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七章 鬼手信長變異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七章 鬼手信長變異

被我羞辱了一番的鬼手信長和冰封女妖終于意識到了和我吵架是沒什麼好結果的,于是兩個人便一起沖了上來,而且這兩個人雖然據我所知應該是第一次碰面,但他們的配合卻相當的默契.

冰封女妖選擇了直來直去的攻擊方式,一上來就直接踩著牆壁沖上了二樓.當然我是不可能站在原地等著被打的,所以我直接張開翅膀猛地一扇,整個人嗖的一下就到了對面的牆壁邊上.

這大廳雖然面積不小,不過畢竟是建築內部,空間也不會大到哪去.我一扇翅膀就到了建築對面,而冰封女妖卻是直接一蹬牆壁整個人反彈出去追著我又飛了過來.

看到冰封女妖前進的路線,我直接翅膀一收就降落到了地面上,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鬼手信長那家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已經等在我下落的位置上了.發現鬼手信長的時候他已經對我發動了攻擊,所以我毫不猶豫的就是一個轉身讓開了他的攻擊,但是還沒等我站好,旁邊又突然飛過來十幾個魔法彈.

看到那些閃著不同光芒的魔法彈,我干脆直接迎著那些魔法彈沖了上去.在路過第一個魔法彈的時候永琲蔣翔謢V一掃將其朝著鬼手信長的方向推了出去,而鬼手信長本來是打算追我的,沒想到突然飛過來一個魔法飛彈,逼的他不得不減速避讓.

就是這麼一停頓的功夫我已經從那些看似密集的魔法彈之中鑽了過去,這些魔法彈雖然多,但就好像是高速公路上飛馳的汽車一樣,如果你的身手足夠敏捷,在這些車流之間穿行也不是做不到.同樣的,這些魔法飛彈因為都是瞄著我去的,所以飛行路線幾乎都是在一條直線上,我在中間來回閃避了幾次就成功避開了這些魔法飛彈.當然,雖然看起來我好像是輕描淡寫的就搞定了這些個魔法飛彈,但實際上這都是因為我有著超強的敏捷屬性以及超高的神經反射速度.正常玩家別說根本來不及反應,就算你運動神經超群可以對這些魔法飛彈的飛行軌跡進行捕捉並計算出安全路線,正常人的身體素質也決定了你即便是知道路線也絕對鑽不過去.

成功鑽過那些魔法飛彈之後我實際上就已經到達了那邊的其他行會會長的身邊.這些人可不像是冰封女妖和鬼手信長那麼勇猛.鬼手信長是因為知道退無可退,我們現在已經算是死敵了,所以他和我見面都不會手軟.而冰封女妖完全是因為本身的性格以及她的實力.一方面冰封女妖的性格完全繼承了俄羅斯民族好戰的特點,雖然是女性,但她卻異常喜歡戰斗,而且當她進入戰斗狀態之後甚至會有類似于狂戰士一般的感覺.另外,本身冰封女妖的個人實力也是相當不錯的,所以她只是知道我比她強,卻並不怕我,頂多就是戰斗時更加的小心一些而已.

但是,這兩個人不怕我,其他人可不是這麼想的.至少這里的這麼多行會會長之中就有一大半都非常的害怕我.在看到我沖上來之後,現場的那幫家伙立刻就做出了完全不同的三種反應.

第一種反應很正常,那就是進入戰斗狀態,准備接站.正常情況下大部分人都應該是這個選擇,但是現在這里的會長之中頂多只有三分之一的做了這種選擇.

第二種反應相對第一種就稍微的激進一點,他們直接朝著我沖了過來,目的可能是為了獲得主動權.只是我很懷疑這些人到底有沒有研究過我的戰斗特征.其實《零》的各種網站論壇之中早就有人將我的戰斗特點分析的差不多了.其中比較重要的一條就是,絕對不能讓我近身,因為我的遠程攻擊看似很犀利,但實際上近身之後才是我最可怕的時候,因為他們發現我的反應速度似乎超越大部分玩家很多很多,所以近身戰中幾乎沒有人可以在我身上占到任何便宜.

現場這幫會長們作出的第三類反應和前兩個完全相反,前面兩種不管哪一個都是准備要戰斗了,而第三種則是完全的放棄了戰斗.有大約五分之二左右的會長沒有任何和我接站的意思,在看到我沖過來之後這些人轉身就跑,而且一下就沖出了這個大廳,顯然是不想和我戰斗.

因為突然少了一小半人,剩下的那些玩家更加的緊張,只是他們緊張不緊張這個時候都沒用了.沖過魔法飛彈屏障的我已經重新將永盚_鐮槍拿在了手里.這種長兵器雖然看似使用起來並不方便,但其實看過我戰斗的人都知道,我手里的永盚_鐮槍殺傷力遠比想象中要驚人的多.

一般來說長兵器因為力矩問題,雖然攻擊范圍大,但實際上能用上的力氣卻非常小,而且過長的柄意味著轉向不靈活,而速度慢下來的話,命中率自然也就跟著下降.這也是大部分人不喜歡用長兵器的原因,尤其是在人多的時候,長兵器極易被人群卡死,然後陷入沒法使用的狀態.但是,以上情況對我的永盚_鐮槍卻並不適用,這個主要還是因為永琤豪酊漱謝_法則太犀利了.因為本身的鋒利程度無與倫比,所以永盚_鐮槍不管是砍人還是砍別人的兵器,那都跟切豆腐差不多.如果一個人的武器卡在了木頭里拔不出來,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你見過有誰的兵器被豆腐卡住的?所以說,永盚_鐮槍根本就不可能被什麼東西卡住,它的鋒利程度決定了只需要很小的力量它就能將阻擋自己的一切東西都一刀兩斷.

另外,長兵器不夠靈活的特性在永痝o里也是不適用的.因為作為使用者的我反應超快,而且敏捷屬性和力量屬性都非常的高,因此我不會因為兵器的重量影響揮動速度,再加上永盚_鐮槍本身就擁有那種忽略自身重量的屬性,所以在戰斗中,永琱ㄩ猻O變成鉤鐮槍,還是變成一把匕首,決定它攻擊頻率的都是我的屬性而不是兵器本身.

因為沒有一般長兵器的缺點,而鉤鐮槍這種東西又因為巨大的長度擁有了巨大的攻擊范圍,所以在人多的時候我反而比較喜歡用別人不喜歡用的鉤鐮槍.

那些迎著我沖上來的會長們是第一批和我接觸的人員,但是我們在接觸之前首先接觸的是我的永盚_鐮槍和他們的咽喉.被我平端著的永盚_鐮槍在接觸之前就在他們的咽喉之上點了一下.這些人雖然有的反應比較快,知道使用武器格擋,但結果除了讓他們的武器上也多出一個窟窿之外,根本就沒有別的作用.永琲瑣W利程度並不是一般武器就能擋下來的.

當我從那些人身邊跑過去的時候,那些主動沖上來的會長們依然繼續向前跑了幾步之後才紛紛失去平衡栽倒在地,而直到他們倒下去之後,血水才開始在他們身下擴散開來.

對面組成防線的那幫會長們對前面沖出去的這些人的反應完全沒有預料,本來以為他們至少能稍稍擋住我一小會,誰知道連讓我減速都沒能做到,只看到一片槍影翻飛那些人就莫名其妙的全部撲街了.

剩下的會長們意識到了我的戰斗力可能比他們原本預計的還要高出很多,可惜這種時候根本就沒時間讓他們思考對策了.我就好像是虎入羊群一般的殺到了那些會長中間,永盚_鐮槍隨手一甩,唰的一聲七八個人頭就飛了出去.剩下的會長們開始畏首畏尾,也沒人想著要上來補位,只是紛紛往後退,這樣人員一散開,他們的團隊優勢立刻就不存在了.我直接看准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沖了上去,一槍將一個家伙捅了個對穿,然後放開永琩R到他的身後一腳踹飛一個,轉身從他背後拔出已經穿過來一小半的永盚_鐮槍,跟著立刻捅入了對面一個玩家的肚子里.

我在這邊大殺四方,鬼手信長和冰封女妖可是沒閑著兩個人用極快的速度迅速沖到了我的身邊替換下了那些行會會長,然後立刻將我向建築外面逼.

事實上他們做的很正確.在這種狹窄的地方,他們除非靠人數堆,不顧一切的一起沖上來用疊羅漢的方式將我壓在下面,否則的話他們的人數優勢其實根本就發揮不出來.

所謂的戰陣是需要梯次排列的,內部的戰斗人員其實不用太多,外面的遠程打擊人員才是主力,而這個地方雖然面積不小,但遠不夠讓這些人完全施展開.加上這些會長之間多半是沒有一起打過仗的,所以他們之間的配合基本上是談不上什麼默契度的.在這種情況下那些會長都害怕傷到附近的自己人,所以他們都有點畏手畏腳的,而和他們比起來,我就完全不用擔心這些.這里不算是人還是東西,全都不是我的,砍到誰都可以,砸壞什麼都無所謂,所以我不用留手.

本來我就比這幫人厲害很多,現在我可以全力放開了打,他們卻要小心謹慎的出招,這差距自然一下就拉開了.不然的話,戰斗也不會進行的如此一面倒.這些人雖然不如我的戰斗力那麼高,但好歹也是各個行會的會長,他們身邊帶著的也都是各自行會中的金牌打手,要說實力那肯定是有的,只是現在這個樣子互相拖後腿,能發揮出來的可能連一半都不到.這樣的情況下要是還能把我怎麼樣,那一定是發生了奇跡.

"不行,這樣我們太吃虧了!"鬼手信長很快就意識到了想把我趕出這個建築是不大可能的,因為我一直在這里兜圈子,而且不斷的在試圖接近那些行會會長,並且只要一有機會就會出手干掉一個.

冰封女妖雖然一直追著我在打,但她也發現了我的目的似乎是要殺光這里除了她和鬼手信長之外的所有人.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我根本不在乎是否殺掉這些人,攻擊他們不過是為了收集情報而已.

戰斗中我和別人發生沖突就會在系統戰斗記錄中顯示出來,這樣我只要事後翻一下這個戰斗記錄就可以大致搞清楚今天到場的都有些什麼行會的人,雖然我也對今天的這個環境進行了錄像,但直接讀戰斗記錄遠比對照錄像一個個的去外面收集情報比對這些人的身份要簡單多了.

等到把這些人的名字和行會什麼的信息全都整理出來之後,我就可以讓本行會的情報人員對照這些信息去專門的調查這些行會的情況,這樣比我們自己大海撈針的搜索要快多了.

正因為需要這些情報,所以我一直不和鬼手信長以及冰封女妖硬拼,而是一直在找這些會長的麻煩.倒不是我打不過鬼手信長和冰封女妖,而是因為那些會長正在逐漸逃跑,我現在沒空跟他們倆耽擱,要是我現在專心和他們倆戰斗,保不齊那些會長就跑光了.

雖然大概知道我要先殺那些會長,但是鬼手信長和冰封女妖現在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是盡量的讓那些會長先走.他們今天的會議其實已經開完了,現在讓這些人堆在這里其實根本沒什麼意義,還不如讓他們趕緊走,去完成他們之前商量的那些計劃去.

那些會長們在冰封女妖的提醒之下開始紛紛往外跑,而我也當機立斷,跑著跑著突然轉身一拳直接轟在了鬼手信長的鼻梁上,原本以為我會朝大門口沖的鬼手信長完全沒想到我會突然轉身襲擊他,結果被我一拳打的整個人都飄了起來,雙腳因為慣性繼續向前,腦袋卻因為我的拳頭而瞬間停止了下來,整個人因為慣性而平飛了起來,但是我緊跟著就是一個肘擊,用胳膊肘砸中了他的咽喉部位.盡管他在最後一刻用手護住了咽喉,但這一下仍然差點將他砸背過氣去.

一擊就差點KO了鬼手信長,那邊冰封女妖立刻沖了上來護住了鬼手信長防止我下殺手,她也知道單靠她一個人是搞不定我的,所以鬼手信長必須活著.只是,出乎她的預料,我在一擊將鬼手信長放倒之後並未繼續攻擊,而是在她沖上來的時候突然轉身朝著大門口飛奔而去,一眨眼之間就到了門外.這個時候她和鬼手信長才反應過來意識到我剛才那一下其實根本不是要殺死鬼手信長,而是打算借此讓他們停下來好出去追殺那些跑掉的會長們.

事實上等我沖出來的時候外面的會長們已經有人開始傳送了,我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片藍色的傳送陣光芒在閃耀,不少人的傳送陣甚至已經接近尾聲了.看到這個情況我哪還能客氣,直接將拿出了一塊好像烏龜殼的東西,同時右拳猛然抬起照著地面就是一拳砸了下去.

我的力量雖然很強,但是正常情況下我的拳頭砸在地上,最多也就是讓周圍的人聽到轟的一聲響,外帶將地面砸出一大片龜裂,甚至微微下陷,但是這對周圍的人是不會產生什麼影響的.不過,剛剛我拿出來的那玩意可不是一般東西,那是玄武給我的甲片,是承載著玄武之力的恐怖物品.借助這個東西,我可以施展玄武的部分技能,並且借用他的力量.當然,根據等價交換原則,在這個過程中需要消耗巨量的魔力來支撐我的動作.

剛才這一拳就是我借用了玄武的力量發出的一拳,而就為了這一拳,我身上的魔力值瞬間就下去了三分之一,這還是因為我最近存了不少魔力在魔力球里面,要是沒有魔力球的存在,我現在的魔力值能剩下一半就算不錯了.

盡管耗魔很可怕,但玄武之力的效果絕對給力.剛追出大門口的鬼手信長和冰封女妖已經來不及阻止我做什麼了,他們只能看到我正好一拳砸在了地面上,然後就是轟的一聲巨響,兩人感覺整個城市都跳了一下,緊跟著城市里的建築物開始大片大片的坍塌,全城的地面幾乎全部被震裂成了一塊塊的碎片,那些建築除了城牆沒事之外,所有的建築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坍塌,至于那些傳送中的會長們……很不幸,剛才這一下徹底打斷了他們的傳送過程,所有光圈現在都已經熄滅,除了極個別運氣好在我出來前就傳送走了的,其他會長一個也沒跑掉,全都被留了下來.

"你你你……你對我的城市做了什麼?"一個暴怒的聲音忽然從我身後的行會總部大樓廢墟中傳了出來,盡管煙塵還沒散盡,但我已經看到了發出聲音的那個家伙.

這人我剛見過,就是之前在門口看到的那個和鬼手信長以及另外一個俄羅斯人一起談話的那個人.他的相貌可以確定這個人是韓國人,而且等級不低,看他的反應,多半是這個行會的會長,也就是這個城市的擁有者.之前他和鬼手信長以及另外一個俄羅斯會長在一起說話,可見這個人多半是這次他們密探中的關鍵人物,甚至于比冰封女妖的地位可能還要重要.

雖然這是個重要人物,但我知道他其實沒多少戰斗力.他身上的裝備看起來很不錯,等級應該不低,但是他的反應表明這是個不太經常戰斗的玩家,也就是說他的實力可能是硬堆起來的.

其實游戲里這樣的人很多,不少行會的會長都會有這樣的情況.畢竟行會會長的工作很多,經常要和別的行會會長聯絡一些事情,還要處理行會內部的各中事情,這接決定了會長們其實並沒有太多自由戰斗的時間.我之所以可以到處跑,這個主要是因為我們行會有一個完善的管理層,也就是鷹和紅月還有玫瑰以及我們行會的智囊團,他們完美的承擔起了行會運轉的工作,而我這個會長反而是被解放了出來可以到處跑.

正常行會的會長大部分應該是沒有太多時間練級的,而且其中有一小部分就像眼前這個家伙一樣,幾乎就從不主動練級.升級的經驗值基本上都是依靠行會會長的各種經驗提成硬堆起來的,而身上的裝備也不是自己弄的,而是行會會員貢獻的資金購買或者干脆就是會員打到的好裝備被用行會福利換到了會長身上.這種事情其實很正常,行會會長畢竟是行會的臉面,也是行會的實力象征,所以集中全行會的力量將自己的會長武裝起來就成了很正常的行為.

不過,大部分的行會會長都不是笨蛋,能成為會長的必然是和一般人有些不一樣的,所以大部分會長即便是沒時間,也會刻意的去鍛煉一下自己的戰斗能力,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會長才會完全不管戰斗的問題.

眼前這個家伙從走路姿勢到行為反應,怎麼看都像是非戰斗類的玩家,可他偏偏穿了一聲好東西,這分明就是個不會戰斗的樣子貨.

面對這種人的質問,我根本理都懶得理他,直接將目光鎖定了一個被震趴下的行會會長就沖了過去.雖然剛才那個沖擊波應該已經對全城的玩家產生了攻擊,因此我實際上已經得到了這些人的名字和行會信息,但為了保險以及之後便與查詢數據,最好的方式還是將這些人全都干掉的比較好.

那邊的那個行會會長看到我沖過來立刻就從地上爬起來和自己手下一起進行抵抗,但是他們只有三個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剛一照面有個家伙就撲過來要阻擋我前進,我立刻就是一劍擋開了他的攻擊,但結果對方整個人卻瞬間化為一顆流星消失在了天際.看著那個突然消失的人愣了一下我才想起來左手里還捏著玄武甲片沒放下來,剛才等于是用玄武的力量去撥了那家伙一下,所以,那個家伙直接就飛出去了.

短暫的愕然之後對面的人也反應了過來要進行還擊,但我的速度更快,已經先一步上前三兩下將這倆人全部放倒了.

周圍其他那些被打斷傳送的會長們這個時候就開始紛紛從地上爬了起來,但是他們的反應卻不完全一樣,有的人立刻開始二次傳送,有些人則是轉身就跑,還有的人直接把武器拿了出來似乎是要和我拼命了.

對面的人反應不一樣,我一個人肯定忙不過來,干脆一揮手,我的五條龍寵全部沖了出來,然後各自分開去追殺那些逃跑的人去了.至于那些就地開始二次傳送的,我直接交給飛鏢了.打斷別人傳送他最在行了.最後剩下的那些沒有跑的人,我想象了還是把國王,二世以及夜月,玲玲召喚了出來,當然凌和小純不能少.前面那幾個都是坦克,主要負責頂怪的,凌是主輸出,小純是全職奶媽兼輔助控場.由他們在,那些行會會長們基本上就不用指望可以跑掉的事情了.

這邊的人全都被困住了,我則是轉身面向了鬼手信長他們那邊.剛才行會總部被震塌了之後鬼手信長和冰封女妖都被埋了,不過我知道他們是不會被砸死的,甚至連傷都不會有多少.畢竟到了我們這個級數的玩家,身體屬性什麼的都已經跟超人差不多了,房子倒了而已,不穿盔甲都死不掉,頂多就是多點皮肉傷而已,更何況還是全副武裝的.

果然,我這邊剛轉過來那邊的廢墟之中就突然爆了開來,在一片碎石亂飛之中,鬼手信長和冰封女妖直接從廢墟下面跳了出來.不過我早就在等著他們了.兩個人才剛一冒頭我就一步跨出,右手永盚_鐮槍一記橫掃:"劍刃風暴."

很多人以為劍刃風暴是劍技,只有拿著劍才能用.最初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但後來我們行會的一個玩家無意中發現了一個現象,那就是他使用一柄錘子,用出了一個槍技.從那次之後這個玩家就提出了《零》中的技能要求到底是什麼樣的這個問題,之後經過我們行會的一部分玩家的專門研究,發現《零》中的技能其實自由度非常高.比如說這個劍刃風暴,實際上不一定要用劍,只要是你能單手控制的,具有雙面開刃的兵器就可以釋放劍刃風暴,而且如果你拿的武器不是劍,這個技能還會根據武器的不一樣而出現一些變化.

在知道這個理論後我們行會的玩家大多都嘗試過用不同的武器釋放技能,我當然也試過,而我研究出來的其中一個東西就是用永盚_鐮槍發射劍刃風暴,不但可以大幅度增加攻擊范圍,而且可以提高單個劍芒的殺傷力,並且那些甩出去的劍芒的寬度也會增加.但是,用永盚_鐮槍釋放劍刃風暴,飛出去的劍芒數量會比用劍釋放的少,而且武器越大,劍芒越少.我曾試過用長柄的雙刃大斧釋放劍刃風暴,結果就是釋放出來的劍刃風暴只有三道劍芒,但是每一道劍芒都有三米多長,並且威力大了好幾十倍,射程也遠了十幾倍.

簡單一點來說就是使用劍刃風暴的時候,使用的武器越大越重,劍刃風暴的威力和射程就隨之上升,同時劍芒數量下降.基本上就等于是將威力集中了.

剛才我用的是永盚_鐮槍,雖然比不上車輪大斧,但也不是短兵器了,所以最後發射出去的是只有十幾道劍芒,而且每一道長度都有兩米左右.對面的鬼手信長和冰封女妖剛從廢墟底下跳出來,視線范圍被煙塵遮蔽,還沒來及確認周圍情況就被我的劍刃風暴正面擊中.鬼手信長直接被削掉了一條胳膊,整個人向後翻了三周半才轟的一聲砸進了一堆瓦礫之中,冰封女妖得益于她身上的冰封裝甲,雖然整整吃了三道劍芒,但除了冰封裝甲被擊穿之外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實質傷害.

"你怎麼樣?"冰封女妖落地後一邊謹慎的盯著我這邊一邊問那邊的鬼手信長,她不敢扭頭去看鬼手信長,因為我還在那邊站著.除非腦子有問題,或者不知道我的實力,正常情況下我的敵人是很少有人敢當著我的面轉頭看別的東西的,因為我一旦發動突襲,以他們的實力,只要稍微發現的晚那麼一絲一毫,結果就是被直接KO,所以正常情況下他們都會死死地盯住我,准備隨時應對我的攻擊.

鬼手信長咬著牙從地上坐了起來,看了下自己的斷臂,然後摸出一枚丹藥直接吞了下去,緊跟著他就發出了一種非人的嘶吼聲.本來我也沒注意鬼手信長那邊,雖然不怕冰封女妖搞突襲,但我也不想陰溝里翻船,再說冰封女妖對我來說即便算不上汪洋大海,至少也算是條大河,翻船什麼的其實也不奇怪,只是現在鬼手信長的聲音明顯不對頭,所以我的目光就轉了過去.

冰封女妖不知道是早知道鬼手信長會這樣還是忍住了好奇心,她居然在發現我注意力轉移之後立刻就沖了上來.我聽到了地面上瓦礫的聲音,猛然將注意力轉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冰封女妖沖到我面前,但是下一秒她就突然雙腿一軟直接一個跟頭撲倒在了我的面前.伸手摸了摸扒在我肩頭的獄蛇將其送回了訓練空間休息.這家伙的能力雖然很逆天,但限制也不少,即便是冰封女妖這樣實力的玩家,只是被獄蛇看了一眼也差點直接掛掉,這個能力不能說不厲害,可問題是用完這招之後他自己也變的半死不活了,要想繼續戰斗還要等很長時間,基本上本次戰斗都指望不上他了.可以說獄蛇和別人戰斗的時候,單挑幾乎無敵,群戰就只能靠隊友了.

這邊冰封女妖一跟頭翻到我面前,而我也沒客氣,上去就是一槍照著冰封女妖的腦袋就插了下去.冰封女妖雖然想要抬頭阻擋,但現在全身一絲力氣也聚集不起來,整個人就好像虛脫了一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將永盚_鐮槍插進了她的眉心之中.

確認冰封女妖死亡之後我的目光也重新鎖定了那邊的鬼手信長,讓我相當驚訝的是,就這麼短短幾秒時間鬼手信長已經完全變了個樣子.雖然現在還能看得出來鬼手信長的大概樣子,但是他的身高卻至少增加了十多公分,而且不光是身高增加,事實上他全身的肌肉都鼓了起來,感覺一瞬間就從一個正常人變成了一個肌肉猛男的造型,而且這種變化還在繼續.另外,他剛剛被我卸掉的那條胳膊現在居然已經長出了二分之一還多,並且胳膊的前端翻湧的血肉正在迅速向前蔓延,估計再有兩三秒這條手臂就會完全恢複正常.

鬼手信長有變身技能,這個我知道,但眼前的樣子似乎和我以前見到過的那種變身不一樣.以前的鬼手信長變身的結果是變成惡鬼,不但各項基礎屬性大幅度上升,而且會增加一些額外的輔助屬性,比如說物理攻擊傷害減半之類的.而且那個變身狀態下貌似鬼手信長是不具備肢體再生能力的,可是現在這個卻有這樣的能力.

按理說這不是日本漫畫,不會出現變身無法被打斷這樣的設定,所以我現在本來是應該沖上去趁著他還沒變完先把他拆成零件的.但是,作為一個玩家,鬼手信長是不會徹底死亡的.也就是說我以後還會碰上他,而萬一他在什麼時候使用變身技能造成我的什麼損失,那顯然是很不劃算的狀態.相比之下倒不如趁這次機會仔細觀察一下他的這個變身到底是怎樣的一種能力,多收集些數據,下次就不怕他了.即便是他這次變身完成之後變得連我都打不過他了,那也無所謂.這次我是來探聽情報的,意外被他們發現,所以就算立刻轉身跑也沒什麼.之所以沒走是因為我的實力足以碾壓他們,所以不需要跑,但真的跑也沒什麼損失.所以說,利用這次機會熟悉下鬼手信長的新技能是非常有必要的.不然下次萬一碰上一個不能跑的局面,他再來一次變身,到時候我才發現打不過他的變身狀態,那才叫麻煩呢!

因為我沒有阻攔,所以鬼手信長的變身得以進行了下去.事實上這個變身過程時間也不長,雖然在戰場上這個時間足夠他死十幾次的了,但實際上從他開始變身到全部完成,一共也只用了七八秒而已.

變身完成的鬼手信長從一個人類的形象徹底變成了一個非人的生物.這個東西身高在三米二左右,基本上還保持著人類的肢體結構,只不過全身上下的肌肉組織全都發達到幾乎要爆出來的感覺.那一塊塊的肌肉群,不用打,看一看就知道絕對力量無邊.而且,在保持巨大的肌肉量的同時,這家伙的身材貌似也沒有變成肉球,相反,現在這個身材比例反而顯得更加流暢.

以我對游戲內各種怪物的了解,這種體型往往代表著力量與敏捷的協調發展,也就是說這個身材的生物不會出現高大笨重的情況,而是會在擁有巨大力量的同時兼具超高的敏捷.當然,這個是我對怪物的能力總結出來的東西,未必適用鬼手信長的變身狀態,但想來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差別.

除了肌肉組織的強化之外,鬼手信長的皮膚似乎也不見了.身上的肌肉組織全都是紅赤赤的暴露在體表,那一捆捆好像麻繩一樣的肌肉纖維直接就能看得見,外面只有一層油亮的透明膜狀物質包裹著,基本上可以說是沒有皮膚.

另外,這個家伙除了身體變高大之外,貌似背後還長出了一對翅膀,當然不會是羽毛翅膀,而是膜翅,就是蝙蝠那樣的翅膀,和巨龍,惡魔都是一樣的.此外,這家伙的手腳之上的指甲都長長了很多,並且不再和人類一樣,而是變成了野獸的爪子一樣的那種指甲,不過他的手掌結構依然存在,抓握什麼的都不成問題.

因為身形沒有太大變化,所以變化主要集中在了頭上.鬼手信長現在的臉變得相當的猙獰,雖然還有人類五官,但是眼睛變得非常的大,瞳孔也變成了金黃色,並且還長出了貓一樣的豎瞳.另外,他的嘴里長出了四顆獠牙,分別從嘴角伸了出來,看起來和日本人非產喜歡的那種鬼臉面具很像,甚至可以說,這就是一張鬼臉,只是還有鬼手信長的一些特征而已.

除了面部,鬼手信長的耳朵也變的很大,好像蝙蝠的耳朵一樣豎在腦袋的兩邊,同時他的頭頂果然是長出了犄角,只是並非兩根對稱的犄角,而是一根長在額頭處略微帶有一點點彎曲的獨角.

這個放大版的鬼手信長現在看樣子和他當初的那個惡鬼變身很接近,但是當初的惡鬼變身沒有這麼惡心.那種惡鬼變身之後身上會形成一些好像是鎧甲一樣的角質結構,某些位置還會長出生物水晶一樣的東西,感覺就好像是一個穿了鎧甲的惡鬼,而現在這個則是完全光著的,甚至連皮膚都沒有.

當然,盡管賣相不如當初的那個惡鬼變身,但是這家伙多出來的那對翅膀以及身上澎湃的力量波動都在告訴我,這是個非常強大的生物,必須要小心應對.

變身完成的鬼手信長並未馬上就沖上來,他先是低頭看了下我腳下已經掛掉的冰封女妖,然後才重新抬頭看著我張嘴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聲.在他張開那張微微往外凸出的大嘴之時可以看到一些藍色的煙霧從他的嘴里噴出來,顯然這是帶著地獄氣息的某種東西.貌似我還聞到了一點點硫磺味.

"喂,要打你就打,別在那里鬼叫可以吧?震得我的耳朵疼!"我裝作耳朵不舒服的一邊拍了拍腦袋側面一邊對那邊的鬼手信長挑釁道.要想完全掌握這個變身形態的戰斗能力,最好的辦法無疑就是和他打一場了,所以我現在在挑釁鬼手信長逼他先動手.在不了解對方的能力的前提下,貿然出手可能不是什麼好事,只要他先動,我就能大概掌握以下這個形態的戰斗方式,然後就好應對了.

鬼手信長變身的目的就是要和我戰斗,自然不可能放著我不管,再次嘶吼了一聲之後他就踩著隆隆的腳步聲沖了上來.

因為體型變大了很多,加上現在的肌肉量,鬼手信長的體重自然也是增加了好多倍.現在我估計鬼手信長這個形態的自重可能已經有七八百公斤了,雖然這個重量還沒到一噸,但他是用兩條腿移動的,所以腳掌對地面的壓力是非常大的,腳步聲異常的沉重也是正常情況.

"挺有氣勢的嗎."我一邊說著一邊將永盚_鐮槍舞出個槍花,然後槍頭向前被我平端著指向了沖鋒中的鬼手信長.

鬼手信長距離我還有五六米的時候就張開了雙臂並將雙手完全展開,可以看到他的爪子非常的巨大,而且按照這個造型,他顯然是打算用爪子來攻擊我了.既然明白了攻擊方式就好辦了.就在鬼手信長接近到我的身前兩米多遠,雙爪已經向我揮舞過來的時候,我卻是突然將指向他的永盚_鐮槍猛然向下一壓,同時加速前沖.永盚_鐮槍的槍頭撲哧一聲捅入了地面,然後我整個人就好像玩撐杆跳一樣直接抓著槍尾飛了起來.當然和撐杆跳運動員不一樣,我是頭下腳上倒著飛起來的,然後在永盚_鐮槍完全豎直之後,因為鬼手信長沖了上來撞倒永盚_鐮槍的槍杆,我就順勢向他背後倒了下去.

腰部用力,隨著下墜的力量我的雙手向上一抽,永盚_鐮槍被我拔出地面,然後我整個人完成翻轉落在了鬼手信長的背後.第一次接觸鬼手信長完全失算,根本連我的邊都沒摸到,雙爪從我剛才站的地方一下掃過將地面上的瓦礫都掀飛了一大片.

我這邊落地之後毫無停頓的立刻轉身,從背對著鬼手信長變成了面對鬼手信長,同時永盚_鐮槍借助轉身的力量揮舞起來一記橫掃,鬼手信長立刻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嘶吼,身體也是向前一躥,背後的肌肉上立刻出現了一條血線,大量的血水從那條血線之中滲透了出來.

雖然一擊得手,但我現在其實非常驚訝,因為剛才那一下的攻擊效果大大出乎了我的預料.本來在我的計算中,這一槍應該會橫貫對方的身體,然後將他的脊椎切斷.雖然《零》中的怪物是千奇百怪,但基本上都遵照了現實中的生物特性,也就是脊椎是神經傳導的重要組成部分,一旦脊柱受到損傷,輕則癱瘓,重則當場喪命.但是,剛剛鬼手信長被我一槍掃過,我非產確定永盚_鐮槍的深度絕對切到了他的脊椎,可是這家伙卻沒有絲毫的反應,在慘叫並躥出去之後立刻就轉身面對我擺出了攻擊姿態,就好像剛才的那一下不是砍在他身上一樣.

"超強的自愈能力嗎?還真是麻煩的能力啊!"我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看起來還是要下重手啊!"(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挑釁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八章 可怕的鬼手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