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是一章 果然有內幕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是一章 果然有內幕

"嗚嗚……"因為嘴里插著個槍頭,根本說不出完整的句子,但是那弓箭手的動作已經說明了一切.這個家伙就是個死硬派,根本不打算說出任何信息來.不過既然這個家伙這麼死硬,我也不介意做點不人道的事情.雖然我的過期仙丹數量也不多了,但東西就是要使用才能發揮出它的價值.堆在倉庫里的那叫心理安慰,永遠不使用的物資就不是物資了.

看著那家伙的樣子,我直接將過期仙丹朝他嘴里扔了過去.可惜,我扔的雖然挺准,但那家伙最後時刻居然硬生生的扭頭避開了我的過期仙丹,當然他為此付出的代價是被永盚_鐮槍切開了半邊嘴巴並崩掉了三顆牙齒.

"你小子還挺狠得嗎."雖然這家伙的行為按照理智分析是非常正確的,但人類有自我保護意識,傷害自身其實是個很困難的決定(腦殘兒童除外,我指的是正常人).之前有個很虐心很著名的系列電影,其中有個變態殺人狂,他就喜歡把人綁架到一個陌生的封閉環境中,然後設置很多機關和線索讓你逃生.在整個過程中,有很多機關都是那種只要自殘就可以活命的設置,比如其中有個關卡,是在一個大坑里雜亂的堆滿注射器針頭,然後把一個逃生門的鑰匙藏在里面,只要你敢于跳下去找出鑰匙就可以活命,但結果卻沒人敢下去.雖然大家都知道,下去的話頂多就是身上被紮出幾百上千個小窟窿,疼是很疼,但要說生命危險那真的是還差的遠,甚至于只要離開那個坑,不用一天時間身上的傷就能痊愈.但是,就因為想到跳下去的結果,所以一群人就是沒人敢下去,最後還是個惡人將一個女性強行扔了下去逼迫其在里面尋找鑰匙大家才得以脫身.

從這個故事就可以看得出來,對正常人來說,要傷害自己其實是很困難的.不是說你做不到,而是不敢做或者是不願意做,你的本能會用恐懼來阻止你自己,你的理智會尋找各種理由讓你自己相信傷害自己是錯誤決定,所以你就會放棄傷害自己.

這個弓箭手剛剛躲避仙丹的行為確實是正確的,但是他為此付出的代價是將自己的嘴給撕裂了一邊並損失了三顆牙齒,這和自己主動撞上敵人的武器不一樣,這是純粹的傷害不是死亡.對疼痛的畏懼決定了多數人不敢這麼干,可是這個家伙真的干出來了.由此可見這個家伙真的是個非常狠心的家伙.

不過,雖然他成功躲開了我的過期仙丹,但這也不過是增加了他自己的痛苦以及稍微延緩了一下時間而已.我直接從夜影背上跳了下來,然後撿起那枚仙丹再次走到他的嘴邊,可是那家伙居然死死抿著嘴不配合.無奈之下我只好再次動用永琱懇鶡豕潃茬﹞.先弄出個匕首插進他的嘴里將他的牙齒撬開,然後用剩下的永硠雃角F一個開口器直接將他的嘴巴給撐了起來.

雖然嘴巴被撐開,可是這家伙還是在劇烈的扭動身體並晃動頭部,堅決頑抗.我無奈之下只好將國王和二世都召喚了出來,幾個人一起上,將其死死地壓住,最後由雷捏住他的腦袋不讓他晃動自己的頭,這才將藥丸強行塞了進去.而且,為了迫使他吞咽,我不得不用永硠雃角F一個小棍子直接將他的喉嚨都給撬開才把仙丹塞了進去.說實話,反抗這麼劇烈的玩家我這還是第一次碰上!

盡管這個家伙的反抗非常激烈,但是最終還是抵不住我的蠻力讓我將仙丹塞進了他的嘴里.在仙丹進入對方咽喉之後我立刻就松開了這個家伙,身體恢複自由之後那家伙立刻就開始努力翻了個什,然後面朝下拼命咳嗽希望把那個仙丹弄出來,但是很可惜,這是游戲不是現實.藥物進入咽喉就代表被服用,並不存在消化吸收這個過程,所以吐是肯定吐不出來了.

看著那家伙在地上翻滾我也懶得理他了,直接走過去將另外一個俘虜翻了過來.這家伙還在捂著自己肩膀上的傷口慘叫,但是我知道,那地方其實已經不疼了.游戲內的玩家體質超群,不可能像現實中那樣受點傷就疼幾天幾個月的,這家伙的傷口雖然沒有愈合,但是早就不流血了.這樣的傷口肯定是已經不疼了.他這樣繼續在那里裝的很痛苦的樣子肯定是想找機會干點什麼,不管是逃跑還是反抗,肯定不是好事.

"行了,別裝了.我知道你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我說著就拿出了另外一枚過期仙丹,然後說道:"你的同伴已經廢掉了,以後他注定只能是社會底層人員了.現在該是你決定的時刻了.乖乖合作,我可以把你送到別的國家.雖然可能混的比現在慘點,但絕對比他要好多了.你覺得我的建議怎麼樣呢?"

地上那家伙對我的話就好像是完全沒聽見一樣還在那里抱著自己的腿在那里滾來滾去,完全當我是空氣.看到他這個反應我也有些生氣了,干脆也不跟他廢話了,右手一伸,永琣菾妡E集成長劍形態,然後在那家伙突然反應過來准備求饒之前唰唰唰四劍將其削成了人棍,除了個腦袋,身上已經沒有任何四肢的存在了.

"既然喜歡裝傷殘人士,那就讓你徹底變成傷殘人士.你不願意配合我的工作,這個城市里還有很多你這樣的家伙,我可以抓住你們兩個就能抓到更多.我就不信你們之中各個都是甯死不屈的英雄.所以,我的目的終究可以達成,而你們的反抗,除了讓我多浪費幾枚過期仙丹之外不會有任何意義.那麼,你依然決定堅持反抗嗎?"

"我……我說……"這回那家伙忍著疼痛哆嗦著回應了我的問題.

"真是下賤.好好問話不說,非要被打殘了才肯聽話.早這樣多少,大家都省事.好了,現在告訴我,你們到底是屬于什麼勢力的?"

"我們……我們……"那家伙說話的時候聲音斷斷續續,這個主要是因為疼痛造成的.我看他太費勁干脆讓小純幫忙給他做了個傷口封閉,這樣就不會疼了.搞定了這個之後他說話立刻就順暢多了.那家伙繼續說道:"我們其實就是天地會的人."聽到這個回答我的火氣噌的一下就上來了,不過對方下面的話又讓我安靜了下來."不過我們雖然是天地會的人,但我沒接受了別人的雇傭.這個雇傭我們的人身上沒有任何行會標志,但是可以肯定他一定是來自某個強大的行會,因為他非常的有錢,還有很多好裝備."

"你有他的圖像資料嗎?"

那人搖了搖頭道:"我當時沒有開啟錄像,而且那家伙身上有一枚屏蔽水晶,就算我記錄信息也沒用."

屏蔽水晶是一種可以屏蔽玩家的記錄水晶記錄功能的道具,但是和記錄水晶的廉價正好想干,屏蔽水晶價格非常誇張,而且產量很不穩定.最重要的是這個東西和記錄水晶不一樣.記錄水晶是自帶能源的,說白了就是系統錄像功能的具現化產物,只要你設定使用之後把水晶放在不被遮蔽的地方就可以記錄周圍的聲光信號,也就是錄像.當然,這個記錄是三維圖像,而且是可以身臨其境的再次重放的.而且,為了個人玩家一個人的時候記錄方便,商店里還有賣一種專門的飛行記錄水晶.這種水晶比一般的記錄水晶多個功能,那就是能飛,而且可以設定跟隨某個目標移動.這就相當于是自動跟蹤的無人攝像機了.但是,屏蔽水晶別說自動飛行了,它連運轉都需要玩家使用魔力去操作,也就是這東西一啟動就耗魔,而且除了屏蔽掉別人的記錄設備對自身的記錄外,沒有其他任何作用.再考慮到這種東西的價格,一般除非是什麼干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而且又沒有辦法隱蔽的情況,正常人都不會考慮使用這個東西.

盡管這個家伙說對方使用了屏蔽水晶,但我也沒太在意,而是繼續問道:"沒有記錄,你至少當時看到了對方吧?說一下那人其他體貌特征信息."

"在交易的時候我看到了他的名字.那個玩家叫霍里夫,身高大約一米九的樣子,職業應該是戰士之類的,反正當時他穿了一身白色的鎧甲.不是銀白,是那種純白的顏色.鎧甲上有很多凹凸浮雕花紋,但是沒有任何其他顏色勾線,所以看著不明顯.還有就是他的武器是一並半透明的雙手斬劍,保守估計長度至少有一米七以上.他的長相……"

我沒聽完就伸手制止了他繼續說下去,然後說道:"你當時對他使用探測術了嗎?"

地上那家伙直接搖了搖頭."探測人家就等于是在挑釁了,我怎麼可能沒事去探測他?"

我點點頭道:"那就沒錯了.對方是偽裝過的,你看到的形象沒用.不過那麼名字可能是真的,畢竟系統交易菜單是沒法修改的."

那個玩家對此倒是沒有絲毫在意,他很平靜的說道:"反正我只是接受雇傭,對方原來長什麼樣子對我根本沒意義."

這家伙這次說的倒是實話,對方隱藏身份對他來說根本沒意義,只能是對我這樣想要找出他們來的人有影響.

"好吧,對方的相貌看來是沒用了,那麼對方的人種呢?"

"看著是我們韓國人的樣子,但是那個名字像是俄羅斯那邊的."

我點點頭,這個分析也是差不多的.現在能插手韓國事物的除了我們自己之外就只有日本和俄羅斯了.這個肯定不是我們自己干的,日本那邊貌似沒這個精力,那剩下的就只有俄羅斯了,而這個名字也恰好符合要求.所以說對方是俄羅斯勢力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好了,關于對方身份的猜測還是我自己來做吧,我現在需要知道對方雇用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任務就是挑唆天地會成員叛亂,讓他們徹底陷入混亂狀態.事實上之前天極盟崩潰也是我們這樣挑唆的結果."

後面這個信息絕對是意外驚喜.我本來還以為天極盟解體是個自然事件,但是現在看來這也是一個陰謀,而且似乎是某個大型計劃的一部分的樣子.

"好了,我知道的就這些,求你放過我吧!"地上那家伙現在算是徹底服軟了,反正已經什麼都說了,這時候再表現出強硬姿態那就純粹是腦袋進水了.

我起先並未搭理那個家伙,在稍微思考了一會才恢複了過來.看了地上的那家伙一眼以及旁邊那個明顯已經因為人物強制下線而失去反應的身體,我直接對他說道:"我是你們的敵人,但我也是個守信用的人.你完成了我的要求,那我也將旅行承諾."我說著就將手里的仙丹重新收了起來,然後道:"你旁邊這家伙已經下線了,他身上的東西你可以隨便扒,我還看不上這些."我說著就直接讓小純送了他一個肢體再生術,然後收起魔寵們騎上夜影向著城市內部人員較為密集的區域跑了過去.

之所以不一開始就在人口密集區降落主要是因為擔心我的降落引起周圍人員的大量聚集,畢竟如果我從天上下來,周圍很多人都會注意到我,到時候我就等于徹底暴露在名處了,這樣對我之後的行動會形成很大的干擾,因為那些我想要找的或者不想碰上的人都會根據他們自己的需要選擇前來攔截或者遠離我,那都不是我想看到的情況.

因為已經知道了大概情況,所以接下來我就沒有心思再和這里的普通玩家解除了.讓夜影放開速度向著市中心狂奔而去,永盚_鐮槍被我單手提著斜跨在身側,只要有任何人膽敢擋在我的面前,迎接他或她的就將是冰冷的槍頭.

"快快快,第一梯隊後撤.第二梯隊去擋住前面的敵人.換防換防."伴隨著一個玩家的大叫,兩隊進退有序的重甲戰士邁著整齊的步伐進行了換防,前排的戰士一個側身就好像跳舞一樣從第二排戰士的縫隙中滑到了後面,而後面的第二隊戰士則是立刻接替了前面的隊伍開始和對面的敵人戰斗.

那些換防下來的戰士剛一進入戰陣後方立刻就好像虛脫一樣癱軟在地,然後後面一排祭司類的玩家立刻上前開始給這些人進行恢複治療,在這些人身邊還有一些好像打雜的一樣的低級玩家,他們迅速幫助這些戰士脫掉了身上鎧甲和武器,然後迅速抱著這些東西跑到後面的一座建築里面去了.從那建築頂部高聳的煙囪以及不時傳來的叮當聲可以判斷出,這是個鐵匠鋪.那些人的鎧甲多半都是被帶到後面去進行維修去了.如此高強度的戰斗對鎧甲和武器耐久損耗都很嚴重,除了神器,一般的裝備都是需要時刻關注耐久度的.

騎在夜影背上,借助高度優勢,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所在的這條街道中段的那道防線.防線前面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他們的裝備混亂,人員也是雜亂無章,全都在叫囂著往前沖鋒,而在他們的對面則是一道整齊的人牆.這道人牆是由一排裝備相對華麗很多的重甲戰士組成的防線,而在他們後面還有弓箭手和法師團,不時的有一些弓箭和魔法越過戰士們的頭頂落在對面的人群之中.

相對于街道這一側的情況,對面明顯要整齊多了.雖然人數上不占優勢,但是武器精良,配合默契,兵種混合完善,儼然就是一個正規的戰陣.

雖然兩邊的雜亂無章看起來完全不同,但是有兩點兩邊都是一樣的.其一是兩邊的人胸口帶的行會標志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這兩邊其實都是一個行會的人,也就是天地會的人.其二,兩邊的人現在其實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那些沖擊防線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其實已經快不行了.他們的裝備雜亂,人員混雜,幾乎沒有指揮,根本就沒有什麼戰斗力,而對面的那些人雖然看起來挺嚴整的,其實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從剛才換防下去的那些戰士回到陣地後方的反應就能看的出來,他們都已經快累癱了.即便是經過短暫的休整,等他們再次換防上去的時候估計也不會是最佳狀態了.而且,這還是在對方沒有實力突破防線的前提下的結果,要是防線出現漏洞,這些人還要臨時客串救火隊,到時候就會更加的辛苦.而且,他們不沖還不行,因為這里除了他們已經沒有預備隊了.後面都是法師,弓箭手以及打雜的玩家,一旦被對方的戰職人員近身,那後果絕對是全盤崩潰.

我現在對兩邊的人員沖突並不感興趣,不過問題是我想要過去就必須穿過戰場.那些嚴陣以待的部隊後面就是城市中心的那個廣場,而廣場的一側連接的就是他們的行會總部.從別的路過去雖然也不是不行,但這周圍明顯是戰斗集中區域,走哪條路其實區別並不大.繞路的話也無非是破上另一個戰線而已.

考慮了半天我最終還是選擇了從這邊過去,但是具體要怎麼過去就要好好想想了.

其實以我的實力,不管不顧的直接沖過去也沒啥問題.雖然是黑暗系的,但我可是正牌騎士,沖鋒技能我也有,而且等級相當的高,再加上夜影這個超級坐騎,別說前面這些玩家是在混戰了,就算他們全都是一伙的組成一個完整的防線,我也照樣能硬撞出一條路來.不過……如果我這樣硬沖過去,那麼這邊混亂的進攻玩家倒是沒什麼.雖然可能死掉一些人,但他們本來就是無秩序狀態,死幾個人根本不怕什麼,但問題是,前面的防線絕對會被我撞出一個窟窿.看他們那個岌岌可危的狀態,我一旦把防線突破,後面的進攻方玩家必然會跟著我湧入防線內部.而對方之所以能抵擋住這邊的進攻就全依賴戰陣帶來的協同打擊效果,一旦陣型被破壞,他們這點人根本就不夠這邊人砍得.

本來對方防線崩潰和我是沒啥關系的,只是我要找他們會長談點事情,這外面維持現狀才是最好的.要是我帶著一幫暴民沖進去,那還談個屁啊?直接就打的血肉橫飛了!

考慮了半天我覺得目前來說我還是更傾向于幫助防守方,反正他們目前是處于劣勢地方,即便我在這一個區域改變了他們的戰略地位,他們也翻不出什麼浪來.

想清楚之後我便立刻展開行動,直接朝著街道中段推進而去,而隨著我的前進,兩側的那些**玩家也終于注意到了我這個鶴立雞群的存在.雖然在這擠滿街道的人群之中我只是單獨的一個個體,但因為大家都是步戰,只有我一個人騎在坐騎上面,加上夜影的身高又比較誇張,所以我的高度就顯得相當的顯眼了.事實上我現在從夜影身側搭下來的雙腳高度也已經基本上達到了大部分玩家的頭頂高度了,這種高度優勢決定了我出現在這里立刻就變成了視線磁鐵.

在大多數人都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之後,我立刻便將永盚_鐮槍猛地一揮,接著橫向一掃,伴隨著一片慘叫聲,離我最近的那一片**分子立刻就被掀飛了出去,而且飛出去的並非受傷的玩家,而是尸塊.事實上那些人在被掀飛的過程中就已經被斬成兩斷了.

我的這一舉動讓雙方的人都是稍微愣了一下,而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讓他們看到我現在的立場,這樣才好展開攻擊.

在稍微愣神之後雙方人群頓時再度沸騰了起來.這邊的**玩家是因為發現強敵入侵,于是開始向我沖了過來,而對面的玩家則是覺得我是援軍,于是興奮的吼叫了起來.

看著密密麻麻沖上來的人群,我根本沒有下馬步戰的意思.這里面沒有什麼高手,沒必要下馬步戰.我直接騎在夜影背上揮舞著永盚_鐮槍左一掃右一蕩,身邊基本上無人可以靠近,而且即便是有人靠近到一定范圍內,夜影也不會放任其對自己展開攻擊.雖然我一直都把夜影當坐騎在用,但人家可是夢魘,那是傳說中的魔物,戰斗力可是相當彪悍的.

這邊的玩家沖殺了一會之後非但沒有近身,反而讓我們向前推進了二十幾米遠,而且我們後面沿途已經堆滿了尸體.這會就算是**中的玩家也意識到了我的戰斗力不能單靠普通玩家解決,畢竟看我在馬上單手執槍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很緊張的感覺,也就是說即便殺了這麼多人,我其實還是處于非常悠閑的狀態之中的.這樣的戰斗力真的不是靠數量就能堆平的,必須要有高端戰力才有可能制衡.

事實上在那些玩家發現了這一情況的同時,我卻是正在不耐煩的在心里嘀咕著:"這幫家伙怎麼還沒出現呢?按說那些高手應該已經來了才對啊!"

按照正常情況我這樣的高手出現在低級玩家集群中,對方應該立刻就會做出反應派出高端戰力前來制衡,而現在處于**中的玩家顯然是無指揮的狀態.本來我以為他們很快就會派出人員來,結果等了半天都不見人.

雖然速度慢了一點,但最終那些高手還是集中了過來.當然,這些所謂的高手指的就是這些普通玩家中的高手,並不是真正的世界級高手.

就在我一槍挑飛一個玩家的收槍准備二次出擊的間隙,一個已經潛伏到我附近的高手突然發動了襲擊.這家伙也算是聰明,不顯山不露水的直接潛伏到了我附近,而且直接就啟動了一個瞬發技能,整個人瞬間就變成了一個金色的人影從地上猛地一下躥了上來.

當這個家伙啟動技能的時候他實際上正位于我的背後,所以正常來說我是絕對看不見他的.不過,他那個技能的能量爆發實在是太強烈了,所以在他的技能啟動的瞬間我就感覺到了背後的異動並立刻向前一趴伏倒在了夜影的背上.那家伙沒想到我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閃開,准備好的撲擊直接落空,臨時在空中改變姿勢的他雖然用手抓到了我的一條胳膊,但因為著力點不對,很快又滑掉了.

我在趴下之後就感覺到一個什麼東西從自己背後滑了過去,直到感覺那個東西越過我的頭頂我才一下直起身子看清楚了這個東西.事實上直到現在我都還不知道那是個玩家,還以為是某種攻擊方式.

重新抬頭之後發現那個飛在半空還沒落下的玩家,我直接一抬左手就將龍筋索射了出去,然後准確的命中了那家伙的大腿並一下貫穿了進去.龍筋索射穿那家伙的大腿之後立刻張開,然後隨著我的用力一拉,直接就將那家伙給從半空中拽了回來.右手永盚_鐮槍順勢上挑,眼看就要命中那家伙的身體,這個時候卻是突然從側面傳來一股不一樣的能量波動.我臨時變招,永盚_鐮槍向右側一橫,當的一聲,我只感覺手臂酸麻,一根比我的永盚_鐮槍還要粗壯好幾倍的巨大箭杆被硬生生的擋了下來,而箭杆因為承受不住一瞬間的減速直接爆裂開來,紛飛的碎木片被我身上爆開的一層氣浪吹飛,並未對我造成任何影響.

右手這邊一耽擱,那個被拽回來的玩家就已經到了我身邊,我干脆一伸手捏住了他的脖子,單手提著他將他懸在了半空中,右手平端著永盚_鐮槍指向了不遠處的一除樓頂,然後用槍尖點了點那上面站著的一個穿著黑色服裝的家伙.

說實話,從遠處看那個家伙的樣子挺像日本忍者的,除了不蒙面意外,他的服裝和忍者服非常的相似.衣服褲子相當寬松一些,但是褲腳和袖口都被紮得死死的.脖子上帶著一條不知道是屬性裝備還是純裝飾物的飄帶,在這種沒什麼風的時刻那玩意居然自己飄在那里,一副非常拉風的樣子.

對面那個家伙顯然注意到了我擋住那根弩箭的情況,但他和我都非常的驚訝.他驚訝的是我居然用一只手擋下了他的弩箭,而且看起來好像沒受什麼影響的樣子.但是我也在驚訝,因為那家伙手里拿的就是一張看起來很正常的弩弓,雖然樣子華麗了一些,可外形尺寸都是很正常的.但是,剛才我非常確定,我擋下來的那個跟我胳膊差不多粗的絕對不是什麼一般弩箭,那東西只能是大型床弩使用的攻城弩箭,也就是說那是行會戰中的行會裝備,不是玩家身上的裝備.可是,那邊的那個玩家手里只有一把正規尺寸的弩機,那東西能射出來的充其量也就是箭杆直徑一厘米的超重型破甲弩箭而已了,可是直徑一厘米和直徑七八里面的差距是很明顯的,剛才那東西明顯不是那家伙手里的那個小弩機可以發射的.至少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的.

我們雙方都陷入了短暫的遲疑之中,而我這邊可不是就他一個敵人.周圍的**玩家終于緩過神來開始再次朝我圍了上來,我感覺到周圍的氣流立刻就恢複了過來.手中永盚_鐮槍在頭頂舞出一個槍花然後一槍挑飛一個沖的最快的,跟著左手拇指用力,伴隨著咔嚓一聲,那家伙的頸椎直接骨折.將一灘爛泥似的尸體扔掉,永盚_鐮槍開始在我的手里左右開弓,周圍敢于上前的人全都是瞬間被一槍放倒.以我們之間等級差,加上永琲瘧搣,這些玩家確實是沒有能擋我一槍的存在.

我這邊正在大殺四方,忽然就感覺到剛才那個弩手所在方向再次傳來了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動,我趕緊一個大范圍的震退技能啟動逼開周圍的人群,然後將注意力移動到了那個方向上.果然,一支碩大的攻城級弩箭朝我電射而來.

看到這個情況我當然是要攔截了.手中永盚_鐮槍直接向那個方向一指,槍尖與箭箭剛好對在一起,然後就好像我想的那樣,弩箭被從中間一分為二.被切開的箭杆因為形狀改變而偏離了原先軌道從我的身體兩側飛了過去.借著箭杆被我一劈兩半之後的瞬間,我隱約看到了那個弩手放下弩機的動作.也就是說,這個東西真的是他射出來的.

雖然不知道他怎麼用那麼正常的弩弓射出這麼不正常的弩箭,但既然已經鎖定目標那就沒什麼好怕的了.弩手有時候和狙擊手很像,沒有暴露位置之前他們是隱藏在暗處的殺手,隨時可能給予你致命一擊,但一旦被發現了,他們其實還是非常脆弱的.畢竟是遠程單位,而且經常落單,一旦被近戰單位發現具體位置並迅速接近的話,那死亡幾乎就是必然的情況了.

我在確定了那邊那個家伙就是射出奇怪弩箭的人之後就稍微猶豫了一下,因為我覺得這個人的技能很特別,所以想研究一下是不是可以被我們行會利用起來.但是如果要去追他就不能去找這邊的天地會會長了.萬一在我回來之前天地會這邊的局勢進一步惡化,那個會長被干掉了,那好多事情真的就要徹底成謎了.

權衡了利弊之後最終我還是決定先去找天地會的會長,至于那個玩家……也不能就這麼放任不管.我直接將飛鏢召喚了出來,然後指派他去追蹤那個家伙.飛鏢因為體型小的原因,即便是速度快也不能產生多大殺傷力,因此要他去對付高戰斗力的目標基本上是沒可能的.不過,如果飛鏢只是打算跟蹤某個人的話,那對方真的會欲哭無淚的.

飛鏢的跟蹤其實一點都不帶隱蔽性,他就是光明正大的跟著你,反正你看見他也沒關系.跑是肯定跑不過他的,光速移動不是開玩笑的.打雖然能打的過,但問題是飛鏢又不傻,人家沖過來他當然就是轉身跑了.只要飛鏢不想發生戰斗,誰也別指望主動攻擊到他.至于說傳送術或者下線什麼的……那個也別指望.飛鏢的速度決定了他可以隔一段時間發動一次突襲,始終將你拖在戰斗狀態讓你無法下線,而傳送需要准備時間,中途很容易被打斷,以飛鏢的速度你是絕對沒法完成傳送的.當然,如果使用傳送陣,那就另當別論了.畢竟城市里的傳送陣是有保護的,這個和使用傳送卷軸和傳送技能是不一樣的情況.

將飛鏢扔出去之後我也就不再管那個家伙了,反正這地方處于**中,傳送陣肯定被第一個破壞掉了,那家伙靠自己的力量是絕對跑不過飛鏢的.至于天地會那邊,看起來短時間內情況還算穩定,正好抓緊時間先去會會他們會長再說.我很想知道這個家伙現在是不是知道自己的行會被人盯上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章 威脅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二章 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