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合作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三章 合作

"看到我很驚訝嗎?"看到對方的反應我非常淡定的反問他."當初叛亂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到有這一天的吧?還是說我來的太快了?"

"不不不,不是這個."對方稍微冷靜了一下才開口說道:"你到這來是為了替天極盟算賬的吧?"

"本來是的,但現在……"

對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整個人都顯得非常的頹廢."想笑就笑吧.搞成這樣都是我咎由自取.現在一切都完了,本來想著出人頭地,現在看來以後能不能混的下去都是個問題了!我知道天極盟那邊是我對不起樸銀會長他們,你要是想替他們討回公道就盡管殺了我吧.反正都已經這樣了,最後什麼結果我都認了!"

"你倒是放得開."我說著直接抬腿一腳將其踹翻在地.

之前追著我跑過來的那個玩家看到他們會長被我襲擊,立刻就叫了一聲沖了上來,不過還沒到跟前就被他們會長伸手制止了."別過來."那家伙說著自己從地上支撐著爬了起來,然後看著我說道:"我怎麼樣都隨你了,但是我求你不要再為難跟著我的這幫兄弟了.我們也只是想獲得更好的生活而已,現在失敗了,有什麼事我一個人擔了."

我直接上前兩步一腳再次將其踹倒在地,然後不等他爬起來就一腳踩上了他的胸口將其踩在了地上."你這個人就是太自大.有什麼事情你一個人擔了.你覺得自己很夠義氣是嗎?你知道天極盟的損失有多少嗎?你知道多少玩家因為你損失慘重嗎?你一個人擔了?你說的輕巧!就算把你剁吧剁吧賣了也不夠賠償人家的萬分之一的.還你一個人擔了.下次說這種話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我實話告訴你,你擔不起這個事情.還有,不要擅自決定我的行動.我想干什麼不是你能決定的."

"放開我們會長."被他們會長制止的那家伙這時候終于忍不住叫喊著就沖了上來,他們會長被我踩在地上呼吸困難,想說話制止卻喊不出聲音,不過即便他喊出來估計也沒用.

那家伙一下沖到我的面前就想攻擊我,但結果卻是一個照面就被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揮劍的手腕,跟著我手腕一抖他的劍就飛出去了,然後胳膊一抬在空中一拉一甩,那家伙直接整個人騰空轉了一圈被我猛地摜在地上,然後一只胳膊被我反扭在身後想動卻用不上勁,稍微掙紮的厲害點胳膊就撕裂一般的疼.

"會長們在這里討論事情,你一個普通會員摻合什麼?一邊涼快去."我順手向上一提,那家伙立刻被拽了起來在空中翻了三圈半然後直接站在了地面上.直到此時他還傻愣愣的看著我,沒搞清楚怎麼回事.

我也沒管他,而是將目光重新轉回腳下這家伙的身上."我剛剛說的話你聽明白了沒?"那家伙拼命的點起了頭,然後突然又愣了一下開始拼命搖頭.我皺眉看著他問道:"你這到底是明白還是不明白啊?"

"好像明白一點,但是不完全明白."

"那你說說看你都明白什麼了?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我這個時候已經將踩在他胸口上的腳拿了下來.

那家伙也不起來,只是撐起上半身坐在了地上,然後說道:"剛剛聽你說話的意思,好像是不打算追究我的樣子.但是我又感覺好像也不完全是這個意思."

"算你沒蠢到家."我退了一步就准備說給他聽,結果腳下後退一步卻傳來了吧唧一聲,感覺腳底下的感覺不太對的樣子,似乎是踩到了爛泥.猛然一回頭才發現腳下的地面是真的已經變成爛泥坑了,不過這泥坑不是水泡的,而是被血泡的.整個花壇隔離帶的外圈都是比較高的,所以隔離帶上的液體是流不出去的.當然,因為中央的隔離帶也是花壇,所以里面的地面是松軟的泥土,吸水性很好,一般來說是不會變成泥漿坑的.但問題是,剛剛這個地方短時間內死了太多人,血水一時之間過于集中,結果不但蔓延到了我們這邊,而且還把地面都泡成泥漿了."我靠,國王你稍微注意著點行不行?別把尸體砍那麼碎,血水都流過來了!"

"抱歉抱歉,我現在注意."國王一邊繼續屠殺對面的敵人一邊頭也不回的回應道.

天地會的玩家一個個都是一臉古怪表情的看著我,完全被我們的反應給打擊到了.不過我可沒空管他們的反應,說完國王之後又轉向他們會長:"剛才我說到哪了?"

"沒蠢到家."

"對,你這個家伙還算沒蠢到家.我的意思你確實是理解了一半.我確實是不打算再對你做點什麼了,因為你現在已經淒慘到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讓你更慘一點了.而且,我這個人是很重視利益的.只要利益足夠大,對于一些不涉及原則問題的事情,我都可以妥協.如果我這次對你進行懲罰,那麼對我們冰霜玫瑰盟,對天極盟,其實都沒什麼實際好處,頂多也就是出口氣,外加炫耀一下武力而已.問題是,我們行會貌似已經不需要再炫耀武力了,所以這種事情等于是在做無用功.除了心理安慰之外,我真的是沒覺得有什麼實際收貨.所以呢……我打算換點實際的."

"你想讓我們幫你做點什麼?"對方試探性的問道.

我點點頭微笑道:"孺子可教也.你們行會也就這個樣子了,即便我不對你們做點什麼,估計你們也未必能從這次的事情之中幸存下來.而且,你們現在的狀況也確實是讓我有些不忍下手的感覺.所以,不如我們換個思路.懲罰你們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那不如讓你們做點什麼來贖罪算了.當然,為了讓你們能夠積極主動的去為我們賺取利益,我也會適當的讓你們得到一些好處.所以,只要你肯配合我,按照我們給出的方案行動,我保證你們可以獲得一定的好處,而且以後不會再追究你們這次的行為.要是你們這次的任務完成的出色,說不定我們以後還有更多的合作機會."

那個家伙一蹦從地上跳了起來,然後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你覺得我像是那種很有空找你尋開心的人嗎?"

"那倒也是."對方點點頭道:"那麼我願意聽候你的調遣為我們的行為道歉."

"你確實是個人才."我微笑著說道:"起碼你知道隱忍,比那些只會一味囂張的白癡好多了.你放心,我們冰霜玫瑰盟和別人合作都是注重雙贏的,吃獨食不是我們的習慣.只要你不給我們搗亂,我就保證你們有賺頭.那麼現在,我們先來解決一下眼前的麻煩吧."

一聽到這個對方立刻興奮了起來,然後點頭道:"感謝你的寬容.可是現在這個戰況……難道你要調集外面的冰霜玫瑰盟會員來助戰?"

"有那個必要嗎?"我抬頭看了下防線前方,然後向前一揮手道:"死神衛隊,沖鋒."

"為了冥神!"伴隨著一聲整齊的宣誓聲,我們身邊突然一下就出現了一大片的死神衛隊,然後這些狼頭人身,穿著重甲的特殊死神衛隊便直接從前排的天地會玩家的頭頂跳了過去殺入了對面的**玩家群落中.

死神衛隊的死神衛士身高都在三米左右,本身手長腿長,近戰的時候攻擊范圍比一般人要大的多,再加上這些家伙的屬性是和我的屬性關聯的,所以雖然等級不是非常高,可是戰斗力卻相當可怕.最重要的是死神衛隊是可以複活的,雖然複活速度有限制,但以我目前的召喚量來看,一般的戰斗中基本上是死不完的.所以,用死神衛隊當炮灰部隊沖開敵人的陣型是再適合不過了.這些根本就不會真正死亡的家伙可以毫不畏懼的和敵人同歸于盡,反正他們永遠不可能真的死掉,所以他們根本就是無所畏懼的.

對面的**玩家本來還挺瘋狂,但是碰上完全不怕死的死神衛隊之後他們才知道什麼叫真的瘋狂.第一批死神衛隊幾乎是直接用身體撲到了對面的人群頭頂上,然後硬是用自什的重量砸出了一片能站人的空白區,接著後面的死神衛隊安全不顧前面同伴的死活下雨一般跳到了這個空白區,將被撲倒的敵人和那些第一批跳過來的死神衛隊一起踩死在地面上,接著這些站穩了腳跟的死神衛隊開始嚎叫著向前沖鋒,伴隨著他們的是他們自己的召喚生物.事實上因為死神衛隊自身也可以召喚生物,所以和他們作戰需要的其實不是戰斗力而是耐力,因為這些家伙就算打不死你也可以把你活活累死,那洪水一般的數量絕對是能堆死大部分敵人的.除非你會飛,或者實力超過他們好幾個階段,否則根本不可能從他們的攻擊中脫離出來.而一旦陷在里面,其實也就離死不遠了.

隨著我的死神衛隊加入戰斗,天地會的那些人逐漸被從戰斗中解放了出來,後續的死神衛隊還在不斷的填入前方的街道之中,而且他們不是在防守,而是在一路向前推,並且速度非常的快.在他們那種一命換一命的打法之下,就連瘋狂的**玩家都開始逐漸感覺到了恐懼.人一旦感覺到恐懼就會開始胡思亂想,而想的越多越害怕,之後就是徹底的意志崩潰.

"會長,那些瘋子開始撤退了!"一個滿身是血的玩家走到他們會長面前興奮的報告道.

他們會長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知道他現在肯定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興奮,于是便直接說道:"這都是小意思,你們之所以擋不住那些家伙只是因為你們還有理智,那些家伙卻是已經瘋了,不過要比誰更瘋,沒有人是我的這些死神衛隊的對手,他們可是拿死亡當享受的,再不怕死的人也別指望跟他們比瘋.哦對了,你們這邊的防線還不止這一邊,另外幾處貌似問題都不大,你們不用管這邊了,去趕走那些人不成問題吧?"

"那你是不是要先休息一下,我們可以到那邊的總部里詳細談談之後的合作計劃?"對方會長非常熱情的問道.

我搖了搖頭道:"你們這里有機動力比較好的玩家嗎?我有事情,需要他們幫忙."

"機動力比較好?"

"嗯,能在房頂上跳躍前進的那種,最好還能帶個人的那種.戰斗力什麼的當然是越高越好了."

"有是有,只是不知道你需要多少人啊?"

"不用太多,三五個就行."

"哦,那簡單."那個會長立刻對後面喊道:"雷霆小隊在哪?過來報道."

聽到這個名字我差點沒一跟頭栽地上.雷霆小隊?這名字未免太拉風了點吧?到底是什麼樣的隊伍需要用到這種名稱的嗎?

我這邊正在那疑惑呢,那邊正在休息的人群之中突然就跑過來五個玩家,一看身上的裝備就知道都不是一般人,否則不會有這麼好的裝備.

"老大,叫我們什麼事啊?"跑在最前面的一個是個很年輕的玩家,他剛到我們面前就直接問了起來.

"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一會你們跟著他,他有什麼指示你們就照做就行了."

"啊?"旁邊一個身高至少一米九以上的大塊頭問道:"什麼命令都要執行嗎?"

他們會長用力點了下頭道:"讓你自殺你也給我立刻自殺,明白了嗎?"

"哦!"大塊頭應了一聲便沒再說什麼,而其他四個人只是看著我並未搭話.

"好了,這些人就是我們行會的雷霆小隊,主要負責戰場偵查,可以說是我們行會戰斗力最強的小隊之一了.他們應該符合你的要求."

我點點頭算是接受了這個小隊.如果這家伙沒有說謊的話,這種小隊確實應該是非常強力的小隊,因為我們行會也有這樣的戰場偵察小隊,而且也確實是行會里數一數二的隊伍.在我們行會的作戰小隊中戰場偵察小隊,BOSS戰小隊以及特種支援隊就是並列的三種最強戰隊.當然,一般行會是沒有特種支援隊的,這個是我們行會獨有的,但是另外兩種小隊相信大部分行會都有,只是未必是固定編制,一般都是臨時拼湊的,只有我們行會和少數大型行會才會固定這種隊伍的人員構成.

這個戰場偵察小隊的任務主要就是在兩軍開始接站以後對敵方戰陣之內的某些特定點進行偵查或者直接進行攻擊,因為他們的戰斗性質問題,所以這種小隊往往要在大群敵人的包圍之中前往目標地點,這就決定了他們要有超強的機動力保證不會被敵人纏住,還要有極強的攻擊力和防禦能力,否則在敵人的陣地中你一旦被某個敵人纏住那就會讓更多的人追上,結果只能是被活活圍死,所以必須要能在接戰的瞬間就擺平你的對手,這樣前面的敵人再怎麼攔截也托不住你的速度,也就不存在被包圍的可能性了.

這個雷霆小隊應該之前就是天極盟的戰場偵查小隊,畢竟他們這個天地會也就是剛剛從天極盟之中分類出來,不可能這麼快就成立這種專門為行會戰准備的作戰單位,所以肯定是之前遺留下來的小隊編制.

"好了,你們會長的話都聽清楚了,現在開始跟著我走,該干什麼我會通知你們."

那幾個家伙似乎都不是多話的那種人,即便是那個年輕人看起來熱情一點也只是比較熱情而已,並非是貧嘴.聽到我的話只是點了下頭就站到了我身邊不再說話.這種表現讓我相當滿意,這是明顯的職業玩家的特征,一般的玩家不可能這麼的嚴肅,感覺這幾個人身上甚至有種軍人的氣質存在了.雖然只是很淺的一點,但畢竟是有點那種感覺了.我估計這搞不好還是因為我們的原因,因為我們行會當初接收了不少軍方派來實習的中低層軍官,而我們行會又安排不下這麼多人,所有很多人都被我們派到了別的聯盟行會去當教官去了,結果就是在聯盟行會訓練出了一大幫軍隊作風的玩家.這幾個八成就是其中的一份子了.

確認他們明白了該做什麼之後我就直接張開翅膀用力一拍就飛了起來,不過我沒有飛高,而是落在了旁邊的建築頂上,下面幾個人看到我上了房頂也跟著紛紛躥了上來.我看到他們跟上來之後立刻就轉身沿著街道旁邊的房頂朝著前方飛了過去,那些家伙知道我的意思是讓他們跟上,于是紛紛踩著房頂跑了過來,速度勉強能跟得上我飛行的速度,還算比較不錯.

越過一長排的房子之後我們就到了一座房屋的頂上,而後我一收翅膀便落在了房頂邊緣的一處挑簷上.後面那五個家伙比我慢一步落到了我的周圍,也不問我干什麼,而是整齊的低頭看向了我看向的位置.這個反應讓我稍稍驚訝了一下,這素質明顯比之前遇到的那些韓國玩家要強出不是一星半點啊!我甚至感覺身邊跟著的是自己行會的精英戰隊的感覺,完全不像是個普通行會出來的普通小隊的感覺.

雖然很驚訝這五個人的戰斗素質,但我並沒有說什麼,而是伸手快速的做了幾個手勢.跟在我身邊的這五個家伙嗖的一下就全都躥了出去,兩個玩家輕巧的跳到了對面的房頂上,然後借助牆壁反彈從兩座建築中間的夾縫下到了距離地面只有三四米高的地方停在了那里,跟在我身邊的另外三個家伙猛然砸在了街道中一個正在高彈闊論的家伙身邊,這個家伙被聲音驚動,猛然轉身,結果這三個人卻是什麼都不說,中間那個大塊頭上來就是一個野蠻沖撞將那家伙直接轟飛了出去,另外兩人則是擋住了那家伙身邊幾個玩家的圍攻.

三人一擊得手之後也不戀戰,轉身就跳上了旁邊建築的二樓窗口,雙手一搭窗框借力一個上躥立刻就到了三樓,然後在下面玩家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三個人直接就上了房頂,而與此同時那個被撞飛的玩家還沒落地就被之前停在房屋夾縫處的兩個人一下給接在了手里.兩個人配合默契的在那家伙脖子後面一敲,然後其中一人轉身就往高處爬,另外一人抓著這個昏過去的目標像玩雜技空中飛人一樣先從自己褲襠底下向後一甩,然後等力盡之後反向甩過來猛地將其拋上了頭頂一層的高度,而上面那個玩家則是同樣的動作接住他立刻再次往上扔.此時之前爬樓的三個人已經到了樓頂,直接接住被扔上來的目標扛起來就跑.

下面的那群人看到剛剛還在對自己演講的家伙被人綁走了立刻就開始上竄下跳的要追,只是上面那幫人動作太麻利了,從他們跳下去開始到把那家伙扛跑整個過程一共只用了八秒,這麼點時間不少人都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呢,動作快的也只是追到了房子底下,根本沒來及爬樓.不過看到上面那五個家伙跑了之後下面的人總算是都反應了過來開始准備追擊,只是他們還沒啟動我就對著下面丟了一個爆裂火球下去.我的目標是對面房子底部的一個窗口,火球竄入建築內部立刻爆炸,然後就是四處亂飛的建築碎片和煙塵,下面的人群瞬間就停止了追擊捂臉轉身抵擋飛來的碎片.

這就是高手和一般玩家的區別.剛才那些飛出去的碎片其實沒有多少殺傷力,如果是高手,這種時候只要稍微用胳膊擋一下眼睛部位就可以繼續往前沖,等沖出隨便飛射范圍就基本沒問題了.雖然身上會被碎片擊中,但其實傷血微乎其微,根本可以不做計較.但是,普通玩家沒有那樣的意識,他們還是按照正常人的反應,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自我保護,結果確實是沒有受到傷害,但也把敵人追弄丟了.

我這邊扔完火球之後也不再站在這邊看著了,直接張開翅膀飛向了那五個家伙離開的方向,不一會就追上了他們.

"你們當過兵?"我一落下來就直接開口問了這麼一句.

幾個人沒有任何驚訝的反應,顯然他們已經意識到自己犯錯誤了.剛才我只是用手勢命令他們下去抓捕那個目標,並未說話,而我用的手勢卻是部隊里的手勢,作為普通人他們不可能看的明白,但很顯然他們不是普通人,因為他們不但明白我的手勢意思,而且配合的極端默契,這完全就是城市特戰隊的標准,比起大部分正規軍都要強出一大截,可能比起精英特種部隊也不弱多少了.

果然,五人中唯一的女性玩家點頭說道:"我們以前都是部隊里的,具體番號什麼的恕我們不能說明,反正都不是一般部隊就是了.退役之後也找了些工作,但是你既然會那個軍用手勢就應該明白,我們這些人在軍隊里除了殺人什麼都沒學會,可是我們也不想去當殺手或者打手,所以你也知道,大家的日子都不怎麼好.後來有個以前退役的同事說進游戲里面當職業玩家蠻好賺的,我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進來了.沒想到居然還真的挺不錯的.我們在部隊里學的那些東西在游戲里雖然很多都不能直接用,但基本上都是類似的東西,稍微變通一下就能發揮作用,而且我們的很多技巧都被系統設別為自創技能,不但給了很多獎勵還有額外屬性,戰斗力比一般人強多了."

"你們原本就認識?"

"不是,我們是游戲里認識的."那個大塊頭說道:"大家在游戲里互相發現對方都是部隊里出來的,配合什麼的比較省心,然後大家就組隊一起殺高級怪做任務弄裝備換錢,再後來遇到樸銀會長招攬就進了天極盟.她出的錢比我們做任務賺的多."

"那你們怎麼又跑到天地會來了?"

"因為這邊給的更多."

這個回答還真是直白,不過這倒是省事了.我直接笑道:"你們的戰斗意識挺不錯,有沒有興趣再換個老板?"

"那要看您開的價格是不是有吸引力了."那個女性玩家笑著說道.

"你們現在的價碼是多少?"

"每個月兩萬水晶幣."

"每個人?"我驚訝的問道.

"不,我們一共."那個女性玩家說道:"我們都是先集體拿錢,然後按照大家這個月的消耗把開銷先報銷掉,剩下的部分再根據大家的貢獻分.不過一般都是平均的.除非某人這個月有特殊貢獻會多拿一些."

我在心里算了一下,這個數字還算合理.兩萬水晶幣,那就是二十萬人民幣,他們一個月的消耗算上裝備的維修以及藥品什麼的,不考慮新裝備購買的話,應該五個人五萬人民幣就頂天了.剩下的十五萬五個人分,每個人每月工資等于是三萬人民幣.韓國的物價比我們高不少,但是三萬人民幣一個月已經不算很少了,再說這個還是工資.他們在游戲里不可能一點額外收入都沒有,也就是說他們每個人每月至少三萬多人民幣的收入.這個收入在現在的韓國來看,應該算是平均線以上的收入了,有錢人算不上,但絕對不窮了.

"看起來天地會還是挺看中你們的,不過這個價格和你們的戰斗素質比起來其實還低了一些."我稍微想了一下就說道:"我有兩個選擇給你們.第一個,成為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雇傭兵,我每個月給你們三萬水晶幣,純的.你們的消耗我們行會全包,三萬水晶幣是你們的純收入.但是,其他的所有東西我們行會不會再管你們,你們需要什麼要自己花錢買.給你們的任務你們要執行,只要盡力,完成不了不怪你們,任務中除了任務目標之外,其他額外收入你們自由支配.這個方案你們看如何?"

五個人稍微討論了一下之後才由那個大塊頭問道:"那另外一個方案呢?"

"另外一個方案就是你們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享受精英玩家一樣的行會福利待遇,當然行會會員的責任你們也要承擔.每個月我額外支付你們一共一萬水晶幣."我說到這里看到對方要說話,趕緊搶先道:"先不要忙著拒絕.我們行會還有些東西你們不清楚.在我們行會是有內部任務的,也就是一種懸賞任務,任務給出的獎勵有現金,裝備,道具,行會貢獻度之類的不同獎勵,你們可以自己選擇去完成任務賺錢.我們行會的玩家基本上都是靠這些任務賺錢的,而且我保證我們行會玩家過的都不錯.所以,你們想要哪個選擇?"

"讓我們先討論一下可以吧?"

"當然."

得到我的同意後這些家伙立刻湊在一起開始激烈的爭論了起來,然後他們居然有一個人下線了一小會.反正也不著急,也就沒管他們,而是先去研究那個被弄暈過去的目標去了.這個家伙其實就是一個煽動**的家伙,也就和我之前抓住的那倆是一樣的存在.之所以要抓這些人一是我想搞清楚那些背後黑手的真正目的,另外一個目的也是順便平息這些**.這些玩家就是煽動騷亂的人,只要他們不在了,那些**的玩家很快就會反應過來恢複正常.

這次抓到的這個家伙顯然也不是什麼硬骨頭,所以很快就被我問出了不少東西,只是結果和之前得到的信息大致差不多.這些人其實不過也就是個小卒子而已,對方不可能和他們解釋事情的前因後果,能告訴他們的都是需要用到的信息,所以這些人知道的東西真的是少得可憐.不過,從這些人的嘴里多少總是可以掏出一些東西來的,所以我才會出來抓這些人.

這邊的這個家伙審問完之後我就將其直接干掉,然後再次回到了那邊的雷霆小組身邊,這五位顯然是發生了很大分歧,他們之中有人想要第一個方案,有人要第二個方案,意見不能統一.

看到他們在那里完全商量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干脆說道:"你們要不然這樣吧.首先你們先按照第一種方法給我干一個月,然後再按照第二種方法給我干一個月,第三個月的時候你們自己告訴我你們要哪種方法,然後我們就按照那個方案執行.這樣總沒問題了吧?"

"成交."

雖然給出了兩種方案,但我覺得他們最終其實全都會選擇第二個方案,因為我們行會的任務真的是非常好賺.這個任務之所以這麼好賺的原因就是我們行會的任務都不是單個玩家執行的,基本上都是有專門的人組織,所以效率什麼的都很高,而且因為我們行會的後勤支持比較好,玩家在得到了行會里的各種福利的便利之後,完成任務往往非常簡單,這就導致他們的任務完成速度很快,一個月可以接好多任務,再加上這些任務給的酬勞都很多,自然賺的就非常多.等他們五個明白了我們行會任務的強大之後,保證他們都會選擇第二個方案的.畢竟這個方案比第一個方案賺的多多了.

這邊五個人最終全部同意了加入我們行會,但是我沒有打算把他們帶回艾辛格.現在這段時間韓國這邊正是缺人手的時候,當然讓他們先在這邊幫忙了.

搞定了他們五個之後我們又去抓了好幾個被收買的玩家,結果問到的東西都是大同小異的,最後我也放棄了繼續抓捕這些人的打算,反正也沒太大收獲了.

完成了任務之後我讓五個人先去和他們會長報告一下,然後辦理退會手續,之後再加入我們行戶,而我則是順著心靈感應向著城市外面飛了過去.

之前在去見天地會的會長之前我曾經讓飛鏢跟蹤過一人,而現在我能感覺到飛鏢已經追到了城外去了,我現在就是在朝著那個方向前進.我估計那家伙大概是意識到了自己被跟蹤了,所以正在跑路,因為我感覺飛鏢的移動速度非常快,而他在跟蹤那個人,也就是說那個人的速度非常快,不然飛鏢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往前沖.

雖然對方移動速度很快,但那只是相對一般人來說的.我騎著夜影比他快多了,很快就追上了飛鏢.在收回飛鏢之後我也看到了那個玩家,他此時正在一片山林之中穿行,而且跑的是跌跌撞撞的.他的臉上有很多道紅色的傷痕,傷口都不深,但數量很多,我一看就知道是飛鏢干的.估計這家伙發現飛鏢之後就要下線或者傳送,結果飛鏢上去攻擊他讓他進入戰斗狀態,結果就被限制住了沒法直接下線或者傳送.當然,他要是強行下線也是可以的,只是那樣的話下線的知識他的意識,他的身體是不會下線的.到時候我不管是殺他還是做什麼,他對沒辦法,所以他不敢強行下線.至于說傳送……那個是需要時間的,而飛鏢的攻擊雖然不能把他怎麼樣,卻可以打斷傳送,因此他不管怎麼傳送都不會成功.

看著那家伙現在慌亂的樣子,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這個家伙和之前的那些煽動玩家的人並不一樣,他沒有出現在人群之中,也就是說他的任務不是煽動人群,但是可以肯定他不是天地會一方的人.那麼,這家伙到底是干什麼的?還有.他在發現自己被追蹤後就開始試圖下線或者傳送走,而失敗後他不是想著戰斗,而是在跑.那麼,他要去哪呢?

這些問題讓我非常的好奇,但是看這個家伙的樣子貌似短時間內他是不可能跑出太遠的,而要想知道他要去的目的地,就要一直跟著.可是我沒有那麼多時間跟在他後面看他跑路,所以我打算使用一個比較快速的方法.當然,這個方法稍微有點冒險,不過我覺得問題應該不大.

趁著那家伙還處于戰斗狀態之中的時候,我直接就讓夜影帶著我沖了出來.那家伙本來並不知道我已經到了,他只是一直被飛鏢攻擊,並未看到我出現,所以他就以為我只是讓魔寵追殺他而已,現在看到我之後立刻就讓他嚇了一跳.不過這家伙也只是嚇了一跳而已,他在驚訝之後立刻就轉什端起了那支看起來沒啥特別的弩弓對准了我這邊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他並不傻,因此他知道,在我面前逃跑一點意義也沒有.他的速度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所以他才擺出了戰斗姿態.他其實根本就沒指望能抵擋我的攻擊,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我對手,之所以擺出這個姿態只是在知道跑不掉的情況下又不想束手待斃而已.

"怎麼不跑了?看來你是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啊."對方根本不接我的話,只是端著弩瞄著我一動不動.對他的反應我非但一點不生氣,反而是非常的高興,因為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只幽靈蟲正在草叢之中快速穿行.這里是山林,地面上到處都是亂石,落葉和齊腰深的雜草,可以說這種地方的隱蔽物太多了,要想在這里藏身非常的容易,尤其是對一只蟲子來說.現在,趁著這家伙全部的注意力都被我吸引的機會,那只幽靈蟲正在繞行一個大圈,從後方接近他.而我則是若無其事的繼續和他調侃."你不要害怕.我不是想要追殺你,只是對你手里的那個努很感興趣而已."

對方對我的話依然是毫無反應,但是我卻是一點都不介意,繼續道:"之前那些飛向我的床弩一樣的弩箭就是你射的吧?看你手里這個東西也不像是能發生那麼大的箭矢的樣子,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嗎?你是有這樣的技能,還是說你的這個弩上帶有這樣的屬性?"

對方看著我,依然不動不回答,不過此時我的幽靈蟲已經爬到了他背後不到五米遠的地方.

千萬不要小看我的幽靈蟲,他們的身體雖然不大,但是速度其實並不慢,要不是因為怕聲音被對方發現,我甚至可以讓幽靈蟲飛起來.而只要幽靈蟲飛起來,他們的速度甚至可以和普通人小跑的時候速度相當.這個速度其實已經並不慢了.

看到那個幽靈蟲已經接近到足夠的距離了,我又再次說道:"我知道你因為我的魔寵之前攻擊你所以不相信我的話,這個其實是沒辦法的事情.我當時有急事,不能來找你,可以我又怕你下線或者傳送走了追不上,所以就讓魔寵阻止你下線或者傳送.攻擊你也是沒辦法的.不過你應該也注意到了,我的魔寵的攻擊的力並不高,我知道這個不會讓你受多大傷害的.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你的那個巨大的弩箭到底是怎麼來的,只要你告訴我,我保證立刻放你走."

"你真的肯放我走?"對方這麼長時間以來終于說話了.

我盡量和藹的微微一笑,然後說道:"當然.我的話向來是算數的.你可以打聽打聽,就連日本人那麼恨我,他們也沒說過我說話不算話吧?所以我的信譽你可以放心.只要你告訴我你的那個巨大弩箭是怎麼回事就行."

"是個特殊屬性."對方忽然說道:"我的那種巨大化的弩箭是一種特殊屬性,我只要使用弓弩類武器,發射出去的箭矢都會自動獲得倍化增幅,具體變多大由屬性等級決定.現在我只能讓箭矢變成小型攻城床弩的大小.好了,我說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我微笑著點點頭:"你使用傳送卷軸吧.我保證這次不打斷你.反正傳送卷軸沒法追蹤,你傳送走了自然我就追不上你了.再說你傳送到下一個城市之後完全可以用傳送陣再往別的城市傳送,多跳轉幾下,即便是我也追不上吧?"

對方點點頭算是認可了我的話,然後小心的單手繼續端著那個弩,另外一只手小心的拽出了一根卷軸用嘴巴咬開了上面的繩子,期間眼睛卻一直不敢離開我這里.

我看著他的滑稽樣子笑著道:"你就算拿著那個東西又能把我怎麼樣?你還是放心的用兩只手拆吧!我說了放你走就是放你走,不會賴賬的.我真要反悔,你拿不拿武器其實根本沒區別吧?"

對方大概是也覺得我說的有道理,他和我的實力差距太大了,他防備不防備我其實根本沒意義.既然沒用,他索性也就放下了弓弩,然後直接撕開了卷軸.在傳送卷軸啟動後他就緊張的一直盯著我,但是卻沒有舉起那個弩來,反正他也知道那東西沒用.不過,直到最後他出現在另外一個城市的傳送陣中的時候,他都沒等到我的突然襲擊,這個結果讓他稍微愕然了一下,然後就是一陣劫後余生的感覺.

事實上就在他興奮的慶幸自己跑掉了的同時,我也正在高興,因為他不知道,有一只不起眼的小蟲子正趴在他的背後跟他一起偷渡了過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二章 找到你了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四章 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