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四十章 解救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四十章 解救

第三百四十章解救

那個地洞內的情形可以說是非常糟糕,不知道之前這里到底是關押這些NPC的地方還是專門的實驗室,總之這里現在橫七豎八的躺了不下三百號人,而且這些人都有三個共同特點,一是全身赤|裸,二是遍體鱗傷,三是奄奄一息.從傷口上看,這些人的傷都不是致命傷,傷口面積很大,但都是些擦傷或者是刮傷,並沒有出現明顯的傷口,只是大面積的淤青而已.至于說奄奄一息,那並不是傷口造成的,而是體力透支造成的.至于體力透支的原因……看看現在還云山霧罩一般的空氣就知道了.

房間里的這些人看起來情況都很糟糕,隨時都可能掛掉,但是我並不在意這次.我真正關心的只是中央位置的那個燃燒物的殘留粉末.這東西就在房間的正中央,那是一個巨大的好像碗一樣的東西,而之前那個麒麟武士報告的粉末就位于這個碗的底部.

碗里的東西看起來很奇怪,和一般的灰燼不太一樣,這東西似乎凝結成了一種好像琥珀一樣的結構,但也不全都是這樣.感覺就好像是燃燒殘留物變成了兩種不同的物質,其中一種是一種晶瑩剔透的殘留物,而另外一種則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灰白色粉末.說這些粉末奇怪是因為這些粉末雖然看起來是灰白色,但是它們卻是在不斷的冒煙,可是又看不到明火.

一般來說木炭如果處于某些特殊的燃燒狀態下確實是可以再不造成明火的情況下持續燃燒的,但那是整塊的木炭,而不是眼前的這些粉末.某些木炭燃燒的時候看不到明火是因為火焰在木炭內部燃燒,而且很微弱,並不是真的看不大火,僅僅是被擋住了而已.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又不一樣.那些粉末可沒有阻擋火焰的體積,如果它們在燃燒,那就一定可以被看見.

因為完全不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在燃燒,所以我只能先用永琤h挑了一下那些灰燼,結果剛碰到那里面的灰燼就發現那些結晶體碎了開來變成了小塊,然後在我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那些粉碎的晶體上突然竄出了大團的火焰,而這火焰僅僅燃燒了幾秒就逐漸熄滅,剩下的就是滿滿一碗的灰白色粉末,再也看不到那些晶體的樣子了.

很明顯,我們之前的判斷出了問題.那些灰白色的粉末確實是灰燼,但是那些晶體卻不是,它們就是燃料.

盡管現在發現了這個情況,但我已經沒法采集那些東西了.晶體在我碰到的時候就徹底燒光了,現在剩下的只有灰粉,雖然它們還在冒煙,但我覺得這個東西我是肯定研究不出什麼內容來的了.

將這些粉末全部裝進一個盒子內密封,然後丟進鳳龍空間,接著我又召喚出了小龍女幫忙捕捉了一些房間里的氣體灌進了一個淨瓶之中,最後確認這里沒有什麼遺漏之後我就打算離開這個房間了.不過,在我准備收回小龍女轉身離開的時候,那邊的小龍女卻是忽然走到了那個之前盛放灰燼的大腕旁邊聽了下來.

我疑惑的回頭看向小龍女,而小龍女卻是彎腰雙手扶住了碗的兩側用力向前推了起來.隨著小龍女的力量施加,那個巨大的石碗開始緩慢的向著一側滑動,然後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洞口.

事實上我說這個東西是碗僅僅是因為它的外形和我們吃飯的碗一樣而已,並不是說這個東西真的只有一只碗那麼大.要說大小的話,這個東西即便是當做單人浴缸用也屬于相當巨大的那種了.因此,當小龍女移開這個玩意的時候,下面露出的那個大洞就不足為奇了.

之前因為這個碗的遮蔽,我跟本沒想到地面上會有個大洞,不過既然現在這個洞被發現了,那我們自然是要下去看看的,不過出于安全考慮我還是照例先扔了一群幽靈蟲下去探路.

本來我是打算一個人下去看看情況的,但是在幽靈蟲返回的信息中我發現這個想法有點不切實際了,因為這個洞口下面的空間竟然出乎意料的大,而且里面四通八達,明顯不是一兩個人就能搜索完的.

盡管這下面的環境非常的大,需要很多人才能完成探索,但是怎麼下去卻成了問題.我和克利斯締娜倒是沒什麼問題,關鍵是潘多拉和拉達曼提斯他們要如何下來.這個洞口位于這個巨大的充滿了特殊氣體的房間中央,而這里的那些氣體對神族也有極強的作用,即便是屏住呼吸都能生效,因此要通過這里就需要稍稍做點准備.

回到洞外和克利斯締娜他們說了一下下面的情況,潘多拉他們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圖,不用我解釋,潘多拉和拉達曼提斯他們立刻就各自使用了一個防護魔法在自己周圍制造了一個絕對隔絕空氣流通的封閉環境,這個小小的氣罩可以起到隔離的作用,至于說對戰斗的影響什麼的我看完全可以不用考慮,畢竟這個東西只要能讓他們進入到那個下面的地洞里就可以了.

頂著防護罩進入到房間內的潘多拉他們並未感覺到任何不適應的感覺,在確認了這個防護罩確實有用之後他們便跟隨我一起走到了那個洞口附近.

可以確定這個洞口並不是留出來用于人員進出的,它應該是有別的用途才對.之所以有這樣的判斷是因為這個洞口下面根本沒有樓梯或者任何能讓普通人行走的通道.洞口就位于一個地下溶洞的頂部,周圍最近的一面牆壁也在五米之外,根本沒有任何借力的地方.除非能跟蜘蛛俠一樣倒掛在洞頂上移動,這地方對一般人來說根本就無法通行.至于說直接跳下去這種事情那就更不要想了.洞的底部距離地面起碼有一百多米,而且底下全都是向上生長的石筍,就好像是怪獸的牙齒一般.從這里跳下去最大的可能性不是被摔成肉餅,而是被穿成肉串.當然,你要是會飛就另當別論了.

為了方便大家行動,我直接召喚出了鐮刀給我們開路.雷霆蜘蛛也是蜘蛛,織網對他們來說就是本能,根本不用費什麼力氣.在鐮刀的幫助下我們直接在下面的洞底上方弄了一個巨大的攔截網,然後大家分批次跳了下去.

有一張巨大的蜘蛛網攔截,我們很輕易的就落在了那個巨大的網上,然後被高高的拋了起來.因為是接人的網而不是用來困住目標的網,所以這次鐮刀使用的蛛絲上沒有附著任何粘液,這樣蛛絲就不會有粘性.

順著鐮刀事先完成的一根蛛絲,我們很快就從這張網的邊緣部分滑到了地面上.雖然從上面看下來的時候感覺這下面到處都是豎起來的尖刺一般的石筍,但是真到了地面上就會發現其實這些石筍之間的空隙還是很大的,至少並不影響我們的穿行.

剛剛我們下來的那個洞口雖然不是給人穿行准備的,但下面的這個地方卻明顯有人類活動的跡象,不但地面上有一條很明顯的道路,而且在前方不遠的地方居然還有閃光.

既然已經能看到閃光,那就說明前面那個地方距離這里並不遠的地方有什麼東西的存在,我們在這種情況下都不自覺的放慢了腳步盡量小心翼翼的靠近了前面的那個轉彎處.

這個轉彎處相當的狹窄,大概只能讓兩個人穿行在中間,不過對我們來說這倒是好事,因為開口越狹窄越說明這條路並不重要,而不重要的道路來往人員必然也就會少一些.

小心的靠近了那個彎道之後我和拉達曼提斯便首先靠了上去.這里的五個人中只有我們兩個是男性,而且近戰人員除了我們就只有阿芙洛狄忒了.不過考慮到現在是進行偵查,所以阿芙洛狄忒明顯不合時.她那一身華麗到可以去參加服裝展覽的鎧甲以及那一頭能閃瞎人眼睛的金發都是過于引人注目的東西,只要她在那邊一露頭,我保證第一時間就會被人發現.

阿芙洛狄忒也知道自己不適合干這個,也沒有打擾我們,乖乖的呆在後面給我們盯著後面是不是有人來,而我和拉達曼提斯則是迅速的靠近到了那邊的拐彎處悄悄的探出半邊腦袋用一只眼睛觀察了一下外面的情況.

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前的小心顯然都白費了,因為那邊根本就沒有人.閃光的原因是在拐彎處的前方有一大片田地.沒錯,就是田地.在這片明顯經過人工整理的田地之中生長著一排排的蘑菇.這些蘑菇每一個都有近一米高,外形看起來倒是和大多數蘑菇沒有太大區別,半球形的頂部和一根菌柄,就是很標准的蘑菇造型,除了稍微大了一點並不顯得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不過,這個蘑菇的外形雖然並不奇怪,但它本身還是很奇怪的,因為在這些蘑菇的頂部,也就是菌蓋的部分就好像草莓上面的籽一樣密密麻麻的嵌著很多黃色的晶體.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些晶體就是之前我看到的那種燃燒物.也就是說,之前那個地洞中的燃燒物,很可能就是這里的蘑菇所出產的.而且,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我們之前下來的那個洞口的功能也就可以理解了.那應該是貨物通道,可能燃燒那些東西的人就是從那個洞口里將下面的黃水晶一樣的東西提上去的.當然,要這麼做的話下面肯定是需要有人幫忙的,畢竟這些蘑菇也不是直接長在那個洞口下面的.

之前我們看到的閃光其實就是這里的這些蘑菇所發出來的.那些鑲嵌在蘑菇表面的黃水晶全都在用統一的頻率一亮一滅得閃耀著,當它們發光時,亮度可能接近汽車前燈,而當它們熄滅時則會保留小夜燈一般的微弱亮度.

這些發光的黃水晶雖然都是生長在不同的蘑菇上的,但奇異的是它們閃耀的頻率卻是完全一致的.整個這片蘑菇田中幾百顆這樣的蘑菇上至少分布著上萬塊水晶,但它們之中卻沒有任何一塊水晶閃耀的節奏有哪怕一秒的差距.

在確認沒有什麼危險後我和拉達曼提斯就首先走了出去,而潘多拉他們看我們走出去也就自動跟了上來.外面的蘑菇自然是吸引了克利斯締娜她們的注意,不過大家也就是稍微觀察了一下就隨便采摘了幾株蘑菇作為樣品,然後就對這些東西暫時失去了興趣.

從這個蘑菇培育室延伸出去的還有三條路,其中一條就是我們進來的那條路,而另外兩條通往什麼地方卻是完全不清楚.稍微考慮了一下之後我們打算分開走,潘多拉和拉達曼提斯加上克利斯締娜一組,我和阿芙洛狄忒一組.這樣分是為了保證戰斗力輸出平衡.

阿芙洛狄忒雖然是美神,但她卻是正神,和潘多拉以及拉達曼提斯那種仆從神是不一樣的存在,所以阿芙洛狄忒的戰斗力實際上是在拉達曼提斯和潘多拉之上的.

隊伍分開之後我和阿芙洛狄忒選擇了最左邊的那條路,反正兩邊的路線都是未知的,所以選哪邊都一樣.

順著通道向前不多遠我們就遇到了另外一個蘑菇房,這里和剛才的房間差不多,依然是種植了大量的那種蘑菇,而且這次的這個蘑菇房的面積更大一些.這個蘑菇房只連接著兩個通道,除了我們來的那個就只有一條路了.穿過蘑菇房繼續向前,我們發現這地方根本就是一個蘑菇培育基地,在接下來的通道中我們一共連續碰上了至少六個蘑菇培養室,這些蘑菇培養室無一例外都種滿了那種巨大的蘑菇,而且我們在這些房間內都沒有發現任何人員的存在.

就這樣一臉檢查了很多個房間之後,我們發現這里除了蘑菇還是蘑菇,整個通道內隔不了多遠就是一個蘑菇培養室,至今為止我們看到的蘑菇加一塊已經至少有好幾十萬株了.這樣可怕的數量說明這些蘑菇必然是有特殊用途的,因為一般來說,沒有人會無緣無故栽種一種完全沒用的東西.

再繼續探索了一會之後,就在我們以為這里除了蘑菇就沒別的東西的時候,突然前方的一個小小的蘑菇培養室中終于出現了一點不同.當我們靠近這個蘑菇培養室的時候居然聽到了里面有人在說話.

因為提前聽到了對方的聲音,所以我和阿芙洛狄忒都是立刻隱蔽了起來,然後開始小心的一點點的靠近那個蘑菇培養室.在小心的移動到這個蘑菇培養室的門口之後,我們終于看到了里面的情形.

在這個蘑菇培養室的內部也是和別的蘑菇培養室一樣種滿了那種黃色的蘑菇,但不同的是在這個蘑菇培養室的一端有兩個人正彎腰在其中一棵大蘑菇上挖那些黃色晶體,而且這個房間中的大部分蘑菇上的晶體顯然都被挖走了,只留下一個個的流著黃色液體的孔洞.

很明顯這些人在采集晶體,但我很奇怪這些晶體到底是干什麼用的.如果說只是產生一些特殊的作用的話,這個產量未免太大了一些.畢竟那東西對玩家不起作用,而如果是對付NPC,種植這麼多蘑菇明顯有些浪費.再說之前那個威力是因為在地下世界中,所以才能起到那麼好的效果,如果是在地面,氣體的揮發性是很強的,無法集中的話濃度就會自然下降,再算上一些適當的防護,這東西的威力再大,能起到的作用也必然有限,而且也只能是在敵人不知道的情況下突然用一次,一旦大家知道了這個東西的特點,在想用這個東西陰人就沒那麼容易了.畢竟這東西的效力雖然很強,可要防護卻也是非常容易.要是在空曠的地方,一陣風就足以搞定這些氣體了.

那兩個埋頭挖晶體的家伙完全沒有注意到我和阿芙洛狄忒的出現,而我們在旁邊聽了一陣就確定了這是兩個NPC而不是玩家,因為他們討論的東西明顯不是玩家會去討論的.

在確定了這兩個只是NPC之後我和阿芙洛狄忒便再也無所顧忌,直接跑了過去一人一個將兩人敲暈,然後扛起來就跑.向後一連退了十幾個房間之後我們才將兩個人放下來,然後用水潑醒.兩個人剛一醒過來就准備大叫,但我和阿芙洛狄忒都不是那種善良的人,所以這倆倒黴蛋立刻就遭到了我們的恐嚇攻擊,一人挨了一腳之後立刻就老實了很多.

對付NPC我的辦法其實還是很多的,甚至都沒用上阿芙洛狄忒的美人計就搞定了這倆NPC,直接得到了他們知道的全部情報.

根據這兩個NPC的供述,這個地方確實就是個蘑菇培養基地,而且這個地方的產出基本上全都是那些俄羅斯玩家收取的.這些NPC並不是以雇工的形式在這里勞作,而是以奴隸的形式在工作.根據他們的描述,這個地方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監獄.我們之前下來的那個洞口就是這里唯一能夠出去的通道,其他地方雖然還有不少連接外部的通道,但都很小,或者因為某些原因無法通行,真正能走的就只有那一個洞口.當然,現在因為那個洞口被封住了,而且距離地面又那麼高,所以這里的人根本就出不去.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這里的人實際上就等于是被圈養著.

根據他們自己的描述,他們這些NPC在這里每天的工作就是照料這些蘑菇,然後等蘑菇上的晶體長到足夠大了就開始采集.這種采集工作進行的很頻繁,因為那些蘑菇上的晶體實際上只要兩天就可以重新長出來,因此他們的工作其實非常的多.

采集下來的晶體會被他們統一堆放在一個地方,然後每隔一天就運送到我們之前下來的那個洞口一次,上面的那些俄羅斯玩家就用吊籃將晶體拉上去,然後放下夠他們兩天的食物.也就是說他們實際上就是在用晶體換食物,如果他們拒絕勞作,那就沒有吃的.這地方位于地下,沒有陽光,一般植物根本沒法生長,所以他們自己不可能獲得食物,如果上面的俄羅斯人不提供食物他們就根本活不下去.

因為用特殊的神術甄別確認這些家伙說的是實話,所以我們在知道他們和俄羅斯人其實不是一路的之後就沒有再對他們惡言惡相,並且那兩個家伙在聽說我們不是那些俄羅斯人一伙的之後也是對我們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掉頭,興奮的請求我們把他們解救出去.

對于這種事情我當然是滿口答應,然後就要求他們倆帶我們去他們的居住點看看.

事實上剛剛發現他們的時候看到的那個洞穴已經離我們的居住點不遠了,從這里向前不過幾十米就是另外一個相當巨大的洞穴.這個洞穴和一般的洞穴唯一的不同點就是這里有一條地下溪流通過.溪流很小,而且是從岩石縫隙里出來的,不可能讓人從水路離開,但是足夠這里的人生活實用.在那條溪水的另外一側就是一排帳篷,每個帳篷前面都燃燒著一堆篝火,而那些燃料則是讓我們驚訝不已,因為那分明就是我們之前看到的那些晶體.

"你們在燒這種黃色晶體?"我驚訝的看著火堆中的燃料問道.

給我們帶路的家伙明顯是知道這個東西的用途,因此特意解釋道:"其實西格瑪水晶本身是不會產生任何致幻效果的,它們真正的作用非常強大,您自己過去聞一下那些煙霧就知道了."

因為這家伙已經被阿芙洛狄忒的神術偵測過沒有說謊,而且那些煙霧本來是對玩家沒有作用的,所以我也就大著膽子湊過去聞了一下.本來我也沒在意,但是在聞到那東西的瞬間我卻是眼睛瞪得老大猛然退開驚訝的盯著這個東西看了起來.

我完全沒有想到這種警惕燃燒之後產生的煙霧竟然是一種全面強化藥劑,剛剛我在吸入這個東西的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急劇上升,而在我打開屬性之後發現上升的不單單是力量屬性,還有我的生命值,魔力值,魔法攻擊力,施法成功率,耐力,抗性以及感官敏感度.可以說這是一種全屬性強化藥劑,而且作用立竿見影,幾乎是一秒之內就能生效.

"這東西能持續多長時間?"我驚訝的轉頭問那個帶路的家伙.

"大約一分鍾左右,不過這是沒有加工過的原始煙霧,如果經過一些加工,添加一些適當的藥材,這個東西的效果是可以被延長的."

"你對這些東西懂得很多嗎?"阿芙洛狄忒問道.

那個被問到的家伙聽到這個突然有些灰心喪氣的樣子說道:"其實我以前是一名藥劑師,但是被抓到這里來之後……"他沒有說完後面的話,不過意思我們都明白了.俄羅斯人要的是奴隸而不是藥劑師,所以這家伙在這里就只能干些體力活.當然,采集那種西格瑪水晶本身其實並不多麼辛苦,只是需要費點時間而已.

"這里不是你們的聚集地嗎?怎麼沒人啊?"因為這家伙的情緒明顯低落了下去,所以我便岔開了話題.

那家伙也反應了過來沒有繼續自怨自艾,而是解釋道:"我們一共有十六人,不過這里的面積太大,我們都是分成兩個人一組工作的.一個人負責采摘,一個人專門負責來回運輸.現在大家都分散在各個培育室中采集西格瑪水晶,要不是遇到你們,我們倆不是也正在工作嗎?"

"那你有辦法叫他們回來嗎?"我問道.

這個家伙搖搖頭道:"這里也沒什麼事情,自然不想要召集人員的通訊手段,不過只要過一會他們隨身攜帶的口袋裝滿就必然會回來."

我點點頭問道:"如果我救你出去,你願意為我工作嗎?放心,不是以奴隸的方式.你可以繼續當藥劑師,工作就是研究這種西格瑪水晶的合理利用.我給你開工資,而且你可以自由行動,當然只有在假期才可以,上班時間還是要認真工作的."

這個家伙聽完之後立刻點頭道:"只要能從這個沒有陽光的地方出去你就算是讓我繼續當奴隸我也願意,那些該死的家伙居然讓我們西格瑪人在地下生活,他們怎麼能做的出來這麼殘忍的事情?我們可是向往陽光的種族!"

"西格瑪族?你們不是人族嗎?"

"不,我們是西格瑪族,一支獨立的種族,和人類很相近,但不是人類.我們有自己的文明方式.另外,忘了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做希爾塞斯,旁邊這位是我的弟弟卡爾,不過他是個很悶得家伙,一般不會和人說話."

我點點頭繼續道:"希爾塞斯,你說的這種西格瑪水晶,到底是怎麼來的你知道嗎?"

希爾塞斯點點頭道:"西格瑪水晶其實就是西格瑪蘑菇的分泌物凝結之後的產物,雖然我們叫它西格瑪水晶,但它其實和水晶一點關系也沒有.這是一種天然的物質,就好像琥珀一樣.琥珀你知道吧?"說到這里希爾塞斯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我一臉黑眼的回答道:"放心,我不是從火星來的,琥珀我當然知道."

"那就好."希爾塞斯說道:"你知道,之前那些關押我們的惡魔簡直就是一群腦袋里都是肌肉的家伙,他們什麼都不懂,居然用西格瑪水晶制造迷幻劑,這簡直是對西格瑪水晶的褻瀆!"

"不管他們用這東西做什麼,反正以後他們是沒機會了,因為這里不再屬于他們.我會帶走你們全部的人,還會把那些西格瑪蘑菇一起帶走,一個碎片都不會留給他們."

希爾塞斯聽到這里忽然搖頭道:"沒用的.這里不是他們唯一的產地."

"什麼?"

希爾塞斯解釋道:"我們也是最近才被運送到這里的,之前我們都是在另外一處監獄之中種植西格瑪蘑菇的."

"你知道那個地方在哪嗎?"我激動的問道.如果這個希爾塞斯知道那個地方的確切信息,我們說不定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到那些俄羅斯人真正的老巢,對方總是這樣被發現一處就立刻撤離,搞得我們實在是太被動了,感覺總是跟在人家屁股後面跑的樣子.盡管韓國人和俄羅斯人為此損失了幾座城市,但他們卻贏得了時間,更糟糕的是他們似乎正在計劃著什麼東西,而且很快就要實行的樣子.如果不能趕在那之前阻止他們,我預感將會發生非常不好的事情.

盡管我非常希望希爾塞斯能給我一個肯定的答複,但是那幫俄羅斯人實在是太謹慎了.希爾塞斯直接搖頭道:"我只知道那里很冷,但是我沒法帶你們找到它,因為那也是個地洞,而在轉運過程中他們會先把我們敲昏,等我們醒過來就已經在另外一個地方了.事實上我們之前已經被轉運過兩個種植基地了,但是我們對那里的位置都是一無所知,只知道那是很冷的地方,因為被拉出那個地洞的時候感覺到外面的空氣很冷."

聽到這樣的答案我也只能放棄通過他們找到俄羅斯人老巢的希望了,好在地面上的城市里暫時還有不少信息沒有被清理乾淨,而現在我的一部分魔寵正在地面上檢索情報,當然這個過程肯能會花掉不少時間,畢竟這是一座城市,面積在那里擺著.

在我們和希爾塞斯的聊天中很快潘多拉和拉達曼提斯他們也來到了這里,在他們身邊還跟著一大群的西格瑪族人,他們顯然也是被抓了俘虜,然後經過審訊發現他們只是奴隸而已.

在經過一番解釋後我們便在這些西格瑪人的幫助下將這里的西格瑪蘑菇全部采摘了下來,然後摧毀了不能帶走的部分,之後全體上到了地面上.因為上面的那個房間還有迷幻氣體存在,所以我不得不給這些西格瑪人每個人准備了一套密封鎧甲,另外克利斯締娜的氣系法術也幫了大忙,不然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把這些人弄出去呢.

到了外面之後這些人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拼命的大哭,然後開始對著天空膜拜,根據希爾塞斯之前的說法,他們這個種族是信奉太陽和光明的種族,他們最初培育那些西格瑪蘑菇就是因為那些東西會發光,可以在夜晚也產生光明,至于那些奇怪的功能,那個完全是副產品.當然,這種事情其實很正常,因為如果你真的讓某些人去培育出帶有強化屬性的植物,那反倒是非常困難的,而碰運氣撞上一些神奇功能的植物反倒是比較有可能.

在這幫家伙發泄自己重見天日的激動心情的同時我卻是在聽魔寵們的報告.搜索結果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和順利,俄羅斯人雖然被我們殺了不少,但那只是巨人化的玩家,一般的玩家在這期間還是撤離了不少人,而且對線索什麼的做了充分的破壞.不過這麼大個城市,又是匆忙撤離,再怎麼破壞也難免會剩下點什麼.

在我的魔寵們的細致搜查之下,最終我們還是弄到了不少有用信息.

"我靠,這東西你們也能找到,真是難為你們了!"看著白浪叼過來的一塊特殊結構的寶石,我驚訝的說道.

這塊寶石給游戲里的任何一個玩家看,他都能一眼認出來,因為這玩意實在是太常見了.這東西其實就是一塊感應水晶,它通常會被裝在傳送陣上.當你想要使用傳送陣的時候就需要對這個東西進行操作,利用它來操作別的魔法寶石以達到啟動傳送陣的作用.

作為一種使用率如此之高的物品,認識它的人自然很多,而我就更不要說了.但是,雖然大部分人都認識這個東西,卻很少有人知道這個東西的一些隱藏功能.這可能也是這個東西被保留下來的主要原因.

這種感應水晶作為傳送陣的控制模塊,它是需要連接傳送陣上的各個不同區塊的,其中也包括用于記錄對方傳送陣信息的記錄水晶.當傳送陣啟動時,它需要首先溝通對方傳送陣,然後一個發射一個接收才能完成傳送,因此每個傳送陣都和手機一樣存在一組唯一性的編碼,這個編碼將用于識別不同的傳送陣.但是,和一般的手機號碼不一樣,傳送陣的編碼其實是有實際意義的,它包括了傳送陣的物理位置以及魔法波動頻率等一些關鍵信息,這些東西可以說非常的重要.只要擁有這些信息,你就可以傳送到一個指定的傳送陣上.

正因為那些信息重要,所以俄羅斯人在撤離時當然首先就破壞掉了那些傳送陣上的記錄水晶,目的就是不讓我們知道他們傳送去哪了.但是,雖然他們破壞了記錄水晶,卻不知道記錄水晶其實只是相當于電腦里面的硬盤,而這塊感應水晶卻起著內存的作用.也就是說,雖然大部分傳送數據都在記錄水晶中被一起破壞掉了,但這個感應水晶其實還留存著最近的幾百條記錄.這些記錄是滾動刷新的,也就是每出現一條新信息,就會擠掉一條最老的信息,但不管如何,這個感應水晶中必然是會記錄著最後的幾百條信息.

那些俄羅斯玩家撤離的時候必然是有不少人使用了傳送陣離開,然後留下一兩個人在破壞傳送陣之後使用卷軸離開,一方面干擾空間傳送信息,一方面負責掃尾,但是,這些負責掃尾的人顯然不是傳送陣專家,他們不知道感應水晶也能記錄信息,而且居然還能記錄幾百條信息,因此他們沒有浪費時間去破壞這個感應水晶,結果就讓我們抓到了小尾巴.

"有了這個東西就可以知道對方去哪了嗎?"阿芙洛狄忒看著我手里的水晶問道.雖然戰斗力很強,但阿芙洛狄忒是神族,對魔法科技的了解並不多.

克利斯締娜作為資深法師在旁邊解釋道:"這塊水晶會記錄下傳送陣傳送了多少人去什麼地方,所以我們可以從這里面知道對方逃跑的時候去哪了."

"那還等什麼?趕緊打開看看啊?"阿芙洛狄忒催促道:"我們不是趕時間嗎?"

我無奈的聳聳肩道:"我也想啊!可惜這個東西的信息讀取需要專用設備."

"專用設備?"

"一個傳送陣."克利斯締娜再次解釋道:"只有傳送陣上的連接魔法陣可以解讀這個東西上面的信息,不過這座城市里的傳送陣肯定都被破壞了."

聽到克利斯締娜這麼說,阿芙洛狄忒卻並沒有放棄,而是忽然說道:"旁邊不是還有一座城市嗎?"

阿芙洛狄忒的話讓我們全都愣了一下.然後我突然反應了過來."對啊!怎麼把這個忘記了.旁邊不是還有一座韓國人的城市嗎!"

想到了這一點之後我趕緊就往韓國城市跑,而阿芙洛狄忒也立刻跟了上來,不過潘多拉他們都沒動,因為他們還要保護那些西格瑪人.

我和阿芙洛狄忒回到這邊的韓國城市的時候這邊已經沒人了.因為之前的戰斗韓國人早就撤離了這里.他們知道打不過我們,而且我到了這里就說明之後肯定有大部隊會出現,他們繼續留下除了送死沒有別的用處,還不如趁著我們襲擊俄羅斯人的時候趕緊帶上能轉移的東西趕緊跑,好歹還能撈點回來,總比被殺死之後兩手空空的離開要劃算一點.

因為這邊的城市是被我們強行突入的,而且它並不連接俄羅斯人的上級城市,所以這里的韓國人沒有破壞傳送陣,畢竟這里也沒有什麼值得毀滅的信息,所以不需要浪費那個時間.

多虧了韓國人這樣想,我們現在總算是還能有傳送陣用.雖然我們強行突入這里的時候用了一枚炸彈爆掉了一個傳送陣,但傳送殿里面可不會只有一座傳送陣.爆炸的威力通常是向上散發的,而除了炸彈正下方的地面,周圍的地面其實不會受到多大破壞.傳送陣恰好都是嵌在地面上的,所以傳送殿雖然被炸飛了,但是傳送陣卻大部分都完好的保存了下來,只有少數的被倒塌的建築殘骸摧毀.

因為還剩下不少完好的傳送陣,所以我們很快就知道了一個還能用的傳送陣.用狂風術吹開表面的灰塵和瓦礫,接著找到控制核心,小心的用永睄懦}保護板,將原來傳送陣上的那塊感應水晶松開,接著從另外一面的傳送陣表面將這塊水晶取下來再換上在俄羅斯人那里找到的這塊,接著重新在反面固定住這塊水晶.

搞定之後魔法陣基本上就算是搞好了,但是下一步就稍微費點事."凌,拜托你了."

"好的."被召喚出來的凌直接用一只手按在那個控制模塊上,然後閉上眼睛開始嘗試控制傳送陣.

傳送陣作為一種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它的戰略意義顯然是非常重大的.當城市發生戰斗的時候,都會封閉傳送陣以防止敵方人員利用己方傳送陣直接進入城市內部來個中心開花.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需要傳送陣具備一定的控制能力,要保證除了控制行會之外,別人不能隨便操作傳送陣.也就是說傳送怎其實是有密碼和鑰匙的.當然,這個密碼和鑰匙具體是什麼類型的就要看設計者的技術水平和想法了.

這個韓國行會的傳送陣使用的鑰匙就是真正的機械鑰匙,因此這關對我們來說不是問題,直接讓永睆秦z進去搞清楚內部結果擬化出對應形狀就行了.不過,雖然鑰匙不是問題,那個密碼卻還是需要解開的.

這個傳送陣用的密碼鎖就是最常用的魔法鎖,也就是通過檢測魔力波動類型來開鎖的.這個方法本身是很安全的,因為理論上每個人都有固定的魔法波動,所以除了預存了信息的人的魔法波動,其他人是打不開這個密碼鎖的.但是,凌的魔法造詣實在是太高深了,她可以用自己的魔力模擬成任何人的魔力.現在唯一的魔法就是她不知道什麼樣的魔力才是開啟這個東西的魔力,因此她需要一點點的嘗試.

當然,所謂的嘗試可不是胡亂的實驗不同地魔法波動去撞大運,而是真的需要動腦子嘗試的.這種檢測魔法波動的裝置本身有個缺陷,它在檢查別人的魔力波動的時候自己也會散發波動,而且不同的輸入波動會導致它的輸出波動跟著變化,但是,雖然它的輸出會變,可這種變化卻是有規律的.凌通過檢查自己輸入的波動和輸出的波動的變化特征就可以逐漸還原這個魔法陣的解鎖波動.雖然這個方法也很辛苦,但不得不承認過確實是可以使用的一種方法,而且實際操作起來速度其實也不慢.

"好了."在忙活了十幾分鍾之後凌忽然站了起來對我們說道.

阿芙洛狄忒非常興奮的湊上來看著我們搗鼓那塊感應水晶,很快旁邊的輔助顯示水晶上就列出了最新的傳送記錄,而最後的幾百條記錄明顯都是一個地方,而那就是我們的目標.(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三十九章 "毒"氣室?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四十一章 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