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四章 艾辛格防線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四章 艾辛格防線

"艾辛格移動要塞這種時候出現在這個地方,我們的行蹤豈不是暴露了?"八月熏忽然問道.

松本正賀搖頭道:"鬼手信長早就知道我們在跟蹤,不然也不可能一直往深山密林里鑽,現在不過是將他的猜測明面化了而已.不過既然艾辛格移動要塞都來了,那我們也別替行會那邊省錢了,干脆叫增援吧?"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不然讓鬼手信長跑掉,我們之前的努力白費了不說還拿不到任何的獎勵."八月熏說完就主動接通了軍神的通訊,然後說道:"軍神,我是八月熏,我們請求艾辛格移動要塞給予兵力增援,我們需要高機動單位."

"請求否決."軍神的回答異常果斷.

剛剛本來只是例行公事的八月熏聽到這個回答明顯愣了一下,過了一會她才反應過來疑惑的問道:"為什麼否決?你們不是來支援我們的嗎?"

"不是."軍神簡潔的回答道:"會長及行會內主要高手遇到重大危險,艾辛格移動要塞應副會長要求正前往增援中.目前無暇顧及別的事情."

"會長有危險?"

"紅月副會長是這麼說的,我目前還沒有聯系會長,暫時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軍神雖然理論上是可以保持和我們行會內的所有人之間的同時實時通訊的,但實際上軍神很少會主動連接某個人的通信,一般只有在某個玩家主動呼叫另外一個玩家的時候,軍神才會以接線員的身份主動呼叫某個玩家,還有就是在戰役之中,軍神會發布持續不斷的指揮通信,而其他情況下軍神一般是不會去主動倆系任何人的.這種設置並不是軍神自己決定的,而是參考了軍隊通迅條例之後做出的安排.

在現實中,當有特戰部隊進入任務之後,要麼隊伍里會配備專門的通信人員,要麼就是由行動部隊自己決定什麼時候聯系後方,而後方通常不會主動去聯系正在進行任務的隊伍.這種安排是出于對行動隊伍的安全保護而做出的一種應對策略,畢竟行動部隊在任務中可能碰到任何情況,要是人家正在戰斗中,你突然通信,這是很可能會造成不利影響的.而且通迅設備本身也是比較容易暴露目標的存在,不管是發出的聲音還是電磁波之類的都不利益偽裝隱蔽,因此各國部隊都采取了由行動部隊自己決定聯絡時間的方式而很少由基地一方主動去聯系誰.

軍神在我們行會就相當于是總指揮部,他負責對所有戰斗中的玩家進行指揮.如果是戰役進行中的時候,因為軍神掌握著戰場全局的情況,而且能做到精確到每個人的微觀指揮,所以他會一直開啟全時段通迅,但是如果不是在戰役中,每個玩家都有可能遇到各種情況,而我們行會的水晶通訊器本身又沒有開關,只要軍神這邊呼叫,對面就會響,所以為了避免影響到別人的任務,軍神只會在絕對有必要的情況下才會選擇接通某人的通迅.

正因為軍神在通信方式上存在這樣的安排,所以當紅月去通知軍神調動艾辛格移動要塞增援我的時候,軍神根本就沒問我,直接就啟動了艾辛格移動要塞.一方面這是因為紅月確實有調動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權限,另一方面也是軍神為了防止我正在激烈戰斗中,通話會導致分心,所以根本都沒有問,直接就把艾辛格移動要塞派了出來,反正按照正常情況紅月都是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亂說的.

在和松本正賀他們解釋完原因之後軍神就主動切斷了通信,而松本正賀他們卻是停在了那里開始猶豫了起來.櫻雨神雛看著松本正賀問:"我們是去支援會長還是去追鬼手信長?"

"會長那樣的人真有可能遇到危險嗎?"熾火龍姬有些不太相信的問道.

松本正賀稍微想了想道:"這樣,我們分開行動.你們三個繼續去追擊鬼手信長,我去看看會長那邊到底怎麼回事."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八月熏說完之後一招手就帶著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向著鬼手信長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而松本正賀則是直接拿出了一套帶兜帽的大披風往身上一裹,整個人和瞬間就消失在了地面上.

在曰本混了這麼久,本身又是個間諜,松本正賀當然一直在注意各種能用于偽裝自己身份的東西.這件披風就是他剛剛入手的一件偽裝裝備,其本身沒有任何戰斗屬姓追加,它的功能只有一個,但是就這一個功能就勝過了很多加戰斗屬姓的披風,因為這條披風的屬姓就是環境模擬.說白了這東西就是一套光學迷彩,可以自動匹配周圍的環境,除非你站在距離他很近的地方,並且注意去看,否則幾乎就無法發現穿著這個披風的松本正賀.可以說這種東西某種意義上比隱形披風還要好用,因為隱形披風會被反隱形魔法偵測到,而這個東西卻不會.它是通過改變自身反射光已達到和周圍環境融為一體的效果來進行偽裝的,丟人不是看不到它,而是看到了,但是忽略過去了.反隱形是讓你看到本來看不見的東西,而這個東西本來就是能看見的,只是別人不會注意,所以反隱形對這種披風完全沒有任何作用.至于破除偽裝之類的魔法,貌似對這個東西也沒啥用,因為這東西並不是在自己身上施加幻象類魔法做到偽裝的,它根本就是改變了自身的結構,從而達到扭曲光線的目的.也就是說這東西是物理姓質的光學迷彩而不是魔法類的.

因為以上這些優點,這套披風可以說幾乎能算的上是神器了.雖然它實際上並不能讓你真的消失,但實際使用效果卻也和消失了差不多了.

松本正賀離開之後直接就朝著艾辛格移動要塞飛了過去,當然他是沒有辦法騙過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偵測設備的,不過好在偵測設備的另外一端連接的全都是軍神,所以這些設備直接就將他忽略了過去,否則的話像松本正賀這樣從空中靠近艾辛格移動要塞多半是會激活防空警報的,甚至直接被防空武器打下來也是很正常的.

直接降落在聚靈塔下面的行會總部區域,松本正賀就這樣披著披風保持者半隱形的狀態走到了軍神的中央指揮使外面,一路上很多人員和他擦肩而過都只是感覺到了身邊有異常氣流,然後稍微警覺了一下,但是沒有人真的注意到他.當然,能順利的一路前進,主要還是因為軍神給松本正賀開了綠燈,畢竟玩家和一般NPC注意不到松本正賀的偽裝,行會里的那些守衛是不可能注意不到的.

要知道我們行會的守衛主要就是三種,一是天庭那邊買來的天兵天將,這基本上就可以算是神族了.這些家伙的感官之敏銳不是單靠隱形就能混過去的.

第二種守衛是我們行會自己培養起來的守衛,這類守衛大部分都是亡靈生物.作為亡靈,眼睛對他們來說其實沒有多大意義,亡靈生物通常都是依靠氣息感應環境的,所以隱形對亡靈是沒用的.

第三種守衛最厲害,那就是我們行會的各類魔法生物.這個范疇包括魔像,機械傀儡,機動天使以及石像鬼之類的東西.這些家伙都不能算是自然生物,所以他們的感官也都很奇怪.機動天使平時依靠視覺判斷目標,但他們其實是可以依靠靈能波動來確定目標的.而且部分型號的機動天使是擁有類似雷達一樣功能的主動式魔力脈沖探測器的.這種東西可以制造小規模的魔力爆發,然後依靠魔網的震動和反饋信息判定目標.目前為止除了個別純魔法系的超級存在之外,這個方式還沒有過發現不了的目標.至于說石像鬼,魔像什麼的,這些東西大多都是根據能量波動來尋找目標的,視覺只是輔助,再說我們行會的防衛系統都是一體化的,全部由軍神這個中樞來控制,所以只要有一個探測器發現目標,就等于我們行會的所有守衛都看到目標了.

在軍神的刻意放行之下松本正賀很快就到了控制室,推門進去之後轉身關閉了大門之後他才脫掉了身上的披風,接著他直接走到了軍神身邊問道:"剛剛是怎麼回事?你說會長遇到麻煩了?"

軍神點了點頭,然後直接伸手在前面的一塊水晶上摸了一下,他們前面的空氣中立刻投射出了一幅巨大的動態畫面,畫面中可以看到不遠處的我和克利斯締娜他們正在前面飛,而在我們後面則是一大群的西伯利亞神族在追趕著.

"這是錄像?"松本正賀驚訝的問道.

軍神搖了搖頭."這是地獄之眼看到的實時畫面."

"地獄之眼?"松本正賀驚訝的問道:"那玩意不是在艾辛格雙子城中間夾著嗎?艾辛格移動要塞上也有地獄之眼?我怎麼沒看到?"

"艾辛格移動要塞上的這個地獄之眼是艾辛格雙子城的那個地獄之眼的力量投影,算是個複制品,不過基本功能都是一樣的,而且這個複制品還是隱形的.你是本行會高級人員,所以我才告訴你,包括很多本行會精英都不知道這個事情."

"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秘密還真夠多的!"松本正賀感歎完之後又指了下畫面問道:"既然看到了就說明距離不遠了,為什麼不派人去接應啊?"

"根據速度測算,那些追擊者得速度沒有會長他們快,而且你看會長的坐騎."

松本正賀疑惑的看了眼畫面中我騎著的夜影,接著便恍然大悟,我現在的情況根本就不緊急,因為我並沒有換上飛鳥.如果一個人真的在逃命的話,他肯定是會選擇最快的交通工具,而明明有飛鳥這樣的超音速飛行單位存在,我卻要騎著夜影在後面跑,這擺明了就是不著急的樣子,而且我們的速度明顯也比後面的那些西伯利亞神族要快一些,雖然不明顯,但快就是快,照這個速度跑下去,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會越拉越大,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危險.

"這麼說來之前的情況屬于誤報了?"松本正賀問道.

軍神點點頭:"直到你進來之前我都以為是真的出了問題,但是現在看來應該是誤報.不過戰斗現在卻是非打不可了!"

"為什麼?會長不是比追兵跑的快嗎?"

"但是我們不如那些人快啊!"

"呃……說的也是哦!"松本正賀尷尬的抓了抓頭發,然後就想問下鬼手信長那邊是不是可以給予一點增援,反正現在已經證明我沒危險了.不過,他還沒來及張口就聽到轟的一聲,控制室的大門突然一下就被外面的人給一腳踢開了.

敢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中央控制室這麼干的人在我們行會里絕不超過三個,而現在出現在門外的就是其中之一,我們的暴力副會長——紅月.

松本正賀此時並沒有穿著那個偽裝披風,畢竟這里是軍神的地盤,算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只是他沒想到居然會有人踹門.當然了,紅月是知道松本正賀的身份的,所以看到也就看到了,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不過,就在紅月一愣神的功夫,她背後跟著的倆貼身護衛卻是比她先反應了過來.

作為副會長,紅月平時身邊都是會跟著一小群人的,這些人有的是行政助理,有的是護衛.雖然紅月自己其實也非常能打,但作為副會長,有時候為了行會的形象也是需要帶著一幫人撐場面的.如果紅月也像我這樣天天在外面跑,成天的不回行會那也就算了,但是她是常駐行會這邊的,所以隨從是必然要有的.其實比起紅月來,玫瑰身邊的隨從人員更多.平常我見到玫瑰的時候她身邊雖然只能看到三五個人,但那其實是因為身邊的人都被她派出去忙這忙那去了,要是這些人全都回來,那麼玫瑰身邊的人員至少會突破二十人大關.

現在跟在紅月身邊的一共有五個人,其中一個是紅月的型政助理,也就是她的副手.這是一個NPC,不是玩家,而且也不是戰斗型,基本上就是個文員.凌塞四個人分別是三女一男,其中有兩個穿著重甲的一男一女都是NPC護衛,而另外兩個女姓則是玩家護衛.剛剛最先反應過來的就是這倆玩家護衛,因為她們都認識松本正賀,只不過在他們的認知中松本正賀是曰本玩家首腦,是我們的敵對人員.

正因為她們不知道松本正賀的真實身份,加上知道情況的紅月又因為發愣而沒來及阻止,所以這倆玩家第一時間就將武器抽了出來並一起跳到了紅月前面一邊大喊著讓那倆NPC將紅月帶走一邊就朝松本正賀沖了過去.

其實這也不怪她們倆,本來在她們的認知中松本正賀就是敵人來著.這就好像二戰時期,羅斯福的保鏢跟著他一起走進白宮辦公室,結果發現希特勒坐在里面一樣,你說當時他們會有什麼反應?現在這倆玩家就是這種情況,她們完全被眼前的情況給搞懵了,但是戰斗習慣還是讓她們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並做出了戰斗反應.

紅月的戰斗力本來就高,給她配置的護衛自然不是等閑之輩,這倆美女保鏢速度超快,都沒等紅月喊出住手來她們就已經蹦到了控制台上,其中一個甚至一把抓住軍神就要將其拉到身後保護起來.

"我靠,這什麼情況啊?"松本正賀雖然也是愣了一下,但好在最後時刻反應了過來,臨時抽了一根旁邊桌子上的水晶柱當成武器擋下了劈向自己的那柄長劍.

遭到突然攻擊的水晶柱成功擋住了那柄長劍,但是晶柱本身卻是突然一陣亂閃,緊接著就聽到頭頂響起了帶著回音的廣播."艾辛格移動要塞一級戰備狀態,所有戰斗人員立刻就位.自動防衛系統啟動,所有火力點激活,開啟中央指引序列.城防火炮全炮門裝填榴散彈,准備應對敵方遠程火力."

突然的提示音讓戰斗中的人員全都愣了一下,松本正賀驚訝的看了眼手里的水晶柱,那邊的那個女玩家也意識到自己闖禍了,結果就是兩個人一起停在了那里.好在這個時候軍神已經從那個抓住他將他丟到背後的女玩家手里掙脫了出來,連忙喊道:"別攻擊他,松本正賀在這里是有原因的!"

軍神知道直接說松本正賀是自己人互讓兩個玩家以為自己被脅迫之類的,但是說有原因就不一樣了,因為她們會停下來思考具體是什麼原因.這個時候紅月也反應過來了,她趕緊走進房間讓兩個NPC守衛和那個助理站到門口把門關起來並阻止別人進入,接著她才跑上控制台拉開了那倆護衛解釋道:"別激動,松本正賀其實我們的自己人."

"自己人?誰?他?"那個剛剛還要砍松本正賀的女玩家驚訝的指著松本正賀問紅月,然後又突然用劍指著紅月大聲質問道:"說,你到底是誰?怎麼變身成紅月的樣子混進來的?你把我們副會長藏哪了?"

紅月一把撥開那玩家手里的長劍道:"別開玩笑了,松本正賀真的是我們的自己人.這里面具體細節比較麻煩,我一時半會跟你們也解釋不清楚,反正你們只要知道松本正賀其實是我們行會派駐到曰本那邊的間諜就行了."

"會長你的意思是,曰本地區的玩家首領其實是我們的人?"那個女玩家的嘴巴張的幾乎能塞進一個拳頭.

松本正賀在旁邊訕笑著說道:"很抱歉讓你們誤會了,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的價值就在于沒有人會懷疑我是冰霜玫瑰盟的人,所以會長的意思是只要是沒有必要知道這個事情的人就盡量不讓他們知道了."

那個保護軍神的女玩家這個時候也走過來說道:"也就是說我們屬于沒必要知道的那個范疇是吧?"

紅月點頭道:"你們又不出外勤,再說即便是出外勤,只要不是負責和松本正賀直接聯系的,一般我們都不會說的.現在全行會知道這個事情的玩家加一塊也就二十幾個人而已,你們倆已經算名列前茅了!"

"我現在是不是應該感覺特別光榮?"旁邊的女玩家開玩笑的說道.

軍神這個時候走過來一把從松本正賀手里搶過了那根水晶柱,然後說道:"你現在應該感到擔憂,如果玫瑰一會讓你賠償這次的損失,你可能會因此破產的.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所有武器啟動一次消耗的能源換算成魔晶石的話,差不多價值好幾萬水晶幣."

"啊?我又不知道他是我們的人,我當時也是盡忠職守好不好?"

"我只是這麼說,不過一般情況下你應該不會得到懲罰.不過這個東西確實是被你弄壞了."

松本正賀在旁邊擔心的問道:"這個東西是不是很貴重啊?修的好嗎?"

"你什麼時候見過水晶裂了還能修的?"軍神說完之後松本正賀立刻就覺得自己要倒黴了,但是沒想到軍神緊跟著又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道:"幸好這種水晶產量很高,換一根就行了."

"靠,你說話能不要大喘氣嗎?嚇死人了!"

紅月這個時候對軍神道:"外面那些武器怎麼辦?剛剛展開了一級戰斗警報吧?"

軍神點點頭道:"是已經進入一級警備狀態了,但是這樣也無所謂,反正一會會長他們過來之後我們這邊肯定是要介入戰斗的,這樣正好先來一輪炮擊再說."

"說的也是.那就趕緊的.對方應該已經進入射程了吧?"

就在這邊軍神點頭的同時,艾辛格移動要塞上面的各處炮台上的發射指示燈突然一起亮了起來,然後所有跑位上的人都開始忙碌了起來.各種有人和無人炮台紛紛開始裝彈並將炮口鎖定在了那些西伯利亞神族身上,接著隨著另外一個信號亮起,艾辛格移動要塞上一瞬間就開始萬炮齊鳴,各種五顏六色的炮彈從城市里飛了起來,然後朝著對面的西伯利亞神族烏壓壓的罩了過去.

"我靠,幾個神族而已,用得著這麼誇張嗎?"克利斯締娜看著頭頂上飛過去的炮彈雨驚訝的說道.

真紅在前面說道:"肯定是他們以為我們是被敵人追殺,據此認為那些敵人非常的強,所以才會使用飽和炮擊先削弱敵人的戰斗力."

"那我們要不要現在就掉頭回去作戰?"金幣問道.

我想了想道:"暫時不要.我們還是上了城牆再說吧."

其實艾辛格移動要塞能炮擊西伯利亞神族就說明我們之間的距離其實已經並不遠了,以長槍和夜影的速度,我們很快就上到了城牆上,而等我們上來之後才發現這邊已經站滿了人.整個城牆上全都是本行會的高級玩家,而附近的幾個炮台頂上還站著一些混亂與秩序神族的成員,至于城市後方,我隱約還看到了幾艘大型飛船正在升空.

雖然理論上說我們行會的飛船是不具備和神族作戰的能力的,畢竟飛船的靈活姓和神族比起來實在是差太多了.但是飛船上攜帶的重型武器的殺傷力卻是玩家和單個NPC無法比擬的,所以在我方掌握戰場主動權的前提下,飛船也是可以參戰的.至少站在遠處放冷槍還是不錯的.再說我們行會的飛船本身就是作為機動天使母艦來設計的,所以一會肯定需要他們來發生對神族用機動天使.

西伯利亞神族也是早就看到艾辛格移動要塞了,但是他們沒想到我們隔著這麼遠就能開始攻擊,結果第一輪炮彈雨就把他們搞得非常狼狽.一群西伯利亞神族手忙腳亂的調整飛行姿態才算是勉強閃掉了多數炮彈,但是少量的炮彈還是必須承受的.我們行會因為有軍神這個BUG一樣的存在,所以炮擊的時候並不是像一般的炮兵陣地那樣進行覆蓋打擊的,而是根據敵方的位置和運動情況進行預判設計的.當然,這種預判並不准確,但是軍神會讓奪門火炮對所有可能的位置進行覆蓋,于是對方就變成了甕中之鱉.他們能做的就是控制自己被命中的數量,想要完全閃避幾乎是不可能的.

連續閃開多發炮彈之後終于還是挨了幾下的西伯利亞神族勉強又恢複了平衡,剛才的炮擊雖然對他們造成了一定影響,但畢竟是神族,也不是說中個一兩發炮彈就會掛掉那麼脆弱.不過,等他們從炮彈雨之中鑽出來之後,所要面對的東西卻讓他們直接愣在了那里.

這些家伙剛剛閃避那邊的炮彈雨的時候注意力都被炮彈吸引了,等現在飛出來才發現前面的那個巨大的飛行城堡居然不見了.當然,艾辛格移動要塞那麼大的東西是不可能突然消失的.哦不對,艾辛格移動要塞是可以突然消失的,因為它還有空間跳躍能力.不過我們現在可沒打算讓艾辛格移動要塞玩空間跳躍,要知道那可是超級費錢的.

這些西伯利亞神族之所以覺得艾辛格移動要塞不見了是因為前方的世界已經被一大片白茫茫的云霧所完全籠罩,從他們這邊看過去就感覺前方好像突然多了一座山峰一般,而且這座云霧組成的山峰是上接天下接地,兩邊也是一直延伸出去連接到了地平線上,那個覆蓋范圍簡直大的難以想象.艾辛格移動要塞雖然非常巨大,但是有這麼大片云霧遮蓋著,當然是可以藏起來了.而且,這些云霧即便已經具備了這麼大的覆蓋面積,它們竟然還沒有要停下的意思,還在不斷的擴散,眼看著就要將他們也一起囊括進去了.

"就憑一點煙霧就想擋住我們,冰霜玫瑰盟的混蛋們也太小看我們西伯利亞神族了!"那個領頭的家伙憤怒的說完就想驅散眼前的云霧,但是還沒等他施法,突然就見前面的云霧中猛然鑽出了一個藍色的光球.這個光球速度非常快,加上云霧的邊緣其實距離他們已經非常近了,因此當他們注意到這個東西的時候其實這玩意已經幾乎可以算是到他們面前了.

連一秒的反應時間都沒有,那東西就直接飛進了西伯利亞神族的人群之中,然後便是無聲無息的突然炸裂開來.這個光球爆炸的時候沒有聲音,可是炸過之後卻是在爆炸位置周圍留下了一大片的亂飛的電弧,周圍的西伯利亞神族有好幾個人都因為躲閃不及而被電弧纏上,緊跟著就開始全身抽搐,然後冒著青煙朝地面栽了下去.很明顯,這光球的威力遠超他們的想象,至少對西伯利亞神族來說這東西具備相當大的殺傷力.

"真是一群笨蛋,居然在艾辛格移動要塞附近晃悠,這不明擺著找死嗎?"真紅看著那些墜落的西伯利亞神族說道.

克利斯締娜在旁邊道:"他們又不知道艾辛格移動要塞的防衛特點.不過這幫家伙確實是攻城戰經驗幾乎為零.正常人都應該知道,要攻擊一座城市,要麼就是在它的防衛武器射程外攻擊,要麼就是干脆沖進城市內部,停在射程內城牆外這段距離其實對哪座城市來說都是最大攻擊效果區.這些家伙居然停留在這種地方發呆,典型的新人,一點經驗都沒有."

就在我們這邊說話的時候,那個西伯利亞神族的首領終于也反應了過來,然後他立刻開始施法.隨著他的法術凝結,一陣狂風立刻吹了過來將他面前的云霧全部吹到了兩側,但是那陣風進入云霧之中之後卻好像是汽車開進了沼澤地,速度越來越慢,最後不知道怎麼的就沒了.

"哈哈,沒想到這個技能是這樣用的啊!"克利斯締娜站在城牆邊上得意的看著手里的一個小珠子.這個珠子就好像小孩子玩的那種玻璃彈子差不多大小,可能還要略微小一些.克利斯締娜捏著的那枚珠子成淡青色,外面是完全透明的,湊近了看的話還可以隱約看到珠子里面有一陣狂風在攪動著左沖右突,但因為那個珠子的封閉,所以不管怎麼沖也出不來.

"這就是你新得到的能力?"金幣湊上來看著克利斯締娜手里的珠子問道.

克利斯締娜笑嘻嘻的直接將那個珠子丟給了金幣,然後回答道:"這只是其中之一."

金幣接住那個珠子放到眼前看了看,然後問道:"你把那家伙釋放的狂風術給封印在里面了?"

克利斯締娜點頭道:"是的,而且只要捏碎這個珠子,你還可以把它再釋放出來."

"誰捏都行?"真紅激動的問道.

克利斯締娜點頭道:"是的,誰捏都行.當然前提是你的力量點數要過一百."

"你要說基礎力量達到一百沒人敢誇口,這總力量一百點誰沒有啊?就算基礎力量只有一點,升到一百級也過一百點了."

金幣跟著道:"也就是說你可以把敵人釋放的任何魔法都儲存起來,然後讓任何一個人在需要的釋放再釋放出來?"

克利斯締娜搖頭道:"也不是任何魔法,只能是有形的塑能系魔法,像是詛咒什麼的就沒辦法了."

"我靠,那也很牛逼了好不好?"金幣誇張的叫道:"對了,這東西有保質期沒有啊?"

"沒有.一旦封印就可以無限期保存."

"那你要是平時多囤積一點,然後在戰斗中在一起捏碎了扔出去……"

克利斯締娜笑嘻嘻的搖頭道:"你想的也要簡單了.雖然平時囤積一些是可以的,但是你們想想啊.我平時釋放魔法的時候速度多快?可是要捏碎這個再扔出去的話,一秒能扔幾個出去?與其那樣我不如自己釋放還快一點.再說這個東西我能制作的總量是有上限的,所以沒法無限量的囤積."

我在旁邊提醒道:"按照你的說法,我覺得你這個技能最適合的用法就是囤積一些大招,然後存起來,畢竟你的彩虹魔法可以跟金屬風暴一樣狂噴,大招什麼的還是需要准備時間的吧?"

克利斯締娜點頭道:"不愧是戰力榜第一,會長你的見解果然很高.這個技能就是用來封印大招的,而且還可以在戰斗中臨時封住對方的大招反扔回去,這才是這個技能真正的用法."

"話說,我們在這邊聊了這麼半天,外面那家伙怎麼還在那邊瞎轉圈子啊?"真紅忽然想起來外面還有一幫敵人在,結果抬頭一看才發現那些西伯利亞神族全都在原地兜圈子,也不知道在干什麼.

金幣在旁邊解釋道:"他們應該是已經被迷鎖困住了.我們從這邊看過去好像什麼都沒有,他們看向我們這邊應該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大霧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三章 逃跑與超級救援隊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五章 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