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三章 韓國行會局勢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三章 韓國行會局勢

根據里面的死神衛隊傳遞的情報顯示,房間里現在一共還剩下六個人.其中有四個人正在里面的一個房間的門口堵著門和我們的死神衛隊戰斗,而另外兩個人則是站在這些人的後面沒有參加戰斗.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那倆沒參戰的多半就是這個行會的會長和副會長了.至于那些戰斗的,應該都是行會高層.游戲里的行會和政治團體還是有很大區別的,要真說起來的話,游戲里的行會更像黑澀會的組成方式,老大們大多都是打出來的,實力和名聲比腦子更重要.當然,腦子也是必要的,至少沒腦子的老大是肯定坐不長的,只是游戲里這個不是主要方向,畢竟游戲內的個人戰斗力有時候會比一個行會都厲害,就像我這樣的,一般人想篡位什麼的他也要打得過我才行啊.所以說,游戲內的老大們都是很強的,畢竟行會首腦是能得到各種補貼的,各種資源都比普通人要多,實力高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既然對方都被壓縮在里面的隔間之中,我也就沒必要在走廊這頭等了,直接進入到了那個房間入口,從這邊進去就可以看到一個蠻大的房間.這個房間里面裝修的非常豪華,可以確定是後來改裝的.以為原本的這個房間我進來過一次,里面不是這樣的,比現在要古樸很多,可是現在卻被換成了歐式風格,總感覺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

說實話,歐式,中式或者別的什麼式,既然能成為一種建築風格形式,那自然就是有可取之處的.你不喜歡某種風格不等于這種風格就不好,只能說明這不是你喜歡的風格.歐式古典風格以繁雜,奢華而出名,一般都是金碧輝煌的樣子,看起來那是非常高貴的.但是,這種高貴的氣息放在這里卻是怎麼感覺都不對,因為這座大樓整個就是一個中式建築.當初這樓被修成了八卦形,其風格定義就已經非常明顯了.你要是用大樓排列出個魔法陣,里面用歐式裝修自然是沒問題,可偏偏現在已經是八卦陣造型的大樓了,而且樓宇之間到處都是中式風格的東西,偏偏就這一個房間變成了歐式的,這就好像在一盤麻婆豆腐中央點了一團奶油.奶油不好吃嗎?很好吃.可是你把奶油放在麻婆豆腐中間,這就別扭了.

雖然對這個房間的裝修突遭不能,但好在現在這里也就只能看出個原本的風格而已了.這地方已經發生了戰斗,而且雙方都沒有要保護建築的打算,再加上此時這里已經擠滿了死神衛隊,那人員密集程度可想而知,在這樣的環境下,房間里的裝潢什麼的早就被破壞的差不多了,唯一看起來還算乾淨的就只剩天花板上的那些浮雕了.

到了這個房間之中我就能看到門口的戰況了.顯然對方也不是真的傻,他們已經退到了里面的房間內部,將門口完全讓了出來,但是那四個人卻圍著那邊的門口.以那個門的寬度,每次最多只能有一個死神衛隊的死神衛士從這里穿過去,而對方四個人圍城一個半圓,這個死神衛士一旦進入立刻就會被擊殺,這樣一來只要那些人不被累死,死神衛隊就根本充不進去.當然,這個前提是死神衛隊不會去破壞牆壁.

事實上我在進入這里釋放死神衛隊之後曾對這些死神衛隊下過命令,那就是不要輕易破壞建築本身,可以破壞家具什麼的,但是不能破壞樓體.之所以要這樣要求,那是因為這樓是我們自己蓋的,即便是之後樸銀的天極盟不會再回到這里,我們也不會讓它留在別人手上的.我們肯定是會要占領這里的.所以說,這樓以後不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就是樸銀的天極盟的,所以現在能不破壞就盡量不要破壞,裝修什麼的反正之後是要重新翻新的,破壞也就破壞了.樓體受損修起來可就費勁了,所以還是要小心愛護著點.

"你們讓開,這里我來吧."我一邊說著一邊向門口走去,而那些死神衛隊則是迅速的退到了兩邊給我讓出了通道.

那邊門內的幾個人發現沒有新的死神衛隊沖進來也都是停止了攻擊,然後他們就注意到了站在門口的我.

"你們誰是這里的會長?"我站在門外問道.

里面的六個人都沒動靜,沒有任何反應,但是等了幾秒之後還是有一個站在後面的家伙開口了."你為什麼要攻擊我們行會?"

"被蚊子叮了,當然要一巴掌把它拍死,這還有什麼為什麼嗎?"

"好大的口氣."之前站在門口堵門的其中一個人說道.

"能把你們行會總部攻下來,再大的口氣都是應該的,反倒是你們.都被我逼到這份上了,還在那里裝什麼裝?真當我是菩薩心腸啊?"

"你……"一個韓國玩家剛要說話就被之前那個說話的家伙給拉住了,顯然這就是他們的會長了.這家伙按住那個沖動的玩家,然後自己站出來說道:"我就是無極會的會長,我知道是我們的人先攻擊了你,不過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你覺得我們有必要配合你嗎?反正你也不會放過我們的吧?"

"放過你們當然是不可能的,不過干掉你們之前我可是還能做很多事情的."我說著就拿出了幾個金色的藥丸在他們眼前晃了晃."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這個過期仙丹啊?"

關于仙丹這東西是否有保質期一說,我還真不知道,至少游戲設定中的仙丹是無限期保質的,只要不被破壞掉,其屬性是可以永久性保存下去的.至于說我手里這個過期仙丹嗎……這其實就是個戲稱.

我手里這東西實際上確實是貨真價實的仙丹,而且是非常罕見地升級仙丹,是我很早以前從天庭得到的獎勵.這種仙丹和一般的經驗類寶物不太一樣,它不是在內部封存多少多少經驗,然後通過你的使用一次性釋放給你這麼簡單.這個經驗仙丹就像是個修改器,只要你吃下去,就可以直接把你的等級修改成仙丹對應的等級,而你的經驗值如果不足以支撐到那個等級,仙丹就會自動給你補上到達那一級需要的最低限度的經驗值.比如說你現在二十級,這個仙丹是二百級的仙丹,你的經驗值肯定是不夠二百級的,但是你只要吃下仙丹,你就會立刻變成二百級,而不足的經驗值會自動補上,但補得量是最低限度,也就是說你現在是二百級又百分之零經驗.

雖然這種仙丹聽起來好像效果很強,但問題就出在這個效果似乎是強過頭了.它不但能把你從低級強制拉升到高級狀態,並自動補充需要的最低限度經驗值,它甚至還可以將你從高級別拉回低級狀態,並且自動扣除多出來的經驗.

當初我得到這個仙丹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有點晚了.這些仙丹的等級從五十級開始一直延伸到一千二百多級都有,不過大部分集中在三五百級的狀態.當初我們的等級都很低,直接吃這個東西一下就能把等級升上來,但問題是,這東西後來我沒有發下去,而是一支放在了身上.現在已經過去很久了,大家的等級早就不是當初的狀態了,現在一千級以上已經是主流玩家的標准等級了,這個時候你再給人吃那些五六百級的仙丹,那就不是升級而是降級了,而且不是一次降一兩級那麼簡單,而是一下就掉到五六百級的狀態去.這個恐怖的效果自然是無人能接受.

正因為這仙丹本來是可以讓人升級的寶貝,卻因為我在手里捂得時間太長,結果變成了害人的東西,那效果就好像是治病救人的神藥放太久結果變成了能要人命的毒藥一樣.正因為這個變化,所以就有人戲稱這個是過期變質的仙丹,于是就有了過期仙丹這麼個稱號.

大概是這東西太惡毒了,以至于那玩意一出現,現場的這幾個人全都臉色驟變.被殺什麼的他們不怕,反正可以複活,死亡也不過是掉個一級兩級而已,沒啥大不了的.可是,如果被強行灌下這個仙丹……想想別的玩家都是一千多級,自己一下變成五六百級,這恐怖的結果絕對能讓大多數人一想到就全身發抖.

"怎麼樣幾位?要嘗嘗我的過期仙丹還是老老實實配合我的問話呢?"

現場的幾個人在我問完之後都是將目光轉向了他們的會長,而那家伙則是左右看了看,顯然是在和那些人交流,不過最後他還是看向了我並輕輕點了下頭,然後垂頭喪氣的說道:"我們會回答你的問題,但你要保證不會強行讓我們吃下這個東西."

"我只能保證這次不會,以後再被我抓到,那就看我心情了."

那幾個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最後還是點頭道:"成交.你想問什麼?"

我直接一揮手,房間里的死神衛隊全部化作黑色的風沙消失在了原地.看到那些恐怖的死神衛隊消失,那些家伙之中的其中一個人居然還眼神陰冷的看了我一眼,同時手腕也向著自己的武器摸了過去.不過,就在他的手即將摸到自己的武器之時,忽然感覺脖子上有點涼絲絲的感覺.他立刻本能的低頭看了一眼,結果只看到一只手抓著個刀柄,而根據這個角度,不難現象,刀刃已經頂在他的脖子上了.

"我是你就不會動什麼歪腦子."一個清冷的女性聲音出現在那個玩家的背後,隨後不等他作出回應那冰冷的氣息就自動消失了.顯然,這個房間里還有暗殺者存在,而且他們的能力根本感應不到對方.這個發現讓那些韓國玩家都收起了反抗的打算.現在這種情況下反擊基本等于送死.當然,能死掉都算好的,萬一惹毛了我喂他們一枚過期仙丹那才真叫痛不欲生呢."看樣子你們是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了吧?那我們就開始說正事."我直接走進房間坐到了對面的一張辦公桌上,而那六個人則是站在了房間另外一邊組成了一個半弧面對著我.

"第一個問題.你們是如何占領這里的."

"當然是打下來的,還能怎麼占領?"之前那個沖動的准備反抗的家伙第一個說道.

我搖搖頭說道:"我是問你們具體是怎麼打進來的.這里並非陸地城市,而是一個要塞化的島嶼城市.整個城市就是一個島,城牆外面就是海水.天極盟的艦隊是我們冰霜玫瑰盟淘汰下來賣給他們的,雖然是淘汰貨,但戰斗力也不是你們那些破船可以相比的.城市傳送陣什麼的戰爭狀態下是可以鎖住的,所以你們只能從外面強攻.在無法獲得制海權的前提下,我真的是想不清楚你們到底是怎麼攻陷一座要塞化的海島的?"

其中一個韓國玩家說道:"這有什麼難的.我們的艦隊雖然打不過他們的艦隊,但我們可以用我們的艦隊把天極盟的艦隊引走啊.他們的艦隊不在家,我們趁機突襲,不就一下沖上來了嗎?"

"艦隊不在家?"我稍微愣了一下,然後還是搖頭道:"看起來你們是不是不打算說實話了啊!那既然如此……"我說著就拿出了一沒骰子,然後指著他們分別說道你們分別是:"一二三四五六,我扔出幾點就是誰."我說著就把骰子扔了出去,結果那玩意最後停下來的時候是個五.

"不要!"

那家伙剛來及喊出兩個字就感覺有東西進了喉嚨,跟著身上的裝備什麼的就自動開始往下掉,最後居然全身的東西都掉了下來.《零》這個游戲和別的游戲差不多,裝備也有等級限制,也就是某些裝備需要一定的等級才能穿.這個要求通常都是要求最低等級,也就是達到或者超過標注的等級就能穿,否則就沒法穿.

剛剛那個家伙被我彈了一枚過期仙丹進入嘴里,這東西可謂是入口即化,瞬間就生效,那家伙一瞬間就變成了七百多級.事實上他還算走運的.我身上的過期仙丹還有很多比這個還要低級的,只不過我正好摸到這個,否則萬一摸出來的是個兩百級的,那他可就慘了.

不過,雖然沒有一次變成二百級,但是突然變成七百級也讓這個家伙驚駭欲絕.更糟糕的是,因為等級下降,所以身上的裝備都變成不符合要求的裝備了,而不符合要求的裝備自然就會脫落下來,于是這家伙一瞬間身上的東西就全都掉了下來.

"這就是和我玩智力游戲的代價."我說完之後接著道:"不要以為只有你們是聰明人,我雖然不敢說自己是天下第一天才,但和你們比,我覺得自己的智力還是挺有優勢的.所以,你們最好別再跟我玩智力游戲,這個代價你們承擔不起."我說著又指向那個呆若木雞的家伙說道:"你也別以為自己掉到七百級就不怕我了,我這里可是還有二百級的過期仙丹,不想再嘗一個就給我老實一點."

拳頭沒我的大,而且還被我吃得死死的,這樣的情況下那些家伙是真的怕了.看了看他們之後我重新問道:"好了,現在告訴我,你們到底是怎麼占領這里的?"

"是有人買通了天極盟內部的一些主要管理層的玩家,然後聯合天極盟的幾個副會長一起造反將會長樸銀推翻了下去,我們就是趁著他們內部搞分裂的時候打進來的.當時他們自己的軍艦就在港口里對射,我們的船從外面進來之後直接把他們全滅了.另外,那個幫我們買通內應的人還讓內應保護住了傳送陣始終沒有封閉,我們通過傳送陣傳進來很多人,這才占領了這個城市."

我點點頭道:"這還像點話.我說這樣的城市怎麼會被你們這種垃圾行會攻陷呢,原來是出現了內訌讓你們撿了便宜."

"我們其實並沒有撿到什麼便宜."其中一個玩家說道:"攻陷這里的時候我們也死了不少人,而且花錢買通內應也用了不少錢,我們的回報是因為合理投入,又不是白來的."

"我又不是來收稅的,你跟我解釋這個干什麼?"我直接說道:"我沒問的別多嘴.現在我再問你們.樸銀的天極盟現在怎麼樣了?"

"具體情況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被我們擊敗之後他們在陸地上的幾座城市也相繼發生叛亂,然後那些城市現在都脫離了天極盟各自成立了自己的行會."

另外一個玩家說道:"據說樸銀好像是帶著天極盟原先的一部分班底又在什麼地方占領了一座城市,不過好像那是現在的天極盟唯一的城市了."

"天極盟的艦隊呢?一艘船都沒剩下?"

"大部分在那段內訌中互相攻擊沉沒了,還有一些被變賣的變賣轉到別的行會的轉到別的行會,反正天極盟是沒船了.再說他們現在就剩下一個內陸城市,而且還在山里,周圍最大的水流就是小溪了,即便是有船他們也沒地方停啊."

聽到這里我算是明白了天極盟現在的大致狀況.我說怎麼被打的這麼慘樸銀那小丫頭都不來找我們幫忙呢.搞了半天不是不來而是來不了了.行會分裂,現在帶著殘余的最後追隨者躲到深山之中占領了一座小城,別說是派人派船來聯系我們求救,估計連離開那座山都很成問題吧!

"居然混到這麼慘,還真是悲催!"我自言自語似的說了一句,然後又說道:"好了,現在問下個問題.現在在韓國最強的行會有哪幾個?"

原本的韓國就是行會林立的狀態.和我們中國差不多,韓國一直沒能完成行會統一,也就是同時存在很多個行會的狀態.不過,雖然沒有哪個行會在韓國稱王稱霸,但強弱之分還是有的.之前樸銀的天極盟一直就比較強勢,是韓國地區幾大主要行會之一,但是隨著我們行會的介入,天極盟的實力不斷壯大,尤其是獲得了我們行會淘汰的戰艦之後擁有了海上自主權,各種好處不斷出現,行會迅速壯大,短短數月之內就翻了好幾倍的會員數.當然,這個變化也是現在的天極盟分崩離析的導火索之一,畢竟幾個月翻幾倍的人數,那些進來的人肯定是良萎不齊,而且對行會的認同感不高.這種情況下行會的管理出現漏洞,再有幾個有心人一挑撥,那分裂也是非常正常的情況了.

不過,不管天極盟現在怎麼樣了,之前他畢竟盛極一時,而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大家都應該知道.因為有天極盟存在,所以韓國的其他行會的實力就會被壓縮,這樣就逐漸形成了天極盟一家獨大的情況.但是,現在的天極盟突然就分崩離析了,而這個情況帶來的韓國行會勢力的變化就是突然在韓國行會之中制造了一個真空區.原本作為行會老大的天極盟突然消失,剩下的空間必然是需要有人區填補的.只是,這個具體誰來填肯定不是你說自己來就一定是你的,這需要實力,需要去拼,去搶.

我現在問他們韓國目前有哪些行會比較厲害就是想要搞清楚到底韓國現在的情況具體如何了.

還算不錯,這些人到底是行會首腦,知道的東西比普通玩家要多的多.其中那個會長出面說道:"其實我們知道的也就是一些表面信息而已,太深層的東西我們也不知道."

"沒關系,我只需要表面信息."

對方見我不介意就直接說道:"目前在天極盟倒下之後,成為我國支柱的有三家行會.其中一個是共榮社."

"共榮社?聽著怎麼讓我想起小日本來了?"

"其實你猜的沒錯."對方的會長說道:"共榮社就是日本玩家在背後支持的."

"日本玩家支持的?"因為太驚訝,我差點就喊出"我怎麼不知道"這樣的話來了.畢竟現在日本那邊基本上都被松本正賀控制者,要是有日本玩家在韓國搞風搞雨,我就算不能控制,起碼應該收到一些消息才對啊.但是松本正賀沒有報告這個事情就說明他也不知道.這顯然不合理.不過,我很快就想到了,雖然松本正賀目前控制著日本的大多數行會,但畢竟還有鬼手信長的那幫人沒有被控制,所以我現在基本已經可以確定,這個什麼共榮社就是鬼手信長的勢力發展起來的.

如果我的猜測沒錯,這個共榮社就是鬼手信長的人搞出來的,那我反倒是不擔心了.現在鬼手信長自己都快被搞的混不下去了,他的人在外國的勢力就更不可能有多大力量了.所以如果這個共榮社真的是鬼手信長的勢力,那就真不用擔心了.不是看不起鬼手信長,實在是他真的沒啥能嚇住我的實力.

那個會長道:"這個共榮社是一群很神秘的日本人支持的,他們的實力還算可以,不過一直都表現的比較低調,所以我們知道的東西也不多.除了這個行會之外還有兩個行會,一個叫醒獅聯盟,另外一個叫龍行天下會."

"好奇怪的名字."

"名字雖然怪了一點,但是實力都很不錯,尤其是那個龍行天下會,現在基本上已經是我們韓國數一數二的勢力了,除了那個醒獅聯盟可以和他們一較長短之外,其他的勢力都被甩開十萬八千里了."

我點點頭沒有過多的關注這倆行會,而是問道:"那個龍行天下會的標志是什麼樣的?"

"標志?"那個會長稍微愣了一下,隨後就反應過來趕緊說道:"就是一條飛起來的神龍,後面還有一個白色的十字,看起來挺奇怪的標志."

在聽到這個標志的描述後我立刻就在心中大喊了一聲:"果然是韓國人搞的鬼."事實上那個標志我之前就見過,就是在那裝有超級武器的潛艇里.很顯然,之前和鬼手信長他們有聯系的就是這個龍行天下會了.不過,奇怪的是,這龍行天下會要是和鬼手信長有聯系,那麼之前的那個共榮社是怎麼回事呢?

盡管還有很多疑問沒有搞清楚,但我知道,這里的幾個人能知道的大概也就這些了,再問已經毫無意義.我干脆直接對他們道:"好了,我的問題就這麼多,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我們冰霜玫瑰盟出資一百萬水晶幣買下這個島嶼,你們在一天內離開,這個城市就歸屬我們冰霜玫瑰盟了.第二,我現在就走,不會對你們出手,但是明天,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大軍會兵臨城下,我們將強攻城市並占領之.你們肯定是抵擋不住我們的入侵,所以城市必然屬于我們,區別只是付出的代價問題.好了,給你們三十秒,想清楚告訴我你們的答案.你們放心,不管你們怎麼選,我都不會喂你們這個過期仙丹了.我這個人別的優點沒有,就一個好處,那就是講信用.你們回答了我的問題,我就會履行諾言.好了,快點想吧.三十秒可不長."(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二章 令人疑惑的城市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四章 屠城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