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六章 槍打出頭鳥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六章 槍打出頭鳥

盡管迷鎖很強大,但也不可能單靠一個類似[***]陣的功能就永久姓的限制住敵人,再說那些西伯利亞神族本身也不是一般敵人,他們的戰斗力是很強的,不可能被這麼簡單的東西限制住.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因為我們需要的也就是暫時擋一下他們就行了.

"都准備好了嗎?"我看著身邊剛剛趕到的維達問道.

"人員大部分已經就位,就是有幾名冒險者在中俄前線那邊出任務,暫時趕不回來.紅月副會長說就不要叫他們了."

我點點道:"不叫就不叫吧.反正這些人應該也差不多夠用了.對了,刀鋒女王和幽靈呢?"

"已經在等著了,只要我們這邊准備好就可以下手了."

"那就開始准備吧."

我現在正在安排的行動並不是全殲西伯利亞神族的計劃,當然更不是單純的驅逐計劃,不然直接上去攻擊就行了,完全沒必要安排這些人搞什麼複雜的行動.我之所以要大家准備,是因為我打算抓幾個神族回去.

話說神族這種存在其實還是挺有用的,不管是作為混亂與秩序神族的預備成員抓過來進行轉化教育,還是直接殺掉提取神魂,那都是非常不錯的選擇.而且我們行會最新完成的特裝版機動天使也必須要有神族的靈魂改造而成的人工靈魂才能發揮最大戰斗力,所以說,神族對我們來說已經從敵人變成了一種自然資源了.

作為一種資源,自然是不可以浪費的.既然這些二愣子一樣的西伯利亞神族膽敢沖入艾辛格移動要塞的迷鎖范圍,那就不用再出去了.就算這些西伯利亞神族我們不能全部留下來,至少也要留下一半以上,這樣才不枉艾辛格移動要塞大老遠的跑到俄羅斯來繞一圈.

在確定了我們這邊所有人員都已經准備好了之後,我立刻便下達了行動指令.

接到指令的各處人員立刻開始行動,首先工作的就是我們行會的各種遠程武器.神族的防禦力都很強,戰斗力也比較恐怖,如果直接上去進行抓捕,這個過程必然是會發生很嚴重的傷亡事件,而不管是西伯利亞神族掛掉了,還是我們的人掛掉了,那都是非常不好的.盡管我們可能需要殺掉一些西伯利亞神族提取神魂,但那也要先把它們放到專用的靈魂提取器上才行.在戰場上提取靈魂雖然也不是做不到,可在戰斗沒有結束前就進行顯然有些不太容易.再說提取神族的靈魂這種事情本身其實也算是一種禁忌,一旦這個事情傳出去,別的神族就算不說,對我們行會的戒備心理也會直線上升,因此在沒有必然把握的前提下我們是不會貿然讓別的神族知道我們有能力抽取神族的靈魂並加以利用這個事情..

艾辛格移動要塞作為一座要塞其上裝備的火力之強絕對是空前的,對面的西伯利亞神族因為還在迷鎖范圍內,所以根本看不到我們的攻擊,他們只能隱約的感覺到好像有魔法波動出現,但是具體什麼情況卻根本感覺不到.別說這些魔法波動代表著什麼東西,就連魔法波動的大概方位他們都感覺不出來.

那個帶隊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正在謹慎的四下張望,希望看到剛剛出現的魔法波動的來源,但周圍濃密到十米之外就什麼都看不見的濃霧讓他的努力全都白費了.不過,就在他緊張的注意著周圍的時候,突然就在他的背後方向,一個圓錐形的物體突然從迷霧之中鑽了出來.

實際上感應到這個東西的時候它距離這位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的直線距離已經只有十米而已了,而作為一發炮彈,十米這個距離實在是不能叫做距離,因此那個家伙也就是剛剛准備回頭,實際上都還沒有任何動作的情況下就被直接命中了.這發炮彈直接命中了這家伙的後腦勺,然後轟然炸裂.那個倒黴的家伙直接被爆炸產生的沖擊力炸飛了出去,整個人在天上天翻了不知道多少個跟頭才算是恢複了平衡.

這家伙這邊才剛剛恢複平衡就發現周圍的同伴接二連三的出現,這些人都是被爆炸掀飛的,不過因為實力不同,這些家伙並未在他身邊停下,而是一閃而過,飛到了更遠的位置上.

這邊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發現自己人被連續攻擊立刻就開始憤怒的向著剛剛炮彈飛來的方向沖了過去.他並不知道迷鎖的真正功能,以為這只是一種無法驅散的大霧,僅僅能遮蔽視線而已.他所不知道的是這個迷鎖可是具備方向感消除能力的.

正因為他不知道,所以他錯誤的以為自己向著炮彈飛來的方向沖過去就一定能找到那個發生炮彈的炮台,而實際上他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剛剛被炸飛的過程中他就已經迷失了方向.他以為的炮彈飛來的方向其實跟本就是錯的,現在他雖然確實是在往艾辛格移動要塞飛過來,但卻不是直線過來的,而是斜向.如果此時艾辛格移動要塞往後稍微退一點點,他就會擦著城牆飛過去,根本不會接觸到艾辛格移動要塞.當然了,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麼大的個頭是不可能用自身的移動來進行攻擊閃避的.移動要塞的戰斗方式就是用超強的火力對敵人進行覆蓋姓打擊,而當敵人還擊的時候他就需要依托自身的防護罩和外殼硬扛了,畢竟戰爭堡壘可不能算是機動兵器,靈活姓這個詞對它來說是沒有意義的.

本來按照現在的情況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是可以摸到城牆的邊並進而進入城市內部的,但是很不幸的是他在飛行途中再次遭受了二次攻擊,然後直接被爆炸給掀飛了.連續兩次中彈讓這個家伙徹底發瘋了,他怒吼著四處亂扔魔法攻擊,結果居然還真被他打中了幾次.不過很可惜,因為迷鎖的影響,他的攻擊雖然命中了,但威力已經不剩多少了,根本沒有對城牆造成任何損傷.而且,因為迷鎖遮擋視線的能力太強,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打中了,因為魔法命中的位置距離他太遠了,他根本就看不到命中後的爆炸之類的效果.

就在那家伙瘋狂的發泄著怒火卻找不到目標的時候,一個模糊的黑影忽然從他前方一閃而過.這個黑影當時距離他的距離差不多也就是十米到十一米這樣的距離,在迷鎖之內,這種距離上任何東西看起來都只能是一個若有似無的淡淡虛影,甚至于視力稍微差一點都注意不到這幾近不存在的影子.但是,這位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畢竟是這幫西伯利亞神族中最厲害的幾個家伙之一,所以他不但看到了,而且還迅速作出了反應.

那家伙之前就是在氣憤找不到目標,現在終于發現一個目標你說他怎麼可能放過,結果就是這家伙想都沒想就直接追了上去.

因為那個黑影是突然出現的,而且只從他的實現范圍邊緣部分劃過,所以等他追出去的時候就已經丟失了目標.正常情況來說如果我們的人不想被他發現,那其實是很容易的,因為迷鎖是只針對敵人的,對我們行會的人員來說它就只是一層若有似無的淡淡霧氣,對視線的遮蔽效果幾近于無,所以雖然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看不到我們的人,可我們的人卻可以看到他的位置,因此只要我們的惹你想跑,他根本就不可能追的上.

不過,這次我們可不是為了跑而跑的,其實剛剛他看到的影子就是一個誘餌,目標就是為了將他拉走.

雖然在這位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看來,附近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霧氣,除了他自己什麼人都看不到,但其實在我們看來,他附近就有很多西伯利亞神族,只是距離都在十米以上,所以他們互相之間都看不見.可是看不見歸看不見,這個距離卻是不能改變的.這麼近的距離,如果我們要戰斗的話難免就會被附近的西伯利亞神族發現,那樣的話最後多半是會將對方引入戰圈,這樣我們要同時對付多個目標就會變的相當困難.而我們的目的是將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給單獨的從西伯利亞神族的人群中給分離出來,然後一方面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遠程武力對他們進行牽制,另一方面集中優勢兵力對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進行圍殲,這樣就能保證不會失手了.

正因為需要將這個家伙給從人群中單獨拉出來,所以我們的誘餌不但不能消失,還要讓他看到,這樣他才會追上來,因此就在他感覺自己可能失去了目標的時候,我們的那位誘餌卻是故意的靠近到了他的十米范圍內讓他再次發現目標.

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再次發現我們的誘餌時也是一愣,因為對方不是在他前面出現的,而是在他側面和他並排飛行著.我們的誘餌在看到他的時候也是裝作很驚訝的樣子立刻向反方向機動進行躲避,但是已經進入追擊模式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可是不會再犯低級錯誤了,他立刻跟著一個轉彎追了上去,然後死死地咬住了他所認為的那個目標的尾巴.

其實被追擊的那個誘餌並不是一名玩家,而是一名混亂與秩序神族.這個混亂與秩序神族是哈迪斯手下的一個小神,實力其實並不怎麼樣,但是這家伙在戰斗之外卻有著另類天賦.他擁有一種技能,可以加持在自己的坐騎身上,而且他的這種能力對坐騎種類沒有限制,不管是活的生物還是機械造物,哪怕就算他騎著一名玩家,只要對方能跑,他的技能就能發動.這個技能發動之後也沒啥別的用處,就是單純的一種作用——加速.

對一只坐騎來說什麼最重要?當然是速度了.坐騎就是用來代步的,所以速度才是坐騎最重要的屬姓,而這名神族的這個技能不但可以成倍提高坐騎的速度,而且還能同步提升坐騎的敏捷,也就是說被他加持過的坐騎將快的嚇死人,不管是直線奔跑還是左右閃避,都非常的快.

這種能力在戰斗的時候確實是沒啥太大用處,但是在戰斗開始前用處卻非常大,因為他的這個能力提升了速度之後特別適合引怪.尤其是當他配備了"長槍"這種本身就飛的超級快得坐騎之後,他的速度已經恐怖到了可以在萬軍從中來回穿梭而不被任何一個人碰到一下的地步.這種可怕的速度優勢決定了他可以將任何我們需要的目標單獨的從敵陣中拉出來,只要那個目標會跟著他跑,那麼不管他藏的多深都一定可以成功引出來.

現在這位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就是那個可憐的目標,他不知道他正在追一個他永遠也追不上的目標,而且因為那個目標刻意的壓制了速度,所以他還以為自己正在逐漸縮短和對方的距離呢.

"看起來你的部下干得不錯,目標已經入套了."看著西伯利亞神族首領追著那個假目標從艾辛格移動要塞上空飛過,一路飛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背後,我滿意的對身邊的哈迪斯說了一句.

現在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已經到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的背後,而除他之外的所有西伯利亞神族都還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正面城牆之外,也就是說他和自己的部下之間隔了整個艾辛格移動要塞,這麼大的距離就算他被我們抓住剁碎切絲磨粉這邊都不可能有人發現了.當然,主神掛掉了的話神力核心是會有反應的,所以那些西伯利亞神族肯定能感覺到這家伙死亡,不過只要這家伙不死,他們就都不可能發現這邊正在發生的事情.

誇了哈迪斯兩句之後我就將這邊的任務全部交給了哈迪斯他們這幫混亂與秩序神族來負責了,至于我則是帶著本行會的神族抓捕小隊飛到了城市後方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所在的區域附近.

一般情況下,除非必要,我是盡量不會讓行會神族去參與對別的神族的戰斗的.這麼做的主要原因還是出于安全考慮,畢竟戰斗中損傷是在所難免的,而玩家掛掉了不過是花時間重新練級而已,可是這些神族都是NPC,掛掉就真的沒有了.我可不想我辛辛苦苦招攬來的這麼多神族一個個的掛掉,尤其是在我們還掌握著主動權的情況下.所以,只要有的選擇,我都不會讓行會神族去參與這種可能造成神族死亡的戰斗.當然,我也不會因為要保護行會神族就將他們全都藏起來不用,該需要他們出力的時候我還是會讓他們出力的,只是有可替代方案的前提下我盡量不會用他們.

"所有人員都就位了吧?"站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空港船務頂棚上,我對身邊的這群人員說道.

現在站在我周圍的這一圈就是本行會實力最強的一幫萬家了,此外還有一大群機動天使作為輔助,至于NPC則是只有維娜在旁邊壓陣.之所以維娜可以參加任務,主要還是因為她是主神.在神力核心中的信仰之力沒有耗盡之前,神族中的主神幾乎就可以說是無敵的.所以如果兩個神族的主神發生了戰斗,那麼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最後通常都會變成消耗戰,純粹就是拼誰的信仰之力先耗干.誰的信仰之力先消耗完誰就是輸家,反之就能獲得勝利.

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自從有了哈迪斯他們建造的那些信仰之力收集器之後就一直處于信仰之力過剩狀態,在別的神族還在為如何增加信仰之力而頭疼的時候,混亂與秩序神族卻是信仰之力多到消化不完.也正因為如此,所以現在的維娜其實已經變成了一個無敵的存在.只要別人沒有辦法一擊秒掉她,她就可以無限複原,而且可以燃燒信仰之力使用超級大招.別的神族首領們不舍得用,或者沒有足夠的信仰之力使用的那些大招,維娜卻可以當成普通攻擊隨便扔.在這種狀態下,我相信就是對上全盛狀態的天庭三巨頭維娜都是必勝的.

當然,這種情況雖然是確實的,但我們卻不能輕易去用,而且我也不敢讓維娜去亂扔那些燃燒信仰之力的超級大招.天上那些神族又不是傻子,維娜有幾斤幾兩他們都清楚,以她的實力當然是不可能將那種大招隨便扔得,維娜要是真的把那種超級大招隨便扔,人家就肯定知道她是燃燒了信仰之力才做到這一切的.到了那個時候那些神族就會知道我們行會肯定有大量的信仰之力存在,而他們則是會立刻跑來逼問我們這些信仰之力的來源.雖然借助托管戒律之環的身份,以及我的三寸不爛之舌,我相信這種事情我也能應付過去,但是這個過程中必然是要伴隨著大量的利益轉移和人情債的.所以說,這種明顯吃虧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干的.維娜現在很強,這個我們自己知道就行了,平常留著鎮宅,關鍵時刻拿來翻盤都可以,就是不能隨便出去顯擺,不然只會給我們自己找麻煩.

我們這邊全部准備好之後我便想著天上的那個負責引怪的混亂與秩序神族發了信號,對方看到信號立刻加速擺脫了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的追擊,而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在失去目標之後只能徒勞的在附近區域兜圈子,因為沒有人引導他就只能因為方向感消失而不斷的亂轉,估計要是有幾個小時時間他倒是有可能轉到地面上或者飛出迷鎖范圍,不過短時間內他是不可能做到的.

在確認我們的人已經撤離了這個區域之後,我們就開始正式行動了.我首先放開了地自身力量的壓制,然後天上的那個家伙立刻就將頭轉向了我這邊.我本身就是個神族殺手,擁有弑神屬姓,所以一旦我放開這種屬姓,它就會令我附近一定范圍內的敵對神族的神力失去壓制作用.這個倒不是說那個神族的神力屬姓會下降,而是說神族對普通玩家那種十倍屬姓效果消失,這樣大家就是實打實的拼實力了,不然神族總是開著十倍屬姓放大器,玩家中能和他們過上兩招的人還真不好找.

雖然我的這種屬姓可以壓制神族的神力對玩家的那種十倍效果,但是這個屬姓也有個不好的地方,那就是一旦我壓制了某個神族,對方就會立刻知道我在哪,即便是有迷鎖的保護也不行.所以,在我開啟了這個屬姓之後天上那位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立刻就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並直勾勾的看向了我這邊.

不過,他雖然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實際上卻並沒有看到我,他現在只是能感覺到我的位置.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剛剛失去目標,現在感覺到我的位置當然是第一時間就沖了過來,而我開啟這種能力一來是馬上要接戰了,需要這種能力壓制那家伙的能力,二來也就是為了讓他朝我這邊飛.

我們既然設計好了在這里埋伏他,又怎麼可能不准備一大堆遠程武器先給他來個飽和攻擊呢?但問題是迷鎖對敵人的迷惑效果是不受控制的,我們也不知道那家伙具體受到了什麼樣的影響,反正就看到他在天上亂轉,而且毫無規律.雖然這樣他也飛不出去,可我們要攻擊他也沒法瞄准了.所以,我開啟了這個壓制效果就是為了讓他看准目標朝我飛過來.

因為有了目標,那家伙的飛行軌跡就變成了一條直線,而只要他沿著直線飛,我們的遠程武器就可以通過計算提前量准確的命中他.

俯沖中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面目猙獰,連續兩次丟失目標,他已經快要氣瘋了.好不容易發現我這個不會動的目標他當然是全力沖刺而來,不過就在他下墜的過程中,突然就感覺到全身一陣酥麻,緊接著還沒等他意識到這代表著什麼,立刻就看到一條光之隧道朝自己飛射而來.當然,光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所以在看到的同時他就已經中招了.

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在被那個光之隧道籠罩之後就意識到了不好,但是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將自己的能量全部集中到自己身前形成了一個護盾盡力擋住那攻擊.這種可怕的光束攻擊威力之大讓他這個神族都感覺到心驚膽顫,而他所不知道的是,其實我們自己也很害怕這個光束,因為這就是那種守護母樹發出的光束.要知道這玩意沒認主之前我們為了接近它可是費了老鼻子勁了,要不是後來一大群神族不顧形象的排著隊跟玩開火車一樣合力組成了能量護盾,我們差點都無法靠近它.

雖然當初搞定這個防衛母樹讓我們廢了不少勁,但是現在看來當初的付出還是非常值得的.看看天上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的表情就知道他現在的狀態了,我估計要是我們讓防衛母樹不斷的攻擊,他可能除了逃跑就沒有別的辦法了.畢竟這東西的攻擊力可是讓混亂與秩序神族中的那群大佬都差點沒招架住啊!

"不管看多少次,防衛母樹的攻擊力還是那麼嚇人!"克利斯締娜看著在光束中掙紮的西伯利亞神族首領說道.

我笑了笑,然後道:"幸好現在它是我們的.好了,下面該誰了,趕緊准備,光束攻擊很快就要結束了.艾辛格移動要塞現在處于飛行狀態,防衛母樹消耗的是動力核心里面的能源,我們不能連續射擊."

"老大你放心,後面看我們的就是了."闖王說完就拿著通訊器喊道:"戰艦群准備,主武器充能,防衛母樹的攻擊億結束你們就可以頂上,不要出現攻擊斷層."

"明白."

此時懸浮在西伯利亞神族首領附近不遠的十幾艘本行會的飛船之上的主武器全都閃耀了起來,但是因為距離都在幾百米之外,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根本就感應不到這些武器聚能產生的巨大能量波動.要是在別的地方,對方隔著十幾公里就能感覺到這種巨大的能量波動從而決定是進行躲避還是提前攻擊摧毀這些東西,但是在這里,因為迷鎖的作用,對面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的武器已經充能完畢,就等著那邊的光束一結束就立刻接上呢.所以說,這就是主場作戰的優勢,而艾辛格移動要塞在個可以滿世界跑的主場的意義才會這麼重大.

就在我們這邊剛剛下達完命令之後幾秒,防衛母樹的攻擊正好結束,而那些飛行戰艦上的主武器果然是立刻接上.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剛剛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灼燒感消失了一下下,還沒來及松口氣,周圍十幾道來此不同方向的能量束就不分先後的命中了他的身體,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是支撐起了一個球形的防護罩保護自己了.不過,和之前的情況不一樣,戰艦上的主武器在輸出威力方面和防衛母樹比起來還是弱了一些,因此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居然還能帶著防護罩繼續向我這邊飛,只是速度慢了很多.

"看起來戰艦上的武器還是不適合對付神族."我看著那個還在移動的家伙說道.

維娜在旁邊看了一會道:"不,不是我們的戰艦武器威力不夠,那家伙在燃燒信仰之力."

"啊?"我聽的愣了一下,因為我沒想到對方會這麼早就開始使用信仰之力,畢竟信仰之力對任何神族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一種東西,理論上說是不會有人隨便浪費的.這個家伙不過是剛剛被我們的武器攻擊了幾下而已,這麼早就開始燃燒信仰之力,這明顯是一種浪費行為.不過,換個角度想想其實也不奇怪.這些西伯利亞神族都是新興神族,他們沒有老牌神族那種生活磨難,因此不會特別珍惜信仰之力.這就好像年輕人和老年人的消費觀一樣.年輕人也喜歡錢,但他們花錢往往比老年人要大手大腳很多.這些西伯利亞神族在神族之中就好像是新生兒一樣,他們對信仰之力有渴望,可是自身卻並不懂得節儉信仰之力的使用,所以為了發揮最大戰斗力,他們完全可以在自己沒有進入生死之境的情況下就直接開啟信仰之力燃燒模式.這種行為雖然浪費,但這也正是新興神族不好對付的原因之一,在把家底敗光之前這些家伙其實比老牌神族更有戰斗力.

既然那家伙開始燃燒信仰之力了,那我也沒辦法,只能提前讓大家進入戰斗狀態.畢竟那邊的戰艦武器無法完全阻止他的移動,而如果我和那家伙在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地面上戰斗就會影響到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安全,畢竟神族的攻擊力都是很可怕的.距離遠的情況下有迷鎖吸收傷害倒是沒什麼,可是一旦我們在地面上戰斗,沒有距離限制,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的攻擊必然會對艾辛格移動要塞的建築造成重大損傷.我們搞這麼個計劃不就是為了無傷搞定這個家伙嗎?要是讓他破壞了艾辛格移動要塞我們豈不是白忙活了?

"好了,現在該是我們出場的時候了."真紅對著身邊的那些玩家喊了一聲,然後就猛地縱身一躍從空港頂棚的邊緣跳了出去,不過她並未就此掉下去,因為一條全身金光閃閃的神龍正好從她腳下升起並准確的接住了她.真紅站在龍頭之上,雙手也不用握著龍角,就這麼直接立在上面踩著龍頭一路飛升而上,很快就進入了上面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的視線范圍內,而周圍的戰艦火力也是正好在這個時候同時熄滅.

周圍的攻擊突然結束讓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稍微愣了一下,但是突然出現的目標卻是讓他立刻將注意力轉移了過來,但是就在他做好了准備打算攻擊的瞬間,他卻是突然收起了自己的攻擊向側面急速閃避而去.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並不是這家伙抽瘋了,而是因為我突然從地面上移動到了他的背後.

其實在真紅起飛之後我身邊那幫玩家也都飛了起來,而我也不是什麼都沒做,只是沒有急著升空而已.在他們起飛的時候我已經召喚出了夜影並騎了上去,而就在真紅和那家伙即將接觸的瞬間我直接讓夜影帶著我一個夢境跳躍從地面上一瞬間跑到了他的背後.

因為迷鎖的影響,他現在根本看不到也感覺不到十米之外的情況,但是他能感覺到我的位置.這種虛無與真實的對比讓我就好像黑夜中的燈塔一樣一直在吸引著他絕大部分的注意力,而我這個燈塔剛剛突然從他正前方很遠的地方突然跑到了他的背後,你說他會有什麼反應?

事實上這家伙的反應一點都沒超出我們的預計,所以真紅早就蓄勢待發的一拳不偏不倚正好命中試圖閃躲的那個家伙.只聽到轟的一聲,那家伙匆忙抬起阻擋真紅的手臂和真紅的拳頭接觸的位置一圈沖擊波向周圍蕩漾開來,而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則是直接跟炮彈一樣被一拳擊飛.

"別想跑."金幣看著那家伙被擊飛,立刻召喚劍陣在他上方組成了一個巨大的飛劍網,那家伙一看到這個東西就立刻停了下來,沒有去硬沖.他雖然有點二愣子姓格,但人不傻,至少知道我們既然在這里伏擊他,准備的攻擊必然都是能對他造成很大傷害的東西,所以他並沒有去硬扛這種攻擊.之前兩次攻擊之所以硬扛下來是因為那是光束攻擊,速度太快,他根本來不及閃避.這種明顯可以躲開的攻擊他當然不會再傻呼呼的往上撞了.

"真是不錯的反應力,可惜你從一開始就注定要失敗了."我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這家伙的側面,他慌忙一個轉身准備攔截我的攻擊,結果轉頭之後看到的卻是一片迷霧,心里一緊之後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突然一個轉身,看也不看對著背後就是一拳.他想來剛剛沒有看到我的人,所以那句話肯定就是故意吸引他注意力的.因此他猜測真正的我肯定是躲藏在他的背後准備偷襲的,所以他想都沒想轉身就是一拳.

不過很可惜,他的一拳打出去之後立刻意識到了麻煩大了,因為他這一拳頭下去什麼都沒感覺到.而就在他一拳揮空的同時我也從他背後的虛空中顯現了出來,手中永痤歇@不留情面的上去就是一劍.

那家伙畢竟是西伯利亞神族的首領,反應還不錯,在感覺到背後被攻擊的瞬間就做了反應,但可惜他的反應不對.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當時在感覺到攻擊及體的時候就知道自己閃不掉了,所以他就啟動了防護罩希望借此卡住我的攻擊武器,這樣就可以減小傷害.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永甯O一把可以切斷任何東西的法則武器,所以他的防護罩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就和他的鎧甲以及皮膚一起被切開了.

"怎麼樣?感覺如何?是不是很疼啊?"我一劍砍完立刻抽身後退,同時大聲說話吸引他的注意力.

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還算比較聰明,沒有馬上接我的話,而是立刻向著下方閃避,只可惜他的閃避方向湊巧比較不走運,正好是克利斯締娜的防禦方向.

身體剛剛下沉了不到兩米之後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就感覺到自己進入到了一個強大的能量場之中,他的心里突然就是一緊,因為這能量場並不是什麼普通的魔法,而是領域.

法系神族都有領域,雖然有領域並不一定就是神族,神族也不是個個都有領域,但不得不說,作為法系神族的必備技能之一,領域確實是一種相當強大的能力.法系戰斗人員的領域之內,有很多附加屬姓,其中一條就是必中.也就是說,一個有領域的法師在自己的領域內釋放魔法,他的目標除非能跑出領域范圍,否則這個魔法就是必中的,根本閃不掉.

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本來也是可以從這種領域之中脫離出去的,但是他的頭頂上有我和真紅還有金幣的壓制,所以他以為下面這個方向其實是防禦薄弱點,雖然克利斯締娜的領域也讓他稍微遲疑了一下,但那畢竟只有一個人,而上面三個目標都是和克利斯締娜不相上下的存在,所以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立刻就決定了要強行突破這個領域法師的領域.

信息不對稱的結果就是到處碰壁.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沒想到克利斯締娜的攻擊來的這麼突然,在他想來以自己的速度從這個法師的領域之中穿過去最多也就是承受一兩次攻擊而已,而且還不能是大招,但讓他意外的是,對方直接就彈了個玻璃球一樣的東西過來,而那個東西在飛到半路的時候突然就炸了開來,然後就是一陣熟悉的魔法波動傳來,當然緊跟著就是一陣狂風將他前沖的勢頭硬生生的給刹住了.

其實剛剛克利斯締娜彈出的東西不是什麼別的東西,就是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自己之前使用的狂風術,結果被克利斯締娜給收掉了的那個.現在克利斯締娜直接將這個狂風術又給彈了出來,等于是用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的魔法攻擊了他自己,所以他才會感覺這個魔法波動如此的熟悉.

突然地狂風將這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直接卷了幾個跟頭,等他重新穩定下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居然已經被包圍了.

"你們這些混蛋,都給我去死."眼看著自己被這麼多人包圍,實力又被壓制,那個西伯利亞神族首領直接就進入了暴怒狀態.這個完全不知道什麼叫節儉的敗家子瞬間啟動了信仰之力燃燒模式,然後我們就看到一個巨大的光環突然爆裂開來.

"我靠,快閃!"(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五章 迷鎖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六十七章 信仰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