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五章 悲催的天極盟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五章 悲催的天極盟

盡管玫瑰是知道我的戰斗力的,但我這次是來這邊調查情況的,突然通知她占領了一座城市讓她派人來接收,這個確實是有點意外.不過還好,簡單的解釋了一下之後玫瑰也就明白我為什麼要占領這里了.

其實占領占領這座城市是有多重考慮的,一方面自然是因為現在韓國的局勢明顯很亂,需要我們行會介入一下,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前線補給站,畢竟從國內到這邊還有有點遠的.玩家自己有長槍代步速度還可以接受,但問題是NPC不行啊.而且那些戰爭物資什麼的來回轉運也是個麻煩.正因為這些討厭的問題,所以前進基地就成了必要的存在.

這其二嗎……其實還是為了好處.這個城市現在被一個低級行會掌握,等于就是一個兒童拿著一塊鴨蛋大的鑽石.所謂懷璧其罪,這個行會沒有足夠的實力卻買下了一處位于三國海上航道交彙點上的要塞化島嶼,這是什麼概念?沒實力的話你自己躲到一邊去,自然也不會有人找你麻煩,可你不但蹦出來了,而且還釘在了兵家必爭之地上.你說這不是找打嗎?說實話,就算我不來搶這個島,之後這地方也絕對不會在這個行會手里握多久,畢竟這個地方太銘感了,誰從這里過都會注意到.

至于我的第三方面考慮,這個主要還是考慮到以後松本正賀所安排的那個拓展計劃.

之前我們就和松本正賀制定了一套拓展計劃,就是將日本玩家的戰斗欲望向北引導,讓他們不要老是盯著中國大陸這邊,將其戰斗力引導到韓國那邊,然後讓日本玩家占領韓國,接著再一路向北,去找俄羅斯人的麻煩.這樣日本玩家的戰斗力就有了一個宣泄口,而松本正賀所謂的曲線救國計劃也得到了證實,可以說是一舉多得.當然更重要的是從此以後俄羅斯玩家就沒辦法一心一意的找我們的麻煩了,畢竟旁邊還有個虎視眈眈的日本需要提防著.

當然,以上說的是長遠利益,就本次占領這個城市的第三條原因來說,我的目的是為松本正賀安排一個看得見摸得著的目標.

之前松本正賀雖然和日本玩家說了將戰斗方向轉向韓國是為了日本的未來暫時積蓄力量,不和我們硬碰硬,但這個歸根結底還是一張畫在紙上的大餅.某些日本行會的高級人員確實是相信了松本正賀的這個大餅,因為他們的目光更加長遠,能夠看到這個大餅的誘惑,可是相對來說,那些普通的日本玩家並不能完全理解這個戰略的意義.盡管這些玩家因為各自所屬行會的會長們都認同了這個計劃而不得不跟著這個計劃走,但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如果這些底層的玩家全都不認同這個計劃,單靠上面這些高層玩家的命令去強行扭轉他們的行為,那麼時間一長必然是會產生抵觸情緒,乃至引發叛亂.所以說,群眾基礎在任何國家都是很重要的東西.

我占領這個島嶼,就是為了讓松本正賀去收攏那些日本玩家的心.你讓松本正賀去和那些底層的日本玩家說什麼大戰略,人家根本聽不懂,再說這種戰略層面的東西是可以拿出來到處宣揚的嗎?所以松本正賀他們是既不能解釋,也解釋不清.那麼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要解釋了,直接拿出普通玩家一看就明白的東西,這樣才能最簡單有效的收服那些底層玩家的心.

現在這個島就是這樣一個東西.按照我的計劃,我們現在將開始插手韓國事務,而這個島將作為我們的前進基地,而在我們完成韓國勢力的調整之後,松本正賀就可以帶著日本玩家來攻擊這個島嶼了.不管這個島嶼在哪里,他終歸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東西,松本正賀讓日本玩家攻擊這個島嶼就可以向那些行會會長證明說:"你看,我們正在破壞冰霜玫瑰盟的韓國戰區行動."而對于底層的日本玩家,他們也確實是和我們冰霜玫瑰盟交手了,這樣他們就能認識到,自己正在反抗我們冰霜玫瑰盟,他們就會認為松本正賀確實是在帶著他們向著對抗中國的道路上前進,也就不會產生什麼抵觸情緒了,反而還會提高松本正賀的威望.

所以說,這個島嶼占領下來可謂是意義重大,就算今天我不把它打下來,回頭也必然是需要行會里派人來攻占的.不過既然我來了,那就沒必要那麼麻煩了,順手搞定這個島嶼倒是省了很多麻煩事.

雖然大型城市的占領需要很多人才能搞定,但最初步的占領肯定是用不到多少人的.玫瑰也知道我肯定不能長時間的呆在這里,所以就派了一些人先行過來和我替換.反正城市已經被鎮壓了,剩下的部分就是看著城市別出什麼亂子就行,也不需要多少戰斗力.

來交接的人到了之後我簡單大交代了幾句就離開了這個城市,因為在等待他們來的過程中我已經從城市里的幾個願意妥協的玩家那里問到了天極盟的情況.

現在的天極盟就像無極會的會長說的已經被趕到了山里,但是具體位置並不清楚,據說是因為他們之前在韓國比較強勢,所以得罪了不少人,現在行會內亂,想趁機來報仇的人自然不在少數.樸銀估計也知道這個情況,所以直接連那些收入較好的交通重鎮都放棄了,果斷的搬進了深山老林.那種地方的城市雖然收入微薄,但同樣的也正因為人流少收入少,所以反而不容易引起仇家注意.

我從那些願意妥協的玩家那里打聽到的消息就是天極盟所在的那片山區的具體位置,但是具體城市在山里什麼地方就不知道了.不過我覺得這個可以到地方再慢慢打聽.對方是整個行會搬遷,那麼多人,那麼多東西,不可能做到悄無聲息,只要問下附近的NPC,想找到他們並不難.

騎著飛鳥在天上飛了不久我就直接將飛鳥收了起來換上了夜影.雖然飛鳥的速度很快,可就是因為他太快了,所以沒法用來找東西,地面上的東西用飛鳥的速度幾乎可以說是一閃而過.那座城市雖然應該比較好找,可畢竟是山城,萬一因為山峰或者林木的遮擋錯過去了可就麻煩了.所以我最終還是選擇放棄了那個飛鳥的速度而改用夜影代步.

夜影的飛行速度雖然不如飛鳥,但其實他的速度並不慢,只是不能超音速飛行而已.騎著夜影到達那片山區之後我首先找到了一座小村莊.從天上看這應啊是進山的必經之路,因為山上的道路似乎都是在這里彙聚的.

降落在村莊外面之後我就騎著夜影進了村子.這邊的玩家並不多,我從外面進來一路上只碰到一個出村的玩家,而村子里面也沒有多少玩家,畢竟天極盟之所以搬到這里來就是看上了這里人少,所以要是我在這里看到大批的玩家那就證明他們的仇家找上門來了,而現在這樣只能說明對方還沒找到或者說是還沒打算找天極盟的麻煩.

能在這麼落魄的小村莊混的玩家當然不可能是什麼牛叉人物,事實上一般這種人跡罕至的小地方的玩家都是一些不太重視練級的玩家,當然不排除偶爾有些是因為特殊原因呆在這種地方的.不過正常情況來說,這種地方的玩家大多都比大城市的玩家要隨和一些,畢竟看上這里的人多半都是喜歡這里清幽的環境,而喜歡清幽環境的人脾氣自然都是很好的.

"請問一下有人在這附近見過天極盟的人嗎?"因為村莊很小,所以我也沒有單獨找某個人打聽,而是站在了村子中央的那個十字路口大聲喊道.這村子里一共就只有兩條路,它們交彙的地方就是這個十字路口.因為這里是村子里人流最密集的地方,所以我這一嗓子立刻引起了周圍很多人的注意.當然,這個所謂的很多人其實加一塊也不到二十人,而且其中只有五六個是玩家,大部分都是NPC.

隨著我的喊聲,一個看起來起碼有六十歲的老頭忽然開口問道:"你是來找他們報仇的?"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老頭,然後從夜影背上跳了下來.不管怎麼說騎在馬背上和別人說話都是不禮貌的,要是敵人也就算了,這個只是路人,而且年紀這麼大,自然是不能太沒禮貌.

"你好,我是樸銀會長的朋友,不是來找麻煩的.請問你知道他們在哪嗎?我知道他們在這附近的山里,但是不知道具體位置!"

"你是樸銀會長的朋友?"老頭明顯不太相信的樣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後才問道:"你怎麼證明你不是來找麻煩的?"

"這個……我要是來找麻煩的你覺得我會這樣客氣的和你說話嗎?應該早就上去一腳把你踹倒然後踩著你的胸口逼問他們的位置了吧?"

老頭想了想卻是搖頭道:"就算是來找麻煩的也不會對我這麼無禮吧.畢竟我也是長輩啊!"

韓國人的禮儀和日本人差不多,都是繼承自中國古代的禮儀,不過到了後期我們自己把很多禮儀都丟光了,反倒是韓國人和日本人保留的挺完整——盡管發展的稍微有點走形.

我想了想以韓國這邊的禮儀,對老年人動手也確實是很失禮的行為,所以老頭說的也確實是沒錯,不過他要證明我卻是為難了.這朋友要怎麼證明啊?夫妻之間還可以開個結婚證,可是朋友之間也沒聽說有朋友證這種東西啊?

"那什麼……你讓我證明我也沒法證明啊.這朋友就是朋友,要怎麼證明啊?"

老頭似乎也是意識到了貌似還真的是不好證明,不過他稍微想了一下就說道:"不能證明也沒事,你要真是會長的朋友就在這里稍微等會,我有辦法知道你是不是會長的朋友."

"需要等多長時間?"

"幾分鍾就好."

"那沒問題,你快點證明吧."

老頭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先問道:"你叫什麼名字?身份來曆是什麼啊?"

"我叫紫日,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我說著指了下左胸口那朵冰霜玫瑰的立體標志說道:"這個會標你應該知道,只有會長的標志是立體的,行會管理層的是浮雕,普通會員是平面的."

老頭聽到我的名字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多看了我兩眼,最後才問道:"你可不可以把頭盔拿掉讓我看下你的臉啊?"

聽到這話我才突然反應過來.之前在天上飛的時候我閑高空氣流太冷,所以把面罩放下來了.不過因為龍魂套裝的舒適性太高,面具上面還帶有視覺輔助系統,所以帶著帶著酒忘記面罩是放下來的狀態了,現在聽到對方問才想起來自己的腦袋真個都是被包起來的.趕緊將面罩掀開,然後抱住頭盔摘了下來,將腦後的長發甩開,我重新看向那個老頭說道:"抱歉,之前忘記了!"

老頭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我愣了兩秒才突然反應過來說道:"不用證明了,我認得你.你就是那個紫日.果然是和我兒子說的一樣,比我兒媳婦還漂亮!"

聽到老頭的話我就忍不住一腦門子黑線,啥叫比你媳婦還漂亮啊?有這麼比的嗎?

老頭也聽不到我的心聲,繼續說道:"真沒想到你會來.不過我知道你,你的行會確實是天極盟的盟友,我可以帶你進山."

說到正事我也就不再糾結老頭的話了,直接說道:"那太好了,我們快點進山吧.我在這邊都找了好久了!"

老頭點點頭道:"可以是可以,但是現在恐怕不行."

我詫異的看向老頭問道:"為什麼?"

老頭指了指天空道:"這天已經完全黑了,現在山里的各中怪物活動會比較頻繁,我們現在進山會被襲擊的!"

"這山里有五六千級以上的BOSS?"

"五六千級?"老頭誇張的叫道:"這里要有那麼厲害的怪物我們哪里敢在這里修村莊?這里面最厲害的就是一種兩千級的妖物,很厲害的."

"那怕什麼?"

"兩千級的妖物還不值得怕嗎?"

"有必要怕嗎?"

我們倆就這麼互相盯著對方僵持了一會之後我突然一抬手,一道紅光飛出,村子外面的山道上立刻傳來轟的一聲巨響,緊跟著就是一片吱吱嘎嘎的聲音,十幾棵參天巨木整齊的向著一個方向倒了下去,留出了一條開闊的通道.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看到村子外那條新被開出來的通道,老頭總算是肯帶我進山了.他之前無非也就是擔心怪物的問題,但是看了我剛才的隨手一擊他就明白我其實比怪物厲害多了,所以沒必要怕怪物.

一路上隨著我們的聊天我才知道這個老頭其實不是天極盟的人,至少按照系統判定他不是天極盟的人,當然,如果按照人情世故來說,他其實就是天極盟的人,只是沒有入會而已.

老頭實際上有個兒子在天極盟,那小子也是天極盟的正式會員,而且在天極盟出了那個叛亂之後,他的兒子依然鑒定的跟著樸銀他們跑到了這里.此後天極盟在山里找到一處荒廢的城市並加以休整,然後重新擁有了自己的行會城市,也是目前天極盟的唯一行會城市.但是,可能是因為之前的叛亂造成的,樸銀和她手下的那些人都覺得即便是躲在山里也不是完全的安全,所以這些人就在左思右想之後決定在進山的路口設置一個類似于崗哨一樣的存在.

崗哨雖然好安排,但要不被發現其實很難,所以在一番思考之後就想到了這個辦法.由老頭的那個兒子將自己老爹拉到這邊來常駐,然後順便充當暗哨.因為老頭本來就不是那種戰斗類的玩家,而且也沒有行會歸屬,住在這樣的小村莊那是非常正常的.事實上因為《零》這個游戲擁有睡眠輔助系統,所以很多老人都會利用游戲系統來輔助睡眠,畢竟這東西不像安眠藥有副作用,這個輔助系統是不會傷害人體的.這些老人為了進游戲睡覺,自然就要有賬號,而有了賬號之後也不可能每次都是一上線就睡覺,總是會四處看看走走.而且因為在游戲里雖然這些老人設置的身體依然是老人,但畢竟是游戲人物,體力方面比現實中要好很多,再加上游戲里的環境也比現實中好,所以很多老人就在游戲里常駐了.他們不打仗,但是經常會到處旅游,而且有時候會在某些村莊之類的地方定居一段時間.這種樣的老人在游戲里很多,所以在這個村莊中碰上一個也很正常,根本不會有人懷疑.而如果有人經過這里,並且表現出對天極盟的敵意,老頭就會立刻下線直接在現實中告訴他兒子,然後他兒子就能告訴天極盟的人進行准備.這種方法可謂是無懈可擊的,畢竟老頭是非戰斗類玩家,只要不出村莊,別人根本沒法影響他的下線決定,畢竟非戰斗類玩家是不存在戰斗狀態判定的,不像正常玩家戰斗狀態下線只有意識脫離,游戲人物的身體還在游戲里,照樣可以被殺被搶裝備,所以一般玩家是不敢在戰斗中下線的,而非戰斗類玩家就不擔心這個,反正他們被殺了也不會損失多少東西.

當然,這也不是說非戰斗類玩家就可以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去干擾戰斗玩家的正常戰斗了,系統對這個還是有限制的,你要是故意仗著自己不是戰斗玩家就去當間諜刺探情報什麼的,對方照樣有辦法對付你.不過像是這種當暗哨的問題確實是無解的,而且隱蔽性超高,只要那個非戰斗玩家自己別露馬腳,一般都不可能被發現.

在我和老頭的閑聊中我們很快就進入了山區的深處.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森林里就更黑了.外面好歹還有點月光,這森林之中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一般人在這里不借助照明工具的話幾乎是寸步難行.

老頭知道林子里黑,所以早就准備了火把,不過在我的建議下已經熄掉了,而是換上了我的魔寵鬼燈.

鬼燈就是我們之前在妖王那里遇到過的那種青紅燈,是一種妖怪,本身沒啥戰斗力,但是輔助能力相當逆天.不過,現在鬼燈不是在扶住我作戰,召喚他出來就是當路燈用的.

和火把比起來,青紅燈的光芒要略微暗淡一些,不會把你身邊照的很亮,但是這種光線卻不會產生任何的影子.事實上只要青紅燈出現,附近你視力所及的范圍內,所有的地方都會處于同一亮度狀態,冰不會像火把的光芒就附近亮,遠一些的地方依然一片漆黑.青紅燈的光芒在開闊地甚至可以覆蓋半徑好幾公里的范圍,而且所有范圍內的區域都是一個亮度,根本沒有光暗變化.這種特性的好處就是可以讓你清楚的看見敵人的位置而不會暴露自己,畢竟舉著個火把那基本上就是個靶子啊,別人老遠就能看到你火把上的光亮,而舉著火把的你卻根本看不到火把光芒范圍外的敵人.

不過,青紅燈雖然在照明范圍和能見度方面都比火把牛叉很多,但它卻還有一個不疼不癢的缺點,那就是比較滲人.

從我給這個魔寵取得名字就可以看得出來了.鬼燈,聽名字就讓人想到黑云遮月,林蔭小道旁的孤墳以及那一點閃亮的鬼火.而實際上青紅燈也就是鬼火和陰氣結合之後形成的妖怪,所以說它是鬼火也不算錯.但是呢,因為青紅燈本身就是鬼火,所以他的光芒都是藍中帶綠的那種感覺,而且是陰森森的,尤其是晚上在森林里,別說是看見鬼了,就算是正常人,被這個光芒照到,只要你臉上沒有表情,板著個臉,別人一眼看上去都會覺得你是鬼.

正因為這個光比較滲人,所以一般人就算有鬼燈也不敢拿來當燈籠用,只有我例外.當然,鑒于青紅燈的罕見程度,一般人也不大可能擁有這樣的魔寵就是了.

老頭對我的這個魔寵可謂是又愛又怕,雖然因為知道這是我的魔寵所以沒有太多的恐懼感,但老頭實際上還是有點膽戰心驚的感覺.不過,在略微害怕的同時老頭還是挺喜歡這種光芒的效果的.實際上除了顏色陰森外加亮度偏低之外,這個光芒效果已經和白天的感覺差不多了.這種穩定而大范圍的光照絕對比火把好用一萬倍,要不是知道這東西不好弄,老頭差點就打算自己也去弄一個來了.

其實老頭不知道的是,鬼燈實際上是不發光的.沒錯,青紅燈實際上是黑的,它根本就不會發出任何光線.之所以現在他感覺周圍亮起了一大片,是因為我讓青紅燈對他開放了靈魂感知.青紅燈的那個光線其實是一種自帶能力,叫做靈魂感知.這青綠色的光芒實際上靈魂之光,而我們所看到的東西都是其能量本質,而非實體的反光.這也是為什麼在青紅燈的光芒之下看東西會覺得很多東西都有些發白的感覺,就是因為那些東西是自身在"發光",所以亮度反而比周圍空無一物的地方要亮.當然,老頭至今沒發現這個秘密更主要的原因是附近沒有出現什麼高級生物,不然他一定會發現一個巨大的光團出現在自己的視線范圍內.

在靈活之火的照射下,自身實力越是強大,能級越高的物體,其光亮度就越高.這個有點類似紅外夜視儀,只不過紅外夜視儀的特點是溫度越高的東西看起來越亮,而這個靈魂之火則是能量級別越高的東西看起來越亮.至于說我為什麼沒有亮瞎老頭的雙眼,這完全是因為我讓青紅燈把我自己屏蔽在外了,不然老頭一回頭就會發現我在他的視線中就跟個人形太陽一樣.

就這樣走了一段路程之後老頭忽然讓我等一等,然後就走到旁邊的一棵大樹上去敲了幾下,之後我好像聽到大樹里面也傳來了兩聲敲擊聲,接著老頭又敲了幾下有節奏的,感覺像是在發電報.

老頭敲完之後就帶著我走到斜側面的一棵大樹旁邊,然後繞到了樹干背面.這棵樹背對著道路的方向一個樹洞,因為這里的樹都高大的不像話,所以樹干上的洞看起來也並不是很突兀.不過,當老頭帶頭爬進去之後我就意識到了這居然是個秘密入口.

天極盟的新城市確實是在山里,但並不是大家通常所理解的山里,而是真的和文字描述的一樣,是在山的里面,是在山體內部.簡單點講就是這是個地下城,它的主體部分完全都在山體內部,就和防空洞一樣.這樣的城市別說在天上了,就算在地面上拉人牆去搜索都未必能發現,畢竟誰也不會想到一個普普通通的樹洞之中居然還有地道入口啊!

"我靠,你們這是要玩地道戰啊?"一邊順著那個樹洞往下爬,我一邊對著下面的老頭說道.

很意外的,回答我的居然不是那個老頭,而是一個更加年輕的聲音."我們這也是沒辦法啊!現在我們天極盟得罪人太多,不藏起來的話早就不知道被推了多少次了!"

我正在想下面說話的是什麼人來著,忽然就感覺自己已經夠到地面了,但是上半身居然還在垂直的那個洞里.這個時候下面那人又讓我轉身,我只好轉了過去,然後略為往下蹲了一點才發現這邊有個橫向通道,但是高度只有一米左右,必須要蹲下去才能在里面爬行.還好這個橫向通道並不長,幾下就爬到出口,鑽出去之後就是正規的地道結構了.這邊的高度大約有兩米多一點,並不感覺太壓抑,至少以我的身高還沒什麼影響.

重新站起來之後我就看向了那個說話的人.這是個長相很普通的男性玩家,屬于那種看過一眼你很快就會把他忘記的類型,沒有啥特殊的標志,基本上可以說是大眾臉.對方在發現我看他之後稍微愣了一下,隨後恍然大悟似的點了點頭,而我則很奇怪他的反應,不過在看到他扶著老頭的時候我就明白了過來.

都說習慣成自然,我也免不了這個特性.這地下通道內其實根本一點光線都沒有,我在下來之前就按照老頭的要求把鬼燈收了起來,而進入那個樹洞之後即便有光線也沒用,因為通道很窄,你沒法往下看,只能靠肢體的感覺去找地方借力往下一點點的爬.不過因為我有完美的黑暗視覺,所以我習慣性的忘記了這里其實應該是看不見東西的.那個老頭下來之後就一直扶著牆不動,而剛剛因為我已經下來了,對方准備帶老頭一起走才扶住了他,不過他顯然也是有黑暗視覺的,不然不可能注意到我在盯著他看.他剛剛先是驚訝再緩和下來,估計是想明白了我這樣的人有夜視能力其實很正常.

對方沒有多說什麼,直接一揮手就示意我跟著走.從這個地方向前不到五米的地方就是一道很厚重的門簾.門簾的外層似乎是用茅草編制的,里面也不知道塞了什麼,感覺挺柔軟的,而且也挺重的.穿過這道門簾之後前面隔了兩米就是第二道門簾,而我們一共穿過了三道門簾之後才總算是進入到了一條更加開闊的通道,而且這個通道里和前面那些黑咕隆咚的通道不一樣,這里是有光亮的,只不過這里的亮度實在是很低,也就勉強能讓你看到前面有沒有障礙物而已.

我估計那些門簾和這些通道的作用就是隔音和遮光,因為樹洞本身雖然很隱蔽,可要是洞口有聲音傳出來,還有亮光,那傻瓜也知道里面有問題了.所以對方就在這里設置了好幾道門簾,一來遮擋光線讓下面顯得一片漆黑,另一方面也擋住那邊的聲音,避免有耳朵比較好的人從聲音上判斷出這里有入口.

這個有著暗淡光線的通道並不長,不過它卻是好像南方那種九曲橋一樣拐來拐去的轉了好幾個彎,而且每過一道彎,亮度就增加一分,等到了最後那個彎口就已經和正常燈光的亮度差不多了.

到了這個地方那個年輕人才第一次開口說話.他首先伸出手來做出要握手的動作並同時說道:"紫日會長您能到來真是太讓人激動了.會長看到你肯定會非常高興的."

我一邊和他我握手一邊說道:"我之前去了那個無極會占領的島才知道你們出了這麼大事情.我記得當初是給你們留了通訊器的,而且不止一台,怎麼你們不用那個通訊器聯絡我們呢?"

這個年輕人搖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是行會里的高層玩家,我只是知道我們行會發生了叛亂,然後我們就被迫跑到了這里,之後好像是怎麼都聯絡不上你們,但是具體為什麼聯絡不上我就不知道了."

我想想也是,這家伙明顯就是個看門的.雖說守衛的工作很重要,但不管在哪里,門衛的地位其實都是不高的,所以這個家伙肯定不是天極盟的領導層,重要信息他不知道才是正常的.

既然他這邊問不出什麼,我就讓他帶我去見樸銀,對方立刻點頭同意,然後就讓老頭自己去找他兒子,然後帶著我繼續向前走.

從我們所在的這個通道向前就是一條相當寬闊的地下通道了,這邊基本上可以看到很多的人流跑來跑去,看起來還是挺忙的樣子,從這邊拐入另外一個通道走進去不遠就是一個人力升降梯.坐著這個升降梯向下垂直下降了很長一段之後我們就到達了一個新的通道.這邊的通道口有很多人在排隊等待升降梯,顯然這里也挺忙的.我的到來讓這些排隊的人都注意了過來,畢竟我的裝備太誇張了,和周圍這些灰頭土臉的人比起來,我這身東西就好像穿著晚禮服站在非洲難民營里一樣,那叫一個格格不入.好在被圍觀習慣了,我也沒在意,跟著那個玩家繼續前進.

這地方實際上就是一個類似電梯間的地方,從這里向前走不到一百米我們就出了通道,然後我發現我們進入到了一個非常巨大的地下空間.這里明顯已經是地下世界了,巨大的空間雖然不至于說是無邊無際,但已經非常壯觀了,而在這個巨大的地下空間的底部則是一座看起來有點灰撲撲的城市.當然,城市雖然顯得很是陳舊,但卻充滿了活力,大量的人員在期間來回的跑動,看起來一片繁忙景象.很顯然天極盟搬到這里時間還不長,大家都在忙著進行城市的恢複工作,我估計這個地方的建設工作可能都還沒完成,因為我發現不少地方都有那種原始的木制起重機和各種人員在忙碌著,看樣子樸銀他們是首先恢複了城市的主要設施讓其運轉了起來,然後才開始對其他部分進行逐一恢複.

對于這種修複方式我倒是可以理解,畢竟人家是碰上了內部叛亂,而且又是牆倒眾人推,被追的沒辦法了才跑到這里來的.倉促之間當然是沒法像建立新城那樣慢條斯理的一步步建設完成才住進來,他們當時的情況是再不找一座城市駐紮進去就要面臨著行會降級懲罰了,所以他們是不得不如此.

《零》中的行會有沒有自己的行會城市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分水嶺,如果你沒有自己的城市,哪怕你的行會再怎麼強大,那都沒用.很多東西你都不會有,系統會對你做出很多限制,而且很多行會福利你都拿不到.這種沒有自己城市的行會一般被稱為自由行會,但實際上自由是自由了,卻是居無定所.一般有實力的行會都會努力想要建立一座自己的城市,至少也要找一座系統城市成為其中的守護行會.

給我帶路的那家伙看到我看著位于坑底的城市發呆的時候就知道我肯定是驚訝城市的破敗,所以他便開口說道:"您不要覺得這里破,能有這樣一座城市在這種時刻被發現,我們已經感覺是走了大運了.要不是最後突然發現了這麼一座城市,我們行會差點就變成自由行會了!"

我點點頭道:"我可以理解你們當時的處境,不過要幫你們還需要了解一下具體情況.好了,趕緊帶我去見樸銀,我需要問很多事情."

在這個玩家的引領下我很快就被帶到了這個地下世界的底部,也就是城市所在地.在進入城市之後我就在觀察附近的情況,通過觀察可以發現,這里就和我剛剛在上面看到的一樣,確實是出于半完工的狀態.很多房屋都在緊急修建,甚至是一些城市里的功能建築都沒有完工,而且即便是已經開始使用的房屋也是只有一個大概的框架,里面根本沒有裝修,其中有一處我們路過的職業大廳,外牆上居然還有好多窟窿,大門只有個框,連門板都沒有,但是照樣有很多玩家和NPC進進出出,明顯是已經開始運轉了.這麼倉促的建築,可以想象當時情況緊急到了什麼程度.

事實上這城市內部的建築物雖然破,但很多其實都是高級功能建築,這一點上來看,樸銀和跟隨她的那些部下雖然在叛亂中被迫逃了出來,但他們的准備其實還是很不錯的.

《零》中對行會城市的認定是通過建築核心來實現的.和現實中的建築物不一樣,《零》中的建築物都有一個具現化的實體物品作為它的核心存在,這個東西實際上就等于是這個建築物.如果玩家要摧毀一座建築,需要做的並不是摧毀這個建築本身,而是破壞其核心.當然,這個指的是功能建築,也就是系統承認的帶有附加屬性的那些建築,一般的房屋是沒有核心存在的.

就好像我們行會的那個世界圖書館一樣,城市里的建築也是有級別的.這個級別是通過行會里的各種戰爭值和發展度以及金錢一點點的堆上去的,而高級建築的屬性往往相當牛叉,比如說我們行會的世界圖書館,那屬性簡直就跟BUG一樣.你能想象一個法師玩家學會全套的法師技能嗎?在別的行會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但在我們行會,因為有世界圖書館存在,只要你有足夠的錢和行會貢獻就可以學完,因為世界圖書館就帶這樣的屬性,可以超越一般的系統限制讓你做到別人做不到的東西.

正因為高級建築的作用非常巨大,所以高級建築的保護也是非常重要的.樸銀的人顯然是在撤離之前將行會主城之中大部分的建築核心都給搶了出來,然後帶到了這里.這些建築核心只要不被破壞,是可以被拿出建築放到別的城市的建築之內的.如果被重新放入的建築是個空白建築,則放入核心後就會變成核心對應的功能建築,而如果本身就是功能建築,那麼只要功能相同,核心就會融合,然後建築核心會自動升級,如果功能不同則無法放入.這就有點像是武林高手傳功給別人一樣,那核心就是一個高手的內力,傳給某個人,某個人就能變成高手,但是內力不合就沒法吸收,內力一樣或者沒有內力的人都可以吸收.

但是,這個里面存在一個限制.那就是核心雖然可以從建築內取出,但是首先是被取出核心的建築會立刻失去作用變成一個普通建築,不再具備任何屬性,其次就是核心不能以核心狀態獨立存在太久.

一般來說建築核心從被拿出來開始,最多只能存在二十四小時,一旦超過時限,核心就會開始不斷降級.如果在核心降級成到一級建築之後依然沒有被安放進任何一座建築內,則核心自動消失,也就相當于這個建築被摧毀了.

天極盟的那些破破爛爛的建築之所以沒有裝修就開始運轉,有些甚至牆上都是窟窿或者門都沒有,就是因為他們的建築核心等不了了.如果他們慢慢的修繕建築,最後核心就會降級或者消失,這個損失太過巨大,所以天極盟只能是大概堆出個建築外殼就趕緊把核心放進去了.反正建築再簡陋都不影響屬性,只要必要的魔法材料齊全,魔法陣都刻畫完成,有四面牆加上一個房頂,哪怕沒有門,哪怕四面漏風,那都不是問題.就好像人只有能保證自己活下去之後才會去考慮活的好不好的問題一樣,天極盟現在只能是先保證這些建築存在,至于好不好看……那都是以後的問題.

"紫日會長,這就是我們會長辦公的地方."我正在想著這里的破敗建築,那個玩家就忽然停在了一座建築前向我說道.

我扭頭看了眼他指向的建築,差點沒笑起來.這哪是行會總部大樓啊?不知道還以為這是穴居人蓋得房子呢.整個建築純粹就是用幾塊大石板拼出了個框架而已,別說門窗了,根本就是個石頭搭建的帳篷嗎!這也太淒慘了點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四章 屠城鎮壓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六章 挫折等于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