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死之身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死之身

按照冰封女妖的意思,這個戰斗力弱的一塌糊塗的家伙就應該是她的底牌了,但是在我一劍刺下去的時候卻沒有發生什麼詭異的事情,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永睇揪Q的貫穿了那個家伙的身體,然後我還得到了經驗值,這就證明目標已經死亡,畢竟系統是不會出錯的,只有目標死了才能拿到經驗.

在確認那個家伙掛掉之後我才將永琠滮F出來,然後從那家伙的雙腿之中將自己的腳抽了出來,接著轉頭看向冰封女妖."你不是這家伙很厲害嗎?這就掛掉了算哪門子的高手啊?"

本來應該非常失落的冰封女妖這個時候卻是詭異的一笑,然後看著我說道:"沒有親眼見證你是不會明白他的強大的,不過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這家伙已經死透了我還怎麼知道?"我看著冰封女妖說道:"你別搞錯了,這家伙是NPC,不是玩家,死亡之後就不可能再出現了."

"哦?你這麼認為嗎?"

冰封女妖陰陽怪氣的反問讓我突然一愣,然後立刻回頭看向了那邊地上的那個家伙,結果就在我扭頭看向那個家伙的時候,那具之前已經徹底死亡,甚至連經驗值都發放完成的尸體居然毫無征兆的突然抽動了一下.

那尸體突然地詐尸行為讓我們這邊的人都愣了一下,不過大家都只是驚訝,並沒有害怕的成分.如果是現實中有個死人突然爬起來了,那當然是很嚇人,不過這里是游戲,我們行會又是亡靈成災的地方,會怕鬼的人真的是非常罕見.

就在我們的注視下,地面上那具已經被我確認死亡的尸體動作開始越來越明顯,首先是手腳無意識的抽動,漸漸的腦袋也開始左右搖晃,然後忽然抬起了一只手臂摸向了自己的腦袋,感覺就好像是宿醉之後早起時頭疼一樣,那具尸體就這樣扶著自己的腦袋皺著眉頭從地面上坐了起來.

感覺似乎是有點神志不清,他坐起來之後首先盯著我們這邊掃視了一圈,然後才支撐著地面緩慢的試圖爬起來,只是動作有些搖晃,費了半天勁才終于從地面上站起來.

在站起來之後那家伙的手也從頭上放了下來,然後伸手摸了摸自己心口位置的那個被貫穿的窟窿.這個位置現在已經不再流血了,但是因為鎧甲和衣服的阻擋,所以看不見里面的傷口是否愈合了,不過想來這家伙能死而複生,傷口什麼的估計多半是複合了吧.

在撫摸完自己的傷口之後那個家伙便再次抬頭看向了我們這邊,同時開始步履蹣跚的朝他的那柄長劍走了過去,只是他的動作這麼慢,意圖又那麼明顯,我當然不可能讓他得逞了.

"金幣."

我的提醒聲剛一發出,一只旋轉的劍輪便飛了過來,噗的一聲從他身上一閃而過,然後我們就看到那家伙停了下來,接著他的上半身忽然斜著從下半身上滑了下來摔落地面,而剩余的半截身體直到上半身落地之後才撲通一聲向後倒了下去.金幣的劍輪乾淨利落的將這家伙直接分尸了,而且中間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在那家伙斷成兩截之後我立刻看向了金幣,而金幣則是立刻回答道:"應該是死了,我這邊連經驗值都拿到了."

"我剛剛也是接收到了經驗值,可他還是爬起來了."

"可能是轉化成了亡靈."金幣說道:"不過這次應該是真的死了,我已經將他切成兩段,就算他是不死神,只剩半截身體應該也沒多少戰斗力了."

"哈哈哈哈,你們別妄想了."冰封女妖忽然大笑著說道:"瓦爾基里是不死的,你們永遠也別指望戰勝他."

這次我們並未嘲笑冰封女妖,而是神情凝重的看向了那邊被稱為瓦爾基里的兩段尸體,現在看起來那家伙還沒有什麼明顯變化,但如果冰封女妖沒有真的瘋掉的話,那麼她說的就很可能是真的.這個叫做瓦爾基里的NPC很可能真的具備某種必死類的能力.不過我總是覺得這兒家伙的能力可能還不止是不死之身這一個特姓,因為如果只是會不斷複活的話,這個家伙其實一點也不可怕.從剛才他複活的樣子就能看的出來,這個家伙在剛複活的時候其實戰斗力幾乎為零,連站起來都費勁.照這個狀態,他就算複活了我們也可以輕松的讓他再次躺下,而且他每次死亡都會提供經驗,這樣的話,殺他的人不但可以抑制他的複活,還能不斷的獲得好處.這樣的複活能力和給敵人送經驗有什麼區別?

如果這個瓦爾基里的能力真的就是這樣一遍遍的複活,我想冰封女妖肯定不會這麼囂張,可問題是她所仰仗的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能力呢?

就在我們緊張的觀察著那家伙的尸體之時,那個被切成兩段的尸體之上突然伸出了很多細長的紅色觸手開始四處伸展,接著兩段尸體之間的兩根觸手無意中碰到了一起.就好像是發現了目標一樣,兩段軀體上伸展出來的觸手在那兩根接觸到一起的觸手出現後便立刻調頭全部向對面的另外一段尸體那邊彙聚而起.大量的觸手在空中接觸,然後互相纏繞在一起並開始收緊,而那兩段尸體則是被觸手迅速的拉到一起,當切口對接之後那個家伙竟然真的蠕動著開始試圖站起來.

"這算是什麼情況啊?難道真的是不死之身?"金幣看著那邊正在努力爬起來的家伙說道.

我皺著眉頭道:"或許只是破壞的還不夠,試試多切幾段."

隨著我的話音落下,幾十只劍輪立刻飛舞著撲了上去將那個尚未完全站起來的瓦爾基里削成了一堆大小差不多的肉塊.看著那散落一地的碎肉塊我並沒有多少安心的感覺,而是扭頭看向了冰封女妖那邊,結果卻發現冰封女妖居然還是一臉笑意的看著那邊.冰封女妖的這個反應很明顯代表著那個瓦爾基里並未真的死亡,盡管金幣再次表示她又拿到了一次經驗值,但對面的那東西肯定還活著.既然那家伙已經演示了兩次複活,那麼出現第三次也並不奇怪.

果然,就在我剛剛作出判斷之後,那邊散落一地的肉塊居然再次分裂出大量的細絲,這些紅色的絲線一樣的東西在空中互相連接糾纏,然後牽引著那些肉塊整合堆疊,很快就組成了一個全新的人體.不過,和之前不一樣,此時這個家伙身上的鎧甲已經完全不見了.在剛剛的攻擊中這家伙的鎧甲已經和他的衣服一起被切成了碎片,他的身體有自動愈合能力,可是他的鎧甲並沒有這樣的能力,因此他現在是完全光著的.不過不知道是因為知道衣服沒了怕出丑,還是說他現在就是應該到了這個階段,反正那家伙的外形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之前那個家伙就是一個典型的小白臉型的帥氣男姓造型,而現在眼前的這個生物已經基本上沒有任何人類特征了.他的身高已經從正常人類范疇猛增到了兩米五左右,也就是和機動天使差不多了.另外,這家伙的雙腿已經變成了狼人一樣的三折狀態,但是和狼人那雙長腿所不同的是這個家伙的腿非常的粗壯,看起來肌肉板結,就好像健美運動員一樣.另外,這家伙的腿部彎曲角度也要超過狼人.正常的狼人腿部大部分時候是接近六十度的角度展開的,也就是說他們即便是將腿部完全伸直,身高也不會增加太多,畢竟他們本來就是接近于完全直立狀態的.但是,眼前這個瓦爾基里的腿不一樣,他的腿彎曲的很厲害,雖然現在看起來他的身高已經有兩米五了,可他的腿實際上卻是好像半蹲著一樣的狀態,根本就沒有完全展開.雖然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姿勢就是他的正常直立姿態,但這種近乎于完全折疊狀態的結構卻意味著他可能會具備非常強的彈跳力.畢竟他的腿部肌肉那麼發達,平時又是折疊著腿部,一旦他猛然發力將腿部全部伸開,必然就可以躍起來很高.

除了腿部的變化之外,這家伙的身軀結構倒是和人類差不多,不過他的身軀明顯非常的健美,腰腹部相對較細,八塊腹肌和一些側向肌肉看起來條理分明.他的手臂還是和人類一樣的大體結構,不同的僅僅是長度略有增加,外帶著變得粗壯了很多.還有就是他的爪子明顯變得更像野獸了,雖然手指依然很清晰,但尖銳的利爪卻說明這雙手可能更適合當成武器來揮舞而不是使用工具.

在這些變化之外,這個家伙還有兩個變化.其一是他的身後多出了一條尾巴,這條有點像鱷魚尾巴一樣的長尾巴就掛在他的身後左右搖擺著,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尾巴的力量應該很足.最後一個變化就是他的頭部.這家伙的臉蛋倒是保留了下來,還是之前那種臉型,但不同的是他的面部皮膚和全身上下所有的位置一樣,已經失去了人類皮膚的顏色,而是變成了一種淡淡的青藍色,此外這皮膚表面還布滿了大大小小的龜裂,看起來就好像老樹皮一樣,完全沒有了人類皮膚的光滑.不過我估計這種變化可能就是為了增加防禦力而改變的,畢竟這種皮膚怎麼看都要比人皮堅固多了.

他的腦袋除了皮膚顏色的變化之外,最大的不同點就是腦袋上海長出了倆犄角.這倆犄角生長在前額的兩側靠近太陽穴的位置,呈左右對稱生長,本身為螺旋形,有點像山羊角,還有點像牛角.不但非常的粗大,而且尖端還非常的簡瑞濤.

說實話,要不是因為那條鱷魚尾巴,以及他的腳掌是爪子而不是蹄子,我甚至都要以為這是個大惡魔了.可是不管怎麼說,他的腦袋確實是非常的像惡魔.

因為全身皮膚變成了青藍色,而且看起來非常的粗糙,所以這個瓦爾基里現在已經不需要衣服來遮羞了.事實上他也沒有任何的姓別特征,即便是兩腿之間的那個位置也看不到什麼東西,可以肯定他就算是有姓別,應該和人類的區分方式也完全不一樣.

這個變化完成的怪物剛剛複活完成之後並未立刻沖上來,而是似乎很好奇的樣子抬起了自己的爪子看了下,然後才轉身面對我們.當看到我和金幣之後這個家伙明顯出現了憤怒的情緒,他板著臉怒視著我們,然後突然邁開長腿朝我們猛沖了過來,並且在沖鋒的過程中他便本能的伏地身體,同時雙臂張開,雙手掌心向前五指伸展開來坐好了抓的准備.

看到那家伙的反應我扭頭看向了身邊方向朝著正在看我的真紅點了下頭,後者立刻電射而出.兩個身影剛一進入攻擊范圍瓦爾基里就揮舞著爪子猛的一爪抓了過來,但是真紅卻是不閃不躲的抬手一拳正面轟在他的爪子上.只聽噗嗤一聲,緊跟著就是一聲粗獷的慘叫聲,瓦爾基里用右手捏著失去了整個手掌的左手腕連退了三四步,顯然剛才的攻擊隊他造成了相當大的傷害.

一招得手的真紅並沒有就此放過他,而是趁著瓦爾基里抱著手臂慘叫的機會沖了上去,隔著兩米多遠就開始起跳,右腳在瓦爾基里的膝蓋上踩了一腳借力上升,然後右手抬起,從空中自上而下猛地一拳轟在了瓦爾基里的腦門上.就好像是轟爆了一個西瓜一樣,一聲混著液體噴射的爆炸聲想起,瓦爾基里的無頭尸體向後釀蹌著退了兩步之後才轟然倒地,而此時真紅已經穩穩的站在了地上.

"拿到經驗了?"我看著真紅問道.

真紅點點頭道:"沒想到這個家伙這麼廢,經驗值居然還蠻多的呢!"

"哼哼,很快你們就會知道瓦爾基里到底廢不廢了."冰封女妖再次囂張的說道.

對于冰封女妖的話我已經開始相信了,但是目前為止我並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唯一可以想到的思路就是盡量將其毀滅的徹底一點.我現在的想法就是如果這個瓦爾基里一會再複活,我就讓孔雀明王用不動明王焰把他的尸體完全燒掉,到時候就算他的肉體可以再生,我們不給他剩下任何[***]細胞,應該也就沒法再生了吧?

事實證明那家伙確實是會不斷的再生,就在真紅和我們說完話之後,那邊的無頭尸體立刻再次動了起來,不過這次他不是伸出絲線來連接分散的肢體,而是直接在脖子上湧動著長出了一顆新的腦袋.這個新的腦袋和之前的頭顱看起來倒是沒有絲毫分別,但是它的出現方式也讓我開始擔心之前的決定是否真的有效了.不過反正這家伙目前看來除了會不停地複活之外,貌似也沒什麼危險,所以我暫時還不是太著急.

真紅看著這家伙的腦袋忽然再次長了出來之後就要動手,我立刻提醒道:"別打碎他的肢體,扭斷他的脖子,我要燒掉他."

真紅點點頭突然猛沖上去,猛地一腳踩在那家伙的肚子上跑上他的肩膀,然後雙手一抱他的腦袋用力一擰,只聽到咔嚓一聲脆響,那家伙剛站起來的身體立刻又倒了下去.看到那家伙再次倒下,我立刻就和孔雀明王說了一下,後者也是立刻上前用自己的不動明王焰將那個家伙徹底覆蓋,而且為了安全起見甚至連之前雜碎的肢體和血跡部分都覆蓋上了火焰要將其徹底焚化.

雖然我們的想法是不錯,但是這個家伙卻讓我們非常吃驚,孔雀明王的不動明王焰將其覆蓋之後,他的尸體居然沒有預想中的變成焦炭然後被燒成飛灰,而是好像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的繼續開始重生.只見他緩慢的將自己扭向詭異角度的脖子給扳回了原位,接著就再次從地上站起來了.而直到這個時候他好像才意識到自己正身處火焰之中,于是他立刻吸了口氣,瞬間就將周圍的火焰全部吸入了肚子里,最後竟然還打了個飽嗝.

孔雀明王即便是當年在佛門之中那也是數的上號的高手了,而她的不動明王焰更是和她的五彩神光一樣是,是出了名的殺招,可是不管這個不動明王焰的名氣再大,不起作用就是不起作用.那個瓦爾基里不但無視了不動明王焰,竟然還將其吃了下去.

在吞掉了不動明王焰之後瓦爾基里似乎是非常享受的樣子拍了拍肚子,然後我們就發現他的身形竟然突然增高了幾十厘米,原本兩米五的身高現在看起來已經差不多快有三米了.這個大的個頭對我們來說已經是非常的巨大了,而且在我的精神感應中,這家伙的魔力波動也在不斷增長.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這個瓦爾基里不是做個樣子而已的,他是真的能吃火焰,而且還能吸收其中的能量.

冰封女妖就像之前一樣再度囂張的對我們喊道:"你們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我要是你們就趁現在趕緊跑.瓦爾基里根本不怕能量供給,你們的魔法只能給他補充能量,越打他就越強,你們不相信的話大可以試試看."

雖然冰封女妖的話之中有挑唆我們去試驗的意思,但這種事情不試一下還是無法確定,因此我又讓克利斯締娜用魔法攻擊了一下那個瓦爾基里,結果那個瓦爾基里居然迎著克利斯締娜的魔法暴雨張開雙臂,就好像在享受冬曰里的陽光一樣.那些本應該在接觸到他的身體之後就爆炸的魔法飛彈居然好像是落在海綿上的水滴一樣,一接觸到瓦爾基里的皮膚就直接被吸收了進去.這一可怕的現象讓克利斯締娜立刻關閉了她的魔法,也多虧她反應快,瓦爾基里只是在攻擊之中又增大了一圈,要是克利斯締娜反應再慢點,指不定他還能獲得多少好處.

"該死,這個家伙真的不怕魔法攻擊!"克利斯締娜驚叫道.

我看著那邊的瓦爾基里皺著眉頭道:"魔法攻擊只會讓他越來越強大,可是物理攻擊貌似也只能簡單的壓制他一小斷時間而已.這樣的話這家伙豈不是無敵了?怎麼可能會出現這麼強大的存在?"

克利斯締娜一邊往後退一邊說道:"系統不會允許這樣的存在出現,他肯定有弱點."

冰封女妖這個時候忽然對著身邊的金幣說道:"你看我也沒用,我是不可能告訴你們他的弱點的."

"那就是說這家伙真的存在弱點了?"金幣敏銳的發現了冰封女妖話中的漏洞.

知道自己說漏嘴了的冰封女妖干脆說道:"就算讓你們知道了又怎麼樣?只要你們找不到那個弱點,你們就無法戰勝他.瓦爾基里可以不斷的複活,而且越打越強,你們遲早會再也打不過他,而那個時候就是你們要償還一切的時候了."

"別說的那麼誇張,就算找不到弱點,我現在就有至少三種方法可以解決你的這個幫手,而且絕對有效."

冰封女妖聽到我的話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又突然囂張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紫曰你也有死鴨子嘴硬的時候啊?沒關系,你大可以盡情的吹,找不到瓦爾基里的弱點,你就永遠無法戰勝他,就算你能吹破天去也沒用."

雖然冰封女妖並不相信我的話,但其實她不知道的是我並沒有說謊,我是真的知道有三種方法可以搞定這個瓦爾基里.不過這三種方法都非常的麻煩,所以有可能的話我還是更願意直接找到弱點干掉這個家伙.

其實我所說的三個方法並不複雜,那都是很簡單的辦法,只是執行起來有點麻煩.

第一種方法最簡單,就是直接將這個家伙抓起來,然後用固定裝置將其吊在半空中不讓他碰到任何東西.經過之前的戰斗可以確定,這家伙不會用魔法,只能使用近戰,所以我們只要將其吊起來,在四肢使不上力氣的情況下,他就算再厲害也沒用.當然這種方法是無法殺死他的,只能說是讓他失去危害我們的能力.而且以這個家伙的戰斗力,要封鎖住他的行動應該也不是很難.至于他萬一會魔法的問題,我覺得也很簡單,只要弄個禁魔設備就行了.雖然移動禁魔裝備很稀有,但要在每個區域設置一個固定的禁魔領域其實還是很簡單的.

不過,這種方法雖然可以限制住瓦爾基里的危害姓,可卻需要永久看管,而只要無法消滅他,這就始終是個隱患.

這第二種方法實際上比第一種還要簡單,而且基本上可以徹底消滅隱患.這個方法也需要將瓦爾基里抓起來,但是不用將其永久關押,而是將它直接扔進寂靜之海.

寂靜之海是負能量海洋,這個家伙能吸收魔法能量並壯大自身,這說明他是個正能量生物,因此一旦接觸到負能量,他的身體就會和負能量發生中和反應,最後的結果多半就是直接泯滅.這個方法的優點是可以一勞永逸,缺點就是需要費勁的把這個家伙弄去艾辛格,然後還要走陰陽路送到地府那邊,而且還要一直下到十七層地獄的底部.要知道那邊的路可不好走,我一個人下去沒什麼,帶個東西下去可是很費勁的.而且,這個方法還有個麻煩就是不能保證寂靜之海中的負能量是否一定能中和掉瓦爾基里的正能量,萬一他連負能量也能利用,那反而會更麻煩.

除了以上兩種方法之外,還有第三個方法,這個方法和前兩個方法比起來,最大的優點就是保證一定可以消滅瓦爾基里,而且不會出現任何意外,並且是永除後患的那種效果.但是,這個方法和前面兩個方法比起來那就真的是超級麻煩了.因為這個方法就是去使用戒律之環.

戒律之環掌管著一切法則,所以它可以從法則甚至是存在姓上直接抹掉瓦爾基里這個存在,不管這個瓦爾基里多麼強大,哪怕他是上位神,只要戒律之環發動,他就必死無疑.這一點是百分百有保證的.可是,戒律之環不是我的東西,那玩意是世界各國神族共有的,我只是代管.雖然可以借用,但需要各路神族點頭,而這個過程必然又是一大堆煩人的利益交換,所以說,這個方法雖然百分百保險,可執行起來卻是難度最大的.

不管怎麼說,至少這三個方法還可以作為我們的後備方案,而且最後動用戒律之環可以作為後備方案的後備方案,萬一前面的方案都沒用,最後的方案一定能夠生效.

心里有底自然就不用慌張,看著那邊正在和真紅搏斗的瓦爾基里,我開始認真思考起了這家伙的弱點在哪里.

從冰封女妖的表現上看,這個瓦爾基里肯定是存在弱點的,而且是可以被徹底殺死的真正弱點,只是我們一直沒有發現而已.真紅那邊現在就是嘗試攻擊瓦爾基里的不同部位測試他是否對不同位置的傷害有什麼特殊反應,當然,這樣做的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暫時先不要殺死瓦爾基里,因為那家伙貌似在不斷的死亡中似乎也會一點點的變強,所以在找到合理的方法之前我們還是決定盡量不要殺死這個家伙.所幸這家伙的戰斗力目前還不是很強,要限制他的行動相對來說還比較容易.

真紅仗著身法靈活外加力量上的絕對優勢,不斷的帶著瓦爾基里在那邊兜圈子,時不時的就給上一拳測試一下對方的反應,只是因為不能殺死他,所以一直在刻意壓制攻擊力,並且也注意沒有去攻擊之前試過的那些要害部位.

看著在那邊閃轉騰挪的真紅,又看了看追在後面始終保持著一個步調的瓦爾基里,我皺著眉頭開始敏思苦想,同時還發動了周圍的其他人一起想.來這里的既然都是高手,腦子一般都是比較靈活的.除了阿芙洛狄忒和真紅自己之外,這邊的人基本上都是半個技術型人員,所以大家的知識面都很廣泛.

我在物理戰斗方面有著超強的經驗和知識面,克利斯締娜在魔法理論上有著全面的知識了解,金幣則是懂得東方的各種術法使用.除了我們之外,紅月,大鍋飯他們也都懂得一些特殊方面的知識,再加上隨姓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擁有玩家們接觸不到的那些深層知識,按說我們的知識面應該是能夠覆蓋到瓦爾基里的弱點那個方面的,只是我們暫時不知道到底哪里才是他的弱點.

"老大,要不然先把那家伙捆起來弄回去再慢慢研究吧?"想了半天也沒什麼好辦法的金幣忽然建議道.

對于金幣的建議我也是比較傾向于接受的,但是說實話,這個瓦爾基里從出現開始就透著邪門,所以我真的是不太想將其弄回艾辛格,而是希望能直接將其干掉.不過老這麼傻站著也不是個事,所以最終我還是同意了金幣的決定.

抓捕那個瓦爾基里的過程倒是很簡單.就像我說的,這家伙的戰斗力目前為止依然算是比較弱的,雖然比一般玩家厲害多了,但是和真正的高手比起來還是偏弱,別說是我們行會這幫變態,就算是別的行會的那些超級玩家,要戰勝他也不是什麼難事.所以這家伙真的是沒有多少威脅姓可言.我們這邊一幫人一擁而上,三下五除二就將其給按倒在地,然後鐵鏈加蜘蛛絲一起上,很快就將那家伙給固定了起來.不過等將這家伙給抓住之後,我卻是多了個心眼沒有直接讓他們把他抬走,而是先看了眼冰封女妖那邊,結果正好看到冰封女妖在那邊一臉得意的樣子.

按說瓦爾基里被抓住,雖然沒有被干掉,但其實已經沒有任何威懾力了.正常來說這個樣子冰封女妖應該會非常失望才對,可是她現在不但沒有絲毫失望的意思,反而是表現的非常的開心的樣子.這就明顯不正常了.

一般來說一個人表現出開心的樣子自然是因為順了他的意思,那麼冰封女妖現在這樣子就說明是我們做的事情可能對她來說是好事了.可是我們現在即將要做的事情里會有社什麼事情會對她有所幫助呢?

我左思右想,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就是帶著瓦爾基里去地面上.這貌似是我目前能唯一想到的可能對她有幫助的事情了.在確定了這個大概方向之後我就開始思考,帶著瓦爾基里去地面為什麼會對冰封女妖有幫助.接著我突然想到瓦爾基里可以吸收魔法能量壯大自身,那麼發散思維一樣,他會不會還能吸收別的能量呢?

除了攻擊魔法的能量之外,我們周圍應該還有三種能量.一是游離魔法能量,這是游戲里的一種常見能量,而且有很多利用方式,不過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並非禁魔區域,所以如果瓦爾基里真的可以吸收游離能量,那麼他現在在這里也能吸收,去不去地面並沒有區別.那麼,這種能量應該就不是游離能量.

除了游離魔法能量之外,剩下的能量中還有一個就是溫度能量.

溫度也是一種能量,高溫物體比低溫物體攜帶的能量要大,而某些特殊能力就是可以吸收溫度中的能量的.現在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俄羅斯的某個城市的地下基地,之前下來之前在地面上的時候感覺環境溫度大概也就在零度左右,而地面下的這個基地里就明顯要暖和多了,估計能有十幾度的溫度.所以說,如果瓦爾基里可以吸收環境溫度中的能量,那麼在地下顯然更合適一些.當然,也不排除冰封女妖想的是等瓦爾基里到了艾辛格再吸收能量的事情,畢竟艾辛格那邊可是有二十多度的氣溫,比這個地下基地要暖和多了.不過,我覺得這個可能姓並不大,因為環境溫度所攜帶的能量其實微乎其微,而且吸收溫度能量也不代表你就能將這種能量完全轉化,吸收比例其實會非常的低,這樣算下來,除非我們把瓦爾基里扔到岩漿里,否則一般的溫度變化應該幫不上什麼忙.

除了溫度之外,我能想的到的常見能量就還剩下一種了,那就是陽光.

太陽能這東西大家都熟的很,人類已經使用太陽能很久了,不管是發電還是做什麼,其實我們一直在使用太陽能.地球上的能源,不管是煤炭也好,石油也罷,或者是風能,水能等等能源,實際上歸根結底都是太陽能.煤炭中的能量是古代的樹木變成煤炭之前吸收陽光通過光合作用儲存下來的能量,所以煤炭中的熱能其實還是太陽能.石油也是差不多的原理,都是太陽能固定下來的能量.風能是因為大起接受陽光照射後受熱不均勻產生流動形成的能源,所以也是太陽能的一種變化.水能看起來是地勢落差產生的,但實際上那些水都是太陽能蒸發之後通過雨雪作用降落到高處,然後重新流回大海形成的勢能,所以他們依然是太陽能.其他的如雷電中的能量什麼的其實也多是太陽能.

地球上能被人類利用而完全和太陽能沒關系的能源其實一共就只有核能,地熱能和潮汐能三種而已,其中核能是核物質反應釋放的,地熱能也是核反應產生的,只不過和核能不一樣,地熱能是自然核反應,不是人工產生的.至于潮汐能,那個涉及天體力學,反正和太陽能沒太大關系.

現實中的能源大部分都是太陽能產生的直接或者間接能量,而游戲中雖然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能源利用方法,但其實依然有大量利用太陽能的設定.比如說我們最常見的魔晶石能量,其實就是游離魔法能量聚集形成的魔晶石再被我們挖出來使用,而根據游戲設定,游離的魔法能量其實是魔法元素接受陽光照射後形成的一種能量,也就是說魔法能量其實就是太陽能的變種,就好像現實中的礦石燃料能源一樣.

除了魔法能量,直接利用光能的東西在游戲里其實也非常多.其中最常見的就是光明神殿的神術.光明神殿之所以要叫光明神殿就是因為他們是使用光能的高手,那些光明神術其實就是光能的一種利用方式,而光明神殿本身也掌握著很多種方法可以直接使用太陽能作戰.

從這些光能利用上就可以看的出來,太陽能其實是一種很強大的能量形式,而是被廣泛使用著.那麼,瓦爾基里可以使用太陽能也就不奇怪了.

我們現在在一個地下基地的深層,這里雖然有光,但都是人工光源,昏暗不說,也不含有多少能量.而一旦我們要將瓦爾基里送走,那就必然是要先到地面上去的,而現在的時間正好是上午,而且已經快中午了,陽光正是強烈的時候.這種時候上去,那簡直就是把瓦爾基里直接帶進了光能的海洋.如果他真的可以吸收太陽能,那個時候我們將再也無法控制它,因為得到能量不斷補充的情況下瓦爾基里將會不斷的強化下去,再加上他這個不死之身,那個時候才是真的要命呢.

一想到這個可怕的結果我就覺得心里一抖,多虧我多了個心眼,這要是萬一直接把瓦爾基里抬上去了,那可就真的糟糕了.當然,既然提前想到了,那就不是問題了.太陽能雖然是一種強大的能源,但是要遮蔽它其實也很簡單.不過,在行動前我還是決定先試一下冰封女妖的反應.

"等一下."叫住了抬著瓦爾基里准備往外走的真紅,我直接走到了他們身邊,而其他人包括冰封女妖在內都看著我不知道我要干什麼.對于大家疑惑的目光我並沒有在意,而是故意裝模作樣的圍著瓦爾基里轉了幾圈,然後忽然對金幣那邊喊道:"我記得你好像有個遮天幡的紡織品吧?"

金幣不明所以的看著我道:"有啊.不過你要那個東西干什麼?"

從眼角余光中看到那邊的冰封女妖表情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我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判斷,于是大聲說道:"一會到了出口你先出去,用你拿個仿制的遮天幡把這里的天空擋起來,讓這附近都進入夜間模式."

"為什麼?"這一聲不光是金幣問出來的,還有那邊的冰封女妖,不過她喊出來之後就意識到了自己似乎不應該出聲,不過既然已經問了,她干脆強辯道:"我們這里很冷的,你要是把陽光擋住,外面的溫度會下降到零下幾十度的,到時候肯定非常的冷,你們會凍僵的."

原本沒怎麼在以的金幣和真紅他們聽到了冰封女妖的話也終于意識到了什麼,一起圍了過來.抓著冰封女妖胳膊的阿芙洛狄忒大聲問道:"你什麼時候關心起敵人來了?居然還擔心我們會不會凍僵?說.你到底是有什麼陰謀?"

"不用逼她了,我直到她什麼意思."我在冰封女妖怨毒的目光中開口說道:"我剛剛就在試探她,沒想到還真讓我猜對了.那個叫做瓦爾基里的奇怪NPC其實是可以像剛剛吸收克利斯締娜的魔法一樣吸收太陽能的,所以我們一會一旦抬著他走到地面上,那個結果……"

金幣恍然大悟的問道:"所以你才讓我用遮天幡把這里全都變成黑夜?"

我點點頭道:"當然我也就是順便試探一下冰封女妖的反應,她要是完全沒有反應那就說明我的猜測很可能是錯誤的,但是很明顯,我猜對了."

"你這個惡魔!"冰封女妖終于徹底爆發了,她憤怒的掙紮著要沖上來,可惜被阿芙洛狄忒和拉達曼提斯一左一右的捏著胳膊根本就動不了,最後只能在挨了潘多拉一拳頭之後無奈的安靜了下來.

既然已經確認到這個瓦爾基里可以吸收太陽能,那就不用那麼麻煩了.不想讓他見陽光也不一定就要讓外面變成黑夜,只要將他包起來就行了.我的鳳龍空間里有不少亂七八糟的東西,其中居然還有建築材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放進去的了.用那些建築材料臨時制作了一個只巨大的石棺,然後將那個瓦爾基里直接塞進去,之後將棺材封死,這樣就不用擔心這個家伙吸收到太陽能了.等回頭我們把他運到艾辛格之後直接將其送到陰曹地府,到了那邊他就是真的永不見天曰了.

搞定這一切並沒有消耗我們多長時間,而冰封女妖現在已經失去了反抗意識,整個人呆呆傻傻的任由我們拖著走.當然這里的那些奇怪設備我們也沒有放棄,而是全部打包帶走了.不過,本來我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圓滿的完成這次任務了,可是等我們回到地面上的時候才發現,事情遠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當我們到達地面上的時候,居然發現這邊已經站著一大群人在等我們了,而且這些人全都穿著統一樣式的鎧甲,身上更是蕩漾著明顯的神力波動.很明顯,這都是神族,俄羅斯的神族.他們居然重新建立了神族勢力!(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五十八章 廢物一般的底牌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章 新俄羅斯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