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終于知道了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五章 終于知道了

"要理解工作方式應該不難,關鍵是如何複原這些設備的原先結構."鋼鐵佳哈說道:"本來這個工作對我們來說也算是非常麻煩的一種工作,但是自從那天之後,我們突然發現原來有人非常擅長干這個."佳哈說完之後突然喊道:"軍神,幫我們給這個東西做一下複原."

"樂意效勞."軍神的回答和他的反應是同時出現的,而且速度快的驚人.一個巨大的機械臂連接著一個球形水晶伸到了那些雜亂的設備上方,然後投射出一道扇形的光幕開始在那些東西上掃描了起來.經過幾次掃描之後旁邊的三維顯示投影上便出現了很多碎裂的小塊結構,顯然這就是那些零件的殘片.

在將這些東西都記錄下來之後,那些三維投影鍾的殘片便開始高速轉動起來並按照一定的規律開始了排列組合.起先這種排列組合的速度非常的慢,但是畫面上的那些零件組裝的速度卻是在不斷的提高,三十秒後這些東西的運動速度已經快到完全看不見的地步了.在我們看來投影機放射出來的就是一片模糊的虛影,根本看不出來原來有什麼東西.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畫面中出現了一個清晰的部分,這是一個比較大的結構,然後在這個結構的表面開始迅速凝結更多的零件,很快這個零件就完成了接近三分之一的部件.

對于眼前這個組裝過程,我和維娜其實都知道是怎麼回事.軍神的真實身份是台電腦,而讓一部電腦對一件物品的碎片進行重組,無非也就是一種不斷的窮舉嘗試而已.雖然這種方式非常的慢,但是計算機的特點就是速度快,所以一個人需要拼幾個月的東西,它們可以用幾分鍾就給你拼出來.當然,因為知道軍神的真實身份的人並不多,所以在場的人基本上都不明白軍神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他們只是驚訝于軍神的組裝速度而已.

在軍神的快速組裝之下,僅僅只是使用了三分多鍾,那個設備就被徹底拼接完成了.當然,拼裝完成的是零件碎片的投影而不是那個實體,畢竟那東西已經碎成很多碎片了.

在完成了這個碎片的重組過程之後軍神立刻開始自動對碎裂的碎片進行結構上的修複,因為外力造成的破損往往伴隨著零件碎片的變形,所以光是將它們拼接回去並不能讓設備的結構完整的呈現出來.軍神迅速的將這個設備的零件碎片全部複原到了破損前的樣子,並且將碎裂的痕跡也進行了修複,之後我們看到的就是這個東西原本的正常零部件的散裝結構,並且這個結構不斷的在重複著組裝和拆解的過程,只要看著這些畫面就可以知道這些設備的內部結構.

"好了,看起來我們已經得到了這種東西的結構圖."

"通過這個可以知道這個設備的用途嗎?"我問佳哈他們道.

諾琳看著結構圖說道:"這些東西的結構其實並不複雜.我們看到的這兩個比較大的罐體其實就是高壓艙,專門用于能源升壓,以達到足夠驅動設備運轉的能量.這個連接著脊柱骨一樣結構的部分實際上是個能源轉換器,也就是說腹腔內的這個巨大的結構體應該是能量核心,而控制中樞全部在頭部的這個球體之中.至于這個蜈蚣一樣的脊椎結構,其主要功能一是連接能源設施與控制核心,另外一個作用就是發射天線."

"天線?"

"是的,這個設備內部的那些金屬環可以按照一定的信號來放電刺激那些蔓藤工作,但是它們不是有線傳輸,而是使用的無線信號.這種信號是通過魔力波動來實現的,而那些脊柱骨兩側伸出來的好像蜈蚣腿一樣的東西就是發射天線."

"真是神奇的設計,他們就不怕發生干擾嗎?"

"據我所知魔力波動幾乎不可能被干擾."站在一邊的哈迪斯出聲說道:"如果這個東西真的是用魔力波動來傳遞信號的話,它的抗干擾能力應該非常強.能夠干擾魔力波動的東西只有精神力,而外放的精神力通常都是松散的,不可能干擾魔力波動,至于那種全方位的精神力場,那其實已經是個領域了,而能釋放領域的生物肯定不是魔偶能對付的,即便對方能干擾這種信號,和不干擾其實區別也不大."

哈迪斯的解釋讓我立刻明白了這個東西的好處,而後我們又針對性的提出了一些問題,最後這個簡單的控制核心又被我們再次拆解,現在剩下的就只有頭部的那個球體而已了.

根據剛剛的分析,這些魔偶的設計其實非常的粗糙,它們的戰斗力之所以很強,主要還是虧了那種蔓藤的強大屬性以及控制中樞的能力,所以其它東西都沒有什麼借鑒的價值,就是這個控制核心需要稍微研究一下.

在拆開那個圓球形的腦袋之後,我們從其中取出了很多結構相當複雜精密的小型魔動設備,而這些東西貌似都只有一個功能,那就是保護里面的東西不被傷害.在這些設備被弄開之後,我們在其核心處找到了一個複雜的立體魔法陣,這個東西的結構就好像課堂上用于演示原子結構的那種塑料模型一樣,當然這個模型的結構更加複雜.里面有大量的立體魔法網絡交叉運行著,而且直到我們拆開這個東西的時候這些魔法線路上居然還有魔力在流動,也就是說這個魔偶的控制中樞其實並未癱瘓,它實際上還在運轉,只是因為身體能源核心被摧毀,所以失去了動力.

看著這個複雜的魔法陣結構,旁邊的潘多拉忽然說道:"這東西讓我想到了那個詭異的石板上的魔法陣."

"我就說拆解低級設備可以得到一些啟發嗎."諾琳一邊小心的觀察這個奇怪的魔法陣一邊自言自語一般的說了些什麼,但聲音太小我們實在是聽不見,倒是旁邊的佳哈點著頭說道:"居然是立體魔法陣,難怪你們說這個東西的運行效率非常高.如果魔法陣不在一個平面上,那就意味著距離同樣一點的其他等距離節點增多了很多倍,這樣的話,傳輸效率的提高也就成為必然了."

"我還是不太不懂."一個研究員說道:"立體魔法陣之間的魔力干擾會完全破壞傳輸的能量結構,在此過程中信號會出錯,也就是說最後魔法將失去完整結構,這樣的魔法陣根本無法完成運轉.這個以前有很多人都試驗過,應該是做不到的吧?"

"這個世界上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對反應該是解析出了這種方法."

"那麼我們能夠解析這種方法嗎?"我有些急切的問道.一旦這個東西真的可以為我們提供參考,那也就是意味著這個東西將可以被運用于機動天使的生產,那樣的話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就將獲得起碼幾倍的性能提升.這絕對是非常誇張的效果了.

正因為這個東西的用途這麼誇張,所以我才非常的緊張.

兩個佳哈在討論了一番之後沖我說道:"這個東西的研究應該是可以破解其形成方式的,但是我們需要時間,短時間內不可能破解出這種技術,但只要給我們時間,我們遲早會弄清楚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而且,這個時間應該不會太長才對,畢竟我們已經有一個樣品了."

"既然魔法陣的制作方式解析需要時間,那就假定它使用某種方式可以正常運轉,那麼你們可以跳過這方面的解析直接告訴我魔法陣到底是干什麼的嗎?"我出聲問道.

我現在依然非常關心那個日晷一樣的東西到底是不是那種超級炸彈,所以我非常急切的想要知道這個東西的功能.

諾琳在聽到我的問題之後就點頭說道:"如果假定這個立體魔法陣可以運轉,那麼我們只需要根據它的線路結構去推測它的功能就可以了,這樣的事情做起來還是挺簡單的."

"那麼就趕緊幫我分析下那邊的那個東西到底是干什麼的吧?"

"這太機器怎麼辦?"一直沒怎麼說話的沃瑪問道.她從到這邊開始一直在研究那些奇怪的魔偶部件,根本沒和我們說話.

我只是看了眼那邊的巨大設備,然後就開口說道:"先別管那玩意了.我就想知道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好吧,你是會長你說了算."諾琳和沃瑪他們迅速的轉移到了那個魔法石板前面開始准備對這個東西下手.

相比之剛才拆解的那幾台魔偶,這個好像日晷一樣的東西單從外表看起來似乎是要簡單多了,但實際上,懂行的人會明白這個東西其實比那些魔偶什麼的要複雜一百倍.如果要找兩個形象的比喻的話,那些魔偶就好像是用一堆電線連接起來組成的一個串並聯混合電路,雖然看起來線路一大堆,好像很複雜的樣子,其實功能卻是非常的簡單,甚至可以說是低級.但是,眼前這塊石板雖然看起來好像非常的整潔,似乎結構很簡單的樣子,但實際上它就和電腦里的芯片一樣.看著簡單知識因為里面密密麻麻的線路全都被封裝在了外殼內部,所以看起來好像很簡單,但只要你剝開外面的那些東西,你就會發現,電腦芯片里面的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絕對是個複雜的大工程.

現在我們要分析的這個東西就是這樣的一個好像電腦芯片一樣的東西,它的表面只是一些簡單的魔法陣結構,但是這些魔法陣結構根據潘多拉之前的分析,似乎都是一些獨立的線路.這些線路組合在一起根本就不會產生任何效果,因為它們不完整.但是,對方不可能設計出一種不完整的魔法陣結構,所以這個魔法陣一定是完整的並且可運行的.那麼這里矛盾就出現了.既然這個東西是完整並且可運行的,那這個東西必然是有完整的線路連接的.可是,這個石板的表面的魔法線路不但不完整,甚至很多地方都是斷開的.這就決定了這個魔法陣要麼是不完整,要麼就是有別的連接方式.

之前在韓國行會中發現這個東西的時候我們還沒有注意到這個東西的連接方式具體是什麼,但是現在有了那四台魔偶腦袋里的控制核心的立體結構啟發,我們終于知道這個魔法陣為什麼看起來像是沒有完全連接完成一樣,因為這個魔法陣根本就不是平面的,它是個立體魔法陣.我們從一個平面上去看一個立體魔法陣,它當然就是不完整的.

"好了,現在看來我們的魔法陣確實是一個立體魔法陣,但是我們要如何去解讀它的能力呢?"諾琳看著眼前的這個東西托著下巴思索道.

我們這邊的所有在場人員都開始看著這個東西思考,因為大家都很想知道如何才能解析這個東西.

首先,這個東西只有一個,所以我們不能輕易的拆解它.再說這玩意根本就沒有連接機構,它看起來就是一塊圓形的石板上插了個銅柱而已,拆解它和砸碎它其實並沒有本質區別.對于這樣的一個東西,拆解顯然是沒可能了.

其次,不嫩拆,也不能用偵測魔法去偵察,因為我們已經試驗過了.這個東西表面的魔法陣太密集了,它們會吸收周圍的能量,因此我們的偵測魔法釋放上去之後會被大量的魔法線路吸收,最後的結果就是魔法自動消失了.當然,增加魔力輸出也許可以讓偵察法術返回一些有用的信號,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們懷疑這是個炸彈.雖然這里是大地之母的地盤,這個東西不可能真的爆炸並傷到這里的任何一個人,但是如果它因為吸收了超量的魔力而被激活了,就算不能真的爆炸,燒毀自身線路還是不成問題的.所以,和第一條一樣,只要我們不想毀掉這個東西,那就不能用偵測魔法得到任何東西.

感覺上這個東西有些油鹽不進的感覺,我們又不能真的把它砸開看看里面的結構,而偵查魔法對它又無效,這讓我們有種老虎啃刺猬的感覺,完全不知道要怎麼下嘴.

"或許……我有點辦法."坐在一邊的孔雀明王忽然開口說話了.

說實話,對孔雀的話我們都是非常懷疑的,因為大家都知道,孔雀其實是妖怪轉化來的神族,所以它的戰斗能力雖然非常逆天,但在研究能力方面卻非常的糟糕.這種現象在妖族或者神獸轉化來的神族之中其實非常普遍,他們的共同特點就是非常擅長戰斗,但是,真要是讓他們說出個所以然來,他們就會兩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怎麼開口.這種表達能力和動手能力的不協調是這些神族的通病,而孔雀明王恰好算是個非常標准的妖魔神族,她的能力完全就是集中在戰斗方面的,對這些研究方面的東西應該是完全不懂才對.但是,讓我們意外的是,在大家都想不到辦法的情況下她居然說她有辦法.

雖然對此表示懷疑,但我還是看著孔雀明王鼓勵道:"說說看,錯了也沒關系嗎."

孔雀明王直接說道:"我覺得,既然這個東西會吸收魔力,那就是說,當魔力進入線路內部後會在線路中流動,只有這樣才會導致偵測魔法的魔力能量被吸收是嗎?"

諾琳點點頭道:"是這樣的,但是這對我們有什麼幫助呢?"

"幫助就是可以感應魔力的流動方向啊."孔雀明王突然冒了這麼一句,然後我們全都愣住了.

每個人都在心里驚呼:"對啊!孔雀明王說的一點都不錯,我們雖然無法用偵測魔法直接去讀取這些魔法陣結構,但是一旦魔法陣充能,那麼流動的魔力就會產生魔力波動,這個波動是可以被感應到的."憑借神族的感應能力是完全可以通過這些魔力感應去反向描繪出魔法陣的線路走勢,唯一稍微麻煩一點的地方就是這種走線方式必須要一層層的往里深入,因為魔法波動也會被外層的線路所干擾,所以我們需要先讀取外面的一層魔法陣的結構,等確定其走勢後再向內部深入,在這個過程中可以不斷的用外部信號疊加內部信號,算出干擾部分並加以剔除,之後就能一層一層的剝離出每一個層次的魔法陣結構,最後我們就可以完整的得到整個魔法陣的結構圖.當然,這個過程相當的浩大,一般的人員即便是有這個能力對這種東西進行操作,沒有三五個月也是別指望分析出什麼頭緒來的.但是,我們不一樣.

現場眾多的神族意味著我們可以對這個東西進行多角度的同時感應,所以我們不用擔心出錯,而且可以一次就檢查完整個一層魔法陣的結構.第二點,除了人手足夠之外,軍神的存在也是非常有用的.就好像大型研究機構離不開計算機一樣,軍神這太超級計算機可以幫我們記錄下每一層的魔法陣結構並不斷的往上添加新的組件,而這個工作如果是人類來完成就需要用圖紙來表達,而偏偏圖紙沒法表達這麼複雜的立體結構,但是分成多張圖紙的話,一旦數量太多,連畫圖紙的人自己都會被自己弄暈,這樣複雜的東西人類的大腦是沒法進行整體思考的.但是,軍神不存在這樣的問題,他可以將這些得到的線路圖整個記住,然後在自己的信息庫中直接進行三維建模並將之描繪出來,並且在這個過程中軍神還可以順便用我們現有的魔法知識對這些線路進行比對,等到我們完成整個魔法陣結構的瞬間,這個東西的功能也就徹底分析完了.這種效率對于沒有軍神這樣存在的行會來說那只能是做夢,但對我們來說這就是正常情況.

既然已經找到辦法,那我們也就不再耽擱了.現場的神族全部上陣每幾個人負責一個區域的監視感應,這樣做的好處就是可以保證不會出錯.一個神族檢查一個區域可能會出錯,幾個神族一起,之後將結果對照,這樣就不用擔心出錯了.而且,多個神族檢查一個區域還能提高精度.

與神族們同步的軍神將負責記錄這些神族感應到的信號,雖然這個工作是多個神族同時彙報信息,但軍神是台計算機,所以他具備同時和多個人交流的能力,這種一心多用的事情對軍神來說根本不是問題.

除了這些神族和軍神各有工作之外,我也閑不下來,因為我要作為動力電池為這個魔法陣充能.之所以讓我來干這個主要是因為我是現場除神族之外魔力最充沛的,而且我的魔法控制力也很強.事實上這個工作最適合克利斯締娜來做,可惜她現在不在這邊,因此只好我來干了.

感應魔力波動並不需要靠太近,所以混亂與秩序神族們只是圍著這個東西坐了個圓圈,而我則是在中間位置單手搭在了這個東西的表面上隨時准備輸入魔力.

"都准備好了嗎?"我在准備好之後出聲問道.周圍的神族沒有人回答,這代表都准備好了,于是我開始繼續道:"我要開始了.准備,三,二,一,輸入."

因為怕直接激活這個東西,我沒敢輸入太多魔力,這一次僅僅是輸入了一點魔力,雖然這麼一點魔力在線路中很快就會自然消耗掉,但它也確實是會產生魔力波動.當然,這種波動極其微弱,除了神族之外,一般人是很難感應到的.但是我們這里有這麼多神族,而且都聚精會神的盯著這個東西,所以即便是這麼微弱的信號我們也能精確的定位信息.

在我喊准備的時候,現場的神族都閉起了眼睛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魔力感應上,然後隨著我的魔力輸入,在那些神族的感應之中,原本漆黑的世界中突然有一片複雜的紋路猛然亮了起來.這些紋路散發出了非常清晰的信號,讓他們瞬間記憶下了這些紋路的結構.

"很好,我們看到線路了."隨著維娜的回答,我終于放心了下來,而他們則是迅速的開始和軍神溝通並將他們看到的畫面直接畫出來給軍神看.軍神在接到所有神族彙報的線路圖之後就將其拼接成了立體圖並計算出了干擾的影響值.

第一次記錄完成後我們立刻開始第二次描繪,這次需要做的和之前不一樣,除了我之外諾琳也加入了進來.我的任務是輸入魔力,而諾琳的作用則是制造第一層魔法陣的反向干擾信號阻止信號,這樣周圍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就可以讀出第二次的清晰影像來了.

第二次嘗試效果非常的好,我們很快就得到了第二層信號,然後接下來的步驟就是不斷的重複之前的方式,不斷的一層一層的往下分析,很快,當我們分析到第一千八百九十七層的時候,這個魔法陣的核心節點終于出現在了感應畫面中.

"呼,我的天,終于看到核心了!"

說實話我們也沒想到這個東西的結構能複雜到這個程度,居然會有1897層結構,而且每一層結構都極其複雜.當然,更複雜的是這個東西的中央位置居然還有個核心.在我剛剛最後那次感應中,所有在場的混亂與秩序神族都感應到了一次強烈的能量閃耀.這種現象通常出現在能量碰撞的過程中,而不是能量流動過程,也就是說,我最後輸入的那次能量實際上撞上了另外一種能量.

這個發現證明了這個立體魔法陣的核心之中是擁有能量核心的,也就是說這個東西並非單純的魔法陣,它很可能真的是個炸彈.

事實上在我們分析完全部的魔法陣結構後,大家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到了那邊的立體顯示之上,因為軍神已經在對整個完整的魔法陣進行對比現實了.在那個巨大的好像一團麻線組成的圓盤形結構中,不斷的有一組一組的線團亮起然後被單獨分離出來,而隨著這個工作的進行,那個圓盤結構越來越少,最後被徹底的拆成了無數個這樣的小塊.

因為現場基本上都是懂一些魔法陣結構的人員,所以軍神拆解出來的這個單個單元我們基本都能看懂.這些被拆解出來的其實就是魔法陣中的基本模塊,比如說其中一塊好像個問號一樣的結構線路其實是一種單向傳輸回路,它的特點是允許魔法能量從一側輸入,但不會反向流動.這其實已經可以算是魔法版本的半導體了.不同的是它是通過結構來實現的而不是材料.

因為軍神的分析速度很快,所以沒用多長時間我們就看到軍神拆完了那些小的魔法陣基本單元,最後他將這些東西幾個鏈接在一起拼湊起來組成大一些的結構,對這些結構進行測試後,我們又看到軍神開始進行更大規模的鏈接,直到整個魔法陣又被拼成了一個整體,而此時軍神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這個魔法陣的結構我已經分析完成了.根據我的模擬和分析,這個東西的功能其實非常簡單."

"簡單?這麼複雜的結構只是為了實現簡單的功能?"我驚訝的問道.

軍神很肯定的回答道:"確實,結構雖然複雜,但是功能真的很簡單.實際上它的功能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轉化元素為基本元素,然後擠壓並使之融合.換言之這是個元素炸彈."(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四章 拆解魔偶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動版核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