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二章 頑固的家伙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二章 頑固的家伙

"剛剛隱約好像看到那個家伙往那邊跑了."潘多拉指著一樓側面的一個小門說道.

我轉頭看了下那道門,然後抬腿就想要往那邊走,但是才剛賣出一步突然就感覺不太對勁.停下腳步左右看了看,然後皺眉思索了一會之後我突然對著金幣大喊道:"金幣,飛起來!"

雖然完全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讓她飛起來,但畢竟是高手,而且對我非常的信任,金幣在聽到我的呼喊的第一時間就跳了起來,然後就看到原本在她腳邊的那個原本應該已經掛掉的重甲騎士竟然突然翻身一把抓向了她的腳腕.多虧我提醒的及時,加上金幣反應夠快,最終那個家伙只是以幾厘米的距離從金幣腳下滑了過去,差一點就抓住了她的腳腕.

"搞什麼啊?"飛起來的金幣毫不遲疑的指揮著身邊的飛劍仿佛下雨一般將剛剛自己站的地方洗了一遍,那個死而複生的重甲騎士直接就變成了刺猬,全身上下插滿了飛劍.

"這邊這個該不會也沒死吧?"波塞冬在金幣擺平了那個重甲騎士之後也看向了自己搞定的那個重甲騎士,不過她這邊話音剛落,我和潘多拉剛剛干掉的那倆重甲騎士卻是同時蹦了起來,唯獨波塞冬搞定的那個沒啥反應.

雖然我們這邊的倆重甲騎士都複活了,但是這倆重甲騎士的速度都不快,而且我們站的位置距離他們也不是很近,因此完全沒有起到突襲的效果.在對方蹦起來之後我和潘多拉便立刻轉身看向了那倆重甲騎士,然後各自選定自己的目標主動迎了上去.

我剛剛干掉的那個重甲騎士現在胸口上還有一個大洞,傷口並未愈合,反倒是能隱約看到里面有亮光.多虧這個大廳是地下建築,雖然有照明設備,但畢竟不如陽光那麼強烈,所以可以看到他胸口上的那個大洞里面有微弱的光線.

事實上就算沒有這個洞,我也已經大概猜到這些家伙不是人類了.剛剛要離開這里的時候我之所以突然停下就是因為我突然想起來剛才的戰斗似乎不太對勁,其中比較奇怪的一點就是不管是被我在胸口開了個洞的那個重甲騎士,還是潘多拉干掉的那個,以及金幣和波塞冬干掉的那倆重甲騎士,他們四個全都一樣,一滴血都沒流出來.

如果說波塞冬干掉的那個重甲騎士是因為劇烈的撞擊被震死的,體表沒有傷口,不出血還可以理解,但是我和潘多拉干掉的那倆重甲騎士身上明顯都被開了倆窟窿,這麼嚴重的傷害,不可能一滴血都不流的.至于說金幣干掉的那個就更奇怪了.那個重甲騎士最後是被波塞冬用一團水球模擬深海壓強給活活壓死的,能明顯看的出來那家伙的身體結構都被壓扁了一圈.如果說我和潘多拉干掉的那倆重甲騎士有什麼方法封閉傷口所以沒流血,這個被波塞冬最後給壓死的家伙卻應該是會流血才對,畢竟他的身體整個都被壓縮了一圈下去,這就跟擠壓水果一樣,體積縮小之後內部的液體自然就會噴出來,而如果沒有留出來,只能說明里面沒有液體.

這四個重甲騎士都沒流血,而且現場一點血腥味都沒有,這就是最明顯的破綻,因此我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並且及時提醒了當時距離"尸體"最近的金幣.

沖向我的這個家伙最終被我三兩下放倒,而潘多拉比我速度還快,直接一槍插進了那家伙的心口正中心位置,接著一抖槍身將那個家伙給直接震散了.

看著那個被潘多拉震成碎片的重甲騎士,我們終于確認了這些重甲騎士的身份.他們確實不是人類,也不是什麼人形魔獸,而是——魔偶.和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類似的構裝生物.

"這東西是魔偶?"潘多拉有些不相信的看著地上的那些碎片,然後驚訝的說道:"可是我剛剛明明在這家伙身上感覺到了靈魂啊!"

波塞冬也是點頭道:"我之前也感應到了他們身上的生物氣息,按說不應該會是魔偶啊!想不到這東西居然可以騙過我的感應,真是神奇!"

一種能夠騙過神族的感應能力的魔偶,這絕對是個非常不得了的東西.看起來這個行會里的秘密遠比我所想象的要多得多.

"我們是不是要研究一下這個東西?"金幣問道.

我打開鳳龍空間一邊把能找到的碎片和那幾個被干掉的魔偶都裝進去一邊說道:"現在沒空,再說我們也不是專業的,看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還是先去追那個會長.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我們不是干這個的."

"明白了."

收好那些魔偶碎片,我們迅速的朝著那個會長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因為潘多拉似乎是具備某種時空追蹤能力,所以對方的逃跑路線完全沒有任何隱藏可能,即便是在追擊過程中對方有意布置了幾個誤導我們的小陷阱,也因為潘多拉的能力而完全沒起到任何效果.

本身我們的戰斗就沒用多長時間,加上我們跑的比較快,所以很快就讓我們追上了那倆逃跑的家伙.說實話,這倆倒黴蛋被追上完全要怪他們自己的安全意識太好了.

首先,他們在逃跑過程中故意停下來布置了幾個陷阱用于誤導我們,這些陷阱的布置雖然沒用多長時間,但其實還是耽誤了他們的逃跑事件,要是這些陷阱能夠發揮作用,那耽誤這點時間倒是值得的,只可惜因為潘多拉的存在,這些陷阱連一秒都沒耽擱到就被我們直接識破了.

其次,這些家伙本來如果一直跑,我們要追上他們也需要時間,但他們偏偏被攔了下來.至于攔住他們的東西,則是他們行會自己制作的一道門.因為我們暫時還沒看到門里是什麼,所以我們現在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地方,但是可以確定這個門里絕對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因為這道門的設計及其複雜,開啟它需要十幾個步驟,而且每個步驟都要近十秒的時間才能完成.就因為開門方式太複雜,結果這倆倒黴蛋愣是在門邊折騰了一分多鍾都沒進去,最後被我們給追上堵在了門口.要是他們的安全意識稍微差一點,只用一道密碼鎖或者別的什麼手段來封鎖這個大門,我們根本不可能這麼簡單的追上他們.

看到我們四個出現的時候那倆逃跑的家伙就已經意識到了今天沒有翻盤的機會了,因為他們倆都不是特別能打的人,即便是在韓國國內,他們也算不上高手,更別說是和我比了.再說剛剛他們留下對付我們的那四台魔偶中的任何一台都可以輕松挑翻他們兩個,而這樣的四台魔偶居然連兩分鍾都沒堅持到就被KO了,可以想象他們自己碰上我們是個什麼結果,因此他們非常清楚現在是徹底沒救了.

"看起來你們已經意識到跑不掉了,那就乖乖合作吧."我一邊從轉交這邊向他們走過去一邊對那兩個人說道.

在聽到我的話之後,這倆人都沒有絲毫的遲疑,忽然同時從身上摸出了一個小瓶子就要往嘴里倒,我發現他們的動作後立刻就意識到他們要自殺,立刻閃電般的從腰帶上摸出兩柄飛到甩了出去.可以說我的速度已經是非常快了,而且准頭也絕對沒話說.一般人別說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反應過來,就算是有時間反應,他們也絕對來不及在這麼點時間內一次性扔出兩柄飛刀並且全部命中的.

我的兩柄飛刀准確的擊中了兩個人,但落點並不一樣.那個拉著他們會長逃跑的家伙比較倒黴一點,飛到直接命中了他的手掌,並且切掉了他的大拇指,于是那個瓶子都還沒打開就被擊飛了,接著啪的一聲摔在後面的門上碎掉了.不過,他們會長卻比較牛.我的飛刀在命中他之前,他稍微扭動了一下,結果飛到雖然命中了那個瓶子,結果卻是把瓶子給擊得粉碎,里面的液體大部分飛到了地上,一小部分還是噴在了那家伙身上.

本來我以為這樣就沒事了,誰知道那會長被噴到那個液體之後立刻開始全身冒煙,整個人就好像遇到了高溫的蠟像一樣迅速開始融化.而他後面被另外一瓶液體命中的大門上居然也是一樣的冒出了青煙並且那塊被液體碰到的位置也開始融化.

我真的沒想到這倆混蛋這麼狠,居然隨身准備了強酸用來自殺.當然,他們顯然是關閉了血腥模式,所以完全不疼,不然的話那個會長死的時候不可能一點都不掙紮,被強酸腐蝕的感覺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我要是你就不費那勁了."當我走到那個沒死成的家伙身邊時,他正在試圖用左手再摸出一瓶那個強酸,不過他的手還沒來及摸到就被我一腳踩住了.

"哼,就算阻止了我的自殺你也拿我沒辦法.我不會和你說什麼的."那家伙說完突然就沒了反應,我立刻蹲下扒開他的眼睛看了一下,果然,這家伙強行下線了.看起來這個行會的人早就做好了萬一情況的准備,居然這麼果決,估計以後想抓舌頭也不容易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一章 強行突入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三章 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