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七章 解決問題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七章 解決問題

"好了好了,你們也別在那里傻樂了.雖然你們的行會人員因為這次的事情變得純粹了很多,但你們的物質方面確實是受到了嚴重打擊,所以現在我們還是需要首先考慮一下如何調整你們行會的狀態."

樸銀點頭道:"我們現在幾乎是什麼都缺,你說讓我們提要求,可是我現在都不知道該從哪里開始下手了.我們這邊現在基本上就是百廢待新,就沒有不需要的東西!"

"行,你們搞不清楚我就幫你們分析一下.其實你們現在確實是沒什麼重點支援方向,畢竟對你們現在來說什麼東西都是急需狀態,不過我覺得我們可以同步開始然後注意加強某個方面."

"那具體要怎麼開始呢?"

我看了一下房子外面的情況說道:"你們現在剛剛搬到這邊來,我覺得首先第一步要做的事情還是穩定人心,雖然現在還在堅持跟著你的肯定都是真心對行會的人,但是大家總是會有失落的.所以呢,現在首先就是要讓大家看到你們的未來."

"可是我們這里現在都搞成這樣了,別說一半玩家,連我都看不到未來了!"樸銀有些無奈的說道.

"關于這一點,其實很好處理."

"這還好處理呢?"

我點點頭道:"確實是很好處理.想要解決這個問題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現在開始對你們行會進行大量的物質支援."

"能說的明白點嗎?"

"就算說由我們冰霜玫瑰盟給你們送來很多的東西,然後你們用這些物資開始重建城市."

"然後呢?"

"然後?還要什麼然後?"

樸銀詫異的問道:"你是說只要你們給我們運點東西過來我們的會員就會從失落情緒中走出來?"

"不然你以為呢?"我向樸銀解釋道:"你們行會現在的情況只是因為被打擊的太狠了,所以大家覺得現在沒有希望了.如果我們行會對你們進行大量的物資支援,這樣那些會員就會意識到我們冰霜玫瑰盟正在全力幫助你們重建,而只要一想到我們行會的支持,那些你們的會員自然就有底氣了.人一旦有了底氣,再大的挫折都不可能擊潰他,因為他知道自己還有最後的保障."

"可這只是心理上的安慰,其實也沒改變什麼吧?"

"你們現在缺少的就是心理上的安慰而已,難道你還以為你們行會真的缺少什麼東西嗎?其實只要沒有外部行會干擾,以你們目前的狀況,一段時間之後應該自己就能恢複行會運轉吧?"

樸銀想想點頭道:"那麼你們打算怎麼支援我們這些物資?"

我稍微想了想道:"這個你得讓我想想.本來的話,用艾辛格移動要塞直接停泊在你們頭頂上進行空地投送是最好的,速度快不說,還可以對周圍打算趁機占你們便宜的那些行會起到震懾作用.另外,這個方法還可以最大限度的提升你們行會玩家的信心.畢竟艾辛格移動要塞停在那里,這是可以直接看得見摸得著的支援,只要看到那個艾辛格移動要塞,你們的會員自然就會感覺到心里非常放心."

"你說本來,那就是說現在不打算用這個方案了?"樸銀問道.

"也不是不打算,只是我還有些猶豫."

"你猶豫什麼啊?"

"這個……你也知道,你們韓國玩家的民族自尊心有點強過頭了,我很擔心艾辛格移動要塞直接停泊在你們這里會招來別的韓國玩家的一致抵抗.我們的艾辛格移動要塞畢竟是個進攻性的東西,這就和美國人的航空母艦一樣,開到哪里通常都代表著侵略和武裝干預,對別國來說一般都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呢……我很擔心艾辛格移動要塞出現在這里之後反而會引來更多的韓國玩家一起對付我們的艾辛格移動要塞,而我們實際上是過來給你們進行補給的,這要是發生戰斗,我感覺好像有點不劃算的感覺."

"你是擔心戰斗損失嗎?"樸銀很迅速的說道:"戰斗中要是有什麼損失你可以和我們說,我們行會負責給你們報銷."樸銀解釋道:"雖然這次判叛亂讓我們行會損失慘重,不過損失的都是固定資產,我們的活動資金並沒有損失一絲一毫,而且在叛亂發生後我們行會負責資源管理的幾個元老處理的非常好,他們在主城發生戰斗的瞬間就果斷的將行會的一些外圍產業給低價處理了.當時這麼做雖然有點冒險的意思,但是現在看來這個決定還是非常正確的."

"我靠,你們行會在那種情況下還把外圍資源給處理了?"我驚訝的問道.

樸銀有些得意的點頭道:"對啊.我們當時處理掉了很多資源,所以收回了大筆的資金.要不是因為我們現在被堵在這里沒法出去購買物資,我們的重建工作也不會搞得這麼麻煩了!咦?紫日你的表情怎麼怎麼奇怪啊?難道我們的決策不對?"

我點點承認道:"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你們的這個決定是好是壞!"

"為什麼?"

我直接給樸銀分析道:"原本你們行會發生叛亂,那些外圍資源的控制力下降,但對方短時間內肯定是沒空去占領的.也就是說你們雖然暫時無法從那些資源點得到補給,但你們至少還掌握著那些資源點.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我們冰霜玫瑰盟幫助你們恢複行會實力,你們就可以直接重新得到資源補充.這對你們後期的快速恢複很有用."

"不對啊!"樸銀說道:"如果我們不處理掉這些資源點,就算它們短時間內還在我們手里,可是別的行會肯定會去搶的.我們現在根本沒空去管那些資源點,被搶了也是白搶,還不如賣掉換成錢呢!"

"你說的雖然有點道理,但你想過沒有?你們行會複建工作完成後你們要發展還是需要重新占領那些資源點的.如果這些資源點是在你們出現叛亂之後被別人搶奪走的,那到時候你們再搶回來就是了.有我們行會的支持,這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但是你們現在把它們給賣掉了,也就是說占領這些資源的人都是從你們手里買走的資源點.你們這才剛把資源點賣出去,轉個身又給搶回來了,你說你們這叫什麼行為?以後誰還敢跟你們做生意?"

被我這麼一說樸銀也是反應了過來.他們自己賣出去的東西再從人家手里搶,這明顯不合情理.而且當時那種情況人家願意出錢買,而不是坐等著天極盟完蛋再上去白占,這就說明人家和天極盟實際上關系是比價好的.否則的話人家根本沒必要在這種情況下還花錢來買你的資源點,只要等行會崩潰後直接占領就好了.所以說,這些買了資源點的行會等于都是傾向于天極盟的行會.天極盟要是動手搶劫這些行會的資源點……那後果自己想想就知道了.

當然,除了搶回來,也是可以買回來的.只是……資源點這種東西捏在手里就是穩賺不賠的東西.人家買過了,這個就是人家的資源點,如果人家不賣,那是應當應分的,如果人家賣,那也肯定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會賣,這其中就夾上了一份大大的人情債,而且更重要的是,人家當時是在你危難的時刻出手買下資源點的,這些資源點被買下之後其實依然有可能被那些天極盟的敵對勢力以各種借口侵吞,因此這些行會當時買那些資源點的時候實際上是冒了很大風險的.人家花錢為你擔風險,現在風險過去了,難道你還能用原價購回不成?加價那是必然的吧?這多花出去的錢要怎麼算?就算人家特別夠意思,願意原價讓你贖回去,難道這個大人情你就不計較了?

行會之間的這些禮尚往來就和人與人之間的情況也都差不多,人情債是非還不可的.你要是不按照這個規矩來,以後所有的行會都會排擠你,你也就別想再混下去了.所以說,這些人情債實際上都是一種利益交換,欠了人情債,那就跟欠錢差不多,甚至比欠錢還要糟糕.

被我這麼一分析,樸銀也是終于意識到了現在這樣他們行會真的是虧得很,可是現在這個資源點已經都賣出去了,再後悔也來不及了.

"真實的,早知道就不賣了!"

我笑著說道:"早知道的話你直接通知我們行會過來幫你們鎮壓叛亂,那不是更好?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說怎麼早知道都是廢話,這個世界上可沒有後悔藥賣."

"那紫日你說現在我們的那些資源點要怎麼辦啊?"

"資源點的話你們還是要花錢買,損失點資金就損失點資金,盡量別欠人家人情債.對方要加價就讓他加,只要別太離譜,你們連還價都不要,人家開什麼價你就給什麼價,別管他貴不貴.這樣的話雖然會多花很多錢,但你們行會的名聲就算是保住了,而且資源點也回來了,以後還是能賺出來的.另外,這樣可以提高你們行會在別的行會那里的評價,別人都會說你們夠義氣,你們行會有什麼麻煩人家也願意幫忙,因為人家知道你不會虧待朋友."

樸銀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道:"這個我大概是明白了.那麼我們的資源補給現在決定怎麼辦?用艾辛格移動要塞還是另外想辦法?"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先和行會那邊討論一下,這麼大的事情我一個人一時之間也實在是想不明白.幸好我身上還有好幾套備用的大型通訊設備,直接拿出來一套組裝起來聯系上行會那邊,在通訊接通之後我直接就將這邊的情況說給了行會智囊團和玫瑰聽,那邊玫瑰和智囊團一起研究了一會才回答我們.

"還是用艾辛格移動要塞吧."

"你確定?"我略帶驚訝的問道.

玫瑰很認真的點頭道:"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優點很多,之前你自己也想到了一些,那個我就不重複了.另外還有一個隱藏好處就是可以方便我們之前說的那個計劃展開."

玫瑰在說這個的時候並沒有什麼額外說明,但是我立刻就明白了她指的是什麼東西.玫瑰的意思其實就是說我們把艾辛格移動要塞弄過來剛好可以方便松本正賀他們進攻韓國的計劃,這樣松本正賀就更加有理由宣揚我們給他安排的那個理論,然後帶著日本玩家一起殺到韓國來.當然,這個計劃我們自己知道就行了,樸銀這邊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她知道的,畢竟這個計劃實際上真正坑的就是他們韓國人.雖然我們不是針對天極盟下手的,但按照這個計劃執行的話,最後韓國行會的整體利益都會受到巨大打擊.即便是我們行會從中加以引導,樸銀的這個天極盟估計也就是損失略小一些而已,想要不吃虧是不可能的.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們是如論如何不能讓他們知道我們的計劃的.當然,即便是沒有這層關系我們也不會讓他們知道的.畢竟這個關系到松本正賀的身份問題,連我們自己行會里知道的人都是鳳毛菱角,我就更不可能讓外人知道了.

樸銀雖然很好奇我們說的那個所謂的"之前的計劃"到底是個什麼計劃,但一方面她的閱曆什麼的都還差的太遠,另一方面她也知道這種東西不好開口問,所以也就沒再追問.

我聽玫瑰分析完之後便點頭道:"這樣說來確實是很與必要讓艾辛格移動要塞過來一趟了.不過那個缺點要怎麼辦?"

"關于這一點我覺得完全沒必要關心."

"為什麼?"

"這個有空再和你說."玫瑰說著偷偷給我使了個眼色,我知道她是顧忌樸銀在旁邊聽著不好解釋,所以我也沒多問.玫瑰說完這個又繼續道:"艾辛格移動要塞現在已經在進行物資裝載了,我們打算讓它自己開過去,不用空間跳躍了.這樣還能省點錢,你說是吧樸銀會長?"

樸銀聽玫瑰問她便點點頭道:"物資什麼的我們確實不是很缺,你們的艾辛格移動要塞空間跳躍的花銷確實是很大,能省就省吧!"

玫瑰看樸銀同意了就接著道:"那麼,既然這個你沒什麼意見,那我們就談下具體物資的價格問題吧."

讓我們出物資,當然是要給錢的.即便是盟友也不是說就可以無償捐助了的,樸銀對此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也沒有糾結什麼,直接問道:"那這個價格具體怎麼定呢?"

玫瑰一聽樸銀問價格立刻就毫不遲疑的說道:"你放心,我們這次是支援行動,不是商業買賣,所以我們不會多要你錢的.所有物資,我們本行會能自給自足並且對外出售的那些資源,我們就按照本行會制造這些東西的成本價給你們,當然這個成本之中要包括運費和人工的.另外,那些我們行會自己沒有的或者是產量很低,我們也需要進口的物資,這個就只能我們多少錢買來,就多少錢轉給你們了,畢竟你也不好意思讓我們倒貼錢吧?哦對了,這個轉讓過程中的稅金你們也要負責."

樸銀點點頭道:"這都是應該的,你們在這里面都是在無償的幫助我們轉運物資,我已經很感激了.哪能再讓你們倒貼錢啊!"

我們當初選擇樸銀的天極盟作為我們的在韓國的主要盟友就是因為看中了樸銀年紀小,接受能力強這一點.在我們這段時間的刻意引導下,她已經非常懂得分寸了,至少她明白,別人並不欠她什麼,得到幫助就需要付出代價.事實上我們的這種引導也是很自然的道理,正常人都應該建立起這樣的正確理念.不過,說句老實話,韓國大多數行會貌似都沒有這樣的習慣,我們之前其實接觸過不少韓國行會和玩家,他們幾乎都是一個樣子,全都一副好像我們欠他們的感覺,你給他們幫助他們覺得是天經地義的,不承你人情也就算了,給的少了還反過來記恨你.你說這種人我們哪敢再沾?所以後來我們才選擇了天極盟,畢竟他們起碼知道正常的處事原則.

"既然你什麼都明白,那就好辦多了."玫瑰接著說道:"其實之前紫日他和你說的東西還不完全.除了物資補給之外,我覺得你們行會要恢複起來,可能還需要一些別的東西.只是這個方面可能耗資會比較巨大,所以呢……"

樸銀沒想到玫瑰突然說了這麼個問題,她稍微愣了一下便反應了過來,然後問道:"可以先說說你們是打算支援我們什麼東西嗎?"

玫瑰直接說道:"是這樣的.你們行會現在除了物資損失巨大,人員損失其實也很大,所以說你們即便是對城市進行了重建,那也只是說你們行會的駐地恢複到之前的水平了,但是因為你們的人員損失巨大,所以你們的對外擴張能力將會出現明顯的大幅度下滑.這個你能想明白吧?"

樸銀點頭道:"我能明白.不過現在我們被封鎖了,有錢也沒地方去買NPC部隊,至于說玩家這塊……我們正在考慮從一些邊遠的地方招收人手."

對于樸銀的話玫瑰只是笑了笑,然後說道:"我要談的就是這個.你們行戶經曆了這次事件其實就應該吸取教訓了,對于行會收人應該借鑒我們行會的制度,嚴格管理人員的進入.我們行戶之前就曾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保持在一個人員很少的狀態,不是我們不想要擴張人員,而是我們擔心出現內部的各種問題導致行會實力下降,所以我們甯可緩慢的擴張也不願意大量招人.我覺得你們現在也應該像我們一樣控制人員數量,不要急著招人.沒有合格的人員甯可不收人都不要把那些歪瓜裂棗收進來.要知道一粒老鼠屎帶壞一鍋粥的道理在行會內也是一樣適用的."

樸銀點頭道:"這個我明白,只是玩家數量太少,行會運轉會不會出問題啊?再說就算內部運轉沒問題,對外擴張也要人手啊!"

"所以我才和你說我們有個計劃很適合你啊."

"那你們到底是怎麼計劃的啊?"

"我們的解決方案其實很簡單,就是幫你們行會增加非玩家類型的智能載體,以便于最大限度的節約人力."

"什麼叫非玩家類型的智能載體啊?"

"簡單點將就是各中自動設備,魔偶,魔像,高級NPC,高等魔獸這樣一系列的擁有智力的存在,以他們來代替你們的玩家完成一部分其實沒有人員管理也可以運轉的很好的事情."

樸銀略帶驚訝的問道:"這些東西可以代替玩家?"

玫瑰直接笑著道:"那你覺得我們行會為什麼戰斗力這麼強呢?論玩家平均等級我們只比一般行會稍微高一點而已,論人數比我們多的行會一抓一大把,你覺得為什麼我們成為了世界第一行會,而別的行會都在我們後面呢?"

樸銀一聽到這個當然就想到了玫瑰剛說過的那些東西.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後她才開口問道:"可是這些東西真的可以替代玩家嗎?那我們需要怎麼做呢?"

"這個具體怎麼做其實很簡答,因為我們行會已經按照這個模式發展了很久,所以你們可以借鑒我們的經驗,所有你們需要的東西我們這里都有現成的成果,你們只要花錢,我們就可以提供全套解決方案以及所有你們需要的東西.當然,這一系列東西做下來,其中的投入將會是空前的巨大,即便是按照你們行會的規模縮小配置,價格也會非常驚人.所以我就很糾結到底要不要賣給你們.說實在話,我們行會也不是真的缺這點錢,而且對你們來說這些東西也真的是貴的嚇人,但是除了這個方法,我還真的想不到有什麼好方法可以一勞永逸的解決你們全部的問題."

聽到玫瑰在那里說什麼我們不是很缺錢我就知道玫瑰又在坑人了.其實玫瑰的這個意思無非就是要天極盟徹底接受我們行會的技術體系,然後從一個人力型行會轉化成一個技術型行會,當然這樣做的好處顯而易見,壞處就一條——資金投入將成為一個無底洞,仍多少錢進去你都會感覺不太夠.

樸銀大概也是意識到了這個資金消耗將會非常可怕,畢竟我們行會的東西他們也買過一些,所以她一時之間也是猶豫了起來.

玫瑰也知道這個事情不可能當場拍板,所以立刻說道:"你不用急著做決定,這個都是城市恢複建設後的事情,所以你們也不需要這麼快就拿主意.我建議你好好和行會里的其他人商量一下,大家集思廣益,就算拿不出最好的辦法,起碼大家互相之間不會有什麼隔膜.要知道你們行會現在這種眾志成城的狀態可是得來不易的."

玫瑰這樣幫著樸銀思考,樸銀反而是相當的不好意思了起來.不過她還沒到一激動就直接拍板的地步,只是覺得有點虧欠玫瑰似的.可以想象,在之後他們的討論中,樸銀自己肯定是會支持這個方案的,至于其他人嗎……我覺得主要還是看樸銀的打算,畢竟他們行會現在能到這個狀態,樸銀個人在行會內的威望應該還是很高的,不然叛亂的時候人就應該差不多都跑光了,不可能還剩下這麼多人跟著她跑到這里來.

這個事情談完之後玫瑰並未中斷通訊,而是繼續說道:"那個問題先放一邊,我們接下來說下你們行會目前的戰斗問題."

"戰斗?"

"嗯.你們現在的情況其實非常的危險.這個你們應該已經體會到了.那些叛亂份子並不是說叛亂了就完事了,他們希望可以徹底的消滅你們,畢竟他們現在的名聲說出去總歸是不好聽,但只要你們天極盟不存在了,這個事情也就算是過去了,時間一長也就沒人說這個事情了.所以,你們現在還屹立不倒,這對他們來說就是卡在喉嚨里的魚刺,吞不下去也吐不出來,非常的難受."

樸銀點點頭道:"這個我們知道,他們為了這個已經多次對我們發動追擊了,直到我們躲進這個地方才好一點.但是他們現在也知道我們在這個山區之中,只是他們好像也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一時抽不出人手來對付我們.不過我們之前派出去找你們求援的人都被對方給攔截了."

玫瑰想了想道:"他們不對你們進行攻擊可能是因為他們內部出了問題.叛亂分子最常見的情況就是叛亂成功之後內部分贓不均然後大打出手,我估計他們可能也發生了類似情況,畢竟能干出叛亂這種事情的肯定都不是什麼好人了,他們自身之間發生矛盾的概率非常高."

樸銀聽到這個解釋立刻點頭道:"很有道理.姐姐果然聰明,這個都能想到.我們自從跑到這里就基本失去了對外的情報收集能力,現在外面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我們都不知道!"

玫瑰也道:"我們現在也還沒來及著手收集情報,所以這還只是個猜測,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一旦調整好之後,必然還是會對你們發動攻擊的.而且就像你們自己也想到的,你們之前得罪的那些行會現在都開始落井下石了.這些行會雖然和你們可能目前還沒有直接沖突,但他們必然會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所以我們覺得現在很有必要主動出擊打掉那些叛亂者的新行會.只要叛亂者這個主體不存在了,那些落井下石的行會也就不敢動手了.他們畢竟只是落井下石,推人下井他們還是不敢的."

"可是我們現在自保都成問題了,你讓我們拿什麼去打啊?"

"這個你就不要擔心了.打架的事情我們會負責,你們只管照顧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當然,我們要借用一下你們的名頭.說來說去我們畢竟外國行會,在韓國這邊,我們的行動很容易引發排斥反應.所以我們要以你們行會的雇傭軍的身份出現,這樣的話我們就有了動手的借口."

"可要是那些想要落井下石的行會不買賬,故意用你們不是韓國行會的借口找麻煩怎麼辦?"樸銀擔憂的問道.

"他們不動手最好,要是他們敢動手我們就連他們一起打."玫瑰很強勢的說道:"記住,現在拳頭大的是我們,他們只要別擋路,我們就不去碰他們,可他們非要往拳頭上撞,那也就只能怪他們自己了."

樸銀羨慕的說道:"什麼時候我們天極盟也能像你們冰霜玫瑰盟那樣微風就好了!干什麼都不要考慮別的行會的意見,不服的直接干掉就是了.可惜我們現在……"

"你們其實只要花錢完成我說的那個改造方案就可以和我們差不多了,只是那個資金真的是天文數字,所以你們最好還是考慮清楚.另外,關于幫你們對付那些叛亂分子的費用……"

"按照以前的方案可以吧?"

我們之前也曾幫助天極盟打過仗,所以這個費用問題之前也有過約定.玫瑰直接點頭道:"沒問題,就按照之前的雇傭方案,我們出兵你們出錢."

樸銀有些失落的說道:"這次事情結束之後我們行會估計就要一窮二白了!"

"那可不一定!"玫瑰說道:"行會消費和個人消費可是不一樣.你們花費的資金都是在用來壯大自己,所以花的越多自己就越強大,越是強大就能搞到更多的資金,而資金多了又可以反過來繼續投入壯大自己,所以說這是個良性循環.對個人來說勤儉節約是好事,但對一個行會來說,只要不是亂花錢,還是最好別攢太多錢的好.盡快的將資金轉化成戰斗力,這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你說的這個我也懂,只是我真的是好心疼啊!好不容易贊點錢這一下估計就直接全沒了,說不定還要差很多外債呢!"

"這個我們可就沒什麼辦法了.賺錢這種事情我們暫時沒法幫你們,花錢我們比較在行."玫瑰說完之後忽然道:"好了,我們這邊物資已經裝運完成,艾辛格移動要塞馬上就要出發了,我現在去清點物資去了.戰斗部分的事情你就找紫日吧.打架他最在行了."

通訊切斷之後樸銀便轉向我這邊說道:"紫日哥哥,戰斗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這個你放心.我一定幫你搞定那些行會,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得先把外面的情報調查清楚再說.現在我都還不知道要打誰呢!"

"可是我們的情報網……"

"這個你不用煩心了,我有辦法."我說著就直接站起來一邊准備往外走一邊道:"我一會先把我隨身帶的一些物資給你們,你們先把城市里的一些經濟設施完成再說,外面的情報我自己會去調查."

樸銀想了想道:"那我們這邊的通信……?"

"不是留了個通訊器給你們嗎?有事情呼叫軍神,他知道我們所有人的聯系方式,不會跟你斷了聯系的."

"哦,那就好!"

估計是之前孤立無援的情況留下了心里陰影,樸銀現在就害怕再次和我們失去聯系.不過現在不放我走顯然是不行的,所以在放下大量物資之後樸銀還是依依不舍的把我送到了城市出口.

"話說你們這個城市難道就沒有主城門什麼的嗎?"在另外一個憋屈的小洞里往外爬的時候我的鎧甲居然被卡住了,郁悶的我一邊用永瓻黧}了附近的泥土一邊跟樸銀抱怨.

樸銀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就想著趕緊躲起來,出去打仗什麼的都還沒考慮,所以這個大門就一直沒急著挖開.其實這個城市是一個荒廢的地下城,本來的主通道早就塌了,這麼多年已經完全找不到任何痕跡了.我們打算有空的時候找個合適的方向自己挖出一條通道來做主通道."

"那我建議你們最好快一點.艾辛格移動要塞現在有一套新型的推進器,即便是不用傳送,估計到你們這里也不會用掉多長時間,所以你們最好還是快點.這些小地道零散人員進出還無所謂,大宗物資出入很麻煩的!"

"好的,我馬上就讓他們挖."

我想了想忽然道:"算了,不挖也行.你找些人把位置選好就行了.回頭等艾辛格移動要塞到了讓他們幫你挖.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有專用設備,要不了幾分鍾就能幫你們開個門."

"這麼快?"

"所以之前你玫瑰姐讓你們轉型技術型行會啊.你們要是自己入侵一個地下城,至少要出動幾千人去挖地道,我們直接用鑽探機幾分鍾就挖開了.這就是效率啊!"

"嗯,我會考慮的."

好不容易爬出隧道,和樸銀告別之後我就召喚出夜影直接升空.進山的時候飛起來容易錯過目標,出去就沒這麼多麻煩事了.不過我才剛飛起來就又下來了,不是因為忘東西了,而是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

我在韓國這邊人生地不熟的,這要是出去找那些天極盟的叛亂者估計還要費一番功夫.但是,之前貌似樸銀有說過,他們行會之前派出去找我們求救的人都被干掉了.這就是說這附近肯定是有大量的敵方人員在潛伏著.那麼,與其讓我自己去調查,何不讓他們自己送上門來呢?我找他們肯定沒有他們找我快啊!

想清楚了之後我立刻就降落到了地面上,然後把艾美尼斯給召喚了出來.要讓那些家伙主動找我就必須假扮成出去報信的天極盟玩家,不然對方看到我的話,除非是不認識我的,正常認識我的人肯定不會腦殘的蹦出來找我麻煩,所以我們需要偽裝.艾美尼斯的幻象就是最好的偽裝,不用換裝,直接讓艾美尼斯照著之前進入城市的時候那個給我帶路的天極盟玩家的形象複制了一個幻象出來,這樣在別人看來我就變成了那個玩家的樣子,連胸口的行會標志都模擬了出來.當然,只要我們一發生戰斗就會露陷,艾美尼斯能偽裝外形,可沒法偽裝系統戰斗記錄.

我這邊偽裝完成後夜影也要偽裝.全身漆黑雙眼火紅,頭頂一根金色獨角,腳下還踩著藍汪汪的魔焰,夜影的形象實在是太拉風了一點,我就算偽裝成天極盟的人,騎著夜影出去照樣能嚇住一票人,所以夜影也要偽裝.當然正常人是不會去記憶馬的長相的,所以只要把夜影身上那些特征都偽裝一下就可以了.讓那根犄角隱形,把顏色變成雜色,腳下的火焰隱藏起來,眼睛也偽裝成藍色的眼睛,這樣除了外形稍微高大了一些之外就沒什麼特別的了.

搞定了這個偽裝工作之後我就開始騎著夜影往山下跑,一直到之前我遇到那個老頭的村莊都沒什麼問題,但是剛離開那個村莊不到一公里我就發現自己被人盯上了.不過那家伙很憋屈,因為我沒有刻意壓制夜影的速度,所以夜影現在實際上是在按照他習慣中的慢跑速度在跑著.但問題是夜影即便是慢跑,那也已經相當的快了.偏偏後面那家伙居然沒有坐騎,只能靠自己兩條腿在後面追.

用雙腿追馬本身就已經很悲催了,這要換成是追一只夢魘,那真的是徹底悲劇了.所以,那家伙本來是打算上來截殺我的,結果追出七八里路,跑的上氣不接下氣,就差沒口吐白沫了,結果依然只能遠遠的吊在後面,距離雖然沒有被拉開,但也絲毫沒有接近,反正就是追不上.

"後面那家伙快不行了!"夜影其實也注意到了後面有人在追我們,畢竟夢魘是可以感應周圍所有智慧生物的思維的,所以他閉著眼睛也知道哪里有人哪里沒人.再說後面那家伙貌似也沒打算隱藏自己.

"不用擔心,那家伙還能堅持一會,你稍稍放慢點速度別把他甩沒影了就行."

"好的."

夜影聽我的話稍稍降低了一點速度,而我則是依然悠閑的看著前方假裝沒發現後面的家伙.事實上我沒有馬上就抓住那家伙詢問情況的原因主要是我擔心這個家伙不肯妥協,這樣的話,我的情報收集工作就會變得比較麻煩.所以我打算先帶著他跑一陣,這樣那個家伙必然是會用什麼方法去聯絡己方人員在前面堵我的.畢竟他們這種截殺工作不可能單靠一兩個人完成,只有分散出大批量的人員組成多層攔截網才有可能攔住敵人,所以他們之間必然是有什麼通訊手段的,而且我也確信前面還有他們的人,而且還不少.

事實上我的猜測是一點都沒錯的.就在我往前跑了不多遠的時候,前方就出現了一座小小的城鎮.這個城有城牆,但是面積很小,所以我也搞不清它到底是城還是鎮,不過這里反正是有傳送陣的.

對方看到我進入了城市內部不但沒有急著追上來,居然還放慢了速度和我們拉開了距離,這個反應讓我立刻明白了堵截我的人肯定就在前面這個城鎮之中,而且對方應該是有很多人在這里.如果不是布置了很多人,後面那家伙不可能放心的放開對我的跟蹤.

果然,我這邊才剛一進城就發現周圍的房屋後面隱藏了很多的人員.城市中的房屋和房屋之間的小巷雖然也能通行,偶爾還會有玩家在里面進行一些秘密的交易或者談話,但像這樣巷子里站滿了人,這顯然是不正常的情況.而且,讓我意外的是,這個城鎮中的路面上的很多人員和NPC都在有意無意的偷瞄我,這顯然說明他們都是把我當成了目標.

原本我還以為對方只是在城里布置了人手,現在看來貌似這整個城就是人家的,怪不然後面那家伙看到我進城就放心的不追了,原來是我闖進人家老巢里面來了.不過……他們放心我也放心了.原本我還擔心找不到願意配合的人,現在不用擔心了.這麼大的城市,總有幾個容易屈服的軟蛋的.再說這里是他們的城市,里面肯定有大量的NPC,我就算再玩家身上問不出什麼,從NPC那里應該也能問出個大概.要知道NPC可沒有玩家那麼視死如歸.

"好了,你們就不要再躲躲藏藏的了,我知道你們早就盯上我了,還是全都出來吧.打完了我好問話."(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六章 挫折等于淨化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八章 情報與敲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