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九章 妖魔的待客之道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九章 妖魔的待客之道

其實白龍山距離支點城也不是太遠,不管那地方相當的不好找,主要是因為這個白龍山周圍還有一圈山脈將其給圍在了中間.包圍著白龍山的外面這圈山脈分別屬于三個不同的山系,但是因為它們的包夾,導致白龍山變成了一個類似盆地一樣的地方.它周圍一圈都是山,要進入白龍山就要先從外面這圈山脈的夾縫中穿行過去,而且比較麻煩的是外面三個山系剛好全都是怪物紮堆的地方,而里面的白龍山附近又只有一座系統城市,並沒有玩家勢力存在,而且這個系統城市還是個小型城鎮,附近又沒什麼特別的礦產,除了盛產一種很適合當魔寵的魔獸之外基本上就沒什麼吸引玩家的地方了.

當然,雖然白龍山地區吸引玩家的地方不多,但這地方其實人也不少,而吸引玩家的原因就是那種可以當做魔寵的生物了.

這種可以被當做魔寵的生物叫做草根,名字真的是很草根,聽起來貌似沒啥用的感覺,不過這玩意實際上用處卻大了去了.

草根是一種半植物半動物的奇特生物,如果要找個比較接近的東西來形容的話,這東西很像中國傳說中的人參娃娃.他的主體就是一個小孩子形象的小娃娃,看起來大約有五六歲小孩的樣子,有男有女,樣子都比較可愛.在其頭頂的位置除了頭發之外,還長了好大一叢雜草一樣的葉子.這個葉子看起來很像是帶在小孩頭頂的帽子,但實際上這就是他們身體的一部分.

看到這種生物的形象之後多數人都會立刻明白這絕對不是一種戰斗生物,事實上也就是如此.草根實際上是一種輔助治療單位,他們的特長就是驅除負面效果以及加速傷口愈合.注意,草根實際上並不具備治療能力.他們不會釋放治愈術之類的東西,而是自帶回複光環,只要在一定范圍內就可以持續性的讓玩家的傷口加速愈合,並且連回魔的速度也會跟著增加.而且,如果是在戰斗之後的安全環境下,草根還可以將自己的身體整個埋進土里,只留下頭頂的葉子在地面上,這個狀態下的草根可以產生平時兩倍以上的治愈速度,而且如果是打伏擊的話,完全可以將草根先埋起來,這樣在戰斗中敵人就算知道你帶了草根,想找出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為草根頭頂上的那個草在他們將自己埋入泥土之中之後就會自動偽裝成附近的植物的樣子,而且這個偽裝還是無法被反隱形或者反幻象類的法術破解的.

正因為草根擁有如此之強的隱蔽性,而且其自身的治療能力又相當給力,所以很多日本玩家在照不到高級魔寵的前提下都會選擇這種草根來當做自己的魔寵.事實上草根雖然等級不高,而且沒有戰斗力,但實際上其作用卻是非常實用的.要知道玩家如果是單練的話,藥品消耗那是非常誇張的,而帶著草根就可以省下大量的藥錢.在《零》具有貨幣兌換現實貨幣功能的前提下,這種能力基本上就等于是在賺錢了.

就算玩家不是單練,而是組隊,那草根也一樣可以發揮巨大的作用.首先草根的治療並非針對某個人的單體治療術,而是一種類似光環的能力,其特征就是會同時對一定范圍內的所有己方陣營人員同時生效,因此團隊作戰中草根的能力就會得到倍化.另外,由于治療人員對戰場的巨大輔助作用,往往玩家團隊碰面之後首要打擊目標就是對方的治療人員,其優先級甚至超過作為主輸出的法師和弓箭手,因此具備超高隱蔽性的草根就成了一種在某些情況下不需要保護的治療者,這一特點絕對是非常給力的,因此大多數萬家在沒有更好的選擇的情況下都會選擇這種生物作為魔寵.畢竟能省錢,而且又這麼實用的魔寵可是不多見的.當然,我覺得草根這麼受歡迎更大的原因還是在于這種生物數量較多,而且抓捕起來相對容易一些.比起大多數極難變成魔寵的生物來說,草根這種生物起碼有一定的准確概率可以轉化為魔寵,而且這個概率還不低,這就比很多魔獸要強多了.要知道現在全游戲內起碼有三分之一的玩家都沒有魔寵,而幾乎九成以上的玩家魔寵位都不滿員,這麼大的缺口五六成的原因都是因為魔寵太難抓了.不然即便有些玩家怕低級魔寵占用了魔寵位以後沒法換,也不會讓魔寵的數量少到這種程度的.

因為草根的吸引力,這座名叫小石溝的小城之內人流量非常大,松本正賀他們三個從傳送陣里出來的時候感覺有種到了東京主城區的感覺.

和騎著飛鳥直接飛過來的我們不一樣,松本正賀他們的日本玩家身份讓他們可以直接使用傳送陣過來,而我們如果走進日本的傳送陣,估計立刻就會引起戰爭,當然用偽裝術之類的方式也可以蒙混過去,只是我們懶得用而已.

其實飛過來也比松本正賀他們慢不了多少,算上出城的時間,我們反倒是跑到了松本正賀他們的前面.

到達白龍山之後我們就收起了坐騎直接降落地面,進入限定區域之後是不可以飛行的,否則很容易錯過目標,這是游戲系統對飛行單位的一種限定,主要就是怕飛行單位破壞某些場景的平衡性,畢竟空中優勢實在是太強大了.

雖然不能直接飛進白龍山,但實際上是只要不飛起來,也沒必要一定要走.我在降落後就將夜影給弄了出來然後翻身騎了上去,金幣有她的九尾狐,所以也不成問題.唯一比較慘的就是真紅.真紅雖然有條神龍魔寵,但你總不能騎著條龍進山吧?再說神龍也不適合在地上爬啊!所以說真紅最後只好和我擠在一起了,畢竟夜影的身材在這里擺著,別說兩個人,就算是三個人騎上去也未見得有多擠.

在我們這邊先一步進山之後不到十分鍾松本正賀他們就出了小石城然後跟著也到了我們之前進山的那個入口,不過他們三個和我們不一樣,他們是日本玩家,在這邊可以享受特別待遇,直接就找到了一個向導帶他們抄小路上山了.

大路可以騎馬,但是距離稍微遠一點,小路雖然只能徒步,但是距離較近,因此兩邊的實際時間消耗差距並不大.

"會長,我們什麼信息都沒有就這麼冒冒然然的闖進來能不能找到那個妖王啊?"真紅坐在我背後問道.

金幣也是有些擔心的說道:"我覺得我們應該找一個向導,或者干脆跟在松本正賀他們後面就好了.這樣過來萬一找不到地方在山里轉暈了,那可真是麻煩事.你不知道,日本這里很多山上都有妖魔布置的大型結界,進來容易,出去的時候不按照指定道路,就算我們會飛也根本出不去的!"

"這個你們就不用擔心了.一來結界對我沒用,二來我也沒打算在這里亂轉.這地方既然是妖王的地盤,肯定不會只有妖王一個人,附近應該有很多妖王的手下.這些小妖肯定都知道妖王住在哪里,一會等他們出現之後我們隨便抓一個問一下就行了."

"說的也是啊."真紅點點頭表示理解,而我則是干脆閉起了眼睛.反正夜影是活生生的生物又不是摩托車,計算我閉著眼睛他也不可能往樹上撞的.至于我閉上眼睛的原因,當然是為了更好的感應周圍的能量波動.

游戲內雖然將妖魔和魔獸分成了兩種不同的生物體系,但其實在魔法感應中都是一樣的.它們都能使用能量,雖然種類不同,但都可以被感應到.這也是游戲設定的平衡性需要,否則法師如果感應不到妖魔,那妖魔如果玩偷襲,法師類玩家豈不是只能等死?游戲內是不可能設置這種無解的情況的,所以妖魔和魔獸一樣,只要他們具有力量,就必然會產生能量波動,區別僅僅是有些波動明顯,有些天生會隱藏波動而已.

不得不說這地方果然是妖魔聚集地,妖怪的數量還真是不少.我這邊才剛剛閉上眼睛立刻就發現我們其實已經被妖怪盯上了.就在此時,位于我們左側的樹林之中就有一個藍色的能量團正在跟著我們用等速緩慢的運動著,顯然這是個監視者.另外,在我們頭頂的樹枝之間也有一個靈巧的身影在迅速的竄來竄去,它也一樣是妖魔之中的偵察兵.此外,我還在右前方發現了一棵大樹.盡管看起來這棵樹和周圍的樹木也沒啥區別,只是稍微大了一點而已,但在能量感應之中這棵樹卻澎湃著驚人的能量波動,其實力居然在周圍的這幾個妖魔中是最高的,而且比起另外兩個妖魔要強出十幾倍都不止.

在確認了目標之後我並沒有立刻做出什麼反應,只是讓夜影稍微加快了一點速度並且從金幣的左後方走到了她的右前方.那棵樹就在我們前面不遠處的道路右側,不但緊挨著路邊,而且有很多的枝杈都伸到路面上方來了.這東西要是突然動起來,沒防備的人從下面過鐵定是要中招的.不過對他來說很不幸的是我顯然不是好啃的大肥肉,而是塊石頭,能崩掉牙的那種.

就在我和夜影逐漸加速和金幣拉開了半個神位之後,我們也正好到達那棵樹的底下.不出所料的那棵樹根本沒有絲毫征兆的突然就動了起來.伴隨著一陣嘎吱聲,打片的枝椏和蔓藤突然從大樹上飛了出來向我們卷了過來,但是,預料中的結果並未出現.就在那些蔓藤卷過來的時候,一個紅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右側將我們擋在了身後,而那棵樹上的蔓藤在接觸到這個身影之後立刻就轟的一聲燒了起來,而且火焰迅速的順著蔓藤倒卷了回去,以閃電般的速度躥上了那邊的樹冠.

原本一直貓在路邊裝作一棵普通大樹的妖樹突然一下就從地面上蹦了起來,然後一邊驚慌失措的嚎叫著一邊四處亂跑,後來居然還學著人的樣子滿地打滾試圖壓滅火焰,可惜他身上的那個壓根就不是一般的火焰,單靠打滾就能滅掉的話,那也太簡單了.

就在這邊的大樹滿地打滾的時候,我們頭頂另外一側樹冠上的那個身影也是突然一松手就從樹冠頂上飛了下來,目標居然不是我,而是我背後的真紅.因為和我共乘一騎,對方大概將真紅當成了好欺負的軟柿子.畢竟單從外貌上看真紅其實一點也不像暴力女.你要是給她灌兩斤麻藥下去,再給她臉上弄點水冒充眼淚,絕對會有很多人上當以為這是個具備萌屬性的妹子.當然,等麻藥過去了這些人就會意識到那其實是"猛"屬性而不是"萌"屬性.

樹上那個可憐的妖怪顯然是不知道真紅其實是個猛妹子的,于是他悲劇了.直沖而下的那個妖怪在沖到我們面前之後什麼都沒來及做就看到真紅突然一抬手,一下就把那家伙的腦袋捏在了手里.她的手指死死的蓋在那家伙的腦門上,手指扣住他的兩側太陽穴就好像鐵鉗子一樣.這個好像猴子一樣的怪物在被抓住之後立刻四肢都纏到了真紅的胳膊上,然後又是叫又是抓,試圖讓真紅松手,可惜換來的只能是真紅逐漸加大的手指力度.

唧唧……唧唧……那只生物在掙紮了一會之後不但沒有掙脫反而是越來越疼,最後忍不住慘叫了起來,可惜他的行為並未給他帶來任何好處,只是讓真紅更加用了點力氣,然後這家伙的聲音就徹底安靜了下來.不是真紅把她捏死了,而是他已經暈了,被疼暈的.

事實上我們已經是手下留情了.剛剛那個樹妖碰到的身影其實是小鳳,你想一個樹妖碰上火鳳凰那還能有好?要不是我手下留情那家伙還能滿地打滾滅火?造成焦炭了好不好?至于這個猴子一樣的東西也是一樣的.真紅的手那可是能跟巨龍比力氣的,這家伙被捏住之後真紅真的想要它命的話只要稍微一握拳就能將這個家伙的腦袋像個爛西瓜一樣捏爆,現在這個樣子頂多算是一點小懲罰,誰叫他沖下來的時候爪子亂揮,一副要給真紅破相的架勢呢?真紅就算脾氣再火爆,性格再像男孩子,可人家畢竟是女性,你要毀一個女人的容,人家還能對你好才怪呢.

前面兩只妖怪的悲慘遭遇顯然是起到了非常好的警示作用,因此左側樹林之中隱藏的那個妖怪立刻就停止了移動站在那里呆呆的看著我們這邊.他和另外兩只妖怪其實算是一個行動小隊,任務就是攔截進山的人類和其他異族生物.他自己是隊長,但實力在那個妖怪之中只能算是中等,最強的還是那邊那棵樹.至于為什麼那棵樹不是隊長,反而讓實力相對弱一些的他來當隊長……榆木腦袋這個詞聽過嗎?那邊那顆剛好就是榆木.所以……你明白的.

剛剛那兩只妖怪的襲擊都是這邊的這個妖魔事先安排好的,他們的這個辦法之前用過好幾次,每次都是無往而不利,那棵樹的實力最強,隱蔽性又好,突然襲擊之下幾乎敵人第一關就必定要遭殃,而且即便是閃過去了,之後的連環攻擊也絕對夠他們喝一壺的.但是,這次他們無往而不利的行動計劃卻是遇到了大麻煩,居然一上來實力最強的樹妖就讓人點著了.後面緊跟著偷襲的那個家伙叫做山魈,是一種山里的靈氣自然形成的妖怪.作為一種由山體本身的靈氣形成的妖怪,山魈的動作是非常敏捷的.這些家伙有著猴子一樣的身體結構,不同的僅僅是臉部長得有點像人,而且爪子很長.他們敏捷的動作以及相對較小得身體決定了這種生物在山林之中幾乎是無敵的.比他們強的生物沒他們快,比他們快得不如他們會隱藏,比他們會隱藏的又打不過它,所以說山魈在這種山林之中還是相當厲害的一種妖魔.雖然它們的絕對靈氣並不強,但戰斗力卻並不低.然而,就是這個速度超快的山魈,在主動突襲的情況下居然被人一把捏住了.這實力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

作為首領的這個妖怪本來還有後續的攻擊存在的,但是看到現在這個情況他已經明白了自己沖上去除了送菜基本上沒有別的意義.而且,能成為首領就說明這個家伙的腦子好使,在看到我們輕描淡寫的就化解了他們的攻擊並且到現在也沒有真的殺掉他們的時候,他突然就明白了我們是有別的目的,而且應該不是帶著惡意的.

他們這種小嘍嘍,平常的情況下殺了也就殺了,根本沒人會過問,可是我們卻沒殺他們,這說明我們不想讓關系惡化.雖然殺死幾個小嘍嘍實際上根本不會讓妖王有多大想法,但我們依然沒有這麼做,這說明我們肯定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求到他們的妖王,只有這種解釋才能解釋清楚我們為什麼不殺死他們.

在想明白了原因之後那個家伙就開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動,但是這個時候他卻突然全身一抖,因為就在他想明白其中關鍵後無意中看向我們這邊的時候卻發現我和真紅孩有金幣居然都是側著腦袋直勾勾的頂著他這邊的.這說明他的位置其實早就暴露了,根本就沒有隱藏的必要了.

能在妖王所在山林之中擔任第一道防線領導的妖怪必然都是極為聰明的,因為妖魔們之間除了戰斗,有時候也會有所交流,而妖魔們又是一個相信實力至上的種族.因此,妖魔們不會在山門口放上兩個迎賓,然後禮貌的問你來干什麼,而是直接設置一個暗殺隊.你要是能躲過去,那你才有對話的資格,否則死了都沒人理你.至于說妖王的暗殺隊要是被干掉了……這個妖王還真不在乎.妖怪的繁殖力可是相當誇張的.比起昆蟲可能沒得比,但至少也和耗子差不多,所以低級妖怪死多少妖王都不會在意,反正很快就補上了.

既然本身就有迎賓的意思在里面,這個小隊領導立刻就放棄了隱蔽主動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告訴我們自己沒有危害,因為他是舉著武器用投降的姿勢出來的.

"明智的決定."看到那家伙走出來之後我直接冷冷的說了一句.

妖魔就像小混混,尤其是嘍嘍級的.對他們不能太客氣,因為這是一個給三分顏色他們就能開染坊的群體,你必須要用適度的威嚴讓他們明白自己的身份,否則一不注意這些家伙就爬你頭上去了.

這個走出來的小頭目實際上並不是什麼妖魔,嚴格來說他應該是個人類,但是有點不太正常的是他的半張臉和一只手臂上都爬滿了紫色的筋絡,看起來相當的恐怖.實際上這是一個被妖氣腐蝕了的人類,他的半張臉和手臂都已經開始了變異,如果繼續發展下去,他不久之後就會變成徹徹底底的妖怪.當然,這個過程不會抹去他的記憶,除非外貿變丑了之外,嚴格來說他應該算是得到了好處,畢竟意志沒有受到影響,實力還增強了,在一個以戰斗為基調的世界中,這絕對應該算是好事.所以這個家伙也沒有什麼反抗意識,他可能會感歎以後就會變得奇丑無比,但也僅此而已了.

"您好,強大的客人."那個家伙走到我們面前先是鞠了一躬,這是日本人的習慣,他就算被妖氣腐蝕可畢竟還是個人類.

我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然後直接說道:"我們是來見你們妖王的,怎麼樣?帶個路吧?"

"願意為您服務,尊敬的大人."那家伙非常乖巧的立刻轉身前面帶路,至于那倆同伴,他連問都沒問,因為他知道問了也是白問.我想放的話不問也會放,不想放的話問了也是白問.

雖然他沒問,但是我們確實不想殺了這兩個妖怪,畢竟這是那個妖王雷牙的地盤.我們在人家的地盤上殺死人家的小弟,即便是人家主動攻擊的我們,可這畢竟是冒犯.我們現在需要讓那個妖王來解決支點城外的麻煩,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真紅,放掉那家伙吧."我一邊看著小鳳指了下那邊的樹妖一邊對真紅說道.

真紅點頭直接將昏過去的那家伙往路邊一扔就不管了,而小鳳也是對著那個樹妖一招手,對方頭頂的火焰瞬間就熄滅了,只是那家伙的樹冠也已經被燒得沒剩幾片葉子了,而且頭頂還在冒煙.

小鳳收掉火焰之後立刻就飛了回來直接消失,而我則是驅動夜影跟上了那個家伙.

一路上我詢問了一下帶路的這個半妖人有關于他們妖王的信息,因為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所以對方都爽快的回答了出來,至于那些重要的,即便我們問了,這個家伙知道不知道都還兩說呢.妖王既然都不把他們這些小妖的命當回事,難道還會將自己的秘密什麼的都告訴他們嗎?那不成二百五了嗎?所以說那些信息這家伙多半是不知道的.

在我們這邊走上正途的同時,松本正賀他們那邊卻是也發生了和我們一樣的情況.

這地方是人家的地盤,論熟悉程度誰能比的上這里的妖怪?別說你走的是小路,就算你不走路,直接在樹林里亂躥,人家照樣能發現你.松本正賀他們進山之後沒走多遠就發現周圍出現了好幾個氣息,然後松本正賀悄悄的暗示了一下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兩個人也是迅速的將自己的身體調整到了隨時可以戰斗的狀態.

就在那個向導帶著松本正賀走的好好的時候,突然前方的一棵大樹猛然一個轉身對著那個向導就是一下子砸了過去.這山林之中要論偽裝,樹妖絕對是最占便宜的.這就是傳說中藏在樹林中的那棵樹,找死了你也找不出來.事實上松本正賀他們雖然發現了自己被人盯梢了,但是還真就沒發現前面的這棵樹有問題,所以那個樹突然動起來的時候他們也是愣了一下,不過好在都是高手,反應很快.

松本正賀一個前沖順手一把將向導推到一邊,跟這光神劍出鞘,銳利的白光一閃而過,前方的樹妖和周圍不少普通大樹同時燃燒了起來,不過這個只是妖魔們的第一招.就在樹妖被點燃之後,周圍的樹林中突然就是一陣怪叫,然後松本正賀就發現面前突然多出一個一身白衣,雙手指甲起碼有兩寸長,腦袋低垂長發蓋面的女鬼.

正常人發現自己面前突然多了這麼個東西,而且具體如此之近,肯定第一反應不是尖叫著後退就是動手去砍了,但是松本正賀卻是沒有按照普通套路來.他直接將手中的光神劍一翻,對著地面就紮了下去.撲哧一聲光神劍直接入地兩尺,前方的女鬼瞬間消失,而地面下則是一團火焰噴出,逼的松本正賀不得不抽劍後退.

在松本正賀退後的同時地面突然就翻了開來,然後就看到剛才那個女鬼居然從地下爬了出來.雖然地面上全都是黑色的泥土,但是這家伙一身白衣卻是纖塵不染,依然是慘白慘白的,不過,現在的女鬼也不是完全的一身白,因為她的左肩靠近脖子的位置明顯有一大片焦黑的痕跡.那個痕跡並不是泥土造成的,而好像是被火燒出來的一樣.事實上那就是剛才松本正賀那一劍的結果了.不過這個女鬼也不是一般貨色,挨了一劍還能戰斗,這也算是個實力不錯的妖怪了.

這邊女鬼和松本正賀纏斗的同時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也分別被幾只妖怪纏上了.

櫻雨神雛碰上的是兩只身高三米多,全身都是肌肉,但是弓腰駝背,皮膚表滿滿是肉瘤的丑陋怪物.這怪物沒有腦袋,眼睛和嘴巴都直接長在了胸口位置,但是這東西的雙臂非常的粗壯,而且臂長很長,有點大猩猩的感覺.此外,這倆妖怪也不是空手戰斗的,而是一人手里提著一根木棒,不過從那上面亂晃的樹杈和葉子來看,這也就是他們隨手在旁邊折的.

那倆妖怪一前一後的夾擊櫻雨神雛,但是櫻雨神雛卻是不慌不忙的一點地面竄上了樹梢.其中一只巨大妖怪猛然一棍子倫了過來,但櫻雨神雛卻是在對方手中的樹干即將命中的時候直接跳了起來,並且在對方一棍子揮過去之後還落到了那家伙的胳膊上,接著踩著那家伙的胳膊兩步沖到那個怪物的肩膀上用自己的法杖尾部對著這家伙的肩膀中心用力向下一戳.

這東西因為沒有腦袋,櫻雨神雛所在的位置實際上就相當于是他的頭頂心了.櫻雨神雛這一法杖下去,立刻就是一圈肉眼可見的白色沖擊波蕩漾開來,不但將另外一只要上來幫忙的妖怪掀了個跟頭,而且她腳下的這只妖怪也是立刻雙腿一軟直接就跪倒在地,然後巨大的身軀因為慣性繼續向前撲倒,最後轟的一聲砸在了地上徹底不動了.

另外一只妖怪被掀了個跟頭之後還要爬起來,但是他才剛摸到地面要使勁,突然就看到櫻雨神雛落在了自己的雙眼之間用法杖又來了一次剛才的那招,這次毫無意外連他也一起暈了過去.

在櫻雨神雛搞定了自己這邊之後熾火龍姬也已經完成了任務.她的對手是多達十幾只的各種妖怪.這些妖怪長得是千奇百怪,什麼樣子的都有,但是全都有個特點,那就是個頭都不到五十厘米高,一個個全都和小孩子一樣.而且,這些家伙的攻擊方式也很奇葩,居然是吐口水.這些口水雖然射程很短,看起來威力也不大,但卻非常的惡心,而且跟強力膠一樣,粘住就下不來.熾火龍姬最初也是被這些小東西搞得一陣手忙腳亂,但是在適應了之後立刻就明白了應該怎麼做.事實上她只用了一招就搞定了所有的那些妖怪,而代價是前面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面積的森林變成了空地.

事實上雖然那一招面積很大,但是殺傷力卻不強,那些小妖怪雖然都被放倒了,但是卻沒有一個死掉的,而只是都被震暈了而已.

"你那邊搞定了嗎?"櫻雨神雛搞定自己的對手看到熾火龍姬過來就順口問道.

熾火龍姬點點頭看了下櫻雨神雛背後那倆妖怪,接著扭頭看向松本正賀的方向找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皺起了眉頭.

"咦?松本君呢?"

事實上現在這里只有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兩個人以及她們戰斗的痕跡而已,因為戰斗已經結束,所以周圍又陷入了一片死寂,而松本正賀和向導都是徹底消失不見了.

其實就在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發現松本正賀不見了之前松本正賀就已經發現她們兩個不見了,但是和她們不一樣的是松本正賀的對手貌似比她們遇到的那些要強的多.雖然三個人之中松本正賀碰上的妖怪最少,但綜合實力計算的話,還是松本正賀這邊妖怪實力最強,而且不是強一點半點,而是強出老大一截.

不要忘記了松本正賀現在可是神族之軀,雖然別人都以為他當時死了一次,神族之軀已經消失了,但其實那是詐死,他根本就沒事.現在的松本正賀依然是神族之軀,所以他的實力其實是非常強的.和我比也許還差些,但在世界排行榜上也是前三之內了.要知道他本來的實力就不弱,最近突然得到一個神族之軀,自然是實力暴漲.但是,即便如此,松本正賀卻還是發現自己根本拿那個女鬼毫無辦法.

也許硬碰硬的話那個女鬼三兩招就會被松本正賀干掉,但是讓松本正賀頭疼的卻是那個女鬼的能力太麻煩了.她似乎是可以在附近一定范圍內隨意傳送,而且這種傳送貌似並不會產生任何負擔,因為那個女鬼不但使用的很頻繁,而且沒有絲毫累的樣子.

實際上要不是現在的情況,松本正賀只要發狠,直接一個大招將周圍全部轟平了也就沒事了.關鍵是他現在和我們一樣,需要為了妖王的態度而保持克制,因此不能隨便殺死這些守衛.要是之前那只小嘍嘍其實死了也就死了,關鍵是這個女鬼實力明顯很強,而這種級別的就應該是有一定地位的妖怪了.妖王即便是不再乎小妖的生命,可這些有實力的手下他對少總是要關心一下的,畢竟妖王也不可能自己一個人打天下,他還是需要部下的.

"喂,咱們這樣打來打去沒啥意義吧?我打不到你,你也傷不了我,不如我們坐下來談談吧?我們不是來打架的."既然武力解決有問題,松本正賀就開始計劃別的招了.反正又不是來找麻煩的,談判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八章 去找妖王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章 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