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一章 妖王府邸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一章 妖王府邸

櫻雨神雛所指的反應其實是兩個由遠及近的光團.事實上這個牌廊雖然看著似乎也不是很長,但可能是因為結界的原因,從這邊往那頭看的時候就只能看到朦朦朧朧的一點影子,感覺就好像隔著一層毛玻璃,能看得見大概輪廓,但是具體情況卻看不真切.

現在朝著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過來的那兩個光團雖然看著距離似乎沒啥變化,但是和周圍的其它事物不同的是它們卻是在不斷的變清晰,隨著它們逐漸的清晰化,兩個人的表情就開始越來越不正常,甚至于櫻雨神雛的臉色還有點逐漸轉白的趨勢.

之前看不清楚的時候還以為只是兩個光團而已,但是等那光團逐漸清晰之後兩個人才意識到這根本不是光團,而是兩只燈籠.當然,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肯定不會因為看見兩只普通的燈籠就這麼大反應.她們之所以會緊張是因為那倆燈籠的樣子實在是太驚悚了一些.這兩只燈籠不但沒有任何人提著,就這麼直接懸浮在半空中,而且其發出的光芒還是淡綠色的,更要命的是那兩只燈籠上都分明寫著一個大大的"奠"字.

奠這個字用的地方可不多,最常見的就是死人的時候花圈上會有這麼個字.其實不光是花圈,只要跟死人有關的,很多東西上都會有這個字,而燈籠上如果有這麼個字存在,那就代表著……"鬼啊……"櫻雨神雛直接驚叫著蹦到了熾火龍姬的背後,好在熾火龍姬明顯對這些東西抵抗力還湊合,雖然也有點表情不自然,但起碼她還能站在那里保證基本行為不出現明顯變化.

就在櫻雨神雛被嚇得驚叫之時,那倆燈籠也已經完全清晰了起來,然後它們就同時向著兩人所在的這邊飄了過來.雖然這個飄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櫻雨神雛卻是全身都開始抖了起來.不過和櫻雨神雛正好相反,熾火龍姬的反應卻是越來越小,最後在對方靠近到自己面前後居然徹底安靜了下來.事實上熾火龍姬之所以反應越來越小,並不完全是因為她本來對鬼這個東西就不怎麼害怕,更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她敢于盯著那倆目標,所以發現了這倆其實和鬼沒啥關系,因為這是兩只妖怪.

事實上出現在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面前的這個東西對我們來說並不稀奇,因為我也有一只一模一樣的魔寵,他們的種族叫做"鬼燈"或者叫"青紅燈"都可以.這種東西雖然看起來很像是在鬧鬼,但其實人家是妖怪來著,和亡靈生物真的是不沾邊.不,也不能說是完全不沾邊,因為青紅燈其實是一種由陰氣以及怨氣等負面屬性的東西凝聚而成的.可以說青紅燈的產生,必然伴隨著大量的鬼魂之類的東西存在,因為沒有這些幽靈類的亡靈生物就不會有青紅燈需要的負面能量,所以說青紅燈其實應該算是一種和鬼魂伴生的妖怪.

那兩只青紅燈飄到了熾火龍姬面前之後就停了下來,然後其中一只青紅燈忽然開始說話.這青紅燈並沒有嘴巴,因此說話的時候只能聽到聲音,看不到任何變化.

"外來者,這里是妖王雷牙的宅邸,如果只是誤入,請立刻離開."

"我們不是誤入,而是要見妖王有事情."熾火龍姬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請跟我們來吧."兩只青紅燈說完之後立刻就轉身開始往回飛,熾火龍姬和櫻雨神雛也立刻跟了上去,只是他們還沒開始移動就聽到後面突然傳來了一聲悶響,緊跟著就見一個人影從後方的密林之中倒飛了出來,落地之後在地上站立不穩又向後連退了十幾步,最後還是撞到了牌樓的柱子上才終于沒有摔倒.

"松本君?"櫻雨神雛忽然發現了剛剛飛出來的這個人居然是松本正賀,連忙跑過去扶住了他,不過松本正賀很快就站了起來,顯然是沒受什麼傷,只是剛才落地的姿勢狼狽了一些.

這邊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還沒來及和松本正賀搭上話,突然就聽到密林之中又是一聲響,緊跟著就聽到咔嚓一聲,前面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突然從中間炸裂,然後就看到一個人從飛散的碎木片之中翻著跟頭飛了出來.和剛剛松本正賀落地的情況完全不同,松本正賀飛出來的時候好歹還能大致控制平衡,這個人則是已經完全失控了,在天上一通亂翻之後轟的一聲砸在了牌樓正中的橫梁上,震得整個牌樓都是一陣吱嘎亂響,好在沒有倒下來.

那個砸到排樓上的人在被牌樓擋住之後自然是掉了下來,而且落地姿勢也很悲催,居然是腦袋朝下,好在旁邊的松本正賀伸手稍微幫了他一下,臨落地前讓對方轉了個方向,不然這一下非把腦袋砸土里去不可.不過,即便是沒有腦袋先著地,從那麼遠的地方撞斷了一棵大樹還能差點砸翻妖力加持過的牌樓,然後又從離地幾米高得地方摔到地上,這一下也絕對算不上輕了,至少普通人這樣摔的話,直接掛掉的可能性比較大.

這邊這人才剛落地前面的樹林中就又飛出來兩個人影,不過和其中一個人影在空中被一道紅色流光追上,然後炸成了漫天血霧,而另外一個人則是和前面那人一樣撞在了牌樓上,只是和之前那位不一樣,他不是背部撞上去的,而是後腦,所以下面的幾位都聽到了非常情緒的一聲骨折聲.本來骨折應該還不算大問題,但這位是脖子骨折了,所以結果很明顯,掉下來的時候這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先後飛出來四個人,最前面的是松本正賀,第二個人現在正面朝下扒在地上,後兩個一個脖子斷了,一個更是尸骨無存,這結果還是相當嚇人的.櫻雨神雛抽空看了下地上趴著的那位,結果發現這還是個熟人,居然就是那個鬼手信長.

本來還挺緊張的櫻雨神雛在看到這個家伙之後眼睛微微一轉立刻就放松了下來.本來看到松本正賀被從森林里打出來,她還以為碰上什麼不得了的敵人了呢,但是在發現另外一個目標是鬼手信長之後她就放心了,因為如果有鬼手信長在場,那就是說,將松本正賀他們打出來的很可能就是我了.

本來按照計劃,我們這邊三個人和松本正賀他們三個是應該前後腳到達妖王這里的,但是計劃中我們並不會在這里打起來,而借口就是不好在別人地盤上動手.

正因為之前計劃中提到了不用戰斗,所以櫻雨神雛看到松本正賀被人打出來第一反應就認為是別的什麼高手,但是在看到鬼手信長後她就明白了,我們這八成是在演戲.

我們和松本正賀他們三個來這里的目的都是為了說服妖王召回手下不要攻擊支點城,兩邊都來只是為了方便根據妖王的政治侵向決定由誰來說而已.但是,鬼手信長突然出現在這里就不一樣了.這個家伙來這邊的目的不明,而且不管是我們還是松本正賀的明面身份和這個家伙都不是一路人,所以他在這里很可能對我們的計劃造成影響.因此,比較合理的辦法就是直接干掉他,不讓他見到妖王,這樣就不用擔心干擾了.當然,因為鬼手信長被襲擊了,所以我和松本正賀也必然是要裝樣子的打幾下的,所以松本正賀直接被打出來也就不足為奇了.

正因為理解了原因,所以櫻雨神雛也就放松了下來,而事實也和她猜測的一樣.就在這邊鬼手信長的人都飛出來之後,那邊的森林中立刻又飛出來三個人影,只是和松本正賀以及鬼手信長他們不同,後面出來的這三個人影都是自己走出來的,不是被人給打飛出來的.

"呦……人到的挺齊啊?"站在樹梢上的我看著下面的松本正賀他們居高臨下的說道,口氣相當的不客氣.之所以要這樣做,也並不完全是因為鬼手信長的原因.事實上主要原因還在于後面的那倆青紅燈,因為他們是妖王的人,而我和松本正賀是要扮演敵對勢力,因此從現在開始我們就要表現的像是敵人一樣.

"紫日,你到這里來干什麼?"松本正賀瞪著我憤怒的吼道.看他的表情就好像恨不得沖上來咬我一口的樣子,一般人絕對看不出來這其實是個演技派.

"請問您什麼時候升任典獄長了嗎?可我也不是你的犯人啊?我愛到哪就到哪,關你屁事?"

"你……"

"嗯……"松本正賀剛要說話就聽到旁邊的鬼手信長傳來了一聲哼聲.這家伙剛才那下著實摔得不輕,這麼半天才緩過氣來.事實上我剛才就是照死了打的,本來就沒打算讓他活著,只可惜發現他的時候距離這里已經很近了,而鬼手信長又非常明智的在發現我們之後立刻就往這邊沖,根本不和我們纏斗.我也是借著松本正賀有意無意的卡位拖住了鬼手信長的速度才最終在他沖到這里之前賞了他一記窩心腳.可惜鬼手信長雖然不如我們戰斗力強,可也不是軟柿子,還不至于被我一腳踢死,當然這一腳我是出了全力的,所以這家伙剛才直接就背過去了,這麼半天才算是緩過勁來.

聽到鬼手信長的哼哼聲松本正賀他們連忙上去將其扶了起來,之前是假裝因為我的到來而分散了注意力把他給忘記了,現在可不能再裝了.眼過頭了也是會穿幫的!

被從地上扶起來的鬼手信長雖然是借助松本正賀的扶持勉強站起來了,但依然弓的跟個蝦米似的,而他的胸口上則是一個非常明顯的大腳印,整個那一塊的護甲都憋下去老大一塊,要不是這套裝備還算給力,這一腳我就能讓他的內髒全從嘴里噴出來.

"呦,你還沒死啊?"原本就傷到內髒的鬼手信長聽到我這一句直接噗的一口血就噴了出來,這純粹是讓我氣的.當然,我也確實是希望能直接把他氣死就太好了,可惜這種事情不太可能發生就是了.話說人類的適應性還是蠻強的,鬼手信長氣著氣著就氣習慣了,所以現在就算被我再怎麼刺激,他也頂多就是臉紅脖子粗,一般還不至于噴血.

"這位強者,雖然您的實力讓人忌憚,但這是我們妖王的府邸,這幾位既然到了這里就是我們的客人,請您保持起碼的克制."一直飄在眾人身後的青紅燈這個時候忽然飄到了前面擋住了松本正賀他們,然後朝我說了這麼一番話.

既然主人家已經表態了,我自然是要給點面子的.當然,這個青紅燈只不過是看門的,所以對他們不需要太客氣.我直接將自己身上所有外放性的非攻擊性的能量場都開到了最大,然後直接張開翅膀從樹梢上滑翔而下,而隨著我的下落,對面的那兩個青紅燈立刻就感覺到了一股讓他們全身發抖的氣息撲面而來.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人站在一頭東北虎的面前看著對方朝自己全速沖過來的感覺一樣,一時之間那倆青紅燈甚至有轉身就跑的沖動.

開著這麼多效果當然就是為了給這倆看門的一個下馬威,不然還真當自己是大爺了.俗話說閻王好見小鬼難纏,這倆就是貨真價實的小鬼,因此必須一上來就把他們鎮住,不然以後有的麻煩.

我落在這倆青紅燈面前之後並沒有馬上說話,而是低頭看了他們一眼,那倆青紅燈立刻後退了一點,稍稍和我拉開了一點距離.看到他們這個反應之後我才突然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並同時收起了身上的氣場,而那兩個青紅燈感覺那一瞬間自己的妖力都有暴走的趨勢.

"真是抱歉,因為這幫人和我們是仇家,所以見面之後稍微有些激動.不過既然這里是妖王雷牙的地盤,我保證一定克制自己,只要他們別主動招惹我,我絕不會在這里動手."

那倆青紅燈聽到我的話之後停頓了好半天才嗯了一聲算是回應,其實卻是因為自身妖力暴走而沒法控制妖力震動空氣來說話,不過畢竟是妖王的手下,加上青紅燈本身就是一種很特殊的妖怪,所以很快就適應了過來,然後聲音有些變掉的說道:"跟我們來吧."

看著那倆青紅燈轉身飛走,我們這邊真紅和金幣也立刻跟上我一起走了進去,而松本正賀則是攙扶著鬼手信長和櫻雨神雛,熾火龍姬一起從後面跟了上來.雖然他們是先到的,但是剛才的戰斗按說是他們這邊吃了虧,所以現在自然是只能走在後面,搞得跟受氣的小媳婦似的.

之前剛到這里的時候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曾站在牌廊外面向里面看過,當時感覺這個牌廊大約有三十道之多,不過因為牌廊的每座牌樓距離都很近,所以實際上長度應該並不長才對.但是,當我們實際走上來之後卻發現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最初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以為走不了多久就能穿過去,誰知道我們順著牌廊走了足足十幾分鍾,中間經過的牌坊少說也有七八十座之後卻發現前面居然還有一大排,也就是說這個牌廊並不像看起來的那麼短,而是被施加了某種類法術效果,導致其實際上的長度比看起來要長的多.

"空間折疊嗎?"看著兩邊的牌樓我裝作無意的詢問了一句.

前面的那倆青紅燈對我的話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這個是我們大王找人設計的山門入口,如果不按照一定的方法你是永遠也走不完的."

"看起來也就這麼點長度而已,怎麼可能走不完?"真紅插嘴問道.

其中一只青紅燈回答道:"你回頭看一眼就知道了."

雖然這話是對真紅說的,但我們卻是全都回頭看了一眼,結果這一眼卻是讓大家都愣了一下,因為我們回頭之後看到的居然就是我們剛剛站著的地方.事實上單從視覺上的感覺來說,我們距離這個牌廊的不過才間隔三個牌坊而已,中間的距離頂多能有個七八米就不錯了.可是我們從走入這個牌廊開始已經經過了足足十多分鍾,我們都是高級玩家,體能別說和現實中的人比了,就算比游戲里的玩家們我們也是頂天的那一群人.以我們的體能,走路的速度其實是非常快的.十分鍾只走了七八米?大病初愈的老人也不至于是這個速度吧?

"開什麼玩笑?"真紅回頭看了一眼之後驚訝的叫了起來,然後就打算往回走去看看那三個牌坊之外的地方是不是就是入口.不過,她才剛抬腳就被叫做了.

"我是你就不會那樣做."其中一個青紅燈說道:"這個牌廊是限制闖入者使用的,但可沒有限制離開,如果你往外走,最多三步就會到達出口,但是你再想回來就需要走過我們剛剛走過的那段路,而且沒有我們引領,你們根本就走不到這里."

"怎麼可能?這不過是一條直道而已,難道我還會迷路不成?"

"迷路?應該是迷失吧!"之前說話的那個青紅燈說道:"你別以為我們剛剛不過是在順著牌廊往下走而已,其實我們中間使用了一些特殊能力才到的這里,要是你自己一個人,只會陷入永無止境的迷陣之中."

真紅正想要說話,我卻搶先一步將其攔了下來,然後說道:"所以你們最好快點把我們帶出去,不然她要是真的迷路了,倒黴的就是你們倆了."

"她迷路我們為什麼要倒黴?"那兩只青紅燈一起問道.

我無所謂的說道:"因為我這個朋友脾氣不好,她迷路之後多半會破壞掉整個回廊,你們妖王知道了是因為你們才讓他的牌廊被毀的話,你說你們會有好結果嗎?"

那兩個青紅燈雖然沒有做出回應,但是也沒服軟,只是轉身繼續帶著我們走,看起來明顯是不服氣.我以為之前我展開自己的能量場他們就會知道怕,但很顯然妖魔的很多思想和我們是不一樣的,尤其是關乎到臉面的事情.簡單點講妖魔們有點打腫臉充胖子的感覺,而且越是大型的妖怪集群這種行為就越普遍,反倒是野生的妖怪幾乎不在乎什麼面子不面子的問題.

這倆青紅燈是妖王的手下,因此對面子極為看重.之前我的下馬威顯然是讓他們覺得自己丟臉了,因此現在就在想著辦法的報複我們好找回自己的面子.不過很可惜,我們現在趕時間,可沒空跟他們玩游戲.

跟著那倆青紅燈又走了一段路之後我終于還是忍不住說道:"好了,你們就算要出氣,我們跟著你們走了這麼久也差不多了吧?趕緊帶我們去見你們妖王,我們沒空在這里陪你們玩."

"客人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們這不是一直在帶你們去的路上嗎?"其中一個青紅燈說道.

聽到這個話我就知道對方是不打算合作了.無奈之下我只好抬頭對著前方大聲的喊道:"妖王雷牙,我們是來自中國冰霜玫瑰盟的人,我們有些事情需要和你面談.可是您的這兩位手下似乎不太願意讓我們進去,如果您不想出面處理的話,那我們就代勞了."

"喂,你亂喊什麼啊?"聽到我的喊聲那倆青紅燈立刻就急忙上來要制止我,只可惜真紅和金幣一邊一個出來擋住了他們倆,所以這倆笨蛋根本沒辦法靠近.

"怎麼?現在著急了嗎?"真紅擋這前面一個青紅燈問道:"剛才干什麼去了?現在你們的生死已經由不得你們了.一會你們妖王要是不派人出來接你們,那你們就准備好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吧."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我實際上知道妖王不會讓這倆青紅燈被我干掉的,因為青紅燈根本就不是一般妖怪.沒錯,他們確實是沒啥戰斗力,但是他們的輔助能力非常多,而且非常的強,並且幾乎都是長效型的.另外,由于青紅燈的形成方式比較麻煩,所以他們的數量也是相當稀少.正因為這些原因,所以青紅燈在妖怪之中也屬于非常罕見的存在,一般妖王們都會有幾只青紅燈服侍左右.這也算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果然,我的猜測非常的准確,我這邊話音剛落,前面很快就走出來一個人.這是個老頭,看起來大概有六十多歲,人很精神的樣子,但是看不出什麼奇怪的地方,感覺就好像是個普通人一樣.事實上能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普通人,這本身就不是普通妖怪能做到的,因此這個妖怪肯定是非常厲害的存在,至少也是個高級妖怪.

"幾位客人怠慢了.這兩個小家伙比較調皮,還請不要計較.主人在等各位,請跟我來吧."那個老頭說完轉身就走,也不等我們回答,而我們也不是來找事的,當然是理科跟上.那倆青紅燈雖然非常的生氣,但是現在既然這個老頭出現了,那就沒他們什麼事情了.

事實上我早就看出來這個長廊有問題了,之所以不用暴力破解只是因為擔心惹怒這里的主人,畢竟我們是來談判的,不是來打架的.所以我們才克制了自己的情緒,不然的話肯定早把這倆青紅燈干掉了.

那老頭顯然是不可能找我們麻煩的,因此我們跟著他不過是往前走了兩步就發現牌廊居然到頭了.回頭一看,身後是一條長長的根本看不到盡頭的長廊,而那實際上都是幻象.

"這個不會也是需要爬很久的吧?"我正在回頭看後面的長廊,忽然聽到真紅的聲音,于是回頭看了過來.

我這個時候才發現,長廊後面並不是妖王的住所,而是一條山道的入口.那條長廊其實是水平方向的,而從這里開始前面就是一條上山的石階,不過這個石階並非筆直的一條道通到頂,而是彎彎曲曲的拐了不知道多少個彎,其中不少拐彎處還建有用于休息的涼亭,看著倒是相當別致的感覺.不過……貌似這是真的台階啊!

果然,那老頭笑著說道:"那真是抱歉了.這個就是這樣的台階,不是幻象.要上去只能從這里爬上去了,不過幾位體力好的話應該很快就能到頂了."

"不是吧?"真紅看了眼那長長的台階道:"這還沒見到你們大王就先累趴下了,難道你們大王都不下山的嗎?"

"雷牙大人倒是經常下山,不過他有另外一條路走,比這個要近一些."

真紅也知道那條肯定是人家內部專用的路,所以也就沒問了,繼續老老實實的爬山.

說起來這個山道看起來挺高的樣子,其實爬起來並不是很誇張.我們順著山路很快就到達了山道的頂端,而這里就是一小片空地,在空地前面有一道巨大的山門,門上孩有一塊牌匾,只是寫的不是漢字也不是日文,根本看不懂.

在我們踏上山頂這塊平台的同時前方的山門就自動打開了,然後我們發現里面居然站了好幾百個人.當然,這些其實都是妖怪,只是都能變化人形而已.畢竟是妖王的府邸,這地方的妖怪再怎麼差,變形總是要學會的.再說東方的妖怪和西方的魔獸不一樣,魔獸化形成人那都是非常困難的,不是頂級魔獸幾乎不會有人形,而東方的妖魔就簡單多了,二百級以後的妖怪差不多都能變成半人半妖的樣子,而超過一千級之後妖怪基本都能變成完整的人形.當然,變得只是外表,內在還是妖怪.

"你們這里人挺多啊?"我一邊往里走一邊說道.

前面帶路的那個老頭解釋道:"其實平時沒有這麼多人的,只是今天正好碰上點事情,所有各個山頭的大王都聚集到了這里.您看到的這些都是各家大王帶來的部下,都在這里等著大王們開會呢."

"咦?拿我們來的豈不是很不是時候?"

"那倒也未必."老頭說著已經帶我們進入了那個大門,在邁過門檻的時候我似乎感覺到穿過了一層什麼東西,顯然這個地方也是有結界防護的.當然,這東西對我們來說最多就是個警報器.我們要想偷偷進去不容易,但是要硬闖,這東西估計也擋不住.

我們這邊進入山門之後里面的那些妖怪就全都看向了我們.雖然他們都是人形,但是妖怪的性格是一點都沒變,一個個的全都凶神惡煞一般的盯著我們,其中一個甚至還挑釁的用眼神刺激真紅.

大概是看那家伙不順眼,真紅忽然停下腳步盯著那家伙瞪了一眼,大家都感覺到在她背後有個金色的神龍虛影閃了一下,耳邊似乎還聽到了龍吟聲,周圍的妖怪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唰的一下全都蹦到了牆角,而且一個個全都把武器捏在了手里,大有一副隨時准備干架的意思.

事實上他們這個行為並不是敵意,而是應該理解成恐懼更合適.野生動物在向你齜牙的時候往往不是為了要吃你,而是在恐嚇你,意思就是"我很害怕,你別靠近我,不然我跟你拼命."如果一只野獸真的打算襲擊你,他不會跳出來對你齜牙,而是會潛伏在某個地方,要麼等你自己走過去,要麼悄悄靠近,等接近到一定距離之後突然沖上來對你一擊致命.這才是獵食的基本步驟,而示威性的動作一般都表明這個野獸其實不想和你戰斗,否則他只要直接沖上來就好了,還在那里示威難道還想玩什麼不戰而屈人之兵?動物沒那麼聰明,也不喜歡這種彎彎繞.

妖魔雖然是高級生物,但畢竟大部分都是野獸之類的東西進化的,即便不是野獸,很多也是沒有生命的東西變的,所以智力一般都不會太高,至少野性方面會比較突出一些.正因為這種野性的表現比較突出,所以現在這些妖怪全都跑到了牆邊,一面盡量和真紅拉開距離一面做出警告動作.他們這是真的害怕了,否則絕對不會是這個反應.

事實上這些妖怪被嚇到也是有原因的.真紅的裝備叫做真武套裝,而我覺得這玩意其實應該叫真龍套裝才對.這套裝備之上有很多神龍的浮雕結構,而且本身自帶技能也多是神龍有關的東西,甚至于在獲得這個裝備後真紅的所有技能在晉級方向上都來了個集體大轉彎,全都在往神龍身上靠.

這些變化在我們看來就是真紅現在越來越像金閃閃,而且全身都是神龍,但真紅實質上的變化卻是她的氣息越來越像龍.不是一般的巨龍,也不是類龍或者亞龍,而是神龍,真正的神龍.

剛才真紅身後的那個虛影其實就是她本身的力量凝聚而出的龍氣,雖然只是閃了一下,但擴散出去的波動卻是地地道道的龍威,而且是神龍的龍威,連巨龍感覺到之後都會考慮繞著走的龍威.

根據中國的神話傳說,龍乃是妖進化到極致的存在,是妖魔之中天生的王者,基本上可以說是妖怪中的三皇五帝一樣的感覺.像是現在所謂的妖王,那頂多就相當于人類之中的皇帝,算是做人做到頂的那種,只要你還是人,那就無法超越皇帝這個級別,而只要你還是妖,那也一樣不可能超越妖王.但是,神龍不一樣,人家就好像是三皇五帝,直接做人做的成神成聖了,已經超越了人這個概念.神龍雖然最初來源于妖,但他們已經徹底變成了神獸,等于就是超越了妖這個范疇,而且這種能力甚至是可以遺傳的.妖王生下的兒子最多只是比一般的妖怪厲害一點,但終歸還是個妖怪,而且不努力的話以後甚至連妖王都當不了,可是神龍的後代即便不努力那也是神獸,不會退化成妖怪,這就是叢根本上進階了.

你想想一群人類之中的武林高手碰上一個神仙或者說是聖人什麼的,那是什麼反應?你武功再高人家一個仙術丟過去你就直接不知道死哪去了,這還怎麼打?

真紅和這些妖魔也是一樣的情況.她身上的是龍氣,是神龍的氣息,而這些知識比較強力的妖怪,說白了只能算是妖怪之中的武林高手,而龍則是屬于成神成聖的妖怪,這基礎等級就不在一個水平線上,你說這幫妖怪反應能不大嗎?

微微閃了一下的龍氣將那些妖怪都嚇得跳到了牆根,甚至有些似乎是已經做好了一有不對立馬翻牆跑的准備,而真紅卻是在看到對方的反應之後突然收起了自己的氣勢哈哈大笑著跟山我們朝里走去.

前面的老頭在感覺到那個龍氣的時候也是微微抖了一下,不過他比這些普通妖怪厲害多了,只是抖了一下而已,沒有直接跳到牆根去,由此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妖怪確實是有兩把刷子的.

有了真紅這一出,後面的妖怪也都不敢靠近我們了,一個個全都顫巍巍的躲著我們站的老遠,不過這樣倒是方便我們前進了,畢竟這地方其實空間不大,要不是他們都躲到一邊,我們還要在人群之中穿來穿去才能過去.

老頭戴著我們穿過前面的這個相對較大的廣場之後就走上了後面的一座房子外面的走廊,而我們則是也跟著上去了.不過因為日本這邊的習慣,我們被迫換上了一種類似鞋套的東西.其實老頭自己是脫了鞋直接上去的,而我們的裝備因為帶著屬性,拖鞋會導致整體屬性發生改變,所以並不適合脫鞋.好在游戲內大概也考慮到這樣的問題,所以加了一個在現實中沒有的道具.這個東西就好像一個鞋套,只要套在鞋子外面就可以了,而且這些日本的NPC生物也不會因此怪罪你穿鞋進屋.

走上這個走廊之後我本以為妖王就在房子里,結果他卻是帶著我們繞過走廊走到了房子後面,在這邊他又神奇的變出了一雙鞋,然後走下了走廊,而我們當然是迅速脫掉那個鞋套也跟了下去.

這房子後面是個花園,但是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順著這個花園往里走,很快就能看到一座天守閣.這里和前面不一樣的是天守閣的下面站了一排妖怪,看起來是守衛的樣子,而且和外面的那些懶散的妖怪不一樣,這里的這些妖怪一個個都表情嚴肅不苟言笑,雖然也不是和巨人一樣站得筆直,但大多都是靠坐在路邊的石頭上或者干脆就是斜靠這天守閣的欄杆站著.

盡管這些家伙的動作看著很隨意,但是能感覺的出來,萬一發生點什麼,他們絕對會在第一時間進入戰斗狀態.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外面那幫子頂多能叫打手.

大概是因為老頭的身份使然,我們進來之後那些家伙只是看了我們一眼就又該干嘛干嘛了,根本沒上來盤問什麼的.我們直接在這邊進入天守閣的一層,然後從大廳中央的樓梯又上了二樓.不過,這里依然不是妖王所在的位置,因為我們剛一上來就發現眼前的景象完全變了.

之前在外面看的時候這個天守閣是位于一個巨大的花園中央的,而這個位置差不多也就是白龍山的最高點了.不過,等我們上了二樓才發現,周圍的景象已經完全變樣了.因為天守閣本身是以柱子支撐的,它內部並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牆壁,所以四面幾乎都是通透的.從這里看出去,我們進來的那個方向確實是花園沒錯,可是天守閣兩側和背後卻全都是云海.顯然這個天守閣是建立在了一座懸崖的突出部上的,而下面應該是布置了幻象讓其看起來是出于一個花園之中的一樣.要是有人不知道的話企圖避開正面的守衛從側面上來,那唯一的結果就是掉下去.

事實上這天守閣遠非只有一道幻象那麼簡單,就在我們前方,也就是這天守閣的背面,有一個伸出去的平台.這平台比二層的地面略高,站在天守閣二層感覺那平台已經齊著腰部的高度了.在老頭的帶領下我們順著平台邊緣的台階走上了平台,而這上面的平台則是一個邊長和籃球場的長度差不多的正方形.

這個正方形的平台一面連接著天守閣的二層外走廊,另外三面都有欄杆,而且是和天守閣一樣風格的木結構.但是,在這個平台的外側,也就是遠離天守閣的方向的中央位置,拉杆卻是開了一個一米多寬的口子.這個開口前方並非懸崖,而是懸掛著兩條鐵索一直延伸到遠方的云海深處直到看不見的地方.

從這兩根鐵索的高度可以看得出來,這是扶手,而腳下是否又踏板,這個因為云霧的原因已經完全看不到了.事實上我們所在的這個平台的地面也幾乎都看不見,這里的云海高度剛好蓋住了平台的地面,不過因為這里是邊緣,所以云海相對稀薄一些,並沒有真的擋住地面,可是前面的鐵索橋卻是在濃濃的云海之中泡著,根本就什麼都看不見.

盡管看起來挺嚇人的,但是我們這里基本都會飛,所以也沒人怕掉下去什麼的,再說那老頭也沒有要我們實驗膽量的意思,直接就在前面領路走上了那個鐵索橋.事實上因為兩邊的扶手比云海要高,所以只要這個橋面沒有窟窿,人就根本不可能掉下去.畢竟兩邊的副手實際上就等于是標出了橋面的寬度,你只要在兩根扶手之間走就肯定不會掉下去.

我們在平台上看到的鐵索橋非常的長,而走上來才發現我們之前還是低估這個東西的長度了.事實上在我感覺中這個橋起碼有五百米以上的長度,而且橋的對面依然不是妖王的住所,而是一處云海之中的平台.這個平台就好像是根柱子一樣立在云海之上,其頂部是個圓形,面積也就一百多平而又.在這個平台中央也有個涼亭,而它的周圍則連接著一共八條鐵索橋.去掉我們過來的這一條鐵索橋,這地方等于還連接著另外七個地方.

"這里應該不是正空間吧?"在踏上那個平台的時候我出聲問了一句.

那老頭也沒有隱瞞的意思,一邊轉向我們左前方的一條鐵索橋一邊說道:"這里是妖界,一個獨立的世界.其實剛才我們進入天守閣二層就已經進入妖界了."

"難怪氣息不一樣了."真紅說道.

"閣下是神龍血脈,妖魔的氣息應該是很銘感的,這點小小的障眼法自然是瞞不過的!"老頭顯然涵養很不錯,一點都不焦躁,很客氣的說著話,而真紅也不是故意找麻煩的人,人家客氣她自然也就客氣.

接下來這條鐵索橋雖然也很長,但是比之前那條還是要短一些的,我們很快就走了過去,而在這個鐵索橋的這一端,我們看到的卻是另外一座天守閣.

老頭還沒踏上那天守閣的平台就向前一指介紹道:"這就是我們妖王的住所了,不過你們可能還要稍微等一會,現在妖王正在和其他的妖王商議事情,暫時可能沒空見你們."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章 入口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二章 妖精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