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八章 情報與敲詐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八章 情報與敲詐

"你倒是明白人."隨著我的話說完,周圍那些原本裝成路人甲乙丙丁的玩家和NPC一下子便全部聚集了過來,那些之前隱藏在巷道里的部隊也不再躲避,而是全都跑了出來.對方顯然是覺得已經吃定我了,所以沒必要再做任何的隱藏了.當然,一般情況下發生這種情況確實是沒有什麼意外了,畢竟這是人家的行會城市,到處都是他們的人,而我只有一個人.正常情況下落單的人員進入別人的城市還被包圍了,那確實是有死無生的.只不過……目前不是正常情況.

"好了,我知道現在和你們說什麼都沒用,不過換個樣子的話,說不定能省點事."看著對面的那些人的嘴臉我就知道他們肯定不會聽我的乖乖認輸,畢竟這種情況正常人肯定都不會認輸,要知道現在可是他們包圍了我,按照一般情況,我投降還差不多,要是我讓他們投降他們立刻就投降,那只能說明這幫人集體腦殘了.不過,我在說完這話的同時就讓艾美尼斯撤掉了身上的偽裝,然後……

嘩啦……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響起,期間還伴隨著一些鎧甲撞擊和人體摔倒在地的聲音.就在我徹底偽裝的同時,現場的人群之中起碼有一半人整齊的往後退了一步,那些沒有反應的人則要麼是被旁邊的人撞倒要麼就是被迫跟著一起往後退了一步,反正現場一瞬間就混亂了一下.

雖然被我的樣子嚇了一條,但是很快那些人中一個不認識我的家伙就大叫了起來."你以為你用幻術模擬出一套拉風的鎧甲就能打得過我們啦?你小子白癡吧?"

"你小子才白癡呢!"剛剛說話那家伙身邊的一個玩家猛地給了那家伙一巴掌,然後教訓道:"那是紫日,誰沒事敢冒充他啊?"

"紫日?"這個被打了的家伙稍微愣了一下,然後才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哦,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戰力榜第一?我靠,不會吧?他怎麼跑我們這來啦?不會是冒充的吧?"

"雖然我估計沒什麼人敢冒充他的樣子,不過也不能保證不出意外,所以……"那個老玩家直接一腳將剛才說話那個玩家給踹了出去,同時繼續說道:"那就麻煩你去驗證一下了."

被踢出去的那個家伙雖然對自己被推出來相當不滿,但估計剛剛踢他出來的那位比它地位高,所以他也沒敢發作,只能是有些猶豫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吞了口唾沫稍微緩和了一下緊繃的神經才重新裝出一副很牛的樣子一搖三晃的向我這邊走了過來.

"我說你這個家伙冒充什麼人不好,非要冒充那個紫日.人家可是戰力榜第一,你不怕人家報複啊?"

眼前這個家伙走到我面前之後就開始語言攻擊,希望借此嚇住我然後讓我乖乖去消化幻象,而實際上這個時候他背後的那群人已經在逐漸往後退了.事實上這小子被推出來就是因為他嘴賤,所以才被人家給踢出來,那些人其實壓根就沒打算讓他來驗證我的真偽,因為他們在讓這個家伙出來之後就已經對我使用了偵測幻象,結果返回的結果除了顯示我沒有使用幻象技能之外,還直接把我的名字也給顯示出來了.

偵測幻象這種技能雖然沒有傷害力,但實際上它也是一種技能,而你對別人使用技能,只要不是增益類的狀態技能,都會被系統判定為攻擊行為,所以實際上你往別人身上丟偵測術的時候對方就會出現在你的戰斗信息欄里面.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對方一下就看到了我的名字.雖然別的東西都可以偽裝,但系統戰斗報告里面的名稱肯定是不會錯的,所以,在看到這個名字之後周圍的那些人就已經確定了我的身份,于是這些人就開始整齊的一起往後退.

前面這個可憐的家伙顯然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拋棄了,還在那里耀武揚威的想要讓我取消幻象"變回"那個普通人的形象.

低頭看了眼這個可憐蟲,我直接伸手拍了拍夜影的脖子,然後夜影心領神會的突然打了一個響鼻,兩團火焰瞬間從他的鼻孔中噴出,一下就把對面那家伙的頭發給點著了.突然遭到攻擊,那家伙當然是第一時間開始努力的想要弄滅自己頭上的火焰,但是夜影緊跟著就上前一步抬腿將其給踢倒在地,然後一只蹄子直接踩上了那家伙的後背並微微用力向下一壓.只聽到幾聲咔嚓咔嚓的骨骼碎裂聲,那家伙立刻就停止了掙紮.

這小子明顯實力很爛,我本來只是讓夜影教訓一下他來著,誰知道居然給踩死了.不過反正是敵人,死了就死了,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惜.

原本那些還有一絲僥幸的人在看到那個家伙的慘死之後立刻就不再帶有任何的懷疑了.那家伙實力再爛也不可能低于一千級,現在的玩家基本上很少有一千級往下的,而這里既然是敵人伏擊我的地方,自然不可能把那些實力最差的人都放到這里,所以這個家伙絕對不是那種一千級一下的玩家.那麼,一個一千級以上的玩家,只是被我的坐騎噴了口火,然後就被踩死了.那這只坐騎的攻擊力該有多少?能有這麼高的殺傷力,就算不是我本人,也絕對不是他們能搞定的.要知道夜影現在的身份只是坐騎而已,並非主戰生物,可是他們的正常人員居然連一個坐騎都搞不定,而且貌似人家都沒怎麼出力,這差距實在是太明顯了一點,正常人都知道這種敵人肯定是沒法力敵的.

"你你你……你真的是那個紫日?"之前推那個玩家出來的老玩家這個時候指著我顫巍巍的問道.

我扭頭看向他的方向,然後開口說道:"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們嗎?"

那人想了想稍微鎮靜了一些,然後說道:"你到了這里,那就是說你已經見到了天極盟的人了是吧?"

我再次點頭.看起來眼前這個家伙還有點腦子.

果然,他在我點頭之後立刻說道:"既然你已經見過他們了,那就是說我們的任務失敗了.我們也只是受人雇傭,既然任務已經失敗,我們也不想和你鬧的太僵.我看不如大家就這麼算了,我們不會再阻攔你,你也別找我們麻煩了可以嗎?"

說實話,對方的提議實際上非常符合我們雙方的利益,而且可信度也很好.首先,那些要對付天極盟的人不大可能正好在天極盟選定的城市附近有這麼一座城市,所以,對方說自己是被雇傭的,這個基本上是沒問題的.再說,要封鎖一個地區的所有出行線路,單靠幾個人是不行的,即便是一兩個中小型行會也做不到完全封鎖,何況對方也沒有那個精力全行會都跑出來封鎖天極盟.所以,對方要封鎖天極盟,最實際的辦法就是雇傭目標區域附近的那些行會或者是零散玩家去進行封鎖,這個方法的效果才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確實可行的方案.所以,根據這些情況來看,對方說的應該都是實話.他們多半就是被雇來的.

在對方說的是實話的前提下,我和他們嚴格說起來確實是沒有什麼直接性的利益沖突.他們的雇主並非笨蛋,雇傭他們的任務肯定不可能是襲擊或者攔截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員,因為那個任務的難度太高,別人一來是不敢接,二來就算有人接了,對方的開價也絕對會讓人崩潰.所以,他們發布的任務應該是阻止天極盟向外求援.

如果說這些人接到的任務是這個的話,那麼就像他說的一樣,隨著我的到來,任務實際上已經失敗了.也就是說現在任務已經結束了,對方已經和那個雇傭者完成了合同,雖然合同是以任務失敗的方式終止的,但合同畢竟是終止了.那麼,在合同終止的那一瞬間開始,我和這個行會實際上就已經處于非敵對狀態了.我是天極盟的幫手,他們雖然一直在和天極盟對著干,但那只是受雇于人,現在雇傭合同終止了,他們也就和天極盟沒關系了,這樣我們之間也就不存在戰斗理由了.

在這種情況下,對方提出大家就這麼算了,聽起來確實是個不錯的建議,而且執行起來的可行性也確實是很高.只是,從天極盟的角度來說,這個事情就這樣結束顯然是很吃虧的.如果是平常情況,以現在的這個條件,我大可按照對方說的雙方就這麼過去算了,但是天極盟現在受創嚴重,我們想要讓天極盟重新站起來,那就必須表現出強硬的支持態度,因此現在這個事情就不能這麼簡單的算了.

"你們的想法不錯,原則上我也同意你們的方案,但是……"我故意看著對方拖著長音,對方的臉色也明顯的垮了下去.

"那你想怎麼解決?"

我直接伸出三根手指."第一,告訴我是誰雇的你們,我需要找到正主.第二,賠償天極盟價值十萬水晶幣的物資,具體種類由天極盟指定.第三,本次事件結束前,不得再次接受對方雇傭或者加入對方陣營."

我這個三個要求一出來,對面的那人臉色立刻就變得更黑了.不過他並未立刻拒絕,而是讓我先等會,然後就跑了出去.很顯然他是去找他們會長了.之前我已經看過周圍的人了,沒有發現帶會長徽章的人,也就是說他們會長不在.不過想想也對.之前我是偽裝成天極盟的普通玩家的樣子出來的,對方會長當然不會為了個普通玩家就跑出來埋伏,所以不在場才是正常情況.

大概是怕我等久了發飆,那個離開的家伙很快就和他們會長一起跑了回來.說實話看到這個家伙的時候我還稍微驚訝了一下,因為他們的會長居然是個老頭.《零》這個游戲里面並非沒有老年人,正相反,《零》中的老年人其實非常的多,但問題是這些老人不是進來睡覺的就是來旅游的,基本上他們的游戲是以休閑放松為主的,即便是成為正式玩家了,那也都是修煉的生活技能,很少有老年人會使用戰職的.

但是,眼前這個老頭不但是個戰斗類玩家,而且還是個會長.說實話,這種事情還真是不多見.畢竟老年人一般都沒什麼沖勁,喜歡平淡的生活,相反行會會長這個工作可謂是成天到晚忙得要命,而且要經常戰斗.這個和老年人的行為習慣真的是差距很大.

盡管很意外,但我也沒打算因為對方的會長是個老人就降低條件,尊老愛幼也不是這麼尊的.

對方跑到現場之後先是自我介紹了一下,從他的介紹里我知道了這個老頭叫金大同,這個是他游戲里的名字,也是現實中的真名.在介紹完了名字之後他立刻就開始和我談起了那個交易的問退.

"紫日會長,關于你的條件,第一條和第三條我們都可以答應,只是這個第二條……是不是太多了點?"

"你們雖然是受人雇傭,但你們的行為就相當于是別人掉進了井里,你們非但沒有救援,反而還在井上蓋了個蓋子防止人家呼救,你說要是你們自己遇到這種情況,會怎麼對待那個在井口蓋上蓋子的人呢?"

"話不是這麼說的."周圍的其他玩家都被我問的一愣,畢竟道理上我說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不過,那個老頭卻是明顯比周圍的年輕人閱曆豐富多了,居然還能想到借口."人和行會畢竟是不一樣的.人是有感情的,行會只是利益集團,應該一切以利益為基礎才對,怎麼可以爭一時的意氣呢!"

"金會長的想法倒是不錯,不過您可能不太理解年輕人組建行會的想法.在我們看來,行會就是志同道合之人組成的一個團體,我們其實就是以意氣用事為基本原則來行動的.您說的那個以利益為基礎的,那叫公司,或者國家,不是行會.行會的首要目的不是發展壯大自身,而是讓行會內的會員都可以揚眉吐氣,所以說,您把重點搞錯了.另外,你可能沒有想到過.如果我們真的是以利益為第一出發點,你們行會我們就更不能放過了.你想啊!你們能被對方雇用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留著你們就等于是在自己身邊安了個釘子.你們的城市剛好卡在了天極盟出山的主干道上,以天極盟的利益考慮,似乎拔除你們的行會才是最正確的考量吧?"

"這個……"

趁著老頭在那思考借口的時候我立刻又接著道:"行了,你也別為難了.賠償是肯定要有的,這是態度問題.金額我們可以再商量.十萬水晶幣你們嫌多,那就減少一點,給你們個八折,八萬總行了吧?"

一聽我的話老頭立刻哭喪著臉說道:"您也看到了,我們這個小行會一共就這麼一畝三分地,別說八萬水晶幣,就算八千我們也沒有啊!"

"八千都沒有?"我故作驚訝的問道:"你的意思是你們行會的這個城市就算全賣掉都湊不出八千水晶幣?"

老頭聽到我的話之後本來想點頭來著,但是突然一下又反應過來了.如果他點頭,我肯定會直接說給他們八千水晶幣把城市買下來,畢竟這個城不可能就值這麼點錢.所以,這是個陷阱.老頭不管是點頭還是搖頭都不行.他要點頭了,那就是說城市不值八千水晶幣,我要說八千水晶幣買,他們就沒法決絕.而要是他搖頭了,那就是說這個城市不止八千水晶幣,而這樣他剛剛還價的那個借口就不成立了.所以說,他現在是點頭也不行,搖頭也不行.

老頭這邊雖然反應了過來,但是沒法做出任何選擇,只能尷尬的看著我發呆.我當然知道他沒法回答,所以砍他明白了就直接說道:"你也別跟我哭窮了,這個大個行會,連自己的行會城市都有了,我不信你們真的窮成那樣.我再給你們優惠一點,五萬水晶幣,這已經是底線了.你要是再跟我還價,我立馬出城申請城市爭奪戰,你自己決定吧."

我這已經相當于是最後通牒了,老頭實在沒辦法,猶豫了好半天只好點頭應承了下來.不過還算他有點腦子,將我之前提出的附帶條件中說的必須按照天極盟的要求支付指定物資變成了直接支付現金.要知道這個現金和物資之間是存在很大變數的.他們支付給天極盟的物資到底抵價多少都需要臨時確定,而這個確定過程中就難免扯皮,當然扯皮他們不怕,關鍵是我們行會力挺天極盟的情況下,他們就變成了弱勢群體,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和天極盟扯皮就只有吃虧的份.所以老頭甯可多花點錢也要咬死了用現金支付.

對于老頭的這個要求我也沒啥理由拒接,所以只好同意了.反正錢到手了就行,不再乎差那麼一點兩點的.當然,這筆錢雖然說是賠償給天極盟的,其實最後還是要到我們行會的腰包中來的.別忘記了天極盟這次的複興計劃可是全要仰仗我們的幫助的,而我們的幫助又不是免費的,所以最後天極盟收到錢轉個手還是要交給我們的.

事實上這次天極盟他們要是最終決定按照玫瑰的方案將行會轉型成技術行會,那麼之後他們行會對我們的依賴性大概就會達到一個極致.參考我們行會以前賣出去的那些東西的價格,可想而知玫瑰給天極盟准備的這個計劃絕對不會便宜到哪去,雖然比單買要便宜,但批發的特點決定了,雖然單價會便宜一點,可實際上這只會讓天極盟花的更多.估計要是他們同意玫瑰的方案,以後天極盟的所有資金可能都會變相的被我們捏在手里,而且因為技術體系完全被我們掌控,天極盟以後就只能給我們當鐵杆小弟了,畢竟他們一旦脫離我們的陣營,立刻就會失去我們的技術支持,而他們到時候空怕已經是和我們行會一樣大量采用技術兵器了.在那種情況下突然失去技術支持,那就跟現代戰爭沒補給一樣,那真是一點反抗的余地都不會有了.

要知道游戲內的這些魔法技術和現實中的那些科技的差別其實是很大的.現實中的很多科技都是共通的,雖然不同的技術體系有自己的標准,但總是可以互相借鑒的.而魔法科技卻不一樣,不同的體系就是不同的東西,用了我們的東西,再換個技術行會的話,他們以前買的東西就等于全都成廢品了,因為別的行會絕對沒法修複或者是維護我們的設備.

我們這邊協議達成之後當然是先簽署了一份正式協議,有系統擔保受理之後這個協議就算是生效了,然後對方很爽快的一次性就把那筆錢全都給拿了出來.很明顯,這老頭之前就是在哭窮,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把錢拿出來?不過他付錢這麼爽快也算是比較識相,所以我也就沒多說什麼了.

錢款結清之後剩下的就是那個消息了.不過出賣雇主這個事情畢竟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對方還是把我拉到了一個隱蔽的房間中悄悄的告訴了我對方的身份.

從老頭那里我了解到,花錢雇傭他們行會的雇主實際上不是一個行會而是三個.

"三個雇主?難道說你們堵截天極盟收了三份錢?這也太好賺了吧?"

"不是不是."老頭怕我再敲詐,連忙否認道:"他們三個行會組成了一個臨時的聯盟,所以任務我們就接了一個,至于錢……從你出現在這里的那一刻起,我們就算是徹底白忙活了!"

這倒是實話.我到了這里就說明封鎖失敗,而任務失敗了自然就不會有酬勞了.

"行了行了,別跟我哭窮了.快說說那三個行會到底是哪三家."(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七章 解決問題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零九章 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