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挑釁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挑釁

坍塌結束的時候場內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都到了一層的地面上,不過都是戰斗人員,基本沒有受傷的.這麼點高度掉下去對戰斗人員來說那就跟玩一樣.

因為現在就我一個人站在上面二樓未坍塌的邊緣地帶,所以下面的人都在仰頭看著我這邊,但是他們那邊基本都沒動.盡管這幫人的實力其實很不錯,但他們也都聽說過我的戰斗力,所以在沒有人帶頭的情況下一般人也不敢輕易對我發動攻擊.

其實就像是現代人會被槍支嚇住,而原始人不會一樣.現在在游戲里,真的敢主動對我動手的不是真正的一線高手就一定是不認識我的人,而那些認識我的,但本身不是極端強悍的玩家,一般都是不敢主動和我的動手的.因為他們知道我的強悍,所以反而有些畏手畏腳的感覺.

"冰封女妖,真是想不到居然能在這里碰到你."我很隨意的坐在了二樓坍塌地板的邊緣看著下面的冰封女妖說道.

冰封女妖見我沒有主動沖上去而是開始聊天也干脆放下了戒備姿態不甘示弱的回應道:"這句話應該是我來說才對.你說我怎麼每次干點大事情都能碰上你呢?"

"這說明你我有緣啊!"

"有你個頭的緣,我看你就是只討厭的蒼蠅,總是喜歡在別人身邊到處亂飛."

"你有見過我這麼厲害的蒼蠅嗎?你們這麼多人都打不過我一個,要是我是蒼蠅,那你們是什麼?細菌嗎?還真是弱的可以啊!"

"你……!"

"冰封女妖,別和他廢話.這家伙嘴吧厲害著呢."之前被我一腳踹出去的鬼手信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到了房間里,此時正好看到我和冰封女妖在那里吵架,立刻就出聲提醒了一句.

本來鬼手信長不說話我還沒注意到他進來,現在看到了當然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我說鬼手信長,你這家伙不好好的在八歧大蛇身邊伺候著,怎麼跑到韓國來了?我聽說內官是不能隨便出門的吧?"

"你……!"

所謂的內官其實就是太監,因為鬼手信長現在已經徹底的投靠了八歧大蛇,而且連做玩家的尊嚴都不要了,一心要跟著八歧大蛇一條道走到黑,所以我把他說成是專門伺候皇上的太監也不非常的形象.當然,要不是因為我說的准確形象,鬼手信長反而就不會這麼生氣了.

"你就不要你呀我呀的了,我知道你現在已經徹底變成八歧大蛇的狗腿子了,所以我罵你也算罵的在理.要不然你自己說,你現在到底哪一點還像是個玩家.我們這里這麼多的玩家,雖然我們大部分人都打不過八歧大蛇那種級數的NPC,可對我們來說他們就是NPC,不過是游戲系統為我們設置的一些交流對象而已.可是你現在居然混到要給NPC當狗腿子,什麼事情都搶著干,完全沒有了自己的思想,你說你還混個屁啊?"

鬼手信長被我一串話說的是差點吐血,而周圍的那些行會會長們在我說完並不是對著我同仇敵愾,而是紛紛看向鬼手信長議論了起來.事實上我說的這種事情確實是大家認可的,畢竟在大多數玩家的心里從來就沒有將NPC放在對等的位置上.在玩家的心里NPC就是陪自己玩的,是低于玩家的一種存在,即便是有些人因為和某些NPC長期接觸而產生了感情,那也頂多是將對方放在對等的位置上而已.像鬼手信長這樣直接讓NPC爬到自己頭上去了的現象,說實話,大部分的玩家都是相當不齒的.所以,在我說出這番話之後,那些人並不是直接幫著鬼手信長和我吵,而是全都開始對鬼手信長議論紛紛了起來.

事實上我早就知道剛才那番話會收到這樣的效果,因為在場的這些行會會長其實有一大半都是俄羅斯人,而剩下的一些則是韓國人,就是沒有日本人.本身國籍就不一樣,即便是暫時聯手合作,他們之間的關系也絕對不會親密到什麼程度.這些人現在也就是因為大家的利益一致暫時和鬼手信長他們牽扯在一起,一旦有什麼機會下手,相信這里的大部分會長都是不介意陰死鬼手信長的.所以說,這些人幫助鬼手信長說話的可能性根本就是零.

盡管氣得不行,但是鬼手信長也知道,和我吵架是絕對沒什麼好結果的.之前就曾有人說過,我的戰斗等級是兩千多級,吵架等級可能已經五千往上了,所以要吵架吵贏我,還不如打贏我簡單一點.

雖然現場的大部分行會會長都在對鬼手信長指指點點,但是現場也是有明白人的.至少那個冰封女妖是知道現在的局勢是不能繼續下去了,因為再這樣下去鬼手信長勢必是要和現場的那些行會會長產生很嚴重的敵視情緒.雖然他們現在只是因為利益暫時結合在一起,但畢竟大家是合作的,所以在合作結束前,起碼要保持表面上的和氣,這樣才能合作下去.否則的話,如果雙方之間有很大仇怨,就算利益相同,也難保不會發生什麼問題.

冰封女妖對于此次的計劃非常的重視,因此她不想因為這點小事情就影響到計劃的進行.在那些行會會長們紛紛議論鬼手信長的時候,冰封女妖突然站出來大吼道:"紫日,你也不要欺人太甚.怎麼說鬼手信長現在也是我們的盟友,你在這種地方辱罵他,當我們不存在的嗎?"

"咦.人家自己都沒有什麼表示,你就急急忙忙的蹦出來是什麼意思?莫非你們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說到這里我故意停頓了一下,然後作恍然大悟狀道:"哦,我明白了.好了好了,不要一副吃人的表情.放心,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雖然我嘴上是這麼說,但其實我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周圍的那些會長們又是一番議論,顯然是也都明白了我的暗示.鬼手信長這個時候倒是反應了過來,趕緊拉住冰封女妖道:"別和他說話了,這家伙就是嘴賤.我們一起上,先把他打趴下再說."

"那要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五章 意外的發現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七章 鬼手信長變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