉也就差不多了.我聽說有人說要推翻八歧大蛇這個混蛋神族,要集合全日本玩家的力量滅了八歧大蛇.這種話明顯也屬于氣話,屬于過激行為,大家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嗎?"

下面立刻就是一陣亂糟糟的回答,不過亂是亂了一點,但意思還是基本表達清楚了.這個事情上面大家都同意松本正賀的話,也就是並不是真的多在意這個事情,而且冷靜的想一下就知道這個事情完全不值得真的為此去和八歧大蛇開戰.再怎麼說現在的八歧大蛇也是日本玩家的神族,這種存在說推翻就推翻,這豈不是太兒戲了?雖然我們冰霜玫瑰盟已經滅了好幾支神族了,但有幾個行會跟我們一樣的啊?所以說,滅神這種話也不是可以亂說的.

等下面的人都確認了同意松本正賀的觀點之後松本正賀才繼續道:"在最初冷靜下來後我就是這麼想的.要八歧大蛇道歉,其他也不應該做.至于那些傳聞要滅了八歧大蛇的,我也就當個笑話來聽了.但是……"松本正賀說到這里故意用了相當大的音量,而且停頓了好長時間才繼續道:"但是在此之後我卻接到了一個消息.不,確切的說消息不實我收到的,而是由八月熏和櫻雨神雛,熾火龍姬她們三位獲得的."松本正賀說到這里故意退到了一邊將三人讓了上來.

最終站上那塊大石頭上面的其實只有八月熏一個人.她也拿出了一個魔法擴音器,然後說道:"關于這個消息的來源和之前松本正賀君的消息一樣,我也不能多說什麼,大家知道反正不是正規渠道的消息就行了,至于具體怎麼來的我這里不能說,否則以後就再別想要更多消息了.那麼,現在說一下這個消息的內容."等下面稍微適應了一下她話內的信息之後八月熏才接著說道:"根據我們獲得的消息,八歧大蛇侮辱我們日本玩家的那段視頻,其實是有人故意弄出來廣為傳播的."

這句話一出就好像是在平靜的池塘中丟下了一枚重磅炸彈,瞬間下面的人群就又亂了,不過有了之前幾次的經曆,這次下面的人倒是很快自己就安靜了下來等待八月熏繼續說.

八月熏看下面人安靜了就繼續道:"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計算是八歧大蛇說了那樣的話,可是正常情況下誰會去錄制那種東西?即便是意外錄下來了,發出來的理由也可以用氣不過來解釋,但各位有想過嗎?憑什麼一條視頻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就傳遍了全日本?大家不覺得這個消息的擴散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吧?"

本來沒人說倒是沒人往這方面想,但是八月熏這麼一提出來,下面的人立刻就意識到了事情不對頭.按說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應該會傳遞的這麼快.網絡上的東西雖然有時候確實是存在熱帖之類的東西,但即便是在主流媒體的主頁上被置頂的信息,難道就能瞬間無死角的覆蓋整個日本,而且幾乎是人盡皆知的地步?這個速度即便是網絡時代也快的太嚇人了.別人的熱帖沒個三五天是不會有太大反應的,而這個信息到現在都還不到二十四小時,居然已經弄得天下皆知,這是啥速度啊?

等下面的人在議論聲中稍微理清楚了一些頭緒之後八月熏才跟著說道:"本來我還只是奇怪,但是在得到那個情報之後我才明白事情的真正原因.這個事情之中原來是存在幕後推手的.正是因為有人希望搞臭八歧大蛇,希望全日本的玩家都和八歧大蛇對著干,最好能徹底和八歧大蛇決裂,這樣就最好了.所以,這些人不但讓這個消息擴散了出來,而且多次出手幫助了消息的傳播,以至于原本需要三五天才能擴散開的消息居然在短短半天之內就已經傳遍全國了.這就是人工干預的結果."

"可是什麼人這麼大能耐,居然能對我們全國都進行信息散播啊?"有日本玩家在下面叫喊著問道.

松本正賀點了一下那個人說道:"你算是問到點子上了.八月熏她們的情報顯示,這個幕後推手居然是俄羅斯人."

"咦,難道之前我聽說的那個消息是真的?"那個大嗓門的玩家在下面叫道:"我之前好像就聽說了,八歧大蛇的那段視頻其實是俄羅斯人故意放出來離間我們和八歧大蛇之間的關系的."

有這個人帶頭,下面立刻就有很多人說也知道這個消息,而不知道的立刻就詢問起了附近的人,這樣一來很快下面的人就全都知道了這些消息.

事實上下面那些日本玩家不知道的是,他們之前聽說的消息其實就是我們讓松本正賀他們散播出去的那個消息,只是因為時間倉促,所以擴散范圍還不大,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至于剛才那個大嗓門問話的玩家……他其實也是我們這邊故意安排好的.有他的帶頭,後面的信息就好說了.

等下面的討論聲稍微小了一些之後八月熏立刻就開始接著說道:"我們弄到的情報非常的全面,不但知道了這個消息是俄羅斯人推動的,而且還知道了另外兩個情況.其一就是俄羅斯人不但推動了這個消息的散播,而且還秘密的在我們日本境內安排了一群玩家隊伍."

松本正賀接過八月熏的話說道:"八月熏說的沒錯,俄羅斯人在我國境內控制了一部分玩家組成了一個臨時行會,並且將這些人組織了起來.這些人接到的命令就是在指定時間地點襲擊八歧大蛇,然後要以他們的戰斗作為火種帶動我們的跟隨.你們有沒有想過?大家正在為八歧大蛇的行為而群情激奮的時候突然就發現有人開始對八歧大蛇展開了攻擊,這種時候我相信大多數人肯定都不會莽撞的跟著一起上,但人是沒有一樣的.盡管大部分人不會去這麼做,但沖動的人總是有的.于是呼,這些俄羅斯人精心安排的人就會帶起一大幫子沖動的人對八歧大蛇展開圍攻,而隨著這些人的參戰,會有一些舉棋不定的人跟著開始參加戰斗,而後的情況就是越來越多的人被吸引到這個戰斗中來.到時候一旦開打,必然是死傷慘重,而只要有人死亡,就會激化大家的情緒,此後俄羅斯人只要再稍微推波助瀾一下,一場針對八歧大蛇的全面戰爭就必然會發生.各位有想過,我們和八歧大蛇全面開戰的後果嗎?"

隨著松本正賀的話,下面的議論聲再次大作,很多人都在驚呼事情重大,還有人問俄羅斯人為什麼要這麼做的.

松本正賀等這些人稍微安靜了一些才說道:"除了這個俄羅斯人准備了戰爭觸發器的消息,我們還知道了俄羅斯人計劃的全部內容.他們雖然陰謀策動我們的內戰,但其實俄羅斯人的目標並不在我們."這段話讓下面的人很疑惑,不過松本正賀也沒賣關子,說完之後立刻就解釋道:"俄羅斯人的目的其實是中國人,但他們卻想到了挑起我們的內戰.這個事情其實說出來也很簡單.中國人和我們基本上已經成了死仇.之前我們日本全境甚至一度差點被中國人完全占領,是經過了大家不屑的努力好不容易才搶回來的.但是,我們之間的仇恨和矛盾都沒有解決,反倒是更加激化了.所以,我們不會放過中國人,而中國人也不會放過我們."

松本正賀說到這里下面其實有不少人已經明白了過來,不過松本正賀還是繼續道:"我國發生內戰,必然是一片混亂,對外的防禦力肯定是會大幅度下降的.而在這種情況下,我方防守薄弱,中國人必然是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的.他們肯定會趁著我們內戰的機會再次攻入我國國土以期再度占領我們的土地.大家應該都知道.國戰這種東西一旦打起來就不是那麼容易收的住的.人都是具有賭性的,一旦中國人為了這場戰爭有了投入,他們就不會輕易撤出,而我們是守衛家園,那就更是要寸土不讓了.我們兩邊這一打起來,冰霜玫瑰盟勢必是要沖在最前面的,而後其他那些大型中國行會的人也都會往我們這里跑.到時候中國人的戰斗力全都集中到了我們的國土上,而且和我們陷入了混戰,就算想走,一時半會也是撤不會去的.而這個時候,俄羅斯人的機會就來了.他們之前就曾經成功入侵過一次中國本土,而且還打進了中國腹地,雖然最後被趕出去了,但至少他們成功了一次,而且上次就是因為並雙玫瑰盟在和我們打仗,所以無暇他顧才導致的俄羅斯人很輕易的就長驅直入的進入了中國腹地.之後俄羅斯人還曾嘗試過兩次,但都失敗了,于是呼他們就想到了唯一的一次成功經曆,打算人為的再制造一場中日戰爭把中國人都拖在我們日本,這樣他們就好入侵中國了."

松本正賀這邊一說完,下面的日本玩家立刻就開始罵俄羅斯那邊的玩家不是東西之類的,反正就是一片混亂.

故意多等了一會,讓下面的人稍微發泄了一下情緒之後松本正賀又開始說道:"好了,這個事情我們暫且告一段落.俄羅斯人的帳我們以後再和他們算,現在先來說說國內的事情.之前我說了,我們有兩個消息.其一就是八歧大蛇侮辱我們日本玩家的事情.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們剛剛去了鬼手信長那里.大家可能知道不久之前紫日帶人突襲富士山的情況.在這里我和大家解釋一下.其實這個事情的起因是鬼手信長得到了一個行會獎勵,就是可以讓八歧大蛇幫助他將己方的一批人員轉化成神族.這個神族身份雖然對屬性沒有影響,但在和別的玩家戰斗的時候卻能發揮出十倍的戰斗力.也就是說一個普通玩家和一個神族玩家,神族玩家的所有屬性都只有普通玩家的十分之一,但這兩個人的戰斗力其實卻是一樣的.這就是神力的用處.想一下,十分之一的屬性點就能產生十倍的效果,這是多麼劃算的事情?"

下面的玩家正在那幻想自己要是得到了神力是個什麼樣子的時候,松本正賀突然又接著說道:"不過呢,根據我們的確認的消息,最後這個計劃並未完全完成.在鬼手信長的人接受八歧大蛇的強化過程中,紫日帶著冰霜玫瑰盟的那個艾辛格移動要塞以及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祗一起跑到了富士山,然後他們突襲了那個強化地點,不但因此造成了富士山地區的地形重組,更是將鬼手信長手下的那幫人全部葬送在了那里.事後我們才得到消息,玩家雖然也可以獲得神力,但這個神力效果卻不是終身制得,而是好像一個不可驅除的死亡BUFF,也就是說,只要死亡一次,複活之後你就不是神族了.當然,有條件的話可以再次獲得這個神力加身的效果,只是這種機會畢竟很罕見,得到一次就不容易了,第二次的話那簡直就是妄想了.

之所以要和大家說這些,就是要告訴大家,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的關系是很好的.對于這一點,我想可能和我們之前作出的決定有關.其實大家不知道的是,八歧大蛇曾暗示過我們,他希望帶著我們反攻中國本土,但是我在猶豫再三之後拒絕了這一提議,反倒是鬼手信長君毫不猶豫的接受了這個提議並表現出了相當高的積極性."

"那你為什麼不同意啊?"有玩家問道.

"問得好.關于我拒絕的理由,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這種事情我們做不到."

"什麼叫我們做不到?"

"說實話,這個提案的誘惑很大,最初我沒有一口就拒絕,也是因為我和大家一樣很想帶著大家攻入中國領土,也讓那些中國人嘗嘗領土被占領的感覺.但是各位請冷靜的想一想.即便是在八歧大蛇的配合之下,我們難道就真的可以占領中國人的城市嗎?"故意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松本正賀繼續道:"各位都知道,一旦本國領土范圍內的城市遭到外國玩家入侵,這個國家的本地神族是可以對這個行會城市進行支援的.大家應該還記得,當初中國人入侵我國的時候天照大神也出來幫過忙的,你們應該還有印象吧?同樣的,如果我們入侵了中國領土,那麼中國的天庭也是會參戰的.

各位可能不知道,我其實很早就在做入侵中國的准備工作.我不是對入侵中國不感興趣,而是我吸取了之前的教訓,希望可以成功的占領一些中國的國土,而不只是跑到中國的領土上旅游一翻.對于入侵中國之後可能遇到的問退和情況我一直在收集相關信息並思考解決之道,這其中就有中國天庭的一些信息.根據我收集到的信息來看,中國的天庭可能是全世界最強大的地方神族之一了.根據我對《零》這個游戲的背景資料研究,這個世界上最強力的地方神族可能就是七大文明古國的神族,而中國不但剛好是其中之一,更是唯一的一個將曆時延續了下來的文明古國,所以中國天庭的強大你們是無法理解的.我可以這麼和大家說.八歧大蛇如果沒有神力核心的支持,他在中國天庭之中最多也就能排進一流高手的行列,而這種級別的存在在中國天庭是數以百計的.而且即便是八歧大蛇燃燒了神力核心中的信仰之力,也不過是勉強能扛得住對方的攻擊而已,要說能把中國天庭怎麼怎麼樣……那根本就是空想."

"可是如果真是這樣,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為什麼還要去入侵中國呢?這不明擺著是自己找麻煩嗎?"

"不,對我們是麻煩,對他們卻不是."松本正賀說道:"八歧大蛇本身就不是玩家,雖然他的傳說在我國有很多,但是你們不知道的是我在收集中國天庭的信息的時候還意外發現了一條有關八歧大蛇的信息.根據這個信息顯示,八歧大蛇其實原本就是中國的一種神鳥.他是被天庭驅逐到我們日本來的.這個消息在現實中的傳說中其實也有,不過信息不是很全,所以各位之中應該知道的人不多.我現在告訴你們這個消息,就是要告訴各位,八歧大蛇入侵中國的想法雖然和我們一樣,但他的目的和我們卻是完全不同.八歧大蛇真正的目的就是複仇,是對中國天庭的複仇.他根本不再乎投入有多大,死多少人,甚至不再乎自己的生死,他要的就是讓天庭不好過,這是一個複仇者的信念,雖然值得肯定,但那不是我們的願望啊!難道各位拼死拼活的入侵中國就為了沖進去再被打出來?"

下面一片死寂,這次沒有人討論了,大家都在思考,而松本正賀也沒有說話,就等著他們思考.

片刻之後松本正賀才出聲打斷他們的思考,然後說道:"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的目的也不完全一樣.各位都知道,我現在的地位是各位信任我松本正賀,所以才賦予我的.但是,在鬼手信長看來,這就是我從他手里搶走了日本玩家領袖的地位,盡管之前這個位置本來就是我坐著的,他也是從我這里搶走的,但至少現在鬼手信長就是覺的我搶了這個位置.他想要重新奪回這個位置,而要奪回它,第一步要做的就是需要累積聲望.

之前鬼手信長做出了一連串錯誤的決定給我們日本帶來了很大的損失,這讓鬼手信長很受打擊,尤其是他的聲望.各位接受我的領導,放棄鬼手信長,何嘗不是因為鬼手信長做的那些混蛋事呢?

所以,鬼手信長希望挽回這一切.他覺得既然在中國人身上吃了虧,就要再從中國人那里找回來.不過,現在的中國人已經被趕回了中國本土,支點城雖然還在,但他沒有能力獨立驅逐支點城,不過八歧大蛇的決定讓他看到了希望.鬼手信長現在覺得只要能帶著大家入侵中國,那麼不管之後結果如何,哪怕大家全都掛回來了,但他的聲望絕對會提升.事實上事情也確實和他想的差不多.如果真的可以攻入中國領土,即便是最後連立錐之地都沒占領下來又被趕回來了,但這個事情還是值得興奮的.所以說,真要是像鬼手信長那樣想的做了,他的聲望絕對是會提升的.但是,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都能從這次入侵中得到滿足,而我們呢?入侵中國又被趕回來,說出去挺不錯,可是實際好處方面我們根本啥也沒撈著,而且還要犧牲大量的經驗值,裝備,消耗品以及戰斗NPC.這些都是一個國家的實力,損失掉了就意味著國力下降.我所向往的入侵中國是那種打進去,站住腳,然後一步步的往前推,不是這種沖進入退回來的游戲.雖然我們現在可以打進去,但付出的代價卻是國力下降,之後我們可能就沒有第二次入侵機會了.而那時候各位要作何感想?"

松本正賀的話讓很多人冷靜了下來,他們也意識到了真的那麼干的後果,然後不少人都開始唏噓,原來游戲也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表面之下居然還隱藏著這麼多不為人知的東西.

就在大家感歎這個事情的時候松本正賀接著說道:"和大家說了這麼多就是要告訴大家,為了自己的聲望,鬼手信長現在是不能得罪八歧大蛇的,所以,這次我本來是帶人去找了他,希望利用他和八歧大蛇的關系勸說八歧大蛇不要進攻支點城.可是,他卻拒絕了這個提議,就為了他的聲望,他居然拿我們日本的前途去賭博."

"不對啊.就算八歧大蛇摧毀了支點城,那和我們日本的前途有什麼關聯呢?"

"關于這個事情我本來是不應該說的,但是現在看來非說不可了.要是因為今天我說的話而讓我們日本崛起的機會消失了,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所以,哪怕希望渺茫,我還是拜托各位今天我說的這些話,絕不要傳出去一個字,也不要錄像或者錄音,這不是為了我個人,而是為了我們全日本的出路.擺脫了."松本正賀說到這里向著人群深深地鞠了一躬.

下面的人群紛紛保證了一番,並雜亂的表示他們絕對擁護松本正賀,然後人群才安靜了下來.

松本正賀在人群安靜下來後繼續開始說道:"既然都這樣說了,那我就和大家說說為什麼我不希望八歧大蛇進攻支點城,以及為什麼我要把大家叫過來.先說說為什麼我不希望八歧大蛇進攻支點城.首先,各位有想過沒有.冰霜玫瑰盟那是善良之輩嗎?紫日的性格向來是別人睬他一腳,他就要從別人身上撕塊肉下來的.對于這種人,你只要稍微得罪一下,他必然是要報複的,而起會比你加在他身上的更為嚴重百倍千倍.支點城被襲擊,不管是否被毀,難道你們以為冰霜玫瑰盟就會捏鼻子咽下這口氣?"

下面的人一陣整齊的搖頭.

"所以啊.冰霜玫瑰盟不會善罷甘休,而他們又擁有艾辛格移動要塞這樣的移動設備,之前的富士山事件中據說還出現了多艘裝備有大型武器的空中戰艦.擁有如此機動力的冰霜玫瑰盟,如果要報複我們,那必然是會對我們造成重創的.而我目前其實正在計劃一項大型的行動,這個行動是針對俄羅斯人的報複行動的前奏,也是入侵中國的准備步驟之一,為了行動內容不被對方提前知道,請恕我不能多說.但是,不管是怎麼行動,我都必然需要各位的協助,需要你們的實力.而如果中國人報複我們,就必然會影響我們的實力,會拖慢我的下一步行動計劃.

冰霜玫瑰盟正在一天天變強,我的計劃執行的越晚,我們的勝算就越低,所以,我不能允許任何事情耽擱我的計劃.所以說,我不希望八歧大蛇進攻支點城.我希望短時間內我們和中國人能保持這種不發生戰爭的狀態."

"松本君,你的意思我們明白了,可是你為什麼要讓我們一起來到這里呢?就算要勸說八歧大蛇不去進攻,你去不就行了?叫上我們干什麼?難道是強行用武力把八歧大蛇逼回去?這不是又變成內戰了嗎?"

"不不不,我當然不是要讓你們和八歧大蛇戰斗.我之所以要叫你們來,就是因為八歧大蛇其實是因為你們才去攻擊支點城的."

"啊?為了我們?"有玩家問道:"我們又沒讓他去攻擊支點城,他要攻擊關我們什麼事啊?"

八月熏這個時候忽然站出來說道:"你們難道忘記了八歧大蛇羞辱我們日本玩家的視頻了嗎?"

八月熏這麼一提醒下面的玩家立刻反應了過來,有人大聲問道:"難道八歧大蛇進攻支點城是為了那個事情的道歉行為?"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失去價值的鬼手信長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外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