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 紛亂的支點城內外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 紛亂的支點城內外

切斷通訊之後我也只能迅速的跳上了飛鳥,然後直飛日本.雖說這是跨國飛行,但是好在飛鳥速度夠快.而且中日之間距離實際上也不是很遠,所以沒用太長時間我就到了支點城.

雖然此時離爆炸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但是在我到達支點城的時候依然能明顯感覺到此時城市內的情況非常的糟糕.

支點城本身倒是還屹立在那里,但是對著海的這一面已經基本上被完全摧毀了,其中也報過我們的跨國傳送陣.不過,和其他建築不一樣的是跨國傳送陣是特殊建築,所以在被破壞後就立刻進行了修複,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受到了干擾,即便是傳送陣本身修好了,但是依然無法使用.現在整個支點城的西城區這一半完全就是一片雜亂無章的瓦礫堆,除了殘垣斷壁就是一堆一堆被從海底下沖上來的石頭,海草以及各種海洋生物.我甚至還在城區的一處街道上發現了一頭藍環海龍.

藍環海龍是一種海洋魔獸,體積大概和抹香鯨差不多大,但是身體要比抹香鯨略微細長一些.這東西在海里算是比較強力的魔獸,一般玩家和中小型船只都是不敢惹的,而且它們還會經常主動襲擊玩家和船只,只有中大型的戰艦可以無視這東西的攻擊,即便是小型戰艦見到它都要繞著走.不過,即便是如此強大的生物,現在也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這藍環海龍雖然是魔獸,但它卻是地地道道的水生動物,根本無法上岸,而且它也沒有肺,所以一旦出水堅持不了多久就會死亡.

收起飛鳥,我自己張開翅膀緩緩的從那頭藍環海龍的上空滑翔而過,然後輕飄飄的落在了街道上.腳下剛一接觸到地面就感覺地面似乎有些不太平整,低頭一看就發現滿地都是沙子和各種大小的石塊,其中大部分是建築碎片,還有一些是海里的泥沙被卷上來的.

踩著高低不平的那些泥沙碎石我迅速的向著城市中心區域走去,在那邊能明顯看到大量玩家正聚集在一起圍著一棟建築不知道在忙什麼.

因為大家都在忙,所以也沒人注意到我到了現場,直到我拉住一個玩家詢問情況,對方才注意到我來了.

"會長?"

"這是在干什麼?"我指了下前方的那堆廢墟.這看起來好像是一座建築的殘骸,但是支點城這邊我也都是來去匆匆,在城內呆的時間都不長,所以也不知道這個具體是什麼建築.

那個玩家聽到我的提問立刻就說道:"會長你快幫幫忙吧.這是我們的城市防禦中樞的入口,路左邊的那座固定炮台被海浪掀翻了把入口給埋掉了."

"就算埋掉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挖開就好了.你們這麼急干什麼?現在搶修城牆和防禦設施才是第一要務吧?"

"可是有人被埋在里面了!"

"有人被埋了?"

那個玩家用力的點點頭道:"幾個會員和NPC在下面.現在里面被海水灌滿了,他們只能靠幾個帶水下呼吸的頭盔維持生命,但是他們人數比頭盔多,只能輪換著帶上吸口氣,這樣恐怕堅持不了多久!"

"你們都閃開."明白了原因之後我趕緊讓上面忙碌的人群都閃到一邊去,那些人本來還在氣憤誰在這個時候搗亂,抬頭看到我之後立刻明白了是我要幫忙,于是趕緊都從廢墟上跳了下來.看到人都下來之後我直接就把金剛給召喚了出來.雖然我的魔寵中大個子不少,但金剛畢竟是大猩猩造型,手腳比一般生物靈活,而且力量也足夠大,這種時候他上最合適.

金剛剛一出來就按照我的指示上去一把抱住了一大片瓦礫往旁邊一扔,然後反複兩三次就把大部分瓦礫都弄開了.跟這他迅速用手臂在地面上一掃就將剩下的零碎清到了一邊.沒有了這些瓦礫的阻礙之後我們實際上依然看不到入口,因為此時的地面上依然有著大約七八厘米深的積水沒有完全拍掉,不過這個不是問題.金剛直接伸手在水里摸了兩下就找到了入口,然後猛的用力向下一按又迅速往上一拉,轟的一聲,一個直徑六七米的金屬蓋子就被整個掀了起來.

這下面的防衛中心是負責控制城市防禦設施的,算是很重要的設施,所以才會設計在地下.當初的考慮是這樣可以防止在戰斗中被敵方炮火直接摧毀,只是我們沒想到居然還會發生海水倒灌的情況.當然,如果只是平常的海水倒灌也沒什麼.地下中心其實是防水的,而且本身也有排水裝置,關鍵是這次的海水是因為爆炸被掀飛起來的,等于是瞬間就用水覆蓋了整個城市,不但速度太快,而且前面的沖擊力太大,以至于損壞了地下中心的入口,不但讓地下中心開始漏水,而且連排灌設備都被弄壞了.

我們這邊剛一打開入口,下面立刻就鑽出了好幾個腦袋,其中一個人在出來之後先是環視了一圈數了下人頭,然後就打算往回游,不過我眼疾手快一把將他從水里拉了出來."有人被卡在下面了?"我提起這個玩家直接問道.

那個玩家看到我之後先是一愣,隨後就突然反應了過來喊道:"是我們的技術總監,S級NPC."

"知道被困在什麼地方嗎?"

"應該是在設備機房.那邊有獨立密封門,可能沒有被水淹沒,但是水壓肯定是破壞了大門結構讓門打不開了.那個機房面積很小,他們有三個人在里面,這種完全密封的環境,估計氧氣也堅持不了太久."

我想了想直接把小龍女給召喚了出來,然後直接讓小龍女制造了一個龍卷風,利用龍卷風的吸力直接將下面的水全給抽了出來.這個監控中心我雖然沒進去過,但想來不會太小,這樣下去找浪費時間,不如抽干里面的水,然後然這個玩家下去帶路,這樣方便一點.如果下面被困的是一般的NPC或者是玩家也就算了.玩家死亡最多掉一級,雖然也有損失,但也不是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普通NPC雖然只有一條命,但這種NPC就真的只是普通NPC而已,就和普通游戲里花錢建造的部隊一樣,死多少都不心疼的那種.但是,S級NPC就不一樣了.這種NPC實際上是我們行會的分級,而不是系統分級.系統對NPC的分類只有普通,高級,精英,特種四個分類.其中普通的最多,高級的少見一些,但也不罕見,而且普通NPC只要被分配了工作,一段時間之後自然就變成高級NPC了.至于精英嗎……這個級別就比較少了,而且不可以用普通NPC培養,只能用高級NPC培養,成功率也不高,所以相對比較重要.

特種NPC是一個非常罕見的NPC分類,這種NPC數量極端稀少,屬于可遇不可求的類型.一般的中大型行會能有一兩個就算是很不錯了,小型行會幾乎看不到這種NPC,至于一線大型行會,基本上都會有那麼七八個,而我們行會因為我的原因,導致全行會的玩家貌似都有收集癖,結果就是今天你找一個明天他找一個,最後不知不覺我們行會的特種NPC的數量就過百了.當然,即便是過百,那也不算多.畢竟特種NPC在NPC之中就相當于是人群中的愛因斯坦,特斯拉之類的存在,屬于再多都不嫌多的那種人物.當然,特種NPC也不全是技術型,戰斗型也有,而且比技術型的更珍貴.

我們行會對玩家的招收標准一直就非常嚴格,因此對NPC的篩選標准也是相當嚴格的.普通NPC我們一般是不會讓他擔任什麼職務的,除非發現潛力不錯才會進來培養,否則的話只能做勞工.高級NPC才是我們行會的正式NPC,而精英則是中堅力量.特種NPC屬于領導層,罕見而稀缺,一般都是特別重要的部門中的主管級人物.

對于普通和高級NPC我們一般是不予分級的,本行會對NPC的定級是這樣的.普通和高級NPC都是F級,然後精英NPC根據潛力和本身能力方向分類成E到B級,特種NPC則根據能力和潛力特征分為A到3S級.

這下面困住的那個主管NPC居然是個S級的NPC,這樣的NPC我們整個行會也就不到二十個,這樣的存在怎麼能隨便放棄?就算是我掛掉一次都比損失一個這樣的NPC損失要小的多.

有小龍女幫忙,下面的海水十幾秒之內就被抽出去一大半,不過剩下的部分就不太好抽了,畢竟水少了氣壓會發生變化,想要繼續抽水就不那麼容易了.不過現在下面的水面也就剛過腰部的高度,這樣就已經能救人了.

這邊水被抽出去之後我就先收回了小龍女和金剛,然後讓那個玩家帶路跟著他一起下到了下面.這個控制室下面的走廊里全都是水,而且地面上也有很多雜物,索性游戲里的自然環境比較好,海水之中沒有太多的泥沙,所以我們的行進並沒有受到沉積的泥沙影響.

有認得路得人帶著,我們直接就知道了那個控制室,那名玩家立刻撲到門上用力砸了兩下然後大聲喊道:"小小主管?小小主管?你在里面嗎?"

雖然對這個NPC的名字很疑惑,但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門里的聲音吸引了.雖然沒有回答,但是門里卻傳來了敲擊聲.我估計大概是長時間的封閉環境導致內部缺氧,里面的人可能已經沒力氣說話了.不過能敲擊鐵門說明還沒死.

"你們呆著別動,我們這就救你們出來."我沖著大門里面喊了一聲,然後讓那個玩家靠邊,接著將永硠雃角F一個錐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在門上比較高的位置一口氣戳了十幾個窟窿.這些窟窿組成的剛好是個圓環,我用力一圈就將那中間的金屬板給砸穿了.

有了一個大洞後我就能看到里面的情況了,而且這個洞口也幫助換氣.伸頭確認了一下沒有人擋著門之後我就用永硠雂う漱M刃切掉了門閂和門上的連接口,不過大概是真的變形了,失去支撐的大門居然還是打不快.我最後干脆一鼓作氣直接用永琣b大門上畫了個叉,接著一腳上去,大門終于是徹底散架了.

大門一倒我們這邊就立刻沖了進去,結果發現房間里居然只有那個S級NPC一個活人了.不過這種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這些特種NPC就相當于是高級玩家一樣,本身比普通NPC的實力要強,這不光是表現在能力方面,在身體方面也是一樣的.所以另外兩個普通NPC都憋死了,這個S級的NPC卻還活著,只是她顯然也已經到了極限了,我們只要再晚一點她也必定完蛋.

確認了一下這下面沒有更多的人員被困了之後我就帶著他們離開了地下中心,將他們交給旁邊幫忙的玩家後我又將大地之門給打開放在了旁邊,接著將斯哥特他們給叫了出來.

現在城市里到處都是一片廢墟,急需人員進行救援以及清理,但是因為跨國傳送陣受到了干擾,所以就算行會那邊有人也過不來.在這種情況下我的麒麟武士正好能派上用場.畢竟也有兩萬多人了,戰斗什麼的碰上高端玩家可能沒用,參加救援的話還是非常有用的.

除了麒麟武士,我還有死神守衛可以召喚,而且數量一樣的驚人.把這些召喚生物都放出去並告訴他們自己找看有什麼地方能幫上忙的就去幫忙,然後我自己則是迅速的跑到了城市的東面,也就是對著日本內陸方向的這一面.

本行會的高級玩家和神族基本都還集中在這里並未進入城市幫助進行救援工作,不是他們偷懶,也不是他們不想去幫忙,而是因為他們根本不敢走.

當我到達城牆上的時候就發現城市外面此時已經不是空蕩蕩的一大片了,而是聚集了不少生物.這里面有一些明顯一看就是玩家,而且我還眼尖的發現了其中不少都帶著新黑龍會的標志,說明這些是松本正賀的人.

除了那些玩家之外,附近還有不少相貌各異的妖怪.這些妖魔應該都是之前八歧大蛇帶來准備攻城的,但是目前看來八歧大蛇雖然是放棄了進攻,但是這些妖魔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沒有離開.

事實上以上兩個種類的群體之外,現場貌似還有第三方勢力.這些也是玩家,但是和前面兩群生物沒有在一起,而是獨立聚集在一塊也不知道在干什麼.

對于現場的奇怪情況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于是只能詢問一直在城牆上的紅月.我去攔截那些韓國人的增援之後,這邊的事情都是紅月在指揮,所以她對這邊的情況比較理解.

"紅月.這外面是怎麼回事啊?"

看到我來了之後紅月立刻驚訝的問道:"我剛剛問軍神你怎麼到現在沒到,軍神說你掛掉了.到底怎麼回事啊?是不是那次爆炸?"

"你看到了?"

"廢話,支點城差點變成亞特蘭蒂斯,你當我瞎子那麼大的動靜都看不見?"

"說的也是."我點點頭然後說道:"我到了那邊就發現了偵察兵看到的那些潛艇,不過進去之後發現里面都是韓國人.對方大概是誤以為我們已經識破了八歧大蛇的計劃,結構一看到我出現就直接自爆了.再然後我就掛掉了.你們這邊當時看到的什麼情況?"

"我們這邊?"紅月直接丟了個水晶球給我說道:"都錄下來了,你可以自己看."

我點點頭直接打開了記憶水晶,然後畫面投影開始.說實話,當時我雖然在爆心,但是對于爆炸的情況我卻是什麼都不知道,因為爆炸的第一時間我就掛掉了,反倒是在支點城這邊看的比我那邊要清楚多了.

記憶水晶之中顯示的畫面中首先是一片平靜的海面,緊接著不知道怎麼搞得突然就看到海里一亮,然後就好像日出一樣,一個巨大的火球從海面下冉冉升起,接著隨著這個火球的上升,它逐漸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大蘑菇".

"我靠,還真是核武器啊?"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反正看著很像核武器,威力大的一塌糊塗.我們的液化魔晶蒸汽炸彈跟這個一比自能算是個大炮仗."

聽到紅月的話我也贊同的點點頭,而記憶水晶的畫面中,那個巨大的蘑菇還是緩慢的上升,不過下面的海面上卻是已經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浪頭正在用慢動作一樣的速度逐漸升高,然後向四面八方擴展.事實上我知道那個海浪的速度其實非常快,之所以看著慢是因為距離太遠了,就好像我們站在地面上看天上的飛機,覺得飛機飛得很慢,其實飛機的速度放在地上的話,什麼超級跑車都只能跟在後面吃尾氣.這個海浪的速度實際上也是非產迅速的,但是因為這個水晶球當時貌似是在高空進行拍攝的,所以畫面中的海浪看起來速度很慢.

我根據當時的畫面看了一下,爆心擴散出來的海浪到達支點城一共也就用了二十幾秒而已,但是當時爆心距離支點城的距離應該是一百二十海里.二十秒一百二十海里,這速度慢嗎?顯然一點都不慢,而是非常的快.

畫面中海浪從後方直接推平了半個支點城,然後再向前方繼續推進的時候突然從支點城這邊升起了一道藍色的屏障.這個屏障是半透明的,看起來就好像一層水膜,非常的薄,看起來很脆弱的感覺.但是,就是這麼一層薄薄的水膜竟然將那毀天滅地一般的海浪硬生生的攔截了下來,不過水膜僅僅護住了支點城的半個城市范圍,兩側的海水依然繼續前進掃向了城市外面的那片空地.

本來按照這個節奏,海浪應該會一路向前沖出去很遠才對,不過這個時候八歧大蛇卻是突然從地面下鑽了出來,然後也弄出了一個防護罩一樣的東西生生的攔截了海浪,而且他展開的防護面比波塞冬弄出來的那個要大很多,居然護住了這一大片區域的所有日本玩家.我說怎麼到城牆上之後看到支點城里亂七八糟,城外面的那片戰場卻一點水都看不到呢,搞了半天海水都被波塞冬和八歧大蛇攔住了.

水晶中的畫面在記錄到這里之後就突然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但是畫面顛簸了兩下就中斷了.紅月拿回水晶球說道:"負責記錄的偵察兵在高空遇到了爆炸產生的沖擊波,他的坐騎陣亡了,不過他有備用坐騎,所以畫面倒是帶回來了."

"沖擊波在這麼遠的地方還能殺死他的坐騎?"

"你以為能掀起一百七十多米高巨浪的爆炸威力能小到哪去?"

我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指了下城市外面問道:"那是怎麼回事?"

"你說的是那些妖魔還是那些玩家?"

"我說的是全部."

紅月指著外面的人給我解釋."那些妖魔就是八歧大蛇之前帶著的那幫妖魔,至于和妖魔混在一起的就是松本正賀他們帶過來的玩家.另外一邊聚集起來的那群人就是另外一撥日本玩家."

"可是他們為什麼聚集在這里不走呢?"

紅月解釋道:"八歧大蛇雖然被松本正賀他們拉走了,但是也沒走遠.他們其實就在那邊的那座山後面,之前櫻雨神雛偷偷的彙報了一次.八歧大蛇雖然放棄了進攻計劃,但是他心里似乎不是很願意,所以現在還在找借口觀望.那些妖魔雖然是八歧大蛇帶來的,但是之前八歧大蛇給他們許了不少願,這些妖魔不想白跑一趟,所以還想繼續進攻,只是因為八歧大蛇不參加了,所以他們有些舉棋不定.現在松本正賀帶來的那些會長什麼的正在勸說這些妖魔離開,所以兩邊就聚集在一起,而且因為他們知道之前的海嘯毀掉了我們的城市武器系統,所以也不擔心我們開炮,就這麼直接站在那里聊起來了."

"我靠,這幫混蛋還真夠囂張的.那遠處那幫玩家是怎麼回事?"

"那幫人里面有鬼手信長的一部分人,剩下的都是些軍國主義的狂熱份子,他們是希望對支點城發動攻擊,但是他們自己又沒這個能力獨立進攻,所以就在一邊觀望,要是妖魔那邊沒有談好發動攻擊,他們就會跟著一起上,要是妖魔們放棄了,他們應該也會放棄."

"那八歧大蛇那邊也是在等著妖魔們的決定是吧?"

紅月搖頭道:"八歧大蛇已經明確表態了不主動發動攻擊了,但是他借口說那些妖魔是他請來幫忙的,人家看他面子來了,他不能把人家丟這里不管,所以他和松本正賀說如果妖魔們開始攻擊,他就會在旁邊看著,要是有妖魔受傷或者遇到危險他就會去把他們救出來,但是他不參與攻城.不過話雖然這麼說,他這麼大個目標在戰場上東躥西跳的,這攻不攻城有什麼區別?"

"借口這種東西當然是要多少有多少了.不過現在這樣對我們似乎不太有利啊!"

紅月回頭看了眼滿目瘡痍的支點城內部,然後點頭道:"我也想派人去救援城市里面,可是這邊敵人又沒走,我們這邊也不敢下城牆啊!"

我稍微想了想道:"玩家和普通部隊不動,讓那些混亂與秩序神族去."

紅月點點頭道:"這個可以."

混亂與秩序神族畢竟都是神族,他們的力量非常強大,而且能力也是多種多樣,救援行動中他們的作用非常巨大.而且,混亂與秩序神族本身就不是軍隊,他們就是單體作戰的,因此不存在陣型之類的問題,即便是去參與救援了,也可以在這邊發生戰斗後第一時間趕回來投入戰斗,而且基本不會影響他們的戰斗力.這一點玩家和普通部隊是肯定做不到的.

將我的這個想法和維娜說了一下,維娜當然是無條件支持我的,所以城牆上的混亂與秩序神族立刻就撤離了城牆跑去城市里幫忙去了.不過,在他們離開的時候我卻是叫住了波塞冬.

"之前的爆炸謝謝你了."

波塞冬很謙虛的說道:"我現在既然已經是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一員了,那麼這就是我們自己家得事情,如果會長你因為這個和我客氣,那就是把我當成外人了!"

"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

波塞冬微微一笑說道:"我知道,所以你也不用感謝我了.會長你放心,我既然加入了混亂與秩序神族就會把這里當成自己的神族,不會端以前的架子的."

不得不說波塞冬的智商真的很高.她居然知道我在擔心什麼.

事實上奧林匹斯神族之中分化出來的這幫神祗之中我最擔心的就是波塞冬了,不是因為她的實力有多強,而是因為她的地位.

明面上在奧林匹斯神族那邊哈迪斯和波塞冬是一個級別的存在,兩者實力也相差不大,甚至于哈迪斯還要強過波塞冬一些.但是,哈迪斯在當初的奧林匹斯神族之中是個什麼處境大家都知道.宙斯一直擔心冥神系的壯大,所以一直在打壓和削弱哈迪斯的實力.當時哈迪斯與其說是被我挖過來的,倒不如說是哈迪斯正在尋找出路,結果正巧碰上我們了.

正因為當初的哈迪斯實際上已經是被逼的走投無路了,所以對于投靠我們,他的心理上沒有任何問題.而且,在成為了混亂與秩序神族中的一員之後哈迪斯確實得到了很多實實在在的好處,因此哈迪斯對于身份的轉變適應的很快.

但是,波塞冬和哈迪斯不一樣.他雖然也受到了宙斯的壓迫,但是他和哈迪斯不同的是宙斯只是在壓制波塞冬,還沒有真的去消弱他,雖然囚禁了他的本體,但實際上波塞冬對宙斯的仇恨遠沒有哈迪斯那麼強烈.

正因為叛離奧林匹斯神族的想法不是那麼的強烈,所以當初我說服波塞冬轉會的時候也比較麻煩一些,而她現在轉到我們這邊之後我就一直擔心她適應不了這種身份的轉換.

雖然我們行會最終戰勝了奧林匹斯神族,但是歸根結底我們和當初的奧林匹斯神族其實並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混亂與秩序神族應該算是一個正在高速發展的小型神族,而奧林匹斯神族則是一個由盛轉衰的超大型神族,兩者雖然在活力方面有著巨大的差距,但是實力方面的差距其實也非常的大.

對于波塞冬來說,她從奧林匹斯神族跑到了混亂與秩序神族,這就好像一個人從一家國際五百強企業蹦到了一個沒名氣的小公司.也許這個小公司的發展潛力無與倫比,可它現在畢竟還很弱小,這種心理上的轉變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立刻適應的.萬一鑽了牛角尖,那可是要出事的.

在和波塞冬簡單的說了幾句之後我發現波塞冬似乎對自己的情緒轉換的非常好,她並沒有對現在的混亂與秩序神族產生什麼鄙視的情緒,而是真的將自己看成了其中的一份子.知道這個答案讓我覺得非常的欣慰,總算之前的努力都沒有白費.

和波塞冬說完話之後我也和她一起進入了城市內部進行救援工作,畢竟我身邊孩有不少魔寵可以參加救援,在沒有大型機械設備的支點城中,這些大型魔獸完全可以充當起重機和挖掘機來使用.這對于救援工作可是非常有幫助的.

支點城這邊的情況暫且不管,城市外面的情況也不是太好.松本正賀和八月熏她們三個此時正聚集在一起小聲的討論著.

"怎麼辦啊?八歧大蛇好像是鐵了心要攙和一下了!"櫻雨神雛看著松本正賀說道.

松本正賀有些無奈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然後說道:"我估計八歧大蛇可能是看到了之前的爆炸摧毀了半座支點城,所以想要撿便宜才賴著不肯走的."

"撿便宜?"熾火龍姬疑惑的問到:"現在的支點城有什麼便宜可以撿的嗎?"

"便宜多了去了."松本正賀說道:"混亂與秩序神族的那幫神祗幾乎都可以算是活的寶藏,雖然他們本身也是很危險的,但是別忘記了八歧大蛇手里可是有大量的信仰之力的.現在他眾叛親離,急需力量補充自己的人員,所以如果能招攬到混亂與秩序神族的那些神祗,對他的幫助會非常的大.畢竟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祗都是會長從奧林匹斯神族那邊挖過來的,那可是全世界范圍都有名有姓的知名神祗,實力不是一般神祗能比的!"

"可是八歧大蛇那點信仰之力怎麼可能挖的動他們?"熾火龍姬問道:"現在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信仰之力根本多的用不掉,每天就仇那麼多信仰之力怎麼消化,怎麼可能還會被八歧大蛇用信仰之力收買?"

"問題是八歧大蛇不知道這點啊!"松本正賀說道.

熾火龍姬聽了也是皺著眉頭說道:"這倒也是,可惜我們還沒辦法告訴他,這真是個麻煩事!"

櫻雨神雛忽然說道:"反正八歧大蛇的借口是要救援他帶來的那些妖魔,我們不如現在就去勸說那些妖魔離開如何?""

八月熏搖頭道:"就算要去,多我們四個又能勸走幾個?而且你放心把八歧大蛇一個人丟這里嗎?雖然他說是說不主動參戰了,可是借口這種東西只要想找,還擔心找不到嗎?"

"說的也是啊!"櫻雨神雛點點頭問道:"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讓八歧大蛇繼續這麼呆著也不是個事啊!"

松本正賀指了下另外一個方向的那些日本玩家說道:"我倒是覺得現在首要問題不是考慮八歧大蛇會怎麼樣,而是那群人."

八月熏她們聽到松本正賀的話都一起回頭看向了那邊的人群,然後同時皺起了眉頭,因為她們也都想到了松本正賀的擔心.

這些玩家都是日本的主戰派成員,他們就希望打起來.現在之所以還沒動,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無法獨立和我們冰霜玫瑰盟戰斗,但是,如果他們現在就發動攻擊,那麼那些妖魔會不會跟著發動攻擊呢?

這只是個猜想,但是誰也不能保證它一定就不會發生.那些人現在之所以還沒有發動進攻一個可能是因為他們沒想到用自己的攻擊帶動妖魔們的戰斗,但是更大的可能還是他們吃不准自己的攻擊是否會讓妖魔們跟著動起來.也就是說這些人現在可能正在猶豫著是否要賭一把.

盡管這些日本玩家自己都在猶豫是否要賭一把,但是松本正賀覺得這些家伙最後必定會選擇賭一把.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松本正賀再次回到日本之前曾在我們冰霜玫瑰盟專門接受過兩個月的系統培訓,在此期間我給松本正賀安排了不少課程,其中就有專門針對日本人的性格特征的一些內容.松本正賀從中總結出來的特點就是日本人性格中存在很嚴重的賭博傾向.這倒不是說日本人是投機者,而是由日本的環境決定的.其實說起來日本一直就是個多災多難的國家,盡管他們本身給周圍國家的人民帶去了很多災難,但是他們自己其實過的也很糟糕.

這些糟糕的生活環境讓日本人往往會被逼到絕境之中,而且和別的國家走入絕境不同,日本是很頻繁的進入絕境狀況.這些絕境逼迫日本人只有放手一搏,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

因為經常性的做出背水一戰性質的拼搏,所以日本人的性格中就養成了很嚴重的賭博傾向,畢竟這種賭博行為多次挽救了日本的命運,所以他們就會習慣性的在遇到麻煩的時候想著去賭一次.

現在這種情況對那些希望發動戰斗的玩家來說就正好是個巨大的麻煩,而他們現在雖然還在猶豫,但以日本人的習慣,他們最後肯定會選擇賭一把,這幾乎是注定的事情.

松本正賀自己就是日本人,所以他了解日本人,而且和一般的日本人不一樣.在被日本玩家拋棄,被鬼手信長的人侮辱的時候,松本正賀曾經放棄過自己的日本人身份.這種放棄不是說松本正賀跑出來宣布自己脫離日本國籍什麼的,而是說松本正賀在心理上開始將自己和日本人這個群體分開了.正因為他將自己從日本人這個群體中獨立了出來,而那個時候他又恰好被我弄到了中國,所以他等于是站在了旁觀者的角度上再次審視了一遍日本人的所有特性.這種經曆決定了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比現在的松本正賀更了解日本人,因為他不但自己就是日本人,更是罕見的能站在日本以外的立場上審視日本的日本人.

八月熏和櫻雨神雛她們對松本正賀的判斷還是比較信任的,畢竟她們雖然也算是比較精明,但是畢竟沒有像松本正賀那樣接受過專門的這方面培訓.畢竟大部分玩家都是在業余時間才進入游戲的,而即便是職業玩家,也不大可能在游戲里天天學習啊.所以說,松本正賀的判斷力什麼的是要高于八月熏她們的,尤其是關于日本玩家的方面.

熾火龍姬看著松本正賀指的那群日本玩家說道:"就算我們現在知道他們肯定會進攻支點城,可是我們能做什麼呢?總不能跑過去和他們打一架吧?勸說對他們恐怕沒用吧?"

那些人本來就是好戰分子,要是按照政治上的說法,那就是松本正賀他們另外的一個政黨,而且還是和他們政見相反的政黨.對于這樣一群人,松本正賀他們說什麼肯定都是沒用的.你能勸說引導的只能是那些搖擺不定的人,對于目標明確,而且和你完全對立的存在,勸說肯定是不會有什麼效果的.尤其是松本正賀他們和這些玩家現在明面上的身份還是同一陣營,要是他們和我們之間一樣完全敵對的話還可以直接武力解決,可是現在松本正賀他們需要拉人氣,因此對日本玩家表現出來的就是寬容大度的一面,因此除非那邊那群人突然集體腦子抽抽了沖過來砍松本正賀,否則松本正賀他們是不能主動去招惹他們的.

被熾火龍姬這麼一說,松本正賀他們也都是皺著眉頭在哪里思索要怎麼解決眼前的危機.雖說也可能發生那群人進攻之後妖魔們不為所動的情況,可作為我派駐到日本的日本事務負責人,松本正賀他們不能完全指望這種概率的發生,他們必須更加積極主動的避免另外一個概率的發生.

想了半天想的腦袋都疼的松本正賀他們實在是想不到任何辦法可以解決眼前的危機.那些狂熱份子他們勸不動,八歧大蛇擺明了要見風使舵,妖魔那邊半天沒動靜,也不知道能不能勸走,這完全就是個僵局.

"實在不行問下行會那邊吧?"櫻雨神雛建議道:"我們現在的身份雖然沒辦法讓會長他們直接幫我們出手,智囊團那邊還是可以借用的吧?"

松本正賀點點頭道:"也只能看看他們有沒有辦法了.我反正是沒轍了!"

靈光一閃這種東西真的是可與而不可求,即便是再聰明的人也有想不出辦法的時候,反之,即便是笨蛋,有時候也會突發奇想冒出一個絕妙的點子來.所以說,想問題的人多了,找到解決方法的概率才會更高一些.松本正賀他們想了半天都沒想到辦法,結果剛通知了一下我們這邊,我立刻就想到了辦法.

松本正賀他們可以說是自己把自己給圈到死胡同里了,所以他們才想不到辦法,我根本都沒聯系素美他們,只是聽到松本正賀他們說了一下這個情況之後就直接想到了解決方法.

"什麼?會長你有辦法?"松本正賀驚訝的問道:"我承認你確實你我們聰明,不過也不至于這麼誇張吧?我剛問完你就有辦法啦?"

"這又不是多複雜的事情,想到也很正常吧?再說我只是和你們思路不一樣而已.你們是從這個事情上著手想著怎麼解決,所以陷入了死胡同,而我則是從大局上考慮問題,所以我比你們的辦法要多的多."

"那會長你的辦法是什麼啊?"櫻雨神雛激動的問道.

"嘿嘿,辦法很簡單.直接找這里這些妖魔的老大把他們的手下拉走就行了."

松本正賀他們聽到這個辦法都是一愣,因為我的辦法實在是太簡單了,可是他們居然都沒想到.

妖魔雖然不是一個整體勢力,但是他們也不是以妖怪個體為單位的存在.妖魔們也有自己的組織,而這些妖魔集群就好像動物的群落一樣,一群妖怪有一個首領.不過和動物不一樣的是,這些妖魔的群落之上還有妖王.一個妖王統領幾個乃至幾十上百個群落,而妖王往往都是實力超強的存在,至少也是八歧大蛇同級的超級大妖.

城市外面的這些妖魔之中確實是比較強力的存在,但離妖王的水平還差了那麼一點點,所以,這里實際上根本就沒有妖王的存在,來的最多是某些妖怪群落的首領.那麼,如果此時妖王發一道命令要他們撤回去,那些妖怪群落的首領又怎麼敢不走呢?

當然,辦法雖然簡單,執行起來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要知道妖王可不是誰的仆人,不是你說什麼人家就干什麼的,所以要讓他們下令調走這些妖魔也不是件容易事,不過至少這是一個解決辦法不是?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五章 虛驚一場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七章 妖王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