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七十三章 混亂實驗室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七十三章 混亂實驗室

雖然那位俄羅斯MM的攻擊能力確實不俗,但問題是被攻擊的是目前游戲內公認的近戰女王——真紅,所以戰斗結果一點也不意外,真紅隨手就擋下了對方的全部攻擊,而那位俄羅斯MM也是點到為止,本來她就是為了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也不是真的要把真紅怎麼樣.

看對方停止了攻擊之後真紅才認真的說道:"攻擊速度非常不錯,即便是一線玩家之中能有這種速度的也不多見,不過你的踢腿沒有章法,完全就是在胡亂踢,雖然速度很快,但有時候我根本不需要移動手臂就可以輕松的連續擋住你的幾次攻擊,這就讓你的速度完全變成了無用屬姓.如果你能每次都攻擊不同的路線,逼迫對方跟著你變招,那你就有希望在對方來不及反應之前攻擊到對方的身體上薄弱的位置,這樣才能產生殺傷力,否則每次都被手臂擋住的話就不會有多大威力了.另外,我不是確定你的腿部力量是否夠用.你知道因為裝備的原因,我的手臂實際上感覺不到敵人的用力大小,所以我也不太確定你的出力大小,不過從剛剛你的腿擊打我的手臂時發出的聲音來看,你的攻擊貌似沒有多大威力.所以我覺得你要是想提升自己的戰斗力,最好是去想辦法增加以下腿部的力量,還有就是去學習一下腿部的攻擊技法.不用什麼高級技法,即便是很普通的踢擠就能起到很大作用."

那位俄羅斯MM聽到真紅的評價立刻就激動的感謝了一番真紅,畢竟這種來自高端玩家的評價是非常有價值的,雖然高級玩家不一定可以直接幫你提升戰斗力,但是人家既然是高端存在,經驗方面多少是會積累一些的,有些時候隨便給你點經驗之談就能讓人少走很多彎路,所以說這位俄羅斯MM才會這麼高興.

在感謝完真紅的評價之後這位俄羅斯MM倒是沒有忘記正事,先是帶著我們繼續向這個基地的內部前進,然後在移動過程中她才開始繼續剛才的話題跟我們問了很多東西,尤其是從真紅那里了解到了一些腿的使用方法.

真紅對這位俄羅斯MM的回答都很忠懇,最後還不忘提醒道:"我說的也許感覺是不錯,但你要知道我其實不是以腿法見長的,所以我的評價也不一定就是對的.順便說一下,我們會長其實才是真正地搏擊高手."

聽到真紅的話我趕緊看向這位俄羅斯MM,然後搶先說道:"搏擊方面我確實學過一些東西,不過我沒法指導你,因為我學的東西是針對我個人的.你的情況和我的情況並不一樣,如果由我來指導你,你的戰斗力未必就會得到提升,說不定還會誤入歧途."

我說的其實並不是推脫之言,而是事實.我在現實中和游戲中使用的戰斗技巧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它們全都是以我超人一般的力量體系為基礎的,也就是說很多技法在普通人身上有可能根本就做不到,或者是能做出來,但是會走樣,而且殺傷力什麼的也完全談不上.所以說.我的戰斗技法我自己用雖然不錯,可惜別人就沒法學了.當然,我要是真的想要教的話,普通人的格斗技巧我其實也會,只是這位俄羅斯MM只是我們的臨時向導而已,我沒有時間也不可能為了她這樣一個玩家去專門給她做培訓.因此我直接就堵死了這條路,免得她有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

還好,眼前這位俄羅斯MM還算是比較明事理,她雖然誤以為我完全是推脫不像教她,但還是表示了理解.我們之間的關系就只是臨時雇傭,我又不欠她什麼,拒絕她當然是理所當然的,她又不是中二病患者,也沒有那種認為全世界都應該圍著自己轉的想法,所以對此也很坦然的理解了.

盡管說了沒法指導她,但在她表示理解之後我也不是真的就沒管她,而是說了一些理論上的東西給她聽,雖然這些東西對她來說幫助不大,但如果她回去照著這個理論好好想想,再多加練習,其實是可以大幅度提升自身的戰斗力的.所以我說的這些話也不能算沒有用處.

就在我們之間這樣的閑聊中,我們又順著主通道向下走了兩層樓.雖說是兩層樓,但其實落差足夠二十米以上.這樓層並不是住戶樓那種層高兩三米的建築形式,而是專門做試驗用的大型框架式地下結構,每個樓層都是十米落差.

走完這兩層樓之後我們並未直接進入下面這一層,而是被一道銀色的金屬閘門給擋在了樓梯間里面.

那位俄羅斯MM走到門邊上的一個蓋板前面將上面的小蓋子給打開,然後拿出手腕上帶著的一個手鐲一樣的東西在里面的一塊魔法陣上碰了一下,但是大門沒有任何反應,她又試著蹭了幾下,結果依舊.

"奇怪,這道門以前只要用我們的身份識別道具碰一下就能開啊!"

"你那是平時,現在既然警報響了,這東西可能就自動切換到封閉狀態了."我說著就上前在門上敲了敲,傳回來的聲音顯示這哥門並非薄薄的一層,而是相當的有厚度,否則不會傳出這種聲音.

確認了沒辦法是用普通方法進入大門內部之後我就開始打算強行破門了,不過真紅顯然比我更喜歡拆東西.她直接站到了門邊上,然後對我們喊道:"全都捂住耳朵往後退遠點,我來把這個門砸開."

一看真紅的架勢我就知道她要干嘛了,趕緊拉著那個俄羅斯MM往後跑,等和真紅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才趕緊捂住耳朵在那里停了下來,金幣和克利斯締娜也是迅速跑了過來用手捂著耳朵等待著真紅的破門工作.

看我們都躲開了之後真紅立刻興奮的在門前站好,然後雙手握拳在胸前對轟了一拳,伴隨著叮的一聲沉重的撞擊聲,我們都感覺那一拳好像是砸在了我們自己的心口上一樣.不過,這實際上只是低頻沖擊波造成的錯覺.

雙拳互擂了一下之後真紅才擰腰收拳,然後猛地揮出,一拳轟在了大門正中的接縫處.伴隨著咣的一聲巨響,我們頭頂上頓時石灰粉往下直掉,感覺整個地下建築都在晃動,好像隨時都可能塌下來一樣.

"我靠,真紅你要不要換我來啊?"我看著前面那道雖然已經嚴重變形,但只是露出了一條小縫的大門忍不住喊道.照真紅這個攻擊法,我真怕這個基地會塌方.

真紅雖然聽到了我的話卻根本沒搭理我,她只是略帶生氣的看了下那道已經明顯凹下去一大塊的大門說道:"什麼破門,居然害我丟個大臉,這次看我不砸爛你."說完這個話也不等我們作出反應,真紅就直接抽身後退了兩三步,然後雙手開始畫太極,同時周身有大量金色光芒浮現,我還看到她身上的神龍印記也亮了起來.

"我靠,真紅要放大招,所有人先到上面那層去!"我這邊喊完之後也不管什麼禮節不禮節的了,夾起來那個俄羅斯MM就往上跑,金幣和克利斯締娜速度也不慢,幾乎只用了幾秒我們三個就三蹦兩竄的上了上面一層樓道,然後就在我們剛剛蹦出樓梯間的時候就聽到下面傳來了醫生巨響,感覺就好像倆火車頭撞一起了一樣.一股混合著灰塵和濃煙的沖擊波順著樓梯井一路沖了上來,多虧我們跳出來的時候金幣反應快用一把飛劍把門給插上了,不然這一下我們估計就算在樓梯井外面也絕對會被沖擊波波及.不過,即便樓梯井內的沖擊波已經是經過了多次轉彎消弱了很多的沖擊,但依然將金幣插上的那扇大門給擠壓變形了.

要知道這個地方可是某個不明勢力的研究所,這種地方的樓梯井大門當然不可能使用普通的木頭門,而是使用了類似于戰艦上使用的那種加壓門,這種門雖然在堅固程度上不能和銀行保險庫大門那樣變態的東西比,但畢竟是全鋼設計,背後還有橫向支撐鋼梁,一般人徒手是絕對不可能讓這東西出現任何損傷的,但是現在這個門居然只是被拐了幾次彎的沖擊波稍微沖了一下,結果就變形成了這個樣子,可見剛才的沖擊波威力有多大了.

雖然這個大門被沖擊波給弄變形了,但是好在最終還是扛過去了,沒有直接掉下來,所以我們這邊倒是都安然無恙.那個俄羅斯MM在沖擊波過去之後就轉身看了眼那個樓梯間的大門,然後試著過去推了一下.伴隨著一陣金屬斷裂的聲音,那道大門居然直接就這麼倒了下去.很明顯,剛才的沖擊波遠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一些.

看著倒下去的大門,我們幾個只能無奈的順著樓梯井往下走,不過下去之前克利斯締娜倒是先用龍卷風將下面的煙塵都給抽了出去,免得我們一會下去你要遭受粉塵汙染.

之前我們上來的時候這個樓梯井修的還算不錯,但是現在下來的時候就感覺這東西就好像突然經曆了幾百年的時光一樣,台階上到處都是裂紋,扶手基本都成了麻花形,部分位置甚至整個斷裂,缺失了好幾截.當然,這點影響對我們都不構成任何問題,直接跳過去就好了.

重新回到下面這層的地面上之後感覺這邊就好像剛剛發生了戰爭,周圍的牆壁上到處都是坑洞,應該都是沖擊波吹飛的石塊碎片什麼的砸出來的,不過現在看起來倒是和重型槍械轟出來的差不多.

真紅還站在我們剛剛分手時的位置,只是之前阻擋我們前進的那扇大門連著門框都整個不知去向了,唯一能證明這里之前曾經有個門或者是有道牆的東西就是周圍一圈牆壁上伸出來的那些扭曲的斷鋼筋了.這些扭曲變形的鋼筋之前都是夾在牆壁里面的,可惜牆壁被整個吹飛了,這些鋼筋也都被硬生生的扯斷,並且還扭成了現在這個抽象派的造型.

"靠,你要不要這麼誇張啊?"看著那個恐怖的廢墟一般的景象我忍不住說道.

真紅回頭沖我們說道:"這樣不是比較快嗎?"

我無奈的說道:"我用永睋鷁M會多浪費點時間,但起碼我還知道後面是個什麼情況.你自己看看,現在前面這條隧道我連它是原本就有的還是你剛打出來的都不知道了!"

我這個可不是誇張的說法,而是真的,因為大門原本的位置之後就是個岔道,因為沒有了大門和門框所在的牆壁,所以這里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十字路口.現在在我們面前等于是又三條路,左右兩側的雖然也破壞的很厲害,但是至少還能看到人工痕跡,但是正前方那條路卻是明顯比之前要寬大了很多.左右兩側的通道和我們來的這條路之前都是一樣的寬度,而對面的那條路卻是變成了至少有這邊一點五倍的寬度,而且不是單純的變寬了,而是上下左右都被擴大了很多,感覺就好像是一條被硬生生砸出來的通道,完全看不出來原本是不是有通道了.

還好,我們這邊還有個向導,那位俄羅斯MM走過來說道:"前面那條路是直通研究區的,不過現在倒是被擴大了好多.你們要是想要找什麼實驗生物的話,我覺得前面最有可能."

"那兩邊是通往哪里的啊?"金幣問道.

"左面是通往動力室和一些後勤部分的,倉庫什麼的也都在那邊.右邊我就不知道了.那邊是這邊的內部人員區,外人根本就不讓進的."

我想了想道:"右邊先不管,我們去前面看看再說."

那位俄羅斯MM點點頭開始給我們指路.雖然前面的道路被擴大了很多,但距離是不會改變的,所以這位俄羅斯MM還是可以借助之前的記憶給我們指出准確的道路,而且真紅實際上也就是破壞了大門後面耳邊多米的一段而已,再往前雖然也有不同程度的破壞,但起碼還能看得出周圍原本的樣子.

這條通道似乎比之前的通道都要長一些,而且兩側也有很多岔道,據說之前都是分割研究室,專門研究一下小的項目.不過我們要尋找的是一個有著強大的靈能波動的生物,所以那些房間根本就不用進去看,反正那種生物如果出現的話,隔著一兩百米就應該能感覺到了.畢竟這東西的能級在那擺著,別說我們這里都是能量敏感型的玩家,就算是普通人遇到這麼高能量的東西,只要距離足夠近也是會有明顯感覺的.

果然,就在我們快要走到通道盡頭的時候,突然就感應到了一陣能量爆發.當然,這個爆發和之前艾辛格移動要塞偵測到的那次比起來要明顯弱很多,但這依然是一個非常強力的能量沖擊波.

在沖擊波蕩漾開來的同時我們這邊出了那個俄羅斯MM之外就全體進入了戰斗狀態,因為我們已經感覺到了那個發出靈能信號的東西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了.

那個俄羅斯MM看到我們這邊的反應就好奇的問我們是不是感應到了目標,而在得到確切的答複後她也聰明的不用我們提醒,直接就躲到了隊伍最後面.我之前來的時候就和她說好了的,戰斗發生的時候她不用參加,但也不能直接跑,而是要躲藏在我們後面,要是戰斗中我們能控制住局勢,她就要等我們搞定了目標之後再一起回去,而如果我們擋不住那個東西,她就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跑路了.

在確認到這個靈能波動生物就在前面的同到盡頭那道大門後面之後,我們這邊的四個人就改變了一下隊形.原本一直走在最後面的我現在和真紅一起站到了隊伍最前面並排前進,而金幣則是跟在我們倆的背後稍微拉開了幾米的距離.克利斯締娜在隊伍最後面,緊跟著金幣.這樣的隊形可以充分發揮我和真紅的防禦力優勢,萬一遇到突發情況我們倆至少不太容易被秒掉.金幣的道士職業基本上算是半個近戰,所以負責站在克利斯締娜面前當第二護盾,而且一旦我們前面擋住了敵人的進攻,她在那個位置也一樣可以轉化為遠程攻擊或者直接釋放控場技能.

那個俄羅斯MM雖然跟著我們,但是並不在我們的四人編隊之中,她就在克利斯締娜背後幾米遠的地方站著,我們這邊有啥情況她都能看到,真要有危險她也來得及跑路.

保持著這樣的隊形小心的向前推進到那邊的通道盡頭,我和真紅一左一右的站到了那道大門的前面,然後小心的輕輕推了一下那道門.

本來我以為這個門是關著的,推門其實只是例行公事的試一下而已,誰知道我才剛碰到那個門,門上被我碰到的地方就突然發出了一種沙沙的聲音,同時那個被我碰到的位置開始迅速變紅,並且變成了細碎的紅色砂礫開始往地上掉.

看到這個變化我和真紅趕緊往後退開了一段距離,但是那個紅色區域卻沒有就此消失,反而是好像連鎖反應一樣不斷的向周圍擴大,那道和之前被真紅砸毀的大門類似的防爆門居然就這樣從中心爛出了一個大洞,而且還在不斷的擴大,前後只用了五六秒,整個大門就在我們面前變成了一地的紅色砂礫.還好,這種變化並未延伸到周圍的牆壁上,總算是讓我們稍微松了口氣.

在大門消失之後我們立刻就聽到門後傳來了很清晰的打斗聲,不時的還能看到一些閃光出現,但是我們並未看到任何戰斗人員,不過從大門口的情況來看,這個入口貌似不是在後面那個房間的地面上的,而是應該處于牆壁上一個比較高的位置.

既然這邊看不見情況,我們自然是只能向前進了.和真紅互相打了個眼色之後我們倆就開始小心的前進,在到達大門的位置後我先是小心的用永皒I了一下地面上的紅色砂礫,結果並未出現任何危險反應,然後我才小心的跨過了那些沙礫走進了房間內部.

在穿過那個大門原本所在的位置的時候很奇怪的,我感覺到自己好像是擠過了一層膜一樣.這層膜有一定彈姓,而且還有相當大的摩擦力,因為之前完全沒有看到也沒有感應到這層東西的存在,所以我用的力量根本就沒有包括那個膜的阻力,要不是因為我的體重足夠,剛才那一下差點都沒有穿過來.

雖然很疑惑這個東西的存在,但是考慮到這里原本應該是個魔法生物實驗室,所以做一個特殊的魔法屏障也是應該的.沒有再去多管這個東西,我們開始繼續前進.那道大門的外面就是一個小平台,走到平台上之後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況了.

這是一個很常見的危險生物實驗室的結構.入口不是在地面上,而是在貼近房頂的位置,而這個房間則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空間.高低落差足有五十米,長寬至少都在二百米以上.巨大的空間底部就是試驗區,而我們所站的這個平台其實是個類似電梯的東西.如果是一般的生物,就算是脫離了控制,沒有這個電梯它也上不來.而即便是上來了,那倒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沙子的大門應該也是可以阻擋住這里的生物的.當然,那道黏糊糊的防護屏障應該也是有很大的防禦能力的.

因為我和真紅已經進入到內部,並且放下了戒備的姿態,所以克利斯締娜和金幣也沒有在後面繼續保持距離,而是直接跑了進來.那個俄羅斯MM看這個情況也只好跟了進來.等大家到了平台上才發現實際的戰場不是在我們這個高度,而是在下面的房間底部.

那個地方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型戰場,起碼有一百多個生物在下面混戰.這些生物之中有幾個明顯是玩家,因為我看到了八月熏她們三個和鬼手信長,另外還有幾個貌似是俄羅斯玩家.當然,這里還有NPC,不過數量也不多,和玩家加一塊頂多也就十七八個而已.除了這十幾個人形生物之外,下面還有五六部重裝魔偶,這東西之前我們見過,只是這里的幾部明顯更先進一些.除了這些魔偶之外,剩下的東西就比較雜了.

其余的生物加一起有一百多個,其中有一些基本上就是怪物,簡直就跟惡魔中的那些畸形生物差不多,有些甚至連頭和四肢在哪里都分不出來.此外還有一些是類人生物,但是多少總有些不像人的地方.這兩個分類基本上構成了那些怪物的主體部分,而剩下的還有大約七八個明顯是能量生物,因為他們的身體都是半透明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實體.

這下面現在簡直就比菜市場還要亂套,因為下面不光是有一大群亂七八糟的生物存在,而且他們的關系也是完全混亂的.

玩家方面八月熏她們三個當然是一伙的,此時正背靠背組成了一個防禦三角在抵禦身前的幾個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的丑陋怪物.除了她們三個之外,鬼手信長貌似自己一個人是一伙,另外那些俄羅斯玩家和NPC都是一伙,他們和鬼手信長應該是有盟約之類的東西,但是關系並不親密,因為他們的防禦圈並沒有把鬼手信長算進去.

玩家這邊分成了三個勢力,怪物那邊則是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分.那些能量生物中有三只好像是一伙的,因為它們在互相配合著作戰,而剩下的就完全不知道都是什麼關系了,反正他們之間似乎也會互相攻擊,而有的又會互相幫助,總歸是亂的一塌糊塗,根本搞不清到底誰和誰一伙.

因為這邊的情況比較混亂,所以我和克利斯締娜她們在上面看了一下之後也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意思.如果八月熏她們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那我們倒是沒什麼問題,直接下去把人救上來就OK了,但問題是我們和八月熏她們之間的關系是不能公開的,所以我們不能明目張膽的幫助八月熏她們.其他人那里我們當然更不能幫忙,而能量生物方面因為有多個目標,我們也不確定到底哪個是我們要找的那個,所以現在真的是有點不知道要怎麼摻和進去的感覺.

我們這邊正在那里糾結著要怎麼辦的時候,沒想到下面的生物倒是先把主意打到我們身上來了.因為我們以為下面的那些生物和玩家什麼的都是自顧不暇的狀態,所以我們都是很隨意的扒在那個平台邊緣的欄杆上在往下看,根本沒什麼戒備心理,結果冷不防的下面有個生物卻是突然向上噴出了一團黑色的煙霧.這個煙霧出現之後並不是立刻消散,而是不斷的上升,並且隨著上升過程它居然還在不斷變大.

"我靠,這什麼攻擊啊?"看著那個玩意我疑惑的問道.

克利斯締娜端詳了一下之後說道:"應該是某種負能量供給,小心不要被碰到了.這東西會中和正能量,不過會長你應該不怕才對."

聽說只是負能量我當然不會怕了,不過我們顯然還是小看了這里的生物,那團云霧在上升到我們所在平台高度之後其他人都往後退開了一些,而我依然還是一個人站在前面.不過,就在我以為那東西會一路向上去的時候,那團煙霧卻是突然在我的面前開始收縮,並且在眨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個全身漆黑的戰士舉著一柄有些類似東洋刀的長刀朝我就砍了過來.

這個突然出現的東西讓我稍微愣了一下,不過我反應並沒有慢下來.在那玩意一刀劈過來的時候我卻是突然一個橫向移動,然後抬腿就是一腳抽了過去.正常情況下這一腳應該會正中那家伙的肚子,然後將其踢出這個平台范圍.不過,結果很意外.我只感覺到了很微弱的阻力,感覺就好像踢中了一只氣球,並且還把氣球給踢爆了.僅僅是輕微的阻力之後我的小腿就直接從那家伙的身體之中穿了過去,而那家伙的腰部也是整個粉碎,變成了一大片黑色的煙霧飛散開來,他剩下的上下兩截軀體因為斷開了連接而無法平穩落地,在摔落平台地面之後直接就和被我踢中的腰腹部位一樣散了開來.

因為這東西本來就是一團黑煙,所以我一直覺得這東西搞不好還能重新組合起來,所以雖然一腳將這個東西給踢散了,但我卻沒有絲毫要防松的意思.事實證明我的猜測果然是正確的,地面上分散開來的黑色煙霧以及剛剛被我踢散在空中的煙霧在分散開來只後不到兩秒就突然加速開始往回凝聚,然後用了不到一秒時間就重新組成了一個人形,而且這個人形在形成的過程中就已經開始加速向我沖了過來.

之前已經有了經驗,我當然不會再用多大力氣去對付這個家伙,僅僅是微微平移半步讓開那家伙的刀刃,然後一拳擊出,正中那家伙戴著頭盔的面門.和之前一樣,那家伙的腦袋直接爆成了一大片黑霧,但是這次和之前不一樣的是他的身體卻在失去了腦袋之後突然轉身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

本來我以為這個東西是由煙霧組成的,就算是抱住我的胳膊也沒什麼,誰知道這玩意抱住我的胳膊之後居然明顯傳遞過來一股巨大的拉力,這個力量看起來很像是慣姓造成的,可我疑惑的是它一團煙霧哪來的這麼大慣姓?不過現在想什麼也晚了,我被那個家伙巨大的慣姓拉著向後倒去,而因為這家伙之前是突破了我所站的位置跑到了平台里面,所以現在反沖回來的時候我就變成了背對著平台邊緣,他這一下抱住我的胳膊,巨大的慣姓直接就帶著我一起從平台邊緣翻了下去.

"紫曰""老大""會長""哎……"!

四聲不一樣,但是同時出現的驚呼聲並未能阻止我翻出平台邊緣的狀態,不過剛一感覺到失重感我就立刻張開了翅膀一個翻身將掛在胳膊上的那家伙整個轟散,跟著揮動翅膀就想要飛回平台上去.但是,猛的一拍翅膀之後我突然就是一愣,因為我驚訝的發現剛才那一下居然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上升力.

"我靠,不是這樣吧!"猛扇了幾下翅膀之後我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這地方有禁空領域,根本飛不起來.看起來這個實驗室設計的還是很巧妙的.下面的地面距離上面有五十米的落差,而且這個地方還有禁空領域,那麼只要下面的東西沒辦法直接跳上來或者爬牆,它就絕對碰不到上面的大門.

雖然理解了這個地方的設計,可惜這個理解的有點晚,結果就是完全飛不起來的我只能收起翅膀擺出了防沖擊姿態.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我直接半跪著猛地砸在了地面上,並且直接將兩個正在互毆的怪物直接給掀飛了出去.

那兩只怪物只是被我落地的沖擊波震倒了而已,爬起來之後晃晃腦袋立刻沖我發出了表示不滿的怒吼聲,接著這倆怪物二話不說就朝我沖了過來.

看到那邊的怪物沖過來我只好先擺好姿勢准備先干掉那倆怪物再說,可是就在那倆怪物沖到一半的時候其中一只怪物的腦袋上卻是突然多了個劍柄,然後那家伙就直接來個了狗啃泥,一路跟推土機似的滑行到了我的面前,只可惜它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另外一只怪物並未注意到同伴被干掉了,在距離我還有兩三米的時候突然起跳就要將我撲倒,結果它剛蹦起來就被一枚從天而降的大火球直接給拍在了地上.

側身躲過飛散開來的火焰之後等我再轉回來的時候地面上就已經只剩那個怪物燒焦的半截尸體而已了,另外一半都成了飛灰.我抬頭看了眼上面的平台邊緣,金幣和克利斯締娜正站在那里沖我招手.有這倆遠程火力在我倒是不用擔心被包圍什麼的了.

真紅看克利斯締娜和金幣的增援結束後直接爬上了平台邊緣的欄杆一躍而下,然後轟的一聲砸在了我的身邊.她是近戰人員,不下來的話光用技能遠程攻擊會影響她的發揮.

"我們現在從哪開始?"真紅下來之後沒有急著去沖殺,還記得先問一下我怎麼安排.剛剛在上面的時候我們就是因為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下手才猶豫著沒下來的.不過,我這邊還沒來及做出決定,旁邊卻是又傳來一聲響,我一回頭就發現金幣居然也下來了.

"我靠,你下來干嘛?"

金幣朝著那邊剛剛被她干掉的那個怪物尸體一伸手,怪物腦袋上的飛劍立刻退了出來自動落在了她的手里.之後金幣才開口說道:"我剛發現飛劍在這里根本飛不起來,只能自己下來參戰了!"

"喂,你們幾個要是不麻煩的話幫我把這東西先解決了好不好啊?"我們正說著呢忽然又聽到克利斯締娜的呼喊聲,抬頭一看才發現那個黑色的煙霧居然又聚攏起來了,並且正在往上飄.貌似那東西不受禁空領域限制,而且克利斯締娜剛好受這種負能量克制.

"我靠,這下麻煩了!我們怎麼上去幫忙啊?"真紅看著頭頂的那團黑霧說道.(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七十二章 讓人驚訝的向導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七十四章 驅趕與救援